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神的形像 - 人性的尊嚴與危機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神的形像 - 人性的尊嚴與危機》)

第三章 - 從神的屬性看人性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思想是屬靈的嗎?

基督教有多大?

神屬性在人形像上的彰顯

一、神是靈

二、神是良善的

三、神是主宰

四、神是應恆的

五、神是創造者

六、神是真理

七、神是公義的

八、神是聖潔的

九、神是價值的本體

十、神是榮耀的

十一、神是愛

十二、神是生命

十三、神是光

十四、神是獨一的

十五、神是完全者

總結

 

●經文●

弗四:20 - 24 

20你們學了基督,卻不是這樣。
21如果你們聽過他的道,領了他的教,學了他的真理,
22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欲的迷惑漸漸變壞的。
23又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
24并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

 

思想是屬靈的嗎?


    有人說聽我講道很累,腦袋要一直轉,常常轉不過來。所以現在有許多人就准備一些很輕松的聚會,因為大家工作了一整天,已經很疲倦了,于是特別喜歡參加那種完全不會疲倦的聚會。在那種聚會中陶醉自己、麻痺自己,忘記一切、逃避一切,「把一切都交給主」,主已經把許多責任交給你,你全都交還給他。他要你做的你不做,他要你想的你不想。聖經說:「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詩一:2)可是很多基督徒卻不肯思想,不肯計划。

    近來開始有一種新的基督教文化、新的基督教敬拜形式,套上的都是最好的名稱,然而人卻是在慢慢地逃避責任,人不需要生根建造、不需要向下扎根,人就可以向上多結果子﹔人可以很容易讓很多人來到聚會中,使教會看起來非常興旺,但這是不是聖經所說的合神心意的教會呢?這是不是以后廿一世紀教會要走的道路呢?是不是建立信仰的方法呢?

    我信,是因為我今天經歷神跡?還是因為今天所講的道很迎合我的感覺?或者我今天的信,是生根建造在神的道上面?別忘了「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羅十:17)。今天罪人犯了罪,似乎不需要太嚴重地處理他,有些教會只告訴他:「不是你犯罪,而是你心中的鬼犯罪!」這言下之意,似乎是說只要把賭博鬼、懶惰鬼、奸淫鬼都趕出去,人就可以上天堂了!但是,聖經很清楚的說我們要認自己的罪(約壹一:9),不是認賭博鬼的罪,是要認我自己的罪,是我要去對付的,是這個「我」要被斥責。承認自己是罪人,那是很難受的,似乎我的自尊要被撕下,似乎我里面的那個尊嚴、那個人格受到輕視,似乎我的價值也被否定,但是按著創世記所說,從人犯罪以后所走的路線直到今天,真正的悔改其實很簡單,卻也很嚴重,就是脫下你假的義袍,穿上基督真正的義袍。那些用無花果樹的葉子所編的衣服,并不能遮蓋你的羞辱(創三:7),丟掉它吧!唯有用皮衣來遮蓋你罪的羞辱,才能使你真正脫離罪的審判。(創三:21)

    神的路線很清楚,就是要借著道來建立人的信心。只是借著看神跡奇事而產生的信心能堅固人到甚么地步呢?那根本沒有一個真正的保障,除非你看了神跡奇事以后,能快快以上帝的道建立你的信仰,否則就會像奧古斯了在年老時所講的一句發人深省的話:「凡因好奇而領受的,會因傲慢而失去。」(What they gain in their curiosity will lose in their pride)今天有許多人,因著某些特殊感覺上的經歷,就輕看那些在神道上好好生根建造的聚會﹔他們認為不需要,因為傳道人可以用別的方法使教會增長﹔不需要好好講道,不需要好好扎根在神的道上,所以傳道人也不認為這樣的聚會有必要,更不認為他的會眾有需要,免得他的聽眾所聽到的、所認識的比他更深,那他就麻煩了!這樣,我們教會的前途該怎么辦呢?或許以后的教會,會變得產生一大堆的信徒,但他們對每一樣教義都不清楚,對每一種道理也都沒有生根建造。看來他們好像是很熱心的基督徒,但碰到異端思想一來的時候,可能就馬上崩潰,要不就是碰到另種哲學思想攻擊的時候,信仰也可能馬上瓦解。怎么辦呢?教會的下一代,誰是聖道的干城?誰是教會的中流砥柱?誰又是在真理上真正扎根的人呢?

    我看不但是平信徒,連神學生對系統神學真正有興趣的也不多,對教義基礎有興趣的也不多﹔就連對基督教在歷史過程中受過的沖擊,會打過的種種勝戰而留下的那些真正精粹的信仰,或在其中曾經怎樣地持守信仰的精神和內容有興趣的也不多。記得有位神學教授曾對我說過:「我教的是教義歷史,但修我的課的人就是特別的少!」那么,學生到底愛上的課是些甚么呢?原來是那些所謂比較實踐性的神學,例如:怎樣傳道、怎樣開布道所......這一類的課程,這其實就代表:我們無形之中,已經受了某種的馬克思主義滲透而不自覺﹔我們已經受了杜威思想滲透在基督教信仰中也還是不自覺。我們做甚么工作都先看有多少錢,這是馬克思主義在基督教思想里面的滲透﹔我們教甚么東西也先盤算有甚么是人要聽的,這是實用主義在基督教信仰里面的滲透。如果我們今天沒有錢,就什么都不必談﹔如果教會沒有很多人,就叫做教會沒有增長﹔又我們今天如果不能很快地得到一些人,我們就說是沒有聖靈的工作,所以,凡被認為有聖靈工作的地方,就常是以量來評估,用感覺來衡量。我發現有許多的感覺,不過是一種感情上痛苦的發抒,而人卻硬把那些都說是聖靈的工作來自己欺騙自己!我們對聖靈工作的認識,不應當只從情感的層面,應當更清楚地明白:聖靈是真理的靈,聖靈是智慧的靈,聖靈是賜人悟性的靈,聖靈是啟示的靈,聖靈是謀略的靈,聖靈是焚燒的靈,聖靈是上帝的靈,聖靈是基督的靈。

    在整個基督教思想、基督教運動中,我們能更有智慧、更有悟性嗎?我們能更親近神、更高舉基督嗎?我們能更聖潔、更明白真理嗎?我們能更建立信仰在神所啟示的道上嗎?但似乎這些聖靈的工作全被視為不重要﹔反而所看重、所重視的所謂聖靈的工作,是你有沒有說方言?是你有沒有靈恩的經歷?所謂聖靈的工作,所謂的贊美,不過是更多地參與教會的聚會,但對詩歌和信息、里面的含意、思想和神學正不正統、准不准確卻不查考,認為只要能抒發感情的,就是聖靈的工作。那要怎么辦呢?這就是我為甚么要辦神學講座的原因,其目的就是為要深刻建造信仰。我不知道你們在聽這些講座的過程當中,有沒有察覺到自己對真理的認識正在深入、正在結實、正在堅固起來,以致使你們不容易再走岔路。

    有一些基督徒因為把思想當作是「屬魂的」,不是「屬靈的」,所以就不用思想。但是聖經指出,聖靈是使人想起主所講的話的靈。耶穌說:「但保惠師,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來的聖靈,他要將一切的事指教你們,并且要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話。」(約十四:26)。我所認識的聖靈是引導人思想的聖靈。而今天許多靈恩的工作,是完全不必注意思想的工作。我不知道那是從哪里得到的根據?我所認識的聖靈,乃是把上帝的道  --  聖經  如此詳細地啟示下來,百萬言洋洋大觀,使人能夠一生一世研究無窮的這一位聖靈。

    今天有些人以為只要抓到一、兩個的經歷,就是很屬靈的人了。但是主耶穌說:「聖靈要引導我們進入一切的真理」(約十六:13),保羅說:「當用各樣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西三:16)。接著同一節經文里,保羅又怎么說呢?「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教導、互相勸戒,心被恩感,歌頌神。」口唱心和地稱頌主,這是很好的!但在這之前,須把基督的道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你再把這節經文和與此平行的以弗所書五章18-19節相比,會感到無比的驚奇,那就是同樣一段話,雖前一句不一樣,但后面所說的卻完全一樣。以弗所書五章18節說到:「乃要被聖靈充滿。」接著說:「當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口唱心和贊美主。」我再說一次,歌羅西書三章16節的前一句是說:「當用各樣的智慧,把基督的道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而以弗所書五章18節的前一句則是說:「乃要被聖靈充滿。」這兩句不同出處的經文,之后接著都說到:當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唱,口唱心和,心被恩感來稱頌主。感謝上帝!在這里我們清楚地看見:一個被聖靈充滿的人,是把神的道丰丰富富隱藏在心里的人。所以,我們要很渴慕地讓神的道在我們生命中很結實、很丰盛、很扎實、很自由地工作,除此我們也要讓我們的思想、情感、意志完全地被神的道所充滿、所管制、所指揮、所導向。這樣呢,我們所發出的贊美,因為有神真理的基礎,就不單單是以感覺、感情為基礎那種很表面的東西,而是一種有神丰富真理在我們里面涌流而發出的贊美。


基督教有多大?


    有一次我在美國愛荷華大學講一篇道,題目是「基 督教有多大?」到底我們所認識的基督教在甚么范圍以外就喪失影響力了呢?我們的基督,他的能力、他的影響力有多大?又我們能在基督里享受的權益有多大? 事實上,那個有「多大」的動能,正決定于你對基督的認誠到多深的地步。但是,不論你怎樣地認識基督,也不可能大過基督的本體,因為基督的本體之偉大,大過于你對基督的認識。不過,當我們對基督的認識,還在很膚淺的程度便已經決定不再追求的時候,那又正顯出我們對信仰的自我限制。

    我剛信耶穌的時候,沒有想到基督教的信仰會這么深奧、這么偉大!但等后來自己當傳道,就開始擔心講道的內容不久就會講完。我神學院剛畢業的那個月,一個月里就講道廿八次,差不多把我几年度的講章都要用光了﹔我第一次到台灣來的時候,兩個月里面講道兩百廿六次﹔第一次到香港的時候,廿六天里面講道六十五次,到后來呢,我就最害怕那些天天見到面的人,因為他們越追求我就越想逃走!每一天坐在那里,似乎在告訴我:「我這么渴慕、這么追求,不可愛嗎?」我說:「你很可愛,也很可怕!」當人們老是對我說:「你還要再來!一定還要再來!」的時候,我對傳講神話語的心志與負擔也就越確定,就這樣我事奉主,一路走來已經歷卅五的年頭,我越來越發現自己認識主認識得太少了,因為神的道太丰富了!今天有很多基督徒自以為已經很懂了,對神的道便不好好追求,心想:「我已經讀了大學,為什么還要回到小學的程度從基礎學起?」你問他:「什么大學?」他說:「我有聖靈充滿,你們還沒有呢!你們參加几百堂的講座,都還不一定達到我的地步,你們所追求的是我早就有的!」但是,他早就有的東西,卻不堪一擊,這怎么辦呢?薛華(Francis Schaeffer)曾講過:「那些自稱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從世界各地到瑞士來問我一個問題:『神真的存在嗎?』」這是已經得救的人所發出的問題,你們能想象嗎?連這樣最基本的問題,卻還有人不能夠站穩!我們實在要求主幫助我們,能在這些講座中間真正地扎根。


神屬性在人形像上的彰顯


一、神是靈


    我們在前面提到,要從五個方面來看神本性中,到底有哪一些是在人形像里也有的。我們赫然發現「神是靈」的觀念,正是那把鑰匙,能夠開啟我們對「形像」意義的了解。從對「神是靈」這個本性的了解,能幫助我們在思想「 形像」的觀念時,不用物質的觀念去了解。這樣對「人像上帝」的第一個最基本的了解,也是區別人與萬物不同的地方,就是人是靈性的活物,所以人可以在物質的之外找到許許多多的丰盛。「人可以超過物質限制」這樣的體認,跟前面曾提及人是反合性的活物(paradox being)有一個很大的關系。因為在這兩界之間的交叉,正是人定位的所在﹔人存在于有限界與無限界、物質界與靈界、暫時界與永恆界的交會點,正是人存在最困難的地方,也是人存在最有價值的地方,因為人是有靈的活人。


二、神是良善的


    我們的上帝是良善的,所以人是有良心的活物。神把這個很重要的道德的責任放在我們里面,所以,人就有一個很特別的功能,而這個功能也是萬有所沒有的,就是人對善惡有一種永恆的責任感。


三、神是主宰


    上帝是主,所以上帝把自由放在人里面,人就成了有自由的活物。人之所以是人,因為人有自我管理的使命,如果人能夠好好地在這個屬性里面知道自己的位分,就可以有智慧地管理大自然,使大自然服從我,而我又服從神。但如果這個功用弄錯了,我們就會把宇宙的次序整個的顛倒過來,人想要與神爭奪作主的地位,如此一來,就產生了人的自主性與神的絕對自主權間的主權沖突。而這主權沖突的歷史,就是人的背叛的歷史﹔主權的沖突如何解決呢?就是接受聖靈的感動,稱耶穌為主。這個主權的沖突,是人與神之間緊張關系的一個很清楚的寫照,而在基督里的結果,使得我們能夠重新歸順神的主權。


四、神是應恆的


    神是永恆的主宰,所以神創造人的時候,人就按著這個形像領受了永恆性。在這里我們看見,無論是神的哪一個性質在人的形像里面,都會有一個與神之間的本質上的差異﹔這個本質上的差異是一個很大的鴻溝,我們不能把它抹殺,如果抹殺了這個本質上的差異,我們就無法真正地了解神,也沒有辦法真正地了解人。神是無限、無始、無終、創造性的永恆﹔而人是有限、有始、無終、被造性的永恆。所以,神的永恆是創造者本身的永恆,人的永恆是被造者的永恆﹔而神的永恆是永遠到永遠自有自在的永恆,人的永恆是被造以后才一直永遠存在的永恆。如果我們對這永恆性能真正抓緊的話,我們就與神的永恆合一,歸回到神那里去。


五、神是創造者


    神是創造者,所以,神就按著他自己的形像,造了一個有創造性功能的活物,而這惟一有創造功能的活物就是人。人有創造性,而這個創造性最大的毛病與最大的墮落,就是:以被造的創造性,去創造一個被造的假創造者。
 

六、神是真理


    神的真理,所以人被造成為有理性得活物,亞里斯多德認為人與萬物之間的不同是  --  人有理性,而萬物沒有理性  --  亞里士多德哲學中的人論,所能歸納出的結論也不過這一點而己,你看這是何等可憐貧窮的東西!神的真理遠比最偉大的思想家、最偉大的哲學家所能找到的人生哲理更加丰盛,因為在神的里面有丰富無盡的真理。亞里士多德看到人之所以是人,是因為人有理性﹔人之所以是人,人與萬物不同,是因為人有推理的可能,人有分析的可能,人有歸納演繹的可能﹔這樣呢,亞里士多德就在人類中間成為一個代表,他發明了很嚴謹的邏輯和三段論法,因而也建立歸納(induction)和演繹之間的關系,這是亞里士多德所給我們的貢獻。

    人有理性的功能,所以,人能夠思想動物所不能思想的。人可以研究自然界中隱藏的奧秘,因此,理性就變成科學的一個工具,理性就變成知識的一個出發點,理性就變成對自然分析了解的一個基礎。理性成了一個工具,使人們能夠發掘、找到神在創造中隱藏在被造界里許許多多的公式和定律。而科學家呢,就是以神所給人的理性為工具,去發現神隱藏在大自然中間、受造界里面那些被造的真理。神是真理,所以人是有理性的活物﹔神是真理的本體,所以人是有明白、追求、渴慕、認識、分析真理功能的活物。人既有神的 形像,理性也當成為神形像的一部分。但當一個人的理性墮落到一個地步時,可以變成一個違背真理、抵擋真理的人,所以,馬丁路德說:「把你的理性歸順在神所啟示的真理之下時,你就變成基督的新婦﹔相反的,當你把理性帶到一個反對神所啟示的真理的地步時,你就變成了魔鬼的新娘!」一個把理性變為魔鬼新娘的人,就是把理性當作娼妓的人﹔你的理性可以像娼妓一樣,什么意思呢?娼妓今天抱張三,說她愛張三,明天再與李四發生關系也覺無所謂,因為她是人盡可夫的娼妓。而人的理性也可能如此!青年人讀一本書時,覺得書中所言頭頭是道,等他再讀另一本持反對論點的書時,也認為它頭頭是道,再讀另一本反對的書時,也認為它頭頭是道﹔很多青年人就是這樣,今天看馬克思的書,認為馬克思對,明天看黑格爾的書,認為黑格爾也對,卻不知馬克思與黑格爾根本是水火不容,再看存在主義的書時,你也感覺很對!事實上,我們的理性在墮落以后,變成了一個失去方向的工具,而這個失去方向的工具,很可能就在比那些更低一層的理性功能之下,隨便地把我們的主權交了出去,這樣呢,我們就是隨便地順服了那些比我們看起來好像更有智慧的思想家,而且被他們影響。

    很多知識分子在自以為最有知識的時候,事實上,他們可能已經走在另外一些墮落的理性、知識所發展出來的一套思想之下,甚至甘愿受牽制、甘愿受約束而失去自己的主權。這樣就是許許多多的思想正在引導別的思想﹔當思想影響思想、思想領導思想、思想約束思想的時候,那些被約束者,還常常不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主權,還以為自己是認為對方合理才順服,還以為自己仍然保有主權。

    廿世紀在中國曾經有歷史上最大的一批人,他們失去理性,卻還自以為很有理性,那也就是當他們大聲呼喊「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毛澤東思想萬歲」的時候,那是全世界一批最有思想的人,卻把自己思想交給另外一個思想,讓另外一個錯誤的思想來領導,在當時估計約有三億到四億的青年和壯年人,他們的思想已完全投入到另一個錯誤的思想里去。人是有理性的,但等到你真正發現自己的理性走錯路想要回頭,才發現已經沒有甚么機會,能再好好運用自己思想功能的時侯,那是多么可惜的一件事!所以,我盼望你們年輕的時候,就把理性交給主,如同一匹沒有騎過的驢駒,讓耶穌基督騎在你的身上,讓他的榮耀借著你彰顯在這個世界上。阿們!

    有一天,我在美國的最高學府看到一個年輕的傳道人,他原是福音派的基督徒,卻在新派的學府中念神學。我問他一個問題:「你還是福音派的基督徒嗎?」他不正面回答是或不是,他說:「你這個問題很客氣!」我說:「甚么意思?」他說:「前不久韓客爾(Henry,Carl F.H)問過我另外一句不客氣的話:『你還是一個基督徒嗎?』我就這么回答:『我不但是基督徒,我還是一個福音派的基督徒﹔而且我現在能更多地知道那些新派的思想、錯誤在哪里,也因此我要持守我基督教信仰純正福音派的立場,預備一生為主爭戰!』」感謝上帝!我盼望今天你這匹驢駒交出去的時候,是讓基督騎,當耶穌騎你的時候,你也會看見很多人正在看你,而你可以分析他們的眼光如何,因為騎在你上面的是耶穌,如果騎在上面的是馬克思,而耶穌只站在你旁邊,情況可就完全不一樣喔!如果是讓耶穌騎著你、指揮你,無論帶你往何處你都順服他,這樣呢,你走的就是耶路撒冷的道路、走的就是十字架的道路、走的就是一定要復活的道路,而這條路也是一條先有犧牲后有享受,先有十架后有冠冕,先有死后有復活在神旨意當中的道路。


七、神是公義的


    神是公義的上帝。在摩西年老的時候,在申命記最后几章,他如此描寫上帝:「他是磐石,他的作為完全﹔他所行的無不公平,是誠實無偽的神,又公義,又正直。惟有我上帝是公義的、是公平的上帝。」(申卅二:4)另外,詩篇八十九:14說:「公義和公平為上帝寶座的根基,慈愛與誠實行在他的面前。」公義與慈愛的調和,就是智慧的結果,公義和慈愛調和的結果,也正是能力的原因。神以公義為他寶座的根基,這樣神在執行一切應當對付的事件,神在對付人的一些道德責任時,神就以他的公義為他律法的基礎,為他審判的標准。上帝是公義的上帝,當他照自己的 形像樣式造人的時候,就把人造在一個有法性、有公正的心智里面,而這些都是人原先被造形像當中的本質。

    人有公正的法性,所以人有法律的功能。人是有法律本性的,人也是有法律良心的活物。人之所以為人,因為人與法律發生了一些正面積極的關系。雖然今天有許多人大談公義,卻是以不公義的法則在談公義,正像今天有許多的律師也是如此!你們讀法律的要特別小心,你們正在研究神 形像中一個很重要的層次,但你們卻常常以這種形像的功能來毀壞形像當中的內涵。有許多律師、許多法官,都是最不守法卻不必受罰的官,所以稱為「法官」﹔他們是一面讀法律一面犯法的高手,他們是一面尋找法律的漏洞、鑽法律與法律之間的空隙來違法卻不必被罰的專家,所以又叫做「法律專家」。神是公義的,所以神就創造了有法性的人類,這個法性就是神 形像的一部分。我們盼望有一天,這些神形像中的本性都歸回神自己,到那時也就是神的榮耀得到完全彰顯的時候。

    當我們把法性發揮到一個地步時,應當讓我們的法性歸因神的公義。我們的理性歸回神的真理,我們的德性歸回神的聖潔,如此繼續不斷地,讓這樣的思想成為你整個人生的方向,而這 形像與原像之間的合一能夠到怎樣的一個地步,就是你靈性的程度。一個人屬靈不屬靈,不是看這個人禱告的熱度多高?姿勢怎么樣?禱告詞多長?大喊大叫的聲音有多少分貝(decibel)?一個人靈性多高,不在于看他跪下來禱告的時間多長,結多少所謂在世上看得見的果子?靈性乃是在乎你與神之間的關系,和在乎你與人之間的關系正常到甚么地步。全世界因罪而反常,因義而正常﹔全世界因罪失去了人的榮耀,卻因神的救贖得回榮耀。你這按神 形像被造的人,與形像的原本之間的合一親近到甚么地步,那個程度便成為你靈性的一個標准。衡量一個人的靈性,要看他的理性多少歸向神的真理,要看他的法性多少歸向神的公義,要看他的德行多少歸向神的聖潔,要看他的意志多少順服神的主權,要看他其它的本性、創造性有多少歸榮耀給創造的主,這才是他的靈性。


八、神是聖潔的


    神是道德的基礎,神是一切行動的准則,神是義與真理所表達的聖潔的原本,所以神是聖潔的。神是聖潔的,因此對于一切有德性的活物,有道德本能的活物,這聖潔就成為一切美德最根本的基礎。以弗所書四章24節提到:「并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著神的 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這里我們看見:真理是理性的原本,仁義是法性的原本,聖潔是德行的原本。所以,神是聖潔的上帝,他也把人造成為一個有聖潔可能、有德性可能的活物,故人應當追求聖潔,也應當存一個清潔的良心來到上帝面前,這樣呢,在人與神的相對關系中間,使得人能夠看見神的本性就是這樣。所以「清心的人有福了,他們必得見上帝。」(太五:8),這就是從聖潔的功能里透視到神的這個本能。上帝是聖潔的,于是按照他 形像被造的人,就變成一個有德行功能的人。


九、神是價值的本體


    上帝是價值的本體。教會界很少人會提到關于價值神學的問題。人有價值觀,而價值的本體就是神。于是我們就要問:價值是什么呢?一輛新車,第一天買來價值五十八萬,等第二天想轉手賣出的時候,雖然還是一樣嶄新,一樣亮麗,價值可能只剩下五十二萬了﹔然而,一張千元大鈔,經過了兩年,變得又舊、又臭、又臟,但它的價值卻還是一千塊,到底價值是怎么定的?為什么有些東西,例如一台新車,越新越值錢?而有些東西卻是越舊越值錢?例如古董。那么,基督徒應當用怎樣的一個價值標准去衡量,而這個價值又是怎樣的一種價值?我告訴你,價值分成許多不同的層次,而價值的各種不同等次,使得你產生不同的反應,此外,對價值能夠反應的也只有人。只有人能對價值有所估計,反應,但其它的動物,沒有一樣能對價值作出任何的反應,為什么呢?因為動物沒有價值的觀念,沒有價值的衡量,也沒有價值的功能,更不可能有價值的反應。當你看見一個很好的東西時,你會尊重它、喜歡它、敬愛它,以后呢,就尊敬它、敬佩它、驚嘆地愛慕它,甚至到最后是敬拜它,這些都是價值反應的層次。

    因為神是價值的本體,所以只有神是最高的價值,人需要把敬拜的反應歸給他。因此當人按著神的形像被造的時侯,人就有可能站在一個能敬拜也能受尊敬的一個位分里,這是神的 形像在人身上的發揮。我是按照神的形像造的,而神是價值的本體,所以我是有價值、有尊嚴的。這樣人權、民主、人的價值、人的尊嚴、人的權利等等的這些,就都是根據價值的本性而在人類社會中間被建立起來。我是人,你就應當把我當作人,你就應當尊重我的人權。甚么叫尊重人權?什么是人的價值?人的價值在哪里?人的價值怎樣被肯定?甚么叫做人的價值觀?人自己有價值,人又懂得價值,人自己又在人之外尋找比人更高的價值,而那比人更高的價值到底是甚么呢?就是神自己。神是價值的本體,人是按照神的 形像造的,所以人是有價值的。而這個價值大到一個地步,耶穌說:「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么益處呢?人還能拿甚么換生命呢?」(太十六:26﹔另參可八:36﹔路九:25)。你得到了全世界,卻失去自己的生命,有甚么價值?有甚么益處呢?很顯然地從這句話當中,我們可以肯定人的價值大過全世界,也超過自然的價值,這是基督所給我們的答案!

    舊約聖經告訴我們:「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創九: 6)。這話什么意思呢?表示只要是人,就有平等的人權,人與人之間有同等價值。我相信這節聖經可以作為「人被造而平等」(Men are created equal)這個人權思想的基礎。但從另外一方面來看,又有許多是不同價值的,比如:人與人之間不同的恩賜、不同的才干、不同的天賦、不同的天資、不同的可能性。但人的本體里面都有一個價值,就是神的 形像。因為神是最高價值的本體,于是按神形像被造的人,也是有價值的。因此,我們每個人應當自尊自重,尋回自己的價值,然后呢,再在這價值的道路中間,發展到像神的最高可能性,免得自暴自棄!

    人是按照神的形像造的,而這個價值也產生了敬拜的可能性,但人敬拜的對象應當是神。如果我們把這個價值絕對化到一個完全只有自我的地步時,人就可能冒充了神,且還可能接受人的敬拜,而變成撒但的行動。如果你把應當像神的這個價值絕對化,甚至把自己冒充成最高價值的地步時,也就是你變成了別人的偶像,或者你把別人當成偶像,這都是對神 形像的一種破壞。


十、神是榮耀的


    神是榮耀的,神是榮美的,神是榮耀的本體。「愿主我們神的榮美歸于我們身上。」(詩九十:17)。愿耶和華的榮美彰顯在我們身上,愿主的榮美彰顯在我們子孫的身上﹔而且當這榮美從很多方面,或在物質,或在一些超物質的形體中間表達出來的時侯,都可以成為藝朮的功能。所以,人是惟一懂得藝朮的活物,因為人是按著神的 形像造的,所以,人就是懂得怎么樣在藝朮界中去表達那榮耀、美麗的東西。

    在藝朮哲學里,你可以看到許多不同時代對藝朮的不同定義,而且這些不同的定義所產生的差別也相當的大。藝朮的哲學,可說影響哲學家、藝朮家的表達相當大。嚴格說來,每一個藝朮家都是一個哲學家﹔因為他要照著自己的哲學思考,把他的藝朮功能達出來,所以在藝朮的表達這一方面來看,正是 形像對形像的一個交代,也是形像的形像表達。好比一個畫家,能夠在有形的空間里面,把他某一種形像表達在有形的形像里面,變成他有形表達的藝朮創作。

    我們知道繪畫是空間的藝朮,而音樂則是時間的藝朮。簡單地說:每一張畫,若你要擁有它,你就先要有個空間來容納它。當你畫一張畫,就是把你的藝朮觀念畫在這空間的范圍里面,所以繪畫是空間的藝朮﹔此外,雕刻也是空間的藝朮,建筑也是空間的藝朮。這些藝朮都占有空間,那么其中不同的地方又在哪里呢?建筑是包容空間的藝朮,而雕刻是排斥空間的藝朮﹔在建筑里面有空間,在雕刻外面有空間。而建筑、繪畫、雕刻,這些價值怎么去衡量?它們所要表達的又是甚么呢?如果其中所要表達的,不過是模仿的 形像,或自然的表相的話,就只是一種比較低層次的藝朮。因此,當藝朮沒有與心靈的價值接連在一起的時候,就只是一種很膚淺的藝朮。

    照亞里斯多德的看法,所謂的藝朮,不過是自然的模仿。你看見一座山,就畫一座山﹔你看見一條河,就畫一條河,你所畫的是模仿自然,就叫做藝朮。但如果藝朮不過是這樣的話,每一個人就都可以成為藝朮家了。事實上,經過了差不多二千年之后,有一些重要的文藝復興巨匠們,他們對藝朮哲學都有著不同的看法,當中最重要的一個人,就是達芬奇(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而他所謂的藝朮是甚么呢?他認為「藝朮不是自然的模仿,藝朮是心靈的行動。」所以,當你看見一幅偉大的繪畫時,你也同樣看見了人的表像里面有心靈的表達。無論是達芬奇、米開朗基羅(Miche1angelo Buonarroti,1475-1564)、拉斐爾(Raffaello Santi Raphael,1483-1520)、這几個文藝復興的大師,在他們的作品中,你都可以發現最重要的主題是「人」而不是「自然」,你可以特別注意這方面!

    我曾提到達芬奇畫的天使,他把天使畫成為人的形像,且連天使的翅膀都不要畫進去﹔那他畫基督的時候呢,就連基督的胡須也不畫上去,反把基督畫成是普通人的形像,為什么呢?因為人已經超越了一切,成為宇宙與人生的中心。這種以人為本的精神,正是文藝復興的精神,所以文藝復興的顛峰時期,藝朮家們都傾力表達心靈層次的活動,于是,怎樣把身體 形像中間那股靈的動態表達出來,這才稱之為藝朮。

    達芬奇是位偉大的藝朮家,看看他的蒙娜麗莎(Mona Lisa ,約作于1502年,收藏于法國羅浮宮)吧!蒙娜麗莎的眼神之間,透露了心靈的活動,除此,她的鼻子、她的神態也很不一樣!再看蒙娜麗莎的手,看似簡單,畫看看你就知道,為什么連拉斐爾到死都沒有辦法畫一蒙娜麗莎更好看的手!你看蒙娜麗莎,可能會說:「蒙娜麗莎難看死了,那樣的人給我作太太,我一定不要!」等你再細瞧她的眼神時,才會發現那微笑中帶有一種含蓄,那是種對偉大前途得勝的把握!那種對人無窮無盡的自信心,就從這位畫中的女子身上散發出來了,又,她雖然完全沒有露出牙齒,她的微笑卻極富內涵!像他這種美感的表達,是沒有辦法從米開朗基羅的畫作里看見的,因為米開朗基羅所要表達的,主要就是借著刻划身體里面的動能,來表現其精神力量。所以,他能夠以借著對肌肉力量的動態刻划,進而將人心靈奮斗的動態,也就是把那種不被命運所吞滅的精神表達出來。但到了拉斐爾又不一樣了,他所擅長的是從柔順的女性中間,將一種真正的美麗與溫柔表現出來。于是,無論是達芬奇的智、米開朗基羅的勇、拉斐爾的仁,那種對人心靈品格几近完美的詮釋與表達,造就了他們成為千古萬代罕見的大師。他們對藝朮表達的造詣,都可說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甚至讓藝朮家后輩們也難望其項背,盡管后代在線條、構圖、光線、透視、比例方面,都有著更活潑、更生動的表達,但這些成就,卻依然難以超越此三名巨匠,這是心靈藝朮表達的最高境界!雖然基督教藝朮神學至今尚沒有被建立起來,但基督教的信仰著實成為藝朮神學很重要的靈感的泉源,還是不容置疑的!曾經受基督教影響而產生藝朮靈感的人,可說不計其數,但是能夠從整個藝朮神學架構建立起來的認識論,卻還相當少,這是神學界以后還要努力的一件事!


    人是藝朮的,所以神造人的時候,連人的身體,也成為一種最高的藝朮產品。沒有一種動物像人體那樣地靈巧,也沒有一種動物的舉動能像人體有那樣多元的可能,更沒有一種動物在整個活動中間,能像人的身體那樣方便,構造那樣齊全。你愈研究人體,你就愈驚嘆、贊美上帝。而這個由驚嘆所產生出來的贊美,是從很詳細研究神創造中間隱藏的智慧所產生出來的。贊美從哪里來呢?從覺悟到神的奇妙產生而來的,絕不是從學習而來。我贊美上帝,是因為我覺悟!整個希伯來文化,就是一個驚嘆神創造的結晶,整個希伯來文化就以驚嘆、以贊美作為了他們整個文化的基礎,所以,這個與神之間的關系,領受啟示的領受性,加上發揮贊美的贊美性,兩者交會,就形成了希伯來文化的重心。而也就在這對神的驚嘆,對神的贊美過程中間,得出了一項重要的發現,就是「我受造奇妙可畏。」(詩一三九:14)。怎么說呢?就是你的眼很奇妙,你的鼻子很奇妙,你的口很奇妙,又頭上有頭發就更奇妙!

    從前的人彈琴,是用八根比較長的手指來按琴鍵,這大概是一六八五年以前彈風琴的方法。到了巴哈(J.S.Bach)以后,他就用十根手指一起彈,那時候的人才發現原來這兩根大姆指是被埋沒已久的大天才。十指并用之后,才使得演奏管風琴的方法隨之改變。那時人們才發現到原來十根手指的功用是大得不得了,所以當你看一個人,十只手指彈一首大曲子時,是一共按了差不多一兩萬次的琴鍵,當中沒有一次按錯鍵,而且彈的時候,那種和諧、輕快、流暢的聲音中間還帶著不同的變化,這就述說了神的創造是何等的奇妙!

    藝朮不是外邦的東西,也不該讓外邦專利,外邦的藝朮和基督教的藝朮好像有差別,但很可惜是,基督教的藝朮有時還落在外邦的藝朮之后,導致文藝復興的時候,基督教藝朮回頭走了外邦的路線。其實在聖經里我們看見,耶和華的靈,把智慧賞賜給那些在會幕里面的藝匠們,所以他們就刺繡了基路伯在布幕的上面,也制作了許許多多精美的敬拜用的藝朮品。藝朮需要極大的創造性,外加一種很細膩的精神,但同時在藝朮這個神 形像方面,也很可能形成偶像崇拜的危機,這是很可怕的事情!所以,上帝在第一條誡命中說到:「我是獨一的上帝,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 (出二十:3)﹔接著第二條誠命又說:「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甚么 形像,......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出二十:4-5)。于是有很多人就以此而在改教時候,完全放棄了所有藝朮在教會里面應當有的地位。但我看聖經所言并非如此,否則為甚么在聖殿的聖所與至聖所中間,在約柜的上面會有基路伯的 形像呢?所以,關于基督教藝朮哲學的這一方面,我想、是還需要重頭探討、查考的。從前改教家們做了一些很偉大的工作,但仍然還有些是尚未去做的,我們要繼續做下去!


十一、神是愛


    上帝是愛,因此人被造在這相對性的形像里面,形成了交通的可能,團契的基礎,這是有相對性功能的一個形像。人與所有動物不同的地方,就是在人的我與你中間,有一個位格與位格之間的關懷,位格與位格之間的互動,位格與位格之間的交通,我的生命與你的生命中間彼此的關聯,這就是愛的 形像。人能愛,人也能被愛,當人在愛與被愛兩件相對的方向中間,失去平衡的時候,我們的生命就得不著滿足。如果人在愛與被愛的事情上,受了不應該有的待遇時,便會形成人心理失去平衡,甚至神經失常的一個主因。人需要愛,人也需要能發抒他的愛,而這個愛,就成為了相對關系里面一個最重要的本質。這是神本體里面的本性,也是我們按神 形像被造一個很重要的部分。

    我們能愛,因我們是神按他形像被造的人,所以我們有愛的功能,這是人與人之間的相對性。你與人之間的關系好嗎?你在這方面的發抒、享受、給予都能夠平衡嗎?如果這三方面都清楚,就表示:你是更活在像神的生活里面。我們在前一講中曾提到:三一神里頭,三個位格之間的配搭關系,是人類社會的楷模﹔而人與人之間組成的社會,也就建立在這三位一體的基礎上面。聖父、聖子、聖靈之間的相愛,成為人與人之間相愛的基礎。而聖父、聖子、聖靈之間所產生的和諧,也成為人類社會得以進到一個真正有價值,和得以和諧的基礎的楷模。所以,人按著上帝的 形像被造,就是被造在這愛的可能性里面。


十二、神是生命


    因為上帝是生命,所以人也就被造在這有活性的本質里,這是神的形像。我們若是愈懂得在神里面享受他的丰盛,我們的生命也就愈活潑。神的道是活潑的,因為神是生命的本質,而一個人在神里面享受丰盛的時候,他就有一個更加活潑的生命本質的展現。這個活潑性是很重要的,今天教會要有丰盛的生命,就應該有丰盛的活潑性﹔沒有丰盛的活潑性,教會一定死氣沉沉!我們看見很多教會興旺起來,其中一個明顯的現象,就是活潑性的恢復,如果能夠恢復那活潑性,整個教會就跟著不一樣了!

    但是現在所謂活潑的教會,都不要唱舊的詩歌,于是那些舊的、偉大的詩歌已被慢慢地丟棄掉!而我在印尼也見過一間教會,他們唱詩慢得不得了,而且是很同心地慢,不但同時開始還同時結束!他們唱一句所花的時間,我可以寫一首歌,如此沒有活潑性!舊的詩歌現都只在比較不活潑的教會里面唱了,我不知道教會為甚么一定要這樣的二元分裂?我盼望還能挽救這個局面。

    今天這種二元分裂的情況很嚴重。教會里面,有神學的沒有布道,有火熱的沒有基礎,有教義的不愿意傳福音,有量的沒有質,有質的沒有量,有信仰的沒有行動,有行動的沒有信仰,有道理的沒有生活,有好生活的不愿意聽道。這種二元分裂,到一個地步,就變成有好信息、有偉大信仰和教義的詩歌不唱,喜歡唱那些有活潑卻沒有好內容的詩歌。我看到這個二元分裂中間有一道「哭牆」,為什么叫哭牆呢?因為這種隔閡令有心人想要哭泣。要知道神就是生命,所以讓我們把生命的 形像表現出來吧!一個睡覺的人不是沒有生命,而是沒有活力,所以他雖然睡覺,從醫學証明,他還有生命﹔從明天還會醒過來來看,他還有生命﹔但從現象來看,卻實在看不見生命在哪里,教會是如此,神的 形像在人身上的展現也是如此!我們是按神形像樣式造的,因此,在我們整個屬靈生命中,要用一種動態的活力表彰出神的那個形像。


十三、神是光


    上帝是光,所以人被造在一個有榮耀的形像里﹔人是尊貴榮耀的,上帝也以尊貴和榮耀為冠冕給人戴上,所以人就是神的光的一個返照。人是上帝光體的那個形像的代表﹔上帝是光,我們是榮耀的活物。我們應當尋求甚么是聖經中「榮耀」的含意,然后在這些偉大的含意中,把自己獻上,走在追求的道路上,如此才有可能表彰出「神的榮美」所有的本質。

    神既是榮耀的,那么,我們應當怎樣過一個榮耀的生活呢?我們身為基督徒,要把榮耀歸給上帝,要反映他的榮耀,就要過一個榮耀的生活來榮耀神!不是單單唱「主,我愿像你!」就夠的!到底什么是榮耀神的生活呢?聖經有很多地方提到這件事情。例如,主耶穌說:「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太五:16﹔另參彼前二:12)。所以,善行是榮耀上帝的一部分﹔「你不在眾百姓中間尊我的名為聖,就是不榮耀我。」所以,尊主的名為聖也是榮耀上帝。上帝是光,因此我們要在光中過一個榮耀上帝的生活,而這個信念的一個很重要的基礎就是:真正內里的誠實,實實在在地生活,而這也正是光的本質。我們若活在光中,就沒有恨弟兄的心﹔我們若活在光中,就沒有虛謊﹔我們若活在光中,就應當弟兄實實在在以愛心彼此相待,這都是榮耀的生活。


十四、神是獨一的


    上帝是獨一的,所以,我們人是被造在一個神很嚴正的要求當中,也就是對神要有專一的愛的形像。人有專一性,而這個專一性是動物所沒有的,這是很特別的!你不能同時用同等的愛來愛你的兩個朋友,這是不可能的!在愛里有一個特色,就是「專一性」。你可能愛了一段時間,不愛了再愛別人,但你同時以同樣的程度,去愛兩個不同的人,卻是不可能的。愛與專一性有很特別的關系,所以當上帝說:「我是獨一的上帝!」,乃是聖經中提到神的獨一性最重要的一節聖經:「以色列啊!你要聽,耶和華我們神是獨一的主,你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你的神。」(申六:4)。這是甚么意思呢?就是神的獨一性與專一的愛的關聯。我們是按照神的 形像造的,我里面有個專一的可能,而這個專一的可能,是對神、對人能在盡心、盡性、盡意、盡力中,產生真正的交通、真正的愛的可能,這是神的形像。


十五、神是完全者


    神是完全者,所以人被造,是唯一有「完全」觀念的活物。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出,如果我們對不完美有所衡量、有所批判的時候,這個完美的可能性就被証明出來。很多人說這個世界不夠好,如果你問他:「那哪一個世界才夠好呢?你去過几個世界?你怎么知道這個世界不夠好?」他說:「照我看的,不夠好就是不夠好!」他能說出這個世界不夠好,不夠完美,因為在他的心里面有一個完美的尺寸,當他用那一把尺量來量去之時,突然發現各邊都少了一寸,但你們可知那把尺是從哪里來的呢?從神而來的,因為神是完全者,因此在人心里,會有一個「完全」的觀念。


總結


    我們是照著神的形像樣式被造的,所以,我們就要從神的本性  --  那是所有其它靈界中間所沒有的,或是無可比擬的 --  去看什么是人的 形像。他是我們整個生活形像中的源頭,我們若是朝著他本性中那本體的丰盛前進時,就可以過一個像上帝的生活。神是靈、神是良善的、神是主、神是永恆的、神是創造者、神是真理、神是公義、神是聖潔、神是價值的源頭、神是榮耀的、神是愛、神是生命、神是光、神是獨一的主宰,這些都是他的本性。我們是按著他的 形像被造的,所以我們就變成一個返照這些特質的人。你們看見了嗎?人的榮耀實在太大、太尊貴了!也正因為我們像上帝。所以,我們更要求主幫助我們,能夠把這個形像顯明出來,好叫我們真正作一個把神彰顯出來的人。

 

第二章 - 形像的原本 - 神第四章 - 形像與樣式的正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