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要重新搜索嗎?

希坡的奧古斯丁 (Augustine of Hippo)

(資料取自陶理博士主編的《基督教二千年史》)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對中世紀西方教會影響最大的奧古斯丁(Augustine of Hippo)354年生于努米底亞(現代阿爾及利亞Algeria)的塔迦斯特(Tagaste),父母是非洲羅馬化了的柏柏爾人(Berber)。他從小跟他虔誠的母親摩尼加(Monnica)學習基督真道,但是遲至387年才受洗。據他在《懺悔錄》中所說,是因為他長期在宗教和哲學上尋求的緣故。

        他極富他那個時代的文學修養(希臘文除外),還在迦太基教修辭學。373年他讀了西塞羅的一部著作,愛上了從上帝而來的智慧﹔不過他對舊約聖經中所記載的那些‘野蠻行為’(例如滅絕迦南人的記事)感到嫌厭。他成了摩尼教的信徒。摩尼教是一種二元論的神學,鼓勵苦修和對基督絕對虔誠。他信摩尼教有九年之久,后來開始懷疑,因為他不相信人能用理智方法証明真理。

        寄望幻滅之后,他前往羅馬。在那里,他有一陣子與‘經院派哲學家’(Academics)一樣找不到一切事物的必然性而痛感失望,甚至被誘去追求享樂主義者尋求的歡樂。但在384年,他出任米蘭皇室修辭學教師,受到安波羅修主教和新柏拉圖主義(Neoplatonism )觀念的影響,去除了他乖離正統信仰的障礙。

        從安波羅修那里他發現基督信仰動人心弦,也富智慧,又明白了舊約里那些他認為難解釋的野蠻行為的記載可以當比喻來處理。新柏拉圖主義者揭示了上帝精神的完美,人通過內在的反省可以獲得真 知和遠見。奧古斯丁逐漸相信,日 夜縈繞他腦際的罪惡之因,是因為 缺乏善,而非像摩尼教所說的惡本 身就是一種力量。

        他現在遇到一個大難題,他得放 棄‘肉欲’和‘俗世’。十多年來, 他有一個結發妻子,又有高官厚爵 在等他(這一定能叫母親摩尼加開 心),他現在得像安多紐或者威克多 林一樣,去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奮 斗,去克服那個老我,來戰勝放下 世界、歸向基督的大挑戰。他在米蘭的一個花園里讀到《羅馬書》1313 - 14節時 ,他和世界千絲萬縷的牽挂終于完全切斷了。

        奧古斯丁領洗前退隱加西西阿 古姆(Cassiciacum)山庄,在那里和 几個同伴利用修行之暇研究基督教 哲學。388年,母親摩尼加死后,他 回到非洲,在塔迦斯特成立了一個 苦修社團,進行研究和默想。但在 391年并非出于自愿地參加了海岸 上的希坡(現代安納他[Annata]) 教會聖職,396年出任公教主教。此后後他的事奉繁多,他是講道員和教 牧、聖餐禮主持者、裁判官,和代禱 人、慈善事業的信托人和組織者, 同時是一個奮斗不息的公教正統的 護教者和多產作家,希坡地方上的 半異教公教徒和倔強的多納徒派,很快把他從一個充滿自信的基督教 新柏拉圖人文主義者,變成一個更 根據聖經和以悲觀的態度看人性、 社會和歷史的人。《懺悔錄》是他 這種新觀點的早期的產品,《上帝 之城》是比較成熟時期的果實。

        奧古斯丁在反對摩尼教的理性 主義時,發展了他影響極廣的‘能 信才能認識’的原則。他自己在許 多著作,特別是《三位一體論》中, 使用了這個原則。他反對多納徒派 時,堅持教會是一塊麥子與裨子雜 生的田地,信徒與非信徒一同生長 直到收割。他從根本上推翻了多納 徒派的重洗論,他主張主持聖餐禮 的是基督自己,因之聖餐禮即使是 由不稱職的人主持,仍然有效。然 而領受聖餐者若不能借聖靈合一, 反落在基督的大愛之外,聖餐禮對 他也沒有什么益處。奧古斯丁還認 為向持異見的基督徒施壓是正當 的,只要是出諸愛心,納他們入正 軌。

        411年后,奧古斯丁把注意力放在劫后羅馬逃出來的伯拉糾派身 上。他在色勒斯丁質問嬰兒洗禮(奧 古斯丁將嬰兒洗禮納入教會正規)的理由時才攻擊他們。后來西方教會 譴責伯拉糾派,大半是奧古斯丁率 先領導非洲教會施加壓力的結果。受到這些人的激發,他進一步發展 出他的若干教義,例如(1)人的墮落和原罪,是人性敗壞也是犯罪行為﹔(2) 人的意志要靠上帝的恩典才能掙脫捆綁歸向上﹔(3)他的預定論及上帝 至終保守他預定得救的若干數目的 人等。

        奧古斯丁430年逝世時,亞流派汪達爾人正圍攻希坡。生活在解體 中的羅馬帝國身處驚慌與分裂中,奧古斯丁教導基督徒要忍受充斥邪惡的俗世,尋找天國的安謐。他生活在拉丁基督教發擇創造力時代的 末葉,中世紀與宗教改革時期教會領袖的思想后來都受到他的影響。

(戴維.F.賴特)

奧古斯丁自述歸主經過 :

        我探索我靈魂的隱密處,從里面獰出了它可憐的秘密。我把它們推到心眼面前,我的內心響起了一場劇烈的風暴,使我淚如泉涌,。。。我還是罪惡的奴隸,在痛苦中哭泣不已,‘不斷說明天,明天,還要說多久?為什么不當機立斷?為什么不在這時刻就結束我丑惡的罪?’

        就在我問我自己這些問題,又因為心里萬分苦惱一直在哭泣的時候,突然聽見附近房子里一個孩子的單調的歌聲。是男孩或是女孩我不能確定,可是它翻來覆去地說,‘拿起來讀吧!拿起來讀吧!’到了這時我抬起頭來看,使勁思索是否有過一種什么兒童玩的游戲,孩子們在游戲時唱著這樣的話。但是我不記得有過這種游戲。我中止了我滂沱的眼淚,站起身來,對我自己說,這只能是上帝的命令,叫我打開我的聖經,讀出我眼睛看到的章節。因為我聽說過安多紐的故事,我記得他怎樣碰巧走進教堂,里面正在宣讀福音書。他認為那正是對他自己的指示。他聽到的經節是‘變賣你一切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找’(1522)。他聽到上帝的這個信息,立刻歸信了主。

        于是我趕快回到亞呂皮烏(Alypius)坐的地方,因為我起身走開時,曾把那部有保羅書信在內的書放在那里。我把它搶在手里,打開它,默默地看我的眼睛首先接觸到的章節:“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蕩,不可爭競嫉妒。總要披戴主耶穌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私欲”(1313-14)。我不想再讀下去,也沒有需要這樣做。因為霎時間,我一看完最后一句,信心像光已傾注入我的心中,所有懷疑的黑暗全都一掃而空。

        一奧古斯丁《懺悔錄》VIII.12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