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要重新搜索嗎?

加爾文 (John Calvin)

(資料取自陶理博士主編的《基督教二千年史》)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日內瓦改革家加爾文(John Calvin1509-64)創造了更正教中改革的傳統,并把它系統化。他是法國人,生于畢伽的諾陽。加爾文沉靜、敏銳,和路德形成對照。他很少談自己的內心生活,滿足于追尋掌握他的上帝之手。他繼承了他父親的不可動搖的意志,這在動亂的日內瓦對他非常有用。

        加爾文一直是個孜孜不倦的學生,不論在奧爾良、部日,還是在巴黎大學。他不久學會了人文主義的方法,后來使用它“打擊人文主義”

        加爾文年輕時在巴黎接觸到路德的教義。他在1533年前后,體驗到一種突來的轉變:“上帝征服了我,我的心變得馴良。這樣的事發生在我這樣一個年輕人身上,只有反對的份,怎會想到都發生了。”其后他與羅馬天主教斷絕關系,離開法國,到巴塞爾過放逐生活。他著手有系統地闡述他的神學,在1536年出版了他的初版《基督教要義》。這是一本簡潔明快為宗教改革的主張辯護的書。

        日內瓦改教家法惹勒勸加爾文協助鞏固那里的改教工作。他們要求所有市民對改教聲明宣誓效忠。可是日內瓦人堅決反對加爾文,加上日內瓦城內的爭論,和與伯爾尼城的爭吵,結果加爾文和法惹勒同被放逐。

        加爾文去了施塔斯堡與布塞珥取得聯系。布塞珥鼓勵他,對他影響極大。1539年,加爾文出版了他的《羅馬書》注釋,其后又寫了許多別的注釋。加爾文還出版了一版增訂的《要義》。這位法國改教家在施塔斯堡負 起領導法國難民會眾的工作,這段經驗使他日趨成熟,有能力應付重返日內瓦后的艱鉅工作。

        1541年九月,他被請回日內瓦。市議會接受了他對“城市法”的修訂,但后來還發生過許多劇烈的爭端。加爾文要每個市民都服從教會的道德規定。許多人當然不喜歡這種限制-- 尤其限制他們的是個外國人。他現在著手完成他建立一個成熟教會的目標,辦法是每天向市民講道。

        加爾文在解決改教運動內部岐見上花過不少精力。關于解決聖餐問題的“蘇黎世合一信條”(The Consensns Tigurinus),使瑞士說德語和法語的教會趨于接近。1553年,批評加爾文與三位一體教義聲名狼藉的瑟維特(Micharl Servetus)在日內瓦就捕,被處火刑。瑟維特是宗教裁判所通緝的逃犯,所有的人都認為他是異端。宗教改革者可不能讓人認為他們容忍異端。

        加爾文在某種程度上想在歐洲建立一個比較顯而易見的“上帝之城 ” -- 以日內瓦為起點。在后來的歲月里,他在日內瓦已建立起不再受到挑戰的威信。他創立了日內瓦學院,西歐和中歐特別是法國的神學學生紛紛跑來就讀。

        加爾文是把教義系統化的大師。他擷取第一代改教者的觀念,重加應用。他的工作的特點,是理論謹嚴,注重實踐。他的《要義》几世紀以來一直是改教神學的經典。他在詮釋聖經上也極細心。

        改教運動對加爾文的教義有巨大的影響。對加爾文而言,所有認識上帝的知識只可以在上帝之道中找到。我們只能在上帝讓我們認識他的時候才能認識他。赦免與救贖只有在上帝的恩典自由運作中才能實現。加爾文主張甚至在受造以前,神已選定他創造的萬物之中有哪些可以得救,哪些將滅亡。

        對加爾文而言,教會高于一切,不可以受到國家的任何限制。他比路德注重教會的外在組織。加爾文認為只有洗禮和聖餐是聖禮。洗禮是個人進入基督新社會的儀式。加爾文反對慈運理所說聖餐禮只是一種象徵﹔但是他也警告,不要接受聖餐中有基督臨在的神秘信念。

(A.林茲)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