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基督徒感情的聖化 - 基督徒的喜樂

唐崇榮牧師傳講

第一講 - 常常喜樂 - 主的旨意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經文●

帖前五:16 - 18  “16要常常喜樂,17不住地禱告,18凡事謝恩,因為這是神在基督耶穌里向你們所定的旨意。”

 

日期:2004年8月11日

    晚安!今天我們要開始講感情的聖化的第二個題目,就是基督徒的喜樂。

    我們大家一同來讀帖撒羅尼迦前書第五章第十六節:

    「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因為這是上帝在基督耶穌里向你們所定的旨意。」

    「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大家說,「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因為這是上帝在基督耶穌里向你們所定的旨意。這是上帝的旨意,是上帝所定的旨意,是上帝向你們所定的旨意,是上帝在耶穌基督里面定的旨意,是上帝在主耶穌基督里面定的旨意。所以上帝的旨意是要禱告,上帝的旨意是要喜樂,上帝的旨意是要謝恩。我們禱告是「不住」,我們謝恩是「凡事」,我們喜樂是「常常」。感謝上帝!

    保羅講這些話的時候,是把他自己生命所能行出來的把它反應出來。所以保羅自己講,「你們要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他講這一句話的時候,不是從喜樂場,游戲場,娛樂場,電視院里面講出來的,是當他在監牢里面講出來的。所以這就更名副其實,更真實的表達一個聖徒,可能達到的境界,一個人靈性可能活出的樣式,不是做作的,不是虛假的,不是禮貌的、外表的,乃是內心的流露。保羅不是在娛樂場所說,「我們今天很快樂,你看這個人演戲演得這么好!」保羅是在監牢里面,對監牢外面的基督徒說,「你們要常常喜樂。」

    我常常注意監牢里面的人,對監牢外面的人講的話是什么,大概是哪一個范圍的,「我很苦,我很孤單,這里蚊子好多!他們很凶,我不知什么時候能出去,不要忘記帶一些補品給我吃,我好久忘記那種味道了!我多么渴慕與你們見面。太太啊,我已經許久看不見那個孩子了。 」我們去監牢布道,到監牢探訪的時候,聽到的是這一類的話。

    而几乎沒有聽過,一個在監牢里面的人,對在監牢外面的人,安慰說,「你們要喜樂,你們要常常喜樂,你們要靠主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

    保羅所寫的以弗所書、腓立比書、腓利門書,這些都叫作「監獄書信」(letters from the prison) 而在這些書信里面,有一個原則,就是當他勸人行事為人,要照著上帝的恩平衡相稱的時候,「相稱」這個句話,原來希臘文的意思就是要平衡,你領受多少恩,你就要有多少行為﹔你領受多少神的福分,你就要盡多少的責任。神的應許跟你的遵行,神的應許,跟你的信實的信靠,你信心的遵行,要平衡。

    那這些的話是從他自己做人的原則,做為一個基礎講出來的,所以他說,「我為耶穌基督被囚的勸你們。」他憑什么勸人?他是憑著上帝給他囚在監牢的這個特殊經驗來勸別人。那這樣的勸勉一定是很感動人的,因為自己被關在監牢里,在這樣困難的中間,還有勸勉的話出來,不是很寶貴嗎?一個自己受苦的人在苦難中間,不是求安慰,還是安慰人,不是很寶貴嗎?一個自己順服神以致于坐在監牢里面的人,還可以為別人的需要,來講一些必要的話語,不是很寶貴嗎?

    他在里面不是求人來看他,有人來安慰他,求人來為他禱告,他乃是在里面說「我為你禱告。」他是勸別人,他是安慰別人,這就是「丰盛生命」和「貧窮生命」不同的地方。貧窮的生命只是受受受,丰盛的生命是施施施。貧窮的生命是「你了解我,你了解我,你憐憫我,你幫助我」﹔丰盛的生命是「我了解你,在多大的困難的經歷中間,我還是可以了解你,可以幫助你,可以勸勉你。 」

    所以保羅對以弗所教會說,「我這為基督被囚的勸你們,要照著所受的恩典,來配合于你們每天日常生活所做所行的。」「你們行事為人要照著上帝的恩,這是我的勸勉。」我憑什么勸你?憑著基督給我的恩,使我有機會坐在監牢里面來勸你們。所以這些話都是很寶貴的話語,感謝上帝!所以他在以弗所講的這些話,跟他在腓立比勸人喜樂,都是同一個原理。他自己在困難中間,他能夠叫別人喜樂,這表示他自己實實在在,經歷了不受困難打倒,不受困難所淘汰的靈性得勝的生活,用這樣的生活來勸人,用這樣的生活來鼓勵別人。這就是基督教的信仰,因為這是基督門徒的榜樣,這是那些靈性的領導人,那些在我們前頭行的弟兄,那些比我們先經歷了神的恩典,也為我們先受苦的人,所留下的腳蹤,感謝上帝!

    這樣來說,基督徒的喜樂,不是一件空想﹔基督徒的喜樂也不是一種虛假的諾言﹔基督徒的喜樂,不是一種我們盼望以后達到的理想﹔基督徒的喜樂是可以經歷的事實。今天很多教會講台,很注重「實際」,「實際」,如果你講什么關于很深的道理,三位一體、神人二性、基督論、聖靈論,沒有多少人要聽,講婚姻講座,怎樣戀愛,怎樣交往,怎樣賺錢,怎么樣在地上做一個投資的智慧者,這種題目很多人愛聽。為什么呢?這比較現實嘛!這比較實際嘛!這個傳道人到底有社會經驗,所講的是我們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東西,不要天天講八股,不要天天講古老的東西,不要天天講以色列的歷史,跟中國文化毫無相干!所以他們所說的「實際」,「實際」,「現實」,「現實」,其實就是「實用主義」。而「實用主義」就是美國文化最大的敗筆! 「實用主義」就是美國文化之所以沒有辦法深入人性深處,最深需要的東西的膚淺的原因。

    今天美國最有思想的人,都淵源不出于美國﹔今天美國最有文化的人,他們的根都是從歐洲。為什么呢?因為從美國的本土里面,沒有經過戰爭深刻的患難所帶來人性的回響,在美國里面只有一兩次的戰爭,內戰,而且那個戰爭的意義,沒有大到一個可以使全世界反省的地步。所以,這樣一個民族不能出現很高深的理論,能對人剖解到很深入進到骨髓地步的那種思想里面。既然沒有這樣的思想家,你就看見了這個文化,就永遠停留在膚淺的地步中間,所以那些真正痛責美國的人,和那些淵源于歐洲受過苦的那些人,在他們社會中間,領受的心靈的震撼所發出來的言語。

    一個民族沒有經過苦難,絕對不能產生偉大的思想家。美國比較有思想的馬克吐溫(Samuel Langhorne Clemens,1835-1910) 這個大文豪,乃是一個從小就身經百戰,在社會的磨練中間,經過各樣苦難的一個人,所以這個人比較了解困難痛苦的生活。美國最偉大的總統林肯,是從小出生在很貧窮的家庭,很痛苦的生活中間長大起來的人,所以他的思想,比較有普世性的震憾的力量。而自從杜威(John Dewey,1859-1952)、皮爾士(Charles S. Pierce, 1839-1914),詹姆士(William James, 1842-1910) 這三個實用主義的哲學家,把他們的理論帶出來,特別是杜威和皮爾士,認為他們的理論正是帶來了整個思想哲學性的改革,或者是哲學革命以后,美國變成很膚淺的國家。

    所以最偉大的指揮都是歐洲的,最偉大的藝朮都是歐洲影響的。最偉大的思想教授都是從歐洲請來的。直到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1918-1990)成為第一個美國生下來有足夠有國際,這種思想的影響的指揮家以后,美國才有一個開始,就是比較有文化修養的,這已經經過了一、兩百年以后才有第一個指揮,可以上國際的舞台。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所以當這種「實用主義」的精神,侵入到基督教的社會,特別侵犯到講台后面站著的人的頭腦的時候,那么基督教就開始走了一條膚淺的道路。為什么今天基督教界,不能夠征服那些偉大的哲學思想家呢?為什么台大哲學系里面的學生最少基督徒?因為我們的傳道人都沒有辦法進入他們的領域,因為我們的講台,只能夠供應那些比較沒有學朮的人的需要。我們的Good TV ,只適合于那些沒有多大學問的人看。我們基督教,就變成一個只供應膚淺的人的需要,為了我們講的如果實用,聽眾多一點,我們就變成一個以市場為指導的整個講台的生活了。我們歸正運動絕對不走這條路,所以我們要自己找到一條,可以影響上至最深知識份子,下至普通的販夫走卒等等的人,他們可以在神的話里面,找到最高的智慧,找到人生真正的需要。

    所以歸正神學的「實際」這兩個字,是怎么解釋? 「唐牧師,講道不要太深,講一些實用的吧!講一些比較實際的東西吧!」我告訴你,歸正神學的「實際」就是「凡神所應許的都可以兌現的」這就是「實際」。請再聽一次everything promised by God can be realized become your reality of spirituality that is practical. 這是實際的,這個是現實的,這個是實用的,那個是可以兌現的。凡是神所應許的任何一樣東西,都可以兌現的這就是「實際」。

    你說「我們現實生活中所不需要的,現實生活中間我們所沒有經歷的,都不必談!」那我告訴你,當然你就不必談三位一體了,因為現實生活中間,不需要「三位一體」嘛!不必談「神人二性」嘛!不必談教義的問題,怪不得靈恩派,他們繼續不斷公開說「教義是沒有用的,教義是不重要的,教義是死的,教會不要注重教義,要注重能力。」而所謂的「能力」再局限到醫病趕鬼,神跡,這几樣。什么叫做「從罪人變成義人」的這一個重生的大能是不注重的。什么叫做「從邪惡的抵擋上帝的那種反對神的思潮,轉過來變成護衛真理,愛真理,高舉真理這個思想意識型態改變的能力」這不注重的。

    所以呢,我再講一次什么叫做「實用」的,什么叫做「現實」的,你無論贊成不贊成,很容易評定出來。你聽一個人見証,聽一個人講道,你聽几次你就知道,他所注意的,他所強調,他大聲喊的那几句是什么東西,你就知道他到底走哪一條路。這些都是禁不起考驗的!這些都是在文化中間,一下子被人輕看,把基督教變成一種錯誤的代表,把基督教把他做為基督教的代表,把基督教只表現在很低級的層次中間的那些人,現在正在做教會領袖。這是很悲哀,很難過,很遺憾的事情!

    感謝上帝!保羅是一個怎樣的人呢?是一個到坐監牢的時候,還可以勸人要喜樂的人,是一個連砍頭可能臨到他的時候,還是說「我得勝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我應當打的仗,我已經打完了,我應當守住的道,我已經守住」(參:提摩太后書:4 章7 節)

    保羅是一個怎樣的人呢? 「世人看為尊貴的,我看為糞土,為耶穌基督的緣故,我把世界所有尊貴的東西,都當做糞土,因為基督是我的至寶」(參:腓立比書:3 章7-8節)。所以這個大有學問的人,這個迦瑪列最得意的門生,這個公會(Sanhedrin)有分的猶太領袖,這個法利賽派最嚴格訓練出來的高徒,竟然自己一生一世稱「我是基督的奴仆」 Doulos。一個奴仆照羅馬帝國的光景,是一生沒有辦法再恢復自由身的權柄的人,只有聽主人怎樣吩咐,只有絕對順從的責任,沒有反叛和自由的可能。

    在羅馬帝國最輕看的人就是奴隸,保羅卻很樂意用這個字來稱呼自己「我為我耶穌基督做奴隸的」,「我為耶穌基督做仆人的」,他以此為樂。這個喜樂是什么喜樂?這個喜樂是不能奪去的。所以我今天講喜樂的時候,先把這些地位的,實際的,生活生命丰盛流露出來的,這些真實的事先講出來,因為這是我們的信仰,這是非基督教所沒有的。而今天基督徒多到一個地,多到几乎都忘記我們到底有什么的地步。所以許多稱為基督徒的,都很多根本不知道基督教是什么的人,這些人自以為他們代表基督,而且大聲呼喊,好像是神的仆人,好像是福音的使者,好像是道的出口。但從他們的口所講出的道是膚淺的,他們講的福音是失去中心的,他們所代表的基督教是膚淺的,不是聖經原版的,那個深入的,高超的,那個智慧的,超越一切文化的那個精髓。求主可憐我們!

    感謝上帝!保羅是喜樂的人,保羅不是嘻皮笑臉沒有憂愁的,保羅是在聖靈里面說真話,有聖靈給良心做見証,「我是大有憂愁」的人,但也是一個經常不斷,在主里面享受喜樂的人。甚至他在監牢中間是喜樂的,他在逼迫中間是喜樂的,眾叛親離的時候是喜樂的。人抵擋他,前途完全沒有把握,所求的沒有得到應許的時候,還是喜樂的。

    如果你注意看羅馬書第十五章,他講了几句,后來都沒有達到的事情,「我盼望到你們那里去。我雖然几次盼望去,都屢次受攔阻不能到你們羅馬那邊見你們。我很盼望到士班雅的時候,經過你們那里,然后見你們,歡歡喜喜的,然后讓你們送行,把我送到碼頭,看我上船然后到士班雅去的時候,我先會見羅馬城的聖徒」(參:羅馬書:15章22-28 節)。他就寫這本羅馬書給他們,然后「我要你們為我禱告,憑著耶穌基督,憑著聖靈的愛」(參:羅馬書:15 章30 節)這是聖經唯一一次把「聖靈」跟「愛」連在一起。

    其實聖靈的果子是「愛」,聖靈把上帝的愛,澆灌在我們心里,這兩件事就是,為什么保羅說「借著主耶穌基督,借著聖靈的愛勸你們為我們禱告。」然后他說什么呢?禱告什么呢? 「禱告使我們有平安,使我們脫離外邦人人,使我們脫離那些不信,不順從的猶太人的手,使我們可以平安的到你們那里,與你們一同享平安。」那么結果呢,這些禱告上帝都不給,因為他求平安,結果他到羅馬去死。他到羅馬不是過路到士班雅,是到羅馬永遠不出來。他求平安,結果就在羅馬被砍頭,完全禱告得不到。但是他是一個坐監牢的時候還有喜樂,所求的沒有達到,還甘心事奉,傳福音沒有果效,還永遠不灰心,是這種人。所以這種喜樂,就是我們要講的基督徒的喜樂是怎樣的喜樂。

    我盼望這几次,今天一次,下個禮拜一次,以后為了我要辦南美洲的簽証,我就不來了,到十月份才來。但你們會有休息一個多月,考慮要不要再來,你們有自由。那我們現在講兩次喜樂,以后再連下去。你要想這個喜樂是基督徒的喜樂,是怎樣的喜樂?現在我要把下面一個很重要的分別講出來。剛才我提到一句話,基督徒的喜樂,是別的非基督徒所沒有的。這是我們固有的,是我們特有的,是我們專有的。這樣,基督徒的喜樂的本質,就不是沒有上帝生命的人所可能有的本質。基督徒的喜樂的范圍,基督徒喜樂的原因,就不是那些沒有基督生命的人,所可能有的范圍,本質跟性質,感謝上帝!所以基督徒的喜樂,跟非基督徒的快樂是不一樣的。

    中文用比較積極的感情,來描寫感情中間比較令人喜悅的這些事,包括了喜樂,歡樂、欣喜、雀躍.... 許多不同的詞句。但你不要忘記,希伯來文至少有七個字,希臘文至少有十三個字,描寫不同的感覺,就是在「喜樂」這一方面,比中文還更丰富。但中文翻譯這些字的時候,中文不用「快樂」,用「喜樂」。這就表示這些翻譯聖經的人已經覺悟到了「喜樂」跟「快樂」是不一樣的。所以世人所講的快樂,跟基督徒所經歷的喜樂,有本質的差異,而且有來源的不同,有這個整個程序過程中間達到的果效的不同的這些條件。

    所以,外邦人,不信主的人,沒有領受重生得救的人,他們所經歷的快樂是自然的,是被造者,是常人之情的快樂。而這許多的快樂在人犯罪以后,常常是加上另外一種犯罪的狀況,才能達的快樂,而這跟基督徒的喜樂,是完完全全不一樣。我們不是在罪中享受快樂,我們是在解除罪惡之后得到喜樂。我們不是在犯罪的墮落線之下,去尋找所失去的那種原有的被造的快樂﹔我們是在重新受造,重新領受新生命之后達到的那個喜樂,所以這個是完全不一樣。這個是專有的,這個是我們已經有了生命已經有的,固有的,original, we already have.我們已經有的。

    那,我們如果沒有覺悟到我們已經有,就表示我們沒有經歷我們已經有的生命。如果我們沒有覺悟到我們已經有,就表示我們忘記了,我們應當怎樣享受神給我們。喜樂不是快樂,快樂不是喜樂。快樂是快快快快就「落」下來,那叫做「快樂」。喜樂不是的,喜樂不會因為外面的環境有所改變而變質,不會因為有環境的變遷而動搖,不會因為外面有了某些的刺激我們受威脅。喜樂是勝過環境,是超越限制,喜樂是與永恆連在一起的,所以喜樂是在神的旨意之中。

    帖撒羅尼迦前書第五章所提到的,「這是上帝在主基督耶穌里向你們所定的旨意。」為什么喜樂跟禱告,這些都是神的旨意呢? 「你們要常常喜樂」,「你們要不住禱告,還有什么?凡事謝恩。一個喜樂的人,他懂得謝恩。一個謝恩的人,繼續經歷喜樂,一個人在喜樂跟謝恩中間過生活的人,他常常親近神,所以這三件事是不能分開的。常常喜樂,不住禱告,凡事謝恩,是整個屬靈生命的三方面。

    我們什么事都到主面前與他訴說,因為他是我們的好朋友。朋友是無事不談叫做「朋友」。跟有事才登三寶殿的,這種人是要利用神明的。我們與神之間的關系不是利用他,我們是因為領受他把我們當做朋友的這種權柄,與他有不住的交談,繼續不斷的禱告,所以我們就能過一個常常喜樂,不住禱告,凡事謝恩的生活,這是神的旨意。所以這里很清楚給我們看見,這個喜樂是神旨意中的喜樂,不是人心中盼望達到的快樂。

    你問一個人「為什么去跳舞廳?」你問他「為什么去找妓女?」你問他「為什么到夜總會?」他說「我要尋找刺激,我要尋找快樂。」那你尋找刺激,你尋找快樂,是不是表示你需要這些呢? 「是啊,因為我就缺乏快樂。」這樣,他就從肉身中,從罪性中,從墮落線之下,盼望得到一些他認為應當可以得到的東西。而這些東西竟然是在不軌的,竟然是在那些犯規的,竟然是在那些不正常的范圍和場所里面,才可以找到的。為什么不能在與正式的太太生活的中間找到快樂,要找妓女呢?那變成在罪惡中間尋找刺激,去達到他在現實中間還沒有達到的生活,而那種生活是在罪中求樂。這不是基督徒,基督徒的喜樂不是在罪中求樂。基督徒的喜樂不是在墮落線之下的幻想,一種憧憬,一種盼望,一種空泛的理想。基督徒的快樂不是這種,基督徒的喜樂是聖靈所結的果子。不但是上帝的旨意,是聖靈的果子。基督徒的喜樂,不是在罪中尋找暫時,要被淘汰,不能長存,而且帶來良心責備的快樂。基督徒的喜樂是因為聖靈的生命在我們里面,借著我們的順從結出他在我們生活中間所要流露出來的本性,這叫做「聖靈的果子」,這不是叫做我們的果子。

    聖靈的果子就是仁愛,就是喜樂。所以「快樂」不是「喜樂」,「喜樂」不是「快樂」。快樂是肉身的刺激,快樂是暫世的一種感情,快樂是在墮落線以下的掙扎,快樂是一時的慰藉,快樂是犯罪以后的人所盼望達到的一些錯誤的理想。而喜樂是墮落線之上,是聖靈重生之后,新生命的果效,是借著順從聖靈的主權產生的果子的第二個味道。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在一顆的果子產生的九種味道的,第二個味道叫做「喜樂」。所以這樣的喜樂是從內發的,快樂是外敷的。

    從外面加進來叫做「快樂」,從里面發出來叫做「喜樂」。從外面敷上去的是會被風吹之后,就慢慢褪掉的。從里面發出來的是風越吹,里面出的越大,然后把這些的香味,流到風所吹的地方去。感謝上帝!

    「主啊,你吸引我,我就快跑跟隨你。主啊,你屬我,我屬你,雖然南風吹來,雖然北風興起,卻溢出我園中的香氣。」「風啊,你吹吧!把我的香氣吹出去。」「風啊,你吹吧,把我的香氣帶到各地方去吧!因為這香氣是內發的,這香氣不是外敷的。 」那首詩歌(雅歌)是很深的經歷,我寫下來的,而那首詩歌的名詞根本不是我的,根本完全是所羅門在雅歌書里面所寫的。每一句話都是雅歌書里面吸收,結晶,把它簡化又描寫進去的。你只能溢出我園中的香氣,大風興起,不是吹倒我。北風吹來,不是壓倒我,不是吹散我,是吹出我的香氣,使它流到外面去,這是喜樂。感謝上帝!

    感謝上帝!在南風,北風,在中國的意思跟在巴勒斯坦的完全不一樣。當我們說南風吹來,是溫暖的風,北風吹來是又冷又有很多風沙的風,但是在聖經的地理里面,是完全相反過來。聖經的北風是從地中海來的,很好的風,南風是從阿拉伯來的是風沙的風,跟在中國的南風、北風剛好反過來!南風吹來,北風興起,不管好風不好風,不管是冷風,不管是熱風,不管環境怎么改變,你只能把我的香氣吹出去,這是喜樂人的盼望。我們很多地方的人都怕大風,都怕颶風,今天台灣風要來了比較涼一點,明天不知道怎么樣。

    文勝弟兄說「你今天有沒有感受到風?」我說「不知道,我到了。我也沒有感到大風。」他用另外一句話說「這種風才會這么涼爽。」那我就挂慮不是到不到的問題,是飛得掉飛不掉的問題。明天風更大的時候,飛機飛不飛我就不知道了。但是,照雅歌書所講的,你風吹來的時候我不怕,因為吹過去的時候,你的風加上我的香味跟你去了。

    感謝上帝!阿們?這叫做喜樂。

    人是需要香水的,已經習慣涂香水的,一個月不涂你看看怎么樣?還沒有洗澡以前你流出來的汗味道怎么樣,然后呢,用這種滿身臭汗的身體,去跟你的愛人談愛情的時候,你一定得來一些比較冷淡的回應。所以今天全世界花在香料上面,花在香精、香水、香粉上面,香皂、香香香....的這些的東西,是比全世界宣教的事業所花的錢多出几千倍。因為什么?因為人是不香的,所以需要外敷。我們需要加一些香粉,我們洗澡需要用香肥皂,我們洗發要香發精。我們要擦香粉,我們要噴香水,我們要噴發膠,我們要一些香的東西,沒有香的東西,我們就不知道變成什么,我們需要這些東西。不過我每次看見人用香水,香粉,香精,我再看一朵花,我就很羨慕,沒有一朵花是需要加香水的。因為它是內發的,你看到了沒有呢?

    所以凡是教會有花是真花,我就對那個教會的執事比較尊重一點。如果一個教會插的都是假花,我就知道那個教會,有一些人是懶惰得不得了!他們每一個禮拜換一次鮮花都不愿意,舍不得錢,也不肯花那個功夫,也不肯去買花,也沒有這樣的人注意教會,要有新鮮的氣氛,芳香的味道。那些plastic 所做的花,用紙用布所做的花,形狀可以好像花一樣,但是味道永遠沒有。

    我要問你,人需要外面敷的香,花是從里面出來的香,不同的地方在哪里?那些從內里生命流露出香味的這些植物呢,你把它榨,你把它壓,你把它踩,你把它揉,你把它弄碎的時候,它的香味更大。但是,這些外面要敷的東西呢,一下子,等風吹完了,臭味又再出來了,快樂跟喜樂分別就在這里。喜樂是內發的,快樂是外敷的,大家說「喜樂是內發的,快樂是外敷的。

    當羅馬帝國沒有逼迫基督教以前,他們沒有辦法知道基督徒何等馨香。當共產黨沒有逼迫基督教,沒有殺害基督徒,沒有監禁基督徒的聖徒的時候,他們不知道基督教與別的宗教有什么分別。但是當他們逼害基督徒,發現回教會反叛,恐怖份子會出現,基督徒被逼迫沒有恐怖份子出現,慢慢慢他知道了,基督徒比較好欺負。但那些一面欺負基督徒,一面有良心的發現,這種被欺負的人,永遠是用信心的得勝,永遠是用天上永恆的喜樂,來勝過我們對這些人的壓迫,所以他們內心的深處就知道, 「你們是有馨香之氣的。 」保羅說「我們成為基督馨香之氣,對這種人叫他生,對那種人叫他死」(參:哥林多后書:2 章16 節)所以當你身上有基督馨香之氣的時候,你就可以定人的生死了,你懂不懂?

    當你有真正喜樂的時候,你就知道沒有人可以玩弄你,沒有人可以改變你,更沒有人可以扑滅你。他們扑滅你所用的逼迫,就像人用紙包火一樣的是可怕的,是好笑的,是幼的。基督教不是在被逼迫的中間消滅下去,基督教絕對是在受逼迫的時候蓬勃起來。基督教不是在被逼迫的中間,變成憂愁的人生,基督徒相反的,在受逼迫的時候顯出最大的喜樂。基督教是一個唱詩的宗教,基督教是一個充滿喜樂的宗教﹔基督教是有絕對堅定的信仰的宗教﹔基督教是有永遠扑滅不死的盼望的宗教。這些的本質,使我們打不倒,使我們壓不死,使我們滅不掉,使我們沒辦法被消除。

    在歷史的舞台中間,沒有辦法消滅基督教,因為你在這里壓迫它,它一定就在這里蓬勃起來。你在這里想消滅它,它就在這里繼續不斷傳揚下去的。基督教是繼續不斷生生不息,因為里面有那新的生命和生命的喜樂可以勝過,超越逼迫,患難,痛苦,使我們把生命的丰盛,跟馨香之氣發揚光大出來,以致于世界從內心深處,他們不得不承認,「這是另類人,這是天上那種人,在人間的出現,這是那永恆者,在暫時中間的彰顯。」

    聖經說基督耶穌到世界上來的時候,講了一句話,「上帝的兒子顯現」(參:約翰壹書:3 章8 節),這句話很奇妙的。為什么不說「上帝的兒子降生」?為什么不說「上帝的兒子來到世界」?這些都是對的話。但是約翰壹書說「上帝的兒子顯現,為要除滅魔鬼的做為」。 「顯現」,這在歷史中間顯現,表示曾經過境,他曾經來到,曾經出現片刻,把永恆的容貌,把永恆的光彩,把永恆的無限的價值,在暫時的中間閃爍,向我們發過光。基督徒在世界也是如此,基督徒在世界上留下的是永不破滅的把握,永不衰殘的盼望,永不死亡的信心。基督徒在世界所彰顯的,是永不黯淡的喜樂的光輝,我們所顯出來的是永恆的旨意,是神所給我們的聖化的感情 -- 喜樂。

    你喜樂嗎?你為什么喜樂?你怎樣喜樂?你怎樣証明你是屬天的喜樂?你的喜樂是成為見証嗎?你的喜樂曾經受過威脅嗎?你的喜樂是永遠保持得住的嗎?除非你有神,借著聖靈重生的生命,除非你有神同在,使你你可以勝過一切敗的環境的這種把握,你沒有辦法告訴人,也沒有辦法証明,你有真正的喜樂。

    喜樂是從生命和聖靈丰富的能力同在而來的。沒有聖靈重生的生命,沒有天上來的喜樂的地位,沒有聖靈丰丰富富與你同在,使你過得勝的生活,你沒有表現你真正有喜樂的把握的這種得勝的能力。所以生命與丰盛的生活就保你常有喜樂,有真正的生命,有真正丰盛的生活這兩方面,使人看出你真正有喜樂。 Joy is not happiness. Joy is from heaven. Joy is from within. Joy is from the Holy Spirit. Joy is the will of God. Joy is the example of life Jesus Christ. Joy is the commandment of God. 喜樂是基督的榜樣,喜樂是神的命令,喜樂是上帝永遠的旨意,喜樂是新生命的表現,喜樂是屬天在地上感情的彰顯,喜樂是聖靈的果子。感謝上帝!

    我們喜樂嗎?你說是的,我喜樂。你從內心的深處表達出生命,到這樣的丰盛的地步嗎?喜樂不是從外面敷進去不可能做到的,是從內在的生命發生出來的。喜樂有永恆的價值,因為喜樂輕看今生,因為喜樂輕看今生而來對神旨意的反叛,因為喜樂輕看那些對有喜樂的生命所施予的壓力,所以喜樂本身帶著永遠者的身份,來輕看對我們輕看的那種人。輕看輕看者,懷疑懷疑者,否定否定者,得勝那自以為可以得勝者的這種超越性的本質,是從神的寶座那里來的。感謝上帝!

    我們有這種永恆性嗎?聖經說「那能殺死你身體,不能殺你靈魂的,你不要怕他」(參:馬太福音:10 章28 節﹔路加福音:12 章4 節)。換句話說,當你看見大刀來,要把你砍死的時候,你看見這是一個不久就會死的人,而我是刀砍死以后,永遠活著的人,所以你很坦然的,很泰然的,面對那些逼迫你的人。你會譏笑那些譏笑你的人,你會藐視那些藐視你的人,你會懷疑那些懷疑你的人,你會輕看那些輕看你的人,因為你是超越他們的。你不要忘記,在你里面的比在你外面的更大(參:約翰壹書:4 章 4 節)。所以在你里面的,既然比在你外面的更大,那些自以為大的人,到你面前的時候,你看他不大。

    你知道鵝,比鴨更大的叫做鵝。鵝個子不大,但是它很勇敢。鵝像狗一樣,可以看門,而狗跟鵝不同的地方,是狗吠得大聲的時候,就是它最自卑感的時候。當狗吠得很大聲的時候,你不要怕它,因為那就是它怕你怕得不得了的時候,所以它吠你。為什么狗向這些比它更大的人,吠得很大聲呢?因為它用大聲的吠,盼望把你嚇走。為什么它要把你嚇走呢?因為你的存在,成為它存在的威脅。所以它看「你這么大,我這么小」,它就吠。吠了就把你趕走,當你不趕走的時候,它就走,那是沒有訓練的狗。當你蹲下去的時候,它就靜下來,因為它知道你蹲下去,你下一個舉動是什么,它不知道。這是狗。我當然不是要與大家研究狗心理。

    但是鵝不一樣的,鵝看你多大,它一直沖過來,呱呱呱呱.... 一直沖過來。為什么呢?因為鵝的眼睛不一樣的,它把每一個人都看得很小。你不知道這個事哦!鵝跟老鷹的眼睛,有非常反常的功用,老鷹的那個里面的 lense 是有一個特寫的放大鏡,所以它在上面三、四公里的高空,它看見一只雞是很大的,因為它放大了。所以它甚至它怎么飛,到什么時候會抓到它的頭,准確性的程度,是高到一個地步,你在動,它跟著一直移動。

    而你知道用照相,放大的時候,你常常看不到很准的那個目標,這是人所造的,永遠沒有辦法跟神所造的相比的原因。老鷹放大鏡一看到你這只雞在哪里,它沖下去,「咻! 」一直沖的時候,它那個准確性是不移動的。它把你放大了以后,就鎖定目標,它就瞄准它的目標,它就一直沖下來,很高的速度跟著你移動,它移動,它很容易就抓到,一抓的時候它就回去,它可以把你放大。那么鵝呢?它反過來,鵝的眼睛的功用是什么?是把人縮小,所以它看一個比它大几倍的人,小小的,它不怕,它就過來。 「你不過這樣小,我怕你做什么? 」它先跟你大喊大叫,然后咬你一口,那你就跑掉了。

    今天我們之所以不敢行動,不敢爭戰的原因,因為我們看仇敵太大了,而我們放大他,不是像老鷹要鎖住目標,鎖定我們要咬的是什么地方。我們把它放大的原因,是發現自己原來這么小,就怕得不得了,就逃走。 「養兵千日,用在一朝」,今天的基督徒是,每天養他他一直感謝上帝,一天不養就埋怨上帝。你叫他用你一朝,他就忘記一千天來所領受,就是為了這一天的爭戰,見到仇敵他就往后退。因為什么呢?他看仇敵太大,看自己太小了。失敗心理的作祟,使基督徒不敢向前,失敗心理的作祟,使我們還沒有面對仇敵,我們就退后了,失敗心理,使我們估計的能力大得不得了,所有的估計,都是從反面去想。我們有 miscalculate possibility. 我們有 miscalculate instinctive ability. 而這些的 ability 都是什么呢?把仇敵放大,把困難放大,然后用各樣的辦法制造理由,使我們不必爭,不必打就逃走。鵝不是如此,鵝是把你縮小到一個地步,鵝對自己說,「這樣小的對象,有什么可怕?」它就向前了,其實它個子不大。

    親愛的弟兄姐妹,一個喜樂的人,他是用神的永恆,來度量仇敵的現世,他是用上帝永遠旨意的得勝,來看輕那些看輕的人所有的威力,不過是有限的。那這種心理就是人得勝所需要的心理,這種心理就是我們之所以可以喜樂,不受妨礙的原因。

    大家都知道孔明的「空城計」,聽過沒有?仇敵來的時候,把門打開,整個城里面沒有人,不講。仇敵看,「怎么門開的?」心里怕怕的,門如果開著,就是兩個可能:讓我方便沖進去,或者里面不久沖出來。所以在門前等來等去,要沖進去呢,一進去門一關我就死在里面。那么如果要沖出來,什么時候沖,我就不知道?因為門鎖關的是他,把守門的是他,所以在外面很矛盾,要沖不沖?結果看見一個人在那里掃地。就問他說,「誒,多少兵啊?三千?三萬?三十萬?」不講,很有把握。想來想去,哇!這個不好玩,如果沖進去,三十萬沖出來我們就死了,「調頭轉,回家!」轟隆隆.... 全部跑掉,里面只有三個人。為什么只有三個人這樣呢?三個人一下,這樣就沒有了,讓他去猜到底多少。

    我告訴你,主與你同在,你還怕什么?就是這一句話,如果你真正知道主同在,你什么都沒有,就像大衛面對歌利亞,一點也不怕,這叫做喜樂。今天是創造天地的主與我同在,我竟然怕一個有一天要被丟到地獄里面的魔鬼,你怕什么?它不過是要被丟到地獄,你怕什么?世界的君王,沒有什么可怕的,因為聖經說,「他里面不過只有一口氣,咽下這口氣,嗚呼哀哉以后,就沒有了。 」今天我以這樣的心情為主爭戰了四十七年。我一個三歲沒有父親的孤兒奮斗到今天,對超過兩千多萬人講道,憑著什么?你說「唐牧師沒有聖靈,因為他還沒有倒下去。」「唐牧師沒有聖靈,因為不會講方言。」你正在講謊言!我絕對不會妥協,我絕對不懼怕,因為與我同在的,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多少個?三位一體的上帝。阿們?感謝主!

    基督徒,為什么你不喜樂?為什么你找快樂?因為你不知道你重生了,你不知道你有這個生命,你不知道他是萬有的,你不知道他是永恆的,你不知道他為你定的旨意,就是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當保羅寫這些話的時候,就是基督徒要受難的前夕,就是基督徒要在全帝國受逼迫,被丟在獅子的口里,被當做蠟燭燒的前夕,而保羅,后來自己被人把他砍頭而死,但是這些可以影響我們的喜樂嗎?不是!因為我們的喜樂,不是快樂,他們的快樂不是喜樂。

    今天尼祿王(Nero,54-68)在哪里?丟克理田(Diocleian,284-337) 在哪里?圖拉真 (Trajan, 98-117) 在哪里?今天那些逼迫基督教的,最大的君王,像維斯帕先(Vespasian, 69-79)、加力古勒(Caligula, 37-41) 在哪里?今天這些抵擋基督教,逼迫基督教的羅馬帝國君王,一個一個早已經成為黃土一堆,白骨一堆,一共兩堆,不過如此而已。但是保羅的書信,千千萬萬人,不但在讀,在研究,在行,而且寫他的論文拿博士的,每一年几千個,几萬個。保羅的書信再印,再印,再印,已經超過蘇格拉底(Socrates,469-399B.C.),超過柏拉圖(Plato 427-347 BC),超過亞里斯多德(Aristotle, 384-322 BC),超過許多最大的哲學家,留下的任何文獻。為什么?神的話安定在天,直到永遠,神的同在是一件事實。這些所謂人看不見的,「不實際嘛!」「不現實」「不實用的真理嘛!」是可以兌現的應許,阿們?

    你們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你們要常常喜樂,靠主喜樂,凡事謝恩,因為喜樂不是快樂,快樂不是喜樂。喜樂是內發的,喜樂是因地位而有的,喜樂是永恆的,喜樂是常在的,喜樂是新生命地位而有的,喜樂是聖靈所結的果子,喜樂是上帝的旨意。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如果你真正知道什么叫做喜樂,你要知道你已經有了這個喜樂地位,而你今天所需要是什么?你回到上帝面前禱告說,「主啊,我需要的第一,就是覺悟,覺悟我已經重生了。 」除非你們還沒有重生,那你求主拯救你,把新的生命給你,然后呢,你覺悟到你有這個生命,你就感到如果你不過喜樂的生活,是一件很羞愧也是很遺憾的事情。你感到很羞愧,shame on you,為什么?因為你沒有覺悟你有這個喜樂。

    保羅要提醒在腓立比教會的人,其實腓立比教會,是所有教會中間給保羅帶來最多喜樂的教會,但保羅還要提醒說「你們要常常喜樂」。表示他們雖然有喜樂也給保羅喜樂,但是他們自己沒有常常喜樂,你要覺悟,You should conscious, conscious of your position, of your regeneration, of your identity. 你曾經被重生過,你已經有這個地位,因為你這個位分,你要覺悟。因為覺悟,「唉呀,原來我是屬于主的!我有新的地位,我已經有了新的生命」,所以我喜樂,這是第一樣。

    第二樣、你要經歷。你不是conscious, you experience. 你正在經歷,也就是你正式繼續不斷享用,you enjoy, you experience, you realize. 人家寄給你支票,你看,「這種錢沒有見過!圖案相當漂亮,數目也不小,做紀念收起來。」再寄一張給你,你看很像跟上個月寄的一樣,又做紀念收起來,「這個既然不是平常用的鈔票,大概沒有什么價值吧! 」鄉下婆沒有看過支票的,就把那些當作紀念品收起來。曾經在中國就發生這樣的事情,她的孩子從美國寄了很多支票給她,但她一直過很窮的生活,等他從美國讀書回來,看他媽媽窮到一個地步,對她說,「我不是常常寄錢給?嗎?」「沒有啊,你只寄一些圖案給我。」那,「那些在哪里?」「我都收在里面了,等你回來你自己看看,要把那些做什么收藏品,我也不懂。 」「那是支票啊!」「什么叫支票?糧票我懂。」鄉下人有糧票,不懂「支票」。 「那個到銀行去,可以換錢的。」「我不懂,我只知道那個你寄來我替你收。凡是你寄的東西我沒有用,我都收,你的媽媽好好替你保管。 」「媽,那個給你用的,讓你經歷的,你可以用那個過好生活。」「我不知道!你沒有解釋清楚。 」

    很多人,今天把神的恩典隱藏在儲藏庫里面,然后說「我收藏品不少,我背了很多聖經。」都是腦中的知識,都是跟人家比賽的時候驕傲的經歷,都是我的記性比別人更好的一個表現的一個証明,「你看,我背了多少聖經」,但那些聖經,是兌現成為你現實生活實際的能力,實際的生活。神要你喜樂,不是空頭支票。神要你喜樂,不是空泛的理想,神要你喜樂,不是虛假的諾言,神叫你喜樂不是不能兌現的應許,神要你喜樂,是上帝在基督里向你所定的旨意,the will of God. 上帝的旨意要我們喜樂,上帝要我們經歷喜樂,上帝要我們每時每刻,享受這個喜樂,感謝上帝!

    我老實講,很多很久的老基督徒,沒有過喜樂的生活。我在這一方面,我比你們更多經歷喜樂,雖然我的工作比你重,我的責任比你大,我的困難比你多,我的健康比你差,我的勞碌比你更多,但是因為我的喜樂,喜樂油膏抹我,使我把這些當做輕松,當做經歷,當做享受。所以當神給我有更多責任的時候,我說「感謝主,你竟然這么信任我! 」我不是說「又來了!責任這么多。」我不這樣講,你再加十倍責任給我,我還是非常喜樂的說「主啊,感謝你!」當主為我興起仇敵的時候,我說「感謝主,你看得起我,知道我會經歷,我會勝過,我會經過這個考驗,進到更高的成熟的地步,所以你把仇敵給我,你使人看不起我,使人反對我,感謝你! 」這都是喜樂的原因,而你今天把這個喜樂的地位聽清楚了以后,以后你再聽第二堂,第三堂,所有源源不絕的喜樂的原因,一一而來。我相信今天你已經遇上了,你說「誒,是啊,是這樣的。」因為你已經猜很久了,「唐牧師講憂愁講完了,要怎么講喜樂?是不是唐牧師嘻皮笑臉,一直笑,一直笑,那我們就明白什么叫喜樂?」。我告訴你,從這里去看,喜樂的性質,喜樂的地位,喜樂的精神,喜樂的丰盛生活,喜樂是神的旨意。阿們?你們要常常喜樂,不住禱告,凡事謝恩,這是上帝在主耶穌基督里,向你們所定的旨意。我們站起來禱告。(完)


 

第二講  --  充充足足的喜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