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聖靈論(四)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聖靈、良心或撒但的聲音》)

第四章 - 聖靈的聲音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神的靈與我們的靈永遠同在

罪玷污了生命的每個層面

理性所受的玷污

良心所受的玷污

良心所受四方面的玷污

1。文化的玷污

撒但在文化中的聲音

神的道高過人的文化

東、西文化差異

2。宗教的玷污

3。群眾心理  --  多數意見的玷污

4。犯罪習慣的玷污

按聖靈與真理敬拜

聖靈在人心里的工作

要慎思明辨

如何分辨聖靈、良心或撒但 的聲音

良心的聲音:動機誠實、看法不一定對

魔鬼的聲音

聖靈的聲音

如何潔淨我們的心

第一,寶血潔淨我們的心

第二,真理潔淨我們的心

第三,聖靈潔淨我們的心

 

 

●經文●



    因為凡被上帝的靈引導的,都是上帝的兒子。你們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舊害怕﹔所受的,乃是兒子的心,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証我們是上帝的兒女(羅八: 14-16)


神的靈與我們的靈永遠同在


    「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証我們是上帝的兒女」,「我們的心」原文是「我們的靈」,這樣,神在聖經里面清楚地應許了一個很偉大的福份,就是被造之靈有永恆創造者之靈在里面居住,被造之靈有永恆神自己的靈在旁扶持。耶穌基督說:「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叫他永遠與你們同在。」(約十四:16)「保惠師」原文是指在你們旁邊與你們在一起,保護、安慰、扶持、成全、與你們永遠同在的那一位,也就是三一神的第三位格。有這樣的宗教嗎?有這樣的哲學嗎?有這樣偉大的信仰嗎?「神人同在」是舊約的應許,藉新約成全:道成肉身在歷史上的顯現,再加上基督升天前以吹氣作為預表,之后聖靈降下來與人同在,在教會中永永遠遠不離開。

    從來沒有一個宗教信仰能夠達到這樣的高峰、這樣偉大的成就。神住在人中間,基督道成肉身使我們看見他的同在。「以馬內利」  --  神與我們同在,更是指神在每一個被拯救的人心中永遠同在、內住在我們里面。神的靈與人的靈在一起,「聖靈」與「我們的靈」同証我們是神的兒女。當我們真正享受、經歷、明白、體會、感覺到這一節聖經帶給我們是何等偉大的境界、何等丰盛的生命時,我們真是要滿口喜笑、滿心快樂地把榮耀歸給上帝。

    神的靈與我們的靈永遠在一起,這樣偉大的教義可以隨便解釋嗎?這樣偉大之神的靈可以隨便用別的現象替代嗎?你可以想象彼得倒在地上神魂顛倒、神志不清地哈哈大笑兩個鐘頭,那個就叫作「聖靈充滿」嗎?現在所謂的「聖笑」,根本是不合聖經的,那是邪靈的冒充。經歷過這些現象之后看起來好像很喜樂、很愛參加聚會、很愛傳福音。。。,但你再追究下去,會發現他的喜樂只是為那個經歷喜樂,他是因為覺得自己有一些特別的、超然的、可夸的經歷而喜樂。當他經歷這種所謂的「聖靈充滿」而發出怪聲音的時候,你問他:「這是什么?」他說:「這是猶大獅子的吼叫!」沒這回事!「猶大的獅子」乃是單指基督一個人,使徒們也沒有過這樣的吼叫。沒有任何動物的聲音可以代表聖靈的聲音!

    對基督徒而言,神的靈與人同在、神的靈住在人里面﹔神永遠沒有離開人,乃是成為人里面一個與我同在、在旁扶持、成全我靈性的保惠師,也就是神自己。我們不能妄稱神的名,不能隨便解釋神的道,我們要回到他所啟示的話語中,慎思明辨,好好查究、好好順從、好好講解。


罪玷污了生命的每個層面


    人的良心被造時原是善的,所以三字經中所謂「人之初,性本善」的「初」,不應當解釋為人剛出生時的嬰孩階段,應當指神創造的原意  --  神原先創造人性的功用是善的。然而當始祖犯罪墮落后,墮落的果效就已經影響到整個人類里面了。良心雖然還有那應有的原先功用,卻已經有了玷污,這叫「良心的玷污」,改革宗的神學便歸納出所謂的「全然敗壞」(Total Depravity 〉。「全然敗壞」不是指因墮落而變成完全沒有用的人、完全失去神形象樣式的潛在能,也不是指我們毫無任何向善的心志,而是指我們原有的善  --  就是神造在人里面、反映神自己本性的那形象樣式的本體  --  已經因罪而蒙上了一層陰影。這樣,我們里面就沒有任何一個層次是還保有原先那全然的善了。例如,這件衣服原是白的,但現在這件衣服有哪一寸還是像原先那樣全然的自呢?沒有!沒有任何一寸是原先的白,整件衣服都已經受了玷污。所以,「全然敗壞」不是指人已經完全沒有用、完全在罪中、完全破損了,不是!乃是指破損和罪惡的影響已經全面污染了人的每一個層面。

理性所受的玷污


    這樣說來,人還可以用墮落以后的有限理性想出偉大的科學真理嗎?是的。人還可以借著已經受罪惡玷污的頭腦去發現神創造萬有時隱藏在自然界的真理嗎?是的。所以,物理學家、地質學家都還能找出許多隱藏在自然界的奧秘,但這不過是「發現」,并不是「發明」。對真理的發現無法改變真理的本體,只不過是增加自己對真理的知識而已。當我們發現真理時,就表示我們的理性還是很有功用的。若是這樣,理性的本身有沒有受罪的玷污呢?有。

    怎么知道理性受了罪的玷污呢?因為,雖然理性的思考功能還能繼續運作,但整個思考結果卻產生了一個自私的行動  --  歸榮耀于己、奪取神的尊榮,不是你信了耶穌就一定聰明,而是兩者在研究科學、發現真理的背后有不同的動機。一個純潔基督徒科學家的理性是由歸榮耀給上帝的動機所支配,所以當他發現真理時,就感謝上帝。而非基督徒科學家發現真理時,就榮耀自己,利用所發現的真理作營私的工具。所以,基礎科學(pure science)的發現較易歸榮耀給神,但實用科學(applied science 〉很可能變成敗壞的工具、很可能被罪所影響。

    「罪玷污了生命的各個層面」的看法,就是造成十六世紀歸正運動和原有的經院哲學分道揚鑣的一個原因。歸正(或稱改教)運動的神學,因為看到罪污染了人生命的每一個層面,所以發現人里面找不到任何一個部份是足以自夸、足以表現神榮耀的。但是,在天主教中古經院哲學中有一個很大的錯誤,至今仍舊被遵守,那就是「理性似乎沒有受到玷污」。梵諦岡第二次大公會議所發出的文告仍舊認為人的理性不需要外來的幫助、不需要聖靈特別的恩典,因為原有的理性已經足夠証明上帝的存在。這種對理性的高舉、認為理性沒有受到玷污的觀念和神學,是與改教運動的神學背道而馳的。


良心所受的玷污


    現在我們要從「理性」轉移到「德性」。人的良心還是像原先被造時那樣正直、清潔,顯明他的本性如同嬰孩一樣嗎?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里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太十九:14)「孩童的動作是清潔,是正直,都顯明他的本性。」(箴二十:11)所以那些還沒有把本罪表現在他行為中的孩童,雖然他們也承繼了原罪,但是他們天性中的純潔提醒我們:我們應當恢復在亞當犯罪以前未被玷污的天真。

    每當你和很純潔的小孩在一起時,他們好像一面鏡子在告訴你:「你知道你越來越不象樣了嗎?你發現你學了許多壞東西嗎?你還記得你小時候像我一樣這么單純嗎?雖然你罵我傻,但我可是很清潔的哦!」我很喜歡跟孩子在一起,我對那些不愛孩童的人,一方面替他惋惜,一方面也為孩子感到不平。因為當一個人與孩子相處時,可以享受一種天真無邪、最大的心靈快感﹔另一方面,你可以從他們誠實正直的動作中學習好好作人,因為他們就像一面鏡子,可以把你在文化中間那些假冒為善的成份很清楚地返照出來,把你禮多必詐、所有行動與動機的錯誤指摘出來。孩童常常會給我們一些連教授都沒有辦法教我們的東西。

    我一直有個習慣,當我發現與我來往的人心存詭詐時,我就慢慢疏遠他﹔那些實實在在的人,我就愿意繼續和他作朋友。朋友不在乎多,在乎正直、誠實、純潔﹔而這純潔的特質可以從孩子們的身上看得最清楚。如果一個人又厲害、又聰明、又老練,但又很純潔,那是只缺兩個翅膀的天使。如果一個人很純潔,但什么都不懂,那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因為他什么都不懂。一個人很有智慧、很有經驗,而且老練得不得了,但還是很真誠待人,那是人間很寶貴的人。我盼望自己能成為這樣的一位傳道人。

    我年幼時就盼望成為一個正直的人  --  無論你怎么害我、騙我,我雖然都看得一清二楚,但我決不用同樣的辦法去害你、騙你,因為我蒙召不是為此。如果我誠實待你,而換來你對我的利用,我只好把你交給上帝,讓他來鞭打你。如果我看透了你各樣敗壞的行為和虛偽,我對主說:「主啊,保守我不要進入那種狀況中。」我要用這種心志活到回天家的那一天。

    如果孩童可以返照出一些原先的天良,而這原 先的純潔在每個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卻不能持守下 去,這就表示他的天良已經被玷污了。我們前面提 到,撒但在伊甸園中是先假裝成比你低一級、容易被控制的東西,之后再慢慢呈現出它的野心。因此,對于每一個運動,你一定要用很純潔、嚴正的精神去看它背后的副作用是什么?在這一方面我敢說,因為神的憐憫,這几十年來我已成為副作用的思考者和警惕者﹔在別人還沒有看到時,我就已經把很多可能產生的危險向教會界提出警戒。但是很多人誤會我,他們說:「唐牧師,你不要老是講別人的壞處嘛!你為什么這樣驕傲?為什么一直批評別人?你好好講你的道就好了嘛!你不必講這些消極的話,積極一點嘛!」有個人說:「愿主原諒你,因為你原來是心腸這么窄的人,你不罵人就很難活下去。」

    有個人批評我說:「唐牧師很可憐,他看見別人做得成功就嫉妒、就要罵一兩句。」我告訴你,我不需要這樣,論恩賜,我不在任何一個傳道人之下﹔論知識,我所涉獵、所研究的范圍,超過許多世上最有名的傳道人。美國有許多沒有多大學問就敢上大講台、花大錢在電視上講大話的傳道人,他們所知的并不多,所以我不需要嫉妒。我要提醒的是,在一個運動的背后,如果有一些不清楚的、有危害性的動機在里面,一旦時機過了,當它的副作用蓋過正作用時,你就永遠沒有辦法挽回歷史,受其害者只能永遠哀嘆。所以我一定要本著神的靈所給我的感動,講出先知應當講的話(雖然我不是先知,也沒有這個職份,但這個功用在教會里面還是存在的),但聽不聽是你的事。如果你聽了好好去遵守,這是你的福氣﹔如果你不聽而受損,你自己要向神負責,與我沒有關系。

    台北這個神學講座有一點是神看得很重的  -- 台北講座的錄音帶和書籍已經在中國(至少有六萬到十萬人)繼續不斷地流傳。雖然台北人不一定覺得需要,但是借著這個講座,神使全中國許多知識份子開始注意到「道」的重要性。這些講座的價值不會只停在這几天,我相信有一些東西在百年以后還是有人要聽,因為我們不是只從時代中去找一些需要來供應,我們乃是從永恆中找尋智慧去宣揚。

    人的本性既然是每個層次都被玷污了,那良心也就不例外了。理性受玷污后,就產生了知真理以后動機的不純正﹔也產生了知真理的限制,沒有辦法超越理性而有屬靈的看見。感情受玷污以后,就以自己的受苦作為痛苦哀嘆的出發點﹔我們不再是為神的旨意擔憂,而是為自己的利害關系喜樂或擔憂。意志被玷污的結果,就是我們立志要做的事只是為了討自己喜悅而不是討神喜悅。良心受玷污,則使我們在定奪是非、決定要不要行的時候,不以神的寶座、神的旨意為我們所留心的要點。在《十字架的道路要犧牲》那首詩歌里,有一句話很感動我  --  「自己的得失不要緊,上帝的旨意要留心」。我應該做嗎?我應當說嗎?當我決定要不要做的時候,我良心里面那個定奪的權威、那個根據、那個准則是什么呢?是神的旨意,不是我的得失。我第一次唱這首詩歌唱到那一句時,眼淚直流,我說:「主啊,這就是我一生要做的。感謝主,你的靈感動了作者寫下這句話,求主保守我一生一世記得而且行出這句話,因為我有同樣深深的感動。」


良心所受四方面的玷污


    人類的良心至少受到了四大玷污。自從亞當、夏娃犯罪以后,我們看見在整個人類文化、整個歷史中,當人定奪、行事的時候,常常有四件事使人沒有辦法很正確地執行良心的任務:


1。文化的玷污


    文化和宗教是人性中兩個最基要的價值,上帝造人時把人造成有宗教性和文化性的本能,而文化和宗教都牽涉到永久性價值的探討。人對上帝的普遍啟示所作出的反應,就表現在文化和宗教兩個范圍里,而這是唯有人能有、其它動物都不能有的反應。普遍啟示就是上帝借著宇宙這個被造界把他的智慧、權能、目的、全備的計划和啟示都顯明出來。奧古斯丁說,你如果問花:「你怎么會這么美?」你問云:「你怎么會這么飄?」你問雨:「你怎么會這樣落下?」你問河:「你怎么會這樣流?」你問大海:「你怎么會這樣翻騰?」他們都會齊聲回答說:「是上帝把我們造成如此美好的。」當奧古斯丁從天地萬物所顯出的智慧中看到神的計划、權能和創造的奇妙時,他除了得到那股浩然之氣外,更得到一種與神之間的個人關系,這是所有哲學家都沒有的。所以,我們從被造之物就可以看到神創造的奇妙。

    文化和宗教就是從神的啟示中所產生的雙重反應  --  「文化」是人對神的普遍啟示所產生的一種外在價值系統的反應﹔「宗教」是人對神創造的萬物所產生與永恆價值有關的內在反應。對上帝普遍啟示的外在反應就產生了文化生活,對上帝普遍啟示的內在反應就產生了宗教生活,而這兩方面都是在追求永恆價值的建立。

    所以在文化里面,以許多偉大的建筑物為例,像金字塔、藝朮的宮殿等等,都是想要把那些可以永存的、有藝朮性的、有價值的成品放在里面。這樣,人的衣著、生活、戲劇、思想、對愛情的歌頌、對民族的綿延、對有價值事物的描寫、對真理的探討等等所產生出來的文化,就牽涉到人外在生活的每一個層面。而宗教則是針對人內在生活的每一個層面  --  人要怎么敬拜?人要怎么定奪道德標准?人要怎么建立信仰?人要怎樣感恩?人要怎樣追求永恆的生命?人死后到哪里去?。。。為這一切的問題來找答案,這種種內在價值系統對神的創造的反應就產生了宗教生活。凡是沒有文化性、沒有宗教性的就不是人。人之所以為人,不是單單有惻隱之心、羞惡之心、辭讓之心、是非之心,不是像孟子所講的這么淺(雖然他已經講得比其它許多人深了,但神的道超過一切)。人之所以為人,因為人有宗教性﹔人之所以為人,因為人有文化性。

撒但在文化中的聲音


    良心在文化的影響之下,就產生許多毛病,因為良心受了文化性的玷污。什么意思呢?每一個文化都有合乎神真理的成份,但也有一些違背神真理的成份。在《洛桑宣言》里有一段關于文化的內容:「我們可以在某種程度里肯定文化的價值,但是我們又不能不承認:每一個文化都可能受到撒但的影響。」既有從魔鬼來的影響,所以撒但的聲音是可以在文化里面找到的。對于文化里面一些違背真理之處,基督教的正統神學思想家應當很嚴謹又很敏銳地去查出來,否則教會只能成為一個披戴基督教外衣的文化活動場所。

    我是個華人,我承受了中國文化五千年來偉大的傳統,但是我也必須仔細查究每個思想家的思想,哪些是合乎神真理的思想、哪些又是與神的道相背的。所以我若在某一個文化中找到它合乎神普遍啟示之原則的部份,我就應當褒揚它、應當持守它、應當尊重它﹔但是,若與神的真理相沖突、相違背的,我應當糾正它、應當光照它、應當勇敢地把它講出來。神的道與人文化之間的沖突是必然的,聽眾對我產生質疑也是必然的,我傳道要背十字架更是必然的,沒有一個為神工作的人可以免去十字架!所以我們應當看清文化的玷污是什么。

    例如,在中國文化里面,「孝道」是很偉大的,很少民族像中國這樣地談到孝道,談得這么完備、這么精細。但是,我們又可以從這個「孝道文化」中看出一些「過」或「不及」的地方。這時,你也就明白希臘文的 hamartia (罪)到底在講什么(在新約里面有五個希臘文名詞講到罪,我現在所提的 hamartia 是最平常的一個)。中國人所講的「不及」或者「太過份了」,這兩樣都可以稱為hamartia。如果你很中意一個人,就是覺得他剛剛好,就是沒有「不及」或「過份」。作人很難哦,不夠也錯、過份也錯,到底「剛剛好」在哪里?hamartia 就是「不及」或「過份」的意思。所以,「義者,宜也」,中國人所講的「義」,禮義廉恥的「義」,正義、公義的「義」,義人的「義」,就是恰到好處、合宜的意思,這就是聖經的意思。

    中國文化在這方面有很多符合聖經總原則的精髓,我們應當感謝上帝,誰都不可以輕看中國文化。但是,中國文化就是絕對的真理嗎?中國文化對我們的良心所產生的影響是完全合乎聖經的嗎?或者也有一些玷污了呢?我問你,為什么中國男人發現他太太不能生孩子時,他可以得意自在地再娶另外一個?但是女人和丈夫結婚好几年,而丈夫不能生孩子,她就不能得意自在地再結一次婚?為什么男人可以,女人就不可以呢?因為中國文化有一些玷污良心的成份在里面。

    「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娶了你都几年了,你還沒有給我生個孩子,你知不知道這對我家祖宗是多大的侮辱嗎?我們祖先辛辛苦苦一代傳一代几百代傳下來,傳到現在被你中斷了,你罪大惡極!所以我當然娶第二個老婆了。」娶第三個不生、娶第三個又不生。。一共娶了七個。后來醫學証明竟然是你不能生,那你是不是從大老婆、二老婆、三、四、五、六、七,一個一個地去賠罪,請她們再嫁呢?沒有。你安然自在,「男人就是這樣!這是我們的文化!」這就叫作文化的玷污。

    從前在印度,丈夫死了,太太是要一同被活活燒死的,這么殘忍!但這就叫作「文化」。「文化」是什么?「文過飾非」、「化有罪為無罪」這就叫作文化。在文化的大前提之下你可以把許多錯誤的事情解釋成沒有錯,「因為這是他們的文化!」非洲有些酋長,他最大的責任就是替每一個要結婚的男人先解決他們的太太,使她們從處女變成不是處女,這樣才不會把災禍臨到新郎身上。怎么可以這樣?「這是他們的文化嘛!」

神的道高過人的文化


    只要把文化當作面具,所有的邪惡就都可以行嗎?神說:「不能!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這兩句話在講什么?講神的道高過文化。所謂的「文化」,就是「思想型態」加上「生活原則」二者的結合。我們可以從各種不同文化學者的書里面找到文化的定義。在二十世紀,你可以找到索羅金(P.A.Sorokin)、湯恩比(Arnold Toynbee)、史賓格勒(Oswald Spengler)等許多偉大的思想家所下的定義。但是讓我們回到聖經,神說:「我的意念高過你的意念,我的道路高過你的道路。我的道高過你的思想,我所啟示的道高過你哲學的思考,我給你的榜樣、基督的生活高過你一切行為的規范。」這個「高」是怎樣的「高」法呢?「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的道路」,這就叫作「天壤之別」是本質上的差異,不是份量上的差異。

    你不能把神的道和人的道用等量齊觀的方式來比較。我看見許多最聰明的中國人,我原本盼望他們能好好作個布道家,后來卻發現他們的方法論是宗教學的比較,拿耶穌和其它的人當作份量上的不同來比較,結論是「耶穌比較高一些就是了」。我很失望我拼老命都要把這個本質差異」的神學奠定起來﹔基督絕對不是「人間之最」,當然他比任何人都更高,但他更是神,他降卑自己來到人間,使我們借著他看見神的道,他是使我們回到神面前的救主。你絕對不能把几個宗教一同比較,發現耶穌比較高一些,所以就認為信耶穌還不錯。

    文化的玷污使每一個文化的承繼者都有一種感覺:既然我所做的不違背自己文化的傳統,那我就沒有罪。所以你傳福音給那些很有文化淵源的偉大思想家時,他會很難接受。在保羅的時代,最難接受福音的是斯多亞派的人,因為他們主張善待仇敵、釋放奴隸、男女平等、國際和平等等,他們已經做到了基督教倫理學所提到的一些重點了,那他們還需要耶穌嗎?如果你只從「份量差異」的護教學方法來講解基督教,你根本還沒有真正認識耶穌是誰。只有當你轉到「本質差異」 --  神道成肉身在人類歷史中顯現,成為超自然的光,光照人類的文化  --  你才明白基督是誰。

東、西文化差異


    東、西方很不一樣,當西方聽見偉大的音樂家、合唱團、鋼琴家演奏時,他們會熱烈鼓掌,有時掌聲持續了几分鐘都還不停。歷史上最長的一次是 Placido Domingo 所收到的掌聲,超過一個鐘頭。但是中國人聽完了音樂之后他最多拍三下,「走走走!快走。」問他:「好不好聽?」「好聽。走走走!」「為什么?」「再不走沒停車位了。」還有一次我看一個人只拍兩三下,我說:「你怎么只拍兩三下呢?」他說:「拍太多他會驕傲嘛!」中國人在尊重人、賞識人的事情上是最吝嗇的。

    有一節聖經是中國人要完全悔改的,哪一節?「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羅十三:7),但我們把許多的「當」、「當」、「當」都除掉了,所以人家的書你抄一遍之后,換上自己的名字就變成你是作者﹔你沒有得到版權就隨便亂印,印了之后又不付版稅給人。為什么?「我們本來就都是這樣的嘛,反正他也查不出來嘛。」

    今天我們的社會有許多文賊、許多衣冠禽獸,甚至在教會里也有很多賊,因為我們的文化里有從祖宗流傳下來的虛妄,正遮蓋、彌漫著我們。當我看《丑陋的中國人》這本書里面提到「醬缸文化」的時候,我心里很憂傷,卻又不得不承認是有那樣的情形。

    有個美國人寫《丑陋的美國人》寫得很好,得到文學獎﹔有個日本人也寫《丑陋的日本人》得獎以后被人批評,不過還是有人稱贊他﹔但有個中國人寫《丑陋的中國人》,中國人就想打死他,因為我們是不受批評、只要稱贊的。當你把這種文化帶到教會,傳道人講好話的時候你就聽,就多給他一點薪水﹔但如果講的話對你不利,你就逼他走。我告訴你,如果不是神感動我,我是不會來的﹔但是,如果是神要我講的話,沒有人可以限制我,因為我是神的仆人,不是你的仆人。


2。宗教的玷污


    第二,我們的良心受了宗教的玷污。宗教是世界上最矛盾的一件事情。我今天不是為宗教的緣故站在這里,我也不是因為出于對某個宗教的責任感所以來傳道,我是因為神的真理在人間,透過基督和聖靈彰顯、啟示出來,并且他的呼召臨到我,所以我作傳道人。我十七、八歲時最恨、最討厭的就是傳道人,到現在還有很多傳道人是我討厭得半死的,雖然我自己是傳道人,但我認為我有權柄討厭那些不配被我尊重的人。我保留我作人的權柄,輕看那些不值得我尊重的人。不管你是總統、是傳道、是會督、是神學生或牧師,如果你不象樣卻要我尊重你,我求主赦免我不能假裝尊重你,我更求主赦免你,快快把你處理掉。

    我年輕的時候對聽眾很嚴格,對傳道人很愛護﹔但我年老的時候發現太多的聽眾是被傳道人弄壞的,所以我現在對聽眾比較友善,對傳道人比較嚴格。教會不復興是被壞的傳道人弄壞的,我要很誠實地說,許多信徒就是因為許多壞的傳道和領袖沒有把他們帶到正途,教會才會弄得亂七八糟。

    宗教是很偉大的,但是宗教也是很矛盾的。宗教可以成為人類進步最大的推動力,宗教也可以成為人類進步最可怕的攔阻、最虛假的支持者、犯罪作惡的掩蓋者。基督在世上的時候,他所責備最厲害的對象就是宗教領袖。宗教在良心上可以給你一個很大的支撐,但是支撐的背后已經先把你玷污到一個不能分辨真假的地步。宗教是很偉大的,宗教是很微妙的,宗教也是很可以尊重的,但當宗教被尊重到很高的地位時,它就變成一個很邪惡、很可怕的東西,除非你的宗教是降服在神真理之下,讓他的大光照耀。被煉淨、被潔淨的宗教以及被聖化的文化,才能使你的良心歸回正路。

    所謂「宗教帶來的玷污」是什么意思?在基督教里面,你娶一個太太是好的﹔在佛教里面,沒有娶太太、不結婚是好的,作出家人更好﹔回教呢?娶四個也不錯。所以當你把宗教的權威化成你良心的支持點時,你就可以用宗教作借口去做一些別人認為很邪惡的事情而你也不害怕,因為你已經有了一個支持點,你有你的借口了。所以宗教就變成一個可能玷污良心的最大力量。

    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常說:「我只要憑良心就好了!」他們先假設自己的良心沒有受過任何玷污,可能嗎?不可能的!這就像今天許多的基督徒,什么神學家都不要、什么解經家都不要,只要自己的解經,但我告訴你,沒有一個人的解經是沒有他自己的前提的。有一位神學教授寫一本解經書,要我給他一些評論,我指出他三點錯誤的假設:「你先假設人就像亞當沒有犯罪以前那樣中性,之后你又假設人一讀聖經馬上就能知道真正的原意,最后再假設聖經所有的翻譯都是沒有歪曲原文的。」基督徒把這三點揉和在自己的迷信,之后還說:「我什么神學都不要、我什么書都不要,我解經就直接從神領受。」這就是倪柝聲神學錯誤百出的原因。例如,他用中文看以弗所書,看到耶穌「擄掠了仇敵」時,就大大發揮一番。但原文并不是「擄掠仇敵」 ,而是「擄掠了被仇敵擄掠去的(俘虜)」,相差何其遠。

    那么,今天如果你根本不知道他不懂原文、解經很隨便,又因為他自以為是從神直接領受的,就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囫圇吞棗地把他整個解經的成果當作你信仰的一部份,這個就叫作以訛傳訛、一代不如一代。到了第二代,李常受就變本加厲,因為這一個系統已經習慣看不起所有的神學、所有的宗派,認為所有不同的宗派都是「分裂上帝的家」,只有他們才是使上帝的家合一的。結果他們的第二代就成為最難與任何基督徒合一的一個分離支派,是「最宗派的宗派」。你看到了沒有?

    所以,宗教性的玷污是會達到一個很可怕的地步。因為「絕對」原是存在的,對「絕對」的懷疑是撒但的聲音。先把自己絕對化的人才會懷疑別人的絕對﹔放棄神的絕對,再把自己的相對絕對化、又把自己的絕對化當作就是神的,這就是所有狂熱的宗教運動的通病。聚會所犯過這個毛病,現在的靈恩派也犯這個毛病。奧古斯丁說:「當你找出我所講的有違背聖經的時候,請你離開我、回到聖經去。」今天唐崇榮也對你說:「勇敢地在你研究聖經的時候找出我的錯誤,然后你回到聖經去。」我是從內心深處以誠實的心志與動機要把你帶回聖經。我不是權威、不是絕對的,神的話才是絕對的,我們應當謹慎、警惕、慎思明辨地回到上帝的話語里面。

    宗教性的玷污使人的良心自以為有絕對性的支撐,所以他就敢放膽行事,講話也特別大聲。今天以權威行事、以權威形象出現的人,常常是沒有讓神的絕對權威作為他根基的人。權威形象正是一個混亂世代所需要的,可是許多需要權威形象的人卻沒有去分辨那個權威形象后面的「權威」是不是正統、是不是連于神的權威,他們就把自己降服在那種宗教敬拜里面、就聖化領袖、就投入在錯誤的運動中。這種玷污良心的宗教所產生出來的宗教活動、宗教行為、宗教組織,無論是有意或無意,都已經欺哄了許多善男信女。

    這也難怪為什么有許多人到今天還不愿意加入任何教會,我很同情他們(但我不同意他們),我相信當這種人真正認識神的時候,他可能比許多現有的教會人士更熱心愛上帝!愿神今天找到你。我也是這樣的人,以前當我問一些重要的問題時,牧師們的回答是:「撒但,退去吧!你不要懷疑,你要有信心。」我聽見那一句話,就看看四周,撒但在哪里?我知道他是指我,好!那我就退去吧,我就永遠不信主了,我不要到教會去了。問問題是我的權利,身為人就有質疑、有懷疑的本能。「懷疑」不能被認為是對真理的侮辱,「懷疑」可能是對真理的探求。所以法國的哲學家笛卡兒說有兩種「懷疑」:一種是「因懷疑而懷疑」,一種是「因信仰的困難產生的懷疑」。身為人就有懷疑的可能,這個本能是很自然的,而你卻把我當作是一個破壞信仰、質疑真理、抵擋牧師的人,那我認為你沒有資格作一個領袖,因為你本身這種反應就已經是宗教性的玷污了。

    在宗教里面有許多許多的玷污,一個回教徒娶四個老婆,他不會有良心上的責備,因為他的宗教准許他如此,所以他的良心很平安。一個錫克族的人,你叫他做一些違背宗教的事情,他怕得不得了,因為他的宗教對良心有一種控制的作用。人在宗教的勢力之下會懼怕到一個地步,使他不會隨便越過他宗教的規范。但這也常常變成一種普遍的恩惠,為什么呢?今天許多的家庭沒有破裂,不是因為不想破裂,而是不敢破裂,因為有宗教、社會和人情壓力。但這三種壓力只是消極作用,不是積極作用,因為你應當是主動的行善,而不是因為怕受災害而行善。不過,社會也就因為這樣保持了某些的次序,這也變成了神的普遍恩惠。這三大壓力維持了許多家庭不敢破裂,也算是神在人社會中消極作用所帶來的反面果效。我講這是「反面果效」,因為神要人的行善,不是出于被動而是出于主動﹔但是,許多時候人不被「被動」一下就不動,所以就被「被動」一下吧。


3。群眾心理  --  多數意見的玷污


    第三種玷污是由社會大多數人的觀念所產生的,也就是由群眾心理、多數意見所產生的一個良心上的玷污。當人人都是這樣做的時候,你就覺得:「那就不要緊。」但如果別人說:「沒有人像你這樣!」你就覺得不安了。所以我們受群眾影響是這么厲害!今天有許多人的所言所行,有一個支持點  --  如果大家都這樣,我就不必怕對錯的問題了﹔就算錯了,也很熱鬧,反正一起下地獄的同伴很多。這個就叫作群眾和多數人的觀念所產生的玷污。

    今天的社會有許多很奇怪的事情,我從十五、六歲時就發現在人性里面有一個很矛盾的現象,什么現象呢?當你犯罪的時候,你很自然地就想「合群」﹔但當你受苦的時候,很自然地你就想「孤立」。當你受苦時,你不會說:「也有很多人這樣苦嘛!哦,一個、二個、三個。。一大堆人都在受苦,那我也不必覺得自己太苦了!」很少的,很少這樣的人。當你犯罪的時候,奇怪了,你就看看別人,原來那個執事也是和秘書毛手毛腳,后來發現原來連柯林頓總統也是這樣,就對自己說:「感謝主,那我這樣做也沒有什么大問題了,連總統都敢,那我這個飯桶也可以嘛!」你這是在為自己找一個支持點,所以你的良心玷污了,你現在不知恥了!你不認為這些有什么價值了。什么叫作「價值的破損」?什么叫作「人格」?都沒有了。為什么?很多人都這么做,難道我不可以嗎?我當然可以的。

    為什么很多同性戀的人都住在舊金山?因為他們在別的地方被孤立,但在那里可以找到很多的同性戀者,就覺得很平安。凡是犯罪的人,都會自動合群!心理學無法解釋這個問題,我到現在還沒有看到一本心理學的書能夠解決我十五、六歲時找到的這個矛盾,這事只有在神的道里面才能找到答案,那不是「心理學」而是「靈理學」。

    多數就可以使「非」變成「是」嗎?就可以使「歪」變成「直」嗎?就可以使「邪」變成「正」嗎?就可以顛倒是與非的標准嗎?「我找到了!」找到什么?「找到很多像我這樣的怪人,使我們變成一樣不怪了。」

    犯罪者會有合群感,犯罪會使你馬上主動地變成合群。但是受苦的時候,你馬上就關起門來說:「全世界最苦的人就是我!從來沒有人像我這樣苦,我的苦沒有人知道。」你怎么知道沒有人知道?你怎么知道沒有人比你更苦?你犯了一種受苦又要驕傲、又要壟斷市場的罪,你懂嗎?當別人來問你怎么了,你卻又一直說:「沒事,沒事!」門才一關起來又繼續哭下半場。你一方面不喜歡人家知道你的苦,一方面又咒詛上帝、埋怨自己,一方面還欣賞你自己的苦。我一講、你笑了,這表示你有這樣的經驗。

    為什么犯罪會自動去合群?為什么受苦會自動孤立自我?因為你里面有一些良心的玷污,是從群眾心理、是從責怪神、是從怨天尤人的內在本性產生出來的,這是第三樣。


4。犯罪習慣的玷污


    第四,良心會被個人犯罪所累積起來的習慣玷污。你還記得你第一次說謊的時候,你的心跳得很厲害嗎?你還記得你第一次去找壞女人的時候,你是怎么不能原諒自己嗎?你還記得你第一次做一些不應該做的事情,偷東西、騙人,或者你用了一些歪曲正直行為的話語來誣告別人的時候,你的良心是多么不平安?但是,當一個人犯同樣的罪三次以后,他就會慢慢對自己說:「反正也沒有什么刑罰來到,不但如此,對方也沒有辦法報復我,而且我的手段非常高明,別人都認為我是對的。」良心就慢慢麻木不仁了。這就是自己犯罪累積下來的習價對良心造成的玷污。

    我十二歲時,母親買了一個鬧鐘,以前我總是要媽媽每天早上五點半叫我起來,但后來有了那個鬧鐘,就自己調時間、自己起來。這個鬧鐘很特別,它能每半分鐘叫一次,一共叫六次。所以你不起來、它再提醒,你不起來、它再提醒,這叫作「不厭其煩的教育家」。它第一次響時,我把它按下去繼續睡﹔半分鐘后,「鈴--」 ,我說:「該起來了,但是它還會再叫的嘛!」﹔第三次、第四次。。。,到最后起來的時候發現:「糟糕!六點半了,怎么不響呢?」它響了六次了!就是因為它響了太多次,你就把每一次都視為理所當然,根本不注意。直到換了一個只響一次的鬧鐘,我才悔改。

    從那時我就明白了「言多失效」的道理,所以我就定了一個「只講一次」的家規  --  凡事我只講一次,不講第二次。我四個孩子后來都養成習慣,我只講一次不需要重復,他們就會把事情做好。所以我不讓我的孩子下午去補習,因為補習就等于說早上你可以不注意聽,反正還有機會補習。

    我的一個孩子有一陣子功課不太好,我要求她留級一年,她說:「爸爸,再留級一年,我還在小學三年級,但我的同學都四年級了,我會很害羞的。」「我幫你換一個學校。」但他們的校長、老師都不認為要再降一年,所以我就換一個學校,而那個學校的老師很同意我的看法。我的女兒后來也很同意我,因為我們討論了很久。結果她學會了每一堂課都很注意聽,只聽一次,如果聽不清楚,要自己負責﹔所以,以后每一個機會她都好好把握。

    今天我們的毛病在哪里?「這一次不要緊,主是慈愛的,還有第二次。」「這次講座不來不要緊,反正有錢買錄音帶。」當你犯罪時,良心對你說:「不對!」你卻不理,久而久之你就變成謀殺良心的人,你怎么可能還會改過?你早把你的良心殺了。你對你良心的無禮就像以色列人謀殺先知一樣,你把神的話輕看了,你把良心的控告污蔑了,你藐視神的代表、你藐視神的話語要到几時呢?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良心的第四個污染就是你對它警告的輕看。當你犯罪的習慣越加添的時候候,你良心的力量就越疲弱﹔當你越勇敢抵擋它的時候,它越沒有力量再幫助你。然后你說:「我得勝了!」我告訴你,得勝自己良心的人是最可恥的人﹔把自己良心的力量削弱的人是最危險的人﹔輕看良心正面的警告、輕看神給你的話語的人,是最失敗的人。你還以為你得勝了嗎?你正在出賣你的前途,你正在踐踏你的人性,你正在羞辱神給你的特權,你正在毀壞神放在你里面那神的形像和樣式,你知道嗎?

    當良心受了這四大玷污之后,你就在宗教形式、文化環境、社會的支持、自己得勝良心經驗的影響下,變成一個很可怕的人。你作了神的仇敵,你作了社會的危害者,你作了自暴自棄的永恆靈魂,你作了宇宙的浪子,請問你這樣要到几時呢?

    你說:「不要緊,我有宗教!」沒有用的,因為這個宗教已經被你利用來賄路你自己的良心。「我有文化!」沒有用的,因為你把文化當作擋箭牌來抵擋真理。「我有大家的支持!」沒有用的,因為你的伙計、你的下屬需要你發薪水給他,需要你提供他生活的保障,所以對你奉承阿諛,他們越這么做越使你變成假冒為善、離開真理的人。你在教會作執事,很多人尊重你,但這個地位再加上你不肯悔改的心,只會使你越抵擋上帝。你有很多的事奉,這些事奉只會給你一種良心的安慰:「我的事奉這么多,上帝一定會原諒我的罪。」求主可憐我們,求主給我們機會能回頭,再好好地作一個對神、對人常存無虧良心的人。


按聖靈與真理敬拜


    你說:「我當怎么做?主啊,我怎么能達到這個地步?」回到聖經的原則!你需要聖靈來扶持、幫助你。如果一個人能走回正途,不是因為他有悔改的能力,而是神為他自己的名蘇醒你的靈魂。「他使我的靈魂蘇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詩二十三:3),這句話里面的意思太偉大了,不是因為你能、不是因為你以為你能、不是因為你自己能,乃是神為他的名的緣故,他蘇醒你的靈魂。詩篇二十三篇的「蘇醒靈魂」等于以弗所書二章1節說的:「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他叫你們活過來。」當我們死在過犯之中,他叫我們活過來﹔「又叫我們與基督一同坐在天上」 (參:弗二:6),我們竟然可以與基督一同坐在天上。聖靈的工作實在是大得不得了!我不知道為什么今天許多人不好好照聖經教導聖靈的真理,反而一直跟著那几個運動在那里滾來滾去、哈哈大笑、亂講方言,用那個代表聖靈的充滿,這是多么得罪上帝啊!我們一面得罪上帝,一面丟棄很多的福份。我告訴你,那些極端靈恩運動的領導人都不明白聖靈,他隨便亂教你,你就以為那是聖經,然后你把上好的福份丟棄了,你不要神道的精髓,你只要渣滓來遮蓋、來安慰自己錯誤的心。

    以弗所書五章18節:「要被聖靈充滿。」歌羅西書三章16節:「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這兩節聖經講完以后接下去才說:「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口唱心和地贊美主。」換句話說,有了聖靈、有了神丰富的道充滿以后,才能真正敬拜贊美上帝。但今天不是由聖靈充滿帶出敬拜贊美,而是去學校補習敬拜讀美,你看糟不糟糕?總原則已經錯了。你為什么贊美上帝?「因為我練了歌喉,所以我要學學贊美上帝。」只要有那些技巧你就可以贊美上帝嗎?不是!你要心被恩感、你要被聖靈感動、你要有敬拜神的心、你要有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藏在你心里。

    一個被聖靈充滿的人,是一個被基督的道丰丰富富充滿的人。但今天所謂被聖靈充滿,是一按手馬上就滾到地上、嘰哩咕嚕講方言的。「你們做禮拜聽講道,聽了這么久都還沒有被聖靈充滿,但我給你一按,你就可以充滿了。」今天的教會正在走一條自欺欺人、不按真道而行的路。請問,這几天你聽了這些話,你的心靈得著喜樂滿足嗎?你聽了這些話,你是不是感到更親近上帝?我再問,你聽了這些話,是不是感到被潔淨、感到很喜樂、感到神的靈充滿你,你因明白真理而心中得釋放、信仰得堅固嗎?我告訴你?你們因真理而充滿上帝的道、你們因真理而信仰被建立,因為丰富的「信」是從丰富的「道」產生出來的,「信道是從聽道來的」。

    今天有許多人與神交通的時候,不要聽神的話,只要神聽他的話﹔這種朋友你喜歡嗎?神說:「我是真理的源頭,我要對你講的話太多了,怎么你每次來敬拜贊美我的時候都不要聽我的話,只是把你愛唱的歌一直唱、一直唱。。唱個不停,使你自己的情緒沸騰起來。你這是在贊美我嗎?你這是在敬拜我嗎?」神要問你。

    羅馬書十章14節說:「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你知道這句話的含意嗎?這句話是「禱告神學」的基礎,一個人要按正統信仰的知識來求上帝才叫作「禱告」。禱告不是像外邦人念念有詞,不斷暴露自己的雄心大志、野心貪欲,然后「奉耶穌的名」,就叫作「禱告」。若不信他,怎能求他?若非正信,怎能正求?若非堅信,怎能照主的意思堅定地祈求?如果你不知他的應許,你憑什么資格求他呢?如果你不是因為信仰有了道的根基,你怎么能按神旨意去求呢?這就是禱告神學的基礎。

    什么叫作「用心靈誠實拜他」?這句話可以翻譯成「按聖靈與真理敬拜」。到底是聖靈引導你敬拜,還是人教導你怎么敬拜?你是因為明白神的道到了一個地步,深深地降服在神的真理之下,那樣地敬拜他﹔或者只是學了一些敬拜的技巧  --  怎么動、怎么搖  --  那就算敬拜嗎?你知道你這樣有多危險嗎?你整個禱告的生活不是以「道」作基礎的,你整個敬拜的生活不是以降服于神主權之下作基礎的,你整個敬拜贊美的生活不是因為神的應許、神的大能大德而來榮耀上帝。若是這樣,你只是學了宗教性的禱告、敬拜、贊美的形式,你的心靈還是遠遠離開上帝的。

    神說:「這百姓親近我,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他們敬畏我,不過是領受人的吩咐。」(賽二十九:13)神也說:「誰要你的祭?我厭惡你們的祭物,我厭惡你們祭壇上祭牲的血。你們的月朔、你們所有的祭、你們的安息日,都是我所恨惡的。」(參:賽一:11-14)「聽命勝于獻祭」 (撒上十五:22),順從神的話勝過沒有真理的禱告和贊美。我盼望你們這群人養成一個習慣,鞭策自己要好好鑽研神的話,讓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你心里,然后懂得怎么敬拜、怎么贊美、怎么感謝。

聖靈在人心里的工作


    最后,我要提到聖靈在人的靈里所做的工作:

    第一,聖靈用使基督復活的大能,叫人從死里活過來,這是「重生」的工作?

    第二,聖靈借著基督寶血的洗淨、得勝死亡的大能,把新生命放在人里面,使人開始有新生命。

    第三,聖靈住在人里面,與人同在直到永遠,這叫作「聖靈的內住」。

    第四,聖靈親自作憑據,將印記打在人心中,証明你是神的兒女,這個叫作「聖靈的印記」。凡信上帝的人,就印上印、証明你真是上帝的兒女!以弗所書一章13-14節告訴我們:「這聖靈是我們得基業的憑據。」「憑據」原文是「質」,這個「質」就像買房子的時候先付訂金(香港叫作「樓花」)。你付了定金、給了「樓花」,他就蓋印說:「你這棟房子是合法的,這棟房子是你的了。」以后你再把尾款補清。照樣,基督拯救我們以后,聖靈就在我們里面蓋了一個印,他自己成為那印記,他成為質、成為憑據、得贖的印記。以弗所書四章30節說:「不要叫神的聖靈擔憂,你們原是受了他的印記。」這個「印記」就是得救買賣的憑據,直到基督再來,你們的身體更新、變化,那是在基督的榮耀里與他會合的日子,聖靈就永遠在你里面。

    第五,聖靈接下來就要引導你,使你過一個合乎神兒子形象樣式的生活,這就是「聖靈的引導」。宗教是控制人格,所做的是消極的、給人一種壓力的責任感﹔但聖靈是引導人格,所做的是啟發、感動、激勵、活力的推動,是積極主動的生命動向。例如,鯀治水是筑堤防水,結果崩潰﹔而禹治水時則是開通水道,使水流暢。宗教就像鯀所做的,聖靈就像禹所做的,他使你的個性可以順暢。在《聖靈的引導、動力的生活》那本書里面,我提到很簡單的一個例子,以前你愛講話、很多嘴,現在你對主說:「主啊,我得救了,怎么辦?」我告訴你,多嘴的人得救以后仍繼續多嘴,脾氣硬的人得救以后還是會繼續硬下去。你不必管,你不必對主說:「主啊,我很多嘴,現在我信主了,求你把我的嘴縫起來吧!」不需要。「主啊,我很硬,我信主了,求主軟化我。」不需要。你要知道,聖靈是引導人的,所以你從前多嘴批評人,現在多嘴傳福音﹔你從前多嘴埋怨神,現在多嘴贊美上帝﹔你從前多嘴怨恨人,現在多嘴鼓勵人、安慰人、勸勉人。「悔改」不是變成另外一個人,而是成為完全合乎神的心意,并照你本性發揮到最美的境界,這叫「悔改」。

    你從前向神是剛硬得不得了,從今天開始你要繼續硬,但是向鬼剛硬。上帝說:「你要做。」你說:「是的。」魔鬼說:「跟我來。」你說:「不!」你越向它硬,你的悔改也就越有用。神給你的個性很硬是有用的,你不要輕看自己﹔硬的人去反對異端、硬的人去抵擋罪惡、硬的人去與撒但爭戰,神就要用你的硬,你不必怕、不必擔憂。你說:「我這樣矮。」矮有矮的用處、高有高的用處,胖有胖的用處、瘦有瘦的用處,每一個人都有用處。聖靈不是壓制你、不是輕看你,聖靈不是要把你變成另外一個人,聖靈乃是使用你原有的性格,把你引導到最美的地步,這就是「聖靈的引導」。感謝上帝!

    凡被聖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這句話也可以解釋為「凡神的兒女都在神的引導之下」,所以你就有一個責任  --  順服聖靈。

    第六,聖靈還做什么工作呢?聖靈繼續光照你,聖靈在你里面變成照亮良心的光。良心本應該光照你,但是良心受到玷污,所以聖靈光照你,使你的良心能正面地光照你。這樣,在光中加光、在光中見光,你就活在大光里面成為光明的子女了心。感謝上帝!重生得救以后,我的生命充滿了光,每一次我有什么思想不太對的時候,我來到神的面前,我從所領受的真理和聖靈的感動中,再次檢討自己時,他的大光就會照耀我,我就發現陰暗的影子都離開了。感謝上帝!聖靈光照你到一個地步,使你能看清,你就不必疑惑了﹔使你能看明神的引導,你就不必懼怕了。你可以從一些懷疑中間出來,因為他的大光在釋放拯救你脫離各樣的幽暗、除掉各樣的烏云密布﹔那些可怕的環境,在他的光照之下都要被驅散。感謝上帝!

    第七,不但如此,聖靈要充滿你。現在我要提到這四年講「聖靈論」時都沒提到的「聖靈充滿」。聖靈充滿是什么?就是位格與位格之間,那萬全之愛的支配和甘心順從的關系。你先不要用液體的方式來想象聖靈充滿,你以為聖靈充滿就像把可口可樂倒在一個杯子里嗎?不是!那是液體,但聖靈不是液體,你也不是杯子。聖靈是一個位格,你也是一個位格﹔當一個位格愛上另外一個位格,另外一個位格受感動到一個地步也來愛他的時候,你的整個生命、整個思想就滿有他的形像,那就是「充滿」。

    當你談戀愛的時候,你差不多每秒鐘都在想他﹔但當你想到連對方臉孔是什么樣子都記不得時,那就是真正的愛了!你有沒有想一個人想到忘了,記對方臉孔的經驗呢?最容易記得的是仇敵的臉孔,一想就知道他是誰了。但是越愛的人越難想,想到最后他的眼睛是什么樣子都不知道了﹔想到一個地步,他整個人已經超形像地在你的心中,不能再用形像去定住他,他整個生命都在你里面了。像這種位格對位格的愛,會達到一種使你完全順服對方、把主權交給對方的地步,這就叫作「充滿」。

    被聖靈充滿的人,他的思想充滿神的道,他的感情充滿神的愛,他的意志充滿神的旨意,他所要做、所要成全的就是天父的旨意。他要愛主所愛,恨主所恨﹔他要思想、明白的是神的律法,晝夜思想神的律法,這人便為有福,他如同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常青。被聖靈充滿的人就是在溪水旁生根、葉子常青、多結果子的人,這才是聖靈充滿的表現。


要慎思明辨


    讓我們改觀好嗎?不要再受幼稚的、孩童一般的思想所影響,倒在地上哈哈大笑就証明自己被聖靈充滿﹔也不要以為按一個手、吹一口氣讓人倒下去就是大有聖靈的能力。彼得、保羅都不這樣做!

    你以為Benny Hinn大有能力嗎?Benny Hinn大有毛病!他大有冒犯!聖父吹氣是因為他創造生命,使人成為有靈的活人(參:創二:7)﹔聖子吹氣(參:約二十:22),是因為他應許聖靈要從父那里降下來,應許五旬節聖靈降臨。聖父吹一次,聖子吃一次,表示被造的生命需要從神而來的形像,表示被救贖的生命需要從神而來的靈。此外,沒有人吹氣了。

    Benny Hinn是誰,天天吹?你有沒有看到這是違背總原則呢?你以為他很厲害,一吹人就倒,你就被這超自然現象嚇倒了!我告訴你,超自然現象是有的,但是,并非所有超自然現象都是出于聖靈。如果你把超自然現象當作就是聖靈的工作,你就開一個大門,讓撒但用錯誤的聲音代替聖靈的聲音,繼續不斷欺騙你,直到你的良心再也沒有辦法分辨為止,你就變成被擄去的人。我從聖經的原則看不到這種作為,所以我很清楚地說:「上帝啊,出于你的我都接受,無論他多么卑微,我都會尊重他﹔不出于你的我決不接受,無論他多么轟轟烈烈、多么成功,我都要把他排拒在大門之外。」這個原則你抓到了嗎?

    山東有一個人聽說河南有人自稱是耶穌,他愛耶穌心切:「我從几十年前信主就盼望見耶穌,現在聽說耶穌在河南,是不是第二次來了呢?我怎么可以不去見他呢?」所以他從山東找到河南,到了河南又到處找那個人。最后找到了,「你就是耶穌嗎?我要知道你是真的還是假的,請你給我看你的手、你的腳。」那個人一看,說:「沒有釘痕,假的!我不要。」他再走几天几夜回山東去了。我佩服這個人!為什么呢?他要真假分明,他要分辨神的聲音、良心的聲音、撒但的聲音,不能只因為是超科學、超理智、超經歷、在限制之外的,就都接受。外國一個大講員來,在桃園使許多人倒下去,「那一定是聖靈!」你那個「一定」是一種迷信和冒犯、是對上帝的褻瀆。你說:「這是聖靈!這是聖靈!」聖靈啟示全本聖經,怎么就忘記加上一章來描寫那種現象呢?「神的神能已將一切關乎生命與虔敬的事賜給我們」 (彼后一:3),表示一切該有的都已賜下、記在聖經上了,凡是與這本聖經相違背的,或者聖經沒有記載的,都不能隨便相信。

    我把神的道帶到你們中間,如果你糊里糊涂、隨隨便便,你會受到很大的損失。教會需要一些勇于順服神,在神面前絕對降服、敬拜,但在撒但面前毫不妥協、能毅然站立起來爭戰的人,教會才有前途。

    中國出了許多很有才干的人,倪柝聲很有思想的才干、李常受很有領導的才干,但是他們把一些事絕對化的結果就產生了許多的副作用。倪柝聲好多了,雖然我不能完全接受他的思想﹔李常受則壞透了,當他知道有人用他的名禱告的時候,他不出聲。「奉聖父、聖子、聖靈、李常受的名禱告。阿們」,他沒有堅決反對,表示他已經慢慢露出魔鬼的野心,要站在神的地位上。

    跟隨李常受的人,我告訴你,你要掉在坑里,因為他是瞎子,你也是瞎子。在六0年代他曾經提出「耶穌是被造的」,這已經是極大的冒犯了﹔以后又提到「耶穌有罪身,因為有罪身就一定要被釘十字架」,這是再一次的冒犯﹔九0年初他出了一本書,說:「三位一體的上帝從前是生」的,像雞蛋還沒有煮一樣,是生」的,現在熟了。這一位生」的變成熟』的上帝經過了三一神生、死、復活的三一終極性的成全。」他是用哪一種邪惡的勇氣來講這樣褻瀆的話?當他們派五個人到印尼來和我見面時,一個個傲慢得不得了。當我問他們一些問題時,他們完全是用一種逃避真理的手段來轉移話題。我問:「你們常常說:上帝的道有能力,能把人的靈與魂剖開。』對不對?」「對啊!」我說:「那聖經說:連靈與魂、骨節與骨髓都剖開了。既然你們的靈與魂已經被剖開了,那你們的骨節和骨髓也分開了吧?」他們不回答,就轉別的話題。我再問:「有沒有?」不回答。再問:「有沒有?」還是不回答。

    可以這樣解經嗎?看到有一節可以用的,就把他們的三元論全放進去。神的道大有能力,所以把靈與魂分開了﹔那你骨節與骨髓什么時候分開啊?那一節聖經你不能只解一半啊!正像那些愛行神跡醫病的人說:「耶穌基督昨日、今日、直到永遠是一樣的,起來,我奉主的名叫你起來!」病人就站起來了,「你看,耶穌的能力沒有改變,哈利路亞!哈利路亞!」我問你,耶穌從前叫病人起來也叫死人起來啊,為什么你只有做一半?為什么你不也用那一節聖經跑到墳墓前:「拉撒路出來!」你既然敢用那一節聖經來支持你的靈恩運動,另外一半經文你怎么處理呢?不能這樣解經的!我不是說神不會醫病了,神可以做,現在還在做﹔但是你不要把那個當作是傳福音唯一的方法,因為那里面有地獄的聲音。

    撒但的聲音已經用各樣的形式進到基督教界里面,產生很可怕的現象,是一種看似卑微卻又野心勃勃的運動。我相信你們聽了我這些話,一定有人震驚萬分,對我產生恨意﹔我知道你們有一些人一面聽、一面懷疑我這些話是不是從神那里來的聲音。我不怕你的反應,我只怕你還不下功夫研究聖經,我只怕你聽一點點就隨便批判﹔因為我批判不是憑自己的血氣,我批判是從聖經總原則來看事情。這些道你可以再聽一次、兩次、三次,神的話是要晝夜繼續思想的,你再去看,愿主賜福我們。


如何分辨聖靈、良心或撒但的聲音


    最后我們來看一種情形,如果魔鬼講話的內容和良心、甚至和聖靈講的是一樣的話,我怎么去分辨呢?如果用同樣一句話、同樣那几個字,我怎么知道是從神來的還是從良心來的,甚至是從魔鬼來的?我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這是最簡單、最清楚但也是最危險的一個情形,你一不謹慎就會跌倒、就會失敗的一個案例。

    當你內心有個聲音說:「你有罪了!」你怎么知道這是良心的聲音?你怎么知道這是聖靈的聲音?你怎么可以肯定這是魔鬼的聲音?這三種靈界里面的聲音都可能用這句話來對付一個人﹔但是,從動機、本質、目的、方法、位格際關系這几方面來看,你是可以分別出來的。

良心的聲音:動機誠實、看法不一定對


    當良心說:「你有罪了!」它是你的同知者、它是你的知音﹔當良心講:「你有罪了!」動機一定是誠實的,但看法不一定對,因為良心受了文化的玷污、受了宗教的玷污、受了群眾觀念和大眾心理的玷污、受了犯罪習慣的玷污!一個十六歲的男孩子看見漂亮的女孩子,晚上就一直想:「如果我和她結婚了以后會怎么樣?」這時良心說:「你有罪了!」這是過份敏感的控告,因為神是把你造成一個有性功能的男人。所以一個男孩子會想結婚以后怎樣是正常的,不是犯罪﹔但是,當你想去侵犯她、去侮辱她的時候,那就是犯罪了。

    你想:「我和一個漂亮的女孩子結婚以后,我們在一起生活多么快樂。」這并不是犯罪,但是受了文化玷污、受了錯誤觀念影響的良心,有時候會有過敏的控告。所以良心雖然是以純潔的動機來責備你,但是良心的禁戒常常有一些過與不及的可能,是受了文化、宗教影響所產生的玷污果效,所以它講的話不一定准確。但有時當良心對你講:「你有罪了!」它是要你好好的借著真理回到上帝的面前,除此以外它無能為力,它只能袖手旁觀等候結局。這是良心的聲音。


魔鬼的聲音


    如果是魔鬼的聲音說:「你有罪了!」它是對兩種人講的。第一是對非基督徒講,它的動機是說:「其實不要緊,很多人也有罪。不相信你找看看,甚至可以找到牧師、傳道、長老、執事,甚至找到主教、會督,他們都有這些罪。既然大家都這樣,繼續下去也不要緊啦!」這是魔鬼的聲音。它一方面講「你有罪了」,一方面使你不悔改,讓你從合群的中間得到支持,繼續犯下去。「反正你已經上我的當了,現在你是我的人了,你就要這樣靠我生活下去,否則你沒有辦法生存!」這是魔鬼的聲音。

    但是,如果魔鬼是對已經得救又很愛主的基督徒講:「你有罪了!」它的動機就不一樣了,因為魔鬼的工作只有三大類:第一,它是神旨意的抵擋者﹔第二,它是被造之人的試探者﹔第三,它是蒙救贖聖徒的控告者。所以撒但的三大工作:對神抵擋、對人試探、對聖徒控告。對神的旨意,它抵擋﹔對犯罪的人,它引誘、試探﹔對聖徒、已經蒙救贖的人,它控告。啟示錄告訴我們,撒但是晝夜控告弟兄的。「撒但」這個名詞在舊約只有四個地方出現,共六次,不太多。所以今天如果一個蒙召的人講來講去都在講撒但,鬼話連篇,我不尊重他。因為我們蒙召不是講它,是講耶穌基督。但是我們要知道它的詭計,稍微知道一些原則就好了,不要談太多撒但的事情。

    「撒但」這個名詞的意思就是「抵擋者」,這是神給它的稱呼:「你抵擋我,我使你名叫撒但,因為你是抵擋者。」但是當耶穌受試探的時候,聖經說:「那試探人的來了。」而神不受試探、神也不試探人,人受試探乃是受自己的情欲試探,里面的情欲和外面的撒但勾結產生了犯罪的行動,所造成的結果就是「生出死來」。所以從外面來的試探者叫作「撒但」,里面去勾引外面的那個叫作「情欲」。撒但是試探人的。

    撒但對聖徒的工作是控告,這是啟示錄告訴我們的。它對聖徒說:「你有罪了!」它這句話的動機是惡意的。請你注意,它講這句話的動機就是「你該死,你現在可能不能得赦免了」。若是你又對聖靈論模糊不清,它更會把「你有罪了」化成「你已經褻瀆聖靈了」。這是魔鬼的聲音,這不是上帝的聲音,聖靈不會對已經得救的基督徒說:「你褻瀆聖靈了。」因為褻瀆聖靈是指不信耶穌、抗拒基督、到死都不接受基督的人。蒙救贖的人不可能褻瀆聖靈,所以聖靈不可能對基督徒說:「你褻瀆聖靈。」使你不能再愛主、使你更懼怕、使你只是戰兢的,一定是撒但的聲音。

    撒但的動機是惡意的控告,它講:「你有罪了!」目的就是盼望你不要再回到上帝面前,它制造一種「上帝恨惡罪人」的觀念,使你懼怕回到他面前。所以有些曾經熱心的基督徒犯罪以后不敢回到教會,因為撒但的聲音在他里面對他說:「你既然有罪、你既然放棄了,聖經豈不是說:曾經得救又踐踏基督寶血的就沒有救恩了嗎?」它用聖經那些模棱兩可、不太清楚的詞句產生負面的控告,把人帶到與神的恩典隔絕的地步。不但如此,它讓你以為,你既然悖逆,你就應當受上帝的審判,上帝不再祝福你,乃是把你丟掉。這是撒但的聲音!


聖靈的聲音


    「你有罪了!」怎么知道這句話不是撒但說的、也不是良心說的,而是上帝說的呢?當聖靈講這句話的時候,是以慈愛的母親對孩子那樣的心情講的:「你有病了,你知道你的身體現在不健康嗎?」因為我們原是蒙他救贖并領受聖靈的印記。就如同母親生下孩子一樣,聖靈也重生了我們﹔我們接受新的生命以后,他就成為保惠師在我們里面。

    我們還會犯罪嗎?還會。聖徒有軟弱嗎?有。雖然我們信主了,但還是軟弱的,還可能犯罪。不過聖徒犯罪和非基督徒犯罪不同,非基督徒犯罪是常例,是繼續不斷傲慢地、自夸地玩弄罪惡。聖徒犯罪是因為軟弱、失敗,當我們破例犯罪以后,我們心中痛苦、悔不當初,只盼望主快快赦免。所以聖靈看見神的兒女犯罪以后就擔憂。

    保羅說:「你不要使聖靈擔憂,他原是你們得贖的印記,你不要叫他擔憂。」(參:弗四:30)一個孩子不犯罪不是怕父母,乃是不要父母因他犯罪以后憂傷,這是好孩子。「你犯罪,我打死你!」因為怕被打死,所以不犯罪的不是好孩子,說這種恐嚇的話也不是好母親。「你如果犯罪,我會很傷心」,這才是好母親說的話。所以聖靈說:「你有罪了!」動機是善意的。

    「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林前十四:33)這句話如果解釋成:「我在靈恩派里已經很平安了,現在你講這些話我就混亂了,所以一定不是神的聲音。」那就不對了,因為「神不叫人混亂」乃是指以真理鎮定人的心、使人從混亂中間出來的意思。當聖靈說:「你有罪了!」他不是要你失望,因為神是使人產生盼望的上帝,特別是對他所拯救的兒女,他不是把將殘的燈火熄滅掉、不是把壓傷的蘆葦折斷,他乃是要復興你。所以當聖靈說:「你有罪了!」他的意思是說:「你是神的兒女,你知道你病了嗎?你知道你傷了我的心嗎?你知道你自暴自棄做錯了事嗎?回頭吧!」這是第一點。

    第二,他要使你回想基督為你死所付的代價,他所成全的救恩、所運行的能力還能夠把你挽回。

    第三,他要叫你回想當初你順服神的那個時刻,你是怎樣回到上帝的面前,在他的寶血中洗淨的,現在仍要如此。

    所以,聖靈的聲音是充滿慈愛的,雖然嚴厲卻不是叫你死,乃是叫你重新得著更丰盛的生命。撒但的聲音在你犯罪之前是盡其誘惑之能事,非常動聽﹔但當你犯罪之后,就反過來板起無情的臉孔對你說些使你絕望的話。良心的聲音則是代表上帝向你說話,但并不完全准確,因為已經受過玷污。

如何潔淨我們的心


    最后要提的是,當你分辨出這些聲音以后,你要怎樣潔淨你的心?你現在已經知道靈界里的聲音是這么復雜,但是神的應許又是這么真實,基督的死成為我的保障,聖靈重生我、愛我、復興我,那我要怎么做,心靈才可以得著潔淨呢?你說:「我禱告就更聖潔了。」沒有這回事!禱告不可能使人聖潔,正像「只要你伸出手來,你就得著拯救」的說法一樣不正確﹔是上面那雙救你的手使你得拯救,不是你的伸手使你得拯救。你懂嗎?如果上帝的手不伸出來拉你出水,就算你伸手伸得再久,也不能得拯救。全本聖經提到三樣事能叫你得潔淨:

第一,寶血潔淨我們的心

    希伯來書九章14節:「基督借著永遠的靈,將自己無瑕無疵獻給神,他的血豈不更能洗淨你們的心,除去你們的死行。」所以,耶穌的實血洗淨我們的良心。

 

第二,真理潔淨我們的心


    彼得前書一章22節:「你們既因順從真理,潔淨了自己的心。。。」「道」是很重要的,「道」隱藏著無窮無盡潔淨良心的能力。「少年人用什么潔淨他的行為呢?是要遵行你的話」(詩一一九:9)、「我將你的話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你」(詩一一九:11)。耶穌說:「現在你們因我講給你們的道,已經干淨了。」(約十五:3)彼得說:「你們既因順從真理,潔淨了自己的心,以致愛弟兄沒有虛假,就當從心里彼此切實相愛。」(彼前一:22)保羅在以弗所書五章26-27節說:基督「要用水借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乃是聖潔沒有瑕疵的。」道可以潔淨教會,所以每次你到禮拜堂聽道,要存著這樣的心:「愿主使我因領受真道就更加聖潔,愿主使我在道的教訓中間得著成聖。」這也是耶穌基督的禱告:「求你用真理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約十七:17)


第三,聖靈潔淨我們的心


    聖靈是住在我們里面的靈,他的工作是把他聖潔的動力運行在我們里面,就是叫基督從死里復活的大能大力運行在我們心中,乃是使我們的心思成聖、使我們的感情成聖、使我們的意志成聖。當我們全人成聖的時候,就是聖靈預備聖徒成為新婦,在聖潔中間歡迎耶穌基督再來的時候。

    使徒行傳十五章記載,彼得在耶路撒冷第一次神學研討大會里作了一個結論:「我現在知道,原來上帝不偏待人,他賜聖靈給他們,正如給我們一樣﹔又借著信潔淨了他們的心,并不分我們他們。」(參:徒十五:8-9)所以,使人聖潔的三大因素是:寶血、聖道、聖靈。寶血的潔淨是真的、真理的潔淨是真的、聖靈的潔淨也是絕對真實的,因為「聖靈」是聖潔的靈。一個人被聖靈充滿而生活不聖潔,那個充滿是假的﹔因為「聖潔」的靈充滿一個人,他就要那個人過聖潔的生活,這是不能冒充的真理,教會要堅持到底。

    當你看見有些一天到晚講聖靈的人做生意欺騙人、侵吞公款、充滿仇恨、沒有真理的愛、犯奸淫、對太太不忠。。。,你千萬不要相信他被聖靈充滿,因為聖潔是不能冒充的﹔撒但可以冒充各樣的恩賜和方言,但它沒有辦法成為聖潔。因為能使一個位格聖潔的,只有真理、只有寶血、只有聖靈,而撒但與這三樣無份,它所做的就是冒充現象上的充滿,和靈界的怪異現象,它沒辦法給人生命。感謝上帝!愿主給你屬天的智慧、明亮的眼光、順從上帝的心志,可以分辨聖靈、良心或撒但的聲音。

第三章 - 撒但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