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要重新搜索嗎?

對觀福音(Synoptic Gospels)

(資料取自殷保羅著的《慕迪神學手冊》)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對觀」(Synoptic)二字,是從希臘文 sunoptikos 一字而來的,意思是「一起看事物」,指的是馬太、馬可和路加三卷福音書的特色。這三卷福音書,要放在一起研讀,因為三卷書都用相似的方法看基督的生平。

對觀福音的問題

        研究對觀福音,一定遇到一個問題,就是三卷書彼此的關系。這些作者有沒有彼此采用對方的材料?他們的資科來源是不是相同的(來源稱為「Q」是來自德文 quelle)?三卷福音書有頗多相同的地方,魏斯科(Mark Westcott)做了研究,分析這几卷福音書相同和不相同的篇幅,資料參見下面圖表。

        這圖表顯示馬可福音中,百分之九十三的內容,都在其他三卷福音書中出現過﹔換句話說,馬可的材料并不是獨一無二的。除了馬可福音十六章920節末了的一段有疑問的經文外,該書只有三十節經文是別的福音書所沒有的。

福音書的比較:相同與不同
福音書 獨有的部分% 相同的部分%
馬可福音 7 93
馬太福音 42 58
路加福音 59 41
約翰福音 92 8

        這些福音書,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三卷福音書記載事件的手法,都有相似之處(比較太九9﹔可二10﹔路五24),他們都采用了一些罕見字眼。但是,三卷福音書都有獨特不同的記載,例如馬太福音和馬可福音中,基督誕生的事跡和基督的家譜便有不同﹔平行的經文記載,也有不同,例如耶穌受試探的次序便是(太四l11﹔可一1213﹔路四113)

        這三卷福音書有什么關系?學者曾提出以下几個理論

口傳理論(Oral Tradition Theory)

         學者相信,按初期教會所傳的信息,他們對耶穌的生平和工作,都有一個固定的格式,但是,他們并沒有在文字上存留對觀福音所依據的記載格式。

互相依存理論(Interdependence Theory)

         1789年,格利斯巴赫(Griesbach)提出一個說法,第一位作者所依據的是口傳﹔第二位作者引用第一位作者所寫的材料﹔第三位作者是引用第二位作者。

原始福音理論(Primative Gospel Theory)

         1778年,勒新(Gotthold Lessing)提出福音書的作者,是采用了一個原始的資料來源(Urevangelism)﹔這資料早已失傳。

片斷理論(Fragmentary Theory)

         1817年,士來馬赫(Friedrich Schleiermacher)提出,福音書的作者是根據很多不同有關基督生平的片斷文件,來編寫福音書的。

兩個文件理論(Two Document Theory)

         近期的發展,提出了這個理論。由于馬太和路加的記載,都與馬可出入不大,而馬可的材料,許多都出現在馬太和路加的書上,因此,馬可一定是先寫了書,然后被馬太和路加所引用。但由于馬太和路加也有不少相同的資料,不能在馬可福音中找到,馬大和路加一定是引用另一個共同資料來源,稱為「Q」文件。

四個文件理論(Four Document Theory)

         斯特理特(Streeter)提出,福音書最后的寫成,是根據四個獨立不同的資科來源:約在主后60年,馬可福音在羅馬寫成﹔約在主后50年,「Q」文件在安提阿寫成﹔約在主后65年,「M」文件(馬太福音的私人口頭資料)在耶路撒冷完成﹔及約在主后60年,「L」文件(路加福音的私人資料)在該撒利亞寫成。

現代發展

         現代批判學理論,著重探討應采取耶些學說,來解釋福音書的人為寫作起源和過程。這種方法學雖是有用的,而且也有些保守派學者都采用這種批評學研究方法去理解聖經,但這種方法也有本身的危險。在《塔爾博評論》(Talbot Review)曾刊登過一篇文章,以評估批判學的價值,讀者不妨一看。下面是一般解釋﹔不同的作者可以作不同程度的開放和保守的介紹。

        歷史批判學(historical criticism):如果經文隱晦,學者便要先找出「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去幫助澄清記述。學者要從平行的記載中找出不同的地方,檢視當時歷史的資料,判斷那些事情是否真正發生過,確認超然事件(這是自然事件最后的解釋)、教會所「自撰」的故事及其他方法。歷史批判學的基本問題,是這方法以聖經為一本普通的書,并且承認聖經可能有錯﹔故此,這種方法不能和默示論相吻合。

        來源批判學(source criticism)來源批判學確定對觀福音書所采用的資料來源,并確定這些資料與福音書的關系。舉例說,那里有一些重復的記述,學者會嘗試解釋文章的相關性,和背后的資料來源。以馬可福音四章1013節來說,馬可是引用了另一個資料來源,但那里是沒有1112節的。字句上的相似,也說明了相同的資料來源。來源批判學擁護者認為,作者都是引用了一些相同的資料來源,但他們在細節地方,自由地加以詳述,「他們不太著意于歷史的枝節」。來源批判學有兩方面的問題:它忽略了默示的神聖一面,并且承認聖經有錯誤﹔它的學說建基于臆測,但不能找到背后資料來源的証據。

        形式批判學(form criticism):布特曼(Rudolf Bultmann)是形式扯批判學的先鋒,他認為對觀福音書是一些「民間作品」。布特曼認為福音書的作者,采納及編輯了一些材料,然后根據教會對那些事件的理解而寫作,而且他們并不根據歷史觀點作准確的記錄。形式批判學可以說是建基于來源批判學,嘗試解釋馬可福音及Q文件的來源。馬可福音是初期教會的作品,將基督的生平加以點綴式的記述。馬太和路加采用了馬可福音的資料,再加以點綴,寫成自己的福音書(這些作者都不是歷史上的馬太和路加,而是第二世紀的人),由此看來,大部分的福音書都不包括歷史資料,不過是初期教會的點綴記述。這些點綴式的記述,是為了安慰受苦的基督徒。但這些「虛構故事」(inventions)和歷史事實已不能區分了。

        校訂批判學(redaction criticism):「校訂批判學是一種聖經批判學研究方法,嘗試從作者的編輯手法和對資料所采取的態度,來確定福音書作者的觀點。」福音書作者不單是歷史家,也是一個神學家,「試圖將傳統加以修訂、組織和創作」。作者可以很富創作性,他可以更改或修飾歷史傳統,也可以不根據歷史的事件。舉例說,根德里(Gundry)嘗試解釋馬太福音,他認為博士的朝拜,不是歷史事實,而是根據牧羊人的故事,由作者將故事加以改動,以迎合他個人神學上的目的。校訂批判學就是要分辨作者的神學觀點,和他的資料來源。

        用這種方法去解釋福音書的寫作方法,會有很大的問題,而問題就在于以上的理論,都不過是臆測。舉例說,我們沒有証據証明有一個Q資料,此外,最近的理論是建基于馬可福音是最早寫成-- 這個問題很大,因為它違背了十八世紀的傳統說法和教父的解釋。說馬可最先寫書,然后馬太和路加都參考馬可這種說法,雖沒有違背默示的理論,但這種說法不太可能。在作結論前,我們需要考慮以下几個因素:

         (I)以上理論皆注重福音書著作的人為因素,不錯,這是一種合理的考慮,但人往往會忽視了神聖的因素。耶穌在約翰福音十四章26節應許門徒,聖靈要「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話」。這是一句重要的教訓,說明了聖經的寫成具有超然的一面。福音書的作者,怎能記得基督生平的細節及談話?這是超然的能力。主耶穌在房子里已經應許過了。這點是不可忽略的,這是聖經著作的神聖要素。

        (II)作者是根據第一手資料寫書,而且往往自己就是目擊証人。馬太和約翰都是目擊証人,他們所寫的,都是親眼看過,親身經歷過的﹔馬可是根據彼得的資料寫書﹔路加很可能是根據保羅和其他人的資料寫書,此外還加上他個人的研究(路一3)

        (III)還有其他目擊証人是見過和聽過主基督的,并且能夠提供資料(路一23)。雖然一般的講法說路加是根據文字上的資料來寫書(這是可能的),但根據路加福音一章23節,這也可能是指路加從一些見証人和基督的仆人身上探求資料,而他們又將資料給他。

        (IV)作者是靠著神聖的啟示和默示寫書。有些因素是不能用人性層面解說的,舉例說,保羅是憑著神聖的啟示寫作和教尋﹔也自己強調,他不是從任何人接受福音的-- 甚至不是從使徒接受。神直接將真理啟示給保羅(加一1112﹔弗三3)

對觀福音神學導論

馬太福音

         作者:從早期的証據顯示,稅吏馬太先用亞蘭文寫成福音書,這是馬太福音一個重要的証據。約在主后150年,希拉波立的主教帕皮亞(Papias)見証說:「馬太將口傳資料用希伯來文編寫。」俄利根(Origen,約185254)說,馬太福音是為「從猶太教悔改的信徒預備的,用希伯來文出版」。愛任紐(Irenaeus)說,馬太寫書時,彼得和保羅還在世﹔馬可寫書時,他們兩人已經死了。

        日期:確定了馬太為猶太人寫書的大前提后,我們可以從「需要」的角度相信,馬太寫書日期是較早。我們有理由相信,在耶路撒冷有超過二萬名相信基督的猶太人,這些信徒需要了解耶穌作為彌賽亞的身分,他們需要從猶太人的角度獲得信仰的激勵,好能面對反對者。數目激增的猶太信徒,構成一股重要而急切的需求力量,需要有一本專為猶太人而寫的福音書。

        初期教會的觀點是:「馬太在其他福音書寫書前,已經寫了他的福音書。這項見証,是極之有理,而且應該對這問題起了重要的作用。」馬太大概是在主后50年寫書的。

        讀者:馬太福音的讀者,和初期教會的本質和增長是很有關系。初期的教會并沒有從猶太教分開,所以很明顯,初期教會主要都是猶太人:五旬節之后不久,有五千個猶太男子歸信。當時有需要解釋這些問題,如果耶穌是彌賽亞,為什么神的國度還沒有降臨?馬太就是要向這些猶太讀者,解釋這個問題。

        神學目的:馬太把握著猶太人對彌賽亞的盼望,他教導讀者,真正的彌賽亞,就是大衛的子孫,他已經來了,而其他福音書作者,則以耶穌為應許的彌賽亞,馬太刻意從一個獨持的猶太人觀點介紹耶穌。

        馬太福音的目的分為兩方面,第一,他要証明,耶穌就是彌賽亞。彌賽亞是猶太人對以色列君王的稱號,這位主會在將來賜救恩給以色列人。馬太介紹耶穌就是以色列的彌賽亞,在(受膏者)他身上帶著先知、祭司和君王的職分。第二個目的,馬太要解釋神對國度的計划,由于耶穌是以色列人的彌賽亞,而以色列人卻拒絕了這位彌賽亞,馬太就解釋,因為國度已經賜給猶太人,但以色列人又拒絕,所以,國度便延遲降臨。猶大人屬地的國度,要在主第二次降臨的時候建立。

馬可福音

         作者:初期教會,很強烈地見証馬可是第二卷福音書的作者。帕皮亞在主后150年左右寫過:「馬可曾做過彼得的傳譯員,他准確地寫下每件事。」愛任紐在主后185年左右寫著:「他們(彼得和保羅)死后,門徒馬可,就是彼得的傳譯員,將彼得所傳講過的事情,寫下留給我們。」

        日期:因為愛任紐見証馬可,在彼得和保羅死后寫書,又因為保羅大概是在主后66年夏秋之間去世的,所以馬可大概是在主后6667年間寫成這本福音書。由于書中沒有提及耶路撒冷的毀滅,很明顯,馬可是在主后70年之前寫成該書的。

        讀者:亞歷山太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約在主后195年寫道,羅馬人曾要求彼得為他們寫一個基督生平的記錄。很可能馬可就是這樣幫助彼得達成羅馬人的要求。從內証顯示,本書的讀者是非猶太人,故此書中很多亞蘭文用語都要翻譯過來。

        神學目的:由于羅馬人是一個注重行動的民族,而不是一個較愛思想的民族,所以馬可筆下描繪的甚督,也是「一位有能力的工人,而不是一個深湛的思想家,基督是一個以行動勝過一切的人。」馬可福音的風俗和內容,都反映出這種神學上的目的。因為馬可所描繪的基督,是一位行動的人子,他沒有記載他的家譜和出生詳情,一開始便提到他受洗,很快便進到基督的公開事奉。

        馬可所描述的耶穌形象,是他以仆人的身分來到世上服侍人,甚至將生命舍去,作許多人的贖價(可十45)。馬可的目的,是向他的羅馬人讀者,介紹一位大有能力的人子并仆人,令羅馬人相信耶穌。

路加福音

         作者:我們有很強的外証,証明路加醫生是第三卷福音書的作者。《穆拉多利經目》(Muratorian Canon,主后160200)提到路加醫生,就是保羅旅游布道的同伴,他詳細考察了各樣事件后,便為基督編寫了一本生平傳記。愛任紐(約主后185)也見証:「保羅的跟隨者路加,在一本書中,記錄了他所傳的福音。」亞歷山太的革利免和俄利根,都認為這本書的作者是路加。

        日期:路加福音的寫作日期,和使徒行傳的寫成,有很密切的關系。使徒行傳很可能是在主后63年寫的,因為該書的結束十分突然,只記載了保羅的被囚,而對保羅在主后63年的獲釋,卻一字不提。使徒行傳一章1節說明,路加的福音書是在使徒行傳之前寫的,那么,路加很可能是在巴勒斯坦地最后的時期寫這本書,那時大概是主后5860年。

        讀者:雖然路加表明,他的福音是寫給提阿非羅,這大概只是一句獻詞。路加的讀者無疑是外邦人。保羅完成了三次巡回布道后,他很需要將福音與別的著作分別開來,特別是使福音針對希臘人的思想。很多証據顯明,本書的讀者是希臘人。(I)耶穌的家譜,追溯至亞當,就是全人類的始祖,而不單追溯至猶太祖先。(II)已應驗的預言,是在基督向猶太人所說的話中提及,而不在作者的護教記載中提及,正如馬太所作的。(III)一些猶太名詞,如「拉比」,都盡量不用。(IV)作者用了希臘名字,來代替希伯來名字(比較路六16,二十三33)

        神學目的:路加有一個宏觀的著眼點,他要強調福音的普世性,而耶穌是全世界人的救主。作者是借著將耶穌家譜追溯至亞當-- 全人類的始祖,來強調這點。作者這個用心,也可以在比喻中看到。「進入天國的是撒瑪利亞人(5156,十3037,十七11l9)、異教徒(32,三638,四2527,七9,十1,二十四47)和猶太人(33,二10)﹔天國也是賜給稅吏、罪人和流浪的人(12,五2732,七3750,十九210,二十三43),也賜給尊榮的人(36,十一37,十四1)﹔賜給窮人(53,二7,六20,七22),也賜給富人(十九2,二十三50)﹔賜給女人,也賜給男人。」這些都說明了路加寫書的目的:「人子來,是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十九10)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