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要重新搜索嗎?

亞西西的佛蘭西斯 (Francis of Assisi)

(資料取自陶理博士主編的《基督教二千年史》)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亞西西的佛蘭西斯(Francis   of  Assisi1182-1226)年青時廣受歡迎,生活放蕩,注定要過騎士生涯﹔后來生病后歸主,到羅馬朝聖,見到異像,聽到主耶穌在《馬太》107-10所說的話。他的父親是意大利富有的布商,聽佛蘭西斯把福音解釋為把貨物無償地施舍給人,大為震怒。佛蘭西斯穿了一件從稻草人身上扯下的破爛外衣,系了一條繩帶離家出走,帶了几個信徒在鄉下游蕩,向富人求乞,分給窮人,并沿途布道。他的風度、謙遜與和善的性格吸引了許多信徒。

        佛蘭西斯在1210年為他的托缽乞食傳教的簡單規律取得教宗依諾森三世的批准,開始把他的同伴叫做‘小托缽僧’(Minor Friars)。這個新團體按照創辦人的規定布道,照顧窮人和病人,每年在亞西西附近的波提庫拉聚會一次。亞西西有個女繼承人克萊爾(Clares),信主獲得委任后,成立了一個克萊爾窮人修女會。

        為了鼓勵布道活動,佛蘭西斯想 去敘利亞(1212)和摩洛哥(1213- 14),都因病未能成行。他在1219 年前往中東,想勸埃及蘇丹(Sultan) 歸主,沒有成功。

        佛蘭西斯外出期間,他在意大利的會眾發生了問題,回來以后不得 不加處理。樞機主教烏哥利挪(Ugolino)被邀出任修道會保管人, 一個政治心重的修道士科爾妥拿 的以利亞(Elias of Cortona)被任命 為教士總管,使運動的性質有了改 變。教宗何挪留三世(Honorius III) 1223年批准了新規例,可以將組 織的架構改得很繁復。堅持原來理 想的佛蘭西斯放棄了領導地位,退 隱到阿爾佛尼亞山(Monte Alvernia),據說他在那里按受了‘聖痕’(基督被釘的傷痕)。他盡管貧窮、多病與失明,還寫了他的《自然頌》、《告誡集》和《見証》,才在1226年快樂地把生命交給‘死神弟兄’。

        佛蘭西斯回返自然并非像別的修道士那樣為了避世,是他在生物中看到了造物主對它們的愛心。由於這種緣故,他欣賞獨居生活,根據傳說連鳥獸都喜歡聽他講道。可是他最關心的是在發展中的城市里用大部份時間傳布福音,同時在普通人中間過極其貧苦的生活。許多多基督徒都景仰他,認為他是有史以來最尊貴、最像主耶穌的人物。

(羅伯特. G. 克勞斯)

佛蘭西斯的規條:

1。這是小弟兄會的規條和生活方式:遵守我主耶穌基督的神聖福音,在歸信上主中生活,沒有個人財產,簡朴度日。。

2。假如有任何人愿意過這種生活,把他們送給區理事﹔只有區理事,沒有別人,能接待弟兄。區理事應仔細考查他們的公教信仰和教會聖禮。假如所有這些他們都信,而且能忠實表明,并能自始至終堅定履行﹔假如沒有妻室,或有妻室但妻室已進入修道院,。。區理事應依照福音的話,告訴他們,把他們所有財產全部賣掉,悉心分給窮人。但是假如他們不能這樣做,只要有真實的意向也夠了。。辦完這些事后,應把暫准會士的服裝發給他們﹔兩件沒有兜帽的外套和一條繩帶,長襪及一件長達繩帶的肩衣。。一年試用滿期后可接納他們入會,答應永遠遵守這種生活方式和律條。。那些現已答應在會中生活的人,應該有一件有兜帽的外套,和另外一件(假如他們愿意)沒有兜帽的外套。真正需要鞋的人可以穿鞋。所有會友都要穿得簡單朴素,可以用粗麻布和其他碎料補衣,愿上帝保佑他們。。

3。受有牧職的弟兄應按照神聖羅馬教會的規定履行神職。。他們應從諸聖節起齋戒直到基督降生節﹔至于神聖的四旬節。。這個時期齋戒的人應受到上主的保佑,不顧齋戒的人不應強迫他做。在其余時間,不應強迫弟兄齋戒,除了星期五﹔除非有迫不得已的理由,不應強迫弟兄齋戒。但是我以主耶穌基督的名建議、警告、勸勉我的弟兄們,他們進入塵世時不要爭吵,也不要用文字攻訐,不要互相指責。要讓他們溫柔、和平、謹慎、仁慈和謙遜,那是適當的。他們不應騎馬乘車,除非有病或有必要那樣做。。

4。我嚴格命令所有弟兄們,永遠不要直接或通過一個中間人接受硬幣或貨幣。只有理事和管理人,能通過宗教上的朋友,供給物品滿足病人和短衣缺食者的需要。

6。弟兄們什么也不應據有,不能有房子,不能有地方,不能有任何東西。可是作為這個世界上的天路客和陌生人,在貧窮和謙遜中服事上主,他們可以不斷乞求施舍,無須為此感到恥辱,因為主在這世界上為我們自己成為貧窮。。如果任何人生病,別的弟兄有義務扶持他們,就像他們自己生病也希望別人扶持一樣。。

。。。

11。我嚴格責令所有弟兄不得和女人談話以致招受嫌疑,也不得和她們商量。。

12。弟兄中如有誰受到啟示,想去撒拉遜人和其他不信上帝的人中間,應向他們的本區理事請求准許。但是區理事只能頒發准許給他們認為適于執行此項任務的人。

        而且我責令在院中生活的理事向教宗要求神聖羅馬教會指派一個樞機主教出任修道會的監督、糾察和保管人,使我們永遠順從和跪在同一神聖教會的腳下,堅決信仰上主,堅守貧窮與謙遜,和主耶穌基督的神聖福音,就像我們堅定地答應的那樣。

        原來的《佛蘭西斯規條》包括錄自福音書的一些教導。修道會擴大后,又制定了新的規條,但新規條被認為過于嚴格,從未實施。上面引用的是規條的最后定本,在1223年即佛蘭西斯死前三年為教宗何挪留批准。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