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成聖 - 成長更像基督

(資料取自古德恩 Wayne Grudem 《系統神學》,更新傳道會出版,2011年)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前言

A.稱義與成聖的區別

B.成聖的三個階段

B.1  成聖的開始

B.2  成聖的增長

B.3  成聖的完成

B.4  成聖在今生絕不會臻至完全

C.神與人在成聖中合作

C.1  神在成聖中的角色

C.2  人在成聖中的角色

D.成聖影響著全人

E.基督徒順服神的動機

F.成聖的榮美與喜樂

●經文●

羅六:11 - 14 

11這樣,你們向罪也當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穌里,卻當看自己是活的。
12所以,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們順從身子的私欲。
13也不要將你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器具﹔倒要象從死里復活的人,將自己獻給神,并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
14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因你們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


前言

    前面几章已經討論過神在我們基督徒生命開始時的几項作為:福音的呼召(神向我們發出呼召)、重生(神賜給我們新生命)、稱義(神給我們在他面前合法的地位),以及得著兒子的名分(神使我們成為他家中的成員)﹔也討論過歸正(我們為罪悔改,并信靠基督而得著救恩)。上述這些都發生在我們基督徒生命開始的時候。(注:雖然我們起初是借著得救的信心而得以在歸正之時被稱為義,但是信心和悔改確實在我們一生中都持續著。同樣地,雖然重生、稱義,和得著兒子的名分都是在基督徒生命開始之時就立即發生,并且也都是一次完成的事件,但是這些事件的一切后續結果卻會持續一生之久:我們仍然擁有從重生所得到的屬靈生命,從稱義所得到的合法之地位,和從得到兒子名分所得到的神家中成員的資格。)

    但現在我們要討論救贖施行工作的一個漸進發展部分﹔這部分在我們一生年日中是持續進行的,也是由神與人合作、各擔任其不同角色的工作。救贖施行工作中的這個部分就稱為「成聖」(sanctification):成聖是一項神與人合作、漸進發展的工作,使我們在實際生活中能夠更脫離罪,并且能更像基督。


A.稱義與成聖的區別


    下表具體說明了稱義和成聖之間的几個差異:

稱義 成聖
   
法律上的地位 內在的光景
   
一舉完成的 一生中持續不斷的
   
全然是神的工作 我們有所參與
   
今生得著完全 今生無法得著完全
   
對所有的基督徒都是一樣的 有些人更加進深


    正如這個表所指明的,成聖乃是在基督徒生命中持續一生的事。基督徒生命的一般歷程就是在成聖上繼續地成長,而這也正是新約聖經鼓勵我們要留心努力之處。


B.成聖的三個階段


B.1  成聖的開始

    成聖在重生時有一個明確的開始。當我們重生的那一刻,我們的生命中發生了一個明確的道德上的改變,正如保羅所說「重生的洗和聖靈的更新」(多3:5)。我們一旦重生了,就不會繼續犯罪,無論是習慣性地犯罪,或是活在罪的生活模式中(約壹3:9)﹔因為在我們里面屬靈新生命的力量,會保守我們不對犯罪的生命讓步。

    這個起初道德上的改變,乃是成聖的第一階段。就這個意義而言,重生與成聖之間稍有重迭,因為這個道德上的改變其實就是重生的一部分﹔然而當我們從內在的道德改變之觀點來看時,我們也可以將它視為成聖的第一階段。事實上,保羅把重生時開始的成聖,視為已成就的工作,所以當他對哥林多教會的人說「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并借著我們神的靈,已經洗淨、成聖、稱義了」之時(林前6:11),他是在回顧一件已經完成了的事件﹔同樣地,他在使徒行傳20:32那里將基督徒稱為是「一切成聖的人」。(注:此處的希臘文是 tois hēgiasmenois ,衍生自hagiazō ,它是一個完成式被動分詞所轉化成的名詞,表達出一個已經完成的過去的作為(他們已經成聖了),以及一個繼續的結果(他們繼續經歷到過去那個成聖作為的影響)。

    信徒在這個成聖的起始步驟中,對罪的管轄權勢及對罪的眷戀作了一個明確的斷絕,以至于他不再被罪轄管或主宰,也不再眷戀著罪。保羅說:「這樣,你們向罪也當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穌里卻當看自己是活的......〔因為〕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羅6:11,14)保羅說基督徒已經「從罪里得了釋放」(羅6:18)。在這段羅馬書第6章的經文中,向罪而死或從罪中得釋放都牽涉到一個能力,這個能力可以使人在生命中勝過罪惡的行為,或罪行的模式。保羅告訴羅馬教會的人:「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身上作王」﹔他又說:「不要將你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器具﹔倒要......將自己獻給神。」(羅6:12-13)向罪的管轄權勢而死,就表示我們基督徒借著聖靈的能力,和在我們里面運行的基督復活的生命,能夠有力量勝過罪惡的試探和引誘﹔罪不再是我們的主宰,如同我們成為基督徒之前的那種光景。

    從實際的角度來說,這表示我們必須肯定兩件事的真實性:在一方面,我們絕不能說「我完全脫離了罪」,因為我們的成聖在今生絕不會達到完全(見本章B.4節)﹔但是在另一方面,一個基督徒也絕不應當說(舉例而言):「這個罪已經擊敗我了,我放棄了。我的壞脾氣已經有三十七年了,而且這個壞脾氣會跟著我直到我死的那一天。別人只好忍受我這個樣子了!」這種說法就表示罪已經得著了權勢,也表示我們容讓罪在我們的身上掌權,并承認自己的潰敗。這種說法就是否認了聖經上的真理:「你們向罪也當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穌里卻當看自己是活的」(羅6:11),以及「罪必不能作你們的主」(羅6:14)。

    所以,這個一開始與罪的斷絕,包含了我們在意愿上的改變方向,使得我們在生活中不再對罪眷戀并被罪轄制。保羅知道他的讀者先前是罪的奴仆(正如所有的不信之人),但是他說他們如今不再被罪所奴役了:「你們從前雖然作罪的奴仆,現今卻從心里順服了所傳給你們道理的模范。你們既從罪里得了釋放,就作了義的奴仆。」(羅6:17-18)一個人心中最主要的眷戀和意愿之改變,是發生在成聖的開始之時。(注:有人可能希望在這一段中另外再加上一處或几處《希伯來書》的經文,是論到我們的成聖在過去就已經完成了。例如,《希伯來書》的作者說:「我們憑這(神的)旨意,靠耶穌基督,只一次獻上他的身體,就〔已經〕得以成聖」(來l0:10)。此處希臘文的表達是用迂回說法的完成式被動分詞hēgiasmenoi esmen,這是說到一種繼續進行的現在情況,而這個現在的情況乃是出于過去已完成的作為:我們......繼續處在「〔已經〕成聖」的光景下(而且我們繼續感到先前成聖的作為之結果)。但是在希伯來書中,「成聖」一詞(希臘文是hagiazō )的意義,更多是關系到舊約時代的人到神面前所必須具有的禮儀上的潔淨或聖潔﹔所以,在希伯來書中「成聖」的意思是「使人在神的眼中成為聖潔和公義,如此才可以到神面前來敬拜他」﹔就這個意義來說,希伯來書里的「成聖」大約是相當于保羅詞匯中的「稱義」。「成聖」的這個意義可見于希伯來書9:13﹔10:10﹔13:12﹔這些經文都是講到一種禮儀上的潔淨,使人得以來到神的面前,因此這里的「成聖」是指基督徒生命開始時,但更著重于在敬拜中到神面前。而保羅所說的「稱義」,其重點則是在從神律法之下的懲罰被釋放而得著稱義的地位。)


B.2  成聖的增長


    成聖是在一生的年日中漸漸增長的。縱使新約聖經論到成聖有一個明確的開始,但它也視成聖為一個過程,在我們基督徒的一生中持續地進行著﹔這是「成聖」一詞在今日系統神學和基督徒言談中一般所代表的主要意義。(注:在更正教派之衛理會或聖潔運動的傳統中,「成聖」一詞有不同的用法。在這些圈子里,成聖的經歷有時候被視為在歸正之后的單一事件,即基督徒達到了一個更高層次的聖潔﹔這個層次有時被稱為「全然成聖」(entire sanctification)或「無罪的完全」(sinless perfection )。在這個傳統中,成聖被視為是一項基督徒在靈命中所尋求、并且有時候能獲得的經驗(見本章目中列在「阿民念派」類別之下的系統神學書籍)。因此,盡管大多數的更正教徒會說:「我正在成聖的過程中」,而一些屬于衛理會或聖潔運動傳統中的人卻會說:「我已經成聖了」﹔他們所指的不是一開始在歸正時的與罪斷絕,而是指在后續的經驗中開始體會到生命脫離自覺之罪的自由。這種立場所帶來的難題將在以下B.4節「成聖在今生絕不會臻至完全」中略加討論。)雖然保羅說他的讀者已經從罪里得了釋放(羅6:18),而且他們「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羅6:11),然而他也明了罪仍然存留在他們的生命里,所以保羅告訴他們,不要容罪作王,也不要順從它(羅6:12-13)。因此,他們身為基督徒的責任,就是要在成聖上愈發增長,就如同他們從前在罪中也是愈發增長一樣:「你們從前怎樣將肢體獻給不潔不法作奴仆,以至于不法﹔現今也要照樣將肢體獻給義作奴仆,以至于成聖。」(羅6:19)「從前怎樣......現今也要照樣......」這個詞語(希臘文是 hōsper ..houtōs)表示保羅要他們以相同的方式去行:他們先前「怎樣」愈發獻給罪,他們現今也要「以相同的方式」將自己愈發獻給義,以至于成聖。

    保羅說,在基督徒一生的年日中,我們都要漸漸「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林后3:18)。當我們在基督徒生命中繼續前行時,我們就會漸漸地變得愈來愈像基督﹔所以保羅說:「忘記背后,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里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3:13-14)--  保羅在說這句話時,也表明自己尚未完全,而是竭力要達到基督之所以拯救他的一切目的(腓3:9-12)。

    保羅勸誡歌羅西教會的人不應當再彼此說謊,因為他們已經「穿上了新人﹔這新人在知識上漸漸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 (西3:10),這也表明出成聖甚至包括了我們在思想以及言語行為上,會愈來愈像神。同樣地,希伯來書的作者勸勉他的讀者說:「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來12:1),并且說:「要追求聖潔﹔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來12:14)另外,雅各鼓勵他的聽眾說:「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雅1:22)而彼得則告訴他的讀者說:「你們在一切所行的事 上也要聖潔。」(彼前1:15)

    我們在這里毋需列舉更多的經文,因為新約聖經中大部分教訓都是在指導各教會的信徒要如何成長更像基督﹔新約書信中所有的道德勸勉和命令也都是此類的教訓,因為它們都是從不同的方面勉勵信徒,使他們在生命中達到更深的成聖。新約中的每個作者都盼望,我們基督徒在一生中,都能夠在成聖上不斷地長進。


B.3  成聖的完成


    就我們靈魂的成聖而言,其完成是在我們死亡之時﹔而就我們身體的成聖而言,其完成是在主再來之時。

    我們即使成為了基督徒,卻仍然有罪殘存在我們的心中(羅6:12-13﹔約壹1:8),所以,我們的成聖在今生是絕不會完成的(見以下B.4節)。然而當我們離世與主同在時,就某種意義來說,我們的成聖便完成了,因為我們的靈魂從內在的罪中被釋放而得著完全。希伯來書的作者說,當我們進入神的同在中敬拜時,我們就是進入「被成全之義人的靈魂」中間(來12:23)﹔這個說法也預示著啟示錄所說的:「凡不潔淨的......總不得進」入神的同在,就是那屬天的聖城(啟21:27)。這些經文表示,到那時我們已是「被成全之義人」,是「潔淨的」。

    然而,當我們理解到成聖是牽涉到我們的全人,包括我們的身體在內時(見林后7:1﹔帖前5:23),我們就會明白,要一直到主再來,以及我們得著復活的新身體之時,成聖才會全然完成。我們等候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從天降臨,到那時他要「將我們這卑賤的身體改變形狀,和他自己榮耀的身體相似」(腓3:21)﹔也就是「在他來的時候」(林前15:23),我們會帶著復活的身體活過來﹔然后,我們也必將有完全「屬天的形狀」(林前15:49)。

    我們可以用下圖來描繪成聖的過程。圖中顯示我們在歸正以前是作罪的奴仆,而(1)在歸正的那一刻,成聖有一個明確的開始﹔(2)在基督徒一生的年日中,成聖應當有所增長﹔(3)在我們死亡之時,成聖達到完全(為使圖簡明,我們省略掉得著復活身體時的全然成聖)。


成聖的過程


    圖中以一條鋸齒狀的線來代表成聖的過程,表示我們今生在成聖的成長上,并非總是朝著一個方向前進﹔有些時候我們在成聖的路上有進步,但有些時候我們曉得自己有几分倒退了。最極端的情況是一個信徒不但沒有往成聖的路上前進,反而接受不正確的教導,缺乏好的基督徒團契,并且對于禱告和神的話語完全不認真﹔他可能如此過了許多年,而在成聖上几乎完全沒有進步  --  這當然不是一般所預期的基督徒生命之模式﹔事實上,這是極為不正常的景況。


B.4  成聖在今生絕不會臻至完全


    在教會歷史上總是有一些人會引用如馬太福音5:48(「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或哥林多后書7:1(「我們......就當潔淨自己,除去身體靈魂一切的污穢,敬畏神,得以成聖」)這些經文的命令,由此推斷說,既然神賜給我們這些命令,他也必定會賜下能力,使我們能夠完全遵守這些命令﹔所以他們結論說,我們在今生是有可能達到無罪之完全的境地。不只如此,他們提出保羅為帖撒羅尼迦教會的人所作的禱告:「愿賜平安的神,親自使你們全然成聖」(帖前5:23),并由此推測說,保羅的禱告可能已經在某些帖撒羅尼迦教會的基督徒身上實現了。事實上,約翰甚至說:「凡住在他里面的就不犯罪。」(約壹3:6)難道這些經文不是指出一個可能性,就是某些基督徒在今生可以達到無罪之完全的境地嗎?在這個討論中,筆者要以「完全主義」(perfectionism )這個詞語,來代表認為在今生有可能達到無罪之完全的這個觀點。

    當我們經過更仔細的審視之后,就發現這些經文并不支持完全主義的立場。首先,聖經并沒有教導說,每一次當神賜下一個命令時,他也都會賜下遵守它的能力。神命令世上的人都要遵守他一切的道德律法,并旦當他們違反律法時要他們為此負責,即使是不蒙救贖的罪人也是一樣﹔雖然不蒙救贖的罪人之景況乃是死在過犯罪惡之中,因而無法遵守神的命令,但是神仍然同樣地要求他們承擔后果。耶穌命令我們要像天父一樣完全(太5:48),這是為了要顯明神自己絕對的道德純潔乃是我們所要努力的標准,也是神要我們負責任的標准。我們不能夠達到這個標准,并不表示這個標准就要降低,反而顯明我們需要神的恩典和赦免,以勝過我們殘留的罪。同樣地,當保羅命令哥林多教會的人敬畏神以達到聖潔(林后7:1)時,或是祈求神使帖撒羅尼迦教會的人全然成聖時(帖前5:23),他乃是指出他盼望這些信徒要竭力達到這個目標﹔保羅并非表示有人達到了這個目標,而只是說這是神要一切信徒所渴望臻至的極高的道德標准。

    約翰所說「凡住在他里面的就不犯罪」(約壹3:6),并不表示我們中間有人達到了完全,因為此處所用的希臘文現在式動詞是指連續性或習慣性的動作,所以這節經文應當譯為:「凡住在他里面的就不〔繼續〕犯罪﹔凡〔繼續〕犯罪的,是未曾看見他,也未曾認識他。」(約壹3:6)這與約翰在几節經文之后的敘述類似:「凡從神生的就不〔繼續〕犯罪,因神的種子(和合本譯作「神的道』)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繼續〕犯罪,因為他是由神生的。」(約壹3:9,NIV譯法)假若這些經文是指達到無罪之完全的境地,那么這就表示每一個基督徒都會達到無罪之完全的境地,因為這些經文是說到每一個從神而生、每一個見過基督又認識他之人的真實光景。(注:我們也要以類似的方式來理解約壹五:18)

    所以,聖經中似乎的確沒有任何經節是教導說人有可能在今生完全脫離罪﹔而另一方面,在舊約和新約里都有經文清楚地教導說,我們于今生是無法在道德上臻至完全。所羅門在他獻殿的禱告里說:「你的民若得罪你(世上改有不犯罪的人)......」(王上8:46)同樣地,我們在箴言20:9那里讀到一個答案是否定的反問句:「誰能說「我潔淨了我的心,我脫淨了我的罪』?」而在傳道書7:20 我們則讀到直接的敘述:「時常行善而不把犯罪的義人,世上實在沒有。」

    在新約里我們看到耶穌教導他的門徒禱告說:「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赦免我們的罪過,如同我們赦免了那些得罪我們的人(和合本譯作『免我們的債,如向我們免了人的債』)。」(太6:11-12)這段經文告訴我們,就像我們每天為日用的飲食禱告一樣,我們也應該每天為罪得赦免而禱告。

    正如我們在以上所提到的,當保羅論及賜給基督徒得以勝過罪的新能力時,他并沒有說在基督徒的生命中就沒有罪﹔他只是告訴信徒不要容罪在他們的身上「作王」,也不要「容讓」他們的肢體犯罪(羅6:12-13)﹔他并非說他們不會犯罪,而是說罪不能轄制他們,或是「作他們的主」(羅6:14)。保羅之所以提出這些教導,正顯出他明了信徒在世上的年日中,仍然會有罪繼續存留在他們的生命里。甚至連我們,主的兄弟雅各也說:「我們在許多事上都有過失」(雅3:2)﹔如果雅各自己都這樣說,我們當然也應該同意這種說法。最后,約翰在這封屢屢宣告神的兒女不會繼續處于犯罪之行為模式的書信中(約翰壹書),他也清楚地表示:「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們心里了。」(約壹1:8)在此約翰明確地排除了我們在生命中可以完全脫離罪的可能性﹔事實上,他說任何宣稱自己脫離了罪的人,都只是自欺而已,真理并不在他里面。

    然而當我們結論說,成聖在今生絕不會達到完全時,我們也必須加上教牧上的智慧和警覺來運用這項真理。有些人可能會將這項事實作為一項借口,以至于不竭力追求聖潔,或是在聖潔上不追求長進﹔這是與許多新約聖經的命令完全相反的。而另有些人可能因為想到我們在今生絕不能夠達到完全,因此就對基督徒生命上的長進失去了盼望﹔這種態度也和羅馬書第6章以及其它經文的教訓相違背  --  這些經文清楚地教導,我們生命中有基督復活的大能使我們得以勝過罪。所以,雖然成聖在今生絕不會完成,但我們也必須強調說,成聖的長進在今生應當永不停止。

    不只如此,當基督徒長大成熟時,那些存留在他們生命里的罪,通常不是從外表能看得見的言行之罪,而是內心中的態度和動機之罪  --  譬如:驕傲和自私的欲求、缺乏勇氣或信心、沒有全心愛神和愛人如己的熱誠,以及無法在各種情況下完全相信神的應許并信靠他。這些乃是真正的罪!這些罪顯明出我們和基督道德上的完全有著極大的差距。

    然而,明了在較成熟的基督徒身上所存留之罪的本質,可以幫助我們在說到沒有人在今生是完全的、或全然脫離罪時,不至于引起誤解。許多成熟的基督徒當然有可能在一天中其言行上沒有蓄意、或有意識地不順服神﹔事實上,若是基督徒領袖們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提前4:12),那么他們生活中的言行舉止,也多半在人看來是無可指責的,但是這絕不表示這些人心中的動機、思想和意圖已經到達了完全脫離罪的境地。

    神學家慕理(John Murray)曾提到,當先知以賽亞進入神的同在時,他只能呼叫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賽6:5)約伯雖然在有關他的故事(約伯記)的前段被稱許為完全正直,但是當他進入全能神的同在時,他只能承認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因此我厭惡自己﹔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伯42:5-6)從這些例子以及教會史上其它聖徒的見証中,慕理下了這個結論:

「實際上,人在成聖上愈進深,愈被模成他救主的形像,他也就必然愈加厭惡任何與神的聖潔不一致的事物。他愈深地體會到神的威榮,對神的愛愈熾烈,對神在基督耶穌里從上頭召他要得的獎賞愈加渴望與堅持,他就愈能意識到所殘存于己之罪的嚴重性,而他對這些罪的憎惡也就更為強烈......這不就是當所有神的子民更加靠近神所啟示出的聖潔時,在他們中間所產生的果效嗎?」

 

C.神與人在成聖中合作


    有些人(例如慕理)反對在成聖上是神與人「合作」的說法,因為他們堅持認為,神的工作在成聖中是主要的,而我們的工作只是次要的(見腓2:12-13)。然而,若是我們將成聖工作中神的角色和人的角色解釋清楚,神與人在成聖中合作的說法似乎也并非不合適﹔神在我們的成聖中作工,而我們也作工,雙方都是為著相同的目的。我們并不是說神與人在成聖的工作中有著相等的角色,或說雙方都以同樣的方式作工,乃是說我們在成聖中所擔任的部分,是合乎于我們身為神的受造者之地位﹔況且聖經(在新約中一切關于道德的命令)確實強調我們在成聖中有我們的責任,因此我們可以教導說,神呼召我們在成聖這項工作上與他合作。(注:另一方面,如果我們要說成聖全然是神的工作,而我們只是以操練成聖的方法而對成聖工作有所貢獻(或是其它顯似的說法),也有同樣的意義。筆者只是擔心,我們若是說成聖全然是神的工作,可能會造成誤解,并且助長基督徒這一方面過度被動的態度,導致他們以為在成聖的過程上,他們完全不需要做什么。)


C.1  神在成聖中的角色

    因為成聖主要是神的工作,所以保羅禱告說:「愿賜平安的神,親自使你們全然成聖。」(帖前5:23)父神在成聖工作中的其中一項明確任務,就是管教我們如同管教兒女(見來12:5-11)。保羅告訴腓立比教會的人說:「你們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們心里運行,為要成就他的美意。」(腓2:13)這節經文指出了神使他們成聖的方法  --  就是不僅使他們心中渴想他的旨意,也賜給他們能力去行出他的旨意。希伯來書的作者在一段耳熟能詳的祝福里,分別說到了父神和子神的角色:「但愿賜平安的神......在各樣善事上成全你們,叫你們遵行他的旨意,又借著耶穌基督在你們心里行他所喜悅的事。愿榮耀歸給他,直到永永遠遠。」(來13:20-21)

    子神耶穌基督在我們成聖里的角色,首先是為我們嬴得我們的成聖,因此保羅能夠說神使基督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林前1:30)。此外,在我們成聖的過程中,耶穌也是我們的榜樣﹔希伯來書的作者說,在我們奔跑人生的賽程時,應當「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來12:2)。彼得也告訴他的讀者說:「基督也為你們受過苦,給你們留下榜樣,叫你們跟隨他的腳蹤行。」(彼前2:21)約翰則說:「人若說他住在主里面,就該自己照主所行的去行。」(約壹2:6)

    然而具體來說,是聖靈在我們里面動工,使我們改變、成聖,并賜給我們生命中更深的聖潔。彼得提到「借著聖靈得成聖潔」(彼前1:2),而保羅則說到「被聖靈感動,成為聖潔」(帖后2:13)﹔實際上,是聖靈在我們里面生出「聖靈的果子」(加5:22-23),就是那些極為聖潔的品格特質。我們若是在成聖上長進,就會「順著聖靈而行」,而且「被聖靈引導」(加5:16-18﹔另參羅8:14),也就是說我們在自己的生活和 品格中,更容易對聖靈的意愿和感動有回應。聖靈乃是聖潔之靈,他在我們里面產生聖潔。


C.2  人在成聖中的角色

    我們在成聖中所擔任的角色,一方面是被動的:我們倚賴神來使我們成聖﹔而另一方面我們也是主動的:我們竭力順服神,并采取方法以增進成聖。現在我們要探討我們在成聖中的這兩方面角色。

    首先,我們在成聖中所謂「被動」的角色,可見于那些鼓勵我們要信靠神或禱告求他使我們成聖的經文。保羅告訴他的讀者說:「要像從死里復活的人,將自己獻給神」 (羅6:13﹔另參第19節)﹔他也告訴羅馬教會的基督徒說:「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羅12:1)保羅明白我們要倚靠聖靈的工作,才能在成聖中長進,因為他說:「你們......若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著。」(羅8:13)很令人遺憾的是,今日這個成聖中的「被動」角色,以及這個順服神并信靠他在我們心里運行,使我們「立志行事......為要成就他的美意」的觀念(腓2:13),有時候被過分強調,以至于當人們被教導有關成聖之路時,這是惟一被提及的事﹔有時候「放手讓神來做吧」(let go and let God)的流行口號,成為基督徒生活指引的總結。然而,這種偏差卻嚴重地扭曲了成聖的教義,因為它只說到了我們必須承擔之角色的一半而已﹔而若是單只有這一半,將會使基督徒陷于怠惰,并且忽略了聖經所要求他們在成聖中應該有的主動角色。

    保羅在羅馬書8:13中指出我們在成聖中應該承擔的主動角色:「你們......若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著。」保羅在此的確說到我們是要「靠著聖靈」才能作成這事﹔但是他也說,我們必須要去做!聖經不是說要聖靈去治死肉體,而是說要基督徒去治死肉體!同樣地,保羅告訴腓立比教會的人說:「這樣看來,我親愛的弟兄,你們既是常順服的,不但我在你們那里,就是我如今不在你們那里,更是順服的,就當恐懼戰兢,作成你們得救的工夫。因為你們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們心里運行,為要成就他的美意。」(腓2:12-13)保羅鼓勵他們要順服,甚至要比當他在他們那里時還要更加順服﹔他說順服就是他們「作成......得救的工夫」的方法,也就表示他們要在自己的基督徒生活中,以順服「作成」救恩福分的更進一步實現。(注:這節經文所用的「得救的工夫」(或「救恩」)一詞,不是指剛開始的稱義,而是指繼續經歷更多救恩福分的過程﹔因此,「得救的工夫」(或「救恩」)大致等于「成聖」。)腓立比教會的人應當要在成聖的長進上努力,并以嚴肅與敬畏的心去做(「當恐懼戰兢」),因為他們是在神的同在中而做。然而更美的是,他們之所以去做,而且能夠預期他們的工作必然會產生正面的果效,乃是因為是「神在你們心里運行」  --  神在他們的成聖上所做的預先和根基性的工作,表明他們所作的工乃是出于神所賜的力量﹔因此,這項成聖的工作必定是值得的,也必然會產生正面的結果。

    我們在成聖中的主動角色包括了許多方面。我們要「追求聖潔﹔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來12:14)﹔我們要「遠避淫行」,也就是順服神要我們「成為聖潔」的旨意(帖前4:3)。約翰說到那些盼望自己在基督顯現時能像他的人,要竭力在今生作成潔淨的工夫:「凡向他有這指望的,就潔淨自己,像他潔淨一樣。」(約壹3:3)保羅告訴哥林多教會的人要「逃避淫行」(林前6:18),并且不要和不信的人同負一軛(林后6:14)﹔然后他說:「我們......就當潔淨自己,除去身體靈魂一切的污穢,敬畏神,得以成聖。 」(林后7:1)這種竭力順服神以及追求聖潔的工夫,需要我們這一方面付上極大的努力,因為彼得敦促他的讀者要「分外的殷勤。」,好使他們在合乎敬虔的品格上有所成長(彼后1:5)。新約聖經中有許多具體的經文,鼓勵人要仔細留意生活中各方面的聖潔和敬虔(見羅12:1-13:14﹔弗4:17-6:20﹔腓4:4-9﹔西3:5-4:6﹔彼前2:11-5:11等)。我們要不斷地建立生活中聖潔的模式和習性,因為評估基督徒成熟與否的一個方法,就是成熟基督徒的「心竅習練得通達......能分辨好歹」 (來5:14)。

    新約表示我們在成聖中的成長沒有任何的快捷方式,并且一再地鼓勵我們要專注于讀經與默想這個歷時久遠的古老方法(詩1:2﹔太4:4﹔約17:17),以及禱告(弗6:18﹔腓4:6)、敬拜(弗5:18-20)、作見証(太28:19-20)、參加基督徒的團契(來10:24-25),和自我節制(加5:23﹔多1:8)等。

    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在成聖上不斷地成長,要在被動方面繼續信靠神使我們成為聖潔,也要在主動方面竭力追求生命的聖潔和更深的順服。假如我們疏忽了主動竭力去順服神,我們就會變成消極而閑懶的基督徒﹔但另一方面,若是我們疏忽了要信靠神、降服于他的這個被動角色,我們就會變得驕傲以及過度自信﹔不論是哪一種情形,我們的成聖都會大受虧損。我們必須持守對神的信靠,并且同時殷勤地順服他。正如一首古老詩歌中的智慧之言:「信而順從,因為除此以外,不能得主的喜愛,惟有信而順從。」

    關于我們在成聖中的角色,還有另外一點必須被提出來討論:在新約中,成聖通常是一項發生在群體中、眾人共同經歷的過程。我們被勸誡說:「又要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來10:24-25)眾基督徒一同「被建造成為靈宮,作聖潔的祭司」(彼前2:5),一同成為「聖潔的國度」(彼前2:9),也當要一同「彼此勸慰,互相建立」 (帖前5:11)。保羅所說的「既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弗4:1),就是指在群體中要活出一個特別的生命樣式  --  「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弗4:2-3)這樣,基督的身體就會以一個合一的整體而發揮功能,每一個肢體都「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如此就「身體漸漸增長,在愛中建立自己」(弗4:16﹔另參林前12:12-26﹔加6:1-2),于是達到群體的成聖。值得我們留意的是,聖靈所結的果子都是與建造群體有關(加5:22-23,「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 節制」),而「情欲的事」則是與拆毀群體有關(加5:19-31,「奸淫、污穢、邪蕩、拜偶像、邪朮、仇恨、爭競、忌恨、惱怒、結黨、紛爭、異端、嫉妒、醉酒、荒宴等類」)。


D.成聖影響著全人


    保羅說我們已經穿上了新人,「這新人在知識上漸漸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西3:10),由此我們明白成聖影響著我們的智性和知識。保羅為腓立比教會的人禱告,盼望他們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見識上多而又多」(腓1:9)﹔他也鼓勵羅馬教會的基督徒「要心意〔被]更新而變化」(羅12:2)。雖然我們對神的認識不僅限于智性上的知識,但是其中的確有智性的部分,并且保羅認為這個對神的認識,應當在我們的一生中繼續增長﹔他說一個「行事為人對得起主,凡事蒙他喜悅」的生命,就是「漸漸的多知道神」的生命(西1:10)。所以,我們智性上的成聖包括了智能與知識的成長﹔這個成長是隨著我們不斷地將自己的「心意奪回,使......順服基督」(林后10:5),并發現自己心中愈來愈多充滿神借著他的話語所賜給我們的心思意念。

    不只如此,我們在成聖上的成長也會影響到我們的情感部分。我們在自己的生命中會發現愈來愈多如「仁愛、喜樂、和平、忍耐」等情感(加5:22),也會愈來愈能順服彼得所說的「要禁戒肉體的私欲﹔這私欲是與靈魂爭戰的」這個命令(彼前2:11)。我們也會發現我們的確愈來愈不「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約壹2:15),卻像我們的救主一樣,樂意照著神的旨意去行。我們會變得愈發「從心里順服了」(羅6:17),并且會「除掉」如「苦毒、惱恨、忿怒、嚷鬧、毀謗」這些負面的情緒(弗4:31)。

    此外,成聖也會影響到我們的意志,亦即我們作決定之處,因為神在我們心里運行,使我們「立志行事」,都是「為要成就他的美意」(腓2:13)。隨著我們在成聖上的成長,我們的意志也就愈來愈符合我們天父的旨意。

    成聖也影響到我們的靈魂,亦即我們這個人的非物質部分。我們應當要「潔淨自己,除去身體靈魂一切的污穢,敬畏神,得以成聖」(林后7:1),并且保羅說到,挂念主的事就是要思想如何使「身體靈魂都聖潔」(林前7:34)。(注:聖經中將「魂」和「靈」大致用為同義詞)

    最后,成聖也影響到我們的身體。保羅說:「愿賜平安的神,親自使你們全然成聖﹔又愿你們的靈與魂與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穌基督降臨的時候,完全無可指摘。」(帖前5:23)不只如此,保羅勉勵哥林多教會的人:「我們......就當潔淨自己,除去身體靈魂一切的污穢,敬畏神,得以成聖。」(林后7:1﹔另參林前7:34)當我們在身體上更加成為聖潔時,我們的身體就更能成為神所使用的仆人,也更能對神的旨意與聖靈的意愿作回應(另參林前9:27)。(注:當然,身體的軟弱必然將隨著年老而至,有時候甚至因著病痛而更早來到,但是我們的身體仍然可以繼續成聖,因為神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后12:9)。關于這一點保羅清楚地教導說:「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里,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們」(林后4:7),以及「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林后4:16)。)我們不會容讓罪在我們的身體上作王(羅6:12),也不會容許我們的身體參與任何的淫亂(林前6:13),而是小心翼翼地守護著身體,并且明白它們是今生聖靈所使用的器血,以至于他可以透過我們作工。所以,我們的身體不可被妄加濫用或苛待,而是要成為有用的器血,能夠回應神的旨意:「豈不知你們的身子就是聖靈的殿么?這聖靈是從神而來,住在你們里頭的﹔并且你們不是自己的人,因為你們是重價買來的。所以,要在你們的身子上榮耀神。」(林前6:19-20)


E.基督徒順服神的動機


    基督徒有時候并沒有察覺到,新約聖經中說到人順服神的動機其范圍很廣:(1)渴望要討神的喜悅,并表達我們對他的愛﹔這確實是我們順服神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動機。耶穌說:「你們若愛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約14:15)﹔他也說:「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這人就是愛我的。」(約14:21﹔另參約壹5:3)不過,我們還發現有許多其它的動機:(2)需要在神面前持守一顆無虧的良心(羅13:5﹔提前1:5,19﹔提后1:3﹔彼前3:16)﹔(3)渴望「作貴重的器血」被使用,并且在神國的工作上更加有果效(提后2:20-21)﹔(4)盼望不信之人因為觀察到我們的生命而愿意歸向基督(彼前3:1-2,15-16)﹔(5)盼望在我們的生活中和事奉上,能從神領受現今的祝福(彼前3:9-12)﹔(6)希望在我們生命中避免神的不悅和管教﹔這一點有時候被稱為「敬畏神」(徒5:11﹔9:31﹔林后5:11﹔7:1﹔弗4:30﹔腓2:12﹔提前5:20﹔來12:3-11﹔彼前1:17﹔2:17﹔另參羅3:18中不信者的光景)﹔(7)渴望尋求天上更大的賞賜(太6:19-21﹔路19:17-19﹔林前3:12-15﹔林后5:9-10)﹔(8)渴望更深地與神同行(太5:8﹔約14:21﹔約 壹1:6﹔3:21.22﹔以及在舊約中的詩66:18﹔賽59:2)﹔(9)希望天使因著我們的順服而將榮耀歸給神(提前5:21﹔彼前1:12)﹔(10)渴望在我們的生活中得著平安(腓4:9)和喜樂(來12:1-2)﹔以及(11)愿意作神所命令的事,單單因為神的命令是公義的,而我們也樂意行公義的事(腓4:8﹔另參詩40:8)。


F.成聖的榮美與喜樂


    在結束關于成聖的討論之前,我們還必須提到成聖將會帶給我們極大的喜樂。當我們更多地成長像基督,我們就會更多親自經歷到聖靈果子中的「喜樂」和「平安」(加5:22),我們也就更加接近將來在天上會有的生活樣式。保羅說,當我們愈來愈順服神的時候,「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羅6:22)﹔他明白這是我們真實喜樂的源頭,「因為神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并聖靈中的喜樂」(羅14:17)。當我們在聖潔中成長時,我們就愈被模成基督的形像,他性格中的榮美也就愈多地彰顯在我們自己的生命中。這就是完全的成聖所要達到的目標,是我們所盼望且渴慕的﹔而當基督再來之時,我們也將會得著這完全的成聖。「凡向他有這指望的,就潔淨自己,像他潔淨一樣。」(約壹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