ag00087_.gif (341 bytes)要重新搜索嗎?

懷特菲爾德 (George Whitefield)

(資料取自陶理博士主編的《基督教二千年史》)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懷特菲爾德(George Whitefield)是信仰復興時期一個杰出的講員。他1714年生于英國的格羅斯特(Gloucester),在牛津大學的彭布羅克學院(Pembroke College)讀書,與聖潔會(Holy Club)中的衛斯理兄弟等人結識。他1735年歸主,1736年受聖職為執事,翌年啟帆前往美洲喬治亞(Georgia),在北美從事各種慈善與教會工作。17381739年間回英國暫住,以便受封牧師聖職,并為他新成立的孤兒院與學校募款。就是在這次訪問中,他首次發現他有露天布道的才能。他和哈里斯(Howell Harris)及威爾斯(Wales)主持的復興運動取得聯系。他回到美洲喬治亞殖民地,在1740年,他的加爾文型的“循道主義” (Methodism)和衛斯理的亞米紐斯主義(Arminianism)發生嚴重沖突,因此產生的破裂從未愈合。

        懷特菲爾德在1741年回到英國,從事布道旅行,走過地方無數,几乎一直繼續到他生命的結束。他去過蘇格蘭十四次,第二 次(1742)曾參過有名的坎巴斯朗(Cambuslang)奮興大會。他七次訪問美國,在美國時足跡遍及英格蘭與威爾斯各地。他跟威爾斯的加爾文派循道會取得緊密聯系,几次和哈里斯結伴在南威爾斯傳道。懷特菲爾德使用英文, 哈里斯使用威爾斯語。他多次在罕丁頓伯爵夫人擁有的許多座禮拜堂里講道,在1768年還主持了她設立的講道員學院的開幕禮。懷特菲爾德I770年在 美國逝世。

        懷特菲爾德是個公認的火熱的布道家,他領人歸主,由別人建教堂容納。從他寫給衛斯理的信中,和他在1749年把他手建立的英國堂會交托給哈里斯照管,可以看出他對建立和照顧新禮拜堂的行政工作沒有興趣。但是他建立了英國加爾文派循道聯合會(Methodist Connexion),第一次會議在1743年召開,這個聯合會在倫敦擁有不少重要的禮拜堂,諸如穆爾菲爾德教堂和托瓃漢場路(Tottenham Court Road)禮拜堂。這些主要座落在英國南部及西部以“罕丁頓伯爵夫人會”知名的教堂,一直獨立存在,直到十九世紀納入公理會中。

        懷特菲爾德的神學以英國清教徒對原罪、因信稱義及重生等題目為中心。有時他是劇烈的加爾文主義者,不過他講道時十分關懷失落的靈魂。把“加爾文派循道主義者”這個稱呼用到他身上,倒真正能說明他這個人。

        他講道生氣勃勃,咄咄逼人,充滿熱情,但措詞朴實寶直白,常常使用俗語。他的體態風度不容你不對他注意,聲音的洪亮確實驚人。英國國教往往不准他登台講道,他的露天布道常常受到滋擾,他是反對循道會的宣傳最喜歡攻擊的目標。在許多方面,他的工作可以補衛斯理循道主義的不足。在某些地方,他又是衛斯理弟兄的先驅﹔比如說他選擇布里斯托爾為傳福音的基地,出版雜志,建立學校,敢于在露天布道和召開講道員會議等。

(伊恩.塞勒斯)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