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神的形像 - 人性的尊嚴與危機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神的形像 - 人性的尊嚴與危機》)

第二章 - 形像的原本 - 神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人像神還是神像人?

神是我們形像的根源與目的

形像與樣式的相同與相異

從神的形像來看人的形像

一、神是靈

二、神是聖潔的

三、神具有絕對的自由

四、神是永恆的

五、神是創造者

真人像神,假神像人

●經文●

創五:1 - 3 

1亞當的后代記在下面。當神造人的日子,是照著自己的樣式造的,
2并且造男造女。在他們被造的日子,神賜福給他們,稱他們為人。
3亞當活到一百三十歲,生了一個兒子,形像樣式和自己相似,就給他起名叫塞特。

創九:5 - 6

5流你們血、害你們命的,無論是獸是人,我必討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
6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

 

    我們在前一講已經思想了上帝所說「我們要按自己的形像造人」這句話所包含的一些意義:「神的形像」是人存在的價值基礎,「神的 形像」是人尊嚴之所在,「神的形像」是人能夠產生價值觀與探討價值觀的原因。人與萬物大不相同,主要就是因為人有神的形像。人的里面有文化的可能、有宗教的可能、有科學的可能、有倫理的可能、有藝朮的可能、有社會達到和諧的可能,這都是因為人是照著上帝的 形像樣式而被造的。

    我們提到「造」是從無變有,所以,從不存在變成存在,乃是出于那自我存在、永恆存在的上帝的一個特殊行動。希伯來文“bara”這個字是從沒有變成有,這是神所做的工作﹔神造人的時候用了這個字,聖經很清楚地宣布人絕對不是進化的結果。因為在造人以前,沒有人的存在,是在造人以后才有人的存在,所以人是因創造而存在,不是因進化而存在。上帝創造人,就使人成為一個與他有相對關系、相對存在的一個活物,因此,人的存在與神之間的關系,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在上一講我們也提到「我們按照自己的形像樣式造人」(創一:26)這句話中的「我們」可能有三種不同的解釋,但后來我們否定了其中兩種,而認為「我們」乃是三位一體的神的自稱,而不能單單解釋成 ma」esty plural(用復數的型態來尊稱神),也不能解釋成神與天使或靈界的活物在討論如何造人。在上一講我們也談到:「人既然是照著上帝的 形像樣式被造,那么人就被造在一個與神有直接關系的里面,那么「人像上帝」就成為研究人類學的一項很重要的課題。不過,「人像上帝」是否就等于「上帝像人」呢?這是一個很需要弄清楚的問題。


人像神還是神像人?


    關于「人像上帝」或「上帝像人」,我們可以舉一些例子來討論。第一個例子就是在通常的觀念中,如果我們看見兩兄弟很像,你會向哥哥說:「你長得很像你弟弟。」或者你會說:「你弟弟長得很像你」呢?你會說:「弟弟像哥哥!」因為通常講「哥哥像弟弟!」這句話的時候,哥哥會比較不舒服,因為「怎么我會像弟弟呢?我先存在的啊!如果弟弟像我,這就比較正確!」

    第二個例子,如果你向一個朋友說:「哎唷!我前几天看到你的孩子,今天看到你,我發現你長得真像你的兒子!」這個作父親的心里會說:「豈有此理!應當是我的孩子像我,不應當是我像我的孩子!」所以,這個「像」字里面,便有很多的爭議可以討論,而這個「像」字里面,是有一個被像者,和一個像者。

    第三個例子,在一個句子中,主詞往往比比受詞更主動。例如:「我愛你」,「我」是主動的,你被我愛,「你」是被動的﹔「我罵你」,「我」是主動的,你被我罵,「你」是被動的﹔「我喜歡你」,「我」是主動的,你被我喜歡,「你」是被動的。但是,當我們說「我像你」時,我雖然好像是主動的,我卻不是主體。所以「我像上帝」這是很大的事情,「上帝」是主體﹔「我」是客體。所以,上帝是人的 形像之因,而神是這個形像的主體,人是這個形像的客體,這個觀念搞不清楚,你就會掉到前一講所提到的費爾巴哈哲學思想的錯誤里面﹔造成他思想錯誤的觀念是「神就是人的投影」。所以,當人里面一些最完整的理想、投射出來的時候,就變成了神學。如此研究神學,不如研究人類學﹔研究神的形像,不如研究人本身的潛在能力,因為神不過是人類理想的一個投影(God is only the projection of human ideal)或是完美化而已。所以有些人就像費爾巴哈這樣,認為當人把這個完美化的理想投射出來的時候,就變成了所謂的上帝,換句話說,上帝是人造出來的。這種錯誤的產生就是因為不明白剛才我所提的 形像的主體與客體之間在地位上的差異。

    當我說:「我像上帝」這句話時,并不能把「我」當成是主體,只能把「我」當成是客體。「我像上帝」不等于「上帝像我」,因為在被像與像之間,被像者不是被動者,被像者是主體,而像者是客體,這樣,神按照自己的 形像樣式創造人的結果,神就在這個形像中間有絕對性主體的身分,因此他可以追討人的生活是不是像他。「我們按照自己的形像樣式造人」,上帝講了這句話以后,這一生一世我們個人的生活,與這歷世歷代全世界的人類,就都應當對上帝負責任,因為他是 形像的原本,而我們是被造的形像,我們是客體。


神是我們形像的根源與目的


    關于「神的形像」,我們要思想四件重要的事情:

    第一件,上帝是我們形像的根源。這一句話乃是使得人的地位達到最高可能性的原因。如果我們是按照他的形像樣式造的,這就表示我們有一個非常高超絕對的標准,那就是神。因為神是源頭,所以,我們今天無論如何都應當從這源頭中,去吸收我們最大的可能性,并且知道應當怎樣去發揮﹔因為神是我們的源頭,所以我們應當從我們的源頭中去明白我們被造到底有怎樣的潛在能在我們里面。神是我們最高的源頭,我們像他,所以神就是人類潛在能,以及最大可能性的真正原因。這是沒有任何一種人自己想出來的對人的評估或者對人的認識的哲學所能相比的,因為神是最高的,他成為我們 形像的源頭,我們像他。

    第二件,上帝按照自己的形像樣式創造了人,這也使我們看到神不但成為我們的根源,也成為我們的目的,所以我們整個追求的目標應當是以神為標竿,以神為標准的。凡是以人為標准的人,他都沒有辦法完全發揮他最大的潛能﹔以人為標准的人,有一天他都會停止在一個不能再進步的地步里面。

    貝多芬敢看不起海登,這好像是一件非常沒有禮貌的事情,因為海登成為大音樂家的時候,貝多芬還是一個小孩子。但貝多芬并不認為海登是他最后的目標,他認為莫扎特遠遠比海登令他尊重,但他自己又有一個雄心,甚至連莫扎特也要超過。這種繼續不斷超越的可能性到底是從哪里來的呢?就是從一個以神為最高的原本來發揮文化與潛能的可能。中國人就缺少這個東西,所以你看最偉大的文人,無論是王維、屈原、白居易,或是唐詩里面所有最偉大的詩句,都只有人與人的關系、人與自然的關系、人與己的關系﹔都缺乏一種對人神關系的看見﹔這是中國文學、中國文化中間普遍的缺乏。中國人沒有把神視為最高的標准,中國這兩千五百年來只以孔子為最高師表。因為孔子是最高的師表,而我們這兩千五百多年來又似乎沒有找到比較有創新性,超越孔子的思想。孔子乃是在當時脫穎而出成為一個非常偉大的思想家,如果和孔子的時代比較,我們就要問:為甚么這兩千五百年以來,我們沒有辦法看見有多少人能超越孔子的思想?

    西方的文學、西方的思想之所以能夠繼續不斷地超越,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不但在潛意識中已經有「神的形像」這種觀念,而且對這一點有深刻的了解與重視。這樣,我們就看見:當人最高的標准是神的時候,就文化進步而言,可以說几乎是沒有限量了。以神為最高標准時,人就不能被停止在一種以人為標准的限制里面。「我們要按照我們的 形像樣式造人」這一句話太偉大了,因為在這句話的背后,我們可以看見這是已經把一個最高的目標放在人奮斗的前面,使人可以繼續不斷地向前進,而歷史也証明出來,凡是以神為信仰中心的國度,以神為信仰中心的社會,他們的進步與創造性是會繼續不斷產生出來的。

    第三件,上帝說:「我們按照自己的形像樣式造人」的時候,便讓我們看見人至少應當有一個最高的標准,那不但是我們的目標,而且這個標准也應當成為一種根據,使我們能夠評判各樣的錯失到底錯在哪里。所謂「罪」這個字的意思就是沒有達到預定的目標。所以,「神的 形像」這個標准不但成為我們追尋的最高可能性,也成為我們衡量錯失的依據。

    第四件,我們是按照神的形像樣式被造的這個事實,提醒我們是人不是神。人像神,人就不是神。「像」就不是「是」,「是」就不必「像」。在德國,當領袖遭遇危險的時候,會有一些長得很像領袖的人,被安排來當替死鬼,因此,如果你長得很像領袖,那是很危險的事情。可是,人像神危不危險呢?神造人乃是要人明白自己是被造的,所以有上帝的 形像,而不是上帝。如果一個人認為自己像上帝,因此就能奪取神的榮耀,或是替代神的地位,這種人乃是自我欺騙者,也是落在很危險地步的人。我們像神,但我們絕不是神﹔我們只有「像」,而不是「是」,因為「像」不是「是」,「是」就不必「像」。同樣的,人家說你像猴子時,你不必太難過,因為這正說明你不是猴子﹔如果有人說你像人的時候,那就不妙了,你就不是人。所以我們像上帝,我們就不是上帝。

    人類文化中一個最大的錯誤,就是把「像」改成「是」,或者把「像」誤會為就是「是」。許多人在「有神形像」這件事情上欺騙自己、麻醉自己,以為自己就是神,無神論就是這樣產生的。其實無神論真正的內容就是「代神論」,以自己代替上帝,這就叫做無神論。凡是反對神存在的,都是自己認為自己就是神,所以他們反對神的存在。

    有一次我去康乃爾大學講道,那一天有一個學生經過教授家,看見教授剛好站在門口,就順便邀請他的教授來聽我講道,他的教授就問:「是誰來講道?他講些什么呢?」他說:「是唐崇榮來講道,他講關于上帝的事情。」教授說:「講上帝?我不去!我不聽關于上帝的事,因為我就是上帝。」這個學生只好失望地離開,可是就在他要離開的那一Ç那,他無意中看見教授頭上的門框上有一個特別的東西,仔細一看,竟然是一個八卦鏡。原來他(教授)這個「上帝」另有別的「上帝」。

    「我就是上帝!」講這句話的人,你問他說:「那么,請問你是從哪里來的?」 「從我媽媽那里來的!」「那么,你媽媽又是從哪里來的?」「從我媽媽的媽媽那里來的!」「那你媽媽的媽媽的媽媽......是從哪里來的?」一直追問下去,便會發現他其實就是不想承認自己是為神所造的,推到最后還寧可相信自己的祖先是由較低等的猴子進化而來的。「上帝」的媽媽的媽媽......,最后是猴子,接受這種信念的就是不自覺地墮落,而且是一種「向上的墮落」。他想要作上帝作不成,結果卻說自己是猴孫,這就叫做「向上的墮落」。魔鬼的墮落也是如此,它想要向上成為至高者,結果卻被上帝貶為最低。

    無神論的本質其實就是代神論﹔「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詩十六:4),這是聖經的話。我們不過是像上帝,我們不是上帝。所以,當上帝說:「我們要按照我們自己 形像樣式造人」的時候,人應該清楚自己是有神的形像,人也應當明白自己不是神,自己不過像神而已。如果我們不是神,不過是像神而已,我們就應該很嚴格地檢討自己的生活到底像什么?


形像與樣式的相同與相異


    「形像」與「樣式」是兩個重要的詞。「形像」這個詞在希伯來文里面叫做 selem,而「樣式」則叫做 demut。那么,這兩個字到底是一件事情的兩方面,或是兩件不同的事情呢?「 形像」的希臘文叫 morphe,而「樣式」的希臘文叫 schema 。schema 這個字是我們讀數學的人都很容易明白的,就是「規范」。我們中文翻譯得相當好,一個是「 形像」,一個是「樣式」。「形像」是比較有形的,是一個可見的樣式﹔而「樣式」就是這個形像之規范的意思,這個形像應當有怎樣的樣子就叫「樣式」。

    請注意,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在這里「形像」和「樣式」是平行的﹔神并不是說:「按我們的 形像和樣式造人」,換句話說,「形像」和「樣式」這兩個詞是重復詞,這兩個詞所代表以及所描寫的東西很可能就是一件事,而不是兩件事﹔然而把這兩個詞當作是一件事,或把這兩個詞當作是兩件事,到底有沒有分別呢?答案是:有很大的分別。

    我們常常隨便解經,然后還自以為很明白上帝的話﹔但是,如果我們仔細研究神學,和神學演化的歷史過程,與某些教義上的分歧所帶來的后果,就會發現其影響實在太大。今天,解經學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很多人很注意原文,這是很好的事情,但解經學和神學之間的關系,應當要很肯定地建立起來﹔因為几乎沒有一種解經學是沒有前提(presupposition)的,所以,當我們要解釋一段聖經時,那個前提(預想)到底是根據哪種思想的架構,這會帶出一個很重要的影響。因為你思想里的架構,是支持哪一種思想或觀念,會影響你看那一段經文,到底是看得清楚或看不清楚。但是,這前提又是從哪里建立起來的呢?

    有很多人說:「我們不要任何的神學,我們不要受任何的影響,只要讓聖經自己講話!」這句話是非常值得尊重的一句話,但其中卻有一些很可怕的可能性隱藏在里面。所謂「讓聖經自己講話」,不加入任何學派解釋或前提在其中,這可能嗎?嚴格說,這個可能性并不存在。為什么呢?第一、因為在你的文化背景里面,你的學識所給你的影響,以及你對不同名詞的了解,已經無形之中在你里面建立了預想的成分。所以,完全脫離任何預想、盼望,以完全中性立場去解經的可能性,我認為是不存在的。第二、這樣的解經在無形中,其實是暴露了你先假設人是沒有原罪的成份,或是人完全沒有受過任何思想的污染。第三、你又假設,當你一看聖經的時候,便馬上可以完全明白原來的意思,那么,這還是在一個非常人本的思想里自己愚弄自己。所以,我相信聖靈在歷史的過程中,曾經給教父們、改教家們、偉大的聖徒們很特殊的亮光、很特殊的見解,而這些歷經千百年爭辯所建立起來的神學體系,這些寶貴的屬靈遺產,是不可以隨便輕看的。我們若忽略那些屬靈的遺產,忽略聖靈在歷史中的引導,自以為可以完完全全地擺脫任何的影響,自以為可以很中立地作正確的解經,那么,這樣的觀念會影響我們,使以為自己是直接領受了神的啟示。事實上,有很多錯誤的解經,就是從這些所謂「很屬靈」的人中間產生的,他們因為忽略了某些隱藏著的副作用的因素,以為預想是不需要的,所以解經錯誤。

    「形像」與「樣式」這兩個詞本來是平行的、是重復的,但是如果在「形像、樣式」這個詞中間加一個「與」字的時候,無形之中就把這兩個詞變成兩件不同的事情了。而這個根據是從哪里來的呢?這原先是從七十士譯本中,當時的聖經學者翻譯舊約聖經的時候在「 形像樣式」中間加了「與」字而變成了「形像與樣式」。照樣,在耶柔米的武加大譯本里面也在 morphe(形像)和 schema(樣式)這兩個字中間加了「與」這個字﹔以后就在這很小的字里面產生了一種神學理論,就是認為「 形像」和「樣式」有很不一樣的意思。

    把這兩個名詞的區別繼續發揮下去,二元主義便產生出來了。例如:把墮落以前的人性和墮落以后的人性作絕對的區別,又如中古世紀的時候以阿奎那為代表的天主教神學把「形像」和「樣式」這兩個詞加以絕對的分化,又如把「自然的恩典」和「超自然的恩典」加以絕對的區別等等。這類二分法的過度發展,也慢慢引起很多對人性產生錯誤的了解。

    對人性錯誤的了解,對人靈性狀況錯誤的表達會產生許許多多屬靈追求上的障礙,甚至是文化上的偏差以及在神論和救贖論方面產生很多偏差。當然我不能說我們不必把這兩個詞作一些可能的區別與了解,但是把這兩個詞過度區別所產生的錯誤,在歷史上已經顯明出來,我們要非常謹慎這件事情!

    接著我們要繼續來思想「形像、樣式」 。形像是指本體方面,也就是指某一個東西到底是怎樣的﹔而「樣式」是指外形方面,樣式是比較具體的,可以用一些「規范」或別的類似的事物來比擬。

    「形像」與「樣式」不是不可以加以划分的,但它們不可以被過度划分成截然不同的兩件事情。如果硬要分,我認為:「形像」是本質里的東西,「樣式」是要達到那很特別的標准的規范。所以在聖經中,這兩個詞有許多時候只用其中一個,這兩個名詞可以交替使用。所以,創世記五章1節就單單用「樣式」這個詞:「當神造人的日子,是照著自己的樣式造的。」但到第九章6節則用「 形像」這個詞:「因為神造人,是照著自己的形像造的。」到了新約聖經,「樣式」這個詞就几乎不再使用了,但「形像」這個詞卻好几次被使用。此外,以弗所書四章24節是唯一把人「 形像」里面所包含三件重要的內涵提出來的一節聖經:「這新人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這樣,我們就看見「樣式」這個詞在聖經中比較少用,反而是「形像」這個詞比較常出現。

    現在我們再來談談既然我們是神的形像,那真正的本體是誰呢?就是耶穌基督。耶穌基督是神的形像,他到世界上來的時候,便成為我們追求的樣式。所以從「基督的形像樣式」來看,若硬要分開這兩個詞,就是說:他的本質是神,他是神的 形像,當他來到世上的時候,變成我們追求的樣式。如果再把這兩個詞簡化,可以如此說:我們里面有個像神的本質,有個像神的潛在可能,但我們應該追求像神兒子到世上來作人的樣式,主耶穌說:「我心里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太十一:29)這個樣式不是有形體的樣式,乃是超形體的樣式。

    「形像」、「樣式」這兩個詞原來的意思是指屬神自己的,但神是無形的,所以對這「形像樣式」的了解,就應當要超越對有形觀念的了解。我另外再用一個例子來說明有形的「形」和無形的「形」。甚么叫做有形的「形」?就是在物質范圍里的「形」 ﹔什么叫做無形的「形」?就是在靈的范圍里的「形」。我們常說:「這個人很直,那個人彎彎曲曲﹔我不喜歡這個人,因為這個人彎彎曲曲﹔我更喜歡他弟弟,因為他弟弟比較直!」你問他:「甚么地方直?是鼻子直或是頭發直,到底是甚么地方直?」「啊,我不是指那個!我說這個人很直,是說他有甚么話就說甚么話,應當講的話他就講,所以說這個人很爽直!」「甚么地方爽直?是涼爽的爽,或是爽快的爽,是甚么樣的爽直呢?」這里所提到「爽直」的那個 形像就不是有形的。我們說:「這個人彎彎曲曲,我們不喜歡!」到底是說他腳彎、手彎,還是鼻子彎呢?都不是。這個人彎彎曲曲的「彎」,不是有形之「彎」,而是無形之「彎」。這個人很「直」 ,不是講有形的「直」,是無形的「直」,這就叫「性格 形像」。所以當我們看「形像」這個詞的時候,我們就不要被有形的物質觀念捆綁,反而應當跳脫對有形物質的理解去了解何謂「形像」。「人是照神的形像樣式被造的」這句話意思是:我們應當有神的那些本性,因為原在神本性中的那些 形像,是我們本性的根源,因為我們是按照他的形像被造的。



從神的形像來看人的形像


    神是怎樣的一位神?如何從他的本性中間去了解他的形像?我們先來看看在聖經中很特殊的神的形像是甚么?而后再看人有怎樣的形像?如果從歷史的進程來看,改教以后特別提到三個很重要「狹義的 形像」,就是「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從這里我們再去發揮理性、法性以及其它的范圍。今天我們先從整個聖經中神所啟示、所描寫關于自己的個性來明白神的形像。


一、神是靈


    神是靈,因為上帝是靈,所以人是按照神的形像樣式造的,這表示甚么呢?上帝把一個永恆的靈性放在我們里面﹔人是按著神的形像樣式造的,所以人是有神的靈的本質的一種受造物。人之所以有性靈、有靈感、有悟性,其基礎就是在于上帝是靈,而這也是使人與動物不一樣的原因。我不說動物有魂沒有靈,人有靈也有魂,我只能說人與神有靈性交往的可能,因為人是有靈的,所以這個有靈的活物,能與神有直接的交通。因為人有神的那種永恆的本質在里面,所以人是有性靈的活物。


二、神是聖潔的


    聖經告訴我們,上帝是聖潔的上帝。因為神是聖潔的上帝,所以按照上帝形像樣式被造的人,是被造成為一個有良心功用的人,也是有德性功能的人﹔我們有天良的功用,我們的內心也有道德責任的功能。神是聖潔的,我們是有良心的。當我們在善惡之間需要選擇的時候,我們就有一個很嚴謹的責任感在里頭﹔當我們做錯事的時候,我們心中就會痛苦﹔當我們做好事的時候,我們的自我便會得到安慰,哪怕是全世界的人不贊成,只要天良支持我們的時候,我們就得著一種很特別的喜樂在里面。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贊同,但我們的內心卻反抗我們的時候,我們就不能過一個平安的日子,這種觀念是沒有任何一種動物能夠有的,只有人類才有,所以,這良心的功能應該算是神 形像內涵的一部分。上帝造人的時候,把靈性放在我們里面,把聖潔的追求和善惡的分辨放在我們里面,因為人是照著上帝的形像而被造的。


三、神具有絕對的自由


    上帝是萬有的主宰,所以他把自主性的自由放在人里面。上帝是自由的,而且上帝是主宰,所以上帝把主動性、或者主宰性、主治性的本能放在人里面。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人有自我控制與可以控制其它事物的本能,這是人與萬物很重要的不同點。在這里我們看見,人與神之間常常產生緊張關系的原因就在這里。上帝說:「我是主。」被造而像上帝的人也想說:「我是主。」于是,就產生了主權沖突。為甚么呢?因為人有神的「 形像樣式」。

    如果父親有某一種特性,而他兒子也有相同的特性,當這種特性有主權的關系時,這個家庭就會常常引起沖突。所以在許多時候,一個脾氣不好的父親,看見他的孩子發脾氣的時候,就好像從鏡子中看到自己  --  我平常就是這樣,不過我年紀大,我孩子年紀小而已!但是,神不是脾氣不好,他是有絕對的主權,他是唯一有資格獨裁的宇宙主宰﹔他是唯一有資格以絕對的自由主宰一切的上帝。為甚么?因為他本身不但有主權,他又是真理的本體﹔他不但有絕對的主權,他又是義的本體﹔他不但有絕對的主權,又是良善、聖潔的本體﹔所以這聖、善、真、義的上帝,當他在執行一切事物的主權時,絕對不會有錯誤,因為他是神﹔而這樣的一位上帝也才是真正的上帝。

    當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人的時候,用句比較不禮貌的話來說:「上帝正在冒險!」因為他造了一個可能反對他的人,他造了一個反對黨,也就是說他故意把人造成有可能反抗他的主權的自主者。有時候你會問一個問題:「上帝為甚么把自由給我們呢?如果上帝不把自由給人就好了!」神好像應該請你作他的參謀部長,他會不會接受你對他這樣的勸諫呢?不會!因為神就是故意這樣造了人。他造人的時候,就把那個反對他的權柄也放在人里面,就把那個自主性放在人里面﹔神是主宰,神是絕對的自主者,我們就是那被造有相對的自主權者,我們是要對他的絕對自主產生相對責任的有主權的活物。

    這里我們看見,人的自由是神的自主性的一個形像,人在這方面有神的形像,也正代表人的自主性是超過所有其它的動物。其它動物整個的生活,無論怎么自由,都可以用一句話來表達,就是「動物已經被計算機化了!」所以它們生活在某一個程序、某一個規范中間,沒有辦法超脫。但人不是如此,人之所以是人,是因為人原先被造的時候便有神的 形像。神是自主的,所以人也就有自由,但這自由正是產生了人最后在罪惡中間抵擋神,弄得世界亂七八糟的一個原因。這也是神救贖人需要借著基督,把我們帶回他的主權之下,順從他信仰的原因。所以我們看見:上帝是主,于是被造的人也有某一些的自主性,但這自主性原是與神相對的,當人將這個自主性當成是絕對的絕對時,就產生與神之間的主權沖突,也產生了整個文化的危機。


四、神是永恆的


    神是永恆的,當他按照自己的形像樣式造人時,就把永恆性放在人的里面,所以傳道書三章11節說:「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這樣人的內里就有一個本質,而這個本質正是神的 形像,因為神是永遠存在的,我們像神,所以我們也是永遠存在的。人有一個永遠不滅的靈魂,人有一個永遠不能再成為不存在的永恆性在人的里面,這就是人與動物不同的地方。萬物不是永恆的,但人有永恆性,所以這也成為人之所以超過所有其它自然現象的一種本質,因為「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也要過去,惟獨遵行上帝的旨意的,是永遠長存。」(約壹二:17)。那些不遵行神旨意的人,不是存在神面前,他們乃是存在于神的審判之下。所以「永存性」是人有神 形像另外一面的印証。就因為這個永恆性,所以人是人,而這個永恆性也使得人的尊嚴變成一個非常高,與其它所有活物不同的一個特殊的價值。因為人有永恆性,所以人不能滿足于現實,也不能單單局限在現在的時間進程里面。

    在這個永恆里面,我們看見了兩個特別的性質:第一個性質,就是回憶的功能﹔第二個性質,就是盼望的功能。在這個回憶的功能里面,我們看見人與時間的進度產生了相反的方向。如果說時間正在向前走,我們的回憶就正在向后退。這種功能并不是其它的動物在本能之外所有的,但人就是有﹔也因為這個可能性,歷史可以被建立起來。所謂歷史,不是對時間的記錄,歷史乃事件的意義,正是時與永恆的個關系﹔如果這件事在時間之中會被淘汰,它就沒有記憶的價值。但如果這件事在時間淘汰之后還可以超越時間而不被淘汰,就代表它在永恆之中,有某種的價值,于是記憶與永恆就發生了關系。

    在奧古斯了的思想里,特別把記憶與永恆連在一起,我們今天當然不完全走他那條路線,但是記憶與永恆實在是有關系的。所以,當我們記起過去的事情,再記起過去的過去的事情時,我們便會相信:我們的生命絕不是單單局限在這几十年里面。我只有活几十年,為甚么要研究几千年的歷史呢?我只活几十年,為甚么我會從几千年的歷史中去得到教訓呢?那些人早已變成骨灰,那些事也與我沒甚么關聯,為甚么我還可以從其中領受教訓,得著一些原理來創造并撰寫未來的歷史呢?這乃是因著人有永恆的本質。神是永遠的,所以神按照他自己的 形像樣式造人的時候,就把這永恆的本質放在人里面,因此人有永恆性。這永恆性不單是從回憶的功能表現出來,也從盼望的功能表現出來。所以人一方面向后看,有回憶與歷史的可能﹔一方面又向前看,則有盼望與奮斗的可能,這正是人與萬物不同的地方。所謂盼望,就是愿意超越時間進度的向前看﹔所謂回憶,就是反抗時間進度的向后看。

    時間是很矛盾的,我常常想人與時間的關系,到底進的是我還是時間呢?是我在時間中間「進」,或是時間在我里面「進」呢?「進」是進到前或者是進到后?時間是很奇怪的!「前天」在后面,「后天」在前面﹔我們說向「后」看,卻看到「前天」。不但中文這樣,英文也是如此,after (以后)其實在前面,before(以前)其實是在后面。很亂對不對?這種事情在動物界是不會亂的,也不需要亂,因為它們根本沒有這種情形,對動物而言沒有永恆。

    永恆的本質既是那么強,所以人就需要一個位分、需要一個盼望、需要一個真正的價值,使我們現在的奮斗有力量,那么,這個永恆性是甚么呢?是神的形像。傳統的神學有很多時候沒有看到這些方面。神是永恆者,神說我們按照自己的 形像造人的時候,他就造了一個有永恆性的人。

    永恆這個本質,以及這件事所包含的意義,是沒有辦法被次等文化潮流所推翻的。我所說的次等文化潮流,就是那些只知動性而不知靜性、永恆性的本質的那些膚淺哲學,包括唯物論、進化論等等。從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B.C.五世紀)一直到現代的達爾文主義、共產主義,都是次等文化,都是比較低級的文化。他們認為只有現世、只有物質才是真實的,除了物質之外的存在都不存在,真正的存在是物質的存在,物質決定一切,甚至連思維也是附屬于物質的。但這些思想背后我們看見:他們沒有辦法完全摒除神的 形像在他們里面對他們的「攪擾」,所以有許多事情,他們也無法說服自己。他們說「精神不死」就是說:一個人死了,但他的精神不會死﹔因此他們雖高舉物質至上,卻也不得不露出在他們里面那些被永恆性攪擾的觀念。而且在他們也常常想要為那些被人誣告以及不當死而死的人「平反」。說到「平反」,'我們就更要問:人既然已經死了,為甚么還要「平反」呢?這就表示:人雖已經死了,但人尚有一些價值是還有待被重建起來的,而這些正是一種永恆性的表達。

    前天在台大,當我談到了永恆性,便提到華德狄斯奈(Walt Disney)的永恆觀,我發現他的卡通,像唐老鴨、米老鼠......這些東西,根本沒有多大價值!(如果你覺得很有價值,就表示你是小孩子!)但是,他的作品里面常常有一樣很特別東西是值得我們觀察、思想的,就是你們看那些卡通人物,常常是怎么撞都撞不壞,怎么跌都跌不死,扁了會恢復,掉下山還會再爬起來。而這當中所要表達的正是一個詞  --  「不朽」(immortality)。這倒是有點價值!華德狄斯奈想要表達的就是「不朽」。而這個「不朽」在我們人里面的要求是很強的,因為這里面的要求很強,就顯明出人與萬物的不一樣。你注意看一只狗,當它衰老的時候,它也沒辦法表現出它不甘愿老,它就乖乖地老。但人怎么樣呢?人是不愿意乖乖地老,卻不得不乖乖地老,因為人一定得老,有甚么辦法呢?如果不這樣還更糟,那就這樣吧!我們不甘愿變老,不甘愿我們的東西被弄壞,也不甘愿自己漂亮的太太臉皮越來越皺,這種不甘愿都是一種永恆性對暫時能變世界的一個反抗,這是反映神 形像的一個表達。

    當奧古斯丁問:「我能不能在這暫時的世界中找到永遠不變的?我能不能在這變動的世界里找到不變動的根基呢?我能不能在暫時界中找到永恆性呢?」結果他就找到了一個中心,而那個中心是甚么呢?就是真理的本身,那是不隨變動而變動的。不能被變動的事,才是有真理的本質,而這真理的本身,與外邦所有宗教不同的地方,就是基督教所要表達的是那有位格的真理,也就是神的本體,也就是永恆。神是永恆,他按照自己的 形像造人的時候,人就變成有永恆性在人的里面,這是人的價值之所在。


五、神是創造者


    上帝是創造者,所以當這個創造者以自己的形像樣式來創造人的時候,他就創造了一個有創造性的活物。這是人很特殊的一點。人之所以是人,因為人有創造性,而這個創造性使人與所有其它動物、其它萬物,在本質上便完完全全地區別了。人之所以為人,就是憑著這個方面,使我們在世界的中間,能對時間產生反抗,和對整個世界與自然產生應用的權柄。我們可以把許多的化學原理、物理原理、自然定律應用出來,來改變環境,改變人的命運,改變這自然所給予我們許多的限制,都是因著神所賦予的創造性功能所達到的結果。所以,你看整個動物的世界,几千年來沒有甚么變化,動物的環境几千年來沒有加以改善,只有人類才可以用這個創造性來改造環境。人類可以勝過自然,人類可以使用資源,人類可以創造所謂的幸福,人類可以在自然中間享受蘊藏著的福分,這是過去人類所沒有發現而到現在才發現的。

    人類的這種創造性是神的形像,神是創造者,按照神的形像樣式被造的人,是唯一有創造性的活物。這個創造性的功能,就是神形像的一個本質,而這一方面的本質,應當是每一個人都有的,但是因為程度、份量上的不同,應用創造力所得到的經驗也不同,許多人從未注意到自己的 形像,于是他們也就埋沒了這一方面的本質,甚至連這一方面的可能性都被埋沒了。當人性能夠被了解到這種地步,又可以好好去發揮這方面潛在的可能性時,我們就看見人的可能性几乎是無可限量的﹔不過雖是如此,卻還是在有限的范圍里面。一個國家能否進步,決定于她對創造性的應用到甚么地步﹔一個民族能否改變他們過去從歷史而來的限制,進而改變所有百姓的命運,也在于她對創造性的應用。這個世界很清楚地給我們看見,凡是受過基督教神學影響的國家,都曾經好好地發揮了創造性,凡是不受基督教神學影響的國家,都沒有好好地發揮創造性。

    我盼望中國青年,能好好思想這些東西,因為單單把國家從貧窮變成富有,不等于我們的人性已經發揮盡致了。嚴格說來,台灣在這几十年的中間,從相當落后的農業社會變成今天擠身世界最先進、最富有的社會國家之林,然而,台灣人的道德生活、靈性、文化水准......等等并沒有多大的改進。你們不過是把西方富創造性的技朮轉移到這個社會中去加以應用而已。關于創造性,你們還沒有抓到與基督教神學有關的那個創造功能的「因」在哪里。但是,基督教的影響力,在往后應當繼續發揮的力量,以及機會還是大得不得了的!創造性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日本在這一方面,就遠遠落后于西方受基督教神學影響的國家,不過他們現在在無形之中,也開始重視、發揮這一方面的功能。有很多重要的東西,品質最好的產品可能產在日本,但最先發明的卻常常不是他們。所以,人類創造性的激發,還是受基督教信仰的刺激所產生出來的,因為人是按照神的 形像樣式造的。

    神是創造者,神能創造一個「能創造」的人﹔但當這個人在這一方面墮落的時候,就變得很可怕。創造性的應用,最大的墮落表現,就是「以被造的創造性去創造一個被造的創造者」,這是 形像的倒反。神是創造者,被造而有創造性的人,卻用被造的創造性去造一個假的創造者,這是人的創造性的最大的墮落。我們不要輕看那些與眾不同,自己為自己立一個標准,去創造自己事業人的勇氣,因為這些人正在發揮他們里面的神的 形像。當一個孩子不太聽大人的話,而自己要有所表現的時候,你就要注意這個人!你說:「你這個反抗分子,標新立異!」但我不是這樣看!有很多所謂壞孩子我特別欣賞,因為他們有很多是很聰明、有才干、有天分的孩子,我常常替他們抱不平,因他們在庸師之下被稱為搗蛋分子。其實并不盡然,因為這些人有創造性,他們正在運用、發揮神 形像的某些部份,但那些不能運用神形像的、比較平凡的領導者就硬把他們壓下去。但我也不為所有的「壞孩子」講話,我只是給他們一點安慰!

    有一次我在新竹少年監獄講道,看見穿著軍服、拿著槍的管理員走來走去,我講道是最討厭人走來走去的!所以我就請這些人坐下來,我說:「你們不必管他們,現在都請坐下來,我要講道了!」開始講道,我第一句話就說:「我相信你們都是非常聰明的少年,你們可能聰明過人卻無人賞識,結果你們就有時調皮一點、胡鬧一些,想不到就鬧成很不好的結局,被關到這個地方來了!」就單單這兩句話,他們就變成我的朋友了,聽道的障礙已經除去,我就毫無顧忌起講下去,結果當天有几百個人舉手要接受主。

    有一些人你沒有辦法控制他,就以為他是壞蛋,這使得今天很多有頭腦的青年人,對基督教有疑難去問基督徒的時候,我們心里就說:「豈有此理!魔鬼的工作!」又當那些特別有哲學頭腦的大學生,對基督教產生反抗,我們又無能為力的時候,就說:「撒但!退去吧!」我呢,就是曾經有過這樣遭遇的一個人!我十七、八歲的時候,就有很多關于信仰的問題,是牧師、傳道几乎都不會答的,他們便說:「你是不信的,你是懷疑的,是撒但叫你不信,你要求主給你力量叫撒但退去!」我看來看去,看不見撒但,只看見自己,我就心里說:「那還是我退去好了!」但如果那一天我退去,今天就沒有神學講座了。還好后來我想:「不對,他不能答,不等于他就代表上帝!」當教會領袖不能解答我的問題時,我只能告訴自己:可能是教會的領袖自己在這方面的知識、體認尚且不足,還需要另外一批的教會領袖起來,解答這世界的疑難,而那更大的信心就是:那個領袖可能就是我!現在我的困難他不能回答,等以后我自己能夠回答了,我就作教會的領袖去回答別人的問題。這些都是創造性的應用,這也正是神的 形像。但我也發現在這几十年中間,教會有了一些轉變,有一些改進。

    那些沒有創造性的人,為了自己的安全,便盼望起用那些更沒有創造性的人來當他們的屬下,所以呢,如果你很愛當領袖,卻沒有人要讓你領導的話,就可以有一個辦法:多養几只狗吧,你的領袖欲自然能得到升華和滿足了!我盼望我們這一群青年人,能夠好好思想、關于神的 形像在你身上如何應用的問題。你的創造力怎么運用、怎么發揮,使你在以后的日子中能被神重用,成為一個能夠供應下一世紀、下一個時代的教會,以及未來要進入教會人的需要的人。


真人像神,假神像人


    我要很嚴肅地說一些話:今天很多教會所認為唯一能使教會復興的形式,并沒有辦法代表基督教真實的內容去應付下一代的需要,他們只能從感情、現象里,從模模糊糊的這些好像很有氣氛,所謂屬靈的現象中去找到感性的嘆息、發抒和自我的滿足。你以為這樣就可以代表上帝作為他的見証人,在世界上推行他國度的擴張嗎?我相信不是如此。我盼望每個人有更深的思想,去想神要怎么樣地交代我們做一些事情。創造性是神的形像之一﹔創造性的應用是神要我們在作人時,遵行他旨意的范圍之一﹔而創造性也是要把你所有的,歸到創造者的榮耀里面,否則的話,你就是奪取了神的榮耀。在抵擋真創造主的時候,你的創造性便產生了最大的毛病,也就是產生一個假的偶像來代替上帝。人應當像上帝,當你用像上帝的創造性去造一個像人的神時,你就是把神的 形像用像神的偶像來代替了﹔結果呢?偶像崇拜在無形、有形的宗教范圍里面產生出來了,這是人墮落后很可怕的一件事情。

    最后,我要用几句話來表達:真人像神,假神像人﹔真神造人,假神人造﹔真神找人,假神人找。「真神找人,假神人找」這就是救贖與宗教的分別﹔「真神造人,假神人造」這就是真宗教與假宗教的分別﹔「真人像神,假神像人」這就是真 形像與假形像的分別。人是按照神的形像樣式造的,我們今天在對形像的了解上,到底到甚么樣的地步?我們對這形像的責任與形像隱藏的潛在能、形像的目的、形像的根源、形像的標准與 形像的本質,我們到底又明白到怎樣的地步?求主繼續幫助我們!

 

第一章 - 創造的巔峰 - 人第三章 - 從神的屬性看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