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要重新搜索嗎?

聖經正典性 (Canonicity)

(資料取自殷保羅著的《慕迪神學手冊》)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聖經的正典性(Canonicity)

正典的定義

    若說聖經是神的默示,必然會產生一個重要的問題:那些書卷是默示的呢?由屬神的人去確定那些書卷是神所默示的,那些書卷是有真實權威的﹔這是一個在歷史上重要的問題。

    「正典」(canon)這名詞,是指默示的書卷。這個詞是從希臘文kanon 而來的,很可能,它更是從希伯來文qaneh 而來,意思是「量度的竿」。「正典」和「正典性」這兩個名詞,都是用以量度和確定那書卷是不是愛神默示而寫的。有一點相當重要,任何時期的宗教會議,都沒有權力「令」(cause) 一些書卷被默示﹔這些會議不過是「承認」 (recognize)那些書卷在寫作時是被神默示的。

    猶太人和保守派的基督徒都承認,舊約的三十九卷書是默示的。福音派教會更承認,新約的二十七卷書是默示的。羅馬天主教總共有八十卷書,因為他們也承認「次經」 (Apocrypha)為「半正典」 (semicanonical)。

舊約的正典性

    希伯來文瑪所拉(Masoretic)抄本的舊約,將這三十九卷書分成三類:律法書(五經)﹔先知書(書、士、撒上下、王上下、大先知帶、小先知書)﹔及聖卷〔有時稱為「詩歌」,包括讀歌及智慧書 -- 詩、箴、伯﹔書卷(the Rolls) -- 歌、得、哀、傳及斯﹔歷史書 -- 但、拉、尼、代上下〕。這三十九卷書原本只計算為二十四本,因為撒母耳記上下、列王紀上下、歷代志上下、小先知書及以斯拉記、尼希米記是合并為一的。新約時代,這種三分法是被認可的(路二十四:44)。其他的名詞如「經」(約十:35)和「聖經」(提后三:15),都表明舊約的正典,一般是被接納的。這種三分法也被約瑟夫(Josephus ,主后37至95年)、撒狄主教墨利托(Bishop Melito of Sardis,約主后170年)、特土良(Tertullian,主后160至250年)及其他人証明。主后90年的雅麥尼亞會議(The Council of Jamnia),一般都認為是舊約正典被公開承認的會議(但還有几卷書的正典性受到爭議)。

    舊約書卷被確認為正典,是有以下根據的:哈利斯(Laird Harris) 追溯這種認可的源流:摩西被承認是在神的權柄下寫書的(出十七:14,三十四:27﹔比較書八:31,二十三:6)﹔五經被認可的標准,是根據它是否來自神的仆人摩西。在摩西以后,神興起了先知的體系,繼續向百姓啟示自己(比較申十八:15至19﹔耶二十六:8至15)。神向他們說話的先知,也將啟示記下來(比較書二十四:26﹔撒上十:25﹔賽八:1﹔結四十三:11)。哈利斯的結論是:「律法是根據作者的地位,而作者是被稱為神的使者。同樣地,后來的先知也獲得了一定的地位,他們的著作也獲得同樣的尊崇,被視為神的話語。書卷中包含的見証,令書卷被人接受。」

    聖經的正典性有以下几方面的試驗標准:

該書是否顯明神是作者?

該書是否顯出是神借著中保說話?(例如出二十:1﹔書一:l﹔賽二:1)

那位作者是不是神的發言人?

該作者是不是先知?或者說,他有沒有先知的恩賜? (例如申三十一:24至26﹔撒上十:25﹔尼八:3)

該書的歷史是否正確?

該書是不是記錄真實的事情?

猶太人怎樣看那本書?


    總的來說,舊約書卷成書時,都已經是神的默示,是擁有權威的。這些著作得到人的認可﹔通常是當人確認了作者是神的發言人,著作就被認可。最后,就有一系列的書卷被收納為正典。

新約的正典性

    確認一本新約書卷為正典,有以下几個因素:

    (1)假的作品充斥,和真的著作備受攻擊是一個原因。舉例說,馬吉安(Marcion)除了保羅的書信外,拒絕接受舊約和其他新約書卷(他更改路加福音,以迎合自己的教義)。

    (2)新約著作的內容,見証它本身的權威性,這些作品自然地被收集起來,被公認為正典。

    (3)使徒的著作在公開崇拜中被使用,但人還需去確定當中那些作品是正典。

    (4)到最后階段,在主后303年,羅馬皇帝戴克理先(Diocletian)頒布諭令,焚燒所有宗教書籍,這事導致新約書卷被收納起來。

    書卷的確認和收集的過程,是在第一世紀開始的。很早時期,新約書卷已被確認。舉例說,保羅就曾確認了路加的著作,與舊約有同等地位(提前五:18引用了申二十五: 4,和路十:7,并且稱這兩段經文為「聖經」 )。彼得也確認了保羅的著作為聖經(彼后三:15至16)。使徒的書信在教會中流傳,被人誦讀(比較西四:16﹔帖前五:27)。

    在后使徒時期,羅馬的革利免(Clement of Rome ,約主后95年)在一封信中,提到最少有八本新約書卷﹔安提阿的伊格那丟(Ignatius of Antioch ,約革后115年)也承認約有七卷新約。約翰的門徒坡旅甲(Polycarp ,約主后108年),承認有十五卷書信。這不是說,這些人不承認有更多的正典,這些只是他們在書信中曾提及的數字而已。后來愛任紐(Irenaeus,約主后185年)寫道,他承認有二十一卷書。希坡律陀(Hipploytus,主后170至235年)承認有二十二卷。當時的一些問題書卷,是希伯來書、雅各書、彼得后書、約翰貳書及約翰三書。

    更重要的見証,是穆拉多利經目(Muratorian Canon ,主后170年),該經目將教會初期所承認為正典書卷加以收集。穆拉多利經目所收集的,除了希伯來書、雅各書和約翰的一封書信外,包括了全部的新約書卷。

    第四世紀,新約聖經的確認也發生士重大事故。亞他那修(Athanasius)在主后367年的著作中,提及新約的二十七卷書,是唯一真實的書卷。主后363年,老底嘉會議(Councilof Laodicea)提到,只到舊約的書卷和新約的二十七卷書可以在教會中誦讀。希坡會議(Council of Hippo,主后393年)承認,有二十七卷書。迦太基會議(Council of Carthage,主后397年)確定了,只有這些正典書卷,可以在教會中誦讀。

    教會是憑甚么去確定這些書卷為正典的呢?以下是回答這問題的一些測試准則:

    (1)使徒性(Apostolicity):作者是不是使徒?作者是不是與使徒有聯系?舉例說,馬可是根據彼得的權威寫書,而路加是根據保羅的權威寫書。

    (2)接納性(Acceptance):這本書是不是被教會整體接納的?教會對某卷書的認可,是相當重要的,假的書卷當然會被拒絕(但有些合法的書卷,也可能延遲被認可)。

    (3)內容(Content):該書的內容是否與已接納的書卷教義互相一致?一本假的作品《彼得的福音》,就是在這個原則下被拒絕的。

    (4)默示(Inspiration):該書是否反映出默示的本質,次經(Apocrypha)及偽經(Pseudepigrapha),就是因為未能滿足這個標准,而被拒絕。正典書卷應該包括高尚的道德情操,和屬靈價值,反映出它是聖靈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