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神的形像 - 人性的尊嚴與危機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神的形像 - 人性的尊嚴與危機》)

第一章 - 創造的巔峰 - 人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如何正確了解人性

「創造」與「制造」

人與萬物的差異

第一個不同是:人會笑

第二,人是唯一能講話的活物

第三,人是唯一能深思的活物

第四,人能自我分割

人在創造次序中是最重要的

第一、萬有都是為人而造的

第二、神說:「甚好!」

第三、人是神創造萬有的代表作

第四、人是最具有「反合性」的

神的三位一體與人的被造

我們像神嗎?

 

 

●經文●

創一:26-27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里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象造男造女。

 

    「上帝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這是聖經開宗明義第一章所寫下來的,以后這句話便成為歷史中一直刺激人的思想、不斷呼喚人去思想,且在人類文化中成為批判人類思想的依據。

    人之所以為人,因為有神的形像在我們的生命里﹔人之所以為人,因為人有人性,而人性的基礎就是神的形像。昨天我在台灣大學講道時,突然想起自己從前問媽媽的一句話,我說:「媽媽,為什么每一頭牛的臉孔都一樣?」她沒有直接告訴我為什么每一頭牛的臉孔都一樣,只回答說:「牛看每個人也是一樣!」我不知道我的媽媽怎么知道牛怎么看人,而且又知道牛看人的臉都是一樣﹔不過,我就馬上安靜思想這話,發現其中真是有道理!當我們剛開始研究一件事物時,常常是從現象去推論我們對它的認知﹔但是當我們再繼續探究更細致的部分時,我們慢慢會發現:不應該從現象的相同點(共同的屬性)來把它歸類,而是應該從本質中的不同點去認定它到底是什么。

    中國人看美國人和法國人,覺得他們樣子差不多﹔英國人看韓國人、日本人、中國人也一樣,因為他們不像我們這么深入地認識自己。而我們對自己的認識,就使我們懂得去分辨與我們稍有不同的東西到底差異在哪里。嚴格說來,進化論只是從人與動物之間的相同點去看人與動物之間的關系,而且假設這個關系是借著演化所產生的。但基督教的神學絕不是如此,基督教的神學乃是從人與動物的不同點去發現人的價值、尊嚴之所在,以及人性到底是什么。

    我認為每個基督徒都應該建立正確的神學,正確的神學使我們能夠用正確的態度來來看待、來處理一切的事物。正確的神學思想,不但是使我們的信仰可以有所交待、知識不混亂,而且能使我們在面對一切的時候,可以免去許多的差錯。正確的神學思想,可以使人在處理事情時,就像一個飛輪有那絕對的中心點﹔而這很准確的中心點,就使飛輪在奔跑、飛轉之時,不致失去重心而搖幌不定,導致自我毀滅。我常對我的學生說:「神學搞不清楚,不要去碰心理學、哲學、牧會學﹔神學搞不清楚,不必去傳福音、不必去參與社會工作!」因為這其它的一切,都是由神學這個中心發出去的。對神的正確的認識,使我們能透過正確的啟示論,來認識自我啟示的神所要給我們的真理是什么,因而幫助我們在作人的時候,可以頂天立地,并且處變不驚。


如何正確了解人性


    「上帝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里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創一:26-27)。

    這節聖經很清楚地讓我們看到,上帝在最后的時刻,在創造之工的最高峰,他創造了最具代表性的活物就是人  --  上帝創造了人。在這個世界中間,人最喜歡的是人,最討厭的也是人﹔最令人崇拜的是人,而最令人厭煩的也是人。你可能喜歡一個人到几天不睡的地步,聽見每個聲音都盼望是他來了,只要閉起眼睛,他的影子就在腦海中浮現。然而,人最大的問題也是人﹔當你討厭一個人時,他還沒出現,你就在心里盼望他不要來,他人一走你就馬上唱哈利路亞!

    人最喜歡的是人,最討厭的也是人。人到底是什么呢?人里面的可能性,可說是大得不得了!因著人的價值、人的尊嚴,產生了許多不同的政治理想﹔因著人的尊貴、人的可能性,產生了許多不同的文化范圍﹔因著人內心的需要,產生了各種心理治療的方法﹔因著人的靈性與永恆之間的關系,產生了宗教的盼望﹔因著人與人有錯誤的關系,產生了社會許許多多恐怖、可怕的行動與失敗的倫理。人的可能性、尊嚴與價值的基礎到底是什么呢?如果人的問題這么大,而人最感興趣的又是人本身,那么,一旦對人的認識有錯誤,人便沒有辦法解決自己的問題。所有不懂人性,或不能正確地按照神所啟示的真理去了解人性尊嚴、人的價值、人性危機與人的可能性的人,都不能成為稱職的領袖。

    所以,一個政治家把國家治理得亂七八糟,源于他對人性沒有正確的了解﹔一個不認識人性的統治者,是人類最大的仇敵。我不知道一九九一年波斯灣戰爭時,你們對布什總統和海珊這兩個人的看法如何?我沒有見過一個人能像海珊那樣地充滿自信、充滿男性氣慨,和一副威武不能屈的樣子﹔我也沒有見過一個國家元首,臉像布什那樣地難看、悲哀,天天看似要哭的模樣。而布什雖然是長得一副愛哭的樣子,但是在這張臉孔的后面,他對人性的了解,卻遠遠超過那個好像很威嚴其實是很苛刻的海珊。

    波斯灣戰爭之后,諾曼﹒史瓦茲克夫講過一句很有趣的話,他說:「我對我的士兵講的話,與海珊對他的士兵講的話是不一樣的!」有人問:「不一樣在哪里?」他說:「海珊一直對他的士兵說:『戰到最后一秒鐘,流盡最后一滴血!」何等偉大的話,但我就不這么講!」那你怎么講?」我對我的士兵說:「不要隨便出戰,不要隨便流血﹔如果可能,一滴血都不要流!記得你還要回家擁抱自己的太太,還要回家見自己的親人!」為什么呢?這正是對人性、對人的價值有著不同的看法!

    我不認為一個不真確了解人性的人,能夠很成功地治理人。我再次強調﹔所有統治的失敗,不是對于政治、法律、政權了解的失敗,乃是對于神學了解的失敗。所有政治家統治上的失敗,是因為他們的神學思想失敗而導致統治的失敗。共產主義的失敗,不是政治性的失敗,也不是軍事性的失敗,而是神學性的失敗!一個無神的政黨連神的存在都不承認,還有神學可言嗎?無論你是否承認神的存在,他還是存在﹔無論你是否喜歡他的存在,有一天,你都要站在他存在的面前。神的存在不是人討論神的結果,神的存在乃是人討論神的原因﹔神的存在,不是人思想神存在的結果,神的存在乃是人能思想神存在或不存在的原因。神不會因為人相信他存在就變成存在,也不會因為人不相信他存在就變成不存在。因為若是這樣,人就變成了神變動的主因,而神就變成因為人的變動而產生被動的變動﹔也就是說:當我相信他存在時,他就存在﹔當我不信他存在時,他就不存在。于是,他就在變動的范圍里,成了那被動的、變動的本體,這樣的神根本不是神!

    《雅各書》一章17節說:「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里降下來的﹔在他并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神之所以為神,就是因為他是不變動的,他不在變動的范圍里。因此,基督不是人變成的,人也不可能變成基督﹔而認為「人人可能變成基督」的思想,根本不是基督教的思想。說這樣話的人不能代表基督教。這位永不改變的基督,來世上作人的時候,乃是神的本體來到人間。從人的眼光來看,道成了肉身是一種改變,但其實這是永遠不變的神親自在有限界的顯現。

    上帝創造萬物以后,就按照自己的形像造人。在這里,大家要特別留意的是:上帝所說的「造」,就是從「無」變「有」的很特殊舉動。在神之外的存有,都是從無變成「有」﹔而在神本體中間的「有」,乃是「自有永有」的「有」,神的存有與其它萬物的存有是屬于兩個不同的范疇,這兩者有絕對性、本質性的差異。

    關于變動與存有的關系,古希臘哲學中有兩種相反的看法:有一派認為一切的一切都是變動的,凡不變動的都不是真的,凡不變動的就是假的,唯有變動的才是真的,這是一種強調變的哲學(philosophy of becoming)。另外一派則說:一切的變動都只不過是幻影,不過是虛假的,唯有那不變動的才是真正的實質,這是一種強調不變之本質的哲學(philosophy of being)。所以,這就產生了兩派不同的哲學思想。而這兩派關于存有的不同思想,也就在歷史中間繼續影響著許許多多的知識分子。許多人認為「唯有變動的才是真的」這樣的思想比較能夠促進人類的進步,所以,凡是比較激進的、左派的人士,都比較接受這種思想,他們認為那些強調不變之本質的人乃是人類進步的障礙。聖經怎么看這個問題呢?

    聖經讓我們看見:只有神是惟一不變的,其它萬有則都為變動的!于是當我們思想萬有的時候,就不能把「變的」與「不變的」混為一體來談。我們要先清楚認定神的超然性,然后才能在不變的中間,以信仰來看待變動的世界。「上帝造萬有」,上帝卻自有永有,這「造」就從無變有。所以,不變者用他特殊的作為產生了能變界。因此,自有永有的上帝,就創造了本來沒有而后來變成有的世界。而「起初上帝創造天地」這句話,也就把不變與變之間的關系清楚講出來了。聖經的話好像很簡單,但聖經的話語里面所包含的真理實在太偉大了!就算我們窮盡一生精力好好思想,也沒有辦法徹底想通其中所有的層次,甚至無法了解其中的萬一。我相信直到我們在永恆中間,也沒有辦法完完全全了解神一切的一切,因為我們永遠不能變成神。

    我們永遠不能變成神,我們只能成為更擁有他榮耀形像的聖徒,當我們從榮耀進入更榮耀的地步,我們便能更多地彰顯他的形象樣式,但我們還是不能變成神。神的自知是完全的,而人對神的知卻沒有辦法像神對自己的自知那樣地完全和絕對。所以,在我們繼續不斷追求的中間,我們需要神的靈引導,把這一本看似簡單的聖經中那些深奧的信息與真理,向我們顯明出來,因為真理的聖靈必引導我們進入一切的真理(約十六:13)。

    從「起初神創造天地」這句話中我們看見:不變的與變動的、絕對的與相對的、永恆的與暫時界的中間這兩種相對的可能性,這樣,我們便對神主動的創造能力,與神主動的創造計划了解得更加清楚了。


「創造」與「制造」


    創世記一章1節:「起初上帝創造天地」,這句話中的「創造」乃是指是從沒有產生有的創造。這種從沒有產生的有是神創造性的行動。神最大的工作之一就是創造,另外兩個最大的工作就是神的救贖和神的啟示。創造就是使一切原來沒有,以后因著神的旨意而成為有,這也正是宇宙存在的基礎。

    如果神沒有創造,就沒有任何東西存在﹔如果神沒有啟示,就沒有任何我們能知道的知識。神「說有就有,命立就立」,所以神的意志是與他的言語并行的。神照自己的意志發出言語,他就用自己的能力來成全這些言語。神的意志到哪里,神的權能就到哪里。神的言語表達了他的意志,神的權能也就成全了他的意志,所以,當神的創造意志,用他創造之言發出來的時候,神的靈與能力就把神的意志成全,變成了創造之工的果效。「上帝創造」是從沒有變成有﹔換句話說﹔被造之物的存有是因神的旨意而有的,在這以前本來是沒有的。所以,當上帝創造人的時候,這個意義又再重新顯明出來了。上帝說:「我們要按照我們的形象樣式造人。這個「造」字,和「創造天地」的「創造」這個字在原文是同一個字,同樣是「從沒有變成有」的意思。

    「創造」與「制造」是不一樣的。制造或者是制作一件東西,乃是把原料加工,變成一項新的產品。例如木匠利用各樣的工具把一塊木頭鋸了、釘了之后,可以制造出一張椅子。椅子是產品,木頭是原料,而木匠則是制造者﹔所以,木匠做成一張椅子,這不是「創造」,而是「制造」。

    在創世記第一章里面,希伯來原文有三個不同的字,都被翻譯為「造」字。第一個是 bara 這個字。第一節提到「上帝創造天地」的時候,用的是 bara 這個字。到了26、27節時說到:「我們要按照自己的形象樣式造人」的時候,用的也是 bara 這個字。bara 這個字是什么意思呢?它有雙重的意思。第一個的意思是: 本來沒有的現在有了,這是神旨意中的一種特殊行動  --  創造之工。第二個意思是:人本來是沒有的,從這一刻開始,人才被造出來。你說人難道不是加工制造的嗎?人是用地上的塵土造的啊!正如木匠用木頭造出椅子,不是嗎?上帝造各樣動物,或造太陽的時候,用的不是 bara 這個字,而是用 Yasar 這個字,表示那是用已有的原料去加工制造出來的。那么,既然人也是上帝用已有的原料加工制造出來的,為什么不用 Yasar 這個字,卻用 bara 這個字呢?

    其實一切被造的東西都是原來沒有后來才變為有 的,不過有的是直接創造  --  不利用任何原料來加工制造﹔有的是間接創造  --  上帝利用已有的原料來加工制造。既然人也是上帝用已有的原料加工制造出來的,為什么不用 Yasar,卻用 bara 這個字呢?因為神造人與造其它一切萬物有一個很不同的地方  --  他把自己的形像放在人里面,所以這有神形像的人性,是從前未曾有過的,是直接從神來的,而不是加工制造出來的。所以,這句話就嚴正地把進化論排除在大門之外了!人被造以前并沒有人。如果你說:「周口店的北京猿人、尼安德塔人、克羅馬儂人、東非洲人、坦尚尼亞人......這些都是人啊!」那我就要告訴你:那些只是有點像人的動物,你根本不能証明那些動物是有神形象樣式、有人性的人。

    人之所以是人,是因為有神的形像、樣式在人里面,這個人才叫做人。上帝造人時,把人造成是一個很特殊的活物。也就是說﹔上帝藉很特殊的創造之工,創造出一個很特殊的活物,而這個活物就叫做「人」。所以,人與萬物之間的差別太多太多了!我們接下來單單從一些很明顯的現象來看,便會發現有許多很簡單卻很不同的現象,然而這些簡單而不同的現象之因,原來是不簡單的!


人與萬物的差異


第一個不同是:人會笑


    人和動物有許多不同的地方,第一個不同是:人會笑。你看過貓會笑嗎?如果貓會笑,你就嚇跑了!所有的動物都不會笑。笑是什么,笑是一件令人百思莫解的東西。你說:因為有「笑氣。」(N2O)所以人才會笑!可是明明許有多好笑的行情,會讓你不需要笑氣就會笑出來。

    所有動物都不會笑,唯有華德狄斯耐的卡通片里的動物會笑,那些卡通動物是因為觀眾的需要,不得不笑的!其實唯有人會笑。笑是什么呢?笑是世界上最便宜的投資,笑能產生最大的利潤。一個懂得笑的人,是一個懂得人生、有智慧的人﹔不過整天沒事亂笑的人,卻是IQ很低的人。當你笑的時候,到底是什么因素使你比平常更漂亮一點點呢?一個長得不漂亮,卻笑口常開的人,與一個長得漂亮卻整天愁眉苦臉的人比較,哪一個更令眾人喜歡呢?當然是前者!阿德勒﹒叔本華(Schopenhauer,1780-1860)是個著名的德國悲觀哲學家,他曾講過一句話:「人太痛苦了,所以,不得不發明笑來自己安慰自己!」這句話真好笑!你看有這樣傻的哲學家?很多人生哲學的專家,他們的人生思想莫明其妙、亂七八糟,不但沒有辦法解答人生的問題,還寫下亂七八糟的人生觀感,都被當作偉大的哲學論文。而這樣的論文,使人讀了以后也和他們一樣變成思想亂七八糟,免得他們太孤單,這就叫做「于我心有戚戚焉」!而這些亂七八糟的論文,你還看得懂的話,就表示你有哲學的本領和才干!

    「人太痛苦了,所以,不得不發明笑來自己安慰自己!」講這句話的人,自己就生活在痛苦中,沒有辦法過一個會笑的生活。叔本華是最悲觀的哲學大師,他悲觀的理由太多了,其中最可怕的理由之一竟是:連他的親生母親都嫉妒他的才干。竟然有這樣的母親!這個滿懷嫉妒、心腸狹窄的母親,力氣倒是蠻大的,曾經把三十多歲的孩子,從樓上摔到樓下去。叔本華就是個在這樣環境下長大的孩子,怎能不悲觀呢?我很同情他的悲觀。可惜,他自己也忘記了自己講過的那句話﹔其實他應當多使自己笑,來解除自己的痛苦!


第二,人是唯一能講話的活物


    我不講人是動物,因為人本來就不是動物。有一個人曾問我:「人不是動物嗎?人會動不是動物,是什么呢?」我說:「怎么有這樣糟糕的問題!那么,電風扇會動,它也是動物嗎?」人是能言的活物。中國人講「言表心聲」 ,你心里存著什么,你的口就講出來了,耶穌也提過類似的話。(路六:45:善人從他心里所存的善就發出善來﹔惡人從他心里所存的惡就發出惡來﹔因為心里所充滿的,口里就說出來。)中國人明白這句話的含意,若我把這句話改為「言達靈意」,那你就明白了。凡有靈的都有言,但言不等于語,語不等于音,音也不等于聲。比較美、比較和諧的,才叫做「音」(音樂的音)﹔一般的是「聲」。但通常我們就籠統地全都叫做「聲音」。「聲音」里面要表達的是什么呢?表達意念。所以,你里面有個意念,當你把意念用聲音表達出來時,就叫做「言語」﹔當你把意念用文字表達出來時,就叫做「文字」、「文章」。所以,你的語言可以變成一篇演說,你的語言也可以變成一篇文字﹔一篇文字可以記錄在紙張上﹔而一篇演說,則可以留在人的腦中。

    言語是用聲音來表達的﹔其實言不是語,語也不是言,每一個人都有言,但,并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語,只有能講話的人才有語。啞巴有沒有言呢?有,但是他沒有語。言不等于語,聲也不等于音。言語用聲音來表達,當我們說出言語時,就是借著外面聲音的傳達來表達心里面的意念,這樣,言語就成為表達我心意的符號。人是唯一能言語的,你看動物有沒有像人類這樣的言語呢?

    每一次我們討論人的時候,有些人也替動物講話,他們認為動物也同樣有言語、有思想。其實動物只有近乎言語那種本能的功用,而不是言語本身。當我們提到「言語」、「表達意念」的時候,那是很復雜的層次﹔然而動物與動物間所表達聲音的層次卻還屬于很低級、很簡單的層次。那層次與本能有關,所謂動物的思想、感情、意志、言語、行動和符號,不過是與最基本求生本能的層次有關系而已。除此之外,動物并沒有能夠表達復雜意念的言語。

    我看人與人見面的時候不一定很客氣,但我蹲下來察看螞蟻時,就沒有見過兩只螞蟻見面是不打交道的。你們愛不愛玩螞蟻?我從小就常看螞蟻,因為聖經說:「你要察看螞蟻。」(箴六、三十)螞蟻和螞蟻見面時一定打交道,它們不是握手,而是觸須什么的,沒有一次會閃過去!


第三,人是唯一能深思的活物


    這是人與動物之間很不同的地方。許多苦境逼得人要去思想更深一層的東西﹔許多與你意志相違背的處境,使你不得不去思想超過現象界的本質的問題﹔許多在你生命中遇到的災難,或者那些不如意的事,逼得你不得不深思關于靈界的本質問題。所以,人是唯一能思想的活物。人能笑,人能言,人能思,人能揣摩﹔不是單單碰到一些事人才去思想,而是在不遇任何事的時候,人就能夠自己去揣摩、去幻想,使得人的思想可以超脫現實界,跑到另一個形而上的范圍里去。那到底是什么東西?我們很難完全了解它。但是,這就是人!人之所以為人,正因人有這樣的功能。


第四,人能自我分割


    現在你看人能到月亮上去,其實這在過去的歷史中,中國早已有「月中嫦娥」的思想﹔而西方也有Flash Gordon的故事,這在當時的社會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但人的揣摩功能、思想功能卻跳越了現實界,証明了人是不簡單的!單從這些現象表面看來,人和動物就絕對是不相同的,不是程度的不同,乃是在本質上便完全不同。人能自我分割﹔把自我分成主體、客體,這是動物所不能的。人可以把自己當成一個主體來責問自己﹔人也可以把自己當成一個主體來審判自己﹔人還可以把自己當成一個主體來勸勉自己,這就叫做自艾、自責、自咎。這些都是人能自我分割的功能。在人的品格中,是有這種能將自我分成主體與客體的特別功能。

    此外,人有推理的功能,人也有研究的功能。我們能研究自然,而自然卻不能研究我們。只有人可以明白太陽離地球有多遠,而太陽卻沒有辦法知道自己與人類之間的距離到底是多少。人可以研究自然到最細微的地步,人也可以研究自然到最廣遠的天文,但就沒有一個自然界的東西,能夠了解人到底在做些什么。人的這些計算、推演的功能,就產生了科學的可能。所謂的科學,就是將我們對自然探測、了解所得的知識,分門別類地整理出來的有系統的一科一科的學問,使人類可以分科好好地學習,這叫做科學。

    人是唯一能借著記憶和盼望來超越現世,而進到永恆范圍里面的活物。我們是人,我們里面有記憶、有盼望,這盼望與記憶的功能,使我能超越現實時間的限度。也因為我是人,在我里面就有一些功能就不是非人所能有的,這些都應當被包括在神造人的特殊性里面。所以,當我們思想、神的「形像」與「樣式」的時候,我盼望各位能一方面從文化的可能性,一方面從神對文化的批判性,看見所謂「形像」的廣泛意義到底是什么?不單是在正統、傳統的神學思想里面,找到對于神形像與樣式最偉大的解釋,我們還能更超脫地看見神在宇宙中所顯明出來、在聖經中所啟示給我們的﹔人到底是甚么。

人在創造次序中是最重要的


    上帝造人是很特別的,不但有特殊性,而且上帝所早=造的人,是創造層次中最后的一個產品,也就是說人是在最后被造的。我有時候想:為什么上帝到最后才造人呢?為什么不是最先造人呢?聖經中有一些的排列,是前面的比后面的重要,但有一些的排列,則是后面的比前面的更為重要。當我們看見一大串名詞并列的時候,就應當思想這些是不是不能同時出現,或同時占有同樣的空間?同時間的兩物體,要占有同樣的空間,這叫做「沖撞」。什么叫做汽車相撞?就是兩輛車要占有同樣的空間﹔在同樣的時間占有同樣的空間,這就叫做相撞。許多時候,我們沒有辦法避免,為了人在有限界的里面,所以次序一定要排列出來,而排列的先后,似乎就顯出了事物的重要與次要、先與后的分別﹔然而,許多事情根本無主要、次要之分,但排列上一有先后,便造成一些可能得罪人的地方,比如﹔我念出這次籌備委員會六個人的名字,先念年輕的,那些年長的也許就會不高興﹔先念年長的,那些年輕又比較有學問的,就認為是不尊重他!于是西方人就以A,B,C作次序,但這不等于A比B或C就更重要﹔而東方人呢,就以筆划多寡或年齡的長幼作次序,這正是中國人所說的「知其先后則近道矣!」

    上帝創造萬有,人卻最后被造,這是什么意思呢?聖經中的排列法,到底是前面比后面重要?還是后面比前面重要呢?我告訴你:有一些是前面比后面重要,另外一些則是后面比前面重要。舉例來說:上帝在教會中設立、聖靈所賜下來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其次是行異能的,再次是得恩賜醫病的,幫助人的,治理事的,說方言的(林前十二:28)。這樣的次序,聖經說得很清楚。所以,關于「聖靈的恩賜」是重要的在前,次要的在后。現在教會卻顛倒過來,把最不重要的擺在最重要的位置,把最重要的變成不重要的。有些人不看重聖經中使徒的教訓,自認為得到了方言,就看為比聖經所啟示的還更重要,非講出來不可,卻又什么責任也不負!這就是次要的變成重要,重要的變成次要,于是顛倒是非,弄錯次序。

    聖經清楚地提到神在教會所設立的職份: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要以新舊約聖經作我們信仰的基礎。因為使徒代表新約的啟示,先知代表舊約的啟示。這是沒有任何方言或其它啟示可以替代的,所以,其它的便是次要的,這在聖經中已很清楚地排列了出來。所以在那一段聖經里,我們看見了前面是重要,后面是次要的。但是在創造的次序中,人雖排列在最后,卻是最重要的。為什么呢?我們可以從以下几方面來看:

第一、萬有都是為人而造的


    當人被造的時候,一切的東西都已經造齊了。等萬有都齊全了,而神才造人。這樣人被造,就可以來管理、來享有神所造的一切,因為這些都是為他預備的。萬有是為人造的,人變成享受萬有、統治萬有的主宰,所以,人是最重要的。


第二、神說:「甚好!」


    為什么我們敢說人在被造的次序中,是最后面的卻是最重要的呢?因為聖經說,上帝看每一日所造的,他都是說:「好!」但是到最后一天,人被造出來之后,他見自己所造的一切,卻說:「甚好!」有一次我帶林望杰弟兄到菲律賓,在我布道前,他先彈了一曲巴哈頌贊曲,曲式庄嚴振撼人心,彈畢,會眾鼓掌不能停,這時我上台講話,說道:「好聽嗎?不!」大家以為我嫉妒他,我接著說:「不止是好,而是甚好!」就這樣,在前几天的創造中,上帝都是說:「好!,,好!。。好!。。」直到人被造成之后,上帝才說:「甚好!」知道嗎?這句話就表明了人的重要性是超越其它原先被造的一切,因為人是最后被造的。在這里,神自己印証了人是最重要的,因為他說?「甚好!」而在這「好」與「甚好」之間的差別,就是神把自己形像、樣式放進被造的人里面去。


第三、人是神創造萬有的代表作


    為什么人最后被造,卻比其它萬物更重要呢?因為神在完成創造之工的時候,已經把他自己的代表性放在人的里面。于是人有了一個代表性的功能﹔而這代表性也使得人在宇宙與神中間,擁有祭司的職分、先知的職分、以及君王的職分。因此,人被造完全以后,神與萬物之間就有了一個代表功能的人性,就是亞當,于是這個被造的人就代表神來管理萬有,而代表神統管萬有是君王的工作。并且這個被造的人也代表神在萬有與神之間,成為兩方面中介性的活物,這便是祭司的工作。此外,他可以在神的面前,為所有的動物命名,這是先知性的工作。

    讓我們用一個更簡單的比喻來描寫:一個有創造性的藝朮家,當他要發揮他自己里面的天才時,他就用他的自我體現,就是他努力地在藝朮造型里,繼續不斷地發揮﹔發揮到最后,我們認為他最好的作品,就是最能代表他的天才的作品,叫做代表作。如果你研究藝朮哲學,你就會發現從古至今人類對藝朮有許多不同的定義。什么叫做藝朮?有些藝朮品,如果你不懂,有的看了會覺得想嘔吐,不相信的話,你到美國的大博物館現代藝朮區看一看,你真會感到莫明其妙!你還以為自己畫得一定比他好得多,不過問題就是沒有人承認你,只承認他就是了。

    其實每一個人也都是哲學家,不過還沒有人承認,結果就只能自己承認自己!那些所謂的代表作,就是藝朮工作者能夠將自己精神里面的最高峰的意境表達出來,就叫做代表作。我如果問屠格涅夫的代表作是甚么?魯迅的代表作是什么?米開朗基羅的代表作是什么?達利的代表作是什么?畢加索的代表作是什么?你就不能隨便地把他們畫作的任何一張,當成是他的代表作。雖然任何一張都能夠代表他,但真正足以代表他的,應當是那能將他整個精神融入畫作的作品,從畫中所傳達的意境,人們便能嗅出畫者生命奮斗、掙扎的過程,如此的杰作才稱得上是代表作。于是,人之所以被稱是神的形像,正因為人是神創造萬有的代表作,人足以代表神。

    人的代表性有几個范圍:人代表神,人代表別人,人也代表萬有。在神面前,人代表自然﹔在自然面前,人代表神﹔對后裔來說,我們代表我們的后代。所以亞當是人類的代表,這代表性就奠定了他的犯罪使萬人因他而受苦的「原罪」理論。代表性的地位,使人在神面前是個代表,因為神的形像在人里面,所以人代表神。如果你真正明白你是人,真正知道你是神的代表,你就實實在在能超越那原罪所帶來的墮落性而產生的懼怕。你如果是一個沒有受原罪影響的人,你站在動物面前的時候,你就是神的代表,而且單單那一副神的形像,就可以把許多動物嚇跑!

    我在印度尼西亞聽過一個人的親身經歷,他在橡膠園里騎腳踏車,因為個子比別人壯,所以騎腳踏車也比別人快。他和另外兩個人在橡膠園里騎腳踏車,一直騎一直騎,正當他轉個彎,突然發現:「哇!有一只老虎在那里!」這個男子漢大丈夫,心想:「怎么辦呢?」他就忽然間大喊一聲,使出畢生從吃奶到入棺材所有的力氣,把老虎嚇跑了!嚇跑老虎以后,他便繼續再騎,突然想起:「剛才是老虎喔!」于是就越想、越怕,頭還『嗡嗡嗡」地發紅發脹。結果,人就這樣昏倒了!老虎被他嚇跑,他卻被自己嚇倒!人跌了下來,在地上不能動,而另外的兩個人還慢慢騎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到他身邊還對他說:「喂!為什么躺在地上,起來啊!還要趕很長的路呢!」「起來,不要裝死,不要再開玩笑了!」「呃......呃......老虎!」那人己嚇得口說不出話來了。當他說到:「老虎!」其它兩個人還半信半疑地問:「是真的嗎?」等三個人同時回過神來發現大事不妙后,便立刻騎上腳踏車!疾駛而去。另外,我也曾聽過几個傳道人,在中國內地傳道的時候,半路見到老虎,便停了下來,嚴厲地說:「奉主的名,我現在要去傳道,你現在不能吃我,離去吧!」老虎就真的乖乖離去了!其中有一位傳道姓陳,現在約七十歲,人還在印度尼西亞,我就真聽過這樣的事情!另外我看過一本傳記,提到孫大信禱告到一半的時候,與神那樣地親近,有一只豹來了,他也不知道,甚至還摸摸它﹔我過去就很盼望有這樣的經歷,心想:怎么他禱告就摸到豹,而我每次頂多摸貓?

    后來我作了十年傳道后,還常想:「很奇妙的,為什么宋尚節博士作夢、孫大信摸豹,某某人見到奇特景象,而我卻什么都沒有?大概上帝不要我了,沒有給我特別的經驗吧!」后來我才知道,神要用我專心傳道,不必多講自己的經歷。有很多經歷的人先不要驕傲,以為你比別人更屬靈,你可能就因為如此沒有辦法好好講道,只好一天到晚就講自己的經歷。上帝說:「信道是從聽道來的。」不是光從聽你的經歷來的。今天的教會過于注重經歷,我反而擔憂,而不是羨慕。把信仰建立在神的道上面的人要永存,因為神的道原是永存的﹔若單單強調人的經歷是不夠資格成為領人歸主的因素。


第四、人是最具有「反合性」的


    最后被造人的竟成為最重要的,最高超的,這是很具有「反合性」的事。「反合性」(paradox)這個詞早在兩千多年前的希臘就已經出現了,以后在許多偉大的思想中間,也都曾經把這個詞表現出來。而那些比較膚淺的人不但不明白「反合性」是什么,還常常把「反合性」視同「矛盾性」。反合就不是矛盾,矛盾就不是反合,反合是類似矛盾,卻不是矛盾,反合是個很特別的東西。

    人是最具反合性的活物,為什么呢?因為神竟然在這個活物中間,把人造在兩個絕對不同的范圍里面,所以作人就很困難。這兩個不同范圍是什么呢?就是物界與靈界。人就居于物界與靈界的交接之處。

    人有身體,也有靈魂﹔所以,人一方面有一個暫時的物質,另一方面卻還有一個永恆不朽的靈性,而這個兩界交叉點,就成為人的所在。這交叉點的所在,也就是作人困難的地方,而這也就是神形像在世界上的一個表現。神的形像在人間。人被造比天使低一點,但是卻有神的形像﹔人被造比天使低一點,卻有永恆的靈性。但這永恆的靈性,寄居在暫時的、物質的身體里面。這樣的矛盾、這樣的反合,使得人被造便與所有其它的萬物不一樣,而上帝就把人造在這個范圍里面。你說我暫時嗎?我里面有永恆的要求。你說永恆嗎?卻又有一個必死的身體,所以作人是很困難的。上帝不是說:「我就造了人。」他乃是說:「要按照我們的形像、樣式來造人。」

    因此,每一個作為人的都要深思:「什么是神的形像?」免得我們自以為明白自己是人,就隨便地作人而把人最重要的一點丟掉,作不成真正的人。上帝說:「我們要按照我們的形像,按照我們的樣式造人。」他這里用了一個很特別的字「我們」。按照「我們」的形像造人,神稱自己是「我們」,這是很特別的!所以,今天我就要從這個字來思想、神的創造與神之間的關系。


神的三位一體與人的被造


    「我們按照我們的形象樣式造人。」這句話到底怎么解釋呢?這句話的第一種解釋,就是:神是三位一體的上帝,所以他稱自己為「我們」。聖經中有多處這樣的用法,就是以復數的稱呼用在神身上﹔連神自稱時也用復數,這和其它宗教尊稱他們的神,所用的復數是不一樣的。

    神自稱:「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創一:26)、「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能知道善惡......」(創三:22)、「我們下去,在那里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創十一:7)、「我們可以差遺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賽六:8)這自稱是「我們」的神,到底是怎樣的神呢?

    我們從基督教的神學可以很清楚看見:「這位真神乃是三位一體的上帝﹔聖父、聖子、聖靈。」三個不同位格,一個本質、本體的上帝,他是又真又活的上帝。這位上帝因為有三個不同的位格,所以稱自己為「我們」,這是第一個解釋。

    第二種解釋,就是在中東所有的宗教里面都有的一個特點,就是:當稱呼那被認為比人更高的神明時,不用單數去稱呼,因為這樣不能夠表達對神明的尊敬與崇敬。所以,他們就用「復數」來尊稱他們的神明。這個復數的、多數的尊稱神明的習慣,在中東的宗教里是很平常的事情。所以「我們照著我們的形像造人」的第二個解釋是:對于尊榮的上帝,用單數是不夠表達對他的尊稱的,所以用復數。

    第三種解釋是:神在靈界里面與其它靈界所有位格談話的時候,就用「我們」。因此,「我們要按著我們的形像造人」的意思就是說:神與天使們(或圍繞著上帝寶座的被造的靈)正在討論他們要如何造人。

    「我們要按照我們的形象樣式造人」的這三種解釋,你認為哪一個比較好呢?而你又是用什么作為比較的依據呢?如果你說:「這個本來就比較好!」那么,這個「本來」又是根據什么權威呢?這是解經的問題,我認為第一個理論才是對的。

    神是三位一體的上帝。這個自我的尊稱,與其它宗教對他們神明的尊稱是不一樣的。請注意:別的神不是啟示者,這位神才是啟示者﹔別的神明根本不是神,唯有能真正自我啟示的神才是真正永遠的神。這永恆的上帝啟示自己的時候,就自稱為「我們」,這是在第一次自稱時,就已經寫下來的。這第一次的自稱,便成了漸進性啟示(progessive revelation)的基礎﹔他不斷在歷史中告訴人﹔他是三位一體的上帝,且是在最初的時候,便已用了這名稱將自己表達出來。

    為什么我們不能接受第二種解釋呢?因為第二種的解釋,就是當用那復數、尊榮的名歸給他們的神,這是人怕得罪神,所以有了這樣一種習慣,稱呼神為「他們」,這是第三人稱,但是請注意﹔神稱呼自己為「我們」,這與人稱神為「他們」,這是很不一樣的,因為有啟示「三位一體」的用意在其中。

    不僅如此,我們也不能接受第三種解釋,因為神不需要與天使討論該如何創造。如果神與天使討論,就把天使歸納在他自己里面而變成「我們」,這「我」與「你們」就叫做「我們」,對不對呢?「我們」是什么?「我」與「你們」在一起,就把「你們」歸到「我」的這個范疇里。如果上帝對天使說:「我們要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如此就犯了兩個錯誤﹔第一、人又有天使的形像,又有神的形像﹔第二、天使豈能成為創造者?「我們來造」,天使不是創造者,天使是被造者,所以這第三個解釋也不能成立。

    我們唯一能接受的解釋,就是神說:「我們按著自己的形像造人。」這乃是三位一體的上帝同工的創造之工,這樣,聖父創造人,聖子創造人,聖靈創造人﹔聖父是創造者,聖子是創造者,聖靈也是創造者。聖父在基督里面以聖靈的能力創造人,這樣聖父、聖子、聖靈便同是人的創造者,人在被造之后,則以被造者的身分把榮耀歸給聖父、聖子、聖靈,這樣的敬拜也是應當的,因為他是創造者。不但如此,三一神創造人,是使人為了神被造,所以,父就是借著子,以靈的能力造人,使人在靈里面透過子,把榮耀歸給父。父又借著靈幫助人認識基督,使人回到父面前。這樣,三一神的創造,就是使人被造,要為了三一的神活在這個世界上。

    聖父、聖子、聖靈的同工,是人類社會一個重要的基礎與模范。聖父、聖子、聖靈之間的交通,也成為人類社會得以和平,能夠合一的最重要基礎。

    神學是非常重要的。基督徒對神真理的認識,不應該是一種逃避現實、脫離世界的象牙塔里的認識,更不是一種只顧自我享受、自我陶醉的人生態度。對神真理的正確認識,能使人在這世上以最大的能力活出榮耀神的生活,而造成社會進步、穩定的力量。


我們像神嗎?


    感謝上帝!上帝創造了我們,不僅如此,上帝乃是按照他自己的形像創造了我們。當神說:「我們要按著我們的形像造人」的時候,就表示: 被造的人應當向三一的上帝負責任﹔被造的人應當有一個面向三一真神的敬拜﹔被造的人應當為他而生活。這樣,在形像里面就有一個相對性,就是人像神,于是人與神之間的關系便一定要建立起來。而「人被造是按照神的形像」的這種觀念與本質,也無形之中在許多思想界中產生出來。

    但這個思想的觀念,如果沒有神的真理去糾正錯誤的時候,便可能錯誤到一種顛倒是非、本末倒置的可怕地步。舉兩個例子: 思想家柏拉圖很清楚說過一句話:「人最大的責任就是像上帝。」不過這些哲學家實實在在來說,并沒有辦法把人帶到他們所講這句話的真正意義里面。蘇格拉底說: 「你要認識你自己。」可是他并沒有告訴我們應當如何認識自己。柏拉圖說:「你們要像上帝。」他同樣沒有告訴我們怎么樣才能像上帝,因為他說的上帝到底是怎樣一位上帝?他自己也不清楚。如果你認為他說的上帝,指的就是希臘那些神明,除掉迷信與敗壞的成份,保留了理想中那些最完美觀念的成份的話,我仍要問一句很重要的話:「柏拉圖告訴我們的神到底是哪一位呢?」柏拉圖也許還記得先師蘇格拉底觀念中的「獨一的神、最高的神是獨一」的思想,但蘇格拉底的「最高神」、「獨一神」的思想和觀念,到底是一個本體界的東西,還只是他思想界的東西?所以用神學家范提爾(Van Ti1,Cornelius 1895-1987)的思想來說:「從亞里士多德到現在哲學家所討論的『上帝』都不是上帝,而是討論在他們思想界中對「上帝的影子』的想象而已。」事實上,他們對上帝的本體完全不了解!

    另外一個思想家費爾巴哈(Feuerbach,Ludwig Andreas1804-1872),在思想界中,他應當算是馬克思的老師,他曾講過一句話:「人按照自己的形像創造了神。」這是極其創造性的思想!人類歷史要走几千年才會講出這一句話你知道嗎?多厲害的思想!所以他認為:一切所謂神的其實都是人的﹔一切所謂的神學,都是人類學﹔一切所謂關于神的觀念,都是人的觀念。他寫過的兩本書,一本叫《宗教的本質》,然而里面的內容,卻完全反宗教﹔另一本是《基督教的本質》,里面的內容也完全是反基督教的。題目和內容完全相反﹔今天很可能在基督教界中也是如此,打著「解經」的名號,里面卻是反解經的﹔講「聖靈」的,里面卻是反聖靈的。你要很謹慎!

    費爾巴哈說:「人按照自己的形像創造了上帝。」這句話你能贊成嗎?我告訴你,我能贊成。贊成什么?贊成被造的是假上帝!人按著自己的形像創造了假的上帝,因為是被造的,就不是上帝﹔而被造的上帝,就叫做「被造界的被造」 ,因為被造的被造就不是創造,所以這個上帝就不是上帝,只能說他是假上帝,冒充上帝的名而不是上帝。費爾巴哈說:「人按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上帝。」這是對形像關系的曲解到了一個最可怕的、完全相反的可能性的地步里去。甚至在柏拉圖的觀念中,還把這個關系提升到理念界一個最大可能性的范圍:「人生最大的目的就是像上帝。」而「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造的」,這樣的觀念也就在普遍啟示中間,明明地曾經在他的心靈深處閃過,以致于柏拉圖說出了這樣的話:「人生最大的目的就是像上帝。」是人像上帝?或者上帝像人?到底人是上帝造的,亦或上帝是人造的呢?那些不信之人就走了費爾巴哈的路線:「上帝是按著人的形像造的。」于是矛盾就在這兩個極端中間產生。

    上帝說﹔「我們按照我們的形象樣式造人。」所以他就按照他的形像造了男、造了女﹔神造你,神造我,神把我們都就造在這有他形象樣式的尊榮地位里面,這就是人之所以能夠在敬拜神的中間,回到神的面前,也在敬拜神的中間,把假神代替真神的原因。這兩種可能性的原因就在這里﹔「神按照自己的形象樣式創造人」,「人按著人的形像創造神」。

    什么叫做「照著神的形象樣式造人」?就是人像神。談到「人是按照神的形象樣式造的」時候,最終點就是:我既然是神的代表,我就應當像神。因為人是照著他的形象樣式被造的。上帝是按照自己的形象樣式造人,請問你現在像什么呢?很多人不但不像神,也不像人,而且今天我要很嚴肅地說:有很多人更像鬼,更像畜生!我不愿意只在這里講一篇神學理論,讓你自認為比較有知識了,我所說的這些話,盼望你們能好好思想!

    我們所有對神的認識,要化成對神的愛﹔所有對神的認識,要化成更像神的形像。否則,神學是死的。這三十多年來,我與神學產生正面的關系﹔念神學,教神學,推廣神學。我有一個很重要的心志,就是對神的認識不應當只是一種頭腦的知識、內容的增加﹔對神的認識,應當化為一個渴慕神的方向、愛神的感情與像神的樣式。神按著自己的形象樣式造了人,請問:你像誰?神按著自己的形象樣式造了你,請問今天你像誰?你像他嗎?

第二章 - 形像的原本 - 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