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基督徒感情的聖化 - 基督徒的喜樂

唐崇榮牧師傳講

第三講 - 與基督同工的喜樂 & 明白主的旨意而有的喜樂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經文●

路一:39-56 “39那時候馬利亞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來到猶大的一座城。40進了撒迦利亞的家,問伊利沙伯安。41伊利沙伯一聽馬利亞問安,所懷的胎就在腹里跳動。伊利沙伯且被聖靈充滿,42高聲喊著說:‘你在婦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懷的胎也是有福的!43我主的母到我這里來,這是從哪里得的呢?44因為你問安的聲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歡喜跳動。45這相信的女子是有福的!因為主對她所說的話都要應驗。’46馬利亞說:‘我心尊主為大﹔47我靈以神我的救主為樂。48因為他顧念他使女的卑微,從今以后,萬代要稱我有福。49那有權能的,為我成就了大事,他的名為聖。50他憐憫敬畏他的人,直到世世代代。51他用膀臂施展大能﹔那狂傲的人正心里妄想就被他趕散了。52他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53叫飢餓的得飽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54他扶助了他的仆人以色列,55為要記念亞伯拉罕和他的后裔,施憐憫直到永遠,正如從前對我們列祖所說的話。’56馬利亞和伊利沙伯同住,約有三個月,就回家去了。”



日期:2004年10月6日


    那今天第三次,我要從一節聖經來與大家一同講,是路加福音第一章。路加福音第一章,我讀三十九到四十五節,你們讀第四十八,一直到五十六節:

    「那時候馬利亞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來到猶大的一座城﹔進了撒迦利亞的家,問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聽馬利亞問安,所懷的胎就在腹里跳動,以利沙伯且被聖靈充滿﹔高聲喊著說:“你在婦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懷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這里來,這是從那里得的呢?因為你問安的聲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歡喜跳動。這相信的女子是有福的﹔因為主對她說的話,都要應驗。 ”」

    一同念:

    「馬利亞說:“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上帝我的救主為樂。因為他顧念他使女的卑微﹔從今以后,萬代要稱我有福。那有權能的為我成就了大事﹔他的名為聖。他憐憫敬畏他的人,直到世世代代。他用膀臂施展大能﹔那狂傲的人,正心里妄想,就被他趕散了。他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叫飢餓的得飽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他扶住了他的仆人以色列,為要記念亞伯拉罕和他的后裔,施憐憫,直到永遠,正如從前對我們列祖所說的話。 ”馬利亞和以利沙伯同住,約有三個月,就回家去了。」

    在這兩段聖經里面,你看見只有兩個女人在說話。一個就是以利沙伯,一個就是馬利亞。以利沙伯所講的話里面,有一次提到歡喜快樂的事情,馬利亞所講的話,也一次提到歡喜快樂。這是新約最先兩個婦女的歡樂,這是最先新約兩個女子的感情。

    以利沙伯是誰?是(施洗)約翰的母親。馬利亞是誰?是耶穌肉身的母親。以利沙伯先得著神借著天使,向她啟示要她懷孕生兒子,過了半年以后,馬利亞也得到天使向她啟示,要她懷著耶穌基督在她身上。那這兩個女子就懷了新約最先的兩個神最大的使者,一個就是為耶穌預備道路的曠野的聲音---- 施洗約翰,第二個就是稱為使者中間的大使者,上帝獨生子到地上來成就救恩,完成救贖的聖子耶穌基督。所以這兩個新約最早最重要的人,就透過兩個很卑微的女子而生出來的。

    那么,約翰與所有聖經中間神的仆人不同的地方,是有一個很特別的狀況,沒有人可以與他相比的,就是約翰是唯一,除了基督以外,人類歷史中間,唯一被造而從母腹被聖靈充滿的人。以賽亞、以利亞、約伯、大衛、以西結、但以理、俄巴底亞、所有的先知,都未曾有過這樣的特權。新約使徒彼得、約翰、雅各、保羅,都未曾有這樣的特權。所以,「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被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參:馬太福音:11 章11 節﹔路加福音:7 章28 節),這是從耶穌的口親自講出,約翰的位分在歷史中間是何等超越的一句話語。沒有一個人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所以婦人所生的里面,最偉大的就是施洗約翰。而婦人所生的被造的人,只有他有這個特權,在母腹里面就被聖靈充滿。而約翰的時候,他在母腹中就跳動,為什么呢?因為他那時候,似乎感受到他要服事的主,在另外一個母腹中間來訪問他的母親。

    所以當馬利亞翻山越嶺,到了猶大的一座城,找到了以利沙伯的房子,他叩門的時候,她來訪問以利沙伯的時候,以利沙伯婦中的胎就跳動。所以以利沙伯說,「我主的母。」「我主的母」的意思,就是那有神性的嬰孩,現在正在寄居在這個女子的胎中,這個女子就是我主的母,The mother of my God my Lord. 這不是指馬利亞是神的母親,乃是指馬利亞母腹中間的胎,是有神性的,你不能把它調轉過來。你一調轉過來,你就墮入到天主教的錯誤中間,因為天主教的錯誤是稱馬利亞是上帝的母親,那這句話原先就是從這里來的。

    所以,Theotokos 這句話原先就是從路加福音第一章來的,「我主的母親」,他這一句話解釋成馬利亞是神的母親,而神的母親在這原來的意思,是指「有神性的那一位,現在是在這個女子的胎中,使他可以成為這個有神性的嬰孩的母親」,而不是指馬利亞是「神的母親」。所以原先,起初的時候對這節聖經的用法,乃是要對付異端所說的,「耶穌基督原是一個人,是只有人性,而沒有神性。耶穌基督原先是馬利亞的孩子,但是當他受洗的時候,有神降臨在他身上,他才變成神進入人體中間,神人合一,他才變成兩性的一位中保。」那這種思想,在克林妥(Cerinthus),在初期的異端邪說里面,就是諾斯底主義(Gnosticism),是非常非常危害信徒信仰的。所以到了第三世紀的時候,迦克敦信經(Chalcedon Credo) 里面,就嚴指出這是錯誤的。基督的神性,不是在受洗的才有聖靈降臨在他身上,人與神結合開始的。基督的神性,在母腹之中的時候就有了,因為以利沙伯說「我主的母」,是從這里來的。

    那么她講這一句話以后呢,里面就講到什么? 「約翰在她里面。」所以,「這是哪里來的呢?因為她問安的聲音,一入我的耳朵,我腹里面的胎就歡喜跳動。」這是真正具體訴說,具體証明,約翰在母腹中有聖靈充滿的一個明証,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証據,在母腹里聖靈就充滿他了。充滿他什么?充滿他的感情,充滿他的喜樂。所以這個嬰孩有一種很特殊的喜樂,就是「與基督同工」的喜樂。所以當耶穌基督在胎里,馬利亞訪問以利沙伯的時候,以利沙伯胎里的約翰就跳動,就歡喜快樂。這就形成了在聖家族的圖畫中間,常常約翰跟耶穌兩個嬰孩,一個被抱在母親的懷中,一個就抱著耶穌的母親的膝蓋,在那里看著耶穌,這非常美麗的形像。這些的形像在文藝復興的時代,文藝復興后期,或者高檔的文藝復興的藝朮家,特別是一個最重要的,叫做拉斐爾(Raphael, 1483-1520) 的思想里面,跟他的畫面中間,常常出現。也就是要表達施洗約翰多么渴慕可以事奉耶穌基督,他多么愿意為耶穌基督受苦。他被差遣到世上來,唯一的責任,唯一的使命,就是見証基督。所以他是為這件事而活在世界上,為這件事而被差派,為這件事而成為神的仆人。所以他愿意為基督受害,愿意為基督受苦,愿意為基督而死的那個喜樂,就是那能為主工作而有的喜樂,能見証基督而有的喜樂,能為主受苦而有的喜樂,這是從起初在母親懷中的嬰孩---- 約翰就有的特別的感情。

    今天我們有許多的人與基督之間的關系,是當我們領受基督的賜福的時候,我們才有喜樂,當神把重任加在我們身上的時候,我們就不喜樂了。如果重任中間要我們付代價,我們更不喜樂了﹔如果我們在事奉主中間受虧損,我們更更更不喜樂了。在我們受虧損中間要我們為主的名受難,受害,我們就更更更更不能喜樂了。那這是我們的人之常情,但約翰不是,約翰在母腹中間已經看清楚了,他是要服事基督,所以聖靈一感動他,這個在胎中的嬰孩,就跳動起來了,你看到了沒有?這是在以利沙伯談話的中間提到的喜樂。

    接下去,就是在馬利亞口中講話的時候所提到的喜樂。馬利亞就回答以利沙伯的話,這是叫作Magnifica,這個叫作馬利亞對基督的頌贊詞。為了這個頌贊詞,在歷史上有多少基督教的神學家,有多少拉丁教父特別解釋,特別對于這件事情,把它好好的注解出來,給后代的人看見,馬利亞的靈性和馬利亞的事奉的心志,何等成為我們的榜樣。

不但如此,在文藝復興以后,有一些偉大的作曲家就特別為這一段的詞,這一段的句子,做了整套的音樂,這個叫作「聖母贊主歌」(Magnifica),而其中最偉大的,就是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 所寫的 Magnifica,這是很偉大很偉大的聖樂。 Magnifica 在巴哈聖樂中的地位,有相當固定的價值在里面,前后差不多是半個鐘頭上下的音樂,里面有非常美的女高音,有非常美的合唱,還有非常變化無窮的整個樂隊的伴奏,來使這首音樂,成為千古不朽的偉大的聖樂。馬利亞的這段話語,在全本聖經中間女子所講的話中間,是最有分量,最有靈性的話語,因為她提的,是把榮耀歸給上帝的一個女子。

    我不知道在整個中國社會,這兩百多年接受基督教的這種歷史中間,有哪一個人可以在很年輕,沒有結婚的時候,就可以寫出這樣的頌詞,這樣的贊美上帝的話出來,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你想,這個沒有結婚的女子,她心中所想的,不是關于情欲的問題,不是關于自己前途的問題,不是關于自己感情孤單的問題,她是關于神與她的列祖,神與她的民族,神與她的生命,神與她的整個事奉中間關系的心情的表達。

    感謝上帝!這樣的女子你去哪里找呢?這樣的女子,你在怎樣的教會的訓練中間可以看到呢?今天我們所謂的「敬拜贊美」所講的話是哪些?我們今天所獻上的頌詞,里面的價值到多少呢?馬利亞一開始就講了一句感情的話,「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我救主為樂」,她絕對不是從以賽亞書、以西結書、耶利米書、但以理書、或者詩篇的偉大的頌詞中間,引用一節挂在嘴邊背頌出來,表示她讀過某某人的聖經。她乃是從內心的深處把整個聖經所了解的道理,融匯貫通,用主觀念經歷跟對神個別回應的那個責任感,講出了聖靈充滿以后,所能表達出來一個少女所能講的最偉大的話語。

    「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我的救贖主為樂。」這樣的詞句,你在全本舊約里面看不見,這樣的詞句,你在先知被聖靈感動的時候講出來的可以頌贊上帝的話,最高峰的地方也看不見,竟然是從一個還沒有生孩子,一個已經被神驗中,要成為救主的母親,馬利亞的口中說出來的。實在說她是沒有結婚,因為她懷耶穌基督的時候,還沒有與男人發生關系。她是神聖靈感孕的一個童女。一個童女,一個少女在年輕的時候,第一句的頌詞「我心尊主為大。」感謝上帝!

    保羅在事奉長久之后,也講過一句有這樣分量的話語。 「無論是生是死,讓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參:腓立比書:1 章20 節)但是她所講的是「我心尊主為大」,這個不是讓基督在我身上照常為大,她是主動的,「我心尊主為大」。 「我心尊主為大」,這個是主動的,是尊崇主。而這個主是誰呢?我們清楚,猶太人是不愿意用他的口,來隨便講出上帝的名字,所以他們不能隨便稱耶和華,因為第三條誡命說「你不可妄稱耶和華的名。」所以他們就不敢隨便稱。這樣他們看到耶和華三個字的時候,他們一定用另外一個字 Adonai 來代表。 Adonai 的意思就是「主」,所以「耶和華」,「耶和華」,他們不講,他們就是「主」,「主」。不但是讀經的人看到耶和華改成「主」這個字,抄聖經的人看到「耶和華」三個字,他們一定站起來,因為他不能再抄下去了,他要先尊主為大。站起來,跑去洗手,洗完了以后,回來站著寫,站著抄,或者站著用刀刻耶和華的名字以后,他們再坐下去,再抄,再寫,再刻其他的字。當 他刻到一句以后,又發現「耶和華」三個字出現,他們又再站起來,他們再洗手,洗完了以后,回來,站著抄,站著寫,站著刻耶和華,以后再坐下去,再刻別的。

    有一個時候,我想到有一節聖經,「耶和華對耶和華說」(參:詩篇:110 篇1 節), 那「對」寫了以后,他要再重頭洗手一次,所以那一節聖經他要洗兩次,站兩次,在那里刻到完,再坐下去。 「耶和華對我主說」,原文是「耶和華對我的主(就是耶和華)說」,對主耶和華,「主」就是耶和華的代表。耶和華從天上耶和華那里降下火(參:創世記:19 章24 節),這是聖子透過聖父的權能,把火的災難,降到所多?、蛾摩拉去。那么「主對我主說」,原來是「耶和華對我主說」。這樣呢,當猶太人講「主」這個字的時候,他心里知道,這是指創造天地萬物的上帝。

    那么這一節聖經呢,馬利亞那個時候,還是照著舊約的規矩,過猶太人的生活,他們是要從五歲的時候,在會堂里面學習律法,十二歲的男孩要披上一件特別的衣服,被宣稱為「律法之子」,希伯來文叫作 bar mitzvah。 mitzvah 就是「律法」,或者「誡命」,bar 就是「孩子」。所以女子也是照樣,他們要從小背誦律法,要從小明白聖經,那么,所以他是在新約以前,因為這個時候約翰沒有生出來,耶穌沒有出生來,他們是照著列祖傳下來,猶太人的規矩念了聖經,明白先知和詩篇和歷史書里面,所寫的有關于上帝的道的事情。所以馬利亞講第一句話,「我心尊主為大,我的靈以上帝我的救主為樂。」

    我特別感謝上帝,這節聖經是從馬利亞的口中講出來的。為什么要特別感謝上帝呢?因為天主教說,「馬利亞是無罪的」,但是這里告訴我們,她是需要救主的。 「我靈以我主,我救主為樂。」「救主」是拯救罪人的。馬利亞說,我以我的「救主」為樂。所以這件事給我們看見,這兩個喜樂,一個從以利沙伯的口講出來,一個從馬利亞的口講出來。但是提到什么?提到了「事奉主」的喜樂。

    所以事奉主的喜樂,是基督徒感情一種聖化的喜樂。你們如果在教會中間有服事的崗位,如果你們在主日學,在唱詩班,在執事部,或者在會友的工作里面,有分于聖工的話,那你可能會明白我在講什么。我講「可能」,意思就是說「可能」你也不明白。我為什么把這個分得這么清楚?因為在教會里面,在詩班里面,在團契里面,在主日學里面,在執事部里面服事的人,有的人不是服事上帝,所以他們就不明白我在講什么。但是那些在這些場合,在這些的團契,這些的組織中有分,而真心事奉的人,你就明白我在講什么 ---- 事奉主的喜樂。事奉主是很喜樂的,因為你歸回了你的創造者,你在他的聖工上有分。阿們?感謝上帝!

    你今天為什么在你的老板下面做工?不得不,我要撐下去,因為你需要錢。為什么你在大公司里做工?因為你有經濟的需要,所以你做工,但是當你事奉主的時候,你脫離了這個,你事奉主的時候,你的動機不是為這個。我不是說事奉主的人不可以拿錢,「靠福音養生」是合法的,靠福音養生是福音工人的特權。所以保羅說,「我豈不可能借著福音養生呢?我豈不可像磯法一樣有權柄到處講道,帶著他的妻子與他一同來往嗎?」(參: 哥林多前書:9章5節)這個是 legal,這個是合法的,這個是應當有的權利,正像聖經所講的,「牛在場上做工的時候,不可籠住他的嘴。」(參:提摩太前書:5 章18 節)。所以當牛在耕田的時候,一方面吃草,你不可以攔阻它,因為它正在從事生產,它有分于生產之工,它也有權柄吸收產物中間一部份,做為養生之物。所以,這樣,我不是說我事奉主,我們事奉主不可得工價,不可得著養生之物,這是我們的權柄,這是我們可以得到的合法性的東西,但是這個絕對不是我們事奉的動機。你弄清楚了?所以事奉主的喜樂,是一種很特別的地方。

    當一個人事奉地上的主人的時候,你的喜樂是因為工價增加,因為你的地位提升,因為在公司的重要性被肯定,因為你被人尊重而有的喜樂。但你事奉主的喜樂與此無干,你事奉主的喜樂,因為你回到你的原主,你回到你的創造者,竟然在 他的工作上,在他的計划中,在他的旨意里面,你被驗中,你被信任,有分,所以你可以在事奉中得著喜樂。阿們?感謝上帝!

    馬利亞很清楚的,「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我的救主為樂。」那她講這一句話的時候正是她一生最羞辱的時候。我講這句話為什么呢?因為你要從她的身份,跟她周遭的人對她的回應,可能產生的對她的歧視來明白這句話。一個少女沒有結婚,身懷六甲,給人的印象是什么?一個少女沒有正式的結婚証書,懷孕了,肚子越來越大,社會的評論是什么?所以當時最羞恥的事情,就是淫亂,就是犯奸淫的罪。當時最羞恥的事情,就是私生子,不知父親是誰,這種女人在社會中是最被大家嗤之以鼻,被大家所看輕,所藐視,所丟棄的女子。

    所以她懷耶穌基督在身上的時候,她講這句話,更顯出她的靈性是為了事奉上帝。當你為主受苦的時候,人不了解你,當你受羞辱是為了遵行神旨意的時候,人不明白。人只能夠照著他的經驗中間的眼光,去衡量你的為人,人只能照著他的經驗所領受的標准,去定你的價值。所以你不要以為「為什么他這樣看我,他不了解我?」他如果不這樣看你,要怎么看你?因為他本來就是這樣,你懂嗎?所以不要對人有所要求。一天到晚要求于人的是小人,一天到晚要求于自己的是君子。孔子說,「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論語》衛靈公第十五)「為什么這樣人這樣對待我?為什么那個人這樣不了解我?」他當然不了解你嘛!為什么他要了解你?因為他程度沒有你那么高嘛!如果你認為「他應當這樣看我!」表示你的頭腦比他好。你要感謝主,為他禱告,你不是怪他。你明白嗎?所以整個鄉村的人如果把馬利亞抓來,用石頭打死,也沒有人可以把鄉村的任何一個打死馬利亞的人定罪,因為「這個女人是沒有丈夫的,為什么懷孕?」你明白嗎?所以我們不要怪人為什么不了解我。你要盡量了解人,而你不要怪人不了解你,這是靈性,這是很難做到的事情。

    當你沒有錯,而抱著一個包袱。你沒有錯,為了要遵行神的旨意,而進到一個狀況,使全世界的人都對你看不起,全世界的人都誤會你的時候,你也不能怪神,你也不能怪人,那你一定憂愁得半死,你一定懊悔得半死,你一定很煩悶,很反抗上帝,「主啊,為什么給我這個重擔?為什么背得十字架是在前面這一堆?為什么給人看我,使我沒有辦法逃避社會對我的指責?主啊,我恨你!」這是馬利亞可以講的話。但是馬利亞說什么? 「我心尊主為大。」我真的不明白,我們要怎么樣知道聖經,我們要怎么樣去明白聖經?因為每一句話背起來照講一次,copy 一下很容易的。但是在那樣的狀況講那樣的話,除非你有那樣的靈性,否則,狗嘴不能出象牙。

    親愛的弟兄姐妹,馬利亞,一個清清白白的少女。一個從來過聖潔生活,長大絕對是要遵行神旨意的一個童女。 「天使說,你必要懷孕生子。」「我沒有結婚,怎么有這事呢?」「蒙大恩的女子啊,聖靈必降臨在你身上,你生的要起名叫作以馬內利。God with us. 神與我們同在。」這是很難接受的事情。雖然沒有一個女子不喜歡自己懷中能夠生出孩子,沒有一個女子會忘記她親生的孩子,疼愛超過一切的一切。但是這一個不知來歷,人不知背后的父親是誰,而且是不能夠解釋清楚的事情,你怎么講都沒有人要了解。因為科學不能証明你講的是對的,因為歷史不能印証你的經歷是真的,也沒有一個人可以明白聖靈對你講的話,天使對你應許的話是什么,他們只能說「不必講,我做人這么老,從來沒有看過一個沒有結婚的女子會懷孕, 你講什么聖靈不聖靈,還是認罪好了!不必多講話。」

    這樣的痛苦,這樣的淒慘,這樣的難題,這樣的誤會,誰受得了?一個清清白白,堂堂正正做人,而且受整個鄉村,整個時代,整個周遭的每一個人,用誤解的手指指著你的時候,你是無地自容的,在這樣的狀況中間,馬利亞說「我心尊主為大。」當她聽見以利沙伯被聖靈感動,講的那一句話,「我主的母」,她知道,至少以利沙伯了解,她里面的胎是有神性的,真是神與人同在。她至少知道有一個人被聖靈感動,承認她是受聖靈感孕而懷孕的。所以馬利亞這個時候,只能說「神哪,你是知道的就夠了。人怎么誤會我不要緊,我為了你的緣故,為了你旨意的緣故,我一定要接受這個包袱,我一定要接受這個時代的痛罵,我要接受整個民族對我的藐視。不要緊,「我心尊主為大。」

    我告訴你,主是你的主,所以你永遠要記得,你不可怪責他,你要順從他。你要記得主是你的主,主要做的事不是討你喜悅的,主要你討他喜悅。你要記得主是你的主,主權不是在你的手上,主權是在 他的身上。因為主是你的主,他指揮你,他支配你,他管理你,他差遣你,他命令你姅不是你差遣,不是你指揮,不是你命令他。今天我們要把我們整禱告的靈性,我們禱告的習慣,我們禱告的身份,扭轉過來,然后說,「主啊,你是主,差派我,命令我,管理我,支配我,吩咐我吧!我順從你,我謙卑,遵行你的命令。」這個叫作「事奉」,事奉是先尊主為大,然后才行動的。事奉不是用你所有的興趣,加上你喜歡的行動,加上這個我很有負擔,來自己敷衍其事,欺騙上帝。

    今天我再講一次,我曾經在這里講過一次,我最怕的一句話,就是青年人說,「我對這件事我有負擔。」我就問他說「是負擔或者興趣呢?這可能是你的野心,不一定是負擔。負擔是很重的內心的這種包袱,是神放在你身上,常常超過你的喜愛,超過你勝任,超過你能做的,但是神是一定要你做,然后把重擔放在你肩上,重重的壓下去才用你,這個叫做「重用」。當你在這樣一個狀況中間,你說「主啊,我尊主為大!」

尊主為大,是在事奉以前,先定下的心志,你不能​​說「因為我有興趣做這個。」啊,牧師,我對青年人的工作很有負擔,因為看見這一期的青年團契,有几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在里面。你的負擔可能是一個借詞,你的負擔可能是一個欺騙,你說的「負擔」是個代名詞,就是你的興趣,你的野心,或者你的嗜好。我們千萬不要欺神欺人,因為欺神欺人以前,你是先欺己,你是受撒旦所欺,然后欺己,欺良心,再欺神,再欺人,你是愿意受撒旦所欺。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上帝要你服事他,服事之先,要定下尊主為大的心志。所以這個喜樂哪里來的?把主當做主,把己當做己,Let God be God, let man be man. Magnify Him, respect Him as your Lord. That is the right attitude. That is the foundation of the ministry.你事奉的基礎,你愿意為主工作的原理,就是先尊主為大,行主的旨意,看准主的定向,認識主的計划,然后謙卑接受主的差遣,以及信任你的委托。 「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我主我救主為樂。」主啊,你既然救贖我,你又是我的主,那我現在就因為你而充滿喜樂。

    親愛的弟兄姐妹,主跟「救主」是不一樣的,「救主」是拯救者,「主」是管理者。我們許多時候,主救主,主救主,主跟救主,很自然的在我們的詞匯中間是混在一起的,Lord and saviour 是不一樣的。第一次把「主」跟「救主」連在一起的,不是人,是天使。天使對牧羊人說,「你們要到伯利恆去,在大衛城里面,為了生了一位基督,就是主救主」(參:路加福音:2 章11 節)。 「主」跟「救主」連在一起。為什么基督成為我的主呢?因為他是救贖我的,透過什么我稱他為主呢?透過救贖的經驗,透過他赦罪的恩典,透過我經過拯救以后得到的地位,我現在知道我不再屬于我,我知道我屬于 他,我知道他是我生命的擁有者,他是我生活的掌權者,他是我一生一世的真正的權柄的掌權者。所以你說「主救主」,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主我的救主為樂。

    感謝主!基督徒的喜樂是怎樣的喜樂?基督徒的喜樂,因事奉尊主為大而有的喜樂。我們如果愿意做一個真正尊主為大的人,那么你就可以經歷真正的喜樂,我們如果以主救主為喜樂,那你就經歷救贖之后,應當知道,你要過一個完全歸主為聖,尊主為大的生活,因為這種喜樂,是基督徒真正的喜樂,這是事奉主的喜樂。

    不但如此,我們接下去看,基督徒的另外一種喜樂,是什么喜樂呢?就是在神的旨意中間,甘心遵行而有的喜樂。我們事奉的時候,我們不是以慣常的例子,或者這種機械式的事奉的這些責任,來過我們的事奉的生活,我們要明白上帝的旨意。保羅對以弗所的教會說,「你們不要做糊涂人,你們要明白上帝的旨意是怎樣的」(參:以弗所書:5 章17節)。事奉的人有兩種,一種機械式的,就過一種慣性事奉次序,慣性事奉的節目,慣性事奉的教會的那些 program,那些行程的工作的事奉。另外一種是行出神的旨意,因為神是我的主,因為事奉 他的喜樂,是因為明白他的旨意而有的喜樂。

    感謝上帝!當我們就以慣性的事奉,我們也可以說「我是忠心的。」我是忠心做,做什么?做一些人要我做的事情,但是一個事奉主的人到了一個階段,他要求另外一種喜樂是什么?清楚神永世的計划,清楚神在歷史中間所定的方向,清楚 他在國度中間為我們所定的計划,最后發現,在這計划中間,為我個人所預備的原則跟方向是什么。那你把這些結連起來的時候,你就找到,你在事奉中應當有的地位跟方向是什么。我個人在這四十七年事奉上帝的過程中間,從十七歲到現在六十四歲,我好几次有轉移點,好几次有轉向的時機,好几次有很清楚的神引導的時刻,我一定要當場順從, 我一定要當時就要對主說,Yes, Lord, I follow you. 神永遠不需要跟隨我們,是我們永遠要跟隨主。阿們?

    主一直是在前頭,我們不能夠先過他,我們不可以越過他,我們只能追蹤他的行蹤,我們只能緊隨他的腳步。然后一個真正事奉主的人,在事奉中有喜樂,因為他忠心而喜樂,不夠!要因為事奉中間,追到了神旨意跟計划,在你身上所定的方向跟時刻的時候,那時候你的喜樂就更高一層了。感謝上帝!

    我如果從年輕,每天分單張,每天領人歸主,我的喜樂也很多了。但是神要我做的是這樣嗎?有沒有特別的旨意呢?保羅講一句話「特派傳福音的」(參:羅馬書:1 章1 節),所以這也是表示,他找到了上帝永恆的旨意,上帝歷史中間的計划,上帝在國度中間的安排,以及上帝在他個人身上所定的時間、方向、樣式,怎樣配合起來。這個就是所謂的「有機神學」,我已經在你們中間提了這個名詞好几次了,organic theology。在過去的教會中間我們知道的「系統神學」,所以把神學分成几個系統,來來去去教這几個系統,教完了,好了,就明白教義了,基督論是什么,神論是什么,人論是什么。但是「生命之道」不是系統化就夠了﹔生命之道是有生命的組織的,有生命的關系的,有生命中間有機的關連的,organic integrativ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Word and the Word。

    那這個有機神學呢,最近我一個同工從 Boston College 拿了Ph.D.回來,是我的傳道人,我們還沒有按立他做牧師,他對我說,「你知道嗎?唐牧師,我對你講的 organic theology 非常有興趣,后來我發現,原來天主教已經用了這個名詞了。」啊,他就給我查出了天主教哪一個人,哪一個神學家用這個名詞。但是他講一句話,「他們所指的 organic ,跟唐牧師所講的 organic theology 是完全不一樣的。」不一樣在哪里呢?他們指的是天主教整體,整個教會,像是一個有機的組織一樣的,organic,所以是 hierarchy 就是從教皇、紅衣主教、主教一直下去,是有機的整體的教會的這種神學。這種神學是教會組織的有機的看法的一種神學,不是我所講的。

    我講的是全本聖經是生命之道,因為生命之道,所以生命的本身是有機性的。這個名詞在我們復原宗,或者歸正教,或者在我們這個protestant,我們基督教的里面,是一個很生疏的名稱。但是我越久越深入感受到,這個應當是一個新的路線,而這條新的路線在聖經里面早就有了。耶穌說「我對你們講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參:約翰福音:6 章63 節)。聖經告訴我們,上帝的道是「生命的道」。 「我把起初原有的生命的道」the Word of life,所以全本聖經是生命的道,生命的道,里面每一句跟每一句有有機的關連,是一個 integrate 是一個relationship,這個 organic relationship ,organic integrative relationship,有機的神學。所以當你發現上帝的道,除了在整個應用的機械化的組織里面,和形式化的教會的這種工作的范本里面,你看見是有規條的,你不要忘記,這其中還有一個與你個人生命有關系,是神要個別引導你去明白, 他在整個道的宣揚,國度的擴張,他旨意的遵行,以致于歷史中間計划的實現的這些事的個別關系是什么,the personal relevancy within yourself。神在我身上要我在整個道的傳揚,教會歷史的發展中間,我應當有怎樣的地位,有怎樣的崗位。

    所以聖經講,我們事奉是向百體互相運作,所以你不是像假頭發放在頭上,是身體的一部份嗎?從照片看是的,從血流,不是的。你明白嗎?假牙是身體的一部份嗎?是的,從你需要用它的時候,是的,但是從發展,從牙齒跟其他的肢體之間的關連來說,是沒有關系的。那你聽懂了嗎?

    你的假牙拔掉的時候,不會流血的,假牙本身不流血,流血的是另外一部份。那你的假牙有沒有氧氣進去?沒有。有沒有血流進去?沒有。有沒有神經系統在里面?沒有。因為這不是你的一部份,那是裝進去的,那是外加的,不是你的一部份。所以那個所謂「肢體」,你們的事奉,像各節百體之間的關連(參:以弗所書:4 章16 節),以弗所書,這是有機的。所以這樣呢,我除了讀神學以后,出來,我學怎么講道,我學怎么探訪,我學怎么樣領詩,我學怎么樣祝福,我背祝福詞,我怎樣講道,怎樣預備講章。這些是技巧性的,這個是組織性的,這個是外表的事奉。但是有機性的事奉,聖靈引導我,給我看見在這個時代,我在整個教會中間,我應當做什么工作?我應當講什么道?我應當用怎樣的勇氣帶領教會,做怎樣的爭戰。那這種事奉就變成「活」的。今天,暗中,或者無意識中,或者下意識里面,神引導順服神的人,都有這種特別事奉的本質。而那些只照樣學樣,為學位而讀書,為拿一分薪水而做牧師的,就不明白我在講什么。這是很重要的事情。在這個時代中間,我應當做什么?我在整個基督的身體里面,到底跟哪一節有關連?我整個基督的寶血在身體的運用,跟整個的循環的中間, 他要我達到的果效是什么?這個事奉就要明白上帝的旨意。所以你不要做糊涂人,要明白上帝的旨意是什么。

    有一次我在一個神學院的畢業典禮里面講道,那個神學院有差不多五百多個學生,是印尼最大的福音派的神學院之一。那我為了講那一篇道,我要坐二十四個鐘頭的車到他們那邊去,然后再換車,所以那一天很辛苦。而我那一天講聖靈的引導,我提到反面的引導。講完道了以后,不是神學生得到最大的幫助,是他的院長。后來過七年以后,他的院長對我講一句話,在哪里講?在馬尼拉,為什么在馬尼拉?因為我在馬尼拉洛桑大會的時候,我是全世界參加洛桑大會福音會議晚堂,几個最重要的講員,main speaker,那么,他從德國去參加,他變成聽眾之一。后來在巴士上面他對我說,「唐牧師,我謝謝你,在七年前你一篇道,決定我這一生最后的事奉要走哪一條路。」我說「我沒有講這個事啊!」「我那一天因為你講了一個題目,叫做聖靈反面的引導。我那個時候,我正在不知道怎么決定我最后的几年要在哪里,結果上帝透過你講的那一篇道里面的几句話,你也不知道,別人也不知道,沒有人知道,就對我心靈的深處,給我一個決定的考慮因素,就是回德國去。我就放棄在印尼做院長,就是因為你。」我說「主啊,我是不是有罪了,所以那几年換另外一個院長了?他回去是因為聽了我一句話。為什么他要聽那几句話?他說「那是神透過你對我講的。」原來他到德國去建立一個福音派的神學院,而原來德國的神學院,很多都是新派的,很少福音派的,所以他就這樣決定了。

    所以我今天對你講的什么?你的心如果尊主為大,那你要一生一世在事奉中間,求主給你看出他的旨意,跟他聖靈引導你的腳蹤,使你在整個國度中間查明,你應當安插在哪個位分,你應當堵住什么破口,你應當站在哪一個崗位上,你應當發現哪一個危機,你應當,從遙遠的地方先看到仇敵從哪里沖過來。然后你所在的崗位,你所講的話,你所事奉的價值,就變成有機性的關連了,你明白了嗎?

    感謝上帝!這個事奉是變成非常喜樂的。當你找到了這個有機關連中間,你在整個身體的事奉崗位中間,有神對你個別的引導,而你清楚明白以后,那你接下去的事奉,就更充滿喜樂了。基督徒有這種喜樂的可能,基督徒有這種感情的聖化,這是因為我在神的計划中,我在上帝的旨意中,我在聖靈的引導中,我在基督的身體中,在國度。在整個上帝的生命的能力,和上帝的計划跟聖靈的運作的中間,我找到了我的崗位,我的使命,我的方向,我的事奉的價值了。感謝上帝!

    當這些東西成全在你身上的時候,那就是有時我在祝福詞里面講的,「愿創造天地萬物的上帝,在你身上成全他為你所定的旨意。」你明白了嗎?這樣,我回頭看,王明道在中國教會的發展上,地位是什么?宋尚節是什么?計志文是什么?倪柝聲是什么?賈玉銘是什么?他們在整個基督的身體在中國的有機的運作,跟聖靈的引導,神永世的旨意在中國二十世紀的計划中間,他們站的崗位是什么?這個是一個身體的有機的一種運作。這是神學院學不到的東西,但這是真正事奉,尊主為大的人一定要做到的。

    感謝上帝! 「主啊,你是主,求你引導我。」我要今天的這一篇信息,這篇信息就超過平常感情的聖化的深度,因為是進到你個人與上帝永世旨意中間,對你個別有特別的使命的這種責任,來尋求上帝旨意的這種特別的喜樂。感謝上帝!

    保羅是耶穌升天以后,再特別揀選的一個使徒。為什么?因為他在這整個的運作中間,他獨特的地位是彼得不能代替的,雅各不能代替的,沒有一個使徒可以代替,所以他個別的,是什么?特派對外邦人做傳福音的,是外邦人的使徒。感謝主!

    基督教如果沒有約翰,缺少很多愛的信息。基督教如果沒有彼得,缺乏對新天新地來臨的盼望。基督教如果沒有保羅,几乎沒有因信稱義強到這么重要,救贖性的道理。基督教如果沒有這個門徒,沒有那個門徒,沒有雅各,你就看不到行為在信仰真正活現、兌現在生活中間的那個重要性。所以你稱保羅是「信的使徒」,你稱約翰是「愛的使徒」,你稱彼得是「望的使徒」,你稱雅各是「行的使徒」。為什么?因為他們都在整個有機的基督身體的這個整個的系統中間,找到了他們的崗位,找到了上帝的旨意,在他們身上的個別的運行,找到了他們應當盡的時代的責任,感謝上帝!

    那當你找到了,你的喜樂就不一樣了。你不是因為拿了一份薪水,你不是因為在地上服事了一個要滅亡的主人,你不是因為被選為一個公司的董事長,你有了一個比別人更高的位分,在社會上可以炫耀你自己的那種喜樂。你的喜樂是在神永世計划中,在神歷史的帶領中,在聖靈有機的基督身體中間,為我定的地位,為我所走的路線,所定的方向,為我所預備的恩典,跟所給我的恩賜,怎樣發揮效用,在 他的工作的中間,成為合用的器皿,合主所用,這樣的器皿。 「我心尊主為大,我靈以我的救主為樂。」

    感謝上帝!馬利亞在歷史上,真正照這句話,她順服了主,她在羞辱可能中,在社會對她的藐視中間,完全順服上帝,她是蒙大恩的,她行了她能行的責任,是沒有一個人在歷史上可以替代的,而她以此為樂。你的事奉是這樣嗎?你的喜樂是這樣的嗎?愿上帝幫助我們,給我們成為一個事奉中間,因尊主為大而又明白主的一切旨意,在我們身上的運行,以致于完成 他的托付的這種喜樂,我們站起來禱告。



 

第二講 - 充充足足的喜樂第四講  --  順天意而有的喜樂,服神主權而有的喜樂 & 得勝之樂,分享之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