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聖靈論(二)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聖靈的引導 - 動力的生活》)

第一章 - 聖靈是動力的靈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經文●

加五:25

我們若是靠聖靈得生,就當靠聖靈行事。
 

●大綱●

前言 - 基督徒的特權

聖靈的內住與引導

勿以「現象」來判斷「本質」

「理性系統」與「靈性動力」

跟隨聖靈動力的引導

聖靈是焚燒、火熱的靈

聖火與凡火

聖靈是引導的靈
 


前言 - 基督徒的特權

聖靈的內住與引導


    每次提到「聖靈」時,我的心很嚴肅,也非常感謝上帝,因為聖靈是基督教與其它宗教一個很不同的地方。

    人有宗教性,也有文化性,宗教與文化是人對普 遍啟示內在與外在的反應,必然會產生出來對價值探索的一個基礎。

    人因為需要有價值觀的探索、有價值觀的系統,所以人一定要建立文化生活﹔另一方面,為了要建立永恆的價值觀,人也需要有一個宗教性的表達,有宗教系統的建立。文化與宗教有一個重疊的、共同牽涉的范圍 -- 道德問題。可是無論文化、無論宗教,都 沒有辦法提到關于「聖靈」的問題。除了真正成為神的兒女以外,沒有一個宗教有資格直接享受到三位一體第三個位格內住的特權。

    為什么在其它宗教里面沒有提到關于「聖靈的內住」和「聖靈的引導」呢?因為只有被聖靈感動而口 稱耶穌為主、被聖靈重生而領受神所賜之新生命的人,才有權柄、有資格得著聖靈的內住和聖靈的引導。為這個緣故,我們要為基督徒的特權感謝主。而撒但也就在這里下工夫使你對聖靈的觀念錯誤,對聖靈的認識曲解,對聖靈的教義模糊,對聖經里面所教導的許多重要名詞有錯誤的概念和解釋。


勿以「現象」來判斷「本質」


    今天有許多以聖靈之名建立的教會,其實正是對 聖靈和聖靈的恩賜最多誤解的教會﹔有許多專講聖靈的人,常常是對聖靈不明白的人。所以,今天要從「聖靈論」重新建立起正確的信仰和關系,這是一件 很重要也很艱難的事情,但這個艱難不成為我們畏懼的原因,反而成為我們被挑戰且要大膽行動的原因。

    在這個時代,太少人敢大膽更正對聖靈的錯誤觀念﹔相反的,卻有許多人把聖靈的「動性」和「動力」 用在那些因錯誤的觀念而產生的運動和活動中間,因為觀念錯誤了,所以他們整個的活動基礎都錯誤了。 從現象來看,這樣的教會似乎很有「靈活性」、「活動性」,有很大的發展可能,所以許多人就以為那是 聖靈帶來的復興,而代替了真正聖靈觀念中應有的果 子。相反的,許多有正統觀研究聖靈的人,卻在冷冰冰的教會中間用理論來教導人,而在「關系的建立」和「動性的應用」方面,沒有真正實際的行動去表現 出來。所以我有時感到教會有一道哭牆,這道哭牆是那些在神的感動之下看到教會的悲慘狀態而流下的眼淚,所建立起來的淚牆。在這道牆的兩邊,我們看見 有兩個很不協調的運動,雖然都是引用聖經相同的詞 句,但卻引出了不同的意義。為什么正統教會在萎縮?為什么有正確的神學觀念卻產生不了偉大的果 效?而為什么那些好像在發展中的教會,卻有很多錯 誤的觀念在其中呢?只因為它的擴張、數量的增加和類似復興的現象,我們就因此肯定那些就是真理嗎?又因為某些教會的萎縮,就使我們說他們沒有聖靈的引導嗎?

    當耶穌差遣七十個門徒到處傳道的時候,他們興奮地回來報告:「連撒但的權柄我們都勝過了,我們奉你的名趕鬼、醫病,我們制服了那惡者和它的差役。」但耶穌基督并沒有因此而快樂地說:「這就証 明你們被聖靈充滿了。」耶穌反而提醒他們:「然而,不要因鬼服了你們就歡喜,要因你們的名字記錄在天上歡喜」(路十:20),耶穌基督還說:「迦百農啊,你已經升到天上,將來必推下陰間」(路十:15)「因為在你們中間所行的異能若行在推羅、西頓,他 們早已披麻蒙灰,坐在地上悔改了」 (路十:13)。換 句話說,耶穌的布道與這些門徒布道回來的偉大報告 相比,好像他的工作比較沒有作為、沒有果效,然而,禍哉!那些以外貌定人的﹔禍哉!那些以現象定 教會的(參:約七:24﹔雅二:1、9)。今天的教會讓 我們哀哭的原因是:很多人只依表面上的現象就來斷 定聖靈的同在與否。我盼望這些信息可以深深引導你 們心靈的深處,以至于你們不會被時代現象所蒙蔽,因為在現象的背后,那本質是更重要的﹔在建造的下 面,那根基是更重要的﹔在速度的背后,那方向是更 重要的。如果方向錯誤,速度越快反而會離目標越遠﹔如果建造在破碎的或脆弱的根基上,則蓋得越高 就越產生不可收拾的后果﹔雖有偉大的現象,但如果 里面已經把本質放松或者投降、妥協,也是自找末 路。這些都是很可惜的事情。

    台北的捷運到今天還不能通車,這是中華民族的 一個大羞恥。從我們海外的華僑來看,貪官污吏的政 府沒有好好行事,沒有實在按著「忠信仁義」去做事。有人告訴我:「最低層的承包商還要賠錢,越高位的就越多把錢放在私人口袋里。」因為每根柱子的根基沒做好,偷工減料,所以會下陷,有的陷得多、 有的陷得少,等到捷運通車就變成一條不平的路了。 你若建私人房子,那是你家的事﹔但這是一條串連的路,這需要有同等的穩固根基,教會也是如此。

「理性系統」與「靈性動力」


    我很盼望東方的教會不要步西方教會的后塵,西方教會的沒落就是由于把神學太過理性化而忽略靈性 在理性中應有的地位,以至于偉大的理性系統沒有加 上靈性動力,使教會變成只有知識而沒有經歷。而東方教會就在西方的潮流中把自己出賣掉而不自知,被這些熱情和刺激感情的運動現象欺騙,就無法尋回聖經中那有根有基的真理作我們信仰的基礎。

    面對二十一世紀,我們的責任很大,今天在台上的我們已經不是年輕人了,對你們的寄望是再怎么苦口婆心也講不完的,內心的沉重、心靈里面的痛苦不知要如何向你們解釋出來,惟愿主的靈把我們沒有講 出來的能夠清楚地傳到你們的心里,使你們心靈深處所領受的是遠超過我們的字句和言語所能表達的。當二十一世紀來到的時候,我們盼望教會有更正確的觀念、更扎實的基礎,實實在在地秉持聖經原則來發展教會前面的道路。

    聖靈,是三位一體上帝的第三個位格,與聖父、 聖子是同自存、同永恆、同本質、同榮耀、同尊貴、 同工作、同有權威的一個位格。對聖靈與父、子之間的關系有認識不清楚的任何一個教派或教義,都會產 生混亂和不可收拾的后果,因此,我們應對聖靈有正 確的認識。

    聖靈被賜下來,為了榮耀耶穌基督﹔而借著基督、子,我們對父有正確的認識,因為聖經說:「從來沒有人看見神,只有在父懷里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 來。」(約一:18)這樣,認識子的關鍵在乎「靈」 認識父的關鍵在乎「子」﹔父差遣子下來把他的榮耀 彰顯出來,子差遣靈下來把他的榮耀彰顯出來。所以,我們透過聖靈認識聖子,又過聖子認識聖父, 因為父同子把聖靈賜下來,叫神的子女可以享受他的同在、他的真理和他的丰盛。

    父是生命的源頭,是光的源頭,是一切良善的源頭,一切良善的恩賜都是從眾光之父那里來的。而子是父對世界最大的賞賜,子同父把靈賜下來即成為父 與子對教會最大的賞賜。

    沒有一個宗教可以比基督教更完整地把神的工作提出來,因為他們連這位神是位怎樣的神都無法明白,他們在黑暗中摸索,借著普遍啟示中在他們心里 所殘留的一些痕跡(我說「痕跡」是因為人的罪已經破壞了對神真正形像的認知)要找回神到底是誰﹔而基督徒在特殊啟示中看見了神把自己顯現、啟示出來的奧秘。


跟隨聖靈動力的引導


    耶穌基督說:「因為我活著,你們也要活著」(約 十四:19),又說:「我在哪里,叫你們也在那里」(約十三:3)。當我二十二歲的時候,我講了一篇信息提到「活」,因主活而活,主在哪里、我們也在那里。我們今天若有主的生命才有像主的生活,因為主先把生命賜給我們,然后主才引導我們的生活。這樣,所謂「我活著,你們也要活著」、「我在哪里,叫你們 也在那里」,就是一個動性的跟隨者和動性的引導者之間的關系。

    賜生命的主活著,所以我們也活著﹔他又是引導我們的主,他在哪里,我們若順從他的靈,我們也會在那里。如此,一個真正跟隨主的人是非常敏感于主的引導方向,非常順服主在他身上的感動,非常愿意把自己生命的方向交給主,這樣的人是一個動力的信徒。我想很少人用這樣的講座題目,所以有一些人看 來看去就不知道我要講什么。你原先不知道的,盼望最后你聽完就明白了,因為主不會引導人越來越不明白,只會引導人越來越明白。

    「聖靈的引導與動力的生活」這個關系是清楚 的,神的靈引導我們的時候,我們就動了,我們動在 神的動力里面!我們活在神的活力里面!我們行在神的運行里面!在《聖靈與福音》那本書中,我提到「聖靈是動力的靈」(the dynamic Spirit),這是一個很 重要的觀念﹔我們心里面若很清楚地認識他,愿意順服他,這個正確的觀念和甘心的順服就會使我們在他的動力和感化中不斷被更新了。

    「隨世從俗」是造成封閉精神的緣由,「更新」是開放精神的基本因素以及動力的來源(Conformity is the basis of a closed system of mentality,transformation is the basis of a dynamic and open system of mentality.)。 凡是封閉系統的思想一定使民族文化退步,凡是敞開 的思想一定使文化進步。這個「動性」和「靜性」的分別,可以使一個民族變成越來越進步或者越來越退步、失敗、故步自封不能向前。

    開放系統雖然比較好,不過,「向誰開放」也是 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毛澤東說「向馬克思開放」,另 外一些人說「向杜威開放」,還有人說「向 Adam Smith開放」,但是中國還沒有出現真正呼喊「向耶穌開放」的政治領袖。我們要為國父是一個基督徒感謝上帝,但接下來的政治領袖和民族英雄向耶穌基督 偉大的真理開放的實在太少了。我們試過了馬克思、 試過了 Adam Smith 、試過了杜威,七0年代的美國 更有許多青年試過存在主義,把生命交給沙特等人,但是知識分子中很少人呼喊 Try Jesus !Try to open up to Him !(試耶穌看看,向他開放看看)

    日本因為明治維新的開放,才有今天的進步﹔因為明、清兩朝的封閉,中國在唐朝時雖是全世界最富 有的國家,但后來到了毛澤東時代,竟變成最窮的國 家之一,就是因為采取了封閉系統。今天我們要向誰 開放?向主開放!耶穌說「我在哪里,叫你們也在那里」、「我活著,你們也要活著」,這兩句話結合起 來就是一個有動力的生命,在聖靈引導之中順服,知道方向不肯放過,就緊緊跟隨的結果。

    當耶穌受審判的那個晚上,約翰緊緊跟隨耶穌, 彼得遠遠跟隨耶穌。彼得遠遠跟隨是因為顧慮太多了,他和約翰不同的地方是他有岳母,有岳母的人是 結過婚的人﹔而約翰緊緊跟隨,因為死了就算了,還沒有結婚嘛!許多人還沒有結婚以前說:「主啊,我奉獻給你」,但不久就奉獻給老婆了﹔本來是「主 啊,我一生一世為你而活、為你而死!」到最后,你的愛人在哪里,你就在那里,不是「主在哪里,你就在那里」。

    一九六二年我開一個「管教兒女和教導兒童」的 教育講座,講完了有一個人說:「講得非常好!想不 到一個二十二歲的人敢講這個題目,雖然講得這么好,我要等二十年以后,看看他怎樣管教他自己的孩子。」當時我還沒結婚,過了二十多年以后,這個人 對我說:「我看出來,你能講,你也真的去行了。」 為什么?因為主說:「我在哪里,信我的人也在那里。」


聖靈是焚燒、火熱的靈


    希伯來書十二章29節說上帝是 a consuming fire (烈火),他是生命的源頭,是「活的」,而且像火一 樣的靈活。研究過希臘哲學的人都知道,真正第一個 用 logos (道)這個字的不是約翰,而是公元前五世 紀希臘的一個哲學家 Heraclitus ,他說:「宇宙中有一個 Logos 繼續不斷的靈活運行著,但其本身是不變的,這個「不變」就是它本身是一直持續地在變動著。」(The only thing unchanged is the everlasting change of the logos itself.) 但這個「道」是誰呢?我 告訴你,他是「知其然卻不知其所以然」。所以當斯多亞派(Stoicism 〉再把Logos 提出來時,無論講得多深,仍然無法像約翰能把真正的「聖子道成肉身」的奧秘點破。Heraclitus 認為 Logos 就像靈火一樣地一直焚燒,你永遠沒有辦法止住它的靈動性,他說: 「你每一次經過那條河水的時候,不要以為明天你再 過去的還是同一條河,你從來沒有走過同樣的河第二次。」為什么呢?你說:「我昨天明明從岸的這邊走 到那邊,明明從這塊石頭踏過去的」,Heraclitus 說:「是的,你每天從這個石頭踏下去,但每天的水 是變動的,今天的水不是昨天的水,昨天的水不是前 天的水,所以永不重復,你絕對不會踏在那原有的水 之上。」所以這個動中有「不動」,不動中有「動」你以為不動的正在動,你以為動的其實沒有動。好像 火把正燒的時候,你給它拍照,拍一千張,你看每一 張都不一樣對不對?為什么?因為那火是「靈動性」 的,是正在活動的,你不可能拍到同樣的照片。你去 尼加拉瓜瀑布,同一個瀑布你一直拍,拍几千張照 片,你以為每一張都一樣,但其實每張一定是不一樣的,不相信你把它放大了看,越放大就越不同。為什么呢?因為水是一直變動的。

    上帝是烈火,英文翻譯成 consuming fire ,意思 是燒滅的火,是審判的火,是潔淨的火,是使人在其 中因他的忿怒而消滅的火。這個火的本身是很具有靈動性、威嚴性,并且是永遠不止息的,而聖經就用「火」預表聖靈。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是道成肉身,聖經說這「道」是什么呢?是「兩刃的劍」(來四:12)所以這是何等厲害、鋒利,何等有殺滅力。神的道像兩刃的利劍,神像烈火,神的靈是焚燒的靈。聖父是靈動性的,聖子是靈動性的,聖靈是靈動性的。而當教會死死板板的時候,誰要負責任?你認識你的上帝嗎?神是這么靈活的,是有動力的神。

    我相信我這一生是在神的動力中過生活。為這個 緣故,我敢講這個題目,因為「主的靈在哪里,那里 得以自由」(林后三:17)。但是,自由不是「我要做 什么就做什么」,那叫放縱、野蠻,叫做「豈有此 理」。自由是什么?當你知道那不對的時候,你就能 停止、不做,這才叫「自由」﹔當你知道那是真理的 時候,你有力量用動力的靈化成你真正的生活,這叫 做「自由」。「主的靈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 因為自由把真理行出來,因為自由把你心中的捆綁和錯誤的觀念解開。

    聖經中「自由」的動性和其中的丰富性絕對不像 我們普通觀念所知道的。有一次我在匹茲堡教會布道,突然間大家拍手,有一個人就說:「感謝上帝,我來美國七年了,今天才知道原來這個教會也有聖靈。」我問:「你怎么敢說這個教會有聖靈?」「從前 這個教會被綁死了,不敢拍手,現在主的靈在這里, 這是今天教會的一個大得勝 -- 敢拍手,所以有聖靈。」這么簡單嗎?把「聖靈在哪里,那里就有自由」 解釋成「拍手」 ,因為他原來的教會是一個拍手的教會,就認為不拍手的就不自由。如果這樣,沒有手的 人豈不永遠不得自由了?那觀念中的「自由」是被局限到那樣可憐的地步!

    今天的 Toronto Blessing 把狗叫的聲音也當作吼 叫的獅子,把那種「獅子」叫做「猶大支派的獅子」 為什么不叫「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 8),那種吼叫的獅子?為什么一定要視為「猶大支派的獅子」?因為他們觀念中已有「選擇性認知」 (selective perception ),所以無法自由地讓聖靈在他 心中工作。神在哪里、神的靈在哪里,神的道在哪里,那里就得到釋放,釋放什么?脫離錯誤的觀念! 所以我再講一次,你們禱告的時候不要再說「主啊, 幫助仆人把你的話“釋放”出來」,主的仆人怎么能 釋放主的話?只有主的話能釋放主的仆人!難道在他還沒有「釋放」以前,主的話被綁得半死,需要這個仆人把它脫開、它才能透氣?這是倪拆聲帶下來的錯誤觀念,使今天中國教會越屬靈的人禱告越不屬靈。 那絕不是聖經的話,聖經說:主的道不受捆綁、主的話使人眼睛明亮、主的話使義人通達、主的話使人明白律法、主的話使人心竅明白。。。,所以不是「我釋放主的話」,是「主的話釋放我」(如果你因為習慣了,不注意又再那樣禱告,我也只能說「父啊,赦免 他,因為他所做的不是故意的」〉。主的道永遠是自 由的!主的真理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所以一個 人要把真理帶到更自由的地步是不可能的。你看,一個錯誤傳了几十年,要改,改得這么辛苦,几十年了還改不來。但是,如果主的靈引導你,你感到實在明白,主使你覺悟,那你就改了,就自由了,這是主的靈做釋放工作,把你錯誤的觀念一個一個除掉,使你通達、開悟過來,感謝上帝!

    我們已經有几屆專講聖靈了,嚴格地說,沒有一 屆我滿意,因為每一屆都講得不夠。我們講「人 論」、「神論」、「救贖論」。。。,每一論都只講一 點點就結束了,但「聖靈論」我決定要講四次,這是 第二次,去年講「聖靈、禱告、復興」,今年講「聖靈的引導與動力的生活」,下一屆可能講「聖靈的洗 與聖靈充滿」,再下一屆要講「聖靈的聲音、良心的 聲音與撒但的聲音的分別」。當主耶穌基督應許以聖靈與火給聖徒們施洗的時候,你要記得不是聖靈作施 洗者,乃是基督作施洗者。約翰說:「那在我以后來的,能力原是比我更大。。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太三:11)所以施洗者是耶穌而不是約翰。這兩位施洗者在新約的開端出現,約翰用水給人施洗,是預表耶穌基督﹔而基督就是預表中的那實體,他的 來到乃是用聖靈與火給人施洗。因此,一個人受了聖靈的洗,在耶穌施洗的中間領受了聖靈的潔淨功用和火的焚燒以后,他能夠經歷大逼迫、大患難,經歷十字架重擔,他生命的動力和靈活性的力量不會衰退,反而越煉越丰盛,就像有人用油來澆火的時候,不但不會把火熄滅,反而會把火澆得更大。那些逼迫我們的人乃是自討羞辱、用腳踢刺,使我們的火熱更加興旺起來。

    保羅說:「殷勤不可懶惰。要心里火熱,常常服事主。」(羅十二:11)這些話即是動力生活的表現, 所以基督教不應該是死板、靜止的,基督教神學不應、 僅止于理智上的認識(cognitive understanding )而己,基督教的信仰應該是「靈活性」的、是「火熱」 的,因為焚燒的靈、神的火在我們心中。以利亞和以賽亞都是這樣的先知,甚至連神自己做工都不違背這個原則 -- 「萬軍之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賽九: 7,三十七:32)。然而,今天許多做主工的人,是「冷心」的不得了。我會手抓一條大蛇,才知道所謂「冷血動物」是這么冷,我感到冷,不是因為它的冷跑到我這里來,而是我的熱跑到它那里去(你不懂就去問物理老師)。

    上帝不用冷漠的人做事情,上帝用火熱的人做事情,上帝以風為使者,以火焰為仆役」(詩一0四:4﹔ 來一:7),這節聖經在舊約、新約都出現過。我感到 很驚奇,「火」是神的仆人,「風」是他的仆役,什 么意思呢?表示他們有「靈動性」,充滿活力與靈火的!我記得計志文牧師的信末祝詞常常不是祝「以馬內利」,而是祝「火熱愛主」、「真心愛主」、「永遠愛主」。。。,這几句很感動人。你在談戀愛時,如果你的愛很真,卻表現的冷冰冰,你的愛人會滿意嗎?不會吧!


聖火與凡火

    前几天我太太對我說:「沒有先得到你的同意, 我們家現在煮菜的油都換成橄欖油了,橄欖油的膽固醇最少,因為你有心臟問題,所以雖然貴好多,我仍決定以后用橄欖油做飯給你吃。」我說:「好吧,既然?已經決定了。」其實,聖經(摩西五經)早在三千五百年前就說在聖殿里面點燈的油一定要用橄欖油 (參:出二十七:20)(你看,人的科學再進步,也比聖 經遲了三千多年)。因為它油分中的雜質最少,所以點的燈是最聖潔的,神的聖殿要用最聖潔的油來點火。聖火是聖靈的動力點出來的火,不是由慘雜一大 堆雜質的油所點出的火,免得烏煙瘴氣充滿聖殿。我 們今天的事奉也是如此,我們需要那聖潔的靈火在我 們里面焚燒,好叫我們點出來的火的渣滓最少,瘴氣最少,玷污神的殿也最少。神有權用最純潔的油來預 表聖靈怎樣把聖潔的火點出來。今天在整個靈恩派運 動的現象和許多所謂很有發展的教會中,有許多運動到最后顯出他們的火有污穢在其中,不是聖潔的火, 是凡火。用聖火事奉上帝,是神的要求﹔用凡火事奉 上帝,會激起神的忿怒,亞倫的兩個兒子被按立作祭司的那天,上帝從天上降火把他們燒死,就是因為他們用凡火放在聖潔的祭壇上面(參:利十:1-2)

    為什么許多專講聖靈的傳道人竟會落在犯奸淫的 罪里面?為什么他們的生活和「色」、「財」的事件糾纏不清?他們很火熱、很感動人、很能激起人的感情,但那個「火」里面有許多慘雜,不是聖火。亞倫 是代表基督的第一任大祭司,發生這件事對他整個家 庭的榮譽來說是莫大的羞恥。如果唐崇榮牧師的兩個 孩子同一天被按立作牧師,也在同一天都被上帝打 死,你可以想象那天我請客請到一半,發現我的兩個 孩子都被上帝殺死了,我還有臉見人嗎?神說:「我不是為你的面子而活,你應當為我來活。」亞倫預表基督,但是亞倫的家教不行,沒有把聖潔的觀念好好 地傳給下一代,竟敢按立不敬畏上帝的后代來繼承他的工作,所以神說:「你的孩子把凡火放在祭壇上,我用聖火燒死他們。」上帝是烈火,有靈動性的,上帝不是開玩笑的,上帝是不可輕慢的,我們不能隨便玩弄上帝的恩典。

    許多如火如荼、轟轟烈烈的靈恩運動,在其背后 有沒有副作用?有沒有其它的慘雜呢?太多的慘雜了!愿主借著這樣的講座,使我們回到聖經的要求、聖經的原則。我告訴你,許多事可以模仿,但是聖潔 沒有辦法模仿。撒但可以用各樣看起來好像是「神跡 奇事」的現象來冒充聖靈的工作,撒但卻絕對沒有辦 法過聖潔的生活,因為這個動力的生活一定和聖靈的 本質 -- 聖潔 -- 連在一起。所以,聖靈的引導透過動力的生活就在聖潔的火里面燃燒了。從這個原則你 就可以慢慢分辨出是不是靈火、是不是聖火,是不是真的復興。

    如果有人說某某人很會講道,我想問他:「根據 你的原則,什么叫很會講道」?」如果你說:「這 個弟兄很愛主。」我就想問:「根據你的標准,什么 叫“愛主”?」如果有人對我說:「介紹你認識這位很屬靈的人。。。」我很想問他:「你明白什么叫“屬靈”嗎?你的定義是什么?」如果有人說某人的德文 很好,我要先問介紹的人自己懂不懂德文?如果他不懂德文,怎能知道別人的德文很好?印度尼西亞有很多人看見那些讀了德文一年的人就說他「德文很好」,你明 白我的意思嗎?

    有一次,一些很好的中國古董擺在那里展出,有一個假的,但是最好看的就是那個假的。宋朝的汝窯 瓷器看起來好像沒有什么,但是現在全世界所找到的 汝窯產品還不到一百個。如果今天有一個汝窯瓷器要 拍賣,倫敦、紐約的那些有錢人都會飛過去,花兩百 到三百萬美金買下來,因為汝窯瓷器的顏色是最美 的,但是不內行的人就看官窯比汝窯更美,而更不懂 的人看現在許多古哩古怪五顏六色的最美。當我站在那邊欣賞的時候,另外一個人指著那個最沒價值的東 西對我說:「這個是好東西!這個是好東西!」我心 想有沒有搞錯啊!這個是最便宜、最現代、最沒價值 的,他不懂還要教導別人。只因為他是紳仕、年紀 大,就值得人家尊重他的權威?所以許多時候有權威 的人一上台,權威的形像先把人嚇壞了一半,然后他就把自己以為懂而其實不懂的講出來,許多人也就跟他跑。

    什么叫「一九九五閏八月」?講這話的人如今在 哪里?為什么台灣這么多人受他影響?許多人在經過關鍵時刻后,才知道原來自己根本不懂聖經,還隨便 佩服那些自以為有權威的人。為什么他自稱「神的靈 在我身上」你就信他?為什么他自稱「我蒙上帝的啟 示」你就信他?恐怕你的啟示論有問題,你對聖經的 啟示原則完全不懂,隨便跟人家走。去年,我在第十屆的神學講座說:「閏八月沒事!」其實我是冒險講 的,因為我相信先知已經不存在了,但是先知功能還存在的,所以我一定要與撒但爭戰,求主給我力量, 把假先知顯明出來﹔經過考驗就知道誰是真先知、誰是假先知,那些說預言而不成就的人,你要把他抓出來用石頭打死,這是聖經的原則(參:申十八:20)

    今天教會講神的愛講得不徹底,行神的公義也行得不徹底,又常常亂講預言。其實真正最偉大的預言 就是宣揚「耶穌基督必定要再來」!那些告訴人們要過聖潔生活預備見他面的人,是講預言最重要的、有先知功能的,每一個基督徒都要照著聖經宣布:基督有一天要再來!很多人被聖靈引導到貝里斯 去了,現在他們在哪里?要把貝里斯當作世界宣教中心的人在哪里?當真先知與假先知見面的那一刻,是教會歷史中很重要、也很具危機性的一刻。

    這几年,我在你們中間不顧個人得失和生死,也不管利害關系,只愿勇敢地把台灣教會未來當走的路與基督徒應當持守的原則講出來,但你們聽進了多少?
 

聖靈是引導的靈


    我今天講這個題目和在別的地方講這個題目的內 容很不一樣,因為今天有主的靈特別引導。我對我的 同工說:「請你們原諒我許多時候改變計划。」有一 次我突然間受感動,要在五天里辦五個大聚會,而不 同的聚會有不同的需要,經費共需要几萬美金,我就組織了五個委員會為那五個聚會做事。那五天里面要 請四十個講員從世界各地來,負責四十張機票,負責 他們的住和交通,很龐大的費用(你們請我來講道太 便宜。許多人請我去布道,之后就留下一大堆錢,也不拿出來支持我們的工作)。聚會結束以后,我們開 了一個檢討會,弟兄姐妹說:「唐牧師,我們很辛 苦,但是我們很快樂。」我說:「感謝主,后面那句 話比較有意義。」我問:「你們辛苦什么呢?」他們 回答:「跟你做事很難,因為你跑很快,你突然要這樣做,我們就要這樣做﹔你突然要那樣做,我們就要 跟著那樣做。」我說:「如果你不要做的時候告訴 我,上帝馬上預備別人做。」他們說:「唐牧師,不 是那個意思,只是說很辛苦。」我就問:「你跟我比,誰比較辛苦?」他說:「當然你更辛苦。」「我有 沒有講辛苦?」「沒有講。」「所以請你也不必講。」 然后我安慰他:「好不好我講一句很誠實的話:你們跟我跑得辛苦,但沒有我跟主跑得辛苦那么大。」

    我的事奉從開始到現在都是同樣的原則 -- 主一 引導什么,我馬上就做,不能等,我知道「等」就是 犯罪。主的時刻到了,主的引導、感動和負擔放在我 身上的時候,我如果不做,誰做呢?如果現在不做, 什么時候做呢?若不是從這里開始做,從哪里開始呢?所以我一定要做,我一定要順服主!就這樣近四 十年來,我看見主的引導沒有一步錯。每次順服主的 引導開始一件工作時,多么艱難!多少人不明白!后 來過十年、二十年他們才明白為什么我當時要那樣做﹔我也不能等他們明白,因為等他們明白才做太 「民主」了,我要「主主」,不要「民主」。「主主」 是主作主,「民主」是「民作主」 ﹔教會要「主主」而 非「民主」,國家才需要「民主」。不過,不能隨便 自以為主引導你就叫別人跟你做,乃要用你的靈性、 你的事奉印証真的是主引導你,以后歷史再証明主的 引導是對的。感謝上帝!同工們聽了這些話,主的靈 感動他們,他們就說:「阿們!」我問他們:「后來錢夠嗎?」他們說:「感謝主,不但夠,還剩下一些。」我就叫他們拿去幫助其它的福音工作團體。我 一直看見神的工作何等奇妙,一步一步帶領我們這些 順服他的人。

    接著繼續講聖靈的引導。神造人成為「有靈的活 人」(創二:7),所以人成為一個活的魂,有靈性去接 觸、了解啟示,從其中明白真理﹔有德性去彰顯神的 榮耀、神的美德﹔有悟性去領會神的引導、光照和給 我們真理的啟發。但是,因為罪的緣故,我們的形像 中這些最偉大的本質都已經被蒙蔽了。所以馬丁路德 說:「當我們談上帝的形像」這個詞的時候,我們 是在談一件已經丟掉的東西。」我們根本不知道原來 的面目是什么,因而我們無從談起,因為那些早已經 失去了。另外,加爾文的觀念和傳統的改革宗都認為 這個形像、樣式是存在的,但是已經玷污了,已經面 目全非了,所以需要神的靈以聖經的道光照,使我們 看出神原先己放在我們里面的那些東西是什么,然后 我們才能借著基督救贖的功勞和聖靈的引導去找著它、恢復它。這樣,先得生命才有生活的開始﹔先有 生命的重生才有生活的重整,先有救贖動力在我們身上運行,才有聖靈引導﹔在我們身上的運行。「救贖動力」的運行先于「聖靈引導」的運行,所以聖父的工作就透過聖子的救贖工作、再透過聖靈引導的工作在人的身上成全,感謝上帝!

    按整個聖經的總原則來看,聖子在救贖的事上,是神與人中間唯一的中保﹔同樣,在這個救贖的成全過程中,聖靈賜下就成為聖徒能夠順從神的靈動引導 的中保。因此上帝借著基督救贖的功能臨到人身上,又借著聖靈大能運行在人身上,所以上帝不僅是拯救 人的上帝,也是在人里面運行的上帝﹔預備救恩的父使子成全了救恩,再讓靈施行救恩。

    靈動性的上帝借著基督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道 路,借著聖靈使人活過來,然后在走永生之路的時 候,他就引導人經歷各樣的患難、水火,最后進入丰盛之地。他是引導的靈,你看見沒有?基督徒是領受 生命的人,也是順從聖靈引導而生活的人﹔基督徒的 生命是從神而來的,生活也是從神的引導而來的。在 神的救贖里,人重生、得救﹔在神的引導里,人可以成聖,過一個順從主、跟隨主的得勝生活。所以基督 徒得救是一次,得勝是繼續不斷的﹔基督徒得新生命 是一次,靠聖靈行事是一生一世,因為「我們若是靠 聖靈得生,就當靠聖靈行事」 (加五:25)。你們因聖靈領受了生命,也順著聖靈明白上帝的旨意。順從聖 靈、體貼聖靈,就是生命和平安﹔你若不順從他而體 貼你身體的情欲,就是死亡的果子,「罪的工價乃是死」(羅六:23)。惟有上帝的恩賜在基督耶穌里面乃是永遠的生命、永生的地位,那種有永遠生命的生活是跟隨到死的。

    「得救」是一次,「得勝」是時時。靠聖靈行事是一生一世繼續不斷,每一天、每一秒、每一時刻要靠聖靈。基督徒不能以為自己可以一蹴即至、一勞永 逸,以為已經領受了神的生命就不順服他﹔基督徒應 當說:「我是被預定才得救的,但是我現在為了表示、顯出我是得救的人,我要恐懼戰兢做成得救的工夫。」基督徒雖然已經得救了,但是若要「得勝」 就要繼續不斷順服他,要付代價背十字架跟隨主,否則是自欺欺人,把神的靈動性誤解為靜止性的引導。 神的生命是充滿活力的源頭,且賜下活力的恩典,所以我們應該在靈活性的生活中來順服聖靈。求主幫助 我們過一個順服主、時刻敏感、覺察聖靈有新的引導 的生活。

    既然神是引導的神,那他會不會引導錯了然后再把我引回?他會不會引來引去常常改變呢?我們要弄清楚 -- 他從來沒有一次引導錯誤!當我十几歲的時 候,我東找西找,看哪一位是屬靈人,哪一位可以作我的榜樣?我發現那些變來變去的人不夠資格作教會領袖,因他今天這樣變、明天又那樣變。他說那是聖 靈引導的,那難道昨天的靈錯了嗎?或是你錯了?是 你不夠受他引導?如果你今天對了,那你明天就不必 變﹔若是你明天再變,是不是就表示今天聖靈錯了, 而明天他又對了?一個變來變去的人不應作領袖。有人若說:「這樣就不靈活了!永遠一樣豈不就是“靜止性”嗎?」告訴你,這里有一個很大的反合性 (paradoxical )真理:神的旨意是永恆的,是靜態的,是不變的﹔而神的引導卻是動態的,是繼續不斷變動的,而且沒有一次的變動是和永恆的旨意相違背的。你懂這中間的原則嗎?在永遠不變的旨意中間,沒有 影響變動的靈活性﹔而變動的靈活性中間,也沒有違 背不變的旨意。如此,這兩者調合的越美,就是你的靈性越像上帝的時候﹔如果這兩者越脫節,就是你越危險的時候。

    一個人在靈活性的中間自以為是聖靈的引導,但他所謂的靈活性卻常常和神的旨意有所抵觸的話,他所謂的靈活性其實是「不常性」、「不肯定性」、「不合真理性」、「不貫徹始終性」。神永遠不變的旨意是絕對的,但是在歷史過程中的引導卻是相對的,而在相對的引導中并不是反對神的意旨,只是在境遇 (context))中間有所變化卻不抵觸神的旨意。

    神的引導也是有個別差異的:神引導這個人結婚,卻引導那個人不結婚。神為何如此?對你來說,神安排你不結婚有他的美意﹔對他來說,如果不結婚對他不好,所以神就引導他結婚。你或許會說:「我 也很需要的,為什么主卻沒有安排。」但可能一段時間后,你會知道你不結婚比結婚好,因你現今在引導的過程中間難以看見整個情況。你順服、等候,如果 時間到了,你就會明白他的引導為什么會是這樣或那 樣。不論神引導人結不結婚,在神旨意中不變的地方仍是同樣的,就是不結婚的人為主過聖潔的生活,結 婚的人也要為主過聖潔的家庭生活。你明白嗎?神的 旨意同樣是要求聖潔的,引導卻是不同的 -- 因人而 異。對各民族的引導也不一樣,神引導中國教會的模 式和引導美國教會、非洲教會的模式是不一樣的,但是,無論是誰對聖靈的光照和引導必須順服的這個原則一定是相同的。

第二章 - 聖靈藉聖道來引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