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要重新搜索嗎?

諾斯底派 (諾斯底主義)

(資料取自陶理博士主編的《基督教二千年史》)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基督教會建立開初的几個世紀中,有一些宗教運動,強調人可以靠一種神秘知識(希臘文gnostics)得救,諾斯底派是這種運動的信徒。這個統稱為“諾斯底主義”(Gnosticism)的運動,最清楚的存在証據,見于二世紀基督教的著作。這些著作將各種諾斯底團體,視之為歪曲了基督信仰的異端。

        諾斯底主義可能比較獨立于基督教之外。 有些學者發現,凡是強調憑藉知識得救的地方都可找到諾斯底派的痕跡。死海古卷中便有此類文獻。有的學者認為,特征在強調靈性世界與邪惡的物質世界的對立。

諾斯底派的教義

         諾斯底派的信仰里有強烈的二元論,主張有一位至高純靈超越的上帝和一位并不認識這最高上帝但創造了物質世界的神(這位神是舊約中的耶和華的歪曲形象)。有些諾斯底派認為世界的創造,是由于至高智慧蘇非亞(Sophia)的墮落﹔所有諾斯底派都認為物質的創造是邪惡的,不過神性余暉存在于某些注定會得救的“屬靈”個體里。

        這些“屬靈”的人,不知道他們源自天上。上帝遂派下一位救贖主給他們,藉著那神秘的知識,讓他們能認識自己,明白自己的本源和命運,因而得救。他們醒悟之后,在死亡時能逃脫肉體的囚籠,平安穿過經仇敵魔鬼所控制的星際世界,回到上帝那里。

        既然諾斯底派的人相信,人得救恩完全靠自己本身已有的屬靈的體質,有些便沉迷于極端放蕩的行為中,自翎是“珍珠”能出污泥而不染。例如迦坡加德(Carpocrates)就曾極力慫恿他的門徒犯罪,他的兒子伊皮法尼斯(Epiphanes)教導說,雜婚是上帝的律法。而“該隱派”更邪惡地崇拜該隱和舊約中的其他壞人﹔俄斐特派則崇敬給亞當和夏娃帶來“知識”的蛇。

        但是大多數諾斯底派中人對性與婚姻采取十足的禁欲主義。他們認為人本來是單性,創造女人是邪惡之源﹔生孩子只會增加在黑暗勢力奴役下的靈魂的數目。 諾斯底主義在古代世界中十分風行,特別是在基督教世界的四周。它給世上的罪惡和混亂提出了一些解釋,指出了一條脫罪的道路,人可以重返靈界。

        我們關于諾斯底派的知識,在十九世紀前完全來自愛任紐、希波律陀、俄利根、特土良和伊皮法紐(Epiphanius)等基督徒的著作,其中有些還選摘了諾斯底主義的原始文件,不過大多數都是反駁的議論。學者們因此不能肯定這些記載正確到什么程度﹔從晚近上埃及出土的資料,例如在上埃及哈瑪玳(Nag Hammadi)發現的原始諾斯底文獻,証實有些記載是可靠的。

關于諾斯底派的新証據

         十九世紀時,有兩份諾斯底派的原始文稿出版,一份是包括《智慧信仰》在內的阿斯克維抄本(Codex Askewianus)和包括《游戲書》(Books of Jeu)的布魯西抄本(Codex Brucianus),二者都是諾斯底派比較晚期的作品。第三份伯羅林納抄本雖然在十九世紀就已獲得,但遲至1955年才全部出版﹔內中包括《馬利亞福音》(抹大拉的馬利亞)、《耶穌的智慧》、《彼得行傳》與《約翰旁經》(愛任紐在主后180年提過這本書)。這三份抄本都是用埃及文的晚期形式科普特文寫的。

        原來在1946年,一個尋找肥料的農民,在上埃及哈瑪玳附近發現了無價之寶 -- 十二份科普替文抄本和一些斷簡殘編。這批大約在公元四世紀收藏開的寶物包括約五十種著作。這些抄本幫助我們對諾斯底派的信仰和實踐有了新的認識。其中出版了的有《真理的福音》,有人說這是諾斯底派著名領袖范倫提納斯寫的,討論了無知是人類墮落之源的問題。

        《里基諾斯書》可能是范倫提納斯寫的,主張人復活的并不是實在的形體。

        《多馬福音》收集了114則據說是耶穌說的話。(這本書有別于另一本旁經《多馬福音》,后者據稱是描寫聖嬰耶穌行的奇跡。)

        《腓力福音》,范倫提納斯著,討論了几種聖禮,包括施洗,抹油與“婚室”。

        《約翰旁經》詳細敘述了宇宙的起源,與早期基督教作家提到過的諾斯底派、塞提斯派(Sethians)和俄斐特派等的宇宙論類似。

         《亞當的啟示》寫的是亞當對兒子塞特說的話,預言挪亞可以在洪水中得救和塞特的后裔不會受到火的毀滅。雖然有些典故如童女生子和身體受難可能指的是耶穌,抄本中并沒有清楚明白地提到基督信仰,因之有些人認為,這一些文獻應屬基督教會成立以前的諾斯底主義。

        今天在伊拉克和伊朗的曼底安派(Mandaean),是古諾斯底主義碩果僅存的后人。曼底安派的三份主要經文已在本世紀初譯出﹔《源起》(Ginza)詳細記載了宇宙的起源。

        《約翰生平》(The Johannesbuch)寫的是一些關于施洗約翰后半生的傳說。

        《可拉集》(Qolasta)收集了許多禱文和禮拜儀式。

        這些經文的抄本完成于十六到十九世紀之間﹔還有魔幻碗中刻的經文(公元600)和一些奇異的鉛制護身符,可以推溯到主后三世紀。雖然有若干學者認為曼底安派遠在基督教興起時即已存在,確實的証據顯示,曼底安不可能早于主后二世紀。因之根據曼底安經文來解釋《新約》,不免有張冠李戴之嫌。

諾斯底派的領導者

         雖然《新約》(《使徒行傳》第八章)并未說西門馬古(Simon Magus)為諾斯底派(只說他是行邪朮的),初期基督教作家異 同聲地認為西門是所有異端的起頭。西門有一點和其他諾斯底派不同,他自稱是神,并教導人得救在于認識他,而不像諾斯底派所說的認識自己。

        西門之后有另一個撒瑪利亞人米南德(Menander)﹔一世紀快結束時,他在敘利亞的安提阿開門授徒。他告訴信徒,凡相信他的人都不會死。不用說,他自己的死証明他是一個假先知。第二世紀初期,也在安提阿設帳授徒的是撒特流斯(Saturninus)。他承認基督是救贖主﹔但是像其他諾斯底派一樣,主張基督并沒有實質的形體,只是看去像人(幻影派的說法)

        塞林妥(Cerinthus)在小亞細亞傳講。(愛任紐講過一段軼事:使徒約翰某次在以弗所赴浴,一聽說塞林妥也在那里,趕快逃走,以免沾上異端!)他說耶穌是個普通人,但“基督”像鴿子降臨在他身上。因基督是不能受人間痛苦的,他在被釘十字架前離開了耶穌。(這個傳說也在昆蘭[Quran]發現過。“他們沒有殺他,也沒有把他釘十字架,但在他們眼中看來彷佛是那樣。”)

        彭他斯的馬吉安(Marcion of Pontus)雖非典型的諾斯底派,卻是個重要人物。他堅持信仰基督,但不承認基督道成肉身,也不承認基督身體復活。

        其他諾斯底派教師有巴西理得(Basilides)和他的兒子依西多爾(Isidore),迦坡加德和他的兒子伊皮法尼斯 -- 他們都在埃及的亞歷山太傳教。最著名的諾斯底派教師是華倫提努(Valentinus),他在亞歷山太任教,主后140年去到羅馬。他有很多有才華的門徒,其中有東羅馬的狄奧多土(Theodotus)和西羅馬的托勒密(Ptolemy)與赫拉克連(Heracleon)。赫拉克連的《約翰福音》注釋,是最早為人所知的新約注釋。

(埃德溫.M.山內)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