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聖靈論(四)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聖靈、良心或撒但的聲音》)

第二章 - 良心的功用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舊約有關良心功用的記載

1。亞當犯罪后的懼怕與懊悔

2。掃羅的懊悔

3。良心  --  燈與光

「良心」的字義

1。syneidesis(希臘文):同知者

2。conscientia (拉丁文)

3。conscience(英文):同知者

靈性的真實表達:無虧的良心

良心的七大功用

1。光照

2。分辨是非

3。警告

4。睡覺

5。鑒察

6。審判、控告

7。公義的見証

唯有聖靈能潔淨良心



●經文●

 

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鑒察人的心腹。(箴二十:27)

他們雖然知道上帝,卻不當作上帝榮耀他,也不感謝他﹔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稱為聰明,反成了愚拙(羅一:21-22)

所以,上帝任憑他們逞著心里的情欲行污穢的事,以致彼此玷污自己的身體(羅一:24)


    我們在第一講所思想的是,人之所以與萬物絕對不相同,這個本質上的差異乃是因為人是按照神的形像、樣式造的。而在神的形像、樣式里,他把我們造成一個「有靈的活人」  --  這句話是一個概括性的描述,因為他把他的生氣吹在我們里面,所以我們與所有的動物是不一樣的。

    動物有沒有氣息呢?有。植物有沒有生命呢?有。但是無論動物、植物,它們的生命氣息只是屬于暫時性生存所需要的一種最基本的本能、功用而已。而人就不是如此,因為神親自吹氣在我們里面,所以人里面就有一個永恆的本質。我們有道德的責任感,我們有自由的運用,我們有推敲、思考的能力,我們有選擇善惡的自由,我們有嚴肅的責任感要去遵行神給的命令。這樣,人的悟性、理性、德性、恆性、對自己存在的覺悟性等等,這些就使人超越了所有被造之物。

    在第一講里我們看見,西方以「理性」為最基要的指標,來界定人與動物之分別﹔而東方則以「良心」作為指標,來分辨人與動物。這樣就發展出東、西不同路線的人文主義和哲學思潮。但到了二十世紀,我們看見西方開始重視東方心性方面的研究,藉以平衡太過絕對化、以致不能再被領受的理性世代的現代哲學思想、﹔而東方卻發現西方的理性產生了各種自然科學的研究,例如,許多物理知識和宇宙現象的討論這些分門別類的科學。所以,西方的科學成為東方求學、求知識的對象,而東方的心,性和宗教則成為西方所追求的信仰。

    雖然如此,理性的本身并不是靈性的全部,良心的本身也不是靈性的全部﹔因為良心在靈里面,而理性的功用也在人的靈里面。這樣,「人是永遠的靈魂」這句話就概括了整個人存在那最重要的內在部份。人不但有外在的身體,人也有內在的靈魂  --  「身體沒有靈魂是死的」(雅二:26),所以使人活著的不是肉體。耶穌基督告訴我們:「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話。」(太四:4)「叫人活著的乃是靈,肉體是無益的。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六:63)

    主耶穌雖說「肉體是無益的」,我們卻不能斷章取義地把這一節解釋成「身體是沒有用的」,因為主耶穌這句話根本不是在講「身體無用」,乃是在解釋真正使人得著生命、使人生命維系下去的,不是靠肉體,反而是靈的功能使肉體能夠繼續維持下去。使人活著的是靈、不是肉體,正如雅各所說「身體沒有靈魂是死的」。

    亞當被造時,他得到了由塵土所組成的身體,但直到神吹進生命的氣息以后,他才成了「有靈的活人」。這個「活的靈魂」是借著里面的生命使外面的生命得以延續,這樣,我們里面的生命就要靠著神的道去維持。所以,當我們提到良心時,不過是提到整個人生命中某個層次、某個方面的需要而已。如果人沒有神的道,不把神當作神,沒有照神的榮耀來榮耀他,沒有履行應盡的責任,他的思念就會變成虛妄、暗昧,以致行出各樣可怕的、邪惡的、抵擋上帝的事(參:羅一:21-32)

    剛才我們提到人被造成「有靈的活人」,因此,如果我們與神的靈永遠隔絕,就會失去支撐我們行善的道德力量。所以,人的靈需要與神的靈發生關連,否則我們的靈不是自我存有、就是被邪靈惡魔所影響,我們就會變成非常可怕的人。所以,我們不是從被造的自然現象來思想良心的問題,我們乃是要思想良心與聖靈的關系、良心與撒但的關系,然后再去分辨在我們人里面那些自我對話的聲音是從哪里來的?所以這一講我們要思想:良心原先被造正常功用應當是怎樣的?也要提到良心受了玷污后,所發出的聲音是何等可怕、何等不可靠。

舊約有關良心功用的記載


    聖經里面有沒有提到「良心」這個詞呢?嚴格地說,無論是希伯來文或是希臘文舊約(七十士譯本),都未曾出現這個詞。既然舊約里面沒有出現這個詞,那我們要如何來討論這個題目?我們只能從「精意」去了解。神在啟示全本聖經時,采取了一個很特殊的方法,叫作「漸進啟示」(progressive revelation )。神在一些事情上,特別是一些重要的課題,他體恤我們的軟弱,不是一下子就把最深奧的真理啟示出來,而是一步一步慢慢地把我們帶進更深、更正確、更完備、更有永恆性的真理里面。因此,在舊約里有許多事并沒有講得很清楚,而是用暗示的方法,或用一些行動的表達,使我們了解那些存在心靈里面的東西是什么。到了新約時,就更進一步把原有的、已經在當時文化中被認知的名詞很精確地提出來。這就叫作「漸進啟示 」。

    舊約雖然沒提到「良心」這個詞,卻記載了許多在良心反射作用、良心反應下所帶出來的行動和心態。舊約用過「心」這個字,但沒有和「良」字連在一起過﹔希伯來文里面沒有「良心」這個詞,但是舊約聖經多處提到關于良心功用的記載。

1。亞當犯罪后的懼怕與懊悔


    例如,創世記第三章記載人類第一次犯罪時,亞當聽見上帝的聲音「就害怕」(參:創三:10)。這個懼怕的感覺表示:他開始覺悟到自己的行為是錯誤的,并且他必須負起這個行為的責任,不可以犯了錯就不去管它,他一定要面對。雖然時間已經過去了,他也不能再挽回歷史的過程,但是那個超歷史過程的良心功用卻會追隨著他。為什么他會懼怕呢?因為他是人。為什么他犯罪以后會懊悔呢?因為他有良心的功用。為什么人有良心的功用呢?因為他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這個良心的功用就是那活著的靈魂里面的一部份。

2。掃羅的懊悔


    此外,在大衛和掃羅的事件里(參:撒上廿四),也特別清楚地記載了關于良心的功用。當掃羅要追討大衛的命、要殺他的時候,大衛在曠野四處逃避。有一天掃羅在山洞里面大解,那時大衛也正藏在那個山洞里。大衛看見追討他命、充滿仇恨的掃羅就在洞中,大衛就在暗中慢慢走到前頭來﹔但是他里面有一個以善報惡、以善勝惡的偉大靈性,他不愿意傷害耶和華的受膏者,他不愿意殺害那仇恨滿心、對他有惡意的人,所以,大衛就只用刀割下掃羅身上衣裳的一部份。當掃羅出了洞走到遠方去的時候,大衛就拿著那一片衣服呼叫說:「我主我王啊,這一塊布到底是從哪里來的?你知不知道我本可以殺你,但是我并沒有動手。上帝已經把你放在我的手中了,但是我卻沒有謀害你的命。」當掃羅一聽見這話,就說:「我兒大衛,這是你的聲音嗎?」他因為懊悔就放聲大哭。這些都是良心功用的表現。

3。良心  --  燈與光


    舊約聖經雖然沒有明文記載「良心」這個詞,但是卻清楚地把許多良心功用的反射提出來。其中有一段把良心功用記載得最清楚、最簡單、最具代表性的經文,就是「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鑒察人的心腹」(箴二十:27)。由此可見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課題  --  「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

    人是活著的靈魂,人不但有「物質」的部份,更有「心靈」那看不見的、永恆性的部份。在這部份里面有一個很重要的功用,是什么?靈的本身是一盞燈、靈的本身就是光照的器具,所以,靈的本身就有光照的作用。

    中國人所講的「良心」,在中東文化是「心里面的光」的意思。到了印度的思想就變成「里面的眼睛」,所以當你看見印度人不是把金鋼鑽挂在手指上,而是放在兩個眉頭的中間時,你不要覺得奇怪,因為印度思想認為有一個中立性的眼睛在人心靈的深處,不是外面的兩個眼睛可以代替的。耶穌基督的教訓也有類似的描述,耶穌說:「你的眼睛若贖G,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太六:22-23)之后他又加上一句話:「你里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這樣,在新約提到「里面的光」,也就是靈里面有一個光﹔而舊約提到「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二者均有相當重要的提醒,也有相當緊密的關連。這也就是人與萬物不同的地方,因為人有良心。良心的功用是聖經里清楚記載的,良心的存在也是聖經里明文交待的,所以人是有良心的!

    「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鑒察人的心腹」,當我看這段聖經時被聖靈感動,發現上帝所啟示記載下來的文字是那么地謹慎用詞,我真是感謝上帝,這也讓我更敬畏上帝。為什么耶穌對門徒說「你們是世上的光」 ,而不說「你們是世上的燈」呢?為什么舊約說「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不說「人的靈是耶和華的光」呢?這其中有其深意。

    為什么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光」,而不用「燈」這個字呢?為什么舊約說「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而不用「光」這個字呢?聖經的用字遣詞是那么准確,一點都不隨便,這是不能隨便解釋神啟示的道的原因之一。今天講話不慎選用詞、不准確定義的人,應當好好從頭作蘇格拉底的學生。蘇格拉底說:「如果你沒有好好選擇最可靠、最准確、最接近原來要表達意義的字句,那你講的話很可能是不負責任、而且很可能會引起爭論。」

    荷蘭一位很重要的神學哲學家,也是理性主義中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  --  史賓諾沙(Baruch Spinoza,1632-1677)說:「人與人之間決大多數的爭辯,乃是因為彼此雖然都用同樣的名詞,但每一個辯論者本身對名詞卻有不同的定義。」所以用詞的謹慎、嚴謹、准確,是我們對意義表達很重要的責任。我盼望我的講道不隨便用詞,免得超出了自己所要表達的真理,而產生了另一套使許多聽眾誤會的東西。所以,用詞的准確性是我們都要學的一件事情。

    為什么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光」,而不說是「燈」呢?如果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燈」那可就麻煩了,有的燈一盞三萬塊、有的燈一盞兩毛錢,有油燈、有金燈台的燈、有鑽石燈,有非常漂亮的外國燈、也有鄉下人用的沒什么價值的土燈。如果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燈」 ,教會就會出現許多等級,甚至會有彼此輕看、嫉妒的事情。但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光」,就不必去管是怎樣的燈,更重要的是「功用」的問題,是否能發光才是最要緊的。但是為什么舊約箴言說「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這里是告訴我們:你是燈,但你不一定會發光。

    東方文化受孟子性善論的影響,因而稱「良心」,前面雖加了個「良」,但這個心卻不一定是「良」的。而西方用「心里面的光」,是受到一個驕傲前提的影響,就是先把自己的心當作是可發光的。但聖經很清楚地說:「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當這盞燈功用正常時是會發光的,是可以鑒察人心腸肺肺的﹔但當這盞燈昏暗時,你就可以胡作非為、放縱情欲、羞辱主名,把應當榮耀上帝的身體當作同性戀、敗壞、淫亂的工具。所以,你的心昏暗了,你行了那些不當行的事,在自己的身體上羞辱了你的上帝。


「良心」的字義


1。syneidesis(希臘文):同知者


    「良心」這個詞應當怎樣翻譯呢?舊約并沒有提到,所以我們把它當作「心」、把它當作心里的聲音。新約怎么說呢?新約就直接用希臘文的兩個字拼合成一個字來描述「良心」。新約聖經提了二十多次「良心」這個詞,大多數是保羅講的,其它的使徒也會用「心」或者「良心」 ,但在數量上比保羅少很多。

    保羅提到「良心」的時候,他用的是希臘文的 syneidesis 這個字,它是由 syn (與我一同)和 eidenai (知)兩個字配在一起,就變成一個很特殊的意義。所以,syneidesis 的意思是什么?就是「同知」(to know together with me ),在我里面有一個東西與我一同知道。所以你就不能自己壟斷知識,然后說:「誰也不知道我到底有沒有做這件事,沒有其他人在場,你怎么可以管我?你怎么可以鑒察我?你怎么可以審判我?你怎么可以批評我?你怎么可以斷定是我的錯誤呢?」神早就預防人犯了罪以后,為了逃避責任所可能提出來的這些最不合理、而又自以為是最可靠的憑証,以為知識的源頭就是你一個人。所以神說:「從來沒有一個道德知識是只有你知而別人不知的,也從來沒有一件犯罪的行為是只有你知而別人不知的。」因為神創造的原旨就是人要負責任。

    當你問伊拉克總統海珊:「你到底有沒有制造化學武器呢?你到底有沒有制造生化炸彈呢?你有沒有做這些傷天害理的事情?」或是你問美國總統柯林頓:「你曾經和這個女人有什么關系沒有?」你問許多有過錯的人:「你到底有沒有犯過這個過錯?」他們常說:「我不承認,我不知道。」人都盡量避免有另外一個別的個體與他同知,這樣他才可以否認他所做的。他不要你查、不要你知道,因為這件事他寧可自己知別人不知。但神并不是這樣沒智慧地讓你可以壟斷知識,神在你內心里面放了一盞燈,而那盞燈在新約聖經就直接稱為「同知者」、與我一同知道的,這個就叫作 syneidesis。

2。conscientia (拉丁文)

    syneidesis 的拉丁文是 conscientia ,它也把同樣的意義表達出來了。conscientia 是 con 加上 scientia ,而 scientia 這個字如果翻譯成英文就是 science ,也就是「科學」。什么是「科學」?它的拉丁文字根是 scio ,意思是 I know (我知道)。所以科學家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科學家只不過是知道了神創造的奧秘,這就叫作「科學」。我研究地質,我就有地質知識,所以我的「知」是「地質之知」,我知「地質」,就叫作「地質學」。這樣,研究的知識成果和知者的本體連在一起,這就是拉丁文對「科學」的了解。

    所以,科學的「我知道」是結論或是出發點呢?是結論。「你怎么會知道?」因為有可知之物在你之外。「你怎么會知道?」因為你是可知之本體,所以你要知那些可知之物﹔你是知識的本體,那么知識的客體就是與你發生關連的。

    當你未知之前,你是一個不知者﹔當你研究之后,你變成一個知者。而你能成為一個知者,是因為你被造成為可能知者﹔你可能知,所以你研究﹔你可能研究,因為領受知識的那個工具的可能性放在你里面,這個工具就是神給你的「理性」,那也是靈里面的一部份,是按照神形像、樣式造的另外一個層次。這個領受知識的過程所必有的工具是什么?是「理性」 。所以,科學是什么?科學就是「人用上帝所造在人里面的理性作為工具,去研究、考察、認識上帝隱藏在被造界里的各種智慧,之后所產生出來分門別類的學問」,這個就叫作科學。而其中會經過研究、考察、分析、探討、思想、比較、演繹、歸納等等的過程,這過程所產生的果效就是「發現」。發現什么?發現真理。

    你說:「我發現了,原來地球離開太陽是一億五千萬公里。」如果這是你發現的,請問:你沒有發現以前是不是就距離那么遠?是。你發現以后變得更遠嗎?沒有。如果它變得更遠,那你是很可憐的,因為你的發現馬上就沒有用了。所以,當你發現真理時,有沒有改變真理?沒有。你發現真理的結果,會讓真理產生什么變化嗎?沒有。神隱藏在自然界所有的智慧被你發現時,改變的不是自然、不是真理,而是你。你有了什么樣的改變?你從「不知」變成「知」,你從「沒有發現」變成「發現」。

    我們常說「這個方程式是畢達哥拉斯發現的」、「那個几何方程式是歐几里德發現的」、「另外一個方程式是阿基米得發現的」,好像沒有這些人真理早就死了,多虧他們發現了,這些真理才又活過來似的。正像今天基督教界沿用了几十年的大錯誤:「主啊,讓你的仆人釋放主的話語。」好在你釋放,不然主的話語都被綁死了,是你把它釋放了,它才能出來透一口氣,是嗎?「主的仆人釋放主的話」?不對!是主的話釋放我們,不是我們釋放主的話。倪拆聲發明這一句錯誤的話,我們卻用了四、五十年還不知悔改。常常我才剛講完這些話,請人禱告時,他馬上就又說:「感謝主,你讓唐牧師釋放出你的話了。」我就想這個世代大概沒藥救了,有許多人,無論我怎么講都改變不了他們。我不能釋放主的話,因為真理不受捆綁。耶穌基督說:「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八:32)不是你使真理得以自由。聖經說:上帝的道不被捆綁(參:提后二:9),所以沒有一個人有權柄把它釋放出來。有人說,詩篇不是說上帝的話一「解開」就發出亮光嗎(參:詩一一九:130)?「解開」是「釋放」嗎?不是!那是奧秘的知識,聖靈把真理光照出來的時候,他是主動的、你不是主動的。「神的話一解開」表示你為主傳道時,聖靈充滿你好把神的道光照出來、把它解釋清楚。

    人能釋放真理嗎?不能!人能講解真理嗎?能!一個人發現某些真理的時候,他的發現不應當使他變得驕傲,他的發現也不能使他有資格奪取神的榮耀。但是今天所有的哲學家、偉大的思想家,當他發現一些真理以后,就用他的發現自夸自耀來抵擋上帝,這是因為他們的良心發生問題了。我再說,科學不過是人用神放在他里面的理性作為工具去研究、發現神隱藏在大自然里面的各樣知識所成就的各種學問。所以在拉丁文里,「科學」并不是什么奧秘,科學就是發現已經存在的事物,而我們因發現就得著喜樂,就從「不知」變成「知」。

    所謂「科學」就是「我知道」。在拉丁文里面,scii(我知)、kleto(我想)、cogito(我信)這三個字組成了西方文化的三大部門:我知,是科學的范圍﹔我想,是哲學的范圍﹔我信,是宗教的范圍。這三大架構使整個西方文化有系統地建立起來:宗教要人信,哲學要人想,科學要人知﹔你信,有信的對象﹔你想,有真理的對象﹔你知,有自然界隱藏奧秘的對象。這樣,你不過是尋求知識的一個可憐虫罷了,真理不是從你來的,而是充滿你、充實你、改變你的,使你被充實以后變成生活比較有份量的人而已。科學家、教育家、哲學家、思想家沒有資格榮耀自己,更沒有資格因為有一點學問就反對上帝,他們這是罪上加罪。

    當我們用神的道的總原則來處理每一件事的時候,你會發現今天教會之所以軟弱,是因為教會還沒有看見我們有長子的名份,還沒有看見神真理啟示的總原則。所以當我們看見世界上那些大有學問的人時,就覺得自卑。其實神最大的智慧已經放在聖經里面,可惜你沒有去開啟它的丰盛,你就像在路上討飯的可憐乞丐,把你手中那張可以兌現的支票,當作破紙張一樣。

3。conscience(英文):同知者


    拉丁文的 conscientia 到了英文時就變成 conscience。所謂conscience是什么意思呢?就是my coknower、「與我一同知道」。這是什么意思呢?「我知」叫作科學,「與我同知」叫作「良心」。但是科學的對象是自然現象、科學的對象是被造的宇宙,而與我同知的那個對象或范圍是「我到底該怎樣作人?」「我到底怎樣運用自由?」「我到底該怎樣表現我的行為?」

    自然界可以告訴我生命,大概是怎樣的,但是自然界和科學不能告訴我、也沒有辦法告訴我:生命真正的來源、生存的意義和以后的方向。所以提到對「意義」的了解(the meaning of meaning )時,就不是現象界的問題,而是有關責任感、永恆性、永存相對關系和超越時間的價值問題了。

    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人有自由意志﹔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人有道德的本性﹔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人有選擇行善、行惡的可能﹔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人有向上帝負責的本能﹔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人有一天要受神的審判。

    良心超越科學范圍,科學是 science ,良心是conscience ﹔科學是 scio,良心是 conscientia﹔科學是「知」,良心是「與我同知」,不是外界的、是內界的。我如果只知外而不知內,我如果知一切而不知己,這到底有什么意義呢?這也就是蘇格拉底之所以站立起來大聲呼喊、反對他以前所有哲學系統的原因,結果他就把希臘思想從狹窄的自然主義提升到人文、倫理、人生意義和道德責任的層次。

    在蘇格拉底以前的哲學家所研究、所思想的只有兩大范圍:一個是真理的原則,一個是自然的法則。但蘇格拉底卻問:「你什么都要知道,那么你知道你自己嗎?」所以他開始研究、思想自己,由外向轉到內向時,就發現知識不單是向外,更應當向內﹔知識不單是研究自然,也要研究人性。研究人性者常常是最震撼歷史的人,而研究科學的人只不過在生活上對我們有些幫助與方便罷了。

靈性的真實表達:無虧的良心


    當你把這些都弄清楚了,就要思想基督徒當怎樣作人。保羅說:「我因此自己勉勵,對神、對人常存無虧的良心。」(徒廿四: 16)我對這句話的感受從起初直到今天仍沒有改變  --  這就是「靈性」 。靈性的一個很重要的表達就是「無虧的良心」,一種對神、對人都能夠交代清楚的責任感。所以,那些侈談所謂聖靈充滿、倒在地上哇哇叫就自以為是聖靈充滿,但卻欠錢不還、與人爭吵、在社會上沒有見証、侵吞公款的人,你要遠避他,因為那不是靈性。保羅之所以敢講這樣的話,因為他良心里面有神的感動,有上帝話語的引導,有對神的尊崇、對神主權的降服,對神、對人常存無虧的良心。

    范仲淹曾說:「每天晚上我都要好好想想:今天有沒有得罪人?如果沒有,我就好睡了﹔如果有,我就不敢睡。」但今天有很多人無論有沒有得罪人,都可以好好大睡一番,這種人有禍了!孟子說:「君子有三樂。。父母俱存,兄弟無故,一樂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作于人,二樂也。得天下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孟子》盡心上)范仲淹和孟子都只有普遍啟示卻對倫理責任感有這樣深刻的描寫,真是超越那些有了太太還去找妓女、侵吞公款,然后大喊大叫自認為被聖靈充滿的人。我們要怎么向人交待呢?我們怎么可以把感情的沖動當作聖靈的感動,還美其名說「我是被聖靈充滿」?這些人連最基本的條件  --  「對神、對人常存無虧的良心」都不懂,我們真應當醒悟過來,不要再被這些人迷惑了!

    當我今天談「良心」時,我要你看見世上那些在普遍啟示中摸索、了解、知道一些良心功用而盡量去作好人的人,他們實在是遠超過那些讀聖經卻不知道其中精意、終究不明白真道,而濫用上帝之名的人。現在我們就先思想:原先被造的良心和犯罪以后的良心有著怎樣的不同。上個月我在神學院教孔子、孟子、荀子這些在普遍啟示中很重要的思想家時,我再次思考:為什么孟子會提到「性善論」?為什么荀子會提到「性惡論」?這兩個人是從真理的不同角度看到了他們所了解的層面。

    人如果不是善的,教育怎么可能產生果效呢?按照孟子的思想,教育的目的就是把善性繼續發揚光大,所以教育就是繼續培養人的善性。但是,人如果本來就是善的,為什么還需要教育?這是荀子的思想。荀子認為:如果人原來就是善的,那根本就不需要教育,正因為人是惡的,所以需要教、教、教,不斷地教才可以把人教成善。這兩大思想都是正統的儒家思想,這兩大思想也都影響了很多中國人(當然孟子是比較占上風的)。

    那么,基督教神學要如何來批判中國文化中這兩種不同的人性論呢?要怎么去調和呢?我只能說,「人之初,性本善」的「初」,是亞當原先被造時的本性﹔而「人之初,性本惡」的「初」,是墮落、犯罪以后每一個生在罪中之人的光景。這樣,基督教的道實在是超越了世界所有最高文化對人性論的解釋,也調和了這些不容易調和的矛盾。

    小時候我就讀過這些話:「人之初,性本善。。。」讀來讀去覺得很煩,但老師還是一直要我背,我就加上了「先生偷吃雞蛋」  --  「人之初,性本善,先生偷吃雞蛋」,這樣念起來押韻,比較有趣。但是,我這樣捉弄老師就不善了,對不對?「人之初,性本善,先生偷吃雞蛋」 ,先生好心教你背,為使你更聰明,你卻罵他几句,你哪里善?小孩子說謊是沒有人教就會的。要他作誠實人,教得半死還教不成﹔但不必教他說謊,他自己就會說謊。所以,「人之初,性本善」嗎?我很懷疑,但還是得背,不然會挨打。連背書、讀書都是有某種動機在里面的,你說人善不善呢?

良心的七大功用


    人是有良心的,我們現在就來思考,按神的旨意良心被造原先的功用應當是怎樣的。在查考聖經時,我看到良心有七大功用:


1。光照


    第一,良心做光照的工作,因為「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用來鑒察人的心腸肺腑。良心是燈,所以它的第一個功用就是「光照」﹔這個燈在還沒有被罪惡玷污之前,原是會發光的。所以當中國人提到「良心」時用「良」字,西方人提到「發光的心」時用「光」字,都是要表達里面那原本應當有、但卻已經失去的形像。馬丁路德論到要怎樣了解神的形像時,他有一個非常反合性的了解,他說:「當我們討論形像』的時候,我們是沒有辦法討論清楚的,因為我們正在討論一個本來有、但現在已經沒有的東西。」所以你討論一個已經不存在的東西,你能討論出些什么?除非你回到神的道里面來,否則你頂多只能討論理念界的東西。所以,這些偉大的神學家有時候講一兩句話就足夠你深思几十年了。「當你思想什么叫作形像』的時候,你正在思想一個現在根本不存在、而過去是曾經存在過的東西。」

    良心應該怎樣,良心不應該怎樣?每一個文化的答案都不一樣。但聖經告訴我們,良心既然是燈,所以良心本來是會發光的﹔若不會發光怎么會有鑒察的工作?這個禮堂和几年前一樣大,但是几年前比較清潔,現在臟一點了。你問:「你怎么知道這個禮堂臟了?」因為我有眼睛啊!錯了,就算你有眼睛也不一定能知道禮堂臟了沒有,因為如果燈都暗了你是看不到的,在黑夜中一切都黑漆漆的。沒有燈光時,白人是黑人、黑人還是黑人。以弗所書五章13節告訴我們:「一切能顯明的就是光。」光就是要顯明一切,所以你里面有一個光,那是良心的第一個功用。被光一照的時候,你就知道你里面是怎樣的光景,你里面有些什么東西﹔當一個人良心昏暗時,并沒有辦法認清自己是誰。

    耶穌基督論到良心時有一句很重要的話,這句話把跟隨他、與他最親近之人都在昏暗狀況的光景清楚地描寫出來。當耶穌在撒馬利亞時,當地人不接受他,所以那位愛耶穌、有正義感,但卻非常血氣、不知真理也不知神道成肉身是為了愛人的約翰就說:「夫子,豈有此理!他們不接受你,那我就像以利亞一樣禱告求上帝降火把他們燒死,好嗎?」耶穌是不是說:「這樣的學生很可愛,這么了解我痛苦的心!他們不接受我,你卻這樣替我袒護。啊!我給你增加兩個學分。你真是我親密的戰友,深知我心。」是嗎?不!耶穌乃是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并不知道。」(參:路九:51-56)

    為什么連自己的心如何都不知道呢?你說:「他的心如何我不知道,因為他不是我、我不是他,所以我不知道他的心如何。」但耶穌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不知道。」這就嚴重了,表示人的良心已經昏暗到這種地步了。所以耶穌講良心時,不是「第一條、第二條。。。」像西方學院式那樣一條一條地講述,結果背完了這些有關良心的理論,后來就忘了。耶穌的神學是在實際應用時就能變成一個責備的力量、光照的力量、提醒的力量、使人悔改的力量  --  「你們的心如何,你們并不知道」。所以,連最親近耶穌、最了解他心意的人,都是良心已經昏暗的人。因此,教會領袖不可只因為拿了一個神學文憑就自以為什么都知道了,可能我們在最親近耶穌基督的時候都還會聽見耶穌說:「你以為你知道你的心嗎?其實你還不知道。」

    約翰福音第二章最后一段,講到耶穌在耶路撒冷行了許多神跡,很多人因此就信了他,但耶穌卻不將自己交托他們。為什么呢?因為耶穌知道他們的動機不對。你不知道你的心,耶穌知道,真正能看透人心的只有神。人自己里面雖有燈,但連自己是什么都看不見,因為燈已經昏暗了。但是,原先神把良心放在人里面的第一個功用就是要光照。每個家庭大多有漂亮的地方,如客廳﹔也有難看的地方,如倉庫。當你要去倉庫找東西時,第一件要做的事是什么呢?開燈!當你一開燈時,你就可以看見東西到底在哪里。你心里的燈很久沒有關了嗎?你是不是也藏了很多古里古怪的壞東西在里面?要知道,良心的第一個功用是光照。

2。分辨是非


    良心的第二個功用就是在燈開了以后,幫助你分辨,也就是幫助你分辨是非。「哦,這個是可以用的,那個是不能用的」、「這個是對的,那個是不對的」。所以,良心是「是非之心」,良心有分辨是非的功用。這早在兩千三百多年前孟子的思想中就表現出來了,也是羅馬書第二章告訴我們的「是非之心」  --  就是神放在人心里面的律法。這個心里面的律法不是摩西在西乃山上領受的那兩塊法版,摩西那兩塊法版是神親自寫下的規條,是絕對的、歷代常新、不可改變的。但除此之外,神也在每一個人心中另外放了一塊版,那塊版告訴你什么是「是」、什么是「非」﹔那塊版雖然受了玷污,但至少還有一些基本的功用在里面,也就是叫人知道怎么分辨是非。這就是良心的第二個功用。

    二十世紀最可怕的一個「勇敢」,就是廢除「良心先存論」。這是奧地利心理學家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1963)提出來的。他否定良心先存論,這是人類歷史上一個很可怕的勇敢,這是推翻文化的新文化,這是否定價值的非價值,這是放棄人尊嚴的勇敢。弗洛伊德的動機和達爾文的非意識動機里面都有一些魔鬼的聲音慘雜在其中(如果可能的話,我也會談到一件事  --  魔鬼的聲音今天已經進到一些布道家的口里面了,但你們都還沒有發現,這是很可怕的事情)。弗洛伊德說:「良心原本是不存在的,良心是因為教育」而被培養出來的。」但是,如果良心不是原先就存在的話,人怎么可能會產生「善」、「道德」、「責任」這些教訓呢?這么可怕的理論竟然進到所謂高級知識份子的學朮界里面去了。弗洛伊德怎么敢這么講呢?弗洛伊德認為人原來是沒有良心的,但因為父母的教導、傳統和宗教的影響,使人慢慢產生了所謂「良心的功用」。真的這么簡單嗎?我對弗洛伊德這位心理大師,和法國哲學家孔德(Auguste Conte,1798-1857〉都有過類似的質疑,他們都是因為先不信神,然后再從不信作出發點來搖撼信仰的根基和宗教的價值。

    孔德說:「人研究大自然時,因為不明白這些現象、不知道該怎么解釋,所以就歸納出有一位創造的神,這就解決了問題。」而弗洛伊德說:「人本來沒有良心,但因為教育的原因,慢慢就產生了良心。」我對這兩種理論嗤之以鼻、輕看萬分,為什么呢?因為他們都是先假設:人是能夠從「無神」的思想被教導成「有神」的思想。他們先假設:人原先是沒有良心的,但經過教導后就可以變成有良心。他們這種「信心」比信神本來是存在、信本來就有良心功用的那個信心還要更大。凡是否定真理信仰的,都需要比反信仰更大的非信仰作為他們的信仰。你相信神創造嗎?「哼!不可以信。」但你竟相信人是猴子變來的,你知道這需要更大的信心嗎?你以為事情這么簡單嗎?請問,你用同樣的教育好好去教導一只狗,能把面郋犰谷釣}心嗎?「人因為看自然現象看不明白,就想出一位神來。」這么簡單嗎?如果孔德、弗洛伊德和那些古代信上帝的思想家在一起討論,可能會被批得半死,會發現自己的思想是多么不合理。

    除非你原本就有良心,否則連我講的這些話你都無法接受﹔除非你原本就有「神」的觀念,否則不管把你放在任何地方你都無法產生「神」的觀念。今天我不談這些,那是護教學的問題,每一次要談的東西多得不得了、要開的講座多得不得了,我巴不得天天和你談,談兩萬天也談不完,因為真理太丰富了!但是,連這些最基要的東西你都不要,你一天到晚只用一些情感的表現來代替聖靈,你究竟要怎么樣?我們終生思考真理都來不及,你卻把真理丟在一邊,只滿足于那些現象界的熱情,而放棄上帝的道﹔再把那些熱情、與真理不合的東西講成「聖靈的感動」。這是何等的冒犯!


3。警告


    在你做不對的事情之前,良心會光照你,使你知道那是不對、不該、不合理、不合體統、不合道德、不合真理的事情﹔當你知道這些事情是不對的,而你卻一再地去做的時候,良心的第三大功用就出現了  --  警告你,禁止你!良心很勇敢地告訴你:「不可以!停!不要再做!」這個禁戒的聲音每個人是不一樣的,有些人聽到的是很溫柔的聲音,有的人聽到的是很威嚴的,有的人聽到的聲音是很苦口婆心的﹔每一個人良心的聲音都不太一樣,有的比較「良」,有的比較「不良」!但是良心總是做一些禁戒的工作。當你開車開到一半的時候,突然間紅燈亮了,它就是在告訴你:「停下來!」如果你不停下來,那燈是不會有問題的,可是你的問題就大了。

    一九七九年我從美國洛杉磯趕一架飛機到香港中神去教書,我因為剛講完道馬上就坐夜班飛機,累到整個人不能動。在飛機上過了六個鐘頭后到了夏威夷,我因為累到連眼睛都睜不開,整個身體好像所有的螺絲都松掉一樣,便要求空服員讓我繼續留在飛機上休息。所以整架飛機的人都下去了,就我一個人躺在那里睡得像死人一樣。三十五分鐘后,一大堆人吵吵鬧鬧地上來了,一個一個放皮箱、走動、講話。。。,吵雜得很!當他們都坐好,飛機要飛了,我快快把安全帶系好。但當飛機一直加速滑行差不多就要飛上去的時候,突然間緊急煞車(在飛機快要騰空以前忽然煞車,這是非常危險的),整架飛機震動得很厲害。就在那一x那,十八個輪子全部都爆炸了,飛機冒出火來,我們馬上從緊急救生梯逃出來。后來我到下面一看,發現原來飛機是在離海岸線最后一段不到一百公尺的地方緊急煞車的,而海岸線那里又放了大塊石頭堆成的石頭堤防。如果撞到那里,一定會在那里爆炸﹔但如果沒有那個石頭堤防,又一定會掉到海里面﹔如果是飛上去,就會在上面爆炸。感謝上帝!

    親愛的弟兄姐妹,在最緊要的關頭「停」下來是很需要的。你如果常常在犯罪之前不肯停,犯罪以后你就走不了了。孔子知道這個道理,所以他說人可以分成四種:「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學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為下矣!」 (《論語〉季氏)孫中山先生也懂這個道理,所以他說人有三種:「先知先覺」、「后知后覺」、「不知不覺」。不知不覺的人受了教訓還不懂,吃了大虧還繼續犯罪,這種人無可救藥。少而不學,長大便無所成。老了還在浪費時間,這種人就是「老而不死是為賊」。不懂覺悟的人,就是這樣浪費時間。智慧人走在時間的前面,普通人與時間同走,笨人走在時間的后面,最笨的人根本不知道有時間。及時覺悟的人,在危機還沒出現時就看見紅燈、就自我約束,這是聰明人。

    當良心警戒你時,要快快停下來。為什么你要等到失去貞操時,才發現你曾經是個處女?為什么你要打破心中平安的戒律時,才發現你曾經有過很聖潔的日子?為什么你要把自己玩弄成卑賤的人,才想起過去有神特殊的恩典?親愛的朋友、親愛的弟兄姐妹,今天晚上再一次求主藉聖靈感動你的良心。當良心在最緊要的關頭亮紅燈,對你產生第三個功用  --  「禁戒」、「警告」的時候,你應當謙卑下來,因為你不比良心更大,良心是代表神的、是比你更大的,你不要開玩笑。良心是很誠實、很忠于神的命令的,是上帝所派來在你里面代表道德律的至高權威的聲音。連康德也不能否認這一件事是與神的存在不能分隔的,這個就叫作「至高者的命令」。

    我怎么知道上帝存在?康德說:「你不能証明上帝,正如你不可能討論永恆,也正如你沒有辦法知道不朽和自由這些事情。」不可能討論?我當然不接受這個思想,我不接受他以人本的思想來批判或比擬神的啟示。但是康德這句話是對的  --  我雖然不能明白神,但是有道德的聲音成為至高無上的追究者,它在我里面是一個發號司令的實體,是我里面永恆責任的根據。「你不可以做惡,你一定要行善!」這個聲音與神的存在是不能分開的,這就叫「上帝存在的道德論証」(the mora1 argument of the existence of God )。良心已經警戒了嗎?警戒了!已經對你說話了嗎?說了!良心是對神忠心的,不是對你﹔你不聽它,它就不管你,因為它絕對不怕你,它只怕神。良心原先的功用是這樣嚴肅、這樣偉大、這樣可靠,但是你仍不接受時,第四個功用就來了。

4。睡覺


    良心的第四個功用是睡覺。這一句話不是我發明的,這是挪威的神學家哈列斯比在他的博士論文「良心論」中提到的。他的博士論文只提三樣良心的功用,但我發現聖經里面不只三樣、而是七樣,所以我把東、西方思想家所缺乏的東西都補全了。

    良心睡覺時,它就給你暫時的自由。你以為你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沒有良心干涉的那些時刻:「我自由了!再也沒有人能干涉我、警告我了,我可以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了。」你可能以為你已經達到了孔子「隨心所欲」的境界,但是你忘了他的第二句話  --  「不逾矩」,所以你就故意犯規矩了。「隨心所欲,不逾矩」,孔子七十歲以后修身養性的成就可以配合康德所講的:「所謂的自由,不是我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我不要做什么就能夠不做什么。」神把良心放在你的里面來警戒你,你不聽,神就對你的良心說:「你忠于我、做了當做的事,既然他不聽,你就去睡吧。」于是它享受它的安息日、你享受你的放縱日,所以良心睡覺了。


5。鑒察


    但是良心并不是永遠沉睡的,它只給你暫時的自由。在那一段時刻中你得意忘形、你濫用自由、你放縱情欲,毫無忌憚地做你要做的事﹔做完了,你說:「我總算享受了我早就夢寐以求的事情,我受父母轄管得這么嚴格,我在學校被老師限制得那樣可憐﹔現在我遠離家鄉、到了自由的地方,媽媽看不見、牧師不知道、我的女朋友也不在,我可以胡搞一番了!」但當你剛剛胡搞完的時候,你就像亞哈王碰到以利亞:「你怎么在這里?」亞哈剛剛侵吞拿伯的地,正要享受的時候,想不到以利亞出現了(參:王上二十一)。照樣,良心在你剛犯完了罪的那一秒鐘,它的第五個功用就來了,是什么呢?它坐在審判台前開始用它非常嚴肅的眼光視察你、重新望著你。這是第五大功用,它鑒察!良心鑒察的工作就開始了。這就是「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鑒察人的心腹」。

    我第二次到台灣來,有個教會因為我的布道會所收的奉獻多到可以把他們歷年培靈會所欠的債都還清,所以他們說:「這個唐崇榮雖然不講錢,但是神給我們特別多。就給他兩萬台幣吧!」結果那個付車馬費的人自己拿去一萬八,給我兩千。九年后,有個人對我說:「我們從前特別給你兩萬。」我說:「沒有,我收到的是兩千。」教會里面有賊并不是奇怪的事,因為基督教的第一個財政部長猶大就是貪錢的。但是我感謝上帝,因為所有的虧欠神都看見了,所有的貪心神也看見了。對那些貪財的人神常常預備一條繩子讓他自己去上吊,然后可以與他的祖先猶大見面。

    香港有兩個牧師在這几十年間,因為貪財侵吞教會的錢,后來都是上吊死的,和猶大同樣死法。不要開玩笑,神把良心放在你里面,它光照你、它幫助你分辨,如果你不聽,它就警戒你﹔你還是不接受,它就睡覺﹔但等它睡醒時,它就鑒察你、虎視眈眈決不妥協。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不但是在世界上,更是在你內心里面,良心是比包青天更講公義的,良心是絕對不放過你的。「你犯了這個罪、那個罪。」你說:「沒有人知道。」沒有人知道?你講這一句話,你就不知道「良心知道」,你的知道就是不知道。沒有人知道嗎?一個人犯罪時是不可能沒有人知道的。至少有四個知道:第一,沒有「人」知道?這么笨!你不是人嗎?你自己不知道嗎?除非你是狗。你就是人啊!你自己知道啊!自欺欺人是從自己先笨起,才以為別人笨。

    第二,誰告訴你沒有人知道?叫你犯罪的那位,你雖看不到它、它卻是看得到你,這就像那種單向玻璃(one direction glass )一樣,外面可以看進里面,里面卻看不見外面。亞當、夏娃還沒有吃分別善惡果以前,魔鬼是在旁邊的,但他們吃完的時候,魔鬼就不見了,這個叫作「眼睛明亮」嗎?看不見鬼,卻看見自己赤身露體的羞辱。這里面聖經的教訓都是很奇妙的、很深奧的,比任何哲學更深奧。眼睛明亮,但是看不到鬼,這叫作「明亮」嗎?不是!看到什么?看到自己赤身露體,無法解決、無法挽回時間、無法解除懊悔,那就是所謂「眼睛明亮」,你看到了嗎?

    第三,神知道。有一天晚上,我從家里樓上看下去,剛好看見有個賊進到我家里偷了東西出來,他正把一包偷來的東西放進他的沙龍里(沙龍是印尼男人穿的裙子),他前后左右看沒有人發現,圍起贓物露出笑容的時候,我說:「我看見了!」你怎么以為四周就是一切呢?你說:「沒有人知道。」其實神知道,他在上面,看見一切。

    第四,神說:「你忘記了嗎?我還有一個代表,是我的大使在你心中  --  良心  --  知道。」

    所以人犯罪的時候,「己知、鬼知、神知、良心知」,誰說沒有人知道?你欺騙自己很久了,你今天還是這樣笨,過那種不象樣的生活嗎?


6。審判、控告

 

    良心鑒察以后,現在它要做第六個工作,就是跳到審判台前,憑著鑒察的結果、憑著神給它的責任,它就呼喊說:「你有罪了!」我相信自從懂事以來,你都經驗過這樣的事情。你還記得你第一次去找壞女人嗎?你還記得你第一次犯第七誡嗎?你還記得你第一次偷窺嗎?你還記得你第一次做那些不應該做的事情嗎?你的心跳得很厲害,因為它不能同意你、因為它不能原諒你。當你犯了罪以后,它對你說:「你有罪了!」你盼望抗拒它、解除它對你的纏繞,但它永遠不放過你,它說:「你有罪了!」因為它變成你的審判官。

    與我同知的,叫作「知心」﹔與我一同知的不是最親密的朋友嗎?與我同知的知心者現在卻轉而變成我的仇敵,變成不肯放過我的審判官。「哦!我的良心哪,原諒我吧。」 「不!」當它禁戒你時,你對它說:「不!」你犯罪后求它饒恕,它也對你說:「不!」因為良心是上帝的代表。

    除非你不是人,如果你真正意識到你是人,今天晚上你應當很嚴肅地、很謙卑地來到神面前說:「主啊!這些都是真的,因為這些是你記載下來的: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鑒察人的心腹。』」那怎么辦呢?這樣的審判在你里面使你不能釋懷,你就變成一個抵擋自己、仇視自己、不能原諒自己的人。良心控告到最厲害的時候,你可能會自殺、會自卑、會自恨、會自暴自棄,除非聖靈在這個局勢中把你的靈轉過來,把你帶到耶穌基督面前。可見聖靈的工作是必需的!


7。公義的見証


    良心的第七個功用就是等候末日的審判,在上帝面前替你所曾經犯的罪作公義的見証。良心是最忠心的見証人!你曾經犯過罪,你沒有辦法逃脫﹔你站在審判台前被控告的時候,你的良心會見証你自己所犯的罪。保羅、約翰都提到了得救之后的事情,保羅說,為了潔淨自己,要按神的意思自責、自恨(參:林后七:11)﹔而約翰提的是另外一方面,他說:「我們的心若責備我們,上帝比我們的心大,一切事沒有不知道的。。。我們的心若不責備我們,就可以向上帝坦然無懼了。」(約壹三:20-21)這是什么意思呢?這表示一個被拯救的良心,它恢復了正常功用的時候,會以敬畏神的心來陪伴 你,讓你知道應當怎么做。

唯有聖靈能潔淨良心

    良心在神審判的時候是要作見証的,人沒有辦法逃脫。良心的功用是這樣的嚴肅、可怕、偉大、忠實,也是這樣實際﹔到那時,我們每個人聽見良心的見証便都要戰兢,都要從心靈的深處說:「這是真的,這是實在的。」那么,為什么有的人犯罪時卻沒有良心的責備呢?為什么一再犯罪以后,他也很平安呢?這該怎么解釋呢?聖經是怎么交代的呢?答案是  --  因為他的良心發生問題了!良心原先是善的:「孩童的動作是清潔,是正直,都顯明他的本性。」 (箴二十:11)善的本性受了歪曲之后,就不能再光照、不能再責備、不能再審判,因為它已經變成被殺、被害的癱瘓者,無能為力做正常的工作了。

    有一次我和兩個牧師開車從泗水到萬隆、再到雅加達去,一共開十九到二十二個鐘頭。我們連夜一直走、一直走。我的車是一部十二年的老車,開到差不多十五個鐘頭時燈越來越暗、越來越暗。。,我說:「糟了!我的電池大概用完了,再過一會兒,可能車子就要拋錨了,我們就要在三更半夜、淒涼的荒郊野外守著這一部老爺車,怎么辦呢?」后來我就說:「停下來,我下去看。」原來不是燈暗了、也不是電池用完了,是燈的外面遮蓋了很多的泥漿,所以透不過光。我用水和布把它抹亮的時候,我發現這一邊已經擦亮的燈又再放射大光,而那邊的燈還是很黑﹔我明白了一個道理:「神啊,當你光照我的時候、當良心對我說話的時候,我要聖潔、毫無攔阻地領受那個光照。」

    親愛的弟兄姐妹,今天的社會充滿傷風敗俗的事情﹔今天的人際關系充滿勾心斗角、以自私為出發點、損害別人利益的行為﹔今天執法的審判官,在應當最講公義的地方做了最不公義的事情﹔今天百姓的領袖用自以為可以欺騙百姓的辦法,作了有法律保障的強盜!請問,這個世界要怎么樣呢?人心不古,人心敗壞,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

    怎樣更新被玷污的良心?只有一個辦法,文化不能、教育不能、宗教不能,只有聖靈能潔淨良心。下一講,我們要思想良心的玷污和聖靈怎樣潔淨我們的心。求主以真理的靈引導我們、幫助我們。

第一章 - 良心是什么?第三章 - 撒但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