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罪惡源頭的探討

唐崇榮牧師傳講

第五講 - 兩種人,兩種生命,兩個選擇,兩個方向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前講提要

自由的誤用

罪的結果是死亡,信的結果是生命

兩個可能  --  向神活或向己活

康德對自由的定義

在基督里得真自由

讓道懷胎,結出新生命的果子

上帝道的有機性

榮耀歸神

 

●經文●

雅一:13-15

「人被試探,不可說:『我是被神試探』﹔因為神不能被惡試探,他也不試探人。但各人被試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牽引誘惑的。私欲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



前講提要


    我問你們几個問題,上帝是不是惡的源頭?不是!上帝是不是惡的原因?不是!上帝是不是惡的創造者?不是!而一切犯罪的人之所以能作惡是不是上帝的計畫?不是!是不是人自己犯了「應當要順從上帝,卻因不順從,所以掉在罪惡中間」的毛病?是。為什么人有這種犯罪的可能?因為上帝造了有犯罪可能的人。為什么上帝不造一個不會犯罪的人呢?如果人是不可能犯罪的,那么,這個人就不是人。人之所以是人,因為人是被造在一個有自由意志功能的危機性的存在里面。而為什么一定要有自由意志的功能,成了人存在的危機的這種狀況呢?因為這是道德不可或缺的基礎。這些都是我們要肯定的,只有在這樣的了解中間,你才發現,在危機中間的價值跟危機中間存在的意義。

    如果上帝要造一個不會犯罪的人很容易,他只要造一個機器人就可以了。但是機器人不是人,機器人是已經被電腦化的機器,機器人是「已經完全被控制在一個沒有辦法逾越創造者心意的那種動力的控制」的一種機器。人之所以是人,因為人有神的形像樣式,是那一位獨行奇事、有絕對的自由來做他要做的事的神的形像樣式。而神的自由是絕對的呢或者是相對的?我們之前也都討論過。

    如果上帝的自由是相對的話,那么,上帝就不是上帝﹔而上帝的自由如果是絕對的話,這位上帝才有道德示范的可能性,是道德真正價值的源頭,才有真正可以審判人的資格。但是上帝如果是有道德功能的源頭的話,他是不是也有犯罪的可能呢?如果上帝有自由,而上帝沒有犯罪的可能,然后他造一個有自由、卻有犯罪可能的人的話,上帝豈不是等于自己根本沒有資格成為我們的榜樣了嗎?沒有資格成為我們的模范了嗎?那么他既然自己沒有資格成為榜樣和模范,他又憑著什么權柄,來審判那些沒有資格做榜樣卻可能犯罪的人?這些都是很嚴峻、很困難的題目。

    我在之前的講座中和大家談過一件很重要的關鍵性問題,上帝的自由是絕對的,因為上帝是唯一絕對的絕對者(the only absolutely absolute one),所有其他的絕對都是被「絕對化」的「非絕對」。被絕對化的非絕對而被認為是絕對,那是人假像中的絕對,不是原版,不是原有的絕對。而那絕對的本體就是那絕對的絕對者,就是上帝的本身。而上帝的本身如果是絕對的絕對者,他一切的一切都是絕對的,這樣,上帝的自由也是絕對的。如果上帝的自由是絕對的,他就有可能有道德功能,又有示范的功能,又有可能有犯罪的可能,那么這位上帝是怎樣的上帝呢?

    所以我就提到我的觀念和斯托得(John R.W. Stott, 1921-2011)不同的地方,斯托得說:「連上帝的自由也不是絕對的。」我不能接受這句話,我相信上帝是絕對的本體,所以上帝的自由一定是絕對的。上帝的自由如果是絕對的,上帝沒有犯罪,因為上帝從永恆中,他很甘心地把他自己絕對的自由,降服在他其他本性之下。這句話你在任何一本書里面都沒有看到的,所以你注意聽、注意思考,盼望這成為你對于神的本體論中一句很重要的認知,God is willing to submit His own freedom to be in accordance with His attributes of morality. 上帝道德本性的任何一點,跟他的絕對自由是和諧的。所以,上帝把他自己的自由,很甘心的降服在上帝所有的一切道德本性之下。

    我們如果探討上帝的道德本性,上帝是良善的,上帝是慈愛的,上帝是充滿憐憫的,上帝是正義的,上帝是公正的,上帝是聖潔的,上帝是愛。所以這位又是愛、又是聖、又是義的上帝,就把他的自由降服在他的公義下面,所以他就沒有做任何不義的事情。上帝是愛,他就把他的自由降服在他的聖潔的愛的下面,所以他就沒有做任何一件違背他永恆的愛的事情。上帝是義的本體,他就把他的自由降服在他的義的原則的下面,所以他絕對沒有做不義的事、不善的事、不聖的事、不愛的事。這一位上帝,他雖然有絕對的自由,但是他還是絕對成為我們道德的榜樣。

    這樣,當他和他的己進行創造的功能,產生了被造的世界的時候,在被造界的最高o,即人的生命中,他就把自己的形像放在里面。當上帝把自己的形像放在受造界中,有他形像的活物,那受造界最高的受造物,就可以像上帝了。你能夠有像上帝的權柄,有像上帝的這個等次,這是神給你最大的尊貴和榮耀。上帝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里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創一26)他按自己的形像造人,派他管理天上、地上還有地底下、海里所有的活物,凡經行海道的都交在他的手中。上帝造人的時候,把榮耀尊貴當作冠冕戴在人的頭上,所以人是尊貴的、是榮耀的。因為我們可以像上帝,而像上帝的最高o,就是道德有一個自由做基礎的可能性。這是最大的尊重,也是最大的矛盾,最大的特權,也是最大的危機。因為人被造在有自由的功能里面,所以人是有危機的,這個危機怎樣變成危險?這個危機又怎樣變成得勝呢?這就是《雅各書》要提的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就用很簡單的兩句話:「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那么,你問:「罪是從哪里來的呢?」雅各說:「私欲懷胎,就生出罪來。」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罪本來是不存在的,但是后來罪變成存在了。從不存在變成存在,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就是神的創造,creatio ex nihilo, nihilo 就是沒有,ex nihilo 就是從沒有經由創造而有。creatio ex nihilo: to create out of nothing, from nothing to something that exists, this is creation. 上帝的創造是使無變有。

    從無變有的被造物,怎樣再把「沒有罪」的變成「罪」呢?那就是把對神的「己」轉成對自己的「己」的這種自由的誤向和誤用(the misdirection and misuse of freedom)。自由的誤向就是我這個尊貴的自由應當是向著上帝的,但是我不向著上帝,反而是向著自己。一向著自己的時候就變成一個私欲,而向著自己的時候,這個誤用自由就變成一個罪的因。所以在這里我們看見,上帝不是罪的因,但是上帝創造了一個人,從無變有把他造成有上帝形像的最高、最尊貴榮耀的活物,把自由放在他里面。而這個自由就變成危機性存在的一個關鍵,自由就變成人有犯罪可能的一個基礎。但是,自由也成為人之所以是人,有道德意識、有道德價值的真正的根基。這樣,我們就要問自由是好的?或者是不好的?為什么上帝把這個危險的東西放在人里面?為什么上帝使人被造變成有可能犯罪的一個活物?為什么上帝把人放在這樣的環境中呢?不但被造而有犯罪的可能,上帝甚至把人帶到可能被試探的環境中?


自由的誤用


    我們已經用几堂時間思考到這個地步,今天很關鍵性的一句話,我已經講出來了,就是從「自由」變成「私欲」到底發生怎樣的事情?因為這節《聖經》不談自由,它說:「私欲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私欲的「私」是一個己的存在,而己的欲是從自由和自己方向的結合產生出來的。所以上帝原先造人的時候,是把人造在兩種的可能性中間:第一、向神活著。第二、向被造的「己」活著。Are you living before God and living for God? Or are you living before yourself and living for yourself? 當你的生活是為了神自己的榮耀,向著他生活的時候,這個是 the right direction。當你的生活是向著己活著,是為了己而活著的時候,就是錯誤的方向。當自由有錯誤的方向的時候,就變成私欲﹔當自由誤用的時候,就變成罪惡。而從自由在錯誤的私欲的方向,跟自由在私欲懷胎變成罪惡的過程中,我們就以對自己的順從代替對上帝的順從,而對自己的順從就等于是對上帝的悖逆。所以一個罪的產生,就是對神的錯誤方向,對神的錯誤態度,對神的絕對不順從,就把自由化成私欲,把私欲化成罪惡,這就是整個罪的起因了。

    上帝本身不是罪的原因,上帝本身不是罪的源頭,上帝本身不是罪的創造者,上帝本身不是罪的策划者。上帝本身是罪存在的「許可者」,而這個「許可」仍然在他的主權之下。為什么要有這樣的許可呢?因為道德的功能是一定要以自由做基礎的,道德的價值就是自由要在那被造的里面,而有神形像樣式的「己」是要負責任的。所以,上帝造的「己」就有了對自由的方向,作出面向神或者面向自己的選擇,把自由的用處用在為自己生活,或者為神生活的兩種可能的中間。

    今天我們就正式談到了關于這句話的正題了,「私欲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所以罪是「生」的,而死是「長」的。當罪「生」的時候,是「己」對上帝的不順服(也就是等同于人對上帝故意的悖逆)成為動因而產生出來的,這個也是 ex nihilo。既然上帝的創造是從沒有變成有的,人的犯罪也是從沒有變成有的,而上帝的創造是出于他自己乃是萬有的因,在創造的動力最美的旨意中把被造界形成出來,所以他以善意創造了萬有,神又把自己本性里面最高的自由功能放在人的里面,人才叫做有上帝的形像和樣式。而人把這個最善、最美、最偉大、最高尚、最尊崇的這個自由誤向、誤用,結果就生出罪來。

    罪是生出來的,這就是罪的「產生論」,罪不是「被造論」。而且罪的「產生論」是受造者生出來的,不是創造者生出來的。你一生可能沒有几次機會這樣深入思想,探討這么大的題目,我盼望我們愛惜這几堂的聚會,把它細細思考、咀嚼、成熟,直到我們能消化。這樣你一生就可以逃脫很多不必要的思想上的煩惱,也可以面對許多別人對基督教信仰的挑戰,給他們很正確、很有力的答案,他們不一定接受,但是答案就在這里。

    上帝從無創造有,在人的里面放下他的形像樣式,其中的自由意志的誤向誤用,就從無罪產生了罪出來。所以「生」這個字,也就是產生論的一個真正的《聖經》的根據(emergence theory of evil)。罪惡本來是沒有的,是產生出來的,不是上帝造的,因為上帝的創造中沒有惡的成份,而被造界被賦予自由的時候,還是上帝的善意。因為自由本身是善的、好的,在上帝造人以后,他就看所造的萬物是好的﹔也就是在萬物中,被造界都是好的,但是在人被造而有自由的時候,人是比萬物的好還要更高一些,所以叫做「甚好」,這是因為有神形像樣式了。

    罪惡的產生這件事,是所有哲學家試著要解釋,卻從來沒有真正給我們答案的一個很大的課題。這個罪惡源頭的問題,罪惡從哪里來的? The problem of evil 是哲學界里探討之十大難題,其中一個相當困難,或者是最困難之一的課題。


罪的結果是死亡,信的結果是生命


    《雅各書》給的答案是什么呢?罪惡是產生出來的,罪惡是從私欲產生出來的,而私欲怎樣才能產生出來呢?私欲懷了胎才產生出來的。我們就對「懷胎」這兩個字,產生了很大的好奇跟興趣,這里是一種生命過程的描述。當女子懷胎的時候,她是受了精,受了精以后,這精虫和卵子結合就受孕,受孕的時候就變成一種從來沒有過的生命,現在就照著這個品種的本質,胎兒漸漸長大起來,罪的本質就像這樣。

    你說,用這樣子描寫到底對不對呢?到底私欲是從自由變成懷了胎,變成罪的母親,這要怎么解釋呢?這一段《聖經》有一個有機性的關連,我几乎沒有讀到任何注釋書好好注意看到這一點。在這一段《聖經》接下去,提到兩件事情:第一樣、一切美善的恩賜都是從眾光之父那里賜下來的﹔第二樣、提到我們是因真道生的。這樣,我們犯罪的時候,罪被生在我們里面﹔而得救的時候,則是因為新生命被生在我們里面。所以罪生在我們里面是私欲懷了胎,而新生命被生在我們里面,是因為上帝的道使基督成形在我們里面。

    保羅曾這樣說過:「我為你們再受生產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們心里。」(加四19)你們就變成一個重生的人了。這樣,我們在罪中,是因為私欲在里面成胎、成孕,慢慢生成罪來。照樣,我們因為聽了道,道在我里面成胎、成孕,慢慢就生出信心來、生出生命來。罪的結果就是死亡,而信的結果就是生命。所以,《雅各書》不是隨便亂寫的,他不是寫到這一節就講什么,再寫那一節再講什么,好像前后風馬牛不相及的一種言論,不是的!《雅各書》是很有機地把這個對照性的、從無變有、從不可能變成可能的這個程序的原理寫下來。

    我過去也沒有發現《雅各書》嚴謹到這個地步,里面的有機關連是這樣嚴謹、這樣周密。我們再讀《雅各書》第一章,第十三節到第十八節:「人被試探,不可說:『我是被上帝試探』﹔因為上帝不能被惡試探,他也不試探人。但各人被試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牽引誘惑的。私欲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我親愛的弟兄們,不要看錯了。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里降下來的﹔在他并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他按自己的旨意,用真道生了我們,叫我們在他所造的萬物中好像初熟的果子。」

    這里你看見罪生出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我們也看到道在我們里面就生了我們,使我們結出了初熟的果子來。所以,兩個對照之下,就很清楚上下文的有機關連了。一個是從罪到死是從無生出來的﹔而今天因為領受道的信心就產生了生命,直到有成熟的果子在我們里面生出來。這樣,我們或者是因為領受私欲懷胎的結果,產生了罪的運行以及死的結局﹔或者是我們領受了上帝的道在我們的心中運行的結果,產生了信仰跟順從,以至于得到生命和結出果子的結局,是兩個對照的事情。

    就在這一段給我們看見很清楚的兩個對照,一個有罪的人,一個因信稱義的人﹔一個因私欲懷胎而變成滅亡的人,跟一個因上帝的道在里面而產生生命變成結出果子的人,兩個非常重要的相對關連。這樣,你就知道這一段《聖經》要講的,是要我們明白應當怎樣處理我們對自己以及我們對神之間,到底是悖逆或者是順從的態度。剛才提到了,自由變成私欲是怎樣的一件事情呢?上帝創造人的時候,在他的己的外面創造了一個被造的己,而上帝的己里面有一個絕對的絕對的自由,上帝所創造的己里面,有一個與神相似的被造的相對的自由。為什么說上帝的自由是絕對的絕對的自由呢?因為上帝不需要再向比他更高的上帝負責任,他本身就是最高的那一位,他本身就是一切的源頭,他本身是結束一切的總結束的能力,所以他是阿拉法(Alpha),他是俄梅戛(Omega)。這位上帝在自我里面有絕對的絕對,而我們被造的時候,我們是要向上帝負責的,因為如果沒有他的創造,我們就沒有存在的開始﹔沒有他終結萬有的審判,我們的存在就沒有辦法維持下去。所以這位上帝的存在,是自我本體永恆到永恆中間的存在,而我們的存在是因被造才開始存在,而我們的存在是要向他交帳的存在。上帝的自由是絕對的絕對的本體的自由,而我們的自由是被造要受他審判的自由。所以上帝的自由是絕對的,我們的自由是相對的。


兩個可能  --  向神活或向己活


    這個被造的相對的自由,就在上帝創造的安排中,給了我們兩個可能性:第一、我活著面對上帝﹔第二、我活著面對自己。我活著為上帝或者我活著為自己?凡為自己而活著,面向自己來決定自己自由的人,就把自由化成私欲,而私欲懷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所以之前我對大家講「得救的總路線」和「滅亡的總路線」,就用兩句話表達出來  --  滅亡的總路線就是「自我、自由、自殺」,得救的總路線就是「舍己、順從、生命」。

    今天當年輕人要決定前面路線的時候,決定一生怎么走的時候,他可以聽見好的聲音,可以聽見壞的聲音,可以聽見上帝的道,可以聽見鬼魔的道。他到底要走什么路線?是不是被麻醉到完全不知不覺就這樣被附著一樣的,或在他生命中有被逼著的一種勢力來使他完全模糊?不是!乃是受誘惑,然后投下種子,結果他就決定:「我不要再聽上帝的話,我決定走自己的路。」當他這樣決定的時候,就以自我來抵擋神﹔自我選擇了以后,就是讓自己以為可以自由來做一切事而不受干涉。結果,自我、自由就達到自殺的地步,那就是「私欲懷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這樣嚴重的一個步驟最簡潔的描寫,所以這段《聖經》是很偉大的。

    但是,耶穌基督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可八34)「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門徒。」(太十38)所以,舍己以后就背十字架順從、歸從、隨從耶穌基督,他就領受了生命。「我在哪里,信我的人也在哪里,因為我活著,他們也要活著。」(參:約十四3,19)所以這些因為舍己順從基督的人,就從基督一同領受了生命。這樣,兩條路線就很清楚地擺在我們面前,是「自我、自由、自殺」,或者是「舍己、順從、領受生命」的兩個選擇。這樣,自由變成私欲,就是你的自由的誤向和自由的誤用。

    當你有錯誤的方向、有錯誤的使用的時候,你的自由就不再是自由,你的自由就變成「私欲」了,所以這是很危險的事情!許多時候我們把現在人的狀況與亞當沒有犯罪以前的狀況混為一談﹔其實,人在亞當犯罪以后,就沒有一個人真正有自由了。今天所說的自由是墮落以后的那種現象上的自由,而在亞當沒有犯罪以前那原先被造中性的自由已經失去了。因為人已經掉到另外一個層面中,看起來還是向左、向右、向前、向后,擺動自由,但是這自由的層面是下面一個的層面,不是上一個的層面。

    所以,原先上帝創造亞當那中性被造的自由,現在已經不存在了,我們已經掉在一個墮落線以下,在犯罪的果效之中,已經是在亞當犯罪所被咒詛的狀況中,繼續享受罪中之樂的自由。所以,如果你說:「我既然不是原先被造的,我不是像亞當沒有犯罪以前那樣自由的,我只能犯罪,為什么我要受審判?」請你注意聽下面這句話,你受審判是因為你在自由中間犯罪受審判。上帝不因為你沒有自由過一個不犯罪的生活來審判你,上帝要因為你繼續用你的自由過犯罪的生活來審判你。所以你不能說:「上帝啊!我已經是亞當的后代,我已經是墮落的果子,我現在已經是亞當犯罪受咒詛以后生下來的孩子,我只能犯罪,我沒有辦法離開罪惡,為什么要審判我?」上帝說:「你沒有辦法回到沒有犯罪以前的生活,是因為救贖的恩典還沒有臨到你身上,但是人犯罪是因你用你的自由去犯罪,所以你還是要因為你犯罪的自由受審判。因為當你犯罪的時候,不是無意識的,你不是不自由的,你還是用你的自由甘心去犯罪,就還是因你用自由去犯罪而受審判。」這是很嚴肅、也是很嚴正的一個道理。

    有許多犯罪的人說:「上帝沒有給我信心,我怎么會信主呢?上帝沒有感動我,我怎么會領受生命呢?《聖經》豈不是說,若不是從聖靈生的,沒有人能進上帝的國嗎?《聖經》豈不是說,若不是聖靈感動,沒有人稱耶穌為主嗎?既然聖靈沒有重生我,聖靈沒有感動我稱耶穌為主,那我就不信耶穌,我不信耶穌為什么你要審判我呢?」上帝審判你,不是因為你沒有被預定,上帝審判你不是因為你沒有受感動,上帝審判你不是因為聖靈沒有重生你。上帝審判你是因為你仍舊用你的自由,甘心情愿在意識中犯罪,是因你的罪行而受審判,不是因為上帝沒有給你機會領受新生命,所以你受上帝的審判。這樣,你就很清楚知道,這個在罪中我還是自由的時候,這就是上帝審判我的原因,在罪中我不是無意的犯罪,我是有意識的抵擋真理,有意識的去誤用自由,把自由意志化成我的情欲,所以我受審判。

    「私欲懷了胎,就生出罪來。」我們不可以把「私欲」和「自由」混為一談,更不可以把「亞當犯罪以前的自由」和「現在的自由」又混為一談。亞當犯罪以前的自由是可善可惡,而現在的自由是只能夠在罪中間使用自由,而向善的能力已經几乎沒有辦法恢復從前的狀況,除非聖靈在你心中把新生命的動力賜給你,否則你就沒有辦法回到上帝面前。但是,雖然如此,我們還是要照我們在意識中的誤用自由而受審判,因為是我們把自由化成私欲的方向。


康德對自由的定義


    「自由是什么?」有許多人照著普通人的觀念和意識來為自由下定義,認為「自由就是我要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要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這是自由嗎?如果這就是自由的話,那么,我要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也可以叫做野蠻﹔我要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也可以叫做任性。任性、野蠻、粗魯、不擇手段,只達自己心意中所定的路線,為所欲為,若是這樣的話,就離開自由原意太遠了。因為自由如果是「我要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的話,那么,我們的自由就跟那些不走真理的人,完全沒有兩樣。

    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對自由的定義不是這樣講的,兩百五十年前左右,他為自由下了一個定義:「自由不是我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康德說:「自由是我不要做什么,我就能夠不做我所不要做的,這叫做自由。」這是一個完全反過來的觀念,不是「我要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那不是自由﹔「我不要做什么,我就有能力不做我所決定不做的」,那才叫做自由,康德這個觀念是很好的。今天很多的人要抽煙就抽煙,這是自由,但是當他知道抽煙不對,他不要抽煙的時候,他沒有能力不抽,因為他已經受捆綁了,所以這就不是自由。

    自由應當是你能夠抗拒你認為不對、而你不要做的事情,當你里面有一個很大的力量要你一定要去做的時候,你能抗拒它、克服它、超越它,那才叫做自由。所以耶穌基督在兩千年以前講了一句很重要的話,我相信那是有關自由的定義最偉大的一句話語,耶穌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所有犯罪的人就是罪的奴仆。」(約八34)耶穌沒有說:「你要犯什么罪就犯,這是你的自由。」耶穌反過來說:「你犯什么罪,就是那個罪的奴仆。」這樣,在罪的事情上,罪跟私欲的關連,使我們早已失去了真正自由的價值和存在的意義。罪跟私欲之間的關連,也就是《雅各書》所講的,因為私欲產生了罪,罪產生了死,所以你是死在罪惡中間,在過犯中受捆綁而沒有真自由的人。


在基督里得真自由


    耶穌基督用最簡單、直截了當的一句話告訴我們:「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所有犯罪的人都是罪的奴仆。」但是,他后來再講一句話:「上帝的兒子若叫你得著自由,你就真自由了。」(約八36)人因亞當而犯罪,人因為承繼了亞當的罪性而有私欲,人因為私欲而懷了私欲的胎,懷的胎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面向死亡。這樣,整個人類就只有私欲,沒有真自由,整個人類就因為私欲懷胎生出罪,面向死亡。當基督到世界上來的時候,他就把整個局面、把整個人性的不可能轉到可能。如此,在亞當之下,罪做王管理了我們﹔在基督之下,我們可以因為他的義,也就是他對上帝的順從得著新的力量,勝過私欲、罪、死的這條路線,使我們可以在基督的己里面,找回神自己永恆旨意中要我們領受的義、領受的生命、領受的永生盼望。這就是基督教的精神,基督教信仰很中心的思想精髓。

    許多人信主信了很久,沒有看到這偉大福音的教義就隱藏在「基督里」的這個奧秘  --  因為耶穌基督成為新生命源頭的種子。耶穌基督藉著道進入我們的生命中,使我們產生了新的胎,產生了新的種,產生了新的生命,這個進到我們里面的道,也就是上帝從起初原有的道。

    從一九八九年開始至今,我在印尼已經講了五本書,照著我在教會開始的第一天所宣布的,第一本講的是《約翰福音》,第二本講解的是《羅馬書》,第三本是《以弗所書》,第四本是《希伯來書》,第五本是《雅各書》,第六本我要講的是《約翰壹書》。而《約翰壹書》的第一章第一節:「論到從起初原有,從永遠就有的那生命之道。」從起初,這個「起初」,就像《約翰福音》第一章第一節講的「太初」,比起初更「起初」的那個初(arche),最先的那個初。從起初原有的,永遠就有的,從亙古就自我存在的那生命之道,那道后來就是到了世界上來,使我們眼睛可以看見,使我們耳朵可以聽見,使我們手可以摸到的,那位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

    你把這些《雅各書》講的道,再和《約翰壹書》講的原道配合起來,你就明白基督教《聖經》里面提到的「道」,不是人在暗中摸索,如老子、孔子所講的那個「道」,因為他們不過是在思索中間知道有那個東西,而《聖經》所講的是本來、自我存有的永恆道的本體。希臘的哲學里有一個字,這個字是講原有的道,他用spermatico。Spermatico這個字,我們現在把它用生物學的名詞來講,就是人的精虫,sperm,spermatic。《聖經》所講的就是那個最原先的,最原有的logos spermatico,也就是那個最原先的,生命之道本身的最原先的那一個形式。


讓道懷胎,結出新生命的果子


    「道生了我們,使我們成為初熟的果子」,上帝是用這個道種成為新生命之源,放在我們里面長成之后,我們就變成有耶穌基督的生命,我再說這是很大的奧秘。

    我們因為私欲懷了胎生出罪來,罪長成生出死來,所以這個私欲就是那個不肯順從的己,誤用、誤向把自由變成為自己生活,以自己為中心,來抵擋神的一個背叛的種子。這是死和罪的原因,而罪的工價就是死,私欲的結果就是罪,而私欲的原因就是「己」,而「己」之所以是「己」,因為上帝把自由放在我們里面。現在照著我自己的意念,要犯罪抵擋上帝產生的罪惡,直到死亡的這個以自我為中心的生命,是一個滅亡的生命。

    但是,耶穌基督是以順從天父的旨意,蒙他差派,一生照著父要他講的,講父所托付他的,照著父要他做的,行父要他做的。他說:「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約五17)「凡我對你們說的,不是出于我,是出于父叫我,對我說,要我怎么講,我就怎么講。」(參:約十二49﹔十四10)我對你們做的事,是父差派我要我做的,我就做他要我做的事。所以基督的一言一行,完全是照著上帝的意思。這位照著上帝的「己」的意思,活在人類歷史中的基督,就是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

    這樣,在亞當生命源流里,我們背叛、抵擋、偏離了上帝。在基督的生命源流里,我們學習順從、舍己、以神為中心,把我們的自由再一次正向、正用,真正的向著上帝來生活,像基督所說:「不是照我的意思,乃是照你的意思。」就脫離了以被造的己為中心的生活,回到了以創造者的己、上帝的己意為中心的生活。如果我們今天基督徒的生命是照著神自己的意念而生活的話,我們就在宇宙中成為與神合一的一群,成為舍己歸向上帝的一群。

    「我兒,要將你的心歸我﹔你的眼目也要喜悅我的道路。」(箴二十三26)「我兒,你能不能像我的獨生子耶穌基督所講的話:『不是照我自己的意思,乃是照你自己的意思。』」這樣,讓你的己舍棄的時候,不是舍在糞堆里,不是舍在垃圾堆里,是舍在神的「己」中間。在上帝的己里面,找到了你自己的自由﹔在上帝的己里面,找到了你整個生命的方向﹔在上帝的己里面,奠定了你道德的基礎﹔在上帝的己里面,效法了耶穌基督的順從。這樣,就把我們對基督的順從,歸納在基督對父的順從,而他對父的順從,就是道成肉身成為人類唯一的榜樣。「他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他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來五9)他對父的順從就成為一切順從他的人永遠得救的根源,這是《希伯來書》所講的。你把《聖經》的這些道理串在一起的時候,這些有機的關連,就使你看見原來上帝的心意就是如此。這樣,全世界只有兩種人,一種人是為神而活著的﹔一種是為自己而活著。一個是為了神的名、神的國、神的榮耀、神的權柄而獻上自己的人﹔一個是為了自己來利用上帝,自己的計畫求上帝成全的那些自私的人。今天只有這兩種人,只有這兩種教會,只有這兩種基督徒,只有這兩種禱告。你可以什么都以自己為中心,然后抓住《聖經》的雅比斯禱告作為你禱告的榜樣。你也可以在《聖經》中找到耶穌基督那舍己的,真正為神的榮耀、國度、旨意、權柄、神的名、神的義來代求的那種歸在神己意中的生活。

    回到我剛才所講的 logos spermatico,像那個產生動力的精虫進到一個母體中的卵一樣,結合起來,懷胎生出一個新的生命,就是受精產生懷胎,以至于新生命的產生。上帝就用logos spermatico,這個原有的道,就是那個真正的生命的道種,進入我們的心中,使這個道在我們里面懷胎,使基督成形在我們里面。

    我不得不用這個比喻,但是我是很嚴肅的,以敬畏的心告訴你,當上帝的道進到你心中的時候,你不是一個聽聽說說,好像雅典人當作一些新的理論來探討一樣的。這不是學朮的探討,不是贊成不贊成的眾理論中的一個,這是生命的道進到你生命中,重新把生命的道種放在你里面萌芽,有一天可以達到讓上帝生命重生你,在他國度里有一個新的地位,舊的一切都過去,一切都變成新的了,因為你將會成為一個新造的人。

    上帝用什么再造我們呢?上帝原先的創造是:「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詩卅三9)上帝重新的建造是藉著基督的死與復活,藉著神的生命道成肉身,藉著基督在十字架上擔當了我們眾人的罪過,藉著聖靈把基督成形在我們里面,把道傳進去。生命的種進入我們生命中,在我們生命中就懷胎,在我們生命中成為新生命種子的開始,就成為以后重生得救所結出來的果子。

    你把這兩樣整個對比的時候,你就明白這一段的《聖經》原來是講到這么深的地步。罪惡從哪里來的?不是被造的。而我們今天得救的人怎么領受生命呢?不是藉著被造的,乃是藉著原有的生命之道進到里面,我們才有這個新的生命。


上帝道的有機性


    我要把這一段做一個結束,《雅各書》第一章第十四-十八節:「但各人被試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牽引誘惑的。私欲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我親愛的弟兄們,不要看錯了。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里降下來的﹔在他并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他按自己的旨意,用真道生了我們,叫我們在他所造的萬物中好像初熟的果子。」

    請你注意,把這個私欲牽引變成罪以后,為什么突然講第十六節:「我親愛的弟兄們!不要看錯了。」第十七節:「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里降下來的﹔在他并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

    從小到大我每次聽牧師講這一段《聖經》的時候,都是把它當作是一個獨特的、前后無關的經文來解經:「一切的恩典從上帝來,上帝是眾光之父,他賜下一切給我們,我們感謝上帝!」我要問的是,為什么雅各在講私欲、罪惡和死以后,提到有關于各樣美善的恩賜是從上帝來的?我非常有興趣、非常好奇,受吸引要去探討這個事情。原來,當上帝把自由賜給人的時候,這是恩賜中一個最高尚的對人性的尊重。當神把自由給人的時候,雖然帶有危機性的可能隱藏在里面,自由的本身仍是一個非常美善的恩賜。所以在他提到有私欲懷胎生出罪,罪長成變成死的這種很可怕的、面向滅亡的總原則的路線以后,雅各突然間轉了一個話題:「因為各樣美善的恩賜,都是從上帝那里來的。」

    自由被賜下來是好的嗎?是。自由被賜下是危險的嗎?是。危險的東西是好的嗎?是。有危險的東西本身是好的,而這個好和危險本身要拉上關系嗎?不!所以,請你注意,當上帝給人智慧聰明的時候,智慧聰明是美善的恩賜。當上帝給人健壯的體魄的時候,這健康的身體是美善的恩賜。當上帝給人美麗俊秀的面孔的時候,這個美貌俊秀的面孔是美善的恩賜。當上帝給人有很強的學習能力,有音樂、有藝朮很高的才華的這種恩賜,這個很特別的天資是美善的恩賜。當上帝把自由給人的時候,是不是美善的恩賜?是。

    你絕對不能因為?丈夫買一把太利的刀,使?切菜的時候不小心切到手指,?對丈夫說:「就是你害我!從此以后,如果你真的愛我,你要買一把很鈍的刀,連菜都切不斷的刀,那樣我在廚房里就永遠安全,沒有受傷的可能性。」你不能因為女子長得太漂亮,可能會被許多男人跟蹤、騷擾,每一個都來追求,使她心慌意亂,以至于根本沒有機會好好讀書,而對上帝說:「主啊!我結婚生育求你賜給我丑八怪的女兒,使我生的每一個丑得不得了,讓他們可以平安度日,沒有人騷擾。」你不能因為有一些男孩子很聰明,可能想出一些詭計多端的事情危害人,想到這是很危險的事情,然后你對上帝說:「上帝啊!我懇求你讓我的孩子是個白痴,各個都笨得不得了,這樣他們就不會做錯事,不會做壞事,天天都做一樣的事,就是吃飯和睡覺就好了。」

    從這里你看見這危機性的矛盾和幸福在一起,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情。所以為什么他講:「私欲懷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講了這些很可怕的危機性的道理之后,突然間講下一句:「一切美善的恩賜都是從上帝來的。」你不會受吸引嗎?你不會感到興趣嗎?這有機的關連為什么是這樣擺法的呢?很多時候我以為《聖經》這一節要獨立地講,不要跟前面連在一起,和后面應該也沒有關系,因為這個是「專題」,可能是雅各寫到一半的時候,大概有人叫他去做事情,回來的時候忘記剛才講什么,就寫了另外一句填下去了,不是的!人才會那樣,上帝不會那樣做事情的。

    我就在這里看見了,《聖經》最重要的地方,就是在人的思想沒有辦法關連的時候,你看見上帝最奇妙的旨意,把這些人不能感到關連的關連起來。從這里去明白《聖經》的一致性,去明白上帝道理的有機性,看見生命之道與理性之道最大不同的地方,就在有機關連。

    如果自由是上帝給的,如果道德功能是上帝給的,如果人可以誤用自由,連這個可能性也是上帝給的。那么,上帝是不是把一切不好的恩賜給了人呢?不!一切美善的恩賜都是從上帝來的,連你反對上帝的可能性都是上帝給你的。你反對上帝時,是用理性來服務你意志上的反對,這個理性功能也是上帝給你的。你犯罪的時候,你的自由的運用的這個權柄也是從上帝來的。你會說:「上帝啊!你給我自由,你是給我不好的恩賜。你給我反對你的可能性,這是不好的安排。你給我這個意志,有可能走錯的,這個可能性是不美善的恩賜。」但是《聖經》講完了這個以后,卻說:「一切美善的恩賜都是從上帝來的,是從眾光之父那里來的。」

    你還記得奧古斯丁(St. Augustine, 354-430)提到罪不是一個存在的本體,罪是一個存在缺乏與善關連,以至于上帝的光所不能照到的地方叫做黑暗,義所不能到的地方叫做不義,善所不能到的地方叫做不善。所以所謂的「罪」是義的缺乏,所謂的「暗」是光的缺乏,而缺乏本身的存在是一個不存在的存在。從這種消極的意念去看,不是上帝賜下不美不善的恩賜,上帝所賜的都是美、都是善的。但是,當我們不順從上帝,不把恩賜歸回給上帝自己榮耀的本體的時候,就產生了罪的可能。


榮耀歸神


    從前我很不明白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為什么上帝說:「你們要榮耀我。」上帝還要人榮耀他?如果今天我對台北的弟兄姐妹說:「你們不要羞辱我,你們要榮耀我,把榮耀歸給我,歸給我。」你會問一個問題:「難道你還要我們給你榮耀你才甘愿?」你們要問的第二個問題:「我們如果不給你榮耀,你到底有沒有榮耀?」所以我過去曾經從心靈的深處問:「上帝的榮耀,為什么還要人再加給他呢?上帝為什么好意思要人把榮耀歸給他?」后來在《以賽亞書》里面,有兩次提到上帝講的話:「我不把我的榮耀歸給假神。」(賽四十二8﹔四十八11)因為假神不配得榮耀,而人不知這個方向的正用,把神的榮耀交給假神,這是榮耀的誤向。然后,上帝說「你要把你的榮耀歸給我」,是不是上帝貪圖從人而來的榮耀?是不是上帝需要從人而來的榮耀?不是!因為這個榮耀的出處是上帝,這個榮耀的終極歸宿也是上帝。他是阿拉法,他是俄梅戛,榮耀是從他而來的,榮耀應當歸給他。所以《啟示錄》說:「愿榮耀歸給你,頌贊歸給你,愿尊貴、智慧、丰富、能力、權柄都歸給你,以及歸給坐寶座的羔羊。」(參:啟五12-13)還有一句更特別的話:「救恩歸與你。」(參:啟七10)是不是救恩給上帝,上帝需要救恩嗎?不是!上帝不需要榮耀,照樣上帝不需要救恩。但是榮耀出于神,應當把榮耀歸回給上帝。救恩出于神,應當把救恩的功勞歸回給上帝。「救恩歸于神。」不是因為「神哪!你需要救恩。」是因為我們知道,救恩原是從你而來的,有關于得救的人領受的恩典所能頌贊的一切的歸屬,應當回到你那里去,因為救恩是歸于你,也是出于你的。一切是出于神,一切是依靠神,一切要歸于神。

    后來我用一個很簡單的比喻去明白,為什么上帝要我把榮耀歸給他,為什么上帝說不把榮耀歸給假神。我要問的一個問題是,上帝沒有人榮耀他以前,他的榮耀是不是完全的?啊!這是關鍵。上帝的榮耀是不是自我成全的?上帝的榮耀是不是完美的?是不是我榮耀他以后他就更榮耀,在我還沒有榮耀他以前,他的榮耀是不夠榮耀,是不是呢?不是!God is self-sufficient. 他是自我永恆成全的獨一上帝,所以他的榮耀是完美的榮耀。那么,如果他是完美的榮耀,我再把榮耀歸給他的時候,是不是在這完美中間,再使他的榮耀更增加一點呢?一點也不!

    小時候我一直想,后來我想出一個例子。這里有光照著我,當這光照著我的時候,我拿著一個鏡子就把這個光反照到你的臉上。你說:「我看見了光。」你看見的是一個「反光」的光,不是「光源」的光,你明白了嗎?你看到的是從光源反照出來的,從這原有的方向轉向到你的臉上的那個光。而這個光的源并不是本身做光源,這個光源是從另外一個源頭照射、反射出來的。所以這個光源不是真的光源,真正的光源是光的本體。

    正如你今天聽的道,不是道的本體,你聽的道是從原道反照過來,了解以后解釋給你聽的那個內容。那個原道 logos,那個 arche,那個 spermatico 是上帝本身。我把這個光照射在你臉上,你看到很刺眼,我就把它轉到別的地方,當我轉來轉去的時候,把這個鏡子轉回,讓從光源來的光,歸向原先光源的本身的光,再照射回去的時候,那么請問,當這個光照到你的時候,你亮一點點。但是,我把這個光照回原來的電燈的時候,電燈會因為我轉過去它就多亮一點點嗎?你明白了?

    從那個例子我明白了,上帝說:「你不可把我的榮耀歸給假神,你要榮耀我。」不是他小氣,不是他肚量太窄,不是他妒忌別人也得榮耀﹔是因為所有的榮耀是從他而來,只能歸回給他,是這個意思。一切美善的恩賜都是從眾光之父那里來的,神是那光源,神是恩賜的源頭,神是真理的本體,神是道的源頭。所以,當我們明白這些真理,有了神這些榮耀,再把神給我們自由的功能歸向上帝的時候,他就說:「我兒,你已經把你的心歸向我!」你被造的「己」已經歸回我創造的「己」里面。被造的「己」歸回創造的「己」的時候,我們與神合而為一,那時候我們就離開罪惡,我們就成為義,因為神的「己」就是義的本體。在神外面的、離開神的、背叛神的就是不義。這樣,當你把你自己這個自由正用回來,把你領受的恩賜正用回來,把你領受的榮耀歸回到榮耀的本體的時候,你與神的己合一的時候,這就是你把你的心歸給神,你就是在義里面建造你自己。所以在這兩條路中間,我們只能選擇一條:我今天是向上帝活著,為了上帝而活?或者我是向自己活著,為了被造的己活著,然后奪取上帝的榮耀來榮耀自己?或者把上帝的榮耀歸回給榮耀的本體?這個就是改教運動的第五個信條Soli Deo Gloria,一切的榮耀歸回給上帝。

    我想音樂家里面最明白這件事的就是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他每寫一首清唱劇(cantata)以前,他要跪下禱告:「主啊!恩賜是從你來的,求你給我智慧,求你給我恩典,使我可以作出最美好的音樂來榮耀你。」當他戰兢謹慎把每一個音符、每一個合聲、每一個節奏寫完,配合每一個字到最美的地步的時候,正像他對他的學生說:「我對你們的要求是什么?是找出最美的音,做到最完整的地步,你才是一個真正向音樂負責任的學生,你不是討好我,你盡善盡美把最好的音、最美的和弦、最好的節奏寫下來,作為對音樂忠心的一個記錄。」照樣,他先求上帝賜下恩賜給他,上帝的智慧充滿他,上帝的靈感動他,寫完以后,他就跪在上帝的面前,簽了一個字,自己的名字上面一定有一句話,Soli Deo Gloria. All glory be to God.然后巴哈把這個樂譜叫人抄了,就去訓練詩班,第二個禮拜就唱出來。唱完了,禮拜一又再開始作曲,作完了以后再寫 Soli Deo Gloria,每作一曲先跪下禱告,每作完一曲就寫「榮耀歸給上帝」,然后,簽上自己的名字。

    今天這樣的青年人在哪里?這樣的牧師在哪里?這樣的基督徒在哪里?「一切美善的恩賜,都是從眾光之父那里來的。」不是我自己,是你自己﹔不是靠我自己,是靠你自己。不是為我自己,是為你自己。然后靠著主的能力,運用主的恩賜,自由發揮到最高的地步的時候,加上說:「上帝啊!因為這都是從你來的,我歸還給你,一切榮耀歸給你!」然后簽上自己的名字。

    我們愿不愿意過這樣的生活?終身在神的「己」里面找到自己的定位,終身在神的旨意中決定自己的意向,終身在上帝絕對的主權中放置自己的自由,Submit your freedom to the sovereignty of God. Align your will and your planning with the eternal planning of God. 在神永恆的旨意中定你的計畫,在神永恆的方向中定你的意念,在神自己的計畫中順從他,再決定你自己的計畫。這樣,你離開你的私欲,離開你的罪,離開死的元素,你從上帝的道明白上帝的心意,走在上帝的道路中,在上帝的命令中奉獻自己,成為一個合神心意的人。



我們低頭禱告:



    「主啊,感謝贊美你,你給我們在這几個禮拜,思想這些偉大的話語,思想這些在《聖經》中所隱藏著,使我們真正明白我們是怎樣遠遠離開你的旨意,離開你的主權,離開你的計畫,為自己,走自己生活的路線而偏行己路直到滅亡的地步。主啊,我們求你今天晚上,再一次打開我們的眼睛,使我們看見一切美善的恩賜都是從你來的,甚至你給我們自由,給我們意志,給我們可以抵擋反對你,甚至制造各樣的理由來堅守自己不愿意順從你的決定,這自由、意志也是從你所賜下的。你把這些恩典賜給我們,然后你對我們說,要我們舍己,要我們回到你的面前,要我們在你的旨意中定下我們自己的意念。主啊,我們懇求你今天讓我們明白這些道,求主用你的道種在我們心中,再一次使我們產生領受你那新的生命在我們心中的運行。求你聽我們的禱告,把我們所領受的,再一次恭恭敬敬交托在你的手中,求主引導我們,與我們同在。愿主改變我們的思想,調轉我們的腳步,使我們回到你的面前。仰望祈求,奉主耶穌基督得勝的名求。阿們。」

    大家安靜在主的面前,有哪一個人說:「主啊,我感謝你,我今天聽了這几個禮拜所講的這些有關于罪、私欲、死亡、舍己、順從,領受主的生命的這些道理,我愿意一生一世走在順從你的地步中,以舍己、順從,直到永遠跟隨你,產生你自己丰盛生命果效在我生命中這樣的靈性的生活。」有哪一個人,你說:「主啊,求你調轉我的腳步,使我離開我的私欲回到你的面前來。」有這樣的人,請你把手舉起來,有哪一個人?感謝上帝!感謝上帝!感謝上帝!把手放下來。我們恭敬站在主的面前,一同念主禱文,一同在主的面前,用基督教導我們的主禱文來向上帝禱告:

    「我們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為聖。愿你的國降臨,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們。」


   

第四講 --  自由與自殺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