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聖靈論(三)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聖靈的洗與恩賜》)

第六章 - 聖靈的恩賜(下)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切慕各樣屬靈的恩賜

一、切慕背后的「動機」才是關鍵

二、切慕各樣的恩賜,但全然順服上帝主權的決定

三、要以服事教會服體為動機

「恩賜」和「才干」

四、先后次序:「神的恩惠」先于「人的渴慕」

几個「先后次序」的例子

如何使用、持守、發展恩賜

一、「恩典」與「責任」之間的平衡

1。要先認識聖經中的「公平觀」

2。多給誰,就向誰多取

「按手」的意義

二、在謙卑中挑旺恩賜

1。謙卑的四個記號

2。「動性的議卑觀」可以挑旺恩賜

傳道人與火



切慕各樣屬靈的恩賜


    接著我們要思想、「神的主權」與「人的盼望」是如何結合的問題。既然恩賜是聖靈隨著己意賜下來的,那么我們的本分和我們的責任是什么呢?人到底應不應當禱告、懇切祈求上帝把恩賜賜給我?靈恩派用「切慕」這個詞,他們說:「你們要切慕各樣的恩賜」。但是聖經很平衡地說:「你們要追求愛,也要切慕屬靈的恩賜,其中更要羨慕的,是作先知講道。」(林前十四:1)各樣恩賜中,傳講上帝的信息是在高峰。靈恩派不提這個「高峰」,「各樣恩賜」也不兼顧,他們只抓住「要切慕屬靈的恩賜」這句話,但卻只偏重在方言的追求上。這種解經法是何等地糟蹋上帝的話語!何等地顛倒聖經中的次序!

    你要切慕各樣的恩賜,就是你要齊全地、平均地求主多多賜恩給你,使你能在服事上有更多神的恩,而不是靠自己的功勞﹔使你可以在各方面服事人,而不是為了彰顯自己,是這個意思。

    偏重追求「方言」的恩賜,其真正動機是什么?是因為怕沒有這個記號,就不能証明自己是領受聖靈洗的。他先假設方言是最高的,再把方言絕對化,認為方言就是「聖靈的洗」的記號,然后再逼人一定要如此去追求,還利用聖經「切慕」這兩個字來配合他們所教的方法,這樣教會就大亂了。還有一點很奇怪,他們說方言是聖靈洗的「記號」,可是,「恩賜」和「記號」是不一樣的,是分開的。當他們要人追求方言的時候,他們就說是「恩賜」,不是「記號」。嚴格說來,「記號」是很自然的,有了聖靈的洗就會有記號表現出來,而「恩賜」是表示事奉方面的事情。但他們卻把這兩個配合起來,要人強求上帝給他方言,以滿足他心里的假設 -- 這樣我就可以証明我有聖靈的洗了。這是本末倒置,是很危險的一種次序上的混亂。我們不能接受這種解經的原則,不能接受這些似是而非的教導在教會中間。


一、切慕背后的「動機」才是關鍵


    「主啊,我很盼望能醫病!」我們可以有這樣的渴慕嗎?可以。「主啊,我盼望能說方言!」我們可以有這樣的渴慕嗎?可以。「主啊,我很盼望能夠治理別人!」可以,因為你看見教會很亂,需要好好的治理。這一類的盼望都很好,但是,每一個盼望治理人的先要有一個心態:「主啊!如果別人有你給的恩賜要來治理我,我也甘愿被他治理。」這樣才可以,對不對?那種「盼望治理人卻不顧被人治理」的人,我們應當懷疑他,因為他不是要當普通人,他是要當人上人,要作王。你盼望能醫病,你的動機是什么呢?你盼望能治理人,你的動機是什么呢?你盼望能行神跡,你的動機是什么呢?千萬不要掉到那錯誤動機的陷阱里面,不然你就會像那位行邪朮的西門一樣(參:徒八:9-24),渴望有彼得那樣的能力,一按手人家就受聖靈,西門也是「渴慕」啊!「渴慕」不是好事情也不是壞事情,「渴慕」本身是中性的,「渴慕」背后的動機才是決定你的渴慕是好是壞的關鍵,你明白嗎?

    我們唱「主,我愿像你」、「主,我愿像你」,好不好啊?這句歌詞是中性的,后面必須還有兩句歌詞才能証明前面的話是好的:「像你的堅貞」、「像你的聖潔」。「主,我愿像你」,我們不是有神的形像嗎?所以神的形像、樣式成為我們追求的本質、成為我們追求的目標,有這個潛在的實質再加上最后的那個目標,這就很好了。神的形像成為我們追求本質的阿拉法(A,起點),神的樣式成為我們追求的俄梅戛(Q,目標),這是很好的。但是,你知道嗎?魔鬼之所以變成魔鬼,就是因為它心里說:「主啊,我要像你!」你記得嗎?以賽亞書十四章那位天使長是怎么講呢?它說:「我要像你一樣坐在寶座上」(參:賽十四:13-14)

    渴慕是中性的,但是如果你不弄清楚渴慕背后的動機,就很容易變成邪惡的。「主,我要像你」,主問:「你要像我怎樣?」「像你那樣坐在寶座上,叫大家聽我的。」那你就是「鬼」了!我告訴你,你的渴慕、你的禱告就變成像撒但一樣的野心。其實,希臘文的 eros、「欲」,它里面那個思想的意思就是要達到更高超的地步、要從低到高。我們每次看到很漂亮的人、很可愛的孩子,我們都會多看一眼,為什么呢?因為那種美是神的創造,能吸引人、使人注意,那是很自然的事情。你看到很好看、很天真的孩子,你不會討厭他,你一定會欣賞他,「可情不是我的孩子」。所以,那種愛美的、愛好的、愛有價值的、愛有真理知識的那種渴慕,是好的事情,那是中性的,它背后的動機是什么才是重要的。撒但說:「我要像你坐在至高處!」但至高處只能有一個可以坐,不能兩個平起平坐,沒有合伙人。上帝說:「除了我以外,沒有別的上帝!」但它說:「我要像你坐在至高處!」上帝說:「你摔下去吧!」它就變成撒但了。

    撒但渴慕「像上帝」,這個渴慕是不是它的追求呢?為什么追求像上帝卻被上帝摔下去呢?是不是上帝很嫉妒別人也可以作上帝,是不是他要永永遠遠自己作上帝?這個話再講下去,又有一大堆東西可以發揮了。上帝說:「除了我以外,沒有別的上帝!」因為只有獨一的上帝本身才是上帝,上帝是「原本就是」的,而不是「變成」的。凡是要「變成」上帝的,都是邪惡的,這是很深奧的。因為上帝是「原本就是」的,所以他可以說:「我是自有永有的。I am who I am.」但你只能說:「我將是一個更好的基督徒。」這里就有一個「變」的過程了,但神是不在過程中間的。凡是在過程中間的都不絕對,凡是絕對的就都不在過程的中間。好,現在被造者說「我要變成上帝」的時候,這是褻瀆,這不是追求。有些人在教會里面,他要讀神學、他研究各種東西,你不要只看他的追求就說:「哇!你這樣愛主!」你先要查查他追求的動機是什么?

    有的人查解經的書,是為了要推翻他的牧師,他不是為了追求聖經,他是要找出一些根據來攻擊他的牧師。甚至有些人稱贊別人,他的本意都是邪惡的:我二十多歲的時候跟著一位老牧師去探訪,我們在一個家庭作禮拜的時候,有個人說:「哇!唐崇榮,你真是好,二十一歲講道就講得這么好,從宋博士以來我沒有聽過有人講道像你這樣,又有內容、又火熱。。。」哇!我高興的不得了。后來有一個人對我說:「那個人真的是在稱贊你嗎?」我說:「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過我聽的時候是很高興的。」他說:「你不要太高興,因為他是借著稱贊你很會講道、很熱心,來羞辱那個老牧師,說他不會講道、沒有熱心。」哇!我開始學很多作人的功課。中國的哲學家馮友蘭有一句話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 -- 「你讀哲學家的著作,千萬不要單受他內容影響,要先查究他寫那些內容背后的動機是什么。」你要作智慧人,今天對你講很多好話的人可能是最壞的人﹔跟你最靠近的人,可能以后是你最大的仇敵。薛玉光牧師講過一件事:「有一個神學生還沒有念神學的時候,寫信給我說:『你是我一生最尊重、最佩服的人,我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但畢業以前,那個學生卻對他說:「世界上我最恨、最討厭的傳道人就是你!」薛玉光牧師說:「好在他稱贊我的時候,我沒放在心上,否則被捧上天再掉下地,我豈不是要去自殺了?」

    今天有些靈恩派的人渴慕方言,是為了要証明他們比別人更高一點,証明他們是有聖靈的,証明他們是有聖靈的洗。他們先把整個錯誤前題當作信仰,再為錯誤的前題去效勞、去追求、去禱告,這在屬靈的位分上根本沒有價值。你要切慕「各樣」的恩賜,而不是一種恩賜。如果你將你所切慕的那種恩賜絕對化,把它從恩賜中挑出來當作是最高的,這就已經違背了聖經的原則﹔然后你又教導人去向上帝強求,這是何等不對的事情啊!國語日報有國語補習班,但聖經中有沒有方言補習班?「你不會講方言?我教你。講!開口!嘰哩咕嚕、嘰哩咕嚕。。。好了好了,感謝主,你學會了。」聖經中沒有這樣的東西,方言不是教出來的,是聖靈隨著己意賜下的﹔恩賜豈是出于人意的加工,豈是出于己意的強求嗎?

    我可不可以羨慕別人的恩賜?可以。但是你要查明動機是什么?只有一個動機是純正的 -- 「為了更多服事別人,更多被神使用。」我是一個很切慕各種才干的人,我告訴你,一旦我決定要學什么東西,我會一整天去搞那個東西,把它學成。這二十几年來我的聚會越來越多,很少有機會用黑板畫畫來表達,其實我一面講一面畫圖的那個恩賜是很少傳道人有的。「你不相信?我畫給你看!」-- 這樣我的動機就不大好了,是為了要証明給你看。從前我一直在想,怎樣可以把真理講清楚?語言講不清楚我就用圖畫表達,我一用畫的,聽的人馬上眼睛睜得很大,沒有人會打瞌睡的,我再講下去就很有力。但后來聚會的人愈來愈多、愈來愈多,几千個人就這么小的一個黑板,怎么畫也只有少數人才看得見,結果我索性不畫了。我就說:「主啊!可不可以讓我不用畫的,我還是能夠擁有將你的真里活畫在聽眾眼前的那個語言的力量?」所以我很注重動態的表達(Dynamic Expression),我認為「信、達、雅」這三個字是不夠的,除了「信、達、雅」之外,還要再加上「力」。所以你注意我講話時,有很多字我會講重一點,那時你的眼睛就會睜大一點。有些話我還會配上整個身體的動作,就是為了把「力」表達出來。而我盼望傳道人慢慢會注意到這一點,因為「力」是傳達信息很重要的一個原則,不是像文學只要「信、達、雅」就夠了。

    我很渴慕、很盼望什么才干都會,所以人家寫字我就學寫字,人家唱歌我也學唱歌,人家畫圖我也學畫圖,人家搞建筑我也學,什么都學、什么都看,而且盡量學到最好的地步﹔我認為這是切慕各樣的才干,是很好的。如果你的孩子有各方面都學、各方面都追求的興趣,我告訴你,你要愛惜他。為什么呢?我認為這就是謙卑的記號 -- 「永無止息的學習」就是謙卑。你切慕各樣的恩賜,你的動機是為了更多服事人﹔你切慕更多才干在你身上,可以成為神的代表,講出神的真理,使更多人降服在上帝主權之下,把人引到上帝面前,造就教會,這都是正確的動機。

    你懂哲學,你講道的時候哲學家就不會輕看你﹔你懂心理學,你講道的時候提到心理學的詞句,人家就知道你不是亂扯的﹔你懂地理,你講的時候人家就不輕看你。有次我聽一個傳道人說:「我們要向中國人傳福音!因為中國已經有兩億人了。」中國人早就已經超過十億了,他現在還亂講一遇,人家怎么看得起這個傳道人!除非你不提,要提就要提真的、提對的,而且要提出智慧的話語能降服人。有一次我講貝多芬什么時候生、什么時候死,有一個學音樂的對我說:「你講錯了,他不是那一年生、不是那一年死。」我只是很淡然地說:「是你記錯了。」「怎么可能我記錯了,我是讀音樂的,你不知道嗎?」我說:「我知道你是讀音樂的,但是你記錯了。」下午他回來對我說:「對不起,是我記錯了,你沒有講錯。因為我去查百科全書,才知道是你對,我錯。」有許多的人以為自己讀了音樂就不會錯,有許多人以為自己讀了神學就不會錯。我不輕看那些真心求上進、真有實質但不一定有學位的人,可是我也不能糊里胡涂相信那些讀個學位就以為自己一定不會錯的人,我們要向真理負責,要嚴謹。

二、切慕各樣的恩賜,但全然順服上帝主權的決定


    你渴慕各樣恩賜,渴慕音樂、彈琴都是可以的,只要不是為了出風頭,而是為了在必要的時候像文士一樣從庫里面拿出各樣新舊東西(參:太十三:52)來服事別人,那就是好的。你渴慕什么、你盼望神給你什么恩賜,你可以求﹔但是當神不給你的時候,你不可強求上帝給你,神是神、你不是神,你的禱告是要遵行、順服神的旨意,不是要命令神行你的意念,這牽涉到「恩典神學」,牽涉到「禱告神學」的問題。

    當你明白聖靈是「隨己意分給各人」時,你說:「主啊,作為你的見女,我可以渴慕恩賜,但求你潔淨我背后的動機,使我真知道恩賜是為了服事眾教會、服事神的兒女、服事你的肢體。你越給我恩賜,我越服事你﹔你越給我恩賜,我越謙卑作眾人的仆人。」可是,當你求,神卻不給你的時候,你要說:「主啊,我原不配得什么,你的恩賜出于你的主權,我順服你,雖然如此,我還是要盡量做到最好。」

    有一個故事很感動我,有人在一次的惜別會上有很深的感觸,就寫了歌詞:「愿主同在直到再相會,再相會,再相會,再相會在主腳前。。。」。他把詞寫完了就寄給兩個音樂家譜曲,一個是大音樂家,一個是很愛音樂的普通人。那大音樂家因為忙的不得了,所以看到這個詞,他就憑著受過訓練的技巧,用樂理的普遍原則,譜完了曲就寄回來﹔沒有一個調譜錯,沒有一個合音放錯,整個對位都配合得很好。另外一個小音樂家,他看了,哎呀!這樣美的詞,表達了這么偉大的感情,「愿主同在直到再相會。。。」,可能在地上再也不能相會了,直到相會在主腳前。他的才干不大,但他是用全心寫的。他怎么寫?Mi、Mi、Mi......一直Mi,我想你不會譜一首歌都用Mi,這是什么歌呢?Mi、Mi、Mi、Mi、Mi、Mi、Sol 、Re 、Mi,La 、La 、La 、La 、La 、La 、La 、Sol ....(見《校園詩歌I》296首),有哪一首歌像這首歌這樣連續六、七個同樣的音,然后再掉下來一點點?而且到副歌時,那實在是太美了!感謝上帝!當這首歌唱出來的時候,許多人的眼淚就掉下來了。我很難找到有哪一首離別的詩歌像這樣,把人帶到天地的、廣闊的、無窮無盡的空間里面。這個無名的小音樂家告訴我們,不必嫉妒大有恩賜的傳道人,也不必因為自己恩賜小就自卑。因為恩賜是服事人所需要的,是神給你的憐憫,加上盡心盡力去做,可能會達到最完美的境界,那是有大恩賜者也不一定可以達到的。愿主賜福你們,愿主帶領你們。

    因為神是賜恩者,有絕對的主權,我們尊敬他﹔因為他主權的權威,我們敬畏他﹔因為他愿意在他的恩惠中間把一切的恩賜賜給我們,我們感謝他﹔因為我們不配得而我們竟然得到,我們就要榮耀他。求主讓我們對恩典神學、恩賜的主權,對神絕對的公義,對聖靈所賜給我們事奉的恩賜都有准確的了解。我們求主使我們作一個順命的兒女,作一個討神喜悅的兒女,作一個火熱、盡心盡力發揮所有恩賜的兒女。


三、要以服事教會服體為動機


    我們剛才提到恩賜是神所給的,是神按照自己的意思賜下的,這是神的主權、神的恩典,是我們不配得的。神把恩賜賜下來,乃是要教會每一個肢體可以彼此建造、彼此建立。因此,我們不但要挑旺自己的恩賜,更要堅固在我們旁邊的人﹔我們不但造就自己,還要造就別人。這樣,整個教會的肢體生活就應當脫離自私的動機,脫離唯我獨尊的動機,讓我們把基督的身體建立在神所計划的那個旨意里面,以后我們就成為成熟的、有基督身量的教會。

    神給教會所定的目標,就是要教會彰顯基督完全的榮美﹔神給教會所定的旨意,就是要教會除去瑕疵、皺紋等類的病,用道借著水除去我們的站污,讓我們成為基督榮耀的身體,把榮耀歸給上帝。所以,教會是上帝在地上所設立的見証﹔教會是從罪惡中間召聚出來,分別成為聖徒的團體﹔教會也是神所差遣在地上,彰顯神榮耀和恩典的一個地方﹔教會成為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教會成為固守真道奧秘、在世界繼續為真理發光的一個神的身體。這整個的身體、整個的團體乃是被召出來分別為聖,又被差出去的。「被召出來」,是表示我們要與世界有所分別﹔「被差出去」,乃是叫我們在地上繼續揀選、呼召的工作,把那些神已經預定的選民彰顯出來。這樣,教會中互為肢體的每一個基督徒,都應當把神家里的事當作是自己最重要的事,要以父的事為念,常住在主的家中(參:路二:49)。耶穌基督在十二歲的時候,所表明出來的整個事奉的心態是很清楚的 -- 「豈不知我應當以我父的事為念嗎?」(路二:49)另外一個翻譯說:「豈不知我應當在我父的家里面嗎?」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教會每一個肢體、每一個神的兒女領受了不同的恩賜之后,都要把榮耀歸給上帝。神的恩賜賜下來,乃是要叫神的榮耀在他的身體中彰顯出來﹔神把他的恩賜賜下來,乃是叫每一個肢體都有分于服事別人、造就其它肢體的工作。


「恩賜」和「才干」


    所以,「恩賜」和一般的「才干」就有一些不同的地方。一個非基督徒有音樂的才干,你能不能說他有恩賜?如果你從「恩典」的觀念來看,他領受的是神白白給他的、是他不配的,這是神所賜的恩。但是從整個屬靈的原則來說,如果他還沒有分別為聖,那么他所領受的天然的聰明智慧,就還不能叫做「恩賜」。所以「恩賜」與「才干」是有分別的。「才干」是比較天生的,是信主以前從神那里自然給予的﹔但是「恩賜」是為了要服事教會,是已經被聖化的。


四、先后次序:「神的恩惠」先于「人的渴慕」


    當一個人歸主的時候,他應當知道,在他信主以前,神的恩典早就臨到他。而神的恩典是在人的反應之前呢?或者在人的反應之后呢?這就應當對「恩典神學」作更進一步的探討。在奧古斯丁的思想里面,他說:「因為我的禱告,所以你才把恩典賜給我?或者因為你把你的恩典賜給我,我才能照著你的恩典懂得怎樣做正確的禱告?」是我先禱告,神才向我施恩嗎?但是,如果神沒有給我恩典,我怎么懂得向神禱告呢?

    就在這個循環的中間,產生了基督教信仰的兩種不同看法:一種看法是認為「恩典是在祈禱之后,因為我們心里的切慕,神就賜給我們」,這是以祈禱為本,我們的祈求、我們的渴慕就變成一個基礎,要先有這個基礎,然后神才把這個恩典賜給我們。另外一個看法認為:是神把恩典先賜給我們,然后這個恩典就改變了我們、這個恩典就感動了我們,這個恩典也給我們能力,所以我們連向神祈求的力量、祈求的基礎,全是神寶座賜下來的恩典。這樣,神的恩典就不是在禱告之后,而是在禱告之前,神的恩典是在人的反應之前。

    「先后次序」如果弄顛倒了,會混亂我們靈性的實質﹔為這個緣故,聖經對「先后」之道、「本末」的次序有很嚴格的要求。〈大學〉第一章里面提到:「事有本末,物有始終,知所先后,則近道矣。」所以,「先后次序」是很要緊的。我在這几天已經提到了,許多錯誤的神學思想就是因為在先后的次序中間沒有智慧的了解、沒有真正的悟性,所以就失敗了。如果你先把次要的當作重要的、把相對的當作絕對的,之后再用那個絕對的東西當作真理去教導人時,你是在逼人行一些不合真理的「屬靈行動」,那么教會就會受到很大的混亂!所以本末的倒置、先后次序的混亂,是魔鬼攪亂教會的方式之一,是它的工作程序之一,我們一定要把這一點完全弄清楚。

几個「先后次序」的例子


    在以弗所書中,保羅先講預定,先講神在創世之前的揀選,先講神在基督里面賜給我們的產業。。,一直講到最后,他才講到夫妻、父母子女、主仆之間的關系。這表示要從神永恆的旨意才能看到我們的日常生活,要從教義才能看到倫理,要從基本的永恆之道才能看到在歷史中間的救贖對于個人的經歷。這個次序在聖經中是很清楚的。

    第二個例子:我們看見上帝在舊約賜下律法,在新約賜下救恩,但「律法」與「救恩、」不是相沖突、不是互為矛盾的。「律法」與「救恩」乃是有先后關系的 -- 先借著律法使人知道人在神面前不配蒙恩、人違背了神的道德律,之后人就來尋求神的恩典。

    神的聖潔、慈愛、公義、良善是高不可攀的,只停留在理念里,在我們實際的體驗生活中是根本無法去行的。怎么辦呢?律法告訴我們,「神是良善的、公義的、聖潔的」,所以,賜下律法的目的不是要我們感到我們能夠遵行律法,也不是因為我們成全了整個律法我們就可以得救,人根本不能夠因行律法而蒙上帝悅納。既然是人不可能做到的事,神賜下律法做什么呢?羅馬書第七章就很嚴肅地告訴我們,上帝在舊約賜下律法乃是要顯出神自己的公義,當人看見律法時就知道,我們已經遠離了神本性中間那最偉大的聖潔、良善的原則。人在不義中間抵擋了神的義,人在不潔的中間平犯了神的聖潔,人在不善的中間違背了神的良善。

    所以,從消極的方面來看,律法的作用証明我們已經是神的仇敵,并且我們無法拯救自己﹔而律法的積極作用就是引導我們要預備心等候恩典的來到。這樣,律法好像一個X光檢驗師,把我們的隱疾、把我們里面的敗壞完全顯明之后,我們就知道自己的光景已不像上帝原先計划中為我們所定的狀態,我們的現狀與我們原有地位中應該有的狀態已經相去甚遠了!有了這個發現之后,我們只好承認自己的罪。律法就這樣堵住了我們的口,使我們可以俯伏在神公義的審判台前,這是律法的負面作用。可是,這也是律法要達到一個正面作用之前必須有的預備,有了這個預備之后,我們就知道自己原是不配蒙恩的,我們就知道自己應當存著一個愿意領受主的恩典、愿意把榮耀歸給上帝的心,并以謙虛的心來到上帝的面前。當律法就像啟蒙的師傅把我們帶到領受基督的恩典、福音大能的拯救時,我們就會充滿了感謝!

    第三個例子,在啟示的行動中間,神教導人對他的認識也是有次序的,這個次序是:先認識神的公義,然后才會愛惜神的恩典﹔先知道自己的不配,然后才知道能蒙受神的憐憫,就應當把榮耀歸給上帝。如果一個人不先知道神的公義,馬上就隨便領受,他也很可能隨便就糟蹋上帝的慈愛,這個人的靈性就無法長進。

    摩西說:「誰按著你該受的敬畏曉得你的忿怒呢?」(詩九十:11)這就是整個律法的總體。律法是借著摩西賜下來的,而摩西在年老的時候說:「有哪一個人知道你是忿怒的上帝,是公義的上帝?誰按照你的公義知道你的怒氣呢?」這一段話的意思是:如果你真正在律法中間看見自己是應該受審判的,看見自己已經在咒詛之中、已經挑起了神的忿怒、已經干犯了神的聖潔,你就會曉得自己真是應該受審判!

    聖經告訴我們,律法是借著摩西傳下來的,恩典和真理是借著耶穌基督賜給我們的。律法是借著猶太人傳給我們的,但是在基督里,萬邦萬族的人都可以得著上帝救贖的恩典。人先知道神的公義、威嚴、審判,先知道神公義的寶座,然后來到他施恩座前的時候,他的靈性就會有長進,會對神的榮耀和恩典有深刻的認識,于是也就很自然而然地會對自己如此不配卻竟然蒙恩,大大感謝神。

    「知其先后,則近道矣。」另外一個例子:我們對「神先愛我們,我們才能愛神」的這個次序也要非常清楚,如果我們對這個次序的總原則明白了,我們就可以減少許多在曠野流浪的時日和那些不必要的靈性掙扎。是神先愛我,我才愛上帝﹔是神先揀選我,我才能相信他﹔是神先感動我,我才歸向主﹔是神先差遣人作傳道,我才有機會聽道。

    前不久我在台灣的一個聚會中提到一個很重要的次序問題,由于有人說:「因為我求告主名,所以就必得救!」(參:羅十:13)如果是這樣,保羅要問你:「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羅十:14)。第l3節似乎給我們一種「人本」的錯覺,但第14節馬上就從人本次序的中間調轉過來了。因為有人給你純正信仰的根基,你才能照著正統信仰的根基發出禱告的聲音求告上帝。所以,純正的禱告生活應當是建立在純正的信仰基礎上面,這個原則是在第14節提出來的:「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如果你說:「我就是因為信主,所以才向主求告嘛!」在第14節保羅接著說:「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這句話就又把「人本」的第二個堡壘打倒了。然后你再說:「是啊,就因為我愿意聽道,所以我才得救!」但14節馬上接著又說:「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主再把你的第三個堡壘打下去了,你的重要性就慢慢沒有了。如果你說:「是啊,因為我們弟兄中間有人為主講道,我才會聽道!」所以主就說:「如果不是我差遣,他們怎能傳道呢?」(參:羅十:15)上帝把你的第四個堡壘再打下去了!所以聖經中整個次序的原則,乃是把以人為本的解經法、以人為本的神學系統、以人為本的錯誤觀念完全打垮了,讓人知道恩典是從神而來的,人不是源頭。把這整個以人為本的觀念打垮了以后,我們才看見神是坐在寶座上的施恩者。

    所以結論就如同奧古斯丁所說:「你若不賜下恩典,我怎么能向你禱告呢?連我能禱告都是因為你把恩典賜給我,把禱告的心志、禱告的力量、禱告的需要賜給我,我才能向你禱告。」所以我們要求那施恩叫人懇求的靈 -- 也就是聖靈 -- 賜下「懇求」的恩典。是聖靈賜下渴慕靈恩、渴慕恩賜的心志。

    我們也要求主煉淨我們切慕恩賜的動機,我們要求主煉淨我們禱告的動機,好叫我們的禱告不是為己,使我們的禱告是為主。就像我們先前提到的:若有人切慕像上帝,這個「切慕」的本身是中性的,你不能因此說它是好或是壞。因為當撒但說:「我要像上帝」的時候,它背后的動機是「我要與神同坐在寶座上」,是要竊奪神的榮耀,所以這個「我要像上帝」的切慕就變成它的罪,而不是它的義。今天你說:「我要像耶穌,主啊,我要像你!」這樣的追求不等于你有靈性,除非在你追求的背后有一個純潔的動機 -- 我一切所領受的恩賜是為了要服務人,要謙卑作眾人的仆人,要使別人得造就,要使主得著榮耀。這個純正的動機就使你在恩賜上的追求和你禱告中的切慕,有了正確的方向和真正價值的基礎。


如何使用、持守、發展恩賜


    保羅說:「為此我提醒你,使你將上帝藉我按手所給你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提后一:6)所以現在我要問另外一個重要的問題:既然恩賜是從主而來的,我們領受了恩賜之后,應當怎樣使用它?應當怎樣持守它?我要怎樣繼續發展它?恩賜不能強求,但是神既把恩賜賜給你了,恩賜就不能浪費。所以如果一個人領受了神給他的恩賜,卻誤用它、埋葬它、隱藏它,或者浪費它,這個人在神的面前就要負責了。

一、「恩典」與「責任」之間的平衡


1。要先認識聖經中的「公平觀」


    接下去我們要思想的是「恩典」與「責任」之間的平衡。我們剛才說,不能把「恩典」和「公義」這兩個詞配合來講,所以你不能對上帝說:「你給他恩典、你給他恩賜,卻不給我恩賜,你是不公義的上帝!」這一句話是很不對的,因為神沒有欠人債。可是,當神把恩典賜給一個人時,那個人就應當懂得恩典不能浪費,也當懂得恩典不是我們的專利,我們更不能玩弄上帝所給我們的恩典和慈愛﹔我們乃是要在恩典中長大成人,作一個向神負責任的基督徒。

    有人領受五千兩銀子,有人領受兩千,有人領受一千,你還記得嗎?這是聖經里面所講的賜下恩典的比喻(參:太二十五:14-30)。上帝給別人五千、只給你一千,你不能怪他,因為恩典是從上帝的主權賜下的,無人可以在最高的權柄之下產生懷疑的念頭,或者產生質問的權柄,沒有人有權質問上帝。上帝給一個人五千,給另外一個人兩千,給一些人一千,這是神的主權。但是奇妙的事情在哪里呢?上帝不向只領受一千的人要求賺回五千,他也不向領受五千的人說只要賺回一千就夠了﹔上帝要領受五千的賺回五千,領受兩千的賺回兩千,領受一千的賺回一千。由此可見基督教的公平觀超越古希臘哲學最深的理論,也超越過世上所有文化中最高的定義。

    神借著基督在地上的教訓,把基督教信仰的「公平觀」提到一個超過古希臘文化,也超過所有哲學思想的最高境界。什么意思呢?我們通常所提的「公平」,常常只是停留在「分量」上等量齊觀的公平心態﹔我們的「公平觀」受了一種「分量」平等的心理的影響 -- 如果你給他那么多,你也應當給我這么多。這種「比較」常常會產生「嫉妒比自己有恩賜者,不理睬比自己沒恩賜者」的心態。換句話說,如果別人恩賜比你更多,你就看上帝不公平﹔如果你的恩賜比別人更多,你就覺得這不是什么大問題。這是人在墮落以后所產生的一種很不義、很錯誤的心理衡量。

    人在不義之中,以不義的心態作基准來定上帝為不義的時候,他已經掉在更深一層的罪惡里面了,你明白嗎?因為上帝給人恩典,是人不能干涉的 -- 「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所以當恩賜多給一個人的時候,不是要叫那人驕傲而輕看別人,乃是叫他多多感恩,而且盡心竭力比別人更勞苦,更多工作。

2。多給誰,就向誰多取


    我們常常羨慕、甚至嫉妒那些恩賜比我們更多的人,但是卻很少好好研究、思想或者體會他們在這些恩賜的背后必須要付多少的代價來響應神給他們的恩賜。當然神的恩典優先于我們的反應,但是因為「恩典」與「責任」之間的那個調和是很重要的,所以當我們看別人有恩賜的時候,可以羨慕,卻不應該嫉妒。我們應當觀察他們怎樣響應神在他們身上的恩賜,從那里學習做一個領受恩賜者的管家心態,這一點是很重要的。如果我們還沒有學會這一點,我們的靈性就會一直停頓在那個地方。

    上帝使你比別人更長壽,使你比別人多活這几年,是為了什么?上帝使你的身體比別人更健康,你吃得肥肥壯壯的有什么用?上帝使你比別人更有口才,但你的口都講些什么話?上帝使你有非常敏銳的耳朵,你定音准得不得了,是標准的「絕對音感」從來沒有猜錯音,你的音感這么好,但你是怎么使用的?上帝給你作曲的才干,上帝給你文學的才干。。。,上帝給你有許多天然的才干,你有沒有把它分別為聖來回應施恩上帝的主權?你有沒有相對的回應神給你的恩典,以真正負責任的心來等候神的審判?

    「切慕恩賜」還只是很初步的一件事情。你們要切慕各樣的恩賜,但是當恩賜賜下來以后要怎么樣呢?你要懂得以「責任」來平衡你所領受的「恩典」,你領受越多的恩賜,你就要受更多更多神的追討和審判,這個才是基督教的公平觀。基督教的公平觀不是要求在恩典的分量上相同,基督教的公平觀不是看神賜給我們的恩典是不是一樣多,以此來判斷上帝公不公平。基督教看的不是「量」的公平,而是「質」的公平。聖經的公平觀是「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托誰,就向誰多要。」(路十二:48)這公平嗎?公平。「主啊,為什么他多我少?」「你不必管!」有主權的上帝說:「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要恩待誰就恩待誰。」

    你不能怪上帝給得不夠,你要知道,恩賜多的人要多為主做工,恩賜多的人要多向神負責,恩賜多的人要受神更多的責備和審問。這樣,我們領受恩典之后就跑掉嗎?或是把它據為己有,把它當作榮耀自己的工具,把它當作勝過別人的傲慢,這是很沒有靈性的人!一個人恩賜多,他就要更加戰戰兢兢地回應神所給的恩典。

    有一些人羨慕我的恩賜,我很想對他講一句話:「那么你來做我的工作好不好?」更有一些人嫉妒我的恩賜,我很想求主把這些恩賜和責任都轉移給他好了。我領受多,就要受更多的審判﹔我領受多,就要負更多的責任﹔我領受多,就要挑起更重的十字架﹔我領受多,就要付上更多的勞苦。中國人很懂這個道理,所以中國有一句成語叫做「能者多勞」。不過,「能者多勞」這句話應該是「能者」自己講的,而不是你想推卸責任時替那位「能者」講的。「能者多勞嘛!所以你就多做些嘛,因為你什么都會嘛!」「哎呀!你比較會嘛,你有才干嘛,你就多做嘛!」就把他拉下水去了。不是這樣的!

    一個人領受了恩賜,他如果真正明白,他就應當說:「主啊,既然你給我這么多的恩賜,你一定要我做些什么,我到底做了沒有?我不要和別人比賽,我要戰兢等候你審判台所發出來的追討,因為多給誰就向誰多要,我應該怎樣響應?」這個回應有兩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領受恩賜當時對恩典的感受﹔第二個層次是在審判台前的反應。如果一個人領受恩典懂得馬上以相對的負責去響應的話,這個人就免去審判時受鞭打、受管教的那個程序。如果現在你知道你領受了神的恩典,馬上知恩報恩,馬上努力勞苦為主做工,盡心竭力好好利用神給你的時間和機會為主做美好的工作的話,那你就已經在這個過程中間,盡了你的責任﹔等到受審判的時候,你就不會無言以對。我們要及時,盡快在你可以響應神恩典的時候,挑起我們的責任做工,這很重要!

    很多人說:「既然今天信主也得救,死前兩分鐘信主也得救,那我就臨死的時候再信好了。」你知道嗎?你在得救以后還有几十年可以為主作見証,但你竟這樣輕率放棄它,你怎么向上帝交賬呢?神給你這么多年日,給你這么多才干,給你這么多的知識,給你這么多的讀書機會,給你讀很好的學校,給你有這么高的學位,你以為就是為了使你自己得到比別人更高一等的榮耀嗎?盼望基督徒對這一點能夠了解,因為有了這一方面的了解,就使你沒有辦法怠惰,就使你不會給魔鬼留地步,使你的一生不生銳、不浪費。

    我們不可誤用神的恩賜,我們不可濫用神的恩賜,不可隨己意把神給我們的恩賜作為自夸、驕傲、狂傲的本錢。我們應當把神給我們的恩賜用在榮耀神、服事人之上,我們要有能夠被主使用,把自己謙卑地放在祭壇上的心態,求主幫助我們。主給我們多少,就向我們要多少,主是公義的神。我們領受恩典之后,要把「恩典」和「神公義的追討」連在一起。不要以為要有和別人一樣多的恩賜才表示上帝是公平的,而是領受恩賜之后,常常鞭策你自己 -- 我對神有責任,我在審判那日能夠在他面前站立得住嗎?我的事奉心態如何?我有否妥善運用恩賜?有否運用這些恩賜來榮神益人?基督徒不能逃避責任,基督徒不是領受了恩典就等著坐轎上天堂的僥幸份子。

    今天基督教有人提倡「成功神學」、「丰富神學」,在那里面隱藏著一種僥幸的心理,那會麻醉、毒化了整個基督的教會,那是很嚴重的問題。如果你認為信了耶穌,已經可以上天堂,可以永遠在神的國度里面了,于是就隨隨便便、不負責任,那是因為你根本不了解你的永生是基督為你舍命流血換來的,那是主犧牲的果效,那是在十字架復活的大能里面,藉著聖靈賜給你的。你怎么可以輕看基督的十字架而隨便犯罪呢?怎么可以隨便浪費上帝的恩典呢?斷乎不可!所以真正得救的人應當是「恐懼戰兢做成得救的工夫。」(腓二:12)在神的面前成為一個順命的兒女,是繼續不斷在恩典上負責任的人。

    保羅對提摩太說:「想到你心里無偽之信,這信是先在你外祖母羅以和你母親友尼基心里的,我深信也在你的心里。為此我提醒你,使你將上帝藉我按手所給你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提后一:5-6)「信」的種子在你里面,所以我要你挑旺你所領受的恩賜﹔從你的祖母羅以,從你的母親友尼基傳給你的那個無偽的信心已經在你里面了,提摩太啊,我深信這個「信」也在你心里,是「道」產生出來的信心,如今對神有了回應。因為「信」是從「道」產生出來的,信道是從聽道來的,對不對呢?對神的「信」是因為神的「道」放在你里面,是神先把恩栽進去,然后你才對神有所反應,那個就是「恩典神學」、「責任神學」的總結合。有了這種認識,你就明白,是神的恩優先,我的反應與我的責任繼之而來。所以要把恩賜如火一樣地再挑旺起來。

「按手」的意義


    現在我們不花太多時間去思想「是不是因為按了手才有恩賜賜下來,如果不按手就沒有恩賜賜下來」。我告訴你,這和按立牧師、傳道人,神學生被差派去傳道,或者教會差派宣教士出去時的那個按手,其實是不同的兩件事。

    按手主要的目的是為了借著有形之禮來表達那無形之實,也就是「神賜此職,人行此禮」。這個職分是神賜下來的,人不過遵行神的旨意行這個禮,是這個意思。所以當保羅為提摩太按手的時候,神賜給提摩太的恩賜是不是借著按手才賜下的?不是。「按手」只是表明神使用保羅去堅立、去顯明他已經賜給提摩太的恩賜。

    人對人的按手不能成全神或者改變神的心意,人乃是「行此禮以証此志」。正像施洗約翰為耶穌洗禮的時候,不是因為他為耶穌施洗,聖靈才降下來,乃是在他施洗的過程中間,上帝要讓許多受他洗的人看見,上帝已經預備了一位要領受聖靈的,神的靈降在他的身上。


二、在謙卑中挑旺恩賜


    我們事奉主的人,要好好去發現神到底把什么恩賜放在我里面,我們每一個人都要很認真地去想,到底我應當做什么?「主啊,我能做什么?我應當做什么?我已經做的是什么?我還沒有做的是什么?」如果你只滿足你曾經有過的成就,這不是你的謙卑,這是你的驕傲。

1。謙卑的四個記號


    現在我要給你一個觀念的改革 -- 這是從我個人生命的經歷中、從我對聖經的研究結果中得到的一個觀念。我認為真正的謙卑至少有四大記號:第一個記號,從來不滿意自己的成就﹔第二個記號,從來不停止追求真理的丰富﹔第三個記號,從來不認為自己是高貴的,不會不俯就那些卑微的人和卑微的事﹔第四個記號,總是永遠把榮耀歸給上帝而不歸給自己。這是謙卑的四個總原則,我相信你們中間更有智慧的人還可以從聖經中找到其它的原則,我也不認為這已經是結論了,因為如果我說:「這四個原則是最完美的」,那我就不謙卑了,就違背了其中的原理。

    真正謙卑的人,第一個特征是 -- 永遠不滿足自己所有的成就。他一直拼一直拼,要做更多。你說:「他要做更多就是因為驕傲!」不是。就是因為他認為自己不夠,他要做更多來榮耀上帝,這種「要更多,追求更多,做更多,從來不滿足自己的成就」的不滿足的態度就叫做「謙卑」。今天不明白這些總原則的人,他們就把「謙卑」兩個字跟文化中間很卑下的、很普通的、很世俗的觀念結合起來,學了一臉奴才相,然后認為自己很謙卑。「我什么都不會!」你原本「會」,卻說成「不會」,你就已經說謊、已經犯罪了,還說什么謙卑!你是雙重犯罪!第一,不講誠實的話,你「會」,但你卻說「不會」,你說謊!第二,是你的動機,因為你不愛做,因為懶惰就說自己「不會」,你放棄機會,你對神不負責任。你說謊話,再加上你逃避應當做的事情,你沒有負起責任,這是更大的罪!不是謙卑!

    今天很多教會跟世俗一樣,把「謙卑」兩個字解釋成與聖經的原則背道而馳。很多人說我很驕傲,我都沒有反駁,這個就是我的謙卑嘛,因為我不反駁他嘛!但是到有一天他真正改正那些觀念以后,他就知道他所講的「謙卑」是不合乎聖經的,而他所講的「驕傲」也不是聖經所講的「驕傲」。因為照聖經的原則,謙卑的人是永遠不滿足自己所成就的,永遠不滿意自己已經達到的,這個才是謙卑。

    第二,對真理永無止息的追求,永無止息的開放。這個世界許多所謂「哲學大師」、「宗教大師」、「宗教創辦人」,起初都是有一片誠心盼望能明白真理,但結果還沒有得到真正的答案就把那不是答案的道理絕對化,去教導別人一定要照著做,然后對他們以為的真理至死忠心,永遠不要改。那不是謙卑,那叫做「固執」!

    孔子說:「朝聞道,夕死可矣。」孔子這句話就表示他還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他知道了,他死都甘愿。可是現在,提倡儒家學說的那些最偉大的思想家都認為孔子不需要耶穌。孔子感到他自己需要「道」,但那些人卻把孔子一生找到的那些支離破碎、片片斷斷的道當作就是一個完整的真理來和基督教對抗,這是何等「夜郎自大」!如果今天孔子看到自己的這些學生,他一定會覺得很不好意思,他很可能會這樣說:「我是你的老祖師,我自己都認為『朝聞道,夕死可矣』,現在「道』來了,這是我當年很想聽、卻沒有機會聽到的,你們竟然還要反對它、抵擋它,你們這樣還算是我的學生嗎?」我曾經在某一次的講道中說:「新儒家的巨子死要面子,一定要証明孔子的學說是最高的,然后再把那個學說當作他們的標准去抵擋神給人的啟示,你想,中國文化如果在這些人手中,會有什么前途?」

    如果你說:「每一個宗教都是好的」,你已經先假設各宗教應該等量齊觀,你就根本沒有一個開放的心可以再去追求真理。所以,我個人認為,謙卑的第二個總原則,就是對真理無窮無盡的追求、繼續不斷的開放。這不等于說我們沒有確定的原則可以堅守,也不等于說我們可以繼續不斷變換我們的信仰,不是的。因為那絕對的「絕對」是值得我們把它當作「絕對」,而非絕對的「非絕對」,我們不應當把它絕對化。被絕對化的「非絕對」是假的「絕對」,絕對不對!而不把「真絕對」當作「絕對」,是那些人自己吃虧,自討羞辱。這又是另外一篇信息了。

    真正謙卑的第三個記號,就是肯做卑微的事,肯俯就卑微的人,不認為自己比別人高一等,不認為自己比別人強,而愿意與所有的人平起平坐,這是羅馬書第十二章所提出來的原則。

    第四個記號,真正謙卑的人是把所有的尊貴、榮耀、丰富、智慧、能力、權柄都完完全全歸給上帝。唯有神是配得所有的榮耀,所有的榮耀應歸給至高的上帝﹔我們沒有任何的功勞,我們沒有任何的榮耀,我們應當負起全部的責任,卻不奪取神任何的榮耀,這個叫做「謙卑」。

    把這四點總結合起來,你就知道,我們的謙卑常常只不過是奴才相,我們的謙卑常常是禮多必詐,我們的謙卑不過是學別人那種虛假的外表,那不是謙卑。你把這個看清楚了,你再想想,宋博士常常責備人,他很驕傲嗎?不是,他很謙卑。你明白嗎?

2。「動性的議卑觀」可以挑旺恩賜


    好,再回到正題里面,我們領受恩賜時,不要把已經領受的當作是絕對不能夠再繼續增長的,所以聖經說什么?「但他賜更多的恩典,所以經上說:『上帝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雅四:6)前面那一句話給我很大的興趣,「但他賜更多的恩典」,所以謙卑的人相信還有更多的恩典,他要繼續謙卑才會繼續領受更多的恩典,這是「動性的謙卑觀」,是「繼續不斷長進的謙卑觀」。保羅說:「你不要以為你領受了恩賜就可以停頓了,你不要因為你領受了恩賜就滿足了,你要再次如火把你已經領受的恩賜挑旺起來!」火炭已經有了、火已經有了,但是灰很多,現在要把它挑旺起來。

    你們現在很少人知道燒火炭的熨斗,也很少人知道用火炭來燒飯是什么情形,因為現在什么都電器化、計算機化,結果這個時代很多人類最基本的吸取智慧的機會和權柄已經被奪去了。我們的孩子算朮越來越差,因為只要噠噠噠,按几個鈕以后答案都出來了,他怎樣用頭腦把那個數與數之間的結構、關系、因果律算出來,那個機會和那個權柄已經被科學剝奪光了。科學家是很殷勤地要幫助許多人,但科學家殷勤的研究,卻使許多人沒有殷勤的機會,變得非常懶惰﹔科學家努力的結果,卻使大家可以不努力。所以這是另外一種形式的帝國主義侵略。對不起,可能我講的很多話你們不是那樣想的,但就是因為你不是那樣想所以你們更要好好地聽。

    你知不知道現代人有一個通病,就是到老的時候他才發現,他一生所做的不是他從小愛做的,他從小盼望做的,到老的時候還沒有機會做就死掉了。年紀比較大的人有沒有這個感覺?二十年以前說:「我要這個,我要那個,我盼望長大以后這樣、那樣。。。」,但到了二十几歲時,爸爸說:「去留學!」后來就得到學位,也得到了一份好工作,于是就又開始為老板、為上司拼命做做做,在社會中間只要升不要降,升升升。。。。到老的時候,唉呀!我已經有功、有名、有家、有業,我在世上已經被認為是成功的人﹔但是我記得我小的時候很愛學柳公權、王羲之、鄭板橋的書法,有空的時候也寫几個字,可是越寫越不象樣,后來就算了!反正現在都是用計算機,哪里還需要寫字?現代人嘛!鄭板橋那個老古董才需要寫字。自己安慰自己,于是就一直到老才回頭想練字。小的時候很想畫畫,到老的時候一張都沒畫出來。等你快要死的時候,你才發現,你這一生做了很多你從來沒有想要做的,而很多你原來很想、做的事都沒有做。什么意思?表示你在社會機械化的形式推動下,變成了沒有自我獨立生命泉源、生命靈感的一種活物﹔然后,你就把許多原來放在你里面的恩賜壓制、消滅掉了。

    那怎么辦呢?保羅說:「提摩太,你有恩賜了嗎?」「有了。」「已經給你了嗎?」「是。」「過去給的?」「是。」「我給你按手的時候已經証明,就是因為神賜此職、我行此禮,我知道神把恩賜、選召給你了,而神的恩賜和選召是沒有后悔的。我知道你有恩賜,但是你怎么樣,停在那里嗎?不!要如火挑旺起來!」保羅說:「把它帶出來,挑旺它,挑旺已經在你里面的恩賜。每一個人都去發現你自己!」

    我們要對主說:「主啊,禮拜一到禮拜六我已經為地上的老板效勞了,但我知道你才是我老板的老板,我更應當為你效勞,我現在要對你負責,你給我什么恩賜、什么才干、什么負擔,求主繼續挑旺我,用你的靈火焚燒我,使我發現、使我重新獻在祭壇上,我可以多多被你使用。」你愿意嗎?

傳道人與火


    最后我要對神學生講几句話:你不要因為念了神學,就被神學教育的固定形式給蒙蔽了,而沒有發現神所給你的有一些可能是你的神學老師不能給你的。我也要對牧師、傳道講几句話:你要知道,在你牧養的時候,神的引導常常有可能與你在教牧學的神學思想課程中間所學的原理不一樣﹔神可能給你更新的帶領、更奇妙的發現,使你可以在全世界教牧的研究中間多一些新的經驗的貢獻,而不是因為你讀過、學過某一些西方神學的方法,你便以為那些就是完全的。你要把它挑旺起來,更謙卑地追求。

    在向全球各地華人傳道的這几十年中,我在神的鞭策之下,在不同的環境、文化、宗派、背景的人中間不斷傳講信息、解答問題,其中常會有互動。在這彼此互動的事工里,我一直尋求、一直研究,到底神要我做哪些事?所以,我就沒有完全照著西方的護教學來做,而是發展了我在華人思想界中非常實際的、活動的、機動性的、有相互關系的護教方式。我發現,我應當發展出與這個時代、與現代思潮交流出來所特有的布道方式、布道信息﹔盼望在我還沒有離開世界以前,能快快把這些東西一套一套地整理出來。

    我相信,對神在整個歷史中間的那些引導、那些有所貢獻的新發現的恩賜被挑旺以后,所產生出來的果效是可以引導下一代的人。我相信你已經聽明白我這些話的意思了。

    當保羅年紀老的時候,他對提摩太說:「你要把已經有的恩賜如火再挑旺起來。」今天早上我本來要講一篇信息,是與這個部分連在一起的,但是我知道時間不許可,是什么信息呢?就是「傳道人與火」。有機會我再用這個題目跟大家好好分享。

    你的恩賜需要加上火的挑旺,你的恩賜需要放在祭壇的上面。如果你已經有了一些恩賜,但你沒有火的挑旺,你表現的是冷冰冰的事奉心態,你就沒有辦法吸引人看見神的榮耀。你已經有的恩賜加上火的焚燒、火的訓練,火,熊熊之光發射的時候,你就能把神的榮耀彰顯出來。

    愿主賜福給我們,使每一個人能夠在祭壇上發出那挑旺恩賜的火光,叫更多的人把榮耀歸給上帝。我們低頭禱告:「主啊,感謝你恩待我們有機會來討論這些事,我們有許多的虧欠、許多的軟弱,我們不以為自己已經完全了,我們要以純正的動機繼續追求,以你給我們的感動來切慕更多更多你的恩典,因為你賜更多的恩惠,求你賜福給每一個事奉你的人。奉耶穌的名,阿們。」

第五章 - 聖靈的恩賜(上)完 -- 聖靈論(四)-《聖靈、良心或撒但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