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聖靈論(二)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聖靈的引導 - 動力的生活》)

第三章 - 聖靈對全人的引導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經文●

羅八:14 - 16

因為凡被神的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你們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舊害怕﹔所受的乃是兒子的心,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証我們是神的兒女﹔
 

●大綱●

三元論的危險

真屬靈是全人歸回神

三元論的始作俑者

全人全身都當榮耀神

聖靈引導的超越性

神超越人一切的意念、智慧

神超越人類一切的文化

聖靈的反面引導

第一個例子

第二個例子

第三個例子
 

三元論的危險


    一個人若順服聖靈,他就不會順服自己、順服肉體的邪情私欲,因為「情欲和聖靈相爭,聖靈和情欲相爭」(加五:17)。我們靠著聖靈的引導就能制伏我們心思、情感、意念中許多違背神的地方。

    持三元論看法的把基督徒分為三種,一種是「屬肉體的」,一種是「屬魂的」,一種是「屬靈的」。在去年的問題解答中,我曾提到這一點:把基督徒分成這三種人的始作俑者不是倪柝聲,也不是弟兄會的人,而是基督教初期的異端邪說。他們的「根據」是保羅在哥林多前書提到有屬血氣、屬肉體和屬靈的人,因而從此處被發揮成「三元論」的看法,然后再把一些不是聖經的思想,硬套用在那些自以為是「以 經解經」的原則里。

    三元論的人認為「魂」里面有理智、感情、意志,「靈」里面有對神存在的直覺和良心、道德的功用。我們很多人就受這種神學的影響,以為這是聖經的道理,其實聖經從來沒有這樣教導,沒有一節經文支持「理智、情感、意志是在魂里面」。難道靈里面就沒有理智、感情和意志,需要再找另外一些東西放在靈里面,免得這個靈太孤單了?所以就把靈性、德性和對神存在的覺悟放在靈里面。因為他們認為讀書和研究文化、哲學,邏輯的功用、推理的可能性。。。 都是屬魂的,結果,許多走三元論的人一定不可避免的掉到一個反文化、反知識的層次里。這種人以后就在教會建立一種「與世隔絕」的屬靈觀,對社會、對文化無責任的象牙塔式的屬靈觀﹔在這個閉門造車、自我陶醉的屬靈象牙塔內,與世人淡化了關系,就把基督教變成了一個出世的宗教而非一個入世、積極的信仰。

    耶穌基督道成肉身對一切出世的宗教觀是一個大大的更正,也就是對于只求自己安樂,而與社會、人類之間完全斷絕關系的那種「自我屬靈」的屬靈觀宣告挑戰的舉動。神把他的兒子耶穌賜下來,乃是告訴我們要進到人群中,讓我們的聖潔觀、屬靈觀從神的寶座流出而影響別人,透過丰盛生命的流露叫別人與我們一同得著天上的福份。這是分享的、繼續不斷從我們生命放射出神的恩惠,叫別人與我們一同享受天上的榮光,這種分享式的屬靈觀才是聖經里面真正的屬靈觀。

    為什么有許多的基督徒在講台上、在教會里面所講的是那么屬靈的話語,但是一到其它的地方就馬上脫下屬靈的衣服,過一個不太像基督徒也不太像非基督徒的生活。為什么呢? 因為他們把自己分割成「魂」的部份、「靈」的部份和「體」的部份。當他回到靈里時,他就記得什么叫敬拜贊美、見証 。。﹔當他回到魂里時,他才好好去讀書。把思想功用和屬靈的功用做了如此脫節的舉動,又把肉體生活和魂的工作做了脫節的舉動,就這樣過一個「三元論」的生活。

    「讓我們的魂管理我們的身體吧,讓我們的靈管理我們的魂吧。因為屬體的人讓身體和肉體的情欲作為生活的中心,屬魂的人以思想、理智、感情和意志作為他生活的中心,屬靈的人以他的靈與神的關系作 為他生活的中心」,這是聖經原來的意思嗎?不是的!聖經里面所講的屬靈人是「全人」被聖靈引導的人!聖經根本沒有講過一次靈、魂、體是這樣的分別,然后過一種自我分割、不完整的屬靈觀生活,這是很可怕的情況。如果你沒有發現這其中的困難和可 能產生的副作用是什么,你便以為這是最容易分辨、最容易聽的,加上神造人是照著他自己的形像造的,所以人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動物有身體、有魂, 而人不但有身體、有魂還有靈,所以人是萬物之靈,用這几個字把聖經的觀念連起來就產生了非聖經的不倫不類的「總原則」,這個「總原則」并不是聖經的總原則,而是自己亂串亂調合的總原則。

    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的節說:「愿你們的靈與魂與身子得蒙保守。」并非表示是三個部份。譬如我說:「你的動機如何、目的如何、用意如何?」難道也代表你的心里面有三部份嗎?這只是把一個觀 念用三種名詞或者三種功用提出來罷了,不等于是分成三個部份。又譬如耶穌基督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那么,我有「力」的部份、「意」的部份和「性」的部份、「心」的部份, 是否也可以用這節聖經產生「四元論」的神學呢?這樣豈不是大家都可以隨便為自己引經據典嘛!所以,我們的解經需要再仔細地從總原則來處理。關于這一點,我希望今后有許多年輕人繼續去研究,很嚴謹地去了解。

    聖經沒有說「理性、感性和意志的功能是在魂里面」,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我請問,神是不是真理呢?神是不是理性的創造者?神是不是真理的源頭、啟示真理的主體呢?神是不是有理性的?神是不是愛,并把愛澆灌在教會以愛充滿我們,使我們成為被聖靈充滿的人?他是不是也有感情?神用他的意志獨行奇事,他在永恆中所定的旨意一定要成全,「耶和華的熱心必要成就這事」,他「定意」行事,所以,神有「意志」嗎?有!神有意志、理智、和感情。神是魂嗎?不是。神是靈嗎?是的。所以誰說「理智、 情感、意志在魂里面」?(你們可能再聽十次神學講座,信仰就會更堅固了。)

    我相信你們有很多像我過去一樣混亂的不得了的思想,這里聽聽、那里聽聽,所有聚會都聽,無論什么人講道都去聽,什么團契都去,因為有時間嘛!特別是那些有錢人的太太沒事做、空閑的很,什么聚會都去,好像很熱心。但是,你越聽越明白嗎?恐怕你 是越聽越亂。除非是真正照著聖經總原則解經的人所帶領的聚會,否則你越多參加聚會、越多聽道,你就越混亂。我們應該按照聖經的教訓來分解上帝的道,把人的思想帶到更清晰、更嚴謹、更准確的地步。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許多人以為只要有熱心就可以做事了,熱心的人就會使教會興旺起來﹔但我與那些所謂熱心的基督徒談兩個鐘頭,便把他許多亂七八糟的 觀念呈現出來,熱心地做了那么久的基督徒才發現自己對聖經的認識是那么薄弱,對真理的認識是那么膚淺,還是很可憐的現象。相反的,如果我們對神學的研究很正確,卻變成薄情、冷漠的人,人際關系沒有神的愛和火熱去挑旺的話,我們的教會還是很危險。

真屬靈是全人歸回神

    我常提到三句話:「當理性歸回真理的時候,那理性就變成靈性了」,「當感性歸回聖愛的時候,那感情就是靈性了」,「當意志降服在神的旨意之下時,那意志的本身就是靈性了」。聖經告訴我們,當我們的理性歸向主的靈,讓他的真理光照、引導我們思想的時候,我們那順服真理的理性就是靈性。當我們的愛恨是照著神的愛去愛、照著神所恨的去恨的時候,我們聖化的感情就是靈性。當我們意志所定的一 切是舍己歸順主,不以自己為中心而是以神的榮耀旨意為中心時,那意志的歸向就是靈性了。照樣的,當我們的身體成為神的殿時,我們身體里面的正情正欲都是靈性,因為這是神的殿,我的愛、欲(情同欲)是為了神﹔若你離開神的感情和旨意時,那就變成是邪情私欲了。

    正情正欲不是罪,邪情私欲才是罪。不結婚就更聖潔嗎?不結婚的人若天天胡思亂想,比結了婚能好好愛太太的人更遠離上帝。你結了婚,好好享受神給你的性和愛,那個喜樂是正常的,并非是不層靈的事情。當教會把「三元論」發展到產生副作用的時候, 不自覺的就把人的遺傳代替了上帝的教訓來教導人,以為不結婚的人是聖品人﹔我告訴你,許多人只有在他穿上聖袍的時候才像「聖品人」,在聖袍之后卻有多少邪惡、敗壞的事情發生。許多結婚的人是聖潔的,聖經沒有攔阻人結婚,因為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創二:18)。上帝既說「那人獨居不好」,為何有人要說「那人獨居更好」,還以為自己很屬靈?真是違背聖經。若你問:「為什么耶穌不結婚?」因為這是道成肉身唯一的例外。至于沒有機會結婚的人,靠著神的引導以及聖靈 給他的能力能夠更自由地、更偉大地對人類有所貢獻,我們要為他們感謝上帝。無論你結婚,或者照聖靈的引導不結婚,都在神的旨意里面,總原則就是要過聖潔的生活。

    如果一個人把「魂」、「體」和「靈」分開過一個三部份的生活,有時在這里生活、有時在那里生活,而沒有讓聖靈主管他整個生命的話,他會在危險之中。如果我讀了各樣的學問,卻不是為了榮耀上帝的話,那我的理性就不是靈性﹔如果我為了神的榮耀去研究哲學,研究儒學、易經,研究所有的思想皆是 為主的緣故,動機是要把這些東西放在神的光、神的道之下審判,讓神顯出他真理的榮耀,那么,我對這些學問的研究和知識就不是屬魂的而是屬靈的。

    為什么更正教(Protestantism)在中國傳福音二百年了,卻還沒有產生一個偉大的基督徒文學家可以影響舉國上下的思想?為什么沒有几個偉大的劇作家可以借著戲劇把上帝的道發揚光大?今天你看見佛教的電視節目用各樣的故事把佛教精神放進去,而基 督教卻少有這樣的人,因為基督徒在三元論中很不自覺地放棄了文化使命,放棄了引導別人思想的責任,放棄了有權柄啟發國家文化的那個「長子」的地位,我們自己放棄了。我們所謂的「屬靈」就是完全不管 這些戲劇、不管這些常識,只會躲在教會里面「為主發光」,「你光我、我光你,光來光去」,但一出去又是暗的了,真是很可憐的現象,求主憐憫。

    聖靈引導我們乃是引導我們「全人」,他不是先透過你的靈作中保去管你的魂,再透過你的魂作中保加管理你的體﹔聖靈要我們全人順服他,把思想交在真理的范圍之中,把感情放在神的聖愛之中,把意志放在神的旨意之下,把行動跟在聖靈引導的方向之中,然后整個人在神的管理與聖靈引導之下過一個屬靈的生活,感謝上帝。「歸向真理的理性是靈性」,「歸向聖愛的感情是靈性」 ,「歸向神旨意的意志是靈性」,「歸向神所指定的方向的行為是靈性」,「歸向神的榮耀,整個身體給神作寶座,如此的正情正欲是靈性」,這樣,基督徒就不會過一個支離破碎、自 我欺騙還以為比別人有更高級的屬靈生活,那種虛假的宗教面具和自我分割叫「宗教人格分裂症」(religious schizophrenia )。

    我曾提到有一個三元論的領袖對我說,他不要他的孩子、孫子看到報紙上那些骯臟、色情的東西,所以他在報紙未給孩子看以前,先把那些東西剪掉,然后剩下比較好的給孩子看。我說:「你老人家很忙哦,你的剪刀也很重喔,每天要做好多工作,你的報紙很多洞。」他說「是啊」,我告訴他:「但是你沒 有剪以前你先看到了,你的孩子一定會問那洞里面的是什么?你以為剪掉了他就看不見了,其實那些洞已經提醒他,叫他到隔壁去找洞里面的來看。」他以為剪掉報紙上的色情、暴力那些不倫不類的邪惡東西后,他的報紙就很聖潔了,就叫 holy newspaper?我 看應該是 holey newspaper(有洞的報紙)!因為有many many holes 。孩子一定受好奇心的驅使想要到看看爸爸到底剪去了什么?你可以整份報紙讓他看,但是你先給他總原則 -- 「要懂得取舍,要懂得怎樣去了解,照神的旨意選擇應當看的」。你如果不這樣教導他,他長大了就容易變成一個精神分裂的基督徒, 屬靈的心理分裂!這是很可憐的情形。

三元論的始作俑者


    我們應好好思想三元論與那些比較容易心理分裂的和犯奸淫的人之問有什么關系,甚至作為一個神學題目來研究。三元論的思想已經普及全中國了!在中國大陸有許多人認為不走三元論就是異端,惟有三元論才合乎聖經。「三元論」的始作俑者不是倪柝聲,不是弟兄會,也不是那些特別的神秘主義者,乃是第一世紀基督教的大異端 -- 諾斯底主義 (Gnosticism )。他們認為救贖來自一種奧秘的智慧,并非基督在十字架上為人死而復活得來的。(這種智慧只給一種人叫「Gnostics 」),所以 Gnostics 就認為他們是全世界獨一的屬靈人。基督徒雖然很好,但基 督徒也不過是屬魂人﹔而猶太人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來滿足他們的私意,所以他們根本是屬體人。因此,諾斯底主義把人分成三類:屬魂的,屬體的,屬靈的。他們這種分法完全與聖經教訓相背。

    希臘哲學之所以走三元論,是受到柏拉圖思想的影響。柏拉圖認為思想管制感情,感情管制意志,他所講的「意志」是用性的行為、性的沖動作記號,而「理性」是以腦為代表。他按照人體的部位來看為什么自然把人的腦放在心的上方,為什么自然把心放在性及欲念之上﹔因為性的沖動是在腰間,所以腰是意志的中樞,心是感情的中樞,腦是理性的中樞。所以 一個真正偉大的人、真正快樂的人、真正智慧的人是真正幸福的人,因他以理智掌管感情,再以理智所管的情感去控制他的性欲,這種人是最高等的人。但這個希臘古典的思想沒有辦法把真正的答案提出來 -- 誰管理你的理性呢?他沒有講。所以,基督教的聖經所提出來的是偉大的不得了,羅馬書說「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這一節的意義是把基督徒從希臘對身體、對理性的錯誤觀念中拯救出來,讓基督徒站在一個超過蘇格拉底、超過柏拉圖或亞里士多德的觀點上,用神的道、神的靈引導我們認識最高的人生觀、人生哲學。所以羅馬書十二章1節:「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獻身常常成 為我們退修會最后一天的最高潮,其實這是作為基督徒最基礎的第一步。

    我講羅馬書的時候才發現聖經還有這么多偉大的道理是我過去不太明白的,我越講聖經,越感到自己不配傳講聖經﹔我越研究聖經,越發現歷世歷代許多的解經家所知道的還是太少。今天的教會不好好研究聖經,只注重感性的,教人怎么敬拜、感謝,教人怎么贊美。。。,贊美竟是教出來的?而解經卻不教,神學不教,對神的認識也不教。保羅告訴我們要教導人,勸勉人,責備人,警戒人(參:提后四:2),這些提醒我們做了多少?


全人全身都當榮耀神


    保羅說「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因為「死祭」已 結束了。摩西時代的五個祭都是死祭而沒有復活的祭,那些死祭不過是預表一個為我們死而復活的耶穌基督﹔那些死祭是影子,耶穌基督才是那影子所代表的實體。耶穌基督是真正有價值、有意義、在神旨意 中被預定的死,所以只有基督的死是神的旨意,基督的死是將「死」置之于死地的唯一的死!(The only death which is planned for the salvation in the eternal decree of the Creater is the death of Jesus Christ,the death of Christ is the only death which put death to death .)基督以外的死,都是罪的工價。所以基督死而復活,就結束了死祭,廢除了死,以后再也沒有死祭,只有活祭。誰是活祭呢?就是那些把身體獻上為主而活的人!他們真正知道「因為基督為我死,我就應當為這位為我死而復活的基督而活在這個世界上, 從此以后,我是向義活、向罪死﹔我是看自己如同已死的人,從死里面借著主復活的大能把自己再獻給上帝。神的靈拯救了我,我的身體,我的生命,我里面的情感、意志、理智、靈魂整個都屬于主。不是透過 理性作意志與感情的中保,不是用感情作理性與意志的中保,不是用意志做感情與肉身的中保﹔基督才是獨一的中保,聖靈是使我榮耀上帝、過成聖生活的那個中保。」

    基督是救贖的中保,聖靈是使人成聖的中保。上帝借著聖子拯救人,又借著聖靈引導人成聖﹔順服聖靈,在聖靈的引導之下過榮耀上帝的生活。人的正情正欲沒有得罪上帝,享受夫妻間的愛情,神很喜悅,因為他給人有正情正欲的權利。人可以盡量享受理性功能的發揮,思想各樣的問題,只要所想的都是為主 的緣故,所做的都是為了福音的緣故。盡量愛應當愛的、可以愛的,只要這愛是在聖潔和真理的范圍內。那么,我整個身體的運用都是為了主,我可以涉獵各樣的學間,可以讀各種不同的主義、學說,研究共產主義、存在主義、邏輯實証主義、研究新世紀運動都沒有錯,但最后都要証明神的道高過這一切。

    我們不要崇拜理性、以理性為上帝,也不要崇拜理性主義學者的論調,因為有罪的、墮落的頭腦所產生出來的思想不能成為我們的上帝﹔我們要把它帶到真理的啟示者 -- 上帝,聖經的主面前,讓他的光照耀,顯出理性己墮落的人產生出來的東西是何等的矛盾、錯謬。基督徒可以在真自由的中間享受主的引導,主若引導你去研究那些與基督教相背的東西,就去好好研究吧,然后運用它去幫助那些仍受捆綁的人。

    我盼望這些話可以改變基督徒對中國文化的了解,以及增進基督徒對中國學者的影響。我心里還有好多、好多的話很難講出來,因為那些話很容易被別人認為「不屬靈」。我這一生如果能夠每三年換一個題目、研究一個新的范圍,我會在三年內研究得很徹底,變成像專家一般。我不是開玩笑的,過去几年我研究中國瓷器,最近還研究一些中國古代的上帝觀,也研究一些西洋最好的作品里有什么東西,無論藝朮、建筑,甚至手表都研究。

    當你愿將一切的研究結果歸榮耀給上帝時,神就用他的靈引導你的理性,讓你所認知的、愛的、做的都能以一個軸心發射到四周產生改變,大有果效。親愛的弟兄姐妹,我盼望有基督徒的法律專家出來,有基督徒的政治家出來(不是只懂得做禮拜的政治家)﹔我盼望有基督徒的醫生出來,以神是身體的創造者、病理的掌管者、是賜下一切藥物在大自然的供應者,然后很有醫德的效法耶穌基督醫治被疾病捆綁的人,醫治被魔鬼轄制的人。我所說的「基督徒」不是只會做禮拜的那種,而是把神的道放在醫學界里面,把神的道放在政黨界、社會界為主發光的這種基督徒。

聖靈引導的超越性


    神在歷史中奇妙的引導是超過個人的。很多人只盼望主引導「我結婚的時候不要選錯人」,「我讀書的時候不要選錯科自」,「我畢業的時候不要選錯工作」,「我移民的時候不要選錯國家」(免得像一些人說聖靈引導他們到貝里斯,如今在那邊半死半活,做宣教中心也沒有力量,回來又怕羞,過去講「聖靈的引導」講得轟轟烈烈,現在好像沒什么作用),不是那樣的引導,求主給我們看清楚另外一個引導。基督徒裹足不前、在象牙塔中自鳴清高的時候,神還是全宇宙的主宰!


神超越人一切的意念、智慧


    「中國教會增長最快的時期,竟然是所有宣教士不能進中國的這四十年」,你聽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當宣教士被趕離開大陸以后這几十年,就是中國教會增長最快的几十年。我們要代表全中國教會的信徒感謝主帶領宣教士來到中國傳福音,但不要把宣教士的重要性代替了上帝的地位,否則你的信仰會發生問題,因為神可以在沒有人研究教會增長的情況之下,使沒有領袖的教會增長得比有領袖的教會更快。神的引導絕對是超過我們所想、所求的。

    馬丁路德提到 the hiddeness of God (神的隱藏性),別的神學家提到了 the hidden God (隱藏的神),Nicholas of Cuza (苦撒)也提到了 the hiddeness of another side of God(神隱藏的那一面),Karl Barth(巴特)提到 He is the wholly Other (他是全然不同的另外一位)。然而《韋敏斯德信仰告白》說:「凡是“道”所啟示的都是真實的」(十四章第二條)。它的意思就是:神怎樣,神對我們所啟示的也是怎樣,他在聖經中啟示的神就是他自己,在他與他的啟示之間,沒有詭詐、不誠實,沒有欺騙的成份。舉例來說,我今年是五十六歲,若我說四十六歲,那么你就因為我的啟示而認知我是四十六歲,但我本身和我對你啟示的歲數相差了十年,我就是故意欺騙你,使你認識的唐崇榮不是真正的唐崇榮。但《韋敏斯德信 仰告自》說「凡是“道”所啟示的都是真實的」,表示神和神自己所啟示出來的神原是同一位,他在啟示中間沒有不誠實的手段,沒有欺騙的成份﹔但是,他啟示的時候保留了一些他不愿意告訴我們的,因為時間還沒有到,過程中的啟示就沒有達到完全的地步,所以神也保留了一些我們現今不應明白或者不能明白的那些真理,「隱秘的事是屬耶和華我們神的﹔惟有明顯的事是永遠屬我們和我們子孫的,好叫我們遵行這律法上的一切話」(申廿九:29),這節經文表示上帝把我們所能知道有關于他的事情已告訴了我們,至于我們還不需知道、不可知道的,就沒有啟示下來。但是已經啟示出來的話語,就成為一切有關生命和敬虔所有的總和,我們所需要的都在里面。

    明白聖經不等于我們能完完全全了解神、像他對他自己的了解一樣,因為我們是被造而有限的,加上墮落的理性和每一個人的恩賜程度中有信心大小的分別,所以我們無法完全明白他。雖然如此,我們仍舊可以借著所啟示的聖經去明白一切有關生命與敬虔的道理。哥林多前書二章12節:「我們所領受的,并不是世上的靈,乃是從神來的靈,叫我們能知道神開恩賜給我們的事。」雖然永恆無限的神所啟示的與他自己的無限還有分別,雖然神所啟示出來的真理與我們所能了解、能解釋的還是有距離,但卻已經足夠成為我們一生一世關乎生命以及敬虔的道理所需要的內容總和了。為這個緣故,我們對聖經繼續求明白求長進,進到更正確了解聖經的地步,這是我們長進的過程。我們竭力追求認識耶和華,如鹿渴慕溪水一樣的地研讀上帝的話語,大大張口讓主充滿,讓主的話改變我們且繼續長成基督的身量。

    你們知道嗎?我越研究聖經,越傳講聖經,越發現還有太多東西是需要明白的。當馬肯沙吉爵士指揮「彌賽亞」四十年以后,他說他指揮了四十年不是驕傲,而是越來越覺得不配指揮這么偉大的音樂。在德國烏冷(Ulm )高一百六十一公尺的世界最高的禮拜堂,一顆原子彈就可以使它倒下去,但是原子彈從來不能把「彌賽亞」的音樂炸掉,因為炸掉了,那些會背的人又會寫出來,再炸毀、再寫出來。這是一個超過有形的藝朮,有形的藝朮是在無形的藝朮之下。

    當教會裹足不前,躲在象牙塔里自鳴清高,過一種與社會分離的生活時,神還是在引導歷史,因為如果要等到教會預備齊全、了解完整才開始動工的話,太慢了。為什么愛因斯坦要離開德國?為什么原子彈在德國研究,結果卻是美國先用?因為上帝給希特勒一個生發錯誤的心,許可他恨猶太人,所以最聰明的猶太思想家一定要搬到美國去,然后,從被希特勒趕走的猶太人中發明出原子彈來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你明白這意思嗎?神的引導不是單單在個人,更在整個文化界。為什么當阿拉伯被非洲許多知名的國家統治的時候,聖地以色列卻是由英國統治而非別國統治?為什么上帝叫韓德爾這個德國人離開德國到英國去,而當他在英國因為經濟困難、身體衰弱時,卻在聽見禮拜堂的鐘聲后,突然間改志從寫歌劇轉而寫神曲?在歷史上有許多奇妙的引導是超過基督徒所能了解的。基督徒不要只了解聖靈在自己身上的引導,更要明白神在整個宇宙中的引導。

    神暗中做工,神說:「你以為我工作的方式和你一樣嗎?」當你看月亮的時候,永遠只能看見月亮的一面,月亮的另外一面從來不會向地球上的人顯現,因為它沒有自轉,只有繞著太陽公轉,所以人只看得到月亮的這一面。同樣的,許多人所認識的上帝也只是他見到的這一面,其它那些屬于神的奧秘是人從來不知道的﹔但是聖經告訴我們,那獨行奇事的上帝絕對沒有錯誤。上帝是唯一有資格的「獨裁」者,因為只有他自己是絕對完全之真理的本體,除他以外,沒有真理﹔除他以外,沒有絕對者(只有被絕對化的非絕對者),他是絕對的絕對者本體,是絕對的完全者的本體,絕對的愛的本體,絕對的聖潔的本體。只有他是上帝,他是唯一有資格的獨裁者,所以他做的絕對沒有錯誤!獨行奇事的上帝,給人看見的一面和他背后的另一面都是他的本相。我們看不見的那一部份是什么?是奧秘!這奧秘和我們看得見的那一部份并不相背,且是整體合一的。從我們的認知功能來說,我們受自己的有限和罪的玷污,使我們的認知產生支離破碎的不完整,但是神超越了這一切,所以他敢說:「你們將誰與我相比,與我同等?」(賽四十六:5)

    為什么中國有几十年交給毛澤東統治呢?毛澤東是上帝反面的仆人,上帝利用他做了一些沒有人可以做的事,用他暴露出共產主義原來是那樣敗壞、泯滅人性、違背真理,使中國人到最后需要一個大絕望才能產生新的盼望。請你注意這個深奧的哲學 -- 「人若要產生新的盼望,他就需要從絕對的絕望開始」。好像你失戀了,你若不忘記她就很難再接納第二個,因你一直盼望見她,你就在不斷的希望中拒絕了其它的可能性,一面享受你的痛苦,一面回憶你的甘甜,就活在一個孤獨的存在主義者的存在覺悟里。可是,你存在的相對性是一個不實際的、是夢里面的相對性,不是位格際的、實際的相對性,所有可能的、更好的,你都拒絕不要了,結果是白了少年頭空悲切(那時你可能還是很英俊,卻是「老英俊」﹔你可能還 是很不錯,但是你已經很衰弱了),你已經失去了結婚的良機,因為你從來沒有絕望過,所以不能產生新的希望。同樣的,神要使中國人能夠對基督產生新的盼望,就要先讓他們對共產主義徹底絕望。

    我在美國開布道會的時候,台灣人來的不多,大陸人來的卻很多,因台灣人到美國去只是為旅游、找快樂,賺錢。。。不要找耶穌﹔而在美國的許多大陸學者卻思想「為什么馬克思這位最大的經濟哲學家的理論竟會使中國的經濟破產?為什么凡接受馬克思主義的一定導致經濟破產?」于是他們從絕望中思想,看看耶穌能不能救中國。我告訴你,當資本主義社會以自私的利害關系為出發點過生活時,我相信神在彼岸留下了七千個「未曾向巴力屈膝、親嘴」的人正等候著被神使用。如果台灣的中國人不自愛,神要把台灣丟掉很簡單,繁榮、富足、宴樂的生活沒有辦法拯救人,除非人痛哭悔改回到上帝面前求主赦免,并重新渴慕真理、尋求主面。

    今年是我第二十六年到台灣來。我親眼看見某些運動興起又衰落,興起又衰落。從一九七0年到一九九六年,我敢說我每次到台灣來都帶著對真理火熱的心情,我忠于神的道的心志從未稍減,因為是建立在道的基礎上,不是建立在感情的基礎上。我多次提醒台灣的教會,但你們不要聽,你們認為這些太平常了,「唐牧師沒有神跡奇事」、「唐牧師沒有異象異能」、「唐牧師沒有先知的功能,沒有什么特別的東西」,我告訴你,我有比那些更基本的、神所啟示的道,可以來引導台灣教會前面當走的路。你們從前要的是歐迪慈,他現今在哪里?你們要賽克,他現在在哪里?你們要靈恩派的運動家、要那些講預言的,他們現今在哪里?聖經說,他們既然敢奉耶和華的名說預言,如果沒有成就,你應當把他抓出來用石頭打死。你們心地寬宏,寬容各樣的人說:「一樣在主里面,我們都是弟兄姐妹。」誰跟你是弟兄姐妹?凡遵行天父旨意的,就是我的母親、我的兄弟、我的姐妹了。耶穌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唯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只要是奉基督的名,我們都彼此相愛嗎?這里留了一個大漏洞,使那些正確解經和隨便解經的人在一起成為一個虛假的、不是聖靈所賜的合一,只不過是一個外表的混雜罷了。上帝為什么許可毛澤東出來?為什么許可希特勒出來?為什么韓德爾在德國,上帝要把他搬到英國去?而在英國他住的房子附近就有德國禮拜堂,但他偏偏不去那邊,反而去參加英文的禮拜堂?為什么歷史上有這許多奇異的歷史事件呢?其背后都有一些上帝的奧秘,是超過人智慧的智慧,我們常常難以知道的。


神超越人類一切的文化


    有一個人禱告說:「求主賜福給唐牧師在中國人中間可以好好地做工作。」我很討厭這句話,因為一個神的仆人不能單單只為自己的民族做工。神興起我不是單單為中國人,所以我用印度尼西亞語講的道比用華語講的道更多﹔我在印度尼西亞的時候也對他們說:「我愛印尼,但我不是單為印度尼西亞﹔我愛中國,但我也不是單為中國。我要為我的主在全世界做工。」我們應該要有一種超脫民族主義的情操,我們才能作一個具有世界觀的基督徒,而非一個只有民族觀念的基督徒,求主幫助我們可以繼續不斷地在各地發展主的事工。

    有一個人曾經在台灣講:「不久之后,上帝一定叫大陸共產黨的政權倒台,因為神不許可無神論者站在座位上來抵擋他。」但几十年過去了,那個政權還存在。神若要那個政權五十年、一百年之后才倒下去,神有自由,神有絕對的主權﹔如果神要它立即倒台,十天也足夠了,不需要花很長時間。你看,上帝讓波蘭以十年的時間才打下共產黨,以十個月使東德共產黨倒台,以十個禮拜使捷克的共產主義垮台,以十天讓羅馬尼亞的共產主義垮台。十年,十月,十個禮拜,十天,你沒有注意到吧?這個世紀發生的各種事情,上帝在其中的引導和工作你沒有注意嗎?如果神還要把另外一個共產主義國家打下去,可能只會用十個鐘頭!

    上帝做事常常是讓人想象不到的。當人問耶穌:「這樣誰能得救呢?」耶穌沒有說「不必怕,大概一個月三千六百個」,耶穌的答案常常和人的觀念不一樣,他說:「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耶穌不給人想象中的答案,但他的答案永遠是在真理的范圍內。有一個人說他去見 Karl Barth 的時候,發現 Karl Barth 有一個特性,就是他從來不講 yes ,也從來不講 No ﹔因為他認為神是 the wholly Other (完全不同的另一位),所以他給人的也是完全不同的答案。所以當神把完全不同、超過我們所想所求所看所聽的恩典賜下來的時候,我們不要覺得奇怪。

    「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賽五十五:8),這一節聖經最基要的意思就是:神超過人的文化和哲學。整個文化總歸就是兩件事 -- 文化的內在是思想架構,外在是生活方式。神宣布這一句話,也就是說你要用神的道去批判你的文化,你的民族才有新的盼望﹔你若用你固有的文化來抵擋神的道,就是用腳踢刺。把這個原則看清楚了以后,再看神對個人的引導,如果上帝的引導和我的想法不一樣時,我離棄他嗎?如果上帝的答案和我所需要的答案完全不一樣時,我懷疑他嗎?如果上帝所給我的,和我所盼望得到的完全不一樣時,我埋怨他嗎?請注意,聖經提到了「反面的引導」,就是消極性的、破壞性的、反合性的(paradoxical)、沖突性的,與我們的觀念完全背道而馳的引導。我几乎沒有聽過任何一個講台講這些道理,后來我在聖經里發現的時候,我認為應當快快分享與眾人,使眾聖徒明白這個原則。

聖靈的反面引導


    有一次我在美國東部講道,有四十多位博士班畢業的青年,我請他們每一個人為感謝上帝講一段見証,他們就講「感謝主,我拿到了移民証」,「感謝主,上個月我的薪水增加了」,「感謝主,我媽媽的病好了」。。。。四十多人都講完了以后,我說:「我很難過,你們所有感謝的題目都是正面的,沒有人感謝反面的事情。難道主不醫治你的媽媽,你就不感謝了?如果主不給你加薪,你就不感謝了?這樣的感謝生活還是以自私為中心,以自我的利害關系作為出發點。你們中間竟然沒有一個人為在苦難中有神的旨意而感謝上帝,沒有一個人為遭遇疾病或危險來感謝上帝,大家都是為從危險脫離出來才感謝上帝。如果感恩的生活只是建立于正面的恩典和正面的引導,這是人的靈性危機。」他們感到很新鮮,所以他們要我講一些我的看法,我就開始講反面的事情。聖經的原則是從十字架進到冠冕,從死進到生命,從被鞭打、被審判進到稱義、進到完全得勝的地步,從受苦進到榮耀,那么,感謝就應該和這些連在一起。

    神的引導往往會先把你帶到死蔭的幽谷,然后等你走過了才能與主一同吃大菜,在「仇敵面前擺設筵席」﹔主要我們經過水火后才能進到丰盛之地。但我們內心的深處還是一個自私、不舍己的心態,所以我們一方面反對成功神學,而其實自己所要的就是成功神學。我曾說:「這一生我比較感到奇怪、懊悔的事情,就是為什么上帝還沒有把我放在監牢里。」我講道多次得罪當地的政府,勇敢地講話使很多政見不同的人恨死我了,卻到如今還沒機會進監牢。有一個人說:「你很盼望進去嗎?我就把你弄進去,很容易的。」我說:「你弄的我才不進去呢!可能你弄完了是你自己進去﹔神帶我進去我才進去。」 (也許神憐憫我太軟弱,所以還沒有給我太多反面的引導。)但當聖靈反面的引導來到時,我們要預備心感謝上帝。台灣比中國大陸好嗎?不!因為台灣的基督徒太軟弱了!所以免了過這場大災難,因為你們沒有預備心,不能承擔大難,所以共產主義沒有到這里來﹔而中國大陸的信徒被驗中了,他們比你們剛強,經過大難不但沒有衰退,反而增加几十倍。有時候我想,台灣的人進去培訓他們,夠不夠資格?我也感到自己不夠資格。

    我們以前常常禱告:「上帝啊,讓共產黨的門打開,福音的門在那里打開。。。」其實,福音的門從來沒有關過,所關的只是「方便」之門,福音的門如果關了,哪里還有人聽到福音,甚至可以在福音中繼續領受重生之道﹔許多人在這些年間能夠得救,就表示福音的門沒有關過,只是對外面方便的門關了。求主從共產黨逼迫之下的教會中興起人來培訓外面的人,雖然他們在神學基礎上有缺乏,我們在理論上比他們多,但在經歷上可能我們需要作他們的學生,所以我們不要驕傲。當神反面的引導來到時,要預備心為此感謝上帝并等候、順服他的引導,作一個優秀、成熟的神兒女。接下來,我們要舉几個例子,來看聖靈反面的引導。

    第一個例子,耶穌被聖靈引導至曠野。請問,聖 靈有沒有可能引導人去見魔鬼?聖靈把你帶到鬼那里去然后他就走了,讓你自己去見鬼,有沒有可能?有可能。馬太福音四章1節:「當時,耶穌被聖靈引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上帝的靈可能引導人去受試探,好像旅館的老板帶客人去見妓女嗎?我第一次讀這話的時候,我很不明白,不想讀下去了,我想聖靈的引導怎么會這樣?因為我們只有正面引導的觀念和成見。馬來西亞有一個會督對我說:「我在這里作會督這么久了,很多牧師常會對我說“感謝主,引導我到美國去”、“感謝主,我拿到加拿大移民証了”、“感謝主,引導我到澳洲去”。。。,為什么上帝很少引導人到非洲或阿拉伯?為什么都是引導人到美國、加拿大、澳洲這些比較好的地方去?」所以連牧師的心態都一樣,認為引導一定是到高尚的、繁華的、進步的地方。牧師走的時候講「為了兒女的前途,為了他們的學業,所以我求告主,主就引導了」。

    雅加達有一個年輕人,二十二歲就念完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這么高程度的大學,他是高材生,雖然個子矮矮像初中生的臉孔。他取得碩士學位回到印尼,我請他作見証的時候,他講的英文連英文教授都不及他好。他說他在讀書時,每周六沒有課就整天研究神學,周日做完禮拜后再繼續研究神學,而周一到周五就只好好讀書。我問他念些什么書?他就一口氣講了:Charles Hodge,Archibald Hodge,B B Warfield,Louis Berkhof,Van Ti1,Abraham Kuyper, Herman Bavinck。。。,這些人偉大的神學著作全讀完了。我告訴他:「如果這樣,神是預備你,可能要你作傳道,你預備吧。」他說:「我的生命屬于神、不屬于自己,愿神的旨意成就。」不久以后,我到美國去,他打電話來告訴我說他正在 Westmini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念書,又是top student 。我到費城去講道時,他來看我,我問:「你畢業后要回印度尼西亞嗎?或者你想留在美國?很多人一到美國就不要回去了。」他回答:「我不回印度尼西亞。」我很失望,「那你留在美國嗎?」「也不留在美國。」「你要到哪里去?」他答:「我清楚上帝引導我要到伊拉克去作傳道。」我很驚訝說:「你要到伊拉克去?」「是。」「你的經費在哪里?那邊有沒有教會?那是因教地區,你會被殺死,你這么年輕還沒結婚。。。」(他的母親把他送到美國,盼望他從最好的學校回來后能發大財,結果,聽到「作傳道」,哭了几天几夜,勸他,他說:「上帝的旨意要成就,媽媽,我要愛上帝過于愛?。」他的母親拿他沒有辦法)。后來他要畢業時,我問他:「你有沒有錢?你要加入哪一個差會去?你一個月需要多少?」他說:「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上帝會供應我的。」當時我口袋里有五百塊美金,我就放在他手里說:「這是神給你的第一筆錢。」他說:「唐牧師,我沒有奉獻做你的工作,你還給我錢?」我很受感動:「我已經等你几年回印度尼西亞在我的神學院教書了,但是主引導你到伊拉克,我雖非常愛才、惜才,但無論如何,我不能把所有的才干都放在自己的手下,我只能說讓主的旨意成全吧!愿神祝福你。」(后來我在教會講這個見証時,我不禁流下眼淚﹔講完后,有一個人奉獻兩千五百塊美金給這位青年。)后來,他寫信給我說:「我到這里來,住在回教徒中,生活習慣很不一樣,一個人也不認識。我開始學阿拉伯文,我每天聽到他們念經的聲音,嘗試和他們交朋友,他們也開始信任我,感謝主使我的阿拉伯文在三個月中進步很多。」我看到這個小小的孩子如此聰明,最好的青春時光,神叫他到伊拉克去,到那些殺害基督徒的人中間。有一天我的教會再有一個人說:「唐牧師,我要到土耳其,上帝引導我去土耳其。」我感謝主,看見有一些人真正尋求神的旨意,真正順服神的引導﹔他們已經預備了心領受反面的引導,不是發財、順利、平安的正面引導,而是「主啊,你要我去死,我就去死﹔你要我活,我就活,而無論是生是死,都要在我身上讓基督顯為大!」這是事奉的定義。

    當上帝的靈把耶穌引到曠野去(你若知道曠野的生活是如何的景況,你就了解那四十天是何等可怕的日子)耶穌在曠野中孤孤單單,他沒有離開,因為他知道這是聖靈的引導﹔他也沒有叫一些人跟他去。魔鬼試探他,經過試探苦煉后,他在苦難中顯明人性以致成為你我的榜樣,學習順從直到完全的地步。這是聖靈反面引導第一個例子。

    第二個例子,在人最成功的時候,聖靈會把人提去,讓人忽然間面對新的環境重頭開始嗎?會的。請看使徒行傳第八章,排利在撒瑪利亞大大興旺主工,傳揚福音。在許多人接受主以后,主的靈竟引導他到曠野里去,四周圍一個人也沒有 -- 「主啊,我在那邊開布道會千千萬萬人,在這里只有看見几條蛇,几只蟋蟀、蝗虫跳來跳去,我在這里做什么?」當他莫名其妙時,忽然聽見馬車的聲音 。。。,他看見有一個人坐在馬車里面,他知道聖靈引導了﹔那個人停下來,他跑上前問:「你所念的,你明白嗎?」 (那個人正在念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聖靈引導腓利到那里去做兩件事,第一件:使以后歷世歷代在解釋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的時候,一定解釋為受苦的基督。這是很重要的,因為如果腓利沒有去,沒有在解經上指點出「受苦基督之真義」的話,則教會對于這段聖經與基督受苦的關系,就沒有真正的了解。第二件:聖靈引導他離開最大的成就、最多的群眾,孤孤單單的在曠野,是要借著他的布道來產生非洲第一個基督教國家 -- 衣索匹亞,因為當初那個坐在馬車上的太監(衣索匹亞高官)信了耶穌。腓利指出以賽亞所預言的彌賽亞就是釘十字架的基督,他在聖靈啟示之下建立了這個總原則。非洲黑暗大陸有一批神的選民可以被彰顯出來,也就是因為那一次的引導。

    有時候上帝呼召你做轟轟烈烈的大工作,有時候上帝只有叫你改變另一個人的生命。章力生牧師曾對我講:「我這一生得過一個美國姐妹的幫助,而那次的幫助就是她一生被上帝使用唯一的一件有意義的事情。」他說有一個人把她請到印度尼西亞作宣教士,這個美國姐妹非常的單純,結果,這個把她請去印度尼西亞的傳道人(我不提名字〉把她關在一個房間里,不准別的教會請她,只准她在那個教會和那個學校教書,不可以到別的地方去,后來她就變成精神不正常,一生也荒廢了。但是在她還沒有完全崩潰時,寫了一封信把章力生介紹到美國的 Gordon Conrwell 去,她推荐他說:「他是教東方哲學最合適的老師,他知道一切有關東方哲學的事情。」于是后來章力生從瑪琅神學院到美國此校一面教書、一面讀書。章力生以「基督論」作他的論文題目,寫得很厚,使他的教授嚇了一跳,怎么會有這么夠分量的東西,他就在那邊擔任終身榮譽教授,一直教到今年(1996)一月十九號離世。他年老的時候會有一次堅持要親自送我到飛機場(我很不好意思),去機場途中,他和我談了很多神學的問題,我記得他有一句話說:「上帝用人不一定轟轟烈烈,有些轟轟烈烈的人結果羞辱主名。」像 Jim Bakker、Jimmy Swagger 那些電視布道家犯奸淫而進監牢,羞辱了主名。上帝許可一個人精神錯亂好像一生沒什么用,但是卻用她做了一件重要大事,這就叫「反面的引導」。當你在成功順利時卻突然間掉下來,你不要埋怨上帝,你要說「主啊,在這一刻,求你感動我,求你使義人通達,求你使我明白你的引導沒有錯誤,給我看見你旨意的焦點在哪里,你引導的中心和最后的目的是什么?愿榮耀歸給主。」這是第二個例子。

    第三個例子,上帝的靈可不可能攔阻人傳福音呢?當保羅要到庇推尼去的時候,神的靈禁止他。為什么聖靈攔阻人傳福音呢?直到有一天我讀到彼得前書第一章:「彼得寫信給那分散在本都、加拉太、加帕多家、亞西亞、庇推尼寄居的。。。。」我才明白因為神為保羅預備的工場不是庇推尼而是腓立比,是困難的外邦地帶。如果彼得跑到講希臘文的羅馬世界去的話,他很難應付雅典那些知識分子﹔如果保羅到庇推尼的話,那邊的程度不需要保羅這樣的人就可以應付了。所以主所做的,人不知道﹔是超過人所想所求所見的,是人心未曾想過的。感謝上帝!

    當許多反面的情形出現、許多消極的事產生時,你要說:「求主教導我俯伏下來,在困難中順服你,在消極的引導中仍然高舉你名,在一切的重擔中贊美你,因為你的引導不會錯。主啊,使我經過試探并得勝,我才能夠告訴人什么是“靠主得勝”的經驗。」求主幫助我們一生順服他的引導,以致我們不走錯路﹔順服主的引導,以致我們沒有占住別人的工場﹔順服主的引導,使我們能經歷苦難、試探而有得勝的經驗去幫助別人。你愿意如此學習嗎?

    今天這個神學講座,也成為一個很重要的培靈、很重要的觀念改變,以及對神整個計划的了解。神的工作超過我們的思想和經歷。那超自然的上帝是獨行奇事的上帝!你順服他的引導嗎?不只是到美國、加拿大去而已(當然,神也會引導人到這些地方),有時候,神是會引導人死在阿拉伯的!還可能引導人被關進監牢或是遇見很大很大的難處。。,無論如何,我們都要知道上帝所做的,是永遠不會有錯的!

第二章 - 聖靈藉聖道來引導第四章 - 聖靈全方位的引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