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罪、義、神的審判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罪、義、神的審判》)

第三章 - 罪的表現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人的輕慢  --  對罪妥協

神的威嚴  --  對罪不妥協

神的公義  --  痛恨罪惡

相對與絕對的混淆

還有新的啟示嗎?

罪對關系的破壞與顛倒

四方面的破壞與顛倒

1.罪是對神與神的義背叛的狀態

2.罪是損害社會與他人的行動

3.罪是奴役自我的權勢

4.罪是使我們與魔鬼聯合在一起的工具

人類的兩個代表

1.罪的代表:亞當

2.義的代表:耶穌

我們的罪歸給基督

●經文●

「若有疑心而吃的,就必有罪﹔因為他吃,不是出于信心﹔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羅馬書十四章23節)

「你們只當說:『主若愿意,我們就可以活著,也可以做這事,或做那事。』現今你們竟以張狂夸口,凡這樣夸口都是惡的。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雅各書四章15-17節)

「凡不義的事都是罪,也有不至于死的罪。」 (約翰壹書五章17節)

「然而,我將真情告訴你們﹔我去是與你們有益的,我若不去,保惠師就不到你們這里來﹔我若去,就差他來。他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為罪,是因他們不信我﹔為義,是因我往父那里去,你們就不再見我﹔為審判,是因這世界的王受了審判。」(約翰福音十六章7-11節)

 

    我們前面,特別提出罪的主因就是不歸向神自己的這個「己」私欲。當一個被神所造的己,不愿意歸向創造他的神的自己時,罪就產生了。罪不是永存的,罪不是先在的,所以罪不能與神的存在,或義的本體等量齊觀。義的本體是永存的,而罪是受造者產生出來的,是誤用自由而有的必然結果。所以,這非與義同等的罪,就不可能有永恆性的得勝。而基督徒對罪的認識,就能使我們產生不需要悲觀、消極的生活,因為神是永遠得勝的。

    現在,我們繼續思想有關「罪」的問題。罪到底不是什么?我前面已經提了。罪到底是什么?我也已經提了,其中我提到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就是:罪乃是對神永恆旨意的抗拒及破壞。撒旦被稱為「撒旦」,意思就是「抵擋者」。所以,基督徒要與撒但做完全相反的工作,就是:撒旦乃是抵擋神永遠的旨意,而我們卻是順從神永遠的旨意﹔撒但要讓神永遠的旨意受破壞,我們卻盼望神永遠的旨意得以成功。當耶穌基督教導門徒怎樣禱告的時候,他提到說:「所以,你們禱告要這樣說『我們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為聖,愿你的國降臨。』」接下去說:「『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參太六:9-10﹔路十一:2)這樣,神的旨意在罪里面雖會受到撒旦的抵擋,但神永遠的旨意在他得勝的能力中,還是要成就。所以,基督徒在成就神自己旨意的意志里面,愿意把自己的位格,與自己的自由降服在神的主權之下,這就是我們靈性的一種表現。

    我們也提到神的旨意在他的意志里面,有五個層次:第一、他的計划﹔第二、他的安排﹔第三、他的引導﹔第四、他的許可﹔第五、他的任憑。神所引導的,乃是透過神的安排,把人帶到神所既定永恆的旨意里面﹔而神所許可的,則是落在比較低層次的范圍里面,過一個不是最高尚的生活﹔神所任憑的,很可能是被神丟棄在永恆滅亡的地位里面。

    現在,我們繼續思想:罪到底做了什么?我們也要提到罪與義很重要的代表到底是誰?在這一章開始時,我們看到一些經文提到:「他來,是要叫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為罪,是不是因他們犯奸淫呢?為義,是不是因為他們不夠義呢?為審判,是不是因有一天他們一定要受審判呢?這段經文說什么呢?為罪,是因什么?「是因他們不信我」﹔為義,是為什么?「因為我往父那里去」﹔為審判,是為什么?「因這世界的王已經受了審判」,這里用的是過去式動詞,不是現在式。


人的輕慢  --  對罪妥協


    我們看見這個時代,自從文藝復興以后,一直到現在,文化界有個很相同,卻不太被察覺的東西,就是:繼續不斷地盼望把罪解釋成很輕微的東西。如果可能的話,把罪的嚴重性慢慢地減輕,然后使人否定「罪」的事實。于是,在整個最后的几百年人類的歷史與文明中間,我們看見連基督教內部的人,也開始與外界的人走一條相同的道路,就是:把罪愈來愈看淡,把人的權柄愈來愈看重,用現今的世界代替與永恆之間的關系,把那能看見的世界當作唯一的場所。所以,在過去希臘思想的那些第二流的哲學與文化,竟然在這最后的世代,慢慢抬頭,甚至成為重要的思想。

    把罪淡化,重心與不是重心的,便開始對調,這是很危險的事情。所以我這一生很注意,任何一個運動的背后到底是什么?而那運動到底要達到的目的是什么?許多運動原先的動機是很單純的,但單純動機所產生的運動,為什么會變成很復雜的后果呢?這是個需要研究的學問。因為在人類歷史中,許多正作用尚未達到以前,副作用已經將正作用廢棄了。所以,你所計划的事,不一定做成,許多做成的,都是沒有計划的。這樣看來,人的思想并不是站在主動的地步。我說:我要這樣想,我要這樣做,但是,當你正在以自己位格里面的主動權,來發生或進展一個運動時,其實在整個歷史潮流的中間,你還是個被動分子。所以,當世界上文化的、哲學的、社會的、文學的、思想界的潮流與運動,被帶到基督教界的時侯,基督徒除非有非常堅定、絕對信靠神真理的思想架構,否則我們很難成為中流抵柱。

    我不愿用這些話來威脅你或嚇你,使你變成一個非常消極而悲觀的人﹔因為我清楚地看見:我們對世界要有清楚的認識,這世界雖然給我們感到悲觀的可能,但是在我們里面,有更高超的神的真理,它絕對超過世界任何哲學體系、任何思想體系,它使我們有真正得勝的盼望。但是,我們不能太過簡單、太過糊涂地相信自己是足夠的,我們要堅定依靠上帝,時常追求神的面與神的能力,讓他繼續堅固我們,幫助我們,我們才能為主爭戰,作主的見証。連選民都可能受迷惑(太廿四:24),這是聖經很清楚的教訓。所以被神揀選的人,不要以為自己可以站立得住,因為,常常在我們沒想到的時候,人間那些沒有被計划的另外一股力量,便把副作用卷上來,使得教會常常會失去重心而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此外,很重要的事,是我剛剛提到的:對罪慢慢地看輕。如果把罪淡化,很輕很輕地描寫、很輕地敘述,使人對罪沒有非常正確的覺悟和嚴重的抗拒,那么我們的教會,便與那些不聖的團體一樣。因為,對罪輕淡地描寫,已成為文化中很重要的潮流﹔不但如此,許多所謂的偉人,也愈走愈靠近那些比較不聖潔的人的范圍。如果你今天看見廿世紀許多最有貢獻的人,原來他們也是同性戀者﹔最有貢獻的人,原來他們也是不道德的﹔最有貢獻的人,也是在性上敗壞的,那么,你就更感覺到道德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了。

    在美國競選總統的歷史上,總統的私生活,有相當舉足輕重的地位﹔總統的誠實與不說謊,使人民真正可以信任,總統的人格,占有很重要的政治立場與力量。但是現在不是如此,柯林頓有性的丑聞,但他還是可以成為總統候選人(編者按:柯林頓后來當選,并且連任美國總統。)為什么在尼克松的時代,為了偷聽一些東西,就是不誠實,他要下台?因為那時候,對罪的嚴重性還是敏感的,現在對罪的嚴重性慢慢地不敏感了。以后你會看見,被神大大量用的仆人,當他們的生活也亂來的時候,基督教就更面臨危機了。

    在廿世紀初葉,美國進行民調,那時傳道人是不是被尊重的?是。傳道人在被尊重的行業中是排行第几?第一。全美國人認為作傳道、作牧師是最高尚的,因為過去的歷史記錄:傳道人、教會的領袖有最高尚、最聖潔的生活。所以,他們最尊重的行業是作傳道,有許多許多女孩子,就很盼望嫁給牧師傳道,所以神學院的男孩子,不必怕娶不到老婆!為什么?因為嫁給傳道人是比較可靠的,到底傳道人離婚的比例是最少的。但到了三0年代,美國的民調顯示出來,傳道人已經不是第一了,差不多降到第三、第四,到了几年以前,有個調查結果指出:美國傳道人的身份,已經降到第六、第七位。傳道人在被人認為被尊重的行列中排行第六,而他們的薪水是第七十六!當然,一個人的價值,一個人的尊貴,不能以他所賺得薪金的比例來定他。后來看見從史華格這個大壞蛋,以及金貝克這個大壞蛋,冒著基督的名在背后做了許多壞事的時候,美國人對傳道人的尊重更是一落千丈!

    我講這些話,原不在我講座的內容里面,但我感到有這個必要、有感動要講出來,為什么呢?因為自文藝復興以后,我們看見人慢慢將自己視為大自然的中心,將神的重要性慢慢除掉,罪的敏感性慢慢除掉,道德的需要慢慢除掉。一直到今天,我們看到許多占據世界上最重要地位的人,他們的私生活并不是最好的﹔作為許多人的領袖的人,他們的私生活是不能交代的﹔這些已漸侵犯到宗教界,且侵犯到基督教信仰界領袖的范圍里面了,這是很可怕的事!所以,我愿意我們這一代的人要很清醒地思想,來辨別誰是誰非,讓我們建立一個真正合乎聖經原則的教會,才可以處理教會的問題。


神的威嚴  --  對罪不妥協


    罪、義與神的審判,這樣的題目不是在這個時代太令人喜歡的題目。因為所有會講「義」的人,都很難避免犯罪,又所有罪人都可以被稱義,所以在這事情里面,我們看不見清楚的界線、我們看不清楚黑白的分界。而神的審判也似乎不像從前那樣,很快、很直接的來臨,在聖經里面我們很清楚地看見:每一個屬靈的新時代(我所說的新時代不是 New Age Movement),在上帝的國度里面來臨,也就是當上帝有新的東西賜下來的時候,他總是嚴格得不得了。當第一次摩西把神的律法頒布出來的那天,就有三千個人被殺(見出三十二章),為什么?不是若不殺人,律法就賜不下來﹔乃是那天,神的威嚴、神的義借著對罪的不妥協就表現出來。當摩西把兩塊法版帶下來的時候,他看見以色列百姓正在拜金牛犢,這位四十天在山上領受神律法的摩西震驚不已  -- 為什么他們這么快就離開耶和華的律法?這么快就離開他們的上帝?于是,他就把這兩塊法版摔破。這次摩西大發脾氣,而神同意,為什么呢?因他發了與神同樣的脾氣,在發脾氣上,他與神同心!今天神正在找這樣的人,找不著,因為多數的人要講上帝的愛。如果主要用你作為神愛的出口,要不要?要!千萬人報名!「主啊,我要作你的仆人,專講你的愛。」但當神說:你要不要作我憤怒的出口?你要不要作我審判的出口?你要不要作我公義的出口時?許多人會說: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你還是回去叫老摩西出來好了!摩西在與神發怒的事上,是與神同心的,摩西所發的脾氣是神的脾氣。那次,摩西把兩塊神親手寫的法版摔破時,神不生氣,神不但不生氣,神還認為摩西是與他同心的。

    神的義在責備人的時候,就顯明出來,神在責備罪人的時候,就顯出自己是聖的。而那天摩西說:「現在你們拜了金牛犢,凡是愿意歸回到耶和華這里的,到我這里來。」那時利未支派的人,全部歸回到摩西這里來,是不是摩西是利未支派,自己的鄉親的就比較認同他?不是!因為利未支派的人看見神是聖潔的,神要他們分別為聖﹔那四十天摩西在山上,他們在山下特別蒙吩咐:要潔淨自己、克苦己心。所以當他們看見教會對罪的妥協,他們不能忍受,當神的憤怒來到的時候,馬上就把他們分別出來了。我告訴你:如果為了遵行純正信仰與合乎神的心意,教會需要分裂,還是要分裂。今天廿世紀專講合一!合一!但卻是沒有原則的合一,沒有真正信仰立場的合一!我再講一次,如果需要的時候,為了忠于神的話、忠于聖經,教會需要分裂的時候,分裂吧!然后,求主的愛充滿我們,把愿意悔改的人帶回到主的面前,那時才能相愛。因為神所講的「合一」,不是沒有立場的合一,神所要的「合一」,不是對罪妥協的合一。這三千位利未人被分別出來,神吩咐:「你們要殺你們的弟兄。」這個律法時期開始的時候,那天就有三千人被殺(見出三十二章)﹔因為神是義的,神是不向罪妥協的。義就是正直,義就是公正,義就是真理,義就是聖潔,義就是對罪的威嚴。每一次新的時期開始的時候,神的威嚴就是那樣清楚地顯明出來。

    當聖靈賜下不久以后,我們看見亞拿尼亞與撒非拉一定要死在使徒的腳前(見徒五)。你說:「新約與舊約不一樣!」舊約講神的威嚴,新約是講神的恩惠﹔舊約是講神的公義,新約是講神的慈愛。我告訴你:Non-sense (胡說〉!舊約里面是講愛的神對罪的威嚴,新約是講威嚴的神對罪人的愛,所以還是講「愛」與「威嚴」的關系。因此亞拿尼亞、撒非拉如果不死,教會歷世歷代,就繼續不認識這位義的上帝是怎樣地恨惡罪惡。如果亞拿尼亞、撒非拉那天不死,教會里面就會有許許多多用欺騙的手段,過一種假奉獻的生活。所以,當一個新的時期出來的時候,神的威嚴便臨到了﹔因為神是不可輕慢的上帝,神是痛恨罪惡的上帝,他是真神!


神的公義  --  痛恨罪惡


    當祭司制度剛開始,亞倫的兩個見子,被按立繼任作祭司的時候,他們被按立的那一天,就是他們一定要死的那一天,為什么呢?因為這兩個人得了高的地位,就飄飄然地得意忘形,他們那天被按立,就把凡火放在聖殿的祭壇上面。他們事奉上帝,不用聖潔的火﹔他們事奉上帝不用聖靈的火﹔他們事奉上帝用世俗的火,耶和華馬上就把這二個人打死。在祭壇面前、在被按立的那天,他們被打死,這是太羞辱的一件事情。你想想看:兩個牧師的孩子,在被按立作牧師的那天就死掉了!你想想第二天,教會全體便要作兩次的喪事禮拜﹔你想想看牧師把二個孩子養大,結果要按立作牧師的那天,便死在眾人面前,是多么羞辱的一件事情!這就發生在亞倫的家里!

    亞倫是祭司長、是大祭司,但他的兩個孩子,被按立時就被殺死,神就這樣滅絕他們,神就這樣把他們除去了!亞倫哭,亞倫很難過,摩西卻蒙神的啟示對亞倫講一句話:「不要為你的孩子們的死而哭,要為他們的罪哭!」神講話時,所啟示的原則很清楚,神不被現象所蒙蔽、所欺騙。你說:「他既然哭了就算了吧!」哭了還要算帳!你哭什么?不要只想人到台前哭泣信主就好了,要問:「你信的是怎樣的主?」還要問他:「哭什么?」是因良心發現而流淚?或是因同情耶穌的死而流几滴淚?或因懊悔他自己的罪而痛哭?或是聖靈感動他,讓他照著上帝聖潔的旨意而憂愁?如果你尚未弄清楚這些,你便還沒有真正的信仰,你便還沒有真正明白神的道在講些什么。「亞倫,不要為你孩子的死而哭,要為他們的罪哭!」痛苦而哭和為罪哭,這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神的義在這里是要我們認識他的聖潔﹔要為自己的罪而憂傷,而不是為自己的感受,或為我們所受的刑罰憂傷,這點若弄不清楚,你就尚未真正地悔改!

    有一些人不明白我為何對一些運動非常尖銳、苛刻而嚴厲地批判,非常快捷、敏感地攻擊,因為時間不是太多,我不能解釋得太長,但我也不能等候太久,應當講的話,我要快快講,你們若聽不懂,我再來解答。有次有個大聚會,一個德國人來雅加達講道,几千人來聽﹔他們說他講得不錯啊,他講的也是耶穌是救主!他還講十字架!所以呢,他算是很純正的。我說:「是的,他講了十字架﹔我問你,他講完了之后有呼召人嗎?」「有啊,他有呼召人!」「呼召人做什么?」「嗯!我想一下,他呼召人,說誰要得醫治的到前頭來......。」你看見了嗎?你看見重點和非重點正在混合了嗎?他若傳的是基督為人死,為什么他不呼召人接受為人死的基督?使那復活的主拯救他們的罪﹔而只是呼召人接受醫治呢?如果你傳的是死而復活的基督,為何你強調的卻是個醫生能幫助你、醫治你病的這些件事情呢?所以,這種重點和非重點尚未清楚的,是個支離破碎的基督教信息。聖經給我們很清楚地看見,信息的中心在哪里,重點在哪里。信仰的重點和非重點是不能隨便調換的!這是今天順便提到的問題。


相對與絕對的混淆


    我看見約五、六百年以前,整個人類文化有個很大的調動,就是重點變成非重點、非重點變成重點,不重要的變成重要、重要的變成不重要,絕對的變成相對的、相對的變成絕對的。這個大的扭曲,這個大的墮落,正是罪的工作之一。不看見罪的工作或不注意罪的工作,這就落在罪的工作中。凡不注重罪的,就已經在罪的中間,被罪的工作影響,因而不注重罪。在罪中的人,不看重罪。當霧大到一個地步,你什么都看不見的時候,你也看不見霧,這是很簡單的道理!許多時候,成套的東西,使你無法作個旁觀者,因為你被套在里面。所以馬丁路德說:「讓我們來談:什么叫做亞當墮落以前,神的形像、樣式在人的身上。」我們不但不可能明白,甚至我們現在談的時候,都是用沒有神形像和樣式的功效,談那個已經失去的東西。如果你把創世記第三章做很精細的研究,你會發現:絕對與相對的混亂、相對與絕對的混亂,主體與客體的混亂、客體占據主體的地位,知與不知、不知與知,能見與不能見,永恆與暫時,全部的總混亂就是從第三章開始!神說:「你吃的日子必定死!」蛇說:「不一定死!」「一定!」「不一定!」「要緊!」 「不要緊!」最糟糕的是,上帝說的話沒有權威,因為上帝說:「死!」亞當死沒有?沒有,還活到九百三十歲,長命得很!神說:「一定死!」可是他不但不死,還很長命。相反的,魔鬼說:「你吃的時候,眼睛就明亮!」有沒有明亮?有!真的明亮,看清楚自己沒有穿衣服!所以從現象來看,神所講的話變成了相對的,而魔鬼講的話卻都變成絕對的。

    廿世紀的初期,中華民族的優秀青年與那些最高的知識分子都掉在這種模糊之中:把相對的絕對化,把絕對的相對化,為什么呢?因他們認為信仰是無可考稽的,沒有足夠憑証使我們可以歸依﹔但科學是絕對的,可以考証的,所以我們一定要歸從,一定要信仰。科學,從次要的地位變成重要,而對真理歸回的重要卻變成次要。把那重要的變成次要的,絕對的變成相對的,這整個的顛倒,正是罪產生出來的作為。所以我今天要和大家思想:看淡罪惡、放輕對罪嚴肅的認知的后果﹔這是一個很危險的事情,而且它正在侵犯整個教會復興的運動。


還有新的啟示嗎?


    我順便再提一點,關于這點我的心很沉重,所以我一定要講。這本聖經完全嗎?大家回答,一定要回答!因這是關系你生死的問題。這本聖經完全嗎?「完全!」怎么知道這本聖經完全?我今天跟你提的這一點,以后几年必成為教會,甚至全世界真正很重要的問題。如果聖經是完全的,你又怎么知道聖經是完全的?如果聖經是不完全的,又如何敢說聖經是不完全的?你憑什么信聖經是完全的?我在這里只有提到:啟示與啟示者,「啟示與真理」,后來印了一本書,那本書是我要講的東西的還不到一半姒在芝加哥我講「啟示」:「普遍啟示」、「特殊啟示」,「啟示與啟示」,「啟示與聖經」,「啟示與光照」,一共講了十九堂。我告訴你:這本聖經的啟示是完全的!因為聖經說:「一切關于生命與敬虔的事,都已記載在上面了。」聖經是完全的,因為從宇宙的開端到宇宙的結果,都記載下來了﹔聖經是完全的,從人的墮落到救贖的成全都己完全交代了﹔聖經是完全﹔因為聖靈透過這本己經啟示的聖經,要引導教會進入一切的真理﹔聖聖經是完全的。如果聖經是完全的,上帝現在還繼續不斷地,把另外一些尚未記載在上面的真理,教導別人,讓那些人來補充這本聖經嗎?我再說一次,上帝是否還繼續不斷地在向一些人講話,讓那些人來補充這本聖經呢?這是個很大的問題。你們沒有注意看的時候,就在模糊之中,溜進一個東西進來,你沒有發現!那東西慢慢長大到一個地步,你沒有辦法推動它的時候,你就被它推出去!那東西是什么?他們認為:上帝在聖經里的啟示是不夠完全的,因為上帝在聖經里的啟示是不夠完全的,所以上帝還繼續不斷地來向人啟示。聖靈是啟示的靈,聖靈也是把啟示賜給人的靈﹔那賜人啟示與智慧的靈是聖靈的名稱,那么最簡單、最容易被人接受的話就是:「上帝是沒有改變的,所以過去的上帝是啟示的上帝,如今,不改變的上帝,還繼續啟示。」對不對?今天神會啟示他,啟示你,啟示有沒有終止的一天?沒有?如果這樣,這本聖經就是:已經領受的,加上聖經寫完之后還再繼續領受的啟示,這些是一連貫的東西?這就表示現在有人還在繼續領受啟示?是還不是?我不講你還很平安,我一講你就亂了,那么你的信仰到底弄清楚了嗎?我不是在開玩笑!好!如果聖靈現在還向人說一些話,那么這些話是不是與聖經等量齊觀,有同樣的價值?不是!那么是不是聖靈有另外一些話,是特別向一些人個別講的呢?

    相信有句話大家一定會同意:「上帝是說話的上帝。」所以人類的歷史中間,有上帝的話記錄下來,而這位說話的上帝現在還在說話嗎?上帝的啟示有自然界的啟示,上帝的啟示有在人良心中間對人所講的話,上帝的話有在聖經里記載下來的,上帝的話也曾經以位格的身份「道成肉身」,彰顯在歷史中間。葛培理在香港布道會中,有一天連續講了几句話:「神說話、神借著自然說話、神借著良心說話、神借著歷史說話、神借著聖經說話、神借著基督說話。」在這簡短的几句話里面,他抓到普遍啟示與特殊啟示几個最重要的重點,特別是自然與良心,表示普遍啟示的范圍﹔而基督與聖經則為特殊啟示的范圍。但是,我們不能把個人領受的感受,與聖靈感動一個人所有的光照,以及神在歷史中間向我們所顯明的一些原則,把它們與聖經等量齊觀,明白嗎?不能!所以,我不愿你們用「啟示」這兩個字,去描述你們所領受的「感動」。

    我們中國人已經很習慣(特別是倪柝聲以后)講這句話:「我領受上帝特別的啟示!」特別的啟示!好像別人的啟示不特別,你的非常特別﹔我就「特別」注意這些「特別」的人!我昨天買個東西,那人對我說:「我特別算你便宜!」我說:「不需要,你不必對我特別,因為我和別人一樣是買東西的,你不必算我特別,我和你實在沒有親戚關系,有什么好特別?你要算便宜就算便宜好了!」不必特別,因為在「特別」里面,有禮多必詐的因素,常隱藏著一個特殊的危機的人性之間的關系。我不要你把我當作特別的,你憑什么把我當作特別的?這是普遍心理,把一個人當作是「特別」的看待,他心里會比較高興一點。而我不是那種人,所以我很敏感那些詞句的背后,到底真誠與否。

    特殊啟示是什么意思呢?是與普遍啟示本質上有分別的﹔神把他要對人講的話,普遍地告訴每一個被造的人,這叫做普遍啟示(general revelation)。特殊啟示,是神特別選一些人,實實在在特別地看待他,與別人不一樣,像以賽亞、摩西、亞伯拉罕、以利亞、耶利米、但以理、馬太、馬可、路加、約翰......,這些人都特別領受了啟示,這啟示是特別的,但你不能說,這特別啟示繼續不斷地存在﹔現在還有許多人說:「我領受神特別的啟示!」如果你領受啟示,他也領受啟示,我就怕你寫下來,你一寫下來我們就多一本「啟示錄」啦!我再問你:聖經到底完了沒有?「完了!」成全了沒有?「成全了!」完了?如果聖經完了,你現在還有特別的感動,或是你現在還有一些的感動,那么這些感動是什么?是與聖經等量齊觀的啟示嗎?絕對不是!那是聖靈感動你、光照你,給你看見聖經已經啟示的范圍里面,有什么是你應該特別做的事情,那只能叫做「光照」而不能叫做「特別啟示」。

    凡是某一個復興運動,假藉這個名詞:「神現在還在繼續說話」,你就要特別謹慎,你就要很嚴謹地看這運動的背后,那些副作用怎樣可能產生出來。最糟糕的是,他們現在已經采取一個很公式化的立場:凡是認為上帝現在不再說話的,都是屬于魔鬼的!凡是認為現在聖經以外,上帝不再有話語的,這些教義與信仰是有魔鬼性質的信仰!今天摩門教為什么被我們拒絕?是因這摩門教除了聖經以外,還有摩門經,有一個特別的啟
示,在聖經之外的。我們今天為什么拒絕許多的異端?因為他們都認為在這本聖經之外,他們還領受了一些特別的啟示。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懷愛倫(Ellen White)說:「我領受神特別的啟示!」耶和華見証人會的盧思福(Rutherfold,J.F.)說:「我領受神特別的啟示!」摩門教的史密斯約瑟(Joseph Smith)和楊百翰(Brigham Young)都說他們在這本聖經之外,領受了神特別的啟示!如果你仔細看摩門經,就可發現有一千一百七十多處的經節,與聖經差不多一樣的,而且每次他遇到重要的事情,他的文法又是莎士比亞時代的文法,不是如他們所說,是三千年前神給西半球時的文法。這些事情太重要了,所以當我在一九六五年看到江端儀所寫的書時,就在書名里面打了一個很大的問號﹔她說:「......江端儀敬錄」換句話說:是神啟示她,她不過是錄下來而已。謙卑嗎?很謙卑。「敬錄」(Dictation)即「聽寫」,神說:「江端儀,寫......。」她就寫﹔敬錄嘛。聖經經過這二千年仍然天衣無縫,無論你怎樣去攻它,很難找到它的毛病﹔但如果你看其它的書,一攻就破了,為什么?因那些其實并不是什么「敬錄」,乃是你自己的感受,或你自己以為是神的啟示,這都不能與聖經等量齊觀。我把這件事提出來,要你們這代青年特別注意,神特殊啟示言語的方式﹔神所賜下來的話語是有一個結束性、完整性在里面的,不是開放的。如果你沒有抓到這點,就很危險了!

    請特別注意那些常常說:「神對我說......。」「神對我說......﹔神對我說......。」的﹔如果你說:「我受感動,覺得是如此......我對聖經的了解是如此......。」我更尊重你。當你說:「神對我說......」之時,我便開始回答說:「神赦免你!」更糟糕的是,當一個靈恩運動到一種地步時,講話者總是以神的第一人稱講話:「我耶和華要與你同去,我......。」有一個人對我說:「你不能否定啊,因為神繼續在做工啊!聖靈現在可能還做這樣的工作!」我說:聖靈現在可能「還做」、「繼續做」這樣的工作嗎?聖靈什么時候做過這樣的工作?有沒有一天以賽亞被聖靈感動的時候,就說:「我耶和華說:......。」有沒有?有沒有一天保羅被聖靈感動,就變成上帝講話?有沒有?沒有!最大的使徒、最大的先知只能說:「我奉耶穌的名......」 、「我奉耶和華的名......」、「耶和華如此說......」﹔而不是:「我......。」明白嗎?如果你們不分辨這些原則,以后慢慢會看見:重要的變成次要,次要的變成重要,那罪的玷污性、顛倒性的力量,便慢慢地進入到教會里面來了。


罪對關系的破壞與顛倒


    現在我們繼續原來要講的東西。罪,不但使人失去位分,罪還把「關系」顛倒了,而把「關系」顛倒正是罪很大很大的工作。罪不但與位分相干,罪與「關系」也有特別的關系。人的宇宙關系是我從聖經看到的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因為聖經給我們看見:人與神之間,有創造與被造之間位格的對交性(inter-personal relativity),人與神之間是位格與位格間的關系﹔神是一切存在的根源,人是被造的存在﹔神是永恆的存在,人有被造的永恆,所以人在神面前可以認識神永恆的存在﹔這個對永恆存在認知的可能性,是神放在我們里面的﹔這對神永恆性的存在,是因我們有永恆性的本質在我們靈魂里面,才能認知的﹔這對神永恆性的存在的認知在我們里面,是因神愿意把他的永恆啟示給我們,才把我們造成這個樣子的。這與神之間位格的對交性是使我們之所以為人的原因,我們與神之間對交性的關系,是我們存在的開始與基礎(The relativity between our“person”and the person of God is the beginning and is the foundation of our existence.)﹔我們的存在來自于在神面前的存在,這樣你就很清楚地看見:你做的任何一件事都不在神的眼光之外。所以,希伯來書四章13節,單單一句話:「并且被造的沒有一樣在他面前不顯然的﹔原來萬物在那與我們有關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開的。」就把整個自然神論,埋葬在墳墓里面去了。

    蒙恩的人,是每時每刻知道他的思想、言語、行動、行為、他的存在、動作、存留都在神面前的﹔有這樣的覺悟,使你的靈性無法隨便墮落。你對神含有的這個相對存在的覺悟,使你不容易落在試探中間。這對交性和道德之間的關系非常密切。所以舊約的約瑟,不能被波提乏太太所誘惑,因為他對這對交性是非常敏感的:「我豈能犯這大罪得罪我的上帝呢?」他不是說:「我哪里敢得罪你的丈夫?」你聽懂沒有?他講那句話,我會思考好久,驚訝萬分!因為那個思想,已經比漢摩拉比的律法更早找到那個對交性,他那個覺悟比大衛更早一千年!大衛完全不大清楚他與神之間的對交性,所以等到拿單來對他講那個比喻時,他才知道:「原來我犯罪了!」于是寫首詩篇,里面說:「我得罪你,唯獨得罪了你!」他與拔示巴的關系怎么叫做得罪上帝?如果約瑟與波提乏的太太同床的話,他到底是得罪波提乏?或是得罪波提乏的老婆?或者得罪波提乏的父親?或者得罪波提乏的孩子?因為他把這個女人玷污了。他到底是得罪誰呢?他完全不提別人,單單提到得罪了神,他把對交性提出來了。當我看到這一點,我發現:約瑟是人類倫理道德中間,最清楚對交性的第一個人。

    為什么上帝把這位年輕的約瑟所曾經得勝過的事情記下來,使他成為千千萬萬后世后代年輕人的榜樣和警惕呢?因為他很懂得對交性:「我豈可犯這大罪,得罪耶和華呢?」對交,使我與神之間的關系一定不能分開﹔我與神之間的關系是清楚的,我犯罪是得罪上帝!不是得罪你,也不是得罪我,乃是得罪上帝!你的父親頂多對你說:「青年人啊!要潔身自愛,好好對待自己。」那是沒有對交性的了解!但約瑟說,我犯罪乃是得罪上帝!這對交性的認識、覺悟竟是這么強!大衛到一千年以后,才慢慢了解這句話,而且還是經過先知大聲的責備和微妙的宣道學才覺悟的。但約瑟不是如此!所以,罪是破壞總關系與所有關系有總關系的關系的一件事情。罪是太嚴重的事情了!約瑟說:「我豈能犯這大罪!」今天有多少人把與妻子以外的女人上床當作小罪。大罪是什么?也許我用原子彈丟到總統府,才算是大罪吧,與一個女孩上床算得了什么?!但約瑟把那當作大罪!改教家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 )講過一段話:對小罪有大敏感的人是聖人﹔一個聖人不是一個沒有犯過罪的人,一個聖人是對小罪有大敏感的人。這世界對罪是愈來愈輕淡,愈來愈輕浮,愈來愈把它輕淡地描寫,把罪當作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聖經絕不是如此。

    這樣,我們就提到關系與關系之間的總關系是怎么樣被罪所破壞,而這個總關系就是與神之間的對交性。人與神之間是一種相對的存在  --  神是創造的存在,人是被造的存在﹔神是有位格的,人也是有位格的﹔位格與位格之間的對交性,在罪產生的時候,就被損害了。人與神之間,神造人的時候,把人造成在這特殊的關系中間。第一個關系:我與神之間的關系﹔第二個關系:我與人之間的關系﹔第三個關系:我與自己的關系﹔第四個關系:我與物之間的關系﹔第五個關系:我與靈界之間的關系。我與神、我與人、我與自己、我與物和我與靈界的這五大關系,就是人被造的位份。

    我想用賈玉銘(中國第一位神學家)對神學所下的定義,先給大家稍為開通一下我們的思想界。賈玉銘說:「神道學是什么?或者更簡單地說神學是什么?」「神學就是研究神之所以為神,人之所以為人,神與人,人與神,神、人與萬物之間的一門學問,稱之為神學。」我看他真是偉大,頭腦清楚,可惜少了一樣,與靈界的關系他沒有提。所以,現在我給你們看見的比他的思想還清楚:神、人、己、物與鬼彼此之間有對交的關系。這本書中,我特別提到位格之間的對交性﹔所以今天,我要提到一點,就是:對物的關系在神學上并不是那么重要,但人與靈界之間的關系卻是很清楚的。

    所以耶穌來到世界上時,也給我們看見:他怎么站在位格性與人身份的地位上,向神、向人、向己、向鬼、向天使,表現出成為我們榜樣的生活。耶穌基督把位格的對交責任交代清楚了,耶穌基督把他在地上作人的身份和應當盡的關系之間的行動,向我們顯明了。感謝贊美主!他對神、對人、對自己講過什么話?他對物界講了什么?他對天使講了什么重要的話?他對魔鬼講了哪些最重要的話?聖經都記載了。這五種位格之間的關系,耶穌怎么以義之本體的身份告訴我們:罪人的差錯在哪里?怎么以義的完整性告訴我們:罪的虧欠在哪里?怎樣以義的身份告訴我們:最重的責任是什么?他都交代了。

    我們把這關系弄好的時候,那叫做義﹔而關系弄壞的時候,那叫做罪。所以,罪不但使人脫離神永恆的旨意﹔罪也使人脫離神在永恆旨意中間為人所定的本位,使人不守本位﹔罪也把人與其它位格之間的關系全部弄斷、弄壞、弄玷污、弄亂。把這些搞清楚以后,我們再一步一步思想下去。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這樣的事情?照像機的腳架有三支腳,上面有一支垂直的軸心,如果這三支斷了一支,架在其上的相機馬上就倒了﹔因此這三支腳是決定相機平穩的基礎。一個桌子是四支腳的,若這四支腳斷了一支,它還可以稍為象樣地站在那邊,這叫做現象界的獨立,但當你把重物放上去的時候,它本質上的支持已經沒有了,就馬上翻覆了,立刻不平衡,這叫本質與現象之間的距離。不過現在我發現,有另外一種東西,它的垂直線不是建立在支撐的上面,而是建立在均等的拉力上,像許多廣播電台的發射台,用許多很細的鐵架,撐得高得不得了,而下面完全沒有支撐的東西,那怎么能站那么高呢?因為它用均衡的拉力,來決定它的垂直線,你看過沒有?一個發射台鐵架上面就是天線,下面的乃是個尖尖的腳架埋在水泥里面,它借著許多左邊的、右邊的,每邊一樣長的線拉著它,結果不是支撐住的,而是拉住的﹔它所以能站直,不是撐的而是拉的,這邊要倒時,那邊就拉它過去,所以它不是被撐車,而是被拉直的。這均衡四方的拉力,乃是代表正當的關系﹔就是使人峙立在天地之間的存在。

    一個人能頂天立地好好作人已不是不需要付代價的﹔一個人能夠站立,他的存有指向神的寶座而站在世界上,站在控制世界而又能榮耀上帝的地步不是偶然的,他的關系一定要弄清楚!今天我要提供給你們的就是:年輕人要好好搞清楚,你們和這宇宙間的對應關系。不是單單搞好你們同學、男女之間的關系,不是單單搞好你跟這個時代各種思想的關系而已﹔關系到這些關系的總關系,那就是神給你的位份,你如何去彼此拉平?你與神的關系,與自己的關系,與人之間的關系,與物之間的關系要弄清楚,你對靈界里面的天使與撒旦的認識要清楚,怎樣去平衡這些力量?只有這又正又直的義可以使你站在那里,而不犯罪。

    希伯來文中義就是直,義就是正,還記得嗎?  -- 正、直﹔你能站得正,站得直,在神的義中間建立起來,你把這關系都拉平了,這是不容易的,這叫做合宜、不過分、無不及,這叫做在神的面前正直、公正處理一切的事情。你要怎樣保持這個關系?

四方面的破壞與顛倒

    我們要用罪的四方面,對關系的破壞所產生的四個名稱來看這問題。如果你把罪只當作是一種行為的話,我告訴你:你對罪的了解,就只像那些大法官一樣的膚淺。對不起,如果讀者中有作法官的我要再講一次,你是膚淺的。因為你看罪是用行為來看,除此之外,你就沒有辦法看見﹔但神說他不看外貌而是看內心,當一個人還沒有殺人以前,他先恨人,法官說他既然還沒有殺,我就不能判罪。神說:我已經判了,因為他已經恨他們。所以神看的是內心。

    基督教倫理是動機倫理,基督教倫理對存心的方向,比對你的行動做了些什么,是看為更重要的。一個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所以你要保守你的心,勝過保守一切(箴四:23)。如果你用這個原則來建立你的人生,那么,你就能夠看別人的心,如果你能正確地了解別人的心,然后再決定要如何回應他,你必會省去許多的麻煩。哲學家馮友蘭提到:「研究哲學不要受到那些哲學家所寫的哲學論文內容所欺騙,而要研究寫這些論文背后的動機是什么。」我感到這是聰明人的話。許多偉大理論的背后,沒有太偉大的動機﹔許多說得頭頭是道,使你頻頻點頭的,后面常不是真正的道!你要非常謹慎「動機」的問題。

    所以,我現在看的不是單單行為、單單行動,或付諸于行動的外表的這些生活層次里的東西,乃是看到更深一層:即人的位格,人與神的對交關系,行動背后的動機等層次里面的東西。于是,我們看到了以下四個方面:


1.罪是對神與神的義背叛的狀態


    罪在還沒有變成行動以前,罪是一個狀態。罪是對神與神的義的一個背叛性的狀態。對神的義和神自己背叛的狀態,叫做罪。當人還沒有把這種行為表現出來以前,你內心深處有一個背叛神的心志,這心志的本身就是個罪,而且是眾罪中最基本的核心。你說:「我還沒有行出來啊!我不過是里面想想罷了!」那不是罷了,那是不能罷的罷了,那是神一定會對付的事情。你里面的動機,是對神的背叛,是對神的義的輕看,這是很可怕的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就在你里面有個動機的時候,神己看見了!

    所以上帝定撒旦的罪之時,有許多的天使不服氣!上帝說:「你有罪了!」那些被它的軍權所管轄下的那些天使,看見它們的將軍竟然這樣被定罪,它們不服氣,所以天上三分之一的星辰,就跟著它的將軍去了,形成宇宙中間一個背叛的大團體。這樣,撒旦與邪鬼、污靈的存在,就變成一個歷史的事實了。許多時候,神看到罪后面的動機,而沒有神智慧的人卻沒有看見,所以他們呼喊:「上帝啊!你的公義在哪里?」照樣,當一個有敏銳認知性的人,看見某些運動背后有危機性的時候,他講出來,而當代的人卻看不見﹔等到那些人看清楚的時候,這個人早就死了!他們連向他道謝的資格也沒有。

    神是看內心的。當上帝宣布說:「你有罪了!」的時候,聖經用一個很簡單、清晰的名詞來表達:「在你心中又察出不義。」(結廿八:15)神察出他心中的不義,這「察出」是以至高神自己的智慧所看見的,別人沒有看到﹔神一察出就宣布的時候,許多人還來不及跟從。「我察出你的不義﹔別人沒有察出,我察出了!別人沒有看見,我看見了!」神是神,他看見了。所以,罪就是對神與神的義背叛的狀態。


2.罪是損害社會與他人的行動


    在談到人對人的關系時,罪變成一個行動﹔罪是一個損害別人的行為。從內心對神的背叛,產生一個連鎖的反應,結果一定達到必然的后果,就是社會與其它的位格受到虧損。沒有一個人在誤用自由時,不傷害到別的位格的。你在自由伸展雙手的時候說:「我很自由哦!」不小心打到旁邊的人,馬上兩個頭給你打到!他叫:「哎喲!」你還對他說:「不要吵,聚會要安靜。」他說:「我的頭痛啊!」你說:「主會醫治你。」他說:「豈有此理,是你打我!」你說:「沒有,我正在運用我的自由!」你明白嗎?沒有一個誤用自由的人,不在同時損害到別人。因為,你被造在對交性位格的存在里面,不是被造在絕對自由的自存性里面。千萬不要以為:你自由自在地決定某一件事,你的錯誤不會影響別人﹔千萬不要以為:你的自由只需要向你自己的虧損負責。因為,罪在對神的誤解與背叛的狀態中間,已經產生一必然的后果,就是對社會與他人的損害行動。這樣,法律便在這個層次(有害的行動)里開始它們的責任,法官也就在這層次里面找到了他們的職業。


3.罪是奴役自我的權勢


    罪不單是個狀態,罪不單是個行動,罪還是一個奴役自我的權力。耶穌基督在這件事情上,比所有希臘哲學家以前所講過都更清楚:「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約八:34)當一個人正在抽煙時,他說:「我正在抽煙」 ,但他沒有想到煙正在抽他﹔當你正在玩牌的時候,你說:「我在玩牌」,但你是被牌玩弄。當你以為你是主動的時候,事實上,你是被動!被動的主動、主動的被動,自由的不自由、不自由的自由,你正在欺騙你自己,你沒有看見:罪是個自我奴役的權能。所以,當你以你的自由開始在罪中有份的時候,你也就是在當時決定出賣你自己的自由﹔當你把自由出賣掉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其實你是站在被動性的地位里面,你自我安慰,還以為自己正在享用自由。

    自由是一個很奧秘的事情,所以自由不是歸在現象界。「自由」、「不朽」與「上帝」,這三件事是被編排在本體界中,是在人的純理性沒有辦法溝到的地方,不能把它編排在我們想得通的范圍里面,這「自由」太奧妙了!二十多年以前,我在新加坡講過一篇「自由的矛盾性」,就沒有繼續講下去。所以,罪不是單單一個行為﹔罪是神面前的一個狀態﹔罪是人中間的一種損害的行為﹔罪是人里面一個奴役的權柄。我想我講到這里,應該提醒一件事:你知道你生命中間正有一些事在捆綁你,無論你是用各樣的文化來遮蓋你自己,用各樣的辦法安慰你自己,你還是沒有辦法逃避你心中有些的控告﹔你正在某些的捆綁里面,那是什么?那就是「罪」。


4.罪是使我們與魔鬼聯合在一起的工具


    沒有一次你犯罪的時候,不使你與撒但連在一起﹔當你犯罪的時刻,也就是你離棄神,與撒旦親近的時刻。所以,罪是一個工具,一個很難逃脫的工具﹔你正在把你自己的手放在手銬里面﹔你正在把你自己的生命放在監牢里面﹔你正在把你自己的自由放在自殺的途徑里面!罪不單是個狀態,罪不單是個行動,罪不單是個權勢,罪更是一個工具,把你與撒旦連在一起。

    這是罪的四方面。此外,聖經里面最少有六個定義,論到罪是什么:(1)凡驕傲的人、言高氣傲的人就是罪。(2)愚頑的就是罪。(3)不義的就是罪。(4)違背律法的就是罪。(5)不出于信心的就是罪。(6)知善不行的就是罪。這是聖經提到「罪」的六大定義。什么叫做罪?我們從字義來說:罪是 hamartia﹔從位份來說:失去本位叫做罪﹔從關系來說:一切關系的總關系之玷污與破壞叫做罪﹔把整個的關系顛倒這叫做罪。


人類的兩個代表


    我們在聖經中看到耶穌所講的一句話:「當聖靈賜下來的時候,要叫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提到罪的時候,他說:「為罪,是因他們不信我。」所以沒有一個罪,比抗拒耶穌基督更大﹔沒有一個罪,比不接受耶穌基督給你救贖的邀請更大。


1.罪的代表:亞當


    這一章還沒有結束以前,我要和你談一個刺激你思想的東西:當亞當犯罪的時候,他是以人類代表性的地位來犯罪,所以亞當的罪,便歸到每一位在他生命源流中所生出來的人,這就是神學里面所說的「原罪論」。我再說:當亞當犯罪的時候,他是站在人類代表性的地位上來犯罪,所以他的罪便歸到一切在他生命源流中被生出來的人。亞當生命的源流,是「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約三:6)。而當基督以絕對順從的身份,在神面前遵行神永恆旨意的時候,他也是站在代表人的地位上來成為義。這樣,基督的義,也就歸到那些在他里面順從他,且對神順從而成就救贖的要求的人﹔這樣,基督的義便歸到那些「按靈所生的就是靈」的這些人身上。

    以上的詞句很長,我把它弄短一點:亞當是代表,耶穌也是代表﹔亞當是全人類第一個代表,耶穌是全人類第二個代表﹔亞當是人類中間那些不信者的代表,耶穌是人類中間那些信者的代表﹔亞當是神所設立的第一個代表,耶穌是神所設立的第二個代表﹔因為只有二個,所以亞當是首先的那一個,耶穌是末后的那一個,末后的一個,也就是到他就結束了。

    你不能相信統一教的文鮮明是另外一個代表,你知道文鮮明是誰嗎?在他的思想里面,神要用亞當賜下聖潔的后代,但是亞當失敗了,因為他偷吃禁果﹔而他把偷吃禁果解釋成:就是在神的旨意還沒許可的時候,就發生性的關系。(這位胡說八道的解經家,已經把美國某些笨人的頭腦,帶到異端里面去。美國是個很開放的國家,所以對好的、對壞的都開放,成為一個又聰明又笨的國家。)然后,人類就在罪的中間,沒辦法成全上帝的旨意,上帝就差遣耶穌到世上來,因此耶穌是第二個代表,可惜,在他還沒結婚生下聖潔后代以前,就被拉去釘十字架,所以他死了沒有留下后代。于是上帝派第三個代表,叫做文鮮明?我告訴你,請注意那句話:亞當是首先的人,耶穌是末后的亞當(林前十五:45),是最后一個代表,意思就是再也沒有了!

    我為何要那么堅定地為了神用文字所表達的啟示(聖經)而爭辯呢?因為神的啟示在聖經話語的里面已經結束了,因為這是己經完成的,就表示它有絕對的權威可以來批判萬世萬代!如果不是如此的話,你就等于再打開一個門,繼續不斷地、無法應付地讓所有的異端繼續進來!照樣,耶穌是末后的代表,表示從此以后,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站在第三個代表的身份上。亞當是第一個代表,耶穌是末后的代表,結束了。

 

2.義的代表:耶穌

    亞當以他的不信、他的背約、他的不義、與他的悖逆,代表你、我在生活中間,已經顯明出來我們不順服上帝的情形。而基督因他的順從、遵從神旨意的甘心,和他能將神在永恆計划當中所預定一切的美意都成全了,也代表我們因著信他,領受聖靈所給我們順從的能力這方面的恩典。所以亞當因他的悖逆,就把罪帶到人間,耶穌因他的順從,就把義帶到人間﹔亞當對神的不義,顯明在他以自己為中心的生活中,耶穌基督對神的義,顯明在他以神為中心的生活中。整個亞當的生活、行為歸納起來,只能用一句話表達出來:「上帝啊,不是照你的意思,乃是照我的意思行。」而耶穌整個生活歸納起來,也就是另外一句話:「父啊,不是照我的意思行,乃是照你的意思行。」(太廿六:39)

    就從以上的角度來看,我告訴你,趙鏞基的禱告與他對今日全世界教會所教導的禱告方式,是違背聖經的。你們在台灣的人也開始開放了,而我仔細觀察你們開放的原因,是因你們做教會的工作,做得半死也做不起來,怎么辦呢? 開放吧!大概還有新的盼望。若有機會我們要研討:教會真正復興的意義是什么?要真正復興的代價是什么?要真正復興的辦法是什么?然后,懇切禱告等候神的時間來到,不要隨便以為那些現象上的復興,就可以代表聖經里面復興的原則。

    耶穌基督沒有說:「上帝啊,可憐我吧!你降低你的標准一點,順服我吧,我一定會記念你!」耶穌也沒有說:「我既然要這么做,那么你成全我的心愿吧!那我就不必受那么多的痛苦,難道你甘愿看我這么痛苦嗎?」上帝「好像」(我說:「好像」)從現象來看,是個很殘忍的父親,任憑他的兒子喝完烈酒中的神的憤怒之杯,一滴不存,讓他這樣死,讓他被挂在十字架上,讓他大聲呼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么離棄我?」但上帝對他的兒子一句話也不回答。為什么?義、罪與審判在十字架上達到了最高超、最完全的結合。

    亞當與耶穌就是人類的兩個代表:一個是罪的代表,一個是義的代表。亞當既然是人類的代表,他就代表罪人顯出罪人對神的背叛狀態,所以,他的罪果與罪性,就這樣在那些被他所代表的罪人身上,繼續地延續下去,這就是「原罪」。

    奧古斯丁對「原罪」的解釋是有差錯的,奧古斯丁清楚看見(羅五:12)以后那一段,也清楚看見(林前十五:45)后面那一段,他發現亞當與耶穌,這兩個人對他們以后的人有深遠的影響,所以,他看保羅講那些話很嚴重,因為一個人犯罪,罪就臨到眾人,因為他們都犯了罪。那么這「歸罪」(imputation ofsin)到底是什么呢?奧古斯丁就解釋說:這是因為「性交的關系」,罪借著人的遺傳,傳到后代那里。這個思想結合了中古世紀禁欲主義的思想,和受過二元論宇宙觀影響的摩尼教(Manichaeism),以致在奧古斯丁的思想里面,產生一些不能完全除去的影響,使得中古世紀過著一種二元論的生活,至少在現象中是如此。什么意思呢?就是認為不結婚是比結婚的更聖潔,作童女在天上是有賞賜的,童男?童女在天上的賞賜,超過那些結過婚的人,因為「性」是骯臟的。但是這些原則不是聖經的,我奉主的名告訴你:好好結婚吧!沒有結婚的不要以為你比那些結婚的人更聖潔、更高一級﹔結婚的人不要以為你比不結婚的人更低一級,沒有這回事,也千萬不要視性的關系是把罪傳下去的原因。但是,在改教時期,特別是馬丁路德與加爾文提出來很重要的一點:亞當的罪歸于子孫,乃是因為他是人類的代表。


我們的罪歸給基督


    現在我再刺激你去思想另外一個問題:如果亞當的罪歸到他子孫身上,而基督的義歸到那屬于他的人身上,那么請問為什么亞當的罪歸到子孫身上是自動的,而基督的義卻不能自動地歸給基督徒的子孫呢?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如果亞當犯了罪,他的兒女都是罪人,而且自動是罪人,主動地成為罪人﹔那么我們得救以后是個義人,以后結婚的對象也是個義人,那么義人與義人所生的孩子,為什么義不會直接歸到他身上呢?這顯出上帝不公平,對不對呢?我現在還不回答,我就先用這個問題刺激你。如果基督徒與基督徒結婚,得救以后才結婚,稱義以后才結婚,孩子直接歸義好不好?那不必傳福音,多多生孩子,教會就興旺了?借著遺傳增加教會的復興不是很好嗎?但聖經沒有給我們看見這樣的事情。

    親愛的弟兄姊妹,亞當犯罪,后代主動作罪人﹔而基督徒稱義以后,為什么后代還需要實實在在受上帝的道教訓,讓他們在「道」里面被重生呢?為什么?回到剛才我提到的一節聖經,約翰福音三章6節:耶穌說:「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奧古斯丁提到嬰孩有「原罪」 ,他的理論是「性關系」成為媒介,我們不接受這方面的理論,但是我注意到他里面提到的一些事情:因為嬰孩有夭折的,証明他有原罪﹔嬰孩有殘障的,証明他有原罪﹔嬰孩需要受洗(那時教會里面都知道嬰孩要受洗的)所以証明他有原罪,否則的話他為何要受洗?否則的話,他沒有罪,為什么他會夭折?否則的話,孩子為什么會殘障?這不是出于他自己犯了什么錯,那為什么竟然有罪的報應在他身上?奧古斯丁從這些現象提到嬰孩有原罪的原因。我們不接受他前面提到性關系影響后代,領受原罪,產生歸罪的原因。但你要注意:是的,嬰孩會死,嬰孩會夭折,有的嬰孩會殘障,特別在過去科學與醫學還未全面發展的地方,直到現在還有科學、醫學落后的地區,衛生設備不齊全的地區,你可以看見許多嬰孩夭折的事件在全球繼續不斷地發生。但是,我們不要忘記神實在已審判他的原罪,就是他肉身的死亡,以后末后的審判怎樣,我在下一個部份會提到﹔在末后不再審判那些已經審判的(原罪),乃要審判各人所行的,或善或惡來報應各人。

    我想,剛才刺激你們的問題,你們討論一下:如果基督徒的孩子主動作基督徒,多么好啊!是不是?那么特別屬靈的,生出來的就更屬靈的,那就是屬靈的進化!但事實証明牧師的孩子也很可能是最壞的,對不對?因為牧師大家要尊重,所以連他的壞孩子,大家也要尊重,是不是?這叫做沾光、托福。所以,常常牧師講道的時候,別人不敢走動,只有牧師的孩子走來走去。那么義人為何不生義人出來呢?我對我教會的會友說:我孩子如果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必要的時候你責備他,必要的時候,你打他,然后你告訴我,我謝謝你!我不相信基督徒生的孩子主動得救。基督徒生的孩子依然被生在罪中,只是他有特殊的恩典,他被生在一個很好的環境里面,生在一個明白真理的家庭里面,有教導聖經的場所里面,這些東西是他與別的孩子很不同的地方。

    神學是一片大海,盼望我們繼續不斷地發掘、去了解、去經歷、去認識,感謝上帝!最后我問你,你到底是在亞當里面,或是在基督里面呢?基督的義已經歸在你身上了嗎?或者你還在亞當的罪里面掙扎?因為亞當的罪正歸在你身上,你今天應當回到主的面前來,像馬丁路德說:我將我的罪歸到基督的十字架上,他從十字架上把上帝的愛賜給我,把上帝的義降下給我。你愿不愿意離開你作罪人的地位,在基督里面領受神要賜給你的義?在神的道里面,看見神的恩典就在你的面前。

   

第二章 - 罪的真相第四章 - 神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