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預定論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神的預定與人的自由》)

第四章 - 三一神的工作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A。上帝應許的總原則 -- 賜下平安

    B。預定之恩

C。加爾文主義五要點

D。聖父預定、聖子成全、聖靈見証

E。上帝預定的三個范圍

F。對預定論的六個反問

G。你愿回應上帝的呼召嗎?

我們先來看几處經文:

弗一:1 - 10 

1奉神旨意,作基督耶穌使徒的保羅,寫信給在以弗所的聖徒,就是在基督耶穌里有忠心的人:2愿恩惠、平安從神我們的父和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3愿頌贊歸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神!他在基督里曾賜給我們天上各樣屬靈的福氣。4就如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揀選了我們,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有瑕疵﹔5又因愛我們,就按著自己意旨所喜悅的,預定我們借著耶穌基督得兒子的名分,6使他榮耀的恩典得著稱贊。這恩典是他在愛子里所賜給我們的。7我們借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乃是照他丰富的恩典。8這恩典是神用諸般智慧聰明,充充足足賞給我們的,9都是照他自己所預定的美意,叫我們知道他旨意的奧秘,10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滿足的時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歸于一。

羅八:26 - 30 

26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嘆息替我們禱告。27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28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29因為他預先所知道的人,就預先定下效法他兒子的模樣,使他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30預先所定下的人又召他們來﹔所召來的人又稱他們為義﹔所稱為義的人又叫他們得榮耀。

徒十三:42 - 49 

42他們出會堂的時候,眾人請他們到下安息日再講這話給他們聽。43散會以后,猶太人和敬虔進猶太教的人多有跟從保羅、巴拿巴的。二人對他們講道,勸他們務要恆久在神的恩中。44到下安息日,合城的人几乎都來聚集,要聽神的道。45但猶太人看見人這樣多,就滿心嫉妒,硬駁保羅所說的話,并且毀謗。46保羅和巴拿巴放膽說:"神的道先講給你們,原是應當的﹔只因你們棄絕這道,斷定自己不配得永生,我們就轉向外邦人去。47因為主曾這樣吩咐我們說:'我已經立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救恩,直到地極。'"48外邦人聽見這話,就歡喜了,贊美神的道﹔凡預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49于是主的道傳遍了那一帶地方。

彼前一:1 - 2

1耶穌基督的使徒彼得,寫信給那分散在本都、加拉太、加帕多家、亞西亞、庇推尼寄居的,2就是照父神的先見被揀選,借著聖靈得成聖潔,以致順服耶穌基督,又蒙他血所洒的人:愿恩惠、平安多多地加給你們!

    在這一課我們要講神的預定,被預定的人在基督里的救贖,以及「永生」是怎樣賜下來的。我們已經思想到神是永生的,神是善的本體、義的本體、聖的本體,愛的本體、真理的本體、智慧的本體、信實的本體,他是有位格之真理的本體,他是自有永有的上帝。所以,善的自存永存是因為神的存在,這就顯明他是絕對不變的那一位﹔并且他向我們啟示他自己,我們就認識這神是又真又活的上帝。這位神不但是真理的本體、是道路的本體,又是生命的本體﹔他創造生命、啟示真理,然后他自己來到我們中間,把生命與真理賜給我們,使我們可以享受他自己所啟示的真理,可以領受他最大的應許。

上帝應許的總原則 -- 賜下永生 

    上帝對人有千千萬萬的應許,在這些應許之中,最大的應許只有一樣,那就是「永生」。這個應許是在一切應許之上,是所有應許中間那終極性的總應許 -- 應許的總內容、應許的總根基、應許的總原則,就是神要把永生賜給我們。這就是為什么他把我們造成有永恆本性、并按照他形像樣式被造的原因。 

    如果人不是按照上帝的形像樣式造的,在人被造的偶在性中間,就沒有永恆性。偶在的存在不過是几十年,但若是偶在性中間有神的形像,那就成了永不止息的存在。這樣,我們就在受造物之中享有特權,因為一切受造物都要過去,惟獨按著神形像樣式被造、并擁有神永生應許的人,可以繼續不斷與神的永存性一同存在,直到永永遠遠。這特權是神藉著救贖恩典賜給我們的,使我們不但領受普遍之恩,更領受了救贖之恩。而這些有分于救贖恩典、在神的應許中間承受永生的人,他們原有被造的、永遠的潛能,加上基督的救贖、賜下永生,又藉著聖靈的重生,使他們得以在上帝的國度里,永永遠遠與上帝同在。 

    這些人是憑著什么資格進到上帝的國度呢?這些人是憑著什么資格領受上帝的應許呢?這些人是憑著什么資格有永遠與神同在的福分呢?聖經說:「就是照父上帝的先見被揀選,藉著聖靈得成聖潔,以致順服耶穌基督,又蒙他血所洒的人。」(彼前一:2)這節經文告訴我們,聖父、聖子、聖靈在這些人身上施行恩典,使他們從罪人的身分成為義人的身分,從滅亡的身分進到永生的身分,這乃是因為神預定他們的。 

    這樣,我們要思想關于「預定論」的問題:「預定論」是出于人嗎?不是,是出于神。為什么「預定論」不是出于人呢?因為人原先是不存在的,而神在創造萬有之先就是自有永有的。這位自有永有的上帝憑著他自己意旨所喜悅的、憑著他決無錯誤之真理的決定、憑著他絕對主權的意念,他所定下的計划是永遠的、是不會錯誤的、是真理的、是恩典的。所以,這位永恆者、智慧者、真理者、有絕對主權意志的上帝,他就預定被造界中間有一些人可以領受應許、承受永生,與他永永遠遠在一起。 

    這些在創世之前被預定、以后藉著重生以致領受永遠生命的人,就經歷了三位一體的工作,從罪人的身分成為聖徒。藉著神的保守,他們從創造之恩中間被揀選,進入救贖之恩﹔再從救贖之恩中間被保守,直到領受永永遠遠的生命。這也就是加爾文主義所提出的五大要點。 

    加爾文主義的五要點并不是隨自己的意思從聖經里面找出來的,乃是為了反駁那些抗拒「預定論」的亞米紐斯派﹔他們從聖經中尋找答案,想知道神到底是怎樣啟示的,結果就發現了五個要點。感謝上帝!

    其實,早在他們發現五大要點以前,奧古斯丁就已經思考過「預定」的問題了,他在恩典論中曾提到「先、后」的問題:「我今天蒙恩,是因為神先愿意把恩典賜給我,神的恩使我今天能夠向他求﹔或者是我求之后,他才賜恩給我呢?」就一般人對宗教的認知,人之所以到他們的神明面前,是因為他們需要某些的福祉,需要某些的保庇,需要某些所謂的平安、順利、發財、康樂、興隆,他們希望在危險中得到保障、困苦得到解脫,因為有這樣的需要,所以他們求神明給他們恩典。但是奧古斯丁在大約主后四百年的時候,他就思想這個問題:「是因為我先求上帝,他才賜恩給我﹔或者因為上帝賜恩給我,我才能好好地向他求呢?」他的答案是: 恩典的賜下是在人回應神之先。這個道理繼續發展下去,就影響了整個基督教的觀念、基督教神學、基督教教會生活、基督教個人靈修情操,以及基督徒在社會所作的見証。

    如果你搞不清楚「神的恩先于我對他的回應」,你就會喧賓奪主,把神當作客體,把人當作主體。把我的禱告當作推動神的動力,把神的動作當作我推動他的必然結果。有一首詩歌提到:「每一次我禱告,我搖動你的手。」我們不能同意這種說法,因為這是把人當作主動推動者,把神當作懶惰的被動者﹔這和整本聖經所啟示的神論完全背道而馳!我們不能逼上帝做工、不能感動上帝行事,因為神是主,他一定是主動行事的,我這個被動的受造者是在他的光照、他的指引、他的感動、他的引領之下,才能夠對他產生正面且正確的回應。 

    上帝立定他永恆的旨意,這永恆的旨意就成為他創造、救贖、啟示三大事工的基礎。上帝有創造的旨意,所以他照著創造的旨意施行創造之工﹔上帝有救贖的旨意,所以他照著救贖的旨意施行救贖之工﹔上帝有啟示的旨意,所以他照著啟示的旨意施行啟示之工。而我們就從上帝的啟示之工來明白上帝的創造之工和救贖之工。 

    我怎么知道神是創造者呢?我怎么知道神是救贖者呢?神啟示以后,我藉著啟示之工才知道,原來他是啟示者、是創造者、是救贖者。我們透過神的啟示之工,了解神其他的工作,因為他樂意讓我們知道:他是一位怎樣做工的上帝,他曾經有怎樣的工作臨到我們的身上。 

    當我們看見他所造的萬有時,我們說:「上帝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你所創造的何等奇妙!」但最奇妙的事工是他把我們從罪人的身分改換、重生,把我們帶到義人的身分,這個工作就是救贖之工。所以,救贖之工超越創造之工。 

    在第一課里,我們曾提過創造之工是三位一體位格際之間愛的延伸,這愛的延伸產生創造的行動,而愛的成全就產生了救贖的工作。所以,上帝的創造使受造者享受他的愛,上帝的救贖使墮落者被成全,可以領受他自己的生命﹔這樣,人所蒙受的恩典是在一切受造物之上。現在我們就來明白「恩典」的定義。

預定之恩 

    恩典之所以是恩典,因為不是憑著我們有任何的條件而領受的﹔恩典之所以是恩典,因為不是我們做工所換得的工價﹔恩典之所以是恩典,因為不是在我們的行為之內賜給我們的,而是在我們的行為之外賜給我們。所以,不是憑著我有什么好行為,使我領受恩典﹔不是因為我做了什么工作,以致賜下恩典﹔不是因為我有什么資格、條件,以致我領受恩典。這樣,恩典才是恩典。當恩典賜下來的時候,絕對不是因為我配得、我應得﹔所以,我們只能將「恩典」和「神的主權」一并思想,不能和「神的公義」一并思想。 

    既是恩典,就是我不配得的。關于「恩典神學」,上帝說過一句很重要的話:「我要恩待誰就恩待誰﹔要憐憫誰就憐憫誰。」(出三十三: 19)這句話的意思是說:「那些我不愿施恩的人,沒有資格追討我不向他施恩﹔那些我不憐憫的人,沒有權柄定我的罪,說我不憐憫他,因為你們都是在罪中的人,只配受審判和公義,而不配蒙恩。」我們在應當受神聖潔本性審判、制裁的光景中,竟然還能夠領受恩典,這就使我們知道神是配受稱贊,而不是配受批判的。所以,我們只能因神的恩來感謝主,這叫做「感恩」。 

    上帝把恩典臨到一個人,不是因為這個人有什么足夠的條件,不是因為這個人有了行律法的功勞,不是因為這個人的行為構成他領受恩典的資格,不是因為這個人做了什么工,好像應當得工價一樣。羅馬書第四章前半段把「恩典神學」最重要的三個要素提出來-- 是在行為之外的,是沒有功勞的,是出于神的主權。這也就是說,沒有一個人可以向上帝追討恩典,因為我們不配!所以我們要知道,「恩典」是與「神的主權」連在一起的﹔我們只能從「神的主權」論恩典,不能從「神的公義」論恩典,因為沒有一個人配得,恩典與公義是沒有關系的。所以你就不能說:「你給他,卻不給我,表示你不公義!」如果要論公義的話,我們都不能蒙恩,我們都必須受審判。但上帝不讓我們因為受審判而滅亡,乃藉著基督為我們的罪死,使我們得救。在這個救贖恩典中間,更顯出他是施恩的主 他以他的主權,要恩待誰、要憐憫誰的時候,這就是「恩典神學」。「恩典神學」的了解,是使一個人真正能謙卑的原因﹔「恩典神學」的了解,是使一個人真正能把榮耀歸給上帝的原因。 

    當一個聖徒真正了解「恩典神學」之后,他只能謙卑地把榮耀歸給上帝﹔他只能看自己的不配,因為他是蒙恩的﹔他只能看神的主權,因為他是施恩的。神以主權施恩,我們在不配的狀況中間蒙恩,這就對「恩典神學」有了一個相當完整的了解。感謝上帝!

    既然救贖是恩典,那么就沒有一個人配得救、沒有一個人是應當被拯救的。那些蒙上帝所拯救的人,是曾經虧欠過上帝的人,而不是上帝曾經虧欠過的人。上帝既然從來沒有虧欠我們,他就沒有責任一定要拯救我們﹔而我們既然虧欠上帝,我們就沒有資格得到上帝的恩典。沒有資格得到上帝的恩典,他還愿意主動地把恩典賜給我們﹔我們虧欠上帝,竟然不受審判,反倒是得到上帝的拯救,這樣,恩典就更加顯明是恩典了。 

    為這個緣故,越懂恩典的人,就越謙卑﹔越懂恩典的人,就越感恩﹔越懂恩典的人,就越感到自己不配﹔越感到自己不配的人,就越把榮耀歸給上帝。我們若能了解這些,我們應當有的靈性、生命成熟的記號和生命丰盛應當有的條件,就都可以被建立起來了。感謝上帝! 

    神的施恩是憑著他的主權,并不是因為他虧欠我們,所以才施恩給我們。這樣,我們中間就沒有人可以說:「主啊,你拯救這些人,不拯救那些人,豈不等于你對待人不公平嗎?」「主啊,你是公義的神,為什么你把恩典賜給這個人,卻不給那個人呢?」聖經清楚地說,神是那一位有絕對主權施行恩典的 -- 「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 

    這樣,神的「預定之恩」就顯明不是每一個人都得救,因為既然是蒙揀選的,就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分。你不能說:「這些東西我都要,我選所有的。」「所有的都拿」不能叫做「選」﹔「選」一定有被丟棄的,「選」一定有不被選上的。所以,恩典論、預定論、揀選論、救贖論都告訴我們,只有限量的人才能領受上帝的恩典。為什么是這樣呢?我們不明白。但是這些原則已經很清楚地記載在聖經里而了。 

    關于預定揀選的道理不是新約才有的,不同的先知、不同的使徒,都在同一位聖靈之下領受了貫徹始終、沒有矛盾的啟示,從舊約到新約都隱藏著這個恩典論、救贖論、預定論的道理,都提到是神的主權,人不配領受的。所以,我們要先把神主權的要義定了,把恩典的意思說明白,把預定是出于神的恩典、憐憫的原則弄清楚,我們才能進一步了解預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上帝是自有永有、昔在今在永在的。在歷史過程中間,上帝把被造物放在時間、空間之下﹔但上帝創造時間,而不受制于時間﹔上帝創造空間,而不把自己限制在空間里。這樣,上帝的本質是超越時間、超越空間的,他就使萬有在過程中間真正被預定、被預知、被預見,真正預指所有要存在的事情。這是真神宣布自己與假神本質差異中間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你們將何神與我相比呢?有哪一位神像我,從起初指明末后的事呢?」(參:賽四六:9-10)講這句話的上帝已經很清楚地告訴我們,他是歷史的掌管者、是歷史方向的預知者。 

    不但如此,在歷史中間,一切美善都是從他來的﹔而且對于一切邪惡(也就是在神許可、任憑中間,誤用了被造之自由的位格),他保留可以審判他們的權柄。那一切善的、一切美的、一切聖潔的,都是從聖善之父那里來的,所以眾光之父應當得到最大的榮耀。至于那些在偶在性中間因被造的自由而產生惡的人,他們一定要受審判。 

    這樣神從萬古之先,要拯救什么人、施恩給什么人,完全是出于他的主權﹔神在萬古之先,他知道最后有什么人要受審判、什么人要因自己的罪行在他面前受制裁,完全是憑著他的公義處置他們的。上帝用愛把恩典賜給不配的人,上帝用公義把審判賜給那應當受公義審判的人﹔因為善的源頭是從眾光之父那里來的,罪的源頭是出于犯罪者自己。當上帝施恩的時候,他是善的源頭﹔當上帝審判的時候,人和撒但是罪的源頭,而上帝則是公義的源頭。所以,他用他的義審判人,用他的恩拯救人。

    受審判的人是應該的,蒙救贖的人是不應該的。不應該的人竟然蒙救贖,這就叫做「恩典」﹔應該受審判的人果然受審判,這就叫做「公義」。在這件事上,神的恩、神的愛要得著稱贊,受造之物的罪要得著審判,兩樣都是神的作為﹔我們只能把頌贊、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神,因為他是獨行奇事的。

加爾文主義五要點 

    接下來要思想加爾文主義的五要點。從第一點論人的罪性,到最后一點論義人的恆守,這個變化的過程中間,我們看見聖父、聖子、聖靈所做的工作﹔恩典出于三位一體的神,所以,聖父施恩、聖子施恩、聖靈施恩。當聖父、聖子、聖靈在我們身上運行的時候,他到底做了什么 ? 

    加爾文主義的五要點:第一,罪人全面的墮落(the total depravity of the sinners)﹔第二,聖父上帝無條件的揀選(the unconditional election of the Father)﹔第三,基督特定的、有限量的救贖(the limited atonement of Christ) ﹔第四,聖靈不可抗拒的施恩(irrestible grace of Holy Spirit) ﹔第五,聖徒恆忍蒙保守(the perseverance of saints)。這些詞句,完美、精確到几乎不能再加添或更改﹔但是這些詞句,也簡單到使那些不能真正明白內涵的人,因為極深的誤會,而產生莫大的污蔑。

    我要解釋這五句話中間是隱藏著多么丰盛的奧秘:第一句是「罪人」、最后一句是「聖徒」,這表示一個偶在而領受永生應許的人,最后變成永在并且蒙保守直到永永遠遠,這是罪人所能達到的最大的變化、最大的福氣、最大的地位的轉移(從罪人應當滅亡、不該蒙恩的地位,成為得永生、與神同在的地位)。所以,第一點是我們墮落以后的狀況,而最后一點是我們被成全以后,在永恆中間榮耀的地位。自從我們得救以后,神要保守我們在他的恩典中間堅忍,直到永永遠遠與主同在。從罪人變成聖徒,這個叫做「救恩」、叫做「得救」、叫做「神的選民」、叫做「神預定我們在基督里得救的成全」。

l.全面墮落 

    我們從前死在罪中,從前因罪滅亡,從前與上帝的生命隔絕,從前是一個黑暗之子、悖逆之子、可怒之子、是背叛上帝的。我們活在罪中,是運用我們只能犯罪的自由來抵擋上帝﹔我們死在罪中,是因為我們與上帝的生命隔絕,全面墮落了。 

    「全面墮落」 不是說我們已經失去神的形象樣式, 不是說我們沒有力量按人的標准行善,也不是說我們沒有能力發展宗教性和文化上可能有的成就,更不是說我們在普遍恩典之下失去對自然了解的可能(Total depravity doesn't mean we lost the image and likeness of God. Total depravity doesn't mean we have no power to do good according to human standard. Total depravity doesn't mean we do not have the ability to develop our power of religion and culture. Total depravity doesn't mean we do not have the possibility to achieve cultural ,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discoveries.) 。有人誤會這句話,說:「既然完全墮落,那不就等于說人像禽獸了嗎!」不是的! 人還是按照上帝的形象樣式造的。

    福音派如果不懂這一點,傳福音的時候一定沒有能力。今天為什么許多布道家越做越小?因為他先把人當作沒有價值的人來罵,結果沒有人要聽他講道,而一個真正懂得歸正神學的神學家和布道家,他知道「人的尊貴」已經被破壞了,所以就從這里切入,一方面對人說:「你是何等尊貴」,一方面又說:「你要知道你已經失去了你的尊貴,你要覺悟到你的矛盾,你應當回轉! 」所以,「全面墮落」不是否定人性,「全面墮落」是清楚知道罪已經完全玷污了我們的理智、情感、意志、思想、身體、靈魂,已經把我們帶到一個離開神的標准、離開神的生命、離開神旨意的地步﹔罪已經污染了我們生命的每一個層次,從你的頭頂到你的腳底,從你的內心到你的身體,罪的影響已經彌漫、滿布了整個人性,是這個意思。 

    正像今天我穿了一件白衣服,它雖然是白的,但是這件白衣服沒有一寸是夠白的,它已經有一點發黃了,這個黃彌漫到每一寸布料、每一條絲線中間,你只能說這一件白衣服是「不白的白衣服」。而我們的完全墮落,并不等于人己經不是人了,不等于人就像野獸或鬼一樣。不是!人還是尊貴的人,但人性中間沒有一個角落是不受罪的影響和玷污的,這就叫做「全面墮落」。這是很重要的了解。 

    所以,在普遍恩典之中,你發現有些沒有得救的人比基督徒更聰明,有些不來教會的人比基督徒更好。這樣,是不是就不必傳道、不必作見証了?「信耶穌沒有用!有些信耶穌的人這么壞,我不信耶穌比你更好。」當你聽見這些話的時候,你就知道,他們領受普遍恩典卻沒有感恩,他們在完全墮落的光景中間而沒有覺悟。所以,你若要把他們挽回過來,你自己就要先正解「全面墮落」。 

    那么,「全面墮落」的正意是什么?第一,人沒有一個層面是不受罪的玷污﹔第二,人完全沒有辦法靠自己的功勞蒙上帝的悅納﹔第三,人自己無能為力與上帝和好,也沒有辦法使自己蒙受上帝的救贖。人不能自救,人的行為絕對沒有功勞,人沒有辦法不受玷污。也就是說,人已經完全墮落、全面受罪的玷污了。

2。無條件的揀選 

    如果你接受了第一點,知道這是真理的話,你不可能不承認第二點 -- 既然人是全面的墮落,人就沒有任何一方面、沒有任何一寸的身體、靈魂是不受罪的影響,這樣,上帝如果要揀選人,一定是完全出于恩典,絕對不會在這個人身上找出任何配得拯救的條件。 

    神怎么可能在我身上找出可以得救的條件?神怎么可能在我身上找到任何可以蒙恩的資格?因為我是全面敗壞的,我是全然離開上帝的﹔我是已經賣給罪的罪人,在我的身心靈、在我生命的任何一個層面,都是背叛上帝的。那么,上帝是憑著什么拯救我?完全憑著他自己的恩典!

    嚴格地說,上帝拯救人的原因和條件不在于人。上帝拯救人,完全是出于他那未曾言明「為什么愛」、「為什么揀選」、「為什么預定」的奧秘。 

    馬丁路德的朋友墨蘭頓說:「當我見到主的那一天,我要問他的第一句話就是:“為什么你要愛我?為什么你要預定、揀選我?”」這是很偉大的一句話,真正明白了他所沒有辦法明白的,這就叫做「真正的明白」。你真正明白你根本不能明白「為什么上帝竟然要拯救我」,因為你發現在你的生命中間,你完全沒有條件、沒有資格、沒有善良、沒有好處、沒有權柄蒙恩,但你竟然還能蒙恩!

    我只知道這是一件我已經經歷的事實,是一件活生生、不可否認的事實﹔你揀選我、你拯救我,為什么?我不知道!主啊,到那一天,我要問你,為什么你揀選我?我有好處嗎?如果我有好處,比我更好的人不是大有人在嗎?如果我有聰明智慧,比我更聰明的人不知有多少?如果一個傳道人自認為口才好,你要知道比你口才好的人不少﹔你有學問,比你更有學問的人不少﹔你有才干,比你更有才干的人不少﹔你有恩賜,你要知道連恩賜都是神所賞賜的,不是你本身帶來的。我憑什么資格、什么條件、什么本錢,竟然可以蒙恩呢?沒有。這就從第一點產生了一定要承認的第二點。 

    當一個人完全了解第一點以后,你自然就會明白接下去的每一點了。

3.限量的救贖 

    第三,上帝在我這個沒有條件的人身上施行拯救,卻不在許多有條件的人身上施行拯救,為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是每一個人都領受恩典的,不是每一個人都得蒙救贖的﹔我更知道,地獄絕封不會空蕩蕩的,有一些人會進去。 

    這樣,基督的救恩不是臨到每一個人,而是臨到某些人。「某些人」,是指多少人?我不知道。到什么時候停止救贖的行動?我也不知道。聖經提到「數目添滿」(羅十一:25),這就表示耶穌的救贖是有限定的。我要特別解釋一下,這句話不是說「耶穌的能力不夠完全,他沒有能力救所有的人」,而是告訴我們「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蒙恩」。有時你會這樣禱告:「主啊,你在萬人中揀選了我。」你也會在聖經中看到「蒙揀選的」(羅十一:7﹔帖前一:4),這就表示只有部分的人蒙恩。這個原則與神主權施恩的那句話相符合「我要恩待誰就恩待誰﹔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

    誤會這個原則的人常常會這樣說:「那你不就等于告訴人,耶穌基督的能力是不夠完全的,耶穌基督沒有能力拯救所有的人?」不是的!你應當這樣回答:「耶穌的能力與救贖足夠拯救全世界,但惟獨有效地施行在他所要揀選的人身上(The power and redemption of Jesus Christ is sufficient for all, but efficient only for elects)」這叫做「限量的救贖」(limited atonement),也有人稱之為「特定的救贖」(particular atonement)。

4。聖靈不能抗拒的施恩 

    所謂「聖靈不能抗拒的施恩」,不是 「罪人不可以抗拒上帝、抗拒聖靈的感動」, 也不是「成為基督徒的那些罪人,是未曾抗拒過聖靈的」,乃是「聖靈施恩的能力大過抗拒他之人的能力,抗拒聖靈的人抗拒到終極,變成無能為力﹔最后,聖靈感動我們的能力,超過了我們拒絕聖靈的能力,神得勝在我們身上。」(Irresistible grace of the Holy Spirit doesn't mean a sinner is not able to resist the Holy Spirit, to oppose the Holy Spirit, to reject the Holy Spirit, and to reject His move in our hearts. But it means that finally our opposition will be failed and He will succeed in moving us and giving new life to us.)。聖靈最后是得勝的!

    這一點是什麼意思呢?表示神沒有勉強人。上帝所預定的人,后來怎么得救的?是聖靈感動他,直到他完全順服肯回到上帝面前接受基督的救恩﹔這感動的能力使你從被動的地位變成主動的,先正常化你的回應,使你發現你在罪中的危險,使你感到他的恩召是真實的,使你只能按照應當有的回應,對主說:「主啊,我在這里,求你拯救我。」因為聖靈的感動到這個地步,所以你的抗拒失效、你的背叛不能成功,最后你受感動而降服在他面前。

5.聖徒恆忍蒙保守 

    你的得救是先經歷了聖父、聖子、聖靈三個位格的工作:聖父預定揀選、聖子成全救贖、聖靈施行救恩(他光照你、感動你、教導你、蘇醒你、重生你)。聖父揀選,聖子救贖,聖靈重生﹔聖父預備,聖子成全,聖靈施行﹔聖父預定,聖子道成肉身,聖靈光照感動。所以,從罪人到聖徒、從第一點到第五點,中間經過了第二、第三、第四點。第一點,你原先的地位是滅亡的罪人﹔第五點,你終極性最后的地位是得救蒙保守直到永生。而從罪人到聖徒的地位,中間所經歷的是聖父在萬古之先的揀選,聖子在歷史中間救贖的成全,并且在你有生之年,因為領受上帝的道,聖靈感動你,使你最后接受主,成為一個重生得救的聖徒。這樣,你領受了聖父、聖子、聖靈在你身上的工作之后,在你還沒有離開世界、一直到見主面的這一段期間,上帝的能力保守你聖潔、保守你順從、保守你在他
的愛里,直到你見他的面。 

    這五點是關于救恩的重要真理,是加爾文主義的特色(加爾文主義不是只有救贖論,還有許許多多的真理)但是,這五個關于「救贖」和「福音」的要點更是聖經的教訓,前后一致,是從全本聖經的精髓歸納出來的,不是人的發明,不是神學家的想像。我這個罪人成為聖徒,是因為父在萬古以前揀選我,因為基督在十字架上為我死,因為聖靈藉著道重生我,所以我從罪人變成聖徒。偶存的受造物,經過聖父萬古以前的預定,基督道成肉身的成全,聖靈在這一段偶存的時間臨到我、感動我,使我這個被造、偶存、有罪、墮落的人,以后在永恆中間與神同在,這不是恩典是什么?感謝上帝! 

    我盼望你聽了這篇道之后,能對基督教整個救贖有一幅很清楚的圖畫﹔我也盼望你真正經歷過這里所講的每一句話,最后我們能一同在天堂度永恆,不是單單在同時代見過面,不是單單在台北彼此認識,不是單單在某一個禮拜堂里面曾經相會,不是單單在神學講座里面一同討論。

聖父預定、聖子成全、聖靈見証 

    「愿主的旨意成全」,成全在誰身上?成全在他從萬古創世以前就預知、預定、揀選的人身上,又藉著他的聖子耶穌在歷史上為我們道成肉身、被釘、受死、流血、死而復活,再藉著聖靈在每一個時代的傳道工作中感動我們,以致我們從偶在的、罪性的位格中間,因為聖父、聖子、聖靈的工作,而有分于三位一體神 永在的父,昔在今在永在的子,永永遠遠的聖靈,享受他為我預備的永遠的福分、永遠的生命、永遠的同在,直到永永遠遠! 

    現在我反過來問你:「這種福分,憑著人的自由就可以取得嗎?這種福分,是人憑著自由意志的決定,所以神就不得不聽我的嗎?或者是神永遠的旨意所產生的果效?」當你把「神的預定」與「人的自由」這兩個名詞放在一個題目,已經是不恭不敬了,我有什么權柄把人與神相比?但我不得不把「人已經墮落、只能犯罪的自由」和「神永恆的預定之恩」放在同一個題目下討論,因為神也許可。 

    為什么人會反對預定論?在預定論中,人的自由是扮演什么樣的角色呢?求主給我當講的話語,求主約束、引導、使用我的口,因為我知道我所講的這些話,將來都要印成書,流傳下去,有很大的責任。我們再一次禱告: 

    「主啊,我們把最后一段時間交在你的手里,求你引導、使用你無用的仆人,你膏抹他的口,你的手在他的身上,你潔淨他,你的智慧充滿他,你的聖靈引導他,你把道放在他口中,使他的嘴唇可以把你的心意講明,使所有蒙你吸引來到這里的人,以及所有從錄音帶聽到這些話語的人,都因你的話得到造就。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

    神預定揀選一些人,這些人是不配的、墮落的、犯罪的、抵擋他的人,但神預定他們得永生。「凡預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 」(徒十三:48),所以,「預定得永生的人」不可能是不信主的人﹔「預定得永生的人」主就在時間的過程中把他們帶到「信」的地步,他們要在眾人中間顯出他們是信徒。而這個「信」從哪里來?這個預定是什么?「預定」和「永生」有什么關系? 

    聖子對聖父的禱告,聖經記載的不多,除了在客西馬尼園那簡短的几句話以外,聖靈也把耶穌對聖父禱告的內容完完整整地記載在約翰福音第十七章,這就表示「救贖」是父、子、聖靈之間交通、談論的重點。 

    在約翰福音第十七章當中,道成肉身的第二位格對天上差派他來救贖人類的聖父講些什么? -- 「耶穌說了這話,就舉目望天,說:“父啊,時候到了,愿你榮耀你的兒子,使兒子也榮耀你﹔正如你曾賜給他權柄管理凡有血氣的,叫他將永生賜給你所賜給他的人。認識你 -- 獨一的真神,并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我在地上已經榮耀你,你所托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父啊,現在求你使我同你享榮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榮耀。你從世上賜給我的人,我已將你的名顯明與他們。他們本是你的,你將他們賜給我,他們也遵守了你的道。如今他們知道,凡你所賜給我的,都是從你那里來的﹔因為你所賜給我的道,我已經賜給他們,他們也領受了,又確實知道,我是從你出來的,并且信你差了我來。我為他們祈求,不為世人祈求(有一次我在一間已經變質的改革宗神學院的教授和學生面前把這句話大聲念出來,一位荷蘭教授因此很生氣﹔我就問他:‘你們贊成普救論的人,甚至認為不必為任何人祈求,他也會主動得救。那么,耶穌為什么要加上這一句<我為他們祈求,不為世人祈求>?’他不能回答),卻為你所賜給我的人祈求,因他們本是你的。凡是我的,都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并且我因他們得了榮耀。從今以后,我不在世上,他們卻在世上﹔我往你那里去。聖父啊,求你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他們,叫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一樣。我與他們同在的時候,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了他們,我也護衛了他們﹔其中除了那滅亡之子,沒有一個滅亡的,好叫經上的話得應驗。現在我往你那里去,我還在世上說這話,是叫他們心里充滿我的喜樂。我已將你的道賜給他們。世界又恨他們﹔因為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我不求你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你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求你用真理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你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樣差他們到世上。我為他們的緣故,自己分別為聖,叫他們也因真理成聖。我不但為這些人祈求,也為那些因他們的話信我的人祈求,使他們都合而為一。正如你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使他們也在我們里面,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來。你所賜給我的榮耀,我已賜給他們,使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合而為一。我在他們里面,你在我里面,使他們完完全全地合而為一,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來,也知道你愛他們如同愛我一樣。父啊,我在哪里,愿你所賜給我的人也同我在那里,叫他們看見你所賜給我的榮耀﹔因為創立世界以前,你已經愛我了。公義的父啊,世人未曾認識你,我卻認識你﹔這些人也知道你差了我來。我已將你的名指示他們,還要指示他們,使你所愛我的愛在他們里面,我也在他們里面。”」(約十七:1 - 26) 

    在全章里面,有几個重要的詞句:「你把他們賜給我」、「我把你的名指示他們」、「我把你的道告訴他們」、「他們信我」、「我為他們祈求,不為世人祈求,又為那些因為他們的話而信我的人祈求」。耶穌要講的究竟是什么?就是最重要的一句話 -- 「你把他們賜給我,而我已經把永生賜給你所賜給我的人」。 

    父把什么兒賜給耶穌?為什么耶穌要把永生賜給這些人?這些人就是神所預定、揀選的子民,是心意中的心意,是救贖的對象,是耶穌的身體,是看不見的教會,是超時間、超空間的﹔這些上帝賜給耶穌的人,從東、從西、從南、從北而來,從萬邦、萬國、萬族 、、萬民中間,耶穌用自己的血買回來,又歸給上帝。父預定、揀選一些人,在萬古中間賜給耶穌基督,那個時候耶穌還沒有到世界上來,那些人還沒有被造、還沒有被生出來,但是神已經定了。

    「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受膏者說:我要傳聖旨。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給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詩二:4-8)在耶穌基督來到世上之前一千年,大衛已經講過這些話﹔你看詩篇第二篇、第十六篇、第廿二篇、第廿三篇、第廿四篇、第四十篇、第一一0篇,都是偉大的彌賽亞詩篇。沒有人比大衛更了解聖子在父的計划中間是怎樣的地位,聖子在聖民中間是怎樣預備救贖的,他是怎樣到世界上來的,聖父在聖民中間又是怎樣高舉聖子的。第一個說到「耶穌基督是上帝的兒子」,不是彼得,是大衛﹔第一個說到「耶穌基督要從死里復活」(參:詩十六:l0),不是新約,是大衛﹔第一個說到「耶穌死的時候,是手腳被扎,釘在十字架上」(參:詩廿二:16),是大衛﹔第一個說到「耶穌基督死的時候要大聲呼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么離開我?」(參:詩廿二:l),是大衛﹔第一個說到「耶穌基督升天,坐在上帝的右邊」(參:詩一一0:l),是大衛﹔第一個說到「這是得勝的君王,要進到永生的天國里,天上永遠的門戶要打開」(參: 詩廿四:7-9),是大衛。 

    大衛是合神心意的人,不只是因為他做事討上帝的喜悅而已,更是因為他真是看透上帝的內心,基督論的要點都是從他寫下來的。我個人認為,大衛之后的神學家,不過是他的基督論的注腳(the footnote of Christology known by David) 。今天所有所謂的「神學家」懂了多少?大衛在人還沒有開始傳福音以前,他早已認知神的心意到個那么親近的地步,他先把以后所有要發展的基督論的要點全部寫下來,感謝上帝!

    詩篇第二篇是第一次論到基督的彌賽亞詩篇,其中提到「我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意思就是「上帝將永生的應許賜給人,并且把這些要得永生的人賜給耶穌為產業」。而耶穌得了這個應許之后,他要怎樣爭取到這些產業?他不是坐享其成、不付代價,他為了得到這些產業,竟然為這些選民死在十字架上!這是聖經的原則。

    聖經每次提到神的應許時,都不是白白取得的。上帝是不是說:「以色列人,我把迦南美地賜給你!你去吧,我已經掃除乾淨了,我把那些人都趕到海里了、地都預備好了、房子建好了,你進去享受吧!」不是!上帝乃是說:「你進去,到我所賜給你的那地,你要爭戰,要與住在里面的人為敵、他們又高、又大、又強壯。」以色列人派探子進去窺探 ,他們回來對摩西說: 「他們個個身材魁梧,我們在他們而前就像蚱蜢一樣。」(參:民十三:33)這是上帝的應許。上帝應許流奶與蜜的迦南美地,你要得到那地,要先流淚、流汗、流血,與他們爭戰,最后才能取得那地。應許不是白白的,這是聖經貫徹始終的原則。所以,你不可以說「上帝既然已經預定了,為什么還要我傳福音?」你講得越大聲,越顯出你的羞辱。因為神的應許不是叫你坐享其成,而是叫你付代價得來。 

    再舉一個例子。上帝對亞伯拉罕說:「你起來,縱橫走遍這地,因為我必把這地賜給你。」(創十三:17)雖然亞伯拉罕知道那地是賜給他的,但當他的妻子死的時候,他還是和那地的人說:「求你們在這里給我一塊地,我好埋葬她。」他們說:「不必,你在我們中間是尊貴的,像王子一樣,我們都敬愛你,這塊地你拿去安葬你的妻子吧!」亞伯拉罕說:「不!我一定要付錢。」參:創廿三:1-16)今天許多做主工的人沒有爭戰的靈,最好什么都是白白得來的,盡量不要付錢,盡量收受人的錢,盼望几個有錢人幫助你做聖工,就不必再好好禱告。今天許多教會領袖最好連非基督徒的錢都吞下去,逼非基督徒奉獻來支持你做聖工,你這是讓自己受羞辱!讓你的上帝被人譏笑,讓你的神被人褻瀆還不自知,以后你就更難傳福音。 

    聖經的教訓卻不是如此!你不要把這些當作是理所當然的,你必須要學習如何擁有爭戰的靈﹔ 付你所當付的代價,擔你所擔的責任(Do not take it for granted, but you should learn how to have fighting spirit. Pay you should pay, be responsible for everything.) 

    上帝已經將那塊地應許給以色列人了,但是他們必須要去打仗,經過流淚、流汗、流血才可以承受。亞伯拉罕已經領受了應許之地,但是當撒拉死的時候,這個一百卅七歲的老人家還要親自埋葬自己的愛妻,并堅持到付四百舍客勒銀子,「市價是如此,我不能不付!」

    詩篇第二篇,聖父對聖子說:「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聖子說:「父啊,你要把萬邦、萬國、萬族、萬民中間的那些人賜給我嗎?我該怎么得到呢?我要用血把他們買回來!」你明白嗎?所以啟示錄第五章提到耶穌基督「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使他們歸于上帝。」(啟五:9)。他用自己的血買他們回來,買回來不是據為己有,而是歸給上帝。所以,聖父把聖民給聖子,聖子用聖血買贖聖民,再把聖民歸給父。 

    今天作牧師、傳道的,你領人歸主以后,若是把會友當作是你自己的,你一定失敗!你盼望不必傳福音,會友就能增加,你一定是用偷的,你一定失敗!因為耶穌基督是用自己的血把人買回來,買回以后是歸給父,而不是歸給自己。這些都是事奉的原則,都是最偉大的教訓。 

    我的一個副牧師對我說:「如果你要我一個禮拜上班兩夭,我就要辭職!」我不知道他竟然會講出這種話來。人家是上班六天,你作傳道卻只想上班兩天。我勸他不要辭,他還是堅持﹔最后我說:「去吧!我不再留你了。」我們竟然成為一個習慣蒙受恩典的人,什么都要免費,什么都要不勞而獲、坐享其成。

    從舊約到新約都教導我們,神要他的子民流血、流汗、流淚,去得著神所應許的。上帝把這些子民給他的兒子耶穌基督,耶穌不是就這樣接收過來,很驕傲地說:「這是歸我所有的。」他乃是從萬邦、萬國、萬民、萬族,用自己的血把這些人買贖回來,然后說:「父啊,你所賜給我的,我已經把永生賜給他們了。」又說:「他們本是你的。」(參:約十七:2,6)這些話很感動我。 

    我們盼望中華民族信主的人數增加嗎?我們盼望中國人陸和台灣許許多多的人悔改嗎?在很多人盼望台灣獨立的時刻,可能你慢慢接受了魔鬼的一個種子 -- 你恨中國大陸的人。所以,在教會里面越不能愛大陸的人,就越沒有辦法在最大的工場中有分、有傳福音的權柄和機會,因為我們認為自己是沒有資格的。如何使你得不到這個權柄?很簡單,上帝任憑你恨他、討厭他,你就沒有分了。 

    在某些聚會中,有一些話可能會影響你的一生,而你竟然不參加那個聚會,只因為你討厭那個講員。是你的主權使你可以自由決定要討厭誰或不討厭誰嗎?不是,是神的主權任憑你討厭,藉此把你拒諸大門和這個恩典之外。道理非常簡單,但往往我們不知道這個反合性(paradoxical) ,還以為決定權在我﹔在救恩的事上也是如此。 

    父說:「你求我,我就把列國賜給你為產業。」子說:「我要為他們流血,把他們買贖回來。」這個道理多么奧妙!「我把他們買回來」以后,「主啊,我為他們祈求,不為世人祈求,因為這是你給我的」。父給子的,子就為教會求(有些人把約翰福音十七章20 - 23節解釋為「合一」,而他們所講的「合一」都是沒有道、沒有名、沒有聖、沒有義的)。 

    耶穌在這里說:「父啊」、「聖父啊」、「公義的父啊」,他把神的聖、神的義、神的愛、神的差遣講出來。我曾經說過,「永在的父」、「自有永有的父」是聖的本體、是義的本體,你記得嗎?這些都是從整個原則而出的。「公義的父啊、聖潔的父啊,你怎么愛我,叫我也怎么愛他們,你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樣差他們到世上。」是差遣的父、主權的父、愛的父、聖潔的父,這是神的本體。當基督被差派的時候,他禱告的原則都是很清楚的。 

    耶穌說:「我將永生賜給你所賜給我的人。」(參:約十七:2)耶穌如何把永生賜給父所賜給他的人?他必須藉著他的死、復活才能分授生命。基督如果沒有為我們死,就不能把神的生命分給我們 -- 「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舍的」(路廿二:l9)。耶穌基督分授生命的時候,是先讓自己死,他擘開生命,這才叫做「分授生命」。 

    你要擴展你的事奉嗎?你只用「雅比斯的禱告」就結束了?不!要用耶穌的禱告!「雅比斯的禱告」是太簡單、太膚淺的禱告,其中含有自私的成分。而耶穌基督教導我們的禱告,卻是祈求父的國、父的旨意、父的權柄、父的榮耀、父的名、父的聖 -- 「愿人都尊你的名為聖,愿你的國降臨﹔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們。」但關于個人的事情,只有短短的一段話 -- 「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太六:9 - 13)這是基督為我們立的榜樣﹔但是,如今我們的禱告不學他,卻要學雅比斯﹔如今我們的事奉不學他,卻要學外邦人﹔如今我們的爭戰不學他,卻要學那些敵人的榜樣。我們不愿意付代價,只盼望坐享其成,要順利、要成功。今天「成功神學」把基督徒帶到最糊涂、最膚淺的地步。今天我們所「制造」出來的基督徒,是最沒有本質、最沒有犧牲舍己的精神、最忽略聖經原則的基督徒﹔所過的人生,是比那些最自私的人更自私、更膚淺的人生。教會是按哪一個原則來看復興的?是數量上的復興嗎?在聖經中,從來沒有一處提到數量的增長就是「復興」,從來沒有提到人多就叫做「上帝賜福」。教會從什么地方增長? 你看約翰福音六章:1-15節,從一萬兩千個人到十二個人,這個叫做「教會復興」 -- 我不是說,你趕走一萬一千九百多人就復興了,而是說,耶穌基督要犧牲分量,保持質量。 

    我在神面前有一個懇求,我這一生不以人多、人少來決定我所做的工作。我當然盼望人多,但是,我絕對不因為要得到許許多多的人而放棄我的原則﹔我的事奉一定要存著一個純正的動機、潔淨的心意,傳講純正的道理,真正把人帶回聖經。如果放棄這個原則,人再多也沒有用。如果守住這個原則,人很多,我感謝主﹔人少,我就說:「主啊,你的美意本是如此!」 

    耶穌基督用寶血將一批人從各方、各族、各民中間買了回來,使他們歸向上帝,這些人是父賜給他的,他將這批人歸給父 -- 「因為他們原是你的」。你想想看,這其中的奧妙和靈性高超到什么地步呢?你怎么能把那些被造偶存的宗教領袖與耶穌相比呢?那些在假神中間比較有威望的人,怎么能與耶穌基督的軟弱相比呢?-- 「上帝的愚拙總比人智慧,上帝的軟弱總比人強壯」(林前一:25)。 

    聖經論到巴比倫的滅亡,說:「巴比倫的神像都蒙羞﹔她的偶像都驚惶。」(耶五十:2)他們以為是他們所敬拜的神,使他們得到這么大的城市(巴比倫城牆四十梩e、一百桹炕A沒有辦法用任何的武器摧毀,除非用廿世紀的炸彈。瑪代波斯是沿著河道進到城里,攻下巴比倫)。上帝說:「你以為你的神保護著你?我要叫你們的神蒙羞。你們也要因為你們的神蒙羞,因為那不是神。」而耶穌基督卻不是那樣,他在地上受羞辱、權柄被剝奪、忍受貧窮。他來到世上,生在馬槽,死在十字架上﹔生時無床,死時無墓 -- 「狐狸里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路九:58)他不是「沒有一個枕頭放在那里」,而是「沒有一個地方可以枕我的頭」。

    父所預定的,基督用寶血買贖回來。所以,你不能說 「既然預定了,為什么我還要去傳福音?」因為這個說法違背了聖經的原則。聖父已經定了,但耶穌基督仍必須受死 ﹔如果基督不死,所預定的就不能在歷史中間成全。所以,基督死前說:「你所托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約十七:4)然后他在十字架上流血的時候,說:「成了!」(約十九:30)他在十字架以前,神在他生命中所定的一切計划,他都完全順服了。這個「成了」表示天門開了,陰間失敗了!到天父那邊的路已經通了,罪人可以回來了!父的救贖計划已經完滿地成全了,撒但已經失敗了!

    現在請你注意以下的話:永生是上帝賜給人的應許,而蒙預定的人都要得到永生。使徒行傳十三章48節說:「凡預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那么,你怎么會信呢?因為「信道是從聽道來的,聽道是從基督的話來的」(羅十:17)﹔而耶穌基督就是道,道成了肉身,成為人的樣式,在人生命經歷中杷道講出來﹔最后這個生命的道為我死、為我復活,顯出他的道是生命的道﹔然后聖靈藉著基督的死與復活,把這個道的種子放在你里面,這樣你才得救的!

    所以,父所預定的,一定耍藉著基督親自道成肉身、藉著流血舍命來成全﹔成全救恩之后,一定要藉著那些子所差遺的人去傳揚福音﹔傳揚福音之后,一定要藉著聖靈為榮耀基督而作的見証,把道種放在人心里,這些人才聽得進去﹔聽了道之后,產生信道,因為信道是從聽道來的﹔信道之后,在他的生命中間,就開始經歷神。這樣,環環相扣,全部和神的預定有關系。神不但預定你我得救,神也預定耶穌為你我死﹔神不但預定耶穌為你我死,神也預定聖靈要降臨在世界上,給人能力傳道﹔神也預定那些傳道的人去傳講耶穌只督的道,而當那些傳道的人傳講耶穌基督的時候,基督的死與復活的能力就在我們身上運行。神的預定中間,包含那些傳道的人靠天上來的聖靈把真理傳開,那個道就產生信的種子。這一步又一步的,從上帝的預定、上帝的預備、上帝的預言、上帝的差派,基督的死、基督的復活、基督差派人,聖靈與人同在、聖靈給人能力、聖靈幫助人傳道、聖靈把道見証出來、聖靈使人因聽道而產生信道,而這批得永生的人,也就是被預定得救、因道得著生命的人。 

    「既然上帝已經預定人,我們為什麼還要傳福音?」這是很膚淺的人講的話。聖經說:「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羅十13),然后,保羅是不是像某些膚淺的傳道人,刺激人呼叫耶穌的名,這樣就得救了?在聚會中間,當我們看到有很多人來到主的面前,是不是就可以說:「哇!有几千個人得救了」?不是!保羅說:「等一等!我問你,如果你沒有信,你怎么能求告呢?」你的禱告是因為你的信仰,所信的真理若是錯的,禱告一定也是錯的 禱告越大聲的教會,可能是亂信的﹔因為他以自己為中心,要上帝聽他的話,而不是因為聽了上帝的話以后,有了信心才向上帝求的。你從這几句話里面找到一個邏輯的循環:我聽道,所以我信﹔我信,所以我求。保羅說:「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 」(羅十:13-14)也就是說,你要先有正確的信仰,才可以禱告﹔因為你沒有信,怎么求呢?那么,你要怎么信?你若不聽道,怎么信呢?所以,自以為有信心的人,你要從頭整頓。你所聽的到底是什么道,以致產生這樣的信仰?你今天亂信,因為你聽的道是亂來的。我講這句話,是因為現在有太多亂講道的傳道人,他們戲弄上帝神聖的講台,在教會中間用恩賜、經驗、夢、自己的意愿來代替上帝的旨意。

    你若不聽道,怎么會信?若沒有人講道,你怎么會聽?所以,你聽什么道,決定你信哪一種道﹔你怎樣信,決定你怎么禱告。然后,保羅繼續說:「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羅十:15)所以,「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這句話是不是指「人可以決定得救」?你說:「是我求告的,是我自己要信的嘛!所以是我的禱告、我的回應使我得救!」保羅說:「不!你求,因為你信﹔你信,因為你聽﹔你聽,因為有人講﹔那個人講,因為上帝差遣。」你之所以能禱告,是因為上帝差遣人傳道,你才得救的! 

    那么,誰差遣他?-- 是上帝差遣的。上帝差遣,是憑著誰的權柄?-- 憑著上帝的權柄。保羅就在羅馬書第十章的几節經文中,使人從「人本神學」轉變過來,帶到「神本神學」里面。 

    世界上只有兩種教會:一種是以神為本的教會,尊主為大,將神當作我們的掌管者﹔一種是以人為本的教會,是錢、人作主的教會,在這種教會中間,你聽見的不是神的聲音,而是人的聲音、錢的聲音。世界上只有兩種神學:一種是以神的啟示為根基,順從神而發揮出來的神學﹔一種是以人作主體,隨便解出他所要解釋、選擇的話。世界上只有兩種宗教:一種是以人為本的宗教﹔一種是以神為本的宗教。

上帝預定的三個范圍

1。創世之先 

    你說:「主啊,我今天得救,是因為我愿意相信你,是我的自由決定的嘛!」上帝說:「不是!是我的主權預定的。」上帝預定的第一個范圍是「創世之先」,而那個時候你根本還不存在,你哪里有自由?」(你是偶在的,根本還沒有出生,連自由都沒有﹔如果神不創造你,你連偶在都沒有。)你說:「是我決定的,所以是我的自由。」上帝說: 「在你沒有被造、沒有生命、沒有自由以前,在創世以光,我預定的時候,你在哪里? 」上帝啊!你是使無變有的創造者,如果不是你的創造,我連生在這世上的機會都沒有。你在萬世之先、在永存的永恆、在創世以前揀選了我,我還不存在的時候你就認識我﹔在我自己的生命過程中間,我還沒有存在,但在你的預知、在你永恆的計划里面就已經存在了。所以,這一位永存自存、自有永有的上帝,他如果沒有權柄預定沒有權柄揀選,誰有呢?你有嗎,你憑什么拿別人與他相比?他是獨一有主權的上帝,是獨一自我滿足、自存永存、永存不朽的上帝(the only sovereignity God, the only self-sufficient, self-existence, self-immortal God) 

2.在基督里 

    第二樣,上帝的揀選是「在基督里」(in Christ)的揀選。這是很重要的 -- 在基督里。人的滅亡是在亞當里的滅亡,但上帝在基督里揀選了我們。亞當是偶存的、亞當是被造的、亞當是在歷史中間的,而我們在偶在界失敗以后,一定要接受神的審判,結果就是滅亡﹔所以,滅亡是偶發的,滅亡是犯罪以后才有的。但是,救贖是在基督里,而基督在永世里是三位一體的第二位,所以,救贖不是偶發的、救贖不是歷史產生的,救贖是在神永恆的旨意里面,但一定要透過歷史來成全那個永遠的計划。

    「被救贖的我」、「被預定的我」是偶存的被造者,而拯救我的基督不是偶存的被造者﹔如果基督是偶存的被造者,基督教就和其他的宗教沒什么兩樣了。有罪的怎么拯救有罪的?有限的怎么拯救有限的?偶存的怎么能使人得著永存?只有基督的永存性,只有基督在永恆的旨意中照著神的定旨先見 -- 必須在歷史中被殺、被賣、獻上自己,才能成為永遠的祭。這是永恆者基督藉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地獻上(參:來九:14),作為永遠的祭(參:來十:12)﹔而這個祭的果效,就成為人可以永遠得救的根源(參:來五:9)。你看,聖經的記載真是天衣無縫!每一件事,一件牽連一件,太偉大了,太完美了!

    基督憑著什么資格變成永遠的祭呢?-- 「伯利恆的以法他啊,你在猶大諸城中為小,將來必有一位從你那里出來,在以色列中為我作掌權的﹔他的根源從亙古,從太初就有。」(彌五:2)這是永恆者來到暫時界,照著神在永恆中所定的旨意而進到歷史﹔他在歷史中,又透過永遠的靈,把自己獻為永遠的祭。所以,這個祭功、祭物和祭物的能力就有永永遠遠的果效。你看見了沒有呢?上帝永世的計划差遣永遠的聖子,又藉著永生的聖靈獻上永遠的祭物,所得到的果效就是使你享受永遠的生命。 

    這些被預定得永生的人,是藉著耶穌基督把永生賜給他們的:「你所賜給我的人,我已經把永生賜給他們了。」(參:約十七:2)而聖靈是那位真正生命的源頭,「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里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羅八:2)﹔這「聖靈釋放的律」、「脫離罪與死的律」,就使你得著生命。那么,「賜生命的聖靈」是賜生命給誰呢?羅馬書七章:24節:「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25節:「感謝上帝,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八章:l節:「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里的就不定罪了。」所以,一個被預定得救的人是在亞當里、偶在、應當滅亡的人,卻被拯救進到永在而救贖的主里面。這是預定論的第二點:在基督里,上帝揀選我們﹔在基督里,上帝預定我們得救﹔在基督之外絕無可能 -- 「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四12)。 

    廿世紀的梵諦岡第二次會議,是一個最違背真理的大公會議﹔這個會議必須悔改的頭一件事,就是他們主張人不必靠著外來的恩典,只需靠著被造原有的理性功能,就足夠証明上帝的存在。他們并沒有脫離「自然神學」的窠臼,沒有脫離傲慢、自義、狹窄和敗壞,還自以為憑著墮落的理性,就可以想透上帝。這個會議第二件可怕的罪惡,就是宣稱人不單只在基督里可以得救,甚至在其他的宗教也有得救的可能。你見過比這個更出賣真理的嗎?你聽過比這個更不忠于上帝的道嗎?一個堂堂的大教會,到如今我只佩服他們的建筑、佩服他們的藝朮,卻輕看他們的神學。因為他們實在是悖乎神的話,離經叛道,把基督的救贖當作不完整﹔因為他們過分放寬,以為在基督之外還有救恩。在十六世紀把馬丁路德趕出教外,又在廿世紀把外教人納入教內﹔這些都是過分狹窄與過分寬松,是越過基督教訓的弊端!

3。有特定的對象 

    神的預定,第一,創世以前(是永恆的)﹔第二,在基督里(只有這一個范圍)﹔第三,神預定「我們」,這是有真正對象的,不是空談。很多人說:「上帝預定‘在基督里得救’,所以進來的就得救、不進來的就不得救,就看你要不要進來,反正只要在基督里的就被預定。」這是故意把上帝當作有所不知,以為他不知道未來得救的人數有多少。「我已經定了‘在基督里的就被揀選’,那你要不要進來?你進來就得救了!」反正在基督里得救嘛!所以他每天一直看有几個人進來,但明天會有几個他就不知道了,因為「凡進來就得救,不進來就不得救」。在基督里得救的人數,成了一個「未知數」 -- 這樣的神不是神!這是巴特(Karl Barth, 1886 - 1968) 「在基督里」的錯誤,他以為他為預定論最困難的范圍問題找到一個解答,卻給「普救論」開了大門(巴特几乎就是普救論)。當巴特在芝加哥講完神學講座之后,人家問他:「你是不是普救論?」他不愿意正面回答,但也沒有否認。在他的整個觀念中,似乎認為在救贖的事上是可以天天上下天堂、地獄好几趟,因為他說「凡在基督里的就得救。」

    請你注意,上帝在創世以前、在基督里、揀選「我們」,三個一起談才叫做「預定論」。如果你只說「在創世以前預定」,別的不講﹔或只說「在基督里預定」,別的不講﹔或只說「上帝揀選我們」,別的不講,那都不是預定論。 

    聖經真的告訴我們「預定論」,有特定的對象嗎?或者只是原則的預定、范圍的預定、方法論的預定?我告訴你,三者缺一不可:只有在基督里才有救恩,在創世以前神就預定了一批人,有耶穌基督特地為他們禱告,所以那些人聽了道以后就信他(他們之所以能夠信,都是因為「預定得永生的人就信了」,是神所定的人)。上帝把這些一個牽連一個,緊緊交織,那樣的完美,沒有任何人能把這三個分開。God has combined all these together, so complicate, so perfect, so simple for those who has faith to follow Holy Spirit and His revelation.

    你說:「聖經上真的有提到個人被揀選的事嗎?真的有提到你、我被揀選的事嗎?可是我的名字又沒有出現在聖經里面啊!或許找一找《聖經密碼》(The Bible Code) ,這個字加那個字地跳來跳去,我的名字也可能會出現。」我認為,那些不好好研究聖經的人用《聖經密碼》來幫助上帝,其實只是幫助他沒有內容的講台。

    現在請你告訴我,「雅各是我所愛的﹔以掃是我所惡的」(羅九13),這是原則性的揀選,或者是個人的揀選?「那把我從母腹里分別出來……」(加一:15),這是原則性的揀選,或者是個人的掠選?耶穌在地上揀選門徒的時候,是「一個一個」叫他們來的﹔耶穌說:「馬太,來跟從我。」是一個一個叫的。如果揀選不是個別的,而是籠統的、是原則性的、是因范圍定的,請你告訴我,這和全本聖經的觀念一致嗎?不!

    聖靈感動保羅說:「我在母腹里面已經被揀選了。」(參:加一:15)選了以后呢,讓他逃走几十年,讓他去作阿飛、作壞蛋、作流氓、作敵基督的。一面讀迦瑪列大學,取得最高學位,但是沒有信仰的實質﹔一面作法利賽人,事奉上帝卻不知道上帝是誰﹔雖然念過神學的,但是等到真正遇見神的時候,竟然問:「主啊,你是誰?」我們的上帝很幽默。這就是你所謂的「人的自由」-- 上帝預定了之后,再給你自由亂跑。你說:「我能選擇,這是我的自由。」不!是上帝給你自由不選擇他,這個叫做「神的主權」﹔上帝任憑你亂跑,再把你抓回來,這個叫做「上帝預定」。所以,神所預定的人,實實在在是不配得蒙預定的。像保羅這樣壞的人,他抵擋上帝,逼迫耶穌,把基督徒關進監牢,這種人怎么可以得救?

    你若問:「保羅啊,你以前是不是曾經計划結婚、何時信主、何時作傳道?你有自由意志按計划表作選擇嗎?」保羅會說:「這些都計划好了,但我從來沒有計划什么時候要信耶穌。我從來沒有想過,往大馬色的路上,搖身一變,竟然變成基督徒了!那令我嚇了一跳,對我來說,是一個偶發事件。」「偶存者」遇到「偶發事件」,這就不偶然了!這一天,忽然有大光照耀你,使你整個人仆倒在地上,屁股痛得不得了,然后說:「主啊,你是誰?」對你來說是偶發事件,但在神永恆的旨意中間是偶然的嗎?上帝說:「玩夠了沒有?跑了廿年的錯路,又多了几年過失,你可真厲害,現在還要抓我的門徒?你拿了文書把人放在監牢,自以為有政府撐腰,還說什么:我合法抓你們這些不合法的基督徒! 」

    每一個人的宗教自由,絕對不是政府給的,你不要感謝黨、不要感謝政府!人的宗教自由是神給的,而人奪取人的宗教自由是非法的。當非法的擁有政權,而把合法的當作非法的,這是非法的非法。但不要怕,這些非法的領袖是神暫時容許他可以站在正式的法律地位上執掌權柄,因為一切的掌權者、一切的權柄都是從神來的(參:羅十三:l) 其中也包括推翻這些政權的新政權,因為「一切的政權」是從神來的(我用的是動態解經法,不用靜態解經法)。 

    保羅說:「我有祭司長給我的文書,我是合法抓你們這些非法的!」上帝說:「你講什么合法、非法?」好,我現在管教你!我用「超法」,我要你知道,我的法不是你的法,我的路不是你的路,我的意念非同你的意念。你玩夠了哦,你走很久了,現在快快掉下來!「保羅啊!你為什么逼迫我?」保羅回答:「主啊!你是誰?」當然是主,不是主怎么比太陽光更亮?(只有上帝才比太陽光更亮,因為這是大白天啊 -- 耶穌見尼哥底母是晚上,找撒瑪利亞婦人是中午,找保羅也是中午,這都是算准了時間的。如果耶穌白天接待尼哥底母,晚上去找撒瑪利亞婦人,就很麻煩了!如果耶穌是在晚上才用大光照保羅,可能他就認為這大概只是燈光﹔但是在正午、在太陽光最烈的時候,竟然有比那個更大的光照,你就不得不承認這是上帝。)「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但是,我是第八天受割禮,從小受律法,進會堂,受訓練,在迦瑪列門下受裝備,成為法利賽人最高公會的一員,我是最嚴謹、最熱心的,我是事奉上帝的。上帝啊!你有沒有弄錯人哪?」

    「主啊,你是誰?」 -- 這是神學的崩潰!那些自以為用理性可以研究、卻沒有真正順服上帝啟示的人,當他真正面對上帝的時候,說:「主啊!」這不單承認他是上帝,但同時也承認他根本不懂上帝。耶穌說:「你知道嗎?是我預定你得救,在母腹里揀選你,也是我任憑你自由。你自由自在地跑到現在,但我告訴你,我的自主比你的自由更大!你叫我‘主’,但是你認識我嗎?你問我:‘你是誰?’你不認識嗎?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意思就是說,最自主的神成為最不自由的人,這也是神的預定,使他的兒子變成一點自由都沒有的奴仆。上帝先讓人以為自己是自由的,任憑人踐踏上帝,但當他神性彰顯的時候,「下來!我預定你得救,你反對我嗎?你的反對過得了我這一關嗎?現在我的恩典臨到你,你不能抗拒的!」「起來!進城去,你所當做的事,必有人告訴你。」所以你要知道,上帝叫你跌倒不是結局,是過程﹔先趺倒,再站起來,就很穩了。今天教會不能站穩,乃是因為沒有在上帝的鞭策和能力之下跌倒過。所以,自以為站得很穩、有錢蓋大禮拜堂、講道很厲害、讀了很多神學的,上帝說:「跌下去!你知道我是誰?我是任由人的自由隨便踐踏、任由罪人隨便審判的耶穌嗎?我告訴你,我是比太陽光更亮的上帝!」「主啊,你是誰?」「我是你逼迫的耶穌,你以為憑你的自由可以逼迫我,但我己預定揀選你,當恩典來到時,你不能抗拒!」這是不可抗拒的恩典。這樣偉大的道理,這樣深奧的神學,為什么我們都不去了解,只把它當作故事講講?今天我們的生命缺少這樣的經歷,也不愿意讓上帝的主權干涉我們所謂的自由。今天我們太自由了,以致我們自由地踐踏耶穌,但他暫時不使用主權,任我們踐踏﹔但是,當預定之恩臨到的時候,「起來!我要派你!你要向人求權柄,才能把我的百姓關進監牢,但我不必求,我要派你!我是主權的上帝,派你去作外邦人的光,你要成為外邦使徒,傳福音給外邦人。我親自來找你,因為你在母腹的時候,我就揀選你。」 

    保羅知道了几件事:「那一天我蒙揀選。」再想又更明白:「不是!在母腹中我就蒙揀選了。」后來越想越可怕:「不!創世以前我就蒙了揀選。」哪一個對啊?保羅是在那一天蒙揀選,或是在母腹里蒙揀選,或是在創世以前蒙揀選呢?是在創世以前。那么到底是保羅先計划信耶穌,或是上帝先計划拯救他?如果上帝早就計划拯救他,為什么讓他几十年亂跑一場呢?你說:「那是他的自由。」不!這是神的自由而不是你的自由!神的主權任憑你,等到必要時就把你抓回來。這一位上帝太奇妙了!我相信全世界沒有人這樣講預定論的。 

    「保羅啊,你曾經用你的自由意志計划信耶穌嗎?」「沒有,我那一天是被他抓到,被他叫起來,被他派的。我那一天完全站在被動的地步,我哪里能信?我沒有求,是他先叫我。我沒有說:‘主啊!主啊!’是他說:‘掃羅!掃羅!你為什么逼迫我?’」保羅什么時候決定信?什么時候他甘心信?從來沒有!是神的恩典臨到他,他不得不信! 

    所以,談到預定論、談到揀選,你一定要明白几個要點,否則你還是人本的。如果你能求告主名、如果你能信,是因為神先揀選你、神先尋找你、神先打倒你、神先把道放你里面,讓道在你里面產生信心,使你向他回應,說:「主啊,我要信。」你是被動的!在被動之中,到最后你不得不說:「主啊,我要。」這時你好像變成主動的,但變成主動的這一刻也是神幫助你,使你恢復應當有的回應 -- 人是被造成為惟一能回應上帝的活物。當貓看見鏡子,它起先嚇了一跳:「里面怎么有一只貓和我一模一樣?」以后嗅嗅:「不是貓。」走了,它不再愛看鏡子了。人會照鏡子、會自己講話,沒有鏡子照樣自己對自己講話,因為你被造是為回應而活的。你對自己講些什么話,決定你以后怎么做人。所以,大病、失戀以后,不要自己對自己講不應該講的話,否則可能會變成自殺。但是,人回應的最大功能是向神,不是向己﹔向神有錯誤的回應,向己也會產生錯誤的回應。 

    當你有機會以偶存者的身分站在永存的神面的時,在這相對性存在的局面中間,你要謹慎。「神在天上,你在地下,所以你的言語要寡少」(傳五:2),這一段話使祁克果大大發抖,發展出三個質異(qualitative difference)  -- 神與人之間的質異(the qualitative difference between God and man)、時間與永恆之間的質異(the qualitative difference between time and eternity)、天上與地上的質異(the qualitativ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神在天上,你在地上」,當這個相對性的存在變成一個具體而無法逃避的事實時,不可抗拒的恩典就來了。「你要信嗎?你不能信的!你以為你能夠藉著信我得生命嗎?不!是我使你一定要信!」為這個緣故,在所有使徒中間,惟一真正最深入明白「恩典論」以及「預定論」的,就是保羅。

對「預定論」的六個反問

1。上帝是獨裁者 

    你說:「我反對預定論,因為預定論顯出上帝是獨哉者。」我告訴你,當這位絕無錯誤、創造萬有的上帝,當這位決定一切偶存者能夠存在的創造者,用他特別的主權在一切被造物身上施行他的意愿時,你竟敢說這是「獨裁」,那是你用錯名詞!是你大膽批判!如果他連這個權柄都沒有,他就不是神! 

    你把神當作誰?當作要聽你說話的那一位?那是「奴」,不是「神」。當你講「神」這個字的時候,你知不知道你在呼叫誰?你的生死掌握在他的手中,決定你存在的是他,難道他沒有權柄嗎?如果你要用「獨裁」這兩個字,我告訴你,只有神是真正有資格作宇宙的獨裁者﹔他是真理的本體,他所行的一定是照真理行 -- 「照他自己所預定的美意」(弗一:9)。許多傳道人因為伯人家反對,所以不敢講,但這些話是不必諱言的,是神自己這樣啟示的,為什么怕?他是神!

2。上帝沒有理由地揀選人 

    第二,有人說:「我反對預定論,因為預定論表示上帝沒有理由地揀選人。」我告訴你,你錯了!上帝是智慧的源頭,他揀選這個人、不揀選那個人,一定有他的理由。他不告訴你,就等于他沒有理由嗎?我們所辯論的許多事,我相信這個世界是講不清楚的,但有一天到了神那里,就全部清楚了,因為他是真理的本體,怎么會沒有理由?神不會做錯的,如果神會做錯,他早就不好意思地自動辭職了!聖經說:「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已經啟示下來了。」(參:羅一:l9)意思就是說:「還有許多的事,現在不告訴你。」(參:約十六:12-13)現在不能知清,以后你就必知清了!保羅說:「我們如今仿佛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到那時就全知道。」(林前十三:12)為什么保羅講這句話?因為兩千年前的鏡子不是玻璃做的,是銅鏡,照起鏡子來,鼻子會歪歪的、不清楚。以后見主面,面對面時,就一定清楚了。感謝上帝! 

3。上帝的預定是不公義的 

    第三,你說:「我反對預定論,上帝這樣預定是不公義的,因為他只選這些人,卻不選那些人。」不!上帝是義的本體。如果你真的要論公義,那么,全世界的人都下地獄才是「義」﹔因為沒有一個人有條件、有資格、有好處被上帝驗中。上帝揀選我們,他不把我們丟到地獄里,反而再加上恩典臨到我們,是我們不配得的。所以,你只能為不配得而感謝主,不可以為你應當受審判而埋怨主。你若真正明白這一點,你就知道你的問題是愚昧的。

4。上帝既已預定,基督徒就不必傳福音 

    第四,你說:「若是上帝預定了,就等于幫助基督徒懶惰不傳福音。」如果上帝的預定使你懶惰,問題不在于他,而在于你。我剛才已經談過,上帝預定耶穌拯救人,但耶穌來到世界時都還要殷勤做工,甚至舍命流血,這樣舍命才能分享生命。雖然上帝定了,耶穌仍然要死,你怎么還好意思說:「上帝定了,我不必做。」這是極其愚味的藉口。 

    到底「預定論」是不是攔阻人傳福音、叫人偷懶的原因呢?你從保羅的身上來看,保羅是最多講「預定論」、卻又最勤勞傳福音的人。你說:「可是現在不是這樣啊!很多搞歸正神學、很多改革宗教會都沒有什么發展。」我告訴你,因為他們在這一方面并沒有真正明白聖經怎么調和。保羅知道:「神哪!你預定,是出于你的主權﹔你揀選,是出于你的恩,一切都在于你。」保羅也說:「我要傳福音,我要做,正如父怎么樣差遣子,子也照樣差遣我,我要效法基督,所以你們要效法我。」所以,神怎樣預定和保羅怎樣事奉主,是沒有產生沖突的。最明白預定論的保羅,也是最努力傳福音的。他寫信給羅馬人:「我屢次定意往你們那里去……只是到如今仍有阻隔。」(羅一:13)什么意思呢? -- 他沒有放棄他要到全世界去的雄心大志。一個真正愛傳福音的人,只知道去,不知道回來。今天宣教失敗,因為只知道怎么回來,不知道要怎么去﹔許多宣教士還沒有去,就先問:「在那邊有沒有冷氣?工錢多少?几年回來一次?」先一直講「怎么回來」的,很難去﹔只知道去、不知道回來的人,就是神所要的忠心的仆人。 

    我每次講到這件事就想哭:印尼有一個島是世界第二大島,你們叫做「汶萊」(Beunei) ,我們叫做「加里曼丹」(Kalimantan),我大約去過六次。有一次,我進到最深入的內地布道,戴著草帽、騎著腳踏車在田里面傳道。后來到了一個小城市,有人對我說:廿多年前,曾經有一個傳道人來到這里,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從加里曼丹的波提亞那(Ponteana),沿著一條小河,一個城、一個城地進去。「信耶穌得永生,來!我把福音傳給你們!」他唱歌,很多人就來,他分單張,傳福音給他們。大家都知道有這個人,「你看過那個人沒有? 」「有。」但后來他們發現這個人沒有再出來,只知道他曾在某某地方傳福音,有人信了,他再往前進。「那個人在哪里?」「不知道啊!」后來聽說他一直進、一直進,進到深山,進去以后,就沒有再出來。可能他深入到最里面就被野人殺死、吃了。這個人只懂得去,不懂得回來。 

    初代教會的使徒,他們懂得怎么去,不懂得怎么回來。耶穌說:「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廿八:19-20)每次你去傳福音的時候,你感受神的同在﹔但每次你回來的時候,比較少感受神的同在,因為神是要你出去的。 

    保羅是神學家,也是布道家,他最清楚預定論,但他傳福音一點也沒有懶惰、沒有含糊﹔不但如此,上帝曾經用預定論幫助保羅努力傳福音 -- 使徒行傳第十八章,保羅在哥林多的時候,講道沒有人聽,就照耶穌的教訓跺下腳下的泥上,然后離開。保羅那一天講出這句話:「罷了,從此以后,我不再對你們說了,因為你們輕看上帝的話,走!」罷了以后,又累又苦,孤單又灰心,哭了以后,睡得很熟(沒有為主受過苦的人,是不好睡的)他睡著以后,夢見耶穌站在他旁邊,耶穌是不是對他說:「保羅啊,我把你的眼淚都收起來了,以后放到天上的保羅博物館。保羅,我可憐你,你傳福音沒有人聽。算了!我為你預備了另外一個工場,這里的人不要你,那里的人要你。」耶穌沒有這么說。我們的主有時候好像很無情的,你做得半死,做到老了,他是不是說:「唉呀!你退休吧,你做到這么老,我很受感動。」不是!他說:「約書亞,你年紀老邁,未得之地還很多,快快努力!」(參:書十三:l)很殘忍哦!人做到老、做得半死,上帝看的是「還沒有得的地」,而不是「你已經得了多少地」。 

    今天的教會又是如何的呢?開感恩會時,只注意「我做了多少」,一直記念已徑得的,從來不注意還沒有得的。而神的旨意和神的帶領卻不是如此!「你得了多少不必講太多,你要想你還沒有得的是多少。向前走!」這應該成為年輕人的信念﹔一直記念過去的功勞,是老人家的信念。 

    保羅在那一天說:「罷了!」但是,耶穌說什么?「保羅,不要閉口,再講!」「主啊,已經沒有人要聽我了,還要再講?我已經辭職了,你還叫我再留?我苦得半死了。」耶穌說:「不要伯,只管講,不要閉口……因為在這城里我有許多的百姓。」(徒十八:9-10)什么意思呢?耶穌用預定論使人傳福音不灰心,他說:「因為我有許多的百姓。」「但你的百姓并沒有把我當成朋友,沒有把我所傳的聽進去。」「還沒有!保羅,他們是我的百姓,但是他們現在是外國籍,還沒有本國籍﹔他們現在暫時作鬼的百姓。我從前怎樣讓你流浪几十年,我現在也讓他們自由反對我的預定几十年,明天你再講、后天再繼續講下去,不要灰心! 」「主啊,我沒有臉再做了……。」「做!」主就這樣無情、就這樣堅持、就這樣鞭策你:「再講!不要閉口,因為在這城里我有許多的百姓。」保羅早上起來:「是啊,昨天我夢見耶穌,他親自來找我,夢中對我講什么?‘保羅啊,我把你帶到更大的工場,薪水兩倍’?沒有!他說:‘你要繼續講,因為這城里有我許多的百姓。’」這也就是說:「我所預定的選民,有一天會顯現出來,所以你要再做下去。」

    所以,「預定論」不是攔阻人傳福音,而是保証你傳福音一定有果效。當你思想被扭轉過來的時候,軟弱變為剛強,下垂的手、發酸的腿就要挺起來! 

    后來,保羅又在哥林多城住了一年半。為什么?因為「預定論」而堅持下去,成為繼續傳福音的力量。今天如果我沒有把這一點講清楚,你的事奉就沒有力量。感謝主!神的預定、神的揀選,保証我傳福音有果效。

5。預定論使人驕傲 

    還有人說:「我反對預定論,因為預定論使人驕傲,輕看那些沒有被預定的人。」我告訴你,「預定論就是「恩典論」,因為「預定」使你知道:「我沒有條件、我沒有資格、我沒有行為、我不配蒙恩。」所以,一個人學了預定論卻變成驕傲的人,他可能是在那些不被預定的人中間。真正明白「預定論」的人,一定謙卑、恐懼戰兢,一面領受恩典,一面恐懼戰兢地做成得救的功夫(參:腓二:12),以致行為和所蒙的恩相稱(參:弗四:l),我們才能見主的面。 

    如果你以為你被預定,就看不起別人,說:「這些人是不被預定的。」上帝說:「我什么時候在他的頭上寫‘不蒙預定’的?你只管傳、只管撒種,收成的事在乎我。即使我沒有預定人得救,我還是要你傳道直到死,只因為你是我的兒女,遵行我的命令是應當的,你沒有權柄抗拒我!」這才是神的主權。 

    有人說葛理翰(Billy Graham, 1918 - )是全世界最偉大的傳道人,但我的算法不一樣﹔我認為全世界最偉大的傳道人是挪亞,因為他傳了一百廿年,結果只有一家八口信主。他沒有灰心,就是不斷地傳、傳、傳:「進方舟吧!」他傳了一百廿年,沒有人聽他(如果傳道十年只有八個信,你還要不要傳下去),挪亞傳道一百廿年,結果除了他和自己的妻子、三個孩子、三個媳婦,其他沒有一個人得救。 

    你是不是有果效才要做,沒有果效就不要做呢?你今天做,是因為神的旨意、因為神的差派、因為神是主,而不是因為果效。求主憐憫我們!

    當我們聽完了這段話以后,你是不是愿意說:「主啊,愿你的旨意成全,愿你的選民被彰顯出來。」傳福音是要讓上帝子民被顯露出來。人數多少,這是神的事﹔我們的責任是忠心傳、拼命傳、努力傳。「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羅十:15),以后在天上,絕對不會用你的臉孔、三圍選美,而是用你的腳走多少福音的路程來選美。所以,你應當說:「主啊,你既然有預定之恩、基督有舍己的救贖,聖靈愿意住在人心中用道使人信,那么求你幫助我,使我明白怎樣蘇醒人的靈魂。」

6。不被預定的人,為何要受審判 

    另有人說:「如果上帝沒有預定這個人得救,為什么還要審判這個人呢?既然沒有被預定,他也就不能信嘛!那為什么還要審判他呢?如果要審判他,為什么不把信心賜給他,使他能夠信呢?如果上帝要萬人得救,為什么他要審判那些不得救的人?」許多人以為憑自己的理性,就可以想出這樣大肆反對聖經的話語。 

    「既然上帝要萬人得救,為什么上帝還怕他聽了道以后,回轉過來就蒙了醫治?」你一定要把聖經中這段話和那段話配合起來,然后好好解答。你今天讀了一段聖經,然后就用另一段聖經按字面來捆綁上帝,你是何等的不公、不義、不虔、不敬!神的啟示是全面的、是平衡的。 

    如果上帝要人因聽道而產生信心后才能得救,那么,為什么他不把這個恩典給每一個人?如果上帝真的要萬人得救,為什么現在泰國一千個人之中只有一個人信耶穌?為什么現在日本一千個人不到兩個人信耶穌?上帝為什么連機會都不給他們,還說「我愿意萬人得救」?我告訴你,上帝預定揀選一批人,除此以外,沒有一個得救,那些得救的人為什么能得救?是因為上帝的恩。那些不得救的人為什么被定罪?是因為人的罪。當上帝施恩的時候,人是不配得的﹔當上帝定罪的時候,人應當被定罪。 

    「上帝既然愿意萬人得救,為什么不把恩典的門大開,使每一個人都得救,每一個聽的人都信耶穌,那不是很好嗎?」不!上帝會任憑一些人,讓他們剛硬到底。 

    那又要怎么解釋「上帝愿意萬人得救」?那就是「所有被預定、蒙揀選的人,上帝要他得救。」你問:「聖經這樣記載嗎?」耶穌說:「你所賜給我的人,我把永生賜給他們。我為他們祈求,不為世人祈求。」(參:約十七:2、9)是「你所賜給我的人」,他們永不滅亡,連一個也不滅亡,連一個也不失落。這就表示上帝愿意「人人」得救,而耶穌也真的使這些「人人」連一個也不滅亡。如果用你這樣膚淺的福音派思想來看,上帝愿意人人得救,結果一大堆人滅亡,上帝連自己的愿望都無法達成,這個上帝是什么上帝呢? 

    如果你以為上帝是像前面所說的那樣,未來得救的人數對他來說是一個未知數,好像買彩票一樣,「有多少人要進來?愿意得救的快快進來!你進來就得救,不進來就不能得救!」那你是大錯特錯!聖經沒有這樣的教訓!

    聖經的教訓是:「凡你所賜給我的,我就把永生賜給他們,他們永不滅亡。在末日的時候,連一個也不失去。他們在我手中,沒有人奪去﹔他們在父的手中,沒有人能把他們從父的手中奪去。我與父合而為一。」我們得到雙重保障(double insurance),蒙聖父和聖子的手保守,我們既在父的手里,父在子的手里,因為父與子原為一。感謝上帝! 

    如果是這樣,「得救的人少嗎?」(路十三:23)當有人問耶穌這一句話的時候,耶穌并沒有回答有多少數目。但奧古斯丁很大膽地說:「我知道多少,人得救的數目和天使墮落的數目剛剛好相等。上帝知道那些墮落天使的數目,於是他用所救拔的這些人來填滿那個數目。」但這是聖經沒有講的。所以,奧古斯丁是偉大且富有創意的思想家,有時聖經沒有講的,他也敢講﹔加爾文絕對不講聖經沒有講的,這是加爾文和奧古斯丁不同的地方。 

    「得救的人少嗎?」耶穌說:「在人這是不能的,在上帝凡事都能。」我不知道數目,我把它交給主。主啊,我不要作假冒為善的人!如果我真是怕人下地獄,我不是與人辯論預定論的問題,我乃是努力傳福音。如果你今天不傳福音,只是一直問:「為什么神不預定所有的人得救?」你不會因為辯論而增加一個信徒,但是你傳福音,就可以看見選民被彰顯出來。從努力傳福音的人身上,你可以看見許多人因他信主。因為「這城里我有許多的百姓」(徒十八:l0),「隱秘的事是屬耶和華 -- 我們上帝的,惟有明顯的事是永遠屬我們」(申廿九:29)、「趁著白日,我們必須做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做工了」(約九:4)。 

    最后,我用以前曾經講過的一個比喻做結束:如果我今天開車到基隆,你也開車到基隆,但我們走不同的路線。我開到一半時,「碰!」撞車,我一直流血﹔你開快車,結果也在另外一條路「碰!」撞車,一直流血。我們兩個都快要死了。我看著自己的血一直流,旁邊也沒有人救我,沒有人經過那條路,結果我就死了。而你呢,在血流不止的時候,突然間,有一輛車停下來,一個穿白衣的醫生過來為你急救,結果,你慢慢恢復,我卻死了。以后,是不是就得到一個結論:「你沒有死,因為有醫生救你﹔我死了,因為沒有醫生救我。」對不對?對?對一半。錯?錯一半。「你沒有死,因為有醫生救你。」對!「我死,因為沒有醫生救我。」錯!死亡証明上寫:「唐崇榮,死因:因為沒有醫生救他。」對不對?死因是什么?撞車,失血過多。沒有人的死因是「沒有醫生救他」。 

    所以,一個人如果沒有得救,不是因為神不預定﹔一個人如果受審判,不是因為耶穌不要拯救他﹔一個人沒有上天堂,不是因為沒有聽過福音﹔一個人下地獄,因為他是罪人﹔一個人受審判,因為他犯罪﹔一個人滅亡,因為他用自由放棄了自己的權利,用自由犯了罪,用自由使自己滅亡。神的審判是憑他的公義,而神的恩典不是憑著我們的功勞!

你愿回應上帝的呼召嗎? 

    今天晚上我奉主的名對你說:神呼叫你,使你恢復自由,使你聽了道,道里面又有信的種子,你才能說:「我相信。」

    我們低頭禱告。當我們低頭閉眼睛的時候,我要問你几個問題: 

    有哪一個人,你說:「主啊! 我感謝你,使我今天清楚明白什么叫‘預定論’、什么叫‘人的自由’、什么叫‘恩典’,我要感謝你!我的信心得著堅固,我能接受了!」有這樣的人,請你把手舉起來。感謝上帝! 

    第二個問題,有哪一個人,你說:「我開始知道、明白一些真理,但是我還有一些困難,求主繼續帶領,我要謙卑領受神的真理。」請把手舉起來。感謝上帝! 

    現在我問最后一個問題,有哪一個人,你說:「主啊,我愿意奉獻自己做傳福音的工作,一生一世在你手中成為你的器皿,今天晚上,你的靈感動我、你的靈引導我,使我知道我應該奉獻作你的仆人。」請你恭敬舉手。感謝上帝!感謝上帝!感謝上帝!請今天所有愿意奉獻自己的人站起來、現在走到前頭來。 

    還有哪一個人,今天你愿意奉獻做傳道的工作,現在出來,還有哪一個人?你坐在那里沒有平安,因為你知道神的感動臨到你、聖靈的工作光照你,你沒有辦法抗拒這么大的深恩厚愛。你說:「主啊,我在這里,我把自己奉獻給你。」請你恭敬站起來,走到主的面前。 

    我們大家懇切開聲禱告:「主啊,我們感謝、我們贊美你,因為你的恩、你的愛,你已經對我們說話,你已經向我們施恩,你已經在這些聚會中間顯出你的恩惠,顯明你自己的呼召,顯出你的能力。主啊,我們感謝贊美你!今天我們成為何等的人,都是你的恩典才成的,所以我們恭敬把自己再一次仰望交托在你手里,求主將你的話藏在我們心中,求主的深恩大愛再一次激勵我們每一個人。求你捆綁撒但的作為,求你釋放我們每一個人,用你的道使我們得以自由。我們恭敬把我們的事奉、愛主的心再一次交托給你,再一次為了明白你的預定論和我們努力懇切傳福音的事禱告,求主與我們同在,感謝、贊美求主垂聽。奉主耶穌基督得勝的尊名求的,阿們!」

第三章 - 永恆的旨意與歷史程序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