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基督徒感情的聖化 - 基督徒的喜樂

唐崇榮牧師傳講

第二講 - 充充足足的喜樂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經文●

約十五:11 “這些事我已經對你們說了,是要叫我的喜樂存在你們心里,并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

 

日期:2004年8月18日

    上個禮拜我們在這里思想到基督徒的人生是一個喜樂的人生,而喜樂不等于世上的快樂,世上的快樂,不等于在主里面的喜樂。當保羅說,「你們要靠主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常常喜樂」的時候。這個「靠」的意思,不是指「依靠」,這個「靠」的意思,是在主里面 Rejoice in the Lord. 這樣,我們的喜樂是因什么而喜樂呢?我們的喜樂,是因為神把新生命賜給我們而有的喜樂。這樣,這個生命在我們里面,這個生命的本質,就向外面流出來。所以我們說,世上的快樂是外敷的,而基督徒的喜樂是內發的,從里面發出來的是生命所產生的,一種光芒四射的本質。我們生命本質就是一個勝過世界,超越罪惡,超越暫時,超越這世界的敗壞的本性的這個喜樂。所以基督徒的喜樂不是從外面享樂。從福分,財寶,今生的享受,眼目的情欲而帶進來的快樂,那種快樂是暫時的,那種快樂有罪惡的情欲的成分在里面,不是我們聖經所講的喜樂。我們聖經所講的喜樂,是從里面發出來,是光芒四射,是產生輻射性的作用,使人與我們接觸的時候,就可以領受的那生命本質所帶來的影響。

    感謝上帝!如果我們有這樣的喜樂,那我們就是主動的受造者,不是被動的受造者。什么叫作「主動的受造者」呢?我們同樣是受上帝所造,但我們常常站在主動的地步,這是聖經給我們一個很重要的教訓,也是我們生命本質應當有的表現。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光」(參:馬太福音:5 章14 節)。光永遠是以自己為源頭,向四周照射光芒出去,對不對呢?所以光一定是主動的,光不是被動的。 「被動的生命」跟「主動的生命」很不同的地方,被動的生命是「受者」,主動的生命是「施者」﹔「被動的生命」是「缺乏者」,「主動的生命」是「供應者」﹔「被動的生命」是「等待者」,「主動的生命」是自己每時每刻,可以繼續不斷把內容丰盛的生命本質,向外面施予者,「施比受更為有福」(參:使徒行傳:20 章35 節)。

    這樣,我們應當做一個喜樂的人,因為喜樂的人,是把他生命里面最優越的,最享受的這一方面的本性,主動的向外面輸送出去。與我們接觸的人,他們就可以感受到,你是不一樣的﹔與我們在一起的人,他們就可以感受到,你有一些把握,是非基督徒所沒有的。你有一些的盼望,是非基督徒沒有的。你有一些的看法,是非基督徒沒有的,因為你從站在很穩定,很有把握,很有盼望,有很供應的這種丰盛生命的地位,去活在這個世界上。所以凡在我們四周圍的人,他們都感受到,他們都體會到,他們都經歷到,這「主動的受造者」與「被動的受造者」,不同的地方在哪里。

    基督徒應當是一個主動者,然后我們就變成一個丰盛生命的代表,我們就做一個有丰盛生命,為神生活的一個見証人。所以與我們在一起的人,跟我們接觸的人,他們不是聽見埋怨的話語,他們不是聽見咒詛的話語,他們不是聽見心中不滿意的話語,他們乃是聽見,很新鮮的恩典的流露,很滿足的喜樂的流露,有新生命的本質的流露,這就無形之中,吸引他們與我們一同跟隨主。我們跟隨主,是從「個人」開始的,然后就變成產生對多數影響的果效,所以我說「主啊,你吸引我。」單數的?多數的?單數的。 「主啊,你吸引我」,接下去說什么? 「我們就快跑跟隨你」(參:雅歌:1 章4 節)。沒有可能一個信主的人,沒有影響別人的,沒有可能一個真正有主生命的人,不產生果子的,沒有可能一個真正有丰盛生命的人,不帶領許多的人與他一同走這條路。因為一個真正有生命本質的人,一定發出生命的馨香,一定發出生命的影響力。所以你所到的地方,你主動的會吸引人﹔你所到的地方,你主動會使人注意你﹔你所到的地方,使人會羨慕你這種的生活。

    這樣呢,喜樂是內發的,而快樂是外敷的,喜樂是生命的流露,快樂是生活的貧窮所需要補滿的東西。這樣基督徒有這種認識,那我們就變成主動的,我們就變成影響性的,我們就變成從生命內容的丰盛,發出神生命的滋味,神生命的丰盛的一種主動的受造者的生活,感謝上帝!

    那基督徒的喜樂是根據什么呢?第一樣、基督徒的喜樂,是根據我們所領受的地位姅因地位而有的喜樂,這是很重要的。在心理學里面,就是二十世紀發展的「人格心理學」提到有三件事,使一個人心理不平衡,使一個人的人格發生問題,使一個人產生心病。為什么呢?第一、就是位分不清楚。 lost identity,first cause of imbalance and destroy personality。一個人的人格不平衡,一個人的人格變成有偏頗,或者不正常,因為他找不到他的身份,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一個人的人格不平衡,精神受傷以后,人格就變成分裂,為什么呢?因為他沒有真正感到純正的,真誠的愛,這是第二的原因。沒有真正感到純真的愛,他的人格就開始不平衡了。

    第三、他沒有真正知己可以交通,可以產生人際關系彼此之間的信任,和彼此之間的負擔別人的困難,所以這是第三個原因。如果這三個原因解決了,你的靈性,你的人格,你的生命就可以達到更平衡的地步。

    如果一個人他是一個強盜的兒子,那么他去上課的時候,人問你「你爸爸做什么的?」的時候,他馬上不平衡了。人家說「你爸爸名叫什么?」因為那些人都在報紙看到,他爸爸的大名,什么大名呢?又大又臭的名!因為他爸爸是一個強盜,他爸爸是一個政府追緝的大罪犯,所以他的孩子一提到這個名的時候,他馬上一提,心就亂了,因為他沒有身份,你明白嗎?

    所以基督徒為什么有喜樂呢?因為我們在這三件事上,都達到了人生中間最高的價值,這是心理學還沒有發現以前,聖經早就應許的事情。「你的爸爸是誰?」你笑著說「創造天地萬物的上帝,供應你我的上帝,愛你愛我,差遣基督為你為我死的上帝。」當你講的時候,你心中的喜樂就流露出來了。所以這個位分而帶來的喜樂,是我們喜樂的第一個原因。

    人家問你,「你領受怎么樣的感情?」你說「我領受了最大者,所給我的最大的愛,甚至因這個愛,付上了最大的代價,賜下了最大的禮物,給我最大的犧牲,基督為我死。」感謝上帝!所以,這樣的位分和這樣的愛,使我們不可能過一個悲傷、痛苦,自暴自棄的生活。我們一定要過一個喜樂的生活,因為我們的位分是不一樣的,我們領受的愛是不一樣的。

    第三樣,「你困難的時候,怎么樣呢?」你說「我困難的時候,有一位聖靈保惠師,住在我里面,他真正用上帝的愛,澆灌在我的心中,他按照上帝的旨意為我禱告,而且他真正體貼,真正明白我一切的軟弱。」這樣呢,我在上帝的靈里面,找到了我與神之間的關系,透過 他到基督面前,透過基督到父的面前,所以我有一個地上與天上相通的這種人際關系,這種位格際的關系,the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between my existence and the being of God in heaven. 感謝上帝!

    你平常都知道,但是沒有發現這么重要,對不對呢?你知道你有這個地位,你知道你有這種愛情,你知道你有這種的權柄,「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上帝的兒女」(約翰福音:1章12 節)。你看到了沒有?你的身份多大?你領受的愛多深,你與神的關系多密切。這是所有的 psychology,特別是 secular psychology 還沒有研究人性,還沒有明白,為什么人會失去人格的平衡,精神破裂,人格破產,為什么呢?因為他們不明白聖經的道理。我相信這本聖經隱藏了丰盛的真理,是人有生之年,沒有辦法完全明白的,也是基督再來以前,沒有一個人在歷史中間可以完全看透的,直到我們見主面的時候,才知道神賜給我們真理,丰盛到什么地步?大家說,「感謝主!贊美主!」

    我們是誰?天父的兒女。我們領受什么?宇宙中間最大最深的愛。我們有怎樣的權柄?我們與神交通的時候,有聖靈感動我們,有基督做為中保,有誰能把我們怎么樣呢?沒有一個人能把我們怎么樣,因為我們已經領受了這樣的福分,因此而有喜樂,感謝上帝!

    今天有很多的基督徒,他們沒有覺悟到他的喜樂原是從這個位分來的,他沒有覺悟到他的喜樂,是從這種愛的地位來的,他沒有覺悟到他的喜樂,是從這種位格際的關系產生出來的。所以我們每一次打長途電話到家里的時候,聽見我們所親愛的人的聲音,我們很舒服,對不對呢?我們每一次打長途電話的時候,巴不得現在就在他身邊,巴不得就親自看到他的面孔,巴不得就知道他在笑的時候,跟我們之間有何等甜蜜的關系。但是你知道嗎?每一次打就付錢,再打就付錢,打電話很舒服,等到電話單來的時候,就不舒服了!這個世界凡是舒服的,都是付錢不舒服的。所以「這種車更好!」我說「是的,但是這種車付錢的時候不好。」「這種車更快!」我說「是,但是付錢的時候也很快。」那「這種車很安穩。」是很安穩,但錢給他拿去,就不安穩了。所以越舒服的車,付錢越不舒服。打電話越長,你里面的袋子就越短,你時間打得越多,你的錢就付得越多,你剩下的就越少,這是一定的。只有一種人格際、位格際的關系,一直打免費的,可惜我們不打,就是禱告,對不對呢?

    你跟上帝講話,付了多少錢啊?每次禱告求主給你錢,每次打電話就是要錢,不是付錢。上帝真的赦免我們太多了!他說你打的電話多長啊!這不是 interlocal,不是 interprovince,不是 international,不是 intercontinental,是 interuniversal。地上打,天上接。 「咻!」沒有電力這么強的電台,沒有電力這么強的廣播的地方,沒有!我們這里講,那邊聽得清清楚楚。沒有一個音走調,沒有一個音失真,沒有一個音上帝不聽,結果賬單出來的時候,「你一共打了几十個鐘頭,几百個鐘頭,几千分鐘,几萬秒鐘,費用零。」感謝不感謝上帝?我相信你從來沒有為這個事情,「免費打長途電話」感謝過上帝!大家說「感謝主!」一、二、三,感謝主!打這么長的電話不必錢,一、二、三,「打這么長的電話不必錢。」為什么?因為這是神的恩典。越貴的東西是越不重要,越便宜的東西是越重要,這是神的恩典,這個叫做「奇妙」,如果世界上有這樣的事情,那個叫做奇怪,不會說越貴的東西,越不付錢,越尊貴的東西越便宜,怎么可能?

    請問,「喝水」跟「吃飯」哪一個重要?喝水更重要?哪一個重要?喝水。喝水跟吃飯哪一個貴?吃飯。奇妙啊!越不重要的越貴,對不對? 「呼吸」跟「喝水」哪一個重要?呼吸。 「呼吸」跟「喝水」哪一個貴?喝水。呼吸最重要,免費,吃飯不重要,最貴。為什么呢?因為上帝憐憫我們袋子里的錢不夠。如果上帝說,「每呼一次兩塊美金」,那你就是生在洛克饇 (John Davison Rockefeller,1839-1937) 家里也是窮光蛋,你沒有辦法應付,對不對呢?所以你也是沒有為這個事情感謝過上帝,對不對?那大家說,「感謝主,呼吸不必錢。」一、二、三,「感謝主,呼吸不必錢。」感謝主,長途電話免費,還有很多,我如果講了,到十點都講不完,感謝主!大的動物都沒有翅膀。感謝主,有翅膀的都是小動物。大家說,「感謝主,大的動物沒有翅膀,感謝主,有翅膀的都是小動物。」

    如果象有翅膀,馬有翅膀,牛有翅膀,那你想想看,它飛到上面,它大便下來,你怎么收拾?那全台北就很辛苦了。人盼望有「飛馬」,有「飛象」,好在上帝不像你那么笨,如果真的上帝做「飛象」,「飛馬」,那,那些鄉下人,每天就換屋頂,因為馬,「啪啪啪.... 」下來瓦就破了,你換瓦都來不及,剛剛換完一匹馬再來,啪!又弄破了,你天天不必做工,一直換屋頂,你的錢也完了。所以我告訴你啊,聖經說「凡事謝恩」(參:帖撒羅尼迦前書:5 章18 節),其實你謝恩的只有萬分之一,很多事情你從來沒有謝恩,對不對呢?你的鼻子下面大上面小,你有沒有謝恩?有沒有啊?如果倒過來,眼鏡要放在哪里?你想想看,如果倒過來一下雨你就傷風,你怎么辦?感謝上帝,眉毛在上面,不在下面。如果眉毛在下面,一下雨,你眼睛就水災了,對不對?所以我告訴你,太多事情我們還不感恩,為什么?因為我一直沒有發現,我們一直不知道,你說「本來就是這樣嘛!」誰告訴你本來就是這樣?就是那個最偉大的設計師設計,你才是這樣。

    一九五八年開始上市,一些叫作 stereo 的東西出現,從前一個喇叭什么聲音都出來,「咚咚咚咚.... 」「叭叭叭叭.... 」喇叭在這邊,打鼓在那邊,上帝說,「啊,造了几千年才懂得這個事情。」上帝造亞當的時候,耳朵是一個還是兩個?早就 stereo 的了,早就聲歷聲了,早就是有最高最高品質的那個思想架構設計了,我們發現以前,我們有太多事情還沒有感謝主,感謝上帝!嘴巴只有一個,大家說「感謝上帝!嘴巴只有一個。」嘴巴只有一個,人就常罵你「多嘴」了,對不對?如果兩個,要怎么樣講話我就不知道了。

    所以,許許多多非基督徒從來沒有想過,可惜,基督徒也沒有想,所以我先幫你想,想完了以后你去想,越想越謝謝,越謝謝,越謝謝....。我們最大的喜樂原因為什么? ---- 因為地位。因為什么?因為愛,因為什么?因為交通。我們有最偉大的 communication,最深最廣的 love,最穩最永恆的 identity。 love, identity, and communication 這三樣東西使我們心靈平穩。

    每一次我們有患難,有眼淚,有悲傷,有嘆息的時候,我們想「天父啊,你不會丟棄我,你的愛,既然犧牲了耶穌基督,難道你丟掉我嗎?主啊,你借著靈,使我可以與你交往,你一定聽我的禱告。」感謝上帝!這是地位而產生的喜樂。

    第二樣、我們為什么基督徒有喜樂?我們因為在新地位中間,我們經歷了新生命的恩典而喜樂。那我們一定要數算恩典,因為一個不數算恩典的人,就會變成一個忘恩負義的人。一個數算恩典的人,才會做一個常常凡事感恩的人。

    我的神學院院長,在我二十一歲的時候,有一次他講道講一句話,「為什么你不感到神的恩典?」因為我那個時候,剛好感到沒有什么神的恩典。別人比我更富有,別人比我更多機會,別人比我更聰明,所以我感到自己沒有什么特別,所以感到沒有神的恩典,他忽然間在台上講這句話,「為什么我們常常沒有感到神的恩典。」我說「是啊,我真的是這樣啊。」我就注意聽他怎么答,他說什么,「因為我們沒有數算主恩,越不數算,越不感到神的恩典姅越不感到神的恩典,越不懂感恩。」哇!我把這几句話都記下來了,我深深的思想,他說「你要養成一個數算恩典的生活,你把主的恩典,一樣一樣數的時候,你發現數不清。你沒有數的時候,你都以為本來應當是這樣。」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神的恩典太多了,所以保羅用一句話做一個總結論,他說「感謝上帝,因為他有」什么?說不盡的恩賜(參:哥林多前書:9 章15 節),英文說 unspeakable grace. 是講不出的,講不完的,述說不完的恩典,這是真的。神的恩典,超過我們所想所求的。

    我相信我們有一天,我們在天上,再回頭看這世界的生活,你才知道多少次,你在大災難中間,神的手托了你,多少次魔鬼撒但,如同吼叫的獅子要吞吃你,他把你搶出來。多少次,四周的火要把你燒滅, 他把你從火中,像一根柴一樣,把你搶救出來,是你沒有覺悟的,而上帝也沒有告訴你,你知道嗎?我給你多少,因為我們的主把恩賜下,他不追討,直到有一天,你忘恩負義,在侮辱 他,羞辱他的時候,審判日子來到的時候,那你就站立不住了。

    所以我們一定要學習,做一個數算恩典的人。你不數算恩你,就做忘恩負義的人,你數算恩,你就做一個常常凡事感恩的人。大家說「不數算恩,就做一個忘恩負義的人,常常算數恩,就做一個常常凡事感恩的人。」把這個當做一個習慣,有什么就感謝主,有什么就感謝神,常常,繼續不斷,不要欠感恩債太久。欠債太久的人,結果債台高筑,就想一個什么事情,最好不必付。一個人借債,借債,借債,借到超過他能力范圍以后,就開始想逃債,就開始想不付,就開始想用詭計的辦法,來逃避他的債主。

    親愛的弟兄姐妹,我們今天要做一個常常感恩的人,要習慣感謝主,感謝主。從內心的深處,因為時常數算恩典,而常常習慣于感恩的人,這些人一定充滿喜樂。有沒有人感謝的時候,充滿憂愁感謝?有,喪事禮拜以后,你爸爸死了,你媽媽死了,人家照顧你,人家幫助你,你說謝謝你,你一面謝謝,一面憂愁,那是很正常的,沒有什么錯。但是通常,人幫助你,人對你好,人向你伸出手,以后你謝謝的時候,你一定是用笑臉的,對不對?謝謝你,謝謝你,你總是用笑臉去謝謝。所以一個感恩的人,是容易做一個喜樂的人,大家說,「一個感恩的人,是容易做一個喜樂的人。」一個人不常感恩,他就很難,過喜樂的生活。感謝上帝!

    那我們因為這個新的地位,我們是神的兒女,我們經歷什么生命的這個恩典一樣,我們因為是神的兒女,我們得救的時候,我們得著了和好之恩,與神和好,這是新喜樂的經歷。一個人有仇恨在心的人,是很難脫離憂愁的陰影,因為那些恨占據心頭,恨充滿生命的人,常常被憂愁所管制。但是一和解,一和好,一和睦以后,馬上就無債一身輕,無恨一身輕。今天很多人很想就是「無毒一身輕」,其實呢,世界上所有的疾病的真正的源頭,是因為生命與神沒有和好,以后就一切都亂了,然后再加上吃也吃錯了,病就來了。如果你與神之間的關系做好了,你的身體會更健康,你與人之間的關系做好了,你一定更健康,因為聖經說「喜樂的心,就是良藥」(參:箴言:17 章22 節)。阿們?感謝上帝!

    你與神和好,你與人和好,你就有一種新的喜樂出來了,因為與神和好,這個生命的經驗,是你喜樂的原因。

    第二樣、你不但與神和好,你享受了什么?享受了赦罪之恩。 「你的罪赦了!」我不知道你得救的那一天,你有沒有這樣的感受,你得救了,你忽然感覺到「我的罪赦免了,耶穌基督擔當了我的罪,在十字架上為我死了!」為誰?為我。我十七歲得救的那一天,我聽的就是「耶穌為你死,他的寶血洗淨你的心,他使你與神和好,聖靈要住在你里面。」這是最基本的几句話,而這些話從小我都聽了,我都會背了。 「耶穌基督釘十字架」,不知道聽了几十遍,几百遍,但是那一天不同的地方,就是他是為我啊,他是為我這個唐崇榮死的,是為我,那時今天就是一個得救的人!這不一樣了。就從他為我死,變成為「我」死。 「他為我死,他為你死,他為大家死,他死....。」好,這樣,背得很熟,結果今天是為「我」死,我的罪,他擔當了,我的心,他洗淨了,我前面的道路,他帶領。這個我與他的關系,變成個別的,親切的,是真正兌現的生活,那這個赦罪之恩一來的時候,就感到很親切。

    在印尼有一個人,是我唯一請他做我的歸正運動的顧問,這個人已經離開世界了,這個人是叫作 HF Tan 牧師,陳海華牧師,這個人后來把他的名字,放在我第一個神學院的圖書館,「陳海華圖書館」, HF Tan library,這個人,他最喜歡宋尚節一首詩歌,(旋律…)「因信稱義永不被定罪」,這首詩歌現在差不多沒有人唱了,所以我吹的時候,你們感到非常生疏,對不對?這首詩歌里面一句話,「因為寶血洗淨我的罪,我現在全身清潔了。」那他最愛的就是這首詩歌。所以,宋尚節死了差不多三十年以后,他常常還在哼這首詩歌,但是當我年輕的時候,聽宋尚節講道唱到這首詩歌的時候,我體會了,原來我的罪擔,我不必再負責了,我的罪擔,我不必再受責罰,受里面的自責,受痛苦,受控告,因為基督為我承擔了,把我的重擔都解脫了。在英文詩歌里面有一首詩歌,Rolled away, Rolled away 「皆脫落,皆脫落,皆脫落,一切的罪擔皆脫落!」我們為什么喜樂?我們因為與神和好而喜樂。我們為什么喜樂?我們因為我們的罪得赦免而喜樂。

    第三樣,我們為什么喜樂?因為我們有了永遠的生命,所以產生了對未來的盼望而喜樂,這是很重要的一點。今天有許多的人,不知前途如何,他就悶悶不樂。今天有許多的人,走到困境的大牆壁的面前,沒有出路的時候,他就沒有可能有喜樂。但是他有一個透視阻礙的眼光,他有一個超越界限的信仰,所有的攔阻來到的時候,像一道一道的牆堵住他的時候,他的眼睛不是看到這個牆多大多高,他的眼睛看見牆的后面,有上帝更多的恩典。阿們?感謝主。你有透視嗎?你有透視嗎?

    今天早上,我跟文勝弟兄一同談話的時候,我說我們這個運動有很多的困難,但是我這一生,學會了一個功課,無論多少困難,無論什么困難來到,我第一件要問的是什么? ---- 神許可這些來到,到底他要我們做什么?而不是說,「糟糕了,困難來到,我完了,我不能做了。」不是!因為困難來到,有神把困難帶來的最高的,最遠的,最恆久的目的。那個東西你找到了以后,那這個就完全不足介意了,你明白了嗎?

    你看,哇!一0一高樓,這么高,你到飛機上看,一跟柱子。你看新光三越這么高,你從上面看,好像一個可口可樂的瓶子一樣姅你看 CN Tower(加拿大多倫多的地標)這么高,你從上面看,一支牙簽,就是這樣。我們今天被困難嚇壞了,我們今天被攔阻嚇壞了,為什么?因為我們的眼光就到那里,我們沒有透視功能,我們沒有看到永恆,沒有看到神寶座計划中間,這一道牆一定要存在,上帝許可這個東西存在,要証明你的穿越力,是大過它的攔阻,你看到沒有?

    我們為什么沒有喜樂?因為我們被自己的局限,被什么局限?不信的局限。什么局限?短視的局限。什么局限?沒有依靠上帝的局限,所捆綁,所攔阻,所以我們沒有辦法穿過去,我們沒有辦法透視,沒有辦法仰望永恆的旨意。 Any problems, any difficulties, come please, I want to know only one, what is your will God to send all these here? I believe you are more than these difficulties you can give me the power to overcome. 因為這樣的信念,所以一直做下去。

    感謝上帝!這四十七年,我發現一件事,沒有一件事困難太大,是神沒有辦法引導我們的。阿們?感謝上帝!所以我敢做更大,更大,更大的工作,天大的工作我也不怕!因為我的上帝是天上的上帝。天大的工作我會怕,除非我的上帝是天下的上帝。我的上帝在天之上的,天大, 他在天之上,更大,他在之上,他永遠超越這一切。所以聖經說,「你們不要懼怕。」主耶穌說,「你們這小群的人哪,不要懼怕,因為我與你們同在」(參:路加福音:12 章 32 節)耶穌基督說,「你們不要懼怕,那能殺你們身體,不能殺你們靈魂的,你不要怕他」(參:馬太福音:10 章 28 節﹔ 路加福音:12 章 4 節)耶穌基督說「你不要懼怕,你只要信」(參:馬可福音:5 章 36 節)約翰說,「我們憑什么勝過這世界呢?豈不是信耶穌為上帝兒子的呢?所以因為你們的信,你勝過了這個世界」(參:約翰壹書:5 章 4-5 節)。這樣,這個超越,這個透視,這個抓住永恆,就成為我們喜樂的原因。

    感謝上帝!從我們領受的地位我們喜樂,我們從生命的經歷,我們喜樂。這生命的經歷,我只談到三樣:第一樣,我們與神和好,所以我們喜樂。第二樣、我們得赦罪之恩,我們喜樂。第三樣、我們有透視到永恆的這種盼望,所以我們喜樂。感謝上帝!

    除這兩樣以外,我要與大家談第三樣,就是什么?我們與道結合而喜樂,這是第三樣。所以今天我們引用的一節聖經,就是耶穌基督講的,「我把這些話已經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有喜樂。而且你們的喜樂,可以充充足足的充滿喜樂。」為什么耶穌這樣講呢?就是 他的道有帶來喜樂的能力。

    孔子一生一世,最大的困惑,最大的限制就是什么呢?就是他沒有辦法明白道。孔子一生一世最大的遺憾,就是他只能知「人道」,不能知「天道」。所以「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參:《論語》公冶長第五)。老師對天道沒有辦法明白,所以孔子只能自己說,我們要求的,要知的是人道。「人道」就是五常的關系,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在這五個范圍里面,去明白怎么做人,這就是他一生所要,所能,做到的,不過是這樣而已。至于人與神之間的關系,沒有辦法。如果你得罪天,沒有人代替你代禱,「獲罪于天,無所禱也」(參:《論語》八佾第三)。

    「天道,我們不能知也,所以如果有一天我能明白道,那天早上明白,當天晚上死,我也已經很滿足了,我至少知道了半天。」對不對呢? 「早上知,晚上死」不是「半天」嗎?要到明天早上才一天,對不對? 「知道半天的真理,我已經很滿足了。」這個是孔子自己講的話。而知道了這些道,是要從神啟示下來的。而神把他真正的生命之道,啟示在這一本聖經,不是啟示在世界文化的書里。所以無論是老子,無論是孔子、墨子、諸子百家所領受的,或者他們所發揮的真理,都不是天道。這樣,你不能接受「老子是上帝給中國人的先知」,正像摩西是上帝給猶太人的先知,不可同日而語!

    老子所寫的,是上帝放在人內心中間,某一些對真理的感悟。所以他對真理的感悟回應出來的時候,寫下一些很靠聖經所啟示的道的那些原理的一些原則,這個是「對普遍啟示回應的文獻」。我再講,這個是對普遍啟示回應的文獻,連是普遍啟示也沒有資格。所以你不能說「上帝把一些先知放在印度,就叫做釋迦牟尼,把一些先知放在中國,就叫做孔孟思想,把一些先知放在以色列中,就叫做摩西、約書亞、以利亞、以賽亞.... 等等。」不是!我告訴你,不可同日而語,因為其他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人被造的時候,是有一些基本真理明白的,而這基本真理的兩大范圍,就是創造者的存在,是不必要有人告訴你的,你就一定知道的(不教而知),這與生俱來的直覺知識,intuition。也借著觀察大自然,產生出來的內心的這個響應,就是「一定有一位造者的存在」,這個不需要特別的啟示,因為這個本身就是普遍啟示。

    普遍啟示的存在,是文化的根基,普遍啟示的回應,就是對宗教哲理和文化道德那些至理的名言。所以,這些至理名言不等于就是真理,它不過是「至理」,而不是「真理」。它不過是靠近真理,不是真理的本體。但是當真理的本體來到的時候,那就是耶穌基督道成肉身,自己活在我們中間的時候,那就是神的道在人間。

    所以我們今天談到這里的時候,我們不是因為明白知識而快樂,因為明白知識,是明白受造者對創造者所造的世界,所隱藏的,所放在其中的一些事理的領悟,這個叫做「對受造世界的知識」,而我們所領受的不是如此,因為這個另外一個層次,比較低的地方。更高的就是創造者自己的計划,自己的本性,自己的心意,跟己的救贖的啟明,the revelation of God's nature, God's life, God's mystery, God's eternal plan, God's salvation, 所以感謝上帝!這是道的核心,那這個喜樂,是很不一樣的。

    所以我們讀了蘇格拉底(Socrates, 469-399 BC) 的書,明白了以后,我們一定快樂。我們讀了孔孟思想所了悟的,我們一定很快樂。但是我們明白聖經的時候,這種喜樂是不一樣的。因為這種是與道之間的合一,與道之間的關連,這是人與道直接的關系,而不是人有道的種子的「影子」,去體會道種的可能性產生出來的那個結論,是完全不一樣的。好像什么?好像你得到一張女人的照片,哇!你看了很歡喜,和這張女人的照片,是你的愛人的照片,就不一樣了,對不對?雖然你的愛人不一定比那個明星更美麗,但那個明星美麗與你無干,而你的女朋友跟你的關系是生命的關系,懂嗎?所以你看見你女朋友的照片,比看見電影明星的照片,你喜歡看哪一張?女的就改成男朋友就可以了,這是有關系的。

    但是我告訴你,還不夠,為什么呢?你對個照片的歡喜,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整個生命的關系,直到那個照片里面的人,來到你面前,你與直接有生命交通的時候,那你的喜樂就滿足了,你明白了嗎?

    所以,基督徒的喜樂是什么?是與道合一的一種喜樂,We are one. We are united with the Word. 所以我們與主之間真正生命的合一,這是不一樣的,感謝上帝!

    我請問你,你知道有一位上帝,啊,比無神論好一點。你知道這位上帝愛你,那,比不承認上帝的好很多了。你知道這位上帝差遣耶穌到世界上來,而你有這種知識,你感到更好了。但我問你,你自己聽了耶穌的道,你自己接受耶穌基督,你自己讓 他進到你心中,這個喜樂,一樣不一樣?很不一樣,很不一樣。為什么?因為這一位神,不但是永恆的神,他在歷史中間顯現,這位歷史中間顯現的神,在我的時代中間,給我聽到他的真理。而這位在我生命中間,使我聽到 他真理的神,我相信他的時候進到我生命中間。而這位道,這位主,與我有生命的交通,我與他產生個別的關系,所以這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

    不但如此,你接受基督以后,你與道合一。然后呢,他就用他的道,繼續不斷光照你的思想,所以你領受神的話,領受神的話,每一次更明白的時候,你的喜樂又加增了。有沒有啊?你們有沒有參加聚會,參加完了以后,感到很喜樂?有沒有啊?有沒有這樣的經驗啊? 「唉呀!原來是這樣的,我現在明白了!」過去好像有一點這種感受,有一點這種思想,好像在頭腦閃過,但是這是什么呢?就知道,但是知的不明﹔明白,但明的不深﹔明得深,但是沒有這么貼切,沒有這么個別的關系。等有一天聽道的時候,聖靈把你所聽的道,一步一步,一句一句,解到你完全透徹明白的時候,你心中的喜樂,真是錢不能買到的。感謝上帝!感謝上帝!大家說,「感謝上帝!」

    一個愛參加聚會的人,他不是為愛參加聚會而愛參加聚會。如果你為了愛參加聚會而參加聚會,什么聚會都去,而不管他講得對不對,講得正不正,講得異端不異端,反正你「愛參加聚會」,那你是「聚會狂」的人。 「聚會狂」的人,他也會變成「理性狂」﹔「聚會狂」的人,會變成「信仰狂」﹔「聚會狂」的人,會變成「靈性狂」。為什么呢?他就自己對自己說,「今天參加几次。」「今天參加几次。」所以什么道他都聽的,正的聽,誤的也聽,真的聽,假的也聽,對的聽,錯的也聽,純正的聽,異端也聽,這個裝進去。 「啊,感謝主,我比你更有,我參加這么多聚會,我比你更多,我的記錄都記載下來,我一共參加多少多少!」他為這而榮耀(自己),結果,真的、假的混在他頭腦中間,他的理性也跟著狂了。結果他不能分辨,越來越亂!

    所以有一次,我對我教會的一些姐妹說,「你們沒有事情,你們丈夫很有錢,所以你們可以不必在家做家務,到處參加聚會。」印尼有一些聚會,特別靈恩派的聚會多得不得了!大喊大叫,這里有,那里有,每天都有聚會,那她就去了。我說「好,現在我以神仆人的身份告訴 你,你們這些沒有事情做的有錢人的太太,你越多參加聚會,以后你們一定越來越亂!」我講了以后,我繼續講我的道。

    三個月以后,有一個很有錢的太太跑來找我,她說,「唐牧師啊!我相信你是先知。三個月前你講那一句話,現在應驗了。」我說「我講什么話?」她說「你們越多參加聚會,你們一定越來越亂!」 你怎么知道?她說「我就是這種人,我一個禮拜參加四、五次聚會,禮拜天又每個禮拜天參加三種教會的聚會。三個月以后,我聽了一大堆,發現這個講的那個反對,那個講的跟那個不一樣,這個講的跟那個沖突。甚至有一個傳道人講一篇道,前后自己沖突他都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呢?」我說「為什么不會這樣?」她說「為什么會這樣呢?」我說「因為他們沒有在真理上下功夫,他們也沒有受過頭腦好好訓練,所以他們以為熱心,有什么話就講出來,他們就可以做一個事奉者,可以做一個傳道者。不是的!」

    我告訴你,你們要事奉主做見証的,不單是一篇道不要自我矛盾,今天講的跟下個禮拜講的要和諧﹔今年講的跟五年以后講的,要有非常相同的,彼此對照的這種和諧在里面,否則的話,你都是自打嘴巴,自欺欺人!求主憐憫我們!

    道生了我們以后,道要繼續教導我們。聽布道接受福音是一次,聽解經明白聖經是一生。我再講,「聽布道接受福音做基督徒是一次,以后,研究聖經,明白全本聖經的道,那是一生的事情。」Once evangelize and the rest of the whole life study the word of God.布道家不要單單懂得布道,布道家也要懂得解經。有一些的布道家,以為布道最重要,所以他們就講几篇道,用几篇道走遍天下,結果你跟他走,跟他聽,你發現他,來來去去就是那几篇,他沒有辦法超越那個范圍,而他現在要超越的是「地界」,不是超越他的「自我」。你如果不能超越你自己的限制,你跑到全世界去,你在全世界做一個「全世界」的傳道人,你還是一個全世界,一個不能超越自己的傳道人。不要做一個笨的人!

    保羅是一個布道家,保羅說「你們讀我寫給你們的書信,你就知道我深知上帝的奧秘。」(參:以弗所書:3 章 4 節)哇!傳道人敢講這句話,我是很佩服的。 「你讀了就知道,我深深知道上帝的奧秘。」保羅是被提過三層天,聽見隱密處的聲音,知道上帝最深最永恆的計划的真理的人﹔保羅卻是可以對很普通的人,很淺顯的,把上帝最深的道理,用最淺的辦法講出來的人。

    今天的講台不是「講得多」就是好,「講得正」才重要﹔今天的講台不是「講得深」表示厲害,你要能深入淺出,才是偉大的。而要講得又淺,意義又深的,講得很少的話語,卻帶來更多更大的果效,那怎么樣辦?我常對我的學生說,「你要想得多,講得少,你要想得深,講得淺,這個是好傳道。」大家說,「想得多,講得少,想得深,講得淺。」如果我不好好思想上帝的話,我只用很深的成語詞句,弄到你摸不著頭腦。 「哪,你看,我厲害到這個地步,一百個聽,九十九個聽不懂!你看我深不深?」沒有用!你如果想得淺,故意用很深的詞句講,你是自欺欺人!因為你講的沒有深度,你不過是有深的詞句而已。如果你想得范圍很窄,那你故意要講了一大堆的話,那一定是「廢話連篇」!

    宋弟兄對我講,「饒孝輯牧師一個好處,他講台沒有廢話。」我說「這個是很好的傳道人。」凡是在講台有一大堆可有可無,奉承,懂得拍馬屁的那些的話語都沒有。一天到晚要用各種的話,要使人喜歡他,使人笑到肚子痛,卻沒有真正分量,沒有屬靈的內容的詞句出現,那種講章沒有益處的。求主幫助我們,給我們懂得分辨。

    為什么有許多的人,他們越聽道,越亂,越參加聚會,越模糊呢?因為講的不是用「道」講,是用「朮」講,這是廣東話,「有朮無道」。很多朮,玩藝兒,手段,用各樣的方法,各樣的花樣講,但是「道」的成分不夠。當一個講台道的成分不夠的時候,就是浪費信徒的時間,也是降低聖經的標准,放棄神對人的要求的那松懈的教會生活的開始。求主憐憫我們!每一篇的道要有足夠的分量,每一次站講台,是把神的真理傳講出來,每一次跟人談聖經的事情的時候,不是敷衍,不是逢場做戲,乃是要把精意表達,把聖經要傳出的信息帶出來,使眾人與我們一同明白上帝永恆的心意,上帝永世的計划,上帝在今生所光照的是什么,上帝對我們每一個人所追討所要求的是什么。這樣,我們才不浪費上帝給我們的時間,我們才不荒廢神給我們的事奉,我們才不松懈神國度,神子民應當有的生命的本質。這樣,道的成分一定要足夠。

    那我們聽了以后,我們明白,你得到喜樂。不但如此,我們就聽道,到明白道,進到第三樣 ---- 思考道。你所明白的道,你要再思想,因為只有道隱藏著無限丰盛的奧秘,無限丰盛的生命供應,這是很奇妙的事情。

    每一次同樣的一個題目,我再講的時候,我發現時間都不夠。 「基督徒的喜樂」,我在印尼講的時候,講一次就講完了。 「基督徒的憂傷」,在印尼講,講一次就講完了。后來我到新加坡講的時候,變成講三次,在香港講講四次。那么,后來呢,就每一次講內容不一樣,我知道,這些我都明白。但我明白了的,不等于我是完全明白﹔我講過的,不等于我完全已經全備的了解,為什么?因為剛才講的,「上帝的道有無限丰盛的奧秘,是永遠我們用之不竭的,取之不盡的泉源。」感謝上帝!天下沒有一本書像聖經,天下沒有一個文化像基督教的真理,天下沒有一個哲學家像上帝啟示的道,能夠繼續不斷發揮無窮的供應,使我們的生命繼續更丰盛,更丰盛,丰盛到一個地步,我們見主面的時候,我們才知道,我們在地上所明白的太少了!所以你們養成愛聽道的習慣。

    第二、要真心明白,不是只求一知半解。讀書「不求甚解」,這個是很可惜的事情,你真正明白了以后,你要晝夜思想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耶和華的律法,這個人就永遠不會枯干,他的葉子常青,他有長久結果的可能。如同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沒有枯竭的可能,因為有繼續不斷供應,那活水的泉源在他身上所能給他的丰富,感謝上帝!這是第三樣,思考主的話。

    第四樣、要堅守相信所思考,所明白,所聽見的話。所以上帝的道結果就變成「信仰」。「信仰」跟「知識」是很不一樣的,而嚴格的說起來,信仰成為知識的基礎的時候,你的知識一定很穩定的。如果知識要做為信仰的基礎的時候,許多時候,一大堆知識,不能換來真正的信仰。所以越有學問的人,信心越難達到真正的成熟。為什么呢?因為他們先把知識當做是信仰的根基,這是犯上了一個很大的錯誤!這樣,那些嬰孩,比那些自以為通達的人更有福氣,因為上帝的道向嬰孩就顯明出來了,向那些智慧通達的人就什么? ---- 隱藏起來(參:馬太福音:1 章 25 節﹔路加福音:10 章 21 節)。今天這里沒有黑板, 所以我很難用一個 visualize,用一個視線可以看清楚的比喻給你們,用「視覺教材」給你們看。

    我用言語試試看講。一個三十度的弧,三十度的角,在五公分的時候,那個弧是短的,在十五公分的時候,弧是很長的,你明白嗎?那這個弧無論多長,到三百公尺的弧一定很長的,絕對不會超過三十度,因為本來是三十度的。所以它在靠近那個接觸點,交界近的地方,它的弧的長度一定很短,離開了交界的角的那個終點的那個地方,越遠的地方,弧一定很長。但是無論多長,一直下去,永遠就是三十度。不同的地方在哪里?越遠的地方,那個支持點越多,才能達到三十度的果效。照樣,一個人以為他學問越多,他就越能更有信仰的時候,這是錯的!為什么呢?因為你有多大的知識,你要達到同樣的信仰的程度,你需要有多少知識的難題要解決,你才能達到那么大的信仰。

    所以一個嬰孩他對媽媽的信,不是用「知識」做決定的,是用生命的依靠,生命的關系做他的基礎。我們與神之間的關系應當是如此,「主啊,我相信你。」怎么相信? (你說)「我一切都明白了,我才能相信!」上帝說「那你就不是我的兒子了,如果你是我的兒子,我是你的父親。父親絕對不騙你的,我講的話你就要相信,因為我是以真父,真心,講真話給真孩子,全部的真正的內容,只有一個字 ---- 真理。」 the true Father speaks the true thing with the true certainty to the true son. Nothing fake, nothing false. 所以你說「我信。」

    那么,如果你信了以后,學問越多怎么辦?那你就要有更大的責任了,因為「多給誰,就向誰多要」(參:路加福音:12 章 48 節)。所以你小的時候信主,有三十度的信心,有六十度的信心,有九十度的信心,我們個人信心大小是不一樣的。那么當你讀了大學以后,你說「我保持真正的信!」那糟糕了,你在大學里面發現「進化論」,發現「無神論」,發現「存在主義」,發現共產主義對基督教的攻擊的時候,那你就保持原有的那個信心,你就要在弧中間拉一條線,把這個兩個點連起來的時候,因為現在已經很遠的地方,那條線的距離就很大了,你明白嗎?所以,越有學問的人,你應當用更多的知識,來撐托你原有的信心。但這個不要緊,這表示你這么做了以后,你就可以用那些知識去幫助人達到你可能達到的信仰。所以大學生對大學生傳道,是比小學生對大學生傳道更容易的。因為他自己有了這個弧所需要的支持線的長度,他能夠幫助人達到這個可能性。

    所以呢,當教會里面能夠對社會有影響的人,都是學問很低的,他就只能得到那些普通的,沒有知識的人信主,這就是「內地會」跟李提摩太(Timothy Richard, 1845-1919) 完全走不同路線的原因。內地會很偉大,但內地會注重對窮人,對鄉下人,對沒有學問的人傳福音。結果得到了很多信主的人的數目,但是得不到士大夫歸向主。結果中國的士大夫,一提到基督教,「啊!就是瞎眼的,麻瘋的,那些病人沒有人要的,才需要耶穌,我們這些孔孟思想的人,我們是不要信耶穌的,因為這是那些沒有人要的人,才需要的宗教。」你明白嗎?

    保羅不是如此,保羅到了一個地方,要先征服最高的知識份子。所以「信仰」跟「知識」的關系,在同樣的信心的角度中間,你越多知識的時候,你進到越多知識的范圍中間的時候,你需要的撐托點就越大。所以為這個緣故,我們一定繼續不斷思想,然后在知識不斷突飛猛進的時代中間,我們好好學習,使我們的信心可以堅固。這樣,你有聽道之樂,你有明道之樂,你有思道之樂,你還有信道之樂。那么,一個讀了最高哲學的人,他要保持對上帝簡單的信心,他需要克服的思想的挑戰,和這個哲學文化對我們的挑戰,沖擊,你的責任就更大了。但結果,守住,守住。

    我這一生就經過了這樣的,很大的爭戰,當我十七歲的時候,我就要克服無神論,共產主義,唯物辯証,進化論這些東西,結果才得回我的信仰,以后上帝差派我在這些人中間去傳道。所以無論在美國,在加拿大,無論在歐洲,當我對大學生講道的時候,跟那些對沒有讀過書的人講道的時候,我用很不同的方法。有一個地方我去,我說「讀過大學的人舉手?」只有兩個人。 「高中畢業的舉手?」只有几個人。 「小學的舉手?」百分之九十。我馬上心里說,「主啊,我要講什么呢?」我就馬上把整個講章的程度,降低到適合他們聽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所以教會應當有能力對最高的知識份子傳達信仰,教會也應當可以對最低的知識份子傳達信仰。因為無論是智慧人,無論是化外人,無論是聰明人,無論是希利尼人,或者那些沒有學問的人,我都欠他們的債(參:羅馬書:1 章 14 節)。這個是我們信道的責任。你要人產生這樣高的信心,你要用多少知識去撐托,我們做到沒有?

    最后一樣,我們有傳道,行道的快樂。 「傳道」跟「行道」這個應該再分開來講,我今天先把它結合在一起。因為當你「行」跟「傳」結合的時候,你就可以言行一致,使人容易可以信服。所以「這話是十分可相信的,這話是可被佩服的,是佩服得十分可相信的。這些的話只是可相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參:提摩太前書:4 章 9 節)。為什么呢?因為言行一致。所以保羅傳出他所活出的基督,保羅也活出他所傳的基督。這樣,「行道」跟「傳道」的合一,是教會成功的秘訣。

    我們今天與道合一,不是因為我耳聽過,不是因為我腦明過,不是因為我思想思考過,不是我心信過,是因為我已經用口傳過,用我的腳行過。所以,這樣,我們與道之間合一的程度越親密,我的喜樂越充足,阿們?我們越明白真理,我們越喜樂﹔我們越信真理,我們越喜樂﹔我們越傳真理,我們越喜樂﹔我們越行真理,我們越喜樂。這就是耶穌說的,「這些話我已經告訴你們了,我這個道已經傳給你們了,你們已經聽了,你們已經信了,你們已經知了,你們已經行了。我把這些話告訴你們,是叫你們在我里面有喜樂,而且你們的喜樂,可以充充足足的。」(參:約翰福音:15 章 11 節)。

    感謝上帝!今天我們一同從三方面來看基督徒的喜樂,溫習一下好不好?基督徒有什么喜樂?一、因地位而有的喜樂。基督徒有什么喜樂?有二、因生命經歷而有的喜樂。基督徒有什么喜樂?有三、因與道合一而有的喜樂。阿們?好,我再更詳細的再考下去,在地位的喜樂,我們有什么?我們是神的兒子,我們領受了最大的愛。我們還有什么?我們與神之間永恆、個別的,最遠的交通,位格際的交通。我們今天有生命中間經歷的喜樂,我們的新生命經歷了什么?第一、與神和好。第二、赦罪的恩典。第三、我們有超越性的永恆的盼望,所以這使我們喜樂。

    第三樣、我們今天不但有因為地位而有的喜樂,我們經歷了喜樂,我們還有與道合一的喜樂。我們怎么樣?領受神的話,聽了,然后呢?明白了,再深入思考了,然后我們傳道,行道。我竟然成為一個與道有關,明道,行道,傳道,信道的人。孔子說,「朝聞道,夕死可也。」你說,「孔子啊,我不但聞了,我還明了。我不但明了,我還想了,我還信了,我還行了,我還傳了!」我們比孔子的福氣太多了,感謝上帝!孔子一定很羨慕。孔子如果像你這樣,可以聽道,可以明道,可以傳道,可以信道,他可能不姓孔,姓喜,喜樂的孔子。你是不是喜樂的?神的道與你發生關系的時候。我們站起來禱告。

 

第一講 - 常常喜樂 - 主的旨意第三講  --  與基督同工的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