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聖靈論(一)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聖靈、禱告、復興》)

第三章 - 聖靈與禱告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經文●

林前十四:14 - 19

我若用方言禱告,是我的靈禱告,但我的悟性沒有果效。這卻怎么樣呢?我要用靈禱告,也要用悟性禱告﹔我要用靈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不然,你用靈祝謝,那在座不通方言的人,既然不明白你的話,怎能在你感謝的時候說“阿們”呢?你感謝的固然是好,無奈不能造就別人。我感謝神,我說方言比你們眾人還多。但在教會中,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

 

●大綱●

舊約中的聖靈

施洗約翰身上的聖靈

五旬節降下的聖靈

得著能力為主作見証

真理與經歷的關系

聖靈的恩賜:方言

聖靈與禱告

用靈或用悟性禱告

 

    我在第一、第二講提到了「神論」與「聖靈論」這 中間的關系是不能分開的。第二講中特別強調「聖靈 就是真理」 ,因為「真理的聖靈」是一個很特殊、多 次出現的名稱。所以當教會在一個復興的運動中只注重經歷,不歸回聖道的原則的時候,那是一件危險的事情。相反的,當一個聖道的教育,或者神學的知識 脫離了依靠聖靈的主權來行動的時候,也是危險的事 情。所以真理與聖靈是不可分開的。專講真理而不降 服于聖靈引導之下的運動,是破壞教會真正復興的運 動﹔相反的,只重聖靈的經驗而沒有順服真理原則的運動,也是很可怕、有危機性的運動。

    我們應當有一種非常中肯、平衡而健全的對真理 的認識和對聖靈的順服,這樣,我們所求的復興就不是狂熱的、表面的、病態的復興,而是從里面、從生命的動能發出來的復興。因著聖靈的工作產生出來的復興,這種復興才有永恆的價值,這種復興是高舉基督,由神的真理支配、管理整個教會和每一個聖工人 員以及信徒的生命和生活。

    在前一講里我提到新派需要復興,福音派需要復興,靈恩派更需要復興 -- 因為他們現在的復興不是 真正的復興。當我們把神的道嚴謹正確地解釋而真正了解的時候,才發現我們所看到的表面復興與神要我們達到的真正復興相離非常的遙遠。在這一講,我們要思想:聖靈被賜下來是從舊約就已經應許的事情,借著新約,這個應許就成全了﹔并且要思想聖靈與禱告之間的關系,以配合「聖靈、禱告、復興」這整個的主題。

舊約中的聖靈


    聖靈賜下來,具體的歷史事實是在一次且不重復的五旬節那一天﹔但「賜下聖靈」是神在舊約中借著先知的教導,多次多方在文字、講話、教導之間已經 隱藏的一個應許。這個應許不但在舊約中賜下來,在舊約中也曾經有一些人暫時領受過這些特別的恩典,或者說在舊約某些歷史事件中,聖靈曾經降在一些人 身上,而這些人曾經在生命的過程中間某些片段的或 者特殊的時機里,領受了聖靈在他們身上。但是在舊 約的歷史中從來沒有一個人一生一世有聖靈內住在他 里面,未曾離開過他。為什么呢?因為那時聖靈還沒 賜下來。聖靈不過是應許要賜下的第三個位格,但是 聖靈還沒有真正降到人間,進到人心,住在人里面永 遠與人同在。

    舊約中聖靈的工作是短暫的、個案的、特殊的﹔ 當神要用一個人,有特殊任務在他身上的時候,神就 把聖靈賜下來,使這些人有特別的智慧、聰明。人們 可以從他們的生活、他們的辦事能力、他們的真誠和 工作精明的程度看見耶和華的靈在他身上。像約瑟, 在他的生活中有過這樣的印証和記錄﹔但以理也曾經 有過這樣的印証和記錄﹔在摩西建立會幕的時候、所 羅門建聖殿的時候,神的靈和智能降下在某一些人的 身上,使他們在雕刻、刺繡、建造會幕和聖殿的時候 有主的靈在他們身上。

    先知們領受啟示,把神的道記在文字的聖書上面 時,也都是受了聖靈特別的澆灌、膏抹。但是那些人 并不像新約的使徒和信徒,也不像我們這些新約的基 督徒,都已經承受了內住同在、直到永遠不離開我們的聖靈,這是何等奇妙、偉大的事!今天,如果基督徒沒有發現所領受的是舊約先知所盼望得著而沒有機 會得著的,你就不會看重自己寶貴的地位,你就還在自卑、幽暗的陰影中,因為你沒有覺悟到你所領受的 是遠超過別人的。

施洗約翰身上的聖靈


    新約開頭,為耶穌基督預備道路的就是施洗約 翰,他的生命超過舊約所有的先知,耶穌曾經作見証 說:「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 (太十一:11),耶穌又說:「眾先知和律法說預言,到約翰為止」(太十一:13)。把這兩句話合在一 起,我們聯想到的神學知識是什么呢?如果約翰是所 有婦人中間生出來最大的一位,沒有一個人大過他的 話,那么連耶穌都不比他大嗎?但如果這單是指舊約時期的話,就表示前無古人,表示舊約中沒有人比他 更大。

    為什么耶穌說施洗約翰比過去所有婦人生下來的 還大呢?原因為何?其中很重要的一個理由就是 -- 「全本聖經除了耶穌以外,約翰是唯一從母腹就被聖 靈充滿的人」。摩西沒有這樣的資格,亞伯拉罕沒有 這樣的經歷,以賽亞、耶利米、但以理、以西結這些 最偉大先知們也都沒有這樣的經歷,舊約絲毫沒有這 樣的記載。但是聖經告訴我們,施洗約翰從母腹里就 被聖靈充滿,這一點除了表示他的特殊性以外,也顯 明另外一個很重要的神學思想 -- 神的恩惠是優先于人的回應(the grace of God is prior to human response )。是因為我的條件夠好,所以他才拯救我 嗎?是因為我的反應蒙上帝悅納,所以他才充滿我 嗎?或是因為他的恩典先臨到我,以至于改變我成為 一個合神心意的人?

    當雅各和以掃還沒生出時,神說:「雅各是我所 愛的,以掃是我所惡的」(羅九:13),這是在雅各和 以掃有任何行動可能產生出來之前,神就已經說的話。這樣,這位說話的上帝要顯明他的恩典不在乎人 的行為,他的恩典乃是優先于人所能對他產生的反 應。不但如此,乃是他的恩典決定、支配、影響、改變人,使人產生了對他正當而正確的反應。這是福音 派正統神學思想、里面一個很重要的思想,但是今天許多福音派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所信的福音內涵的本質是什么,很可惜!

    我們繼續來看施洗約翰,他生下來時,已經帶著 一個從母腹就被聖靈充滿的特殊生命,這是聖靈充滿 生下的一個嬰孩。雖然如此,耶穌為了避免人對解經的錯誤,避免人對這句話的誤會,耶穌馬上講一句話:「然而天國里最小的比他還大」,這就表示:無論我們多么偉大,都不可以自以為太厲害,因為還有更偉大的。

    當耶穌說完「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興起來大 過施洗約翰」,馬上又說天國里的每一個都比他更 大。天國里面最小的比他更大,那是什么意思?回到 總原則,在前一講中我提到,了解聖經不能只靠「以 經解經」,以為用一節去解另外一節就是明白聖經 了!應當要從聖經的總原則來處理每一節,從總體的 旨意來明白每一節的意思,這樣就可以免去許多的差 錯了。

    「天國里最小的比他還大」,什么意思呢?施洗 約翰是在耶穌受死、復活、升天、降下聖靈以前的時 候領受了這一個恩典﹔但是,當五旬節聖靈賜下來以 后,那些在聖靈感動之下因真道來認識基督的死與復 活,因口里承認、心里相信這福音的見証,領受聖靈重生的人所領受的是聖靈永遠的內住、印証、同在, 不再離開的恩典,這個恩典就比舊約時期最后、最大 的恩典還更大﹔所以天國里面最小的比他還更大,因 為他是婦人所生最大的,而我們是靈所生的。肉身生 的是肉身,靈生的就是靈,這是約翰福音第三章很清 楚看見的一個分界點。
 

五旬節降下的聖靈


    接下來我們要思想五旬節聖靈降下這一件偉大的 事件。這是在耶穌升天十日以后所發生的。聖靈降下 的歷史事實,是唯一也是不再重復的。為了這個唯一的、歷史性的、不再重復的事件,耶穌吩咐門徒說: 「你們要在耶路撒冷等候」、「你們要在那里禱告」 禱告什么呢?到「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 著能力。」門徒就回到耶路撒冷禱告,禱告到第十天 五旬節的時候,聖靈就降在他們身上。這是歷史上唯 一的、不再重復的、實實在在的歷史事件。

    父上帝對人類最大的恩賜,就是將他的獨生子賜 給我們﹔而這位上帝和已經成全救贖的耶穌基督,對 教會最大的恩賜就是「賜下聖靈」。你發現了嗎?這 是非常寶貴奇妙的,超過人間所有的學說和世界上所 有的思想形態。你看馬克思、黑格爾、祁克果的書 時,你發現詞句很艱難、邏輯很強、詞句很長、意義 很深,但終究是 pointless、不知所云,不知指到哪兒,不知道方向。神的道卻非如此!

得著能力為主作見証


    聖靈在五旬節降下,是神在舊約中多次多方的應 許應驗的日子,聖靈果真在歷史中具體彰顯出來了! 這是歷史性的,是只此一次永遠不再重復的。而在這 一次賜下聖靈之前,基督曾經吩咐門徒們在耶路撒冷 等候,叫他們先不要出去,直到領受聖靈才出去。今 天每一個傳道人需要重新深刻地反省這事,需要很嚴 肅地思想其中的意義,就是:你先不要出去傳道。 「去到普天下」是主吩咐的,但是主說:「先不要去,你要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聖靈降在你們身上,你們 得著能力才作見証。」

    「去」、「留」的問題是今天傳道人還未開始聖工 以前、還沒有開始執行我們被差派宣揚真理的任務以 前,一個很重要的課題。一個人如果在這個問題上沒 有弄清楚就出去了,馬上就是失敗的開始﹔但,如果 他只是一直「留」,卻都不「去」,也是失敗。留到 一個地步,等到他要我們出去的時候再去,那就是成 功的開始。「成功」、「失敗」的關鍵在乎你去以前, 是不是等候聖靈降臨在你身上,能力充滿你之后才出 去。如果不是的話,你別以為可以用各樣現在所謂靈 恩派的運動就可以替代真正的復興。 耶穌基督說你們先不要去,要等,直到聖靈降在 你們身上,然后你們就必得著能力,可以「醫治疾 病」嗎?不!就必得著能力可以「作我的見証」!見 証基督十字架的福音,見証基督的死與復活。耶穌是 說:「你們是我的見証」,而不是說:「你們講我 的見証」。今天我們提到「見証」,馬上想到就是用 「講」的,而且講的內容都是人的經歷。你看到教會 已經敗壞到一個地步,每次用最偉大的字句時,都有 錯誤的觀念在背后支持。所以我們需要真正的、在聖 靈光照之下的悟性。 一提到作見証,人有兩個觀念就來了,第一,他 正在講一些東西﹔第二,正在講他的經歷。所以「講 經歷」就變成了「作見証」的代名詞,但聖經里面的意思原來不是這樣。You are my witnesses -- 你們 「是」我的見証 -- 你們就成了我的見証。不是講一 些我們經歷的事情就叫「作見証」,也不是做一些什么事就是「作見証」("to be" my witnesses ,不是 "to say",也不是 "to do")。這個 to be 是位份的問題,是 一個人改變以后,神的能力充滿你,使你成為一個有 神的印証的人。這個人所講出來、做出來的,就符合 基督的死與復活的大能,活出生命的改變和救贖的內 容。所以,「你們要等候,當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的 時候,你們就必得著能力,成為我的見証人」。「能 力」裝備好才出去,不是一個學位袍套在你身上就可 以出去,這是傳統神學教育需要再反省的。我們栽培、訓練、造就的結果,不單單是一種知識上或學朮 上的成就,更重要的乃是使他有神的能力,并且是能 力與智慧兼備,悟性、真理和聖靈并存,這個人出去 就使教會復興起來了。

    復興真正的意義是什么?根據聖經的原則,復興 到底要做什么?我們要達到的是怎樣的復興?是不是 像那些看起來有很多的果子,但是對真理的內容亂 講,那么不負責任、那么偏差的復興呢?不是!我們 一定要回到神的真道的總原則,在神真理的根基上扎實到不動搖的、真正有盼望的和真正有基礎的復興。下一講我們會繼續詳細探討這個問題。

    現在我們要繼續看五旬節聖靈降下這件事。當聖 靈賜下來的時候,這就表示神對于選民,或者對于耶 穌基督的身體 -- 也就是教會 -- 他旨意的焦點所要做的工作了。聖靈賜下來要裝備、要成全聖徒,要堅 固我們的信仰﹔聖靈賜下來要與我們同在,使我們變 成很健壯、健全、丰富、充實、實在能夠作神的見証人的基督徒,這樣的一種復興才是真的。

    聖靈賜下來的時候,他們經歷到了許多外面的現 象,這些現象沒有必要重復,而且聖經也實實在在告 訴我們,許多現象沒有重復。當五旬節那一天聖靈賜 下來時,有大風在那里吹,有很大的聲音在那里響, 有舌頭如同火焰降在各人的頭上,他們都講起別國的 話來。請問,這些現象是不是今天許多靈恩派的人要 求重復的呢?連他們都不要求重復!因為他們知道這 是一件很特別的事情,這是僅有一次、不再重復的一 個具體的歷史事件。那是神聖靈降下來的時候很特殊 的現象,正像當年律法賜下來的時候,在西乃山上有 「火焰、密云、黑暗、暴風、角聲與說話的聲音」(來 十二:18)這些的現象不再重復。照樣,聖靈降下來的 那一天有很特別的情形,那一天有很大的響聲,有很 大的風吹過去,有火焰如同舌頭降臨在人的身上,那 一百二十個人就在五旬節的那一天領受了所應許的聖 靈。

    我如果問你:「五旬節那天有多少人領受聖 靈?」你們很多人馬上回答一百二十個人。不!是三 千一百二十個人!因為那一天領受了聖靈的一百二十 個人去作見証的結果,同一天馬上又有三千人受洗領 受了所應許的聖靈。前面的一百二十個人領受聖靈的 時候,有超自然的現象臨到他們的身上,但后面的三千個沒有這些超自然的現象﹔可見,即使在聖靈賜下 來的這一天,這兩批人的經驗也不一樣。所以沒有一 個人可以說:「因為我領受聖靈的時候發生了這樣的 事,所以你領受聖靈也要發生這樣的事。」更沒有一個人有資格把這個再轉過來說:「因為你沒有領受這 樣的事,所以你沒有領受聖靈。」你明白這個意思 嗎?我不開玩笑的,我很嚴謹地講道、我很嚴謹地思 想,所以我有資格要求你們很嚴謹的聽道、很嚴謹地明白。因為我講道不是討你的喜悅,不是看你的反應,我講道是要看神借著我所傳的,在這個時代要興 起多少人來明白他的真理。

    當第一次聖靈降臨的那一天,兩批人共三千一百 二十個人就成為教會第一批的基督徒。而這一批里面 當然以這一百二十個人是比較重要的領袖,其它的人 就成為擴散福音、傳講上帝的道到全世界的動力的開 始。雖然這兩批人的經歷很不一樣,但兩批人都領受 聖靈、都得救了。并不是「因為你沒有經歷這樣的事,所以你沒有領受聖靈」,因為聖經的原則是: 「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那么誰滅亡呢? 「不信的必 被定罪」 !「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 (可十六:16〉。請問一個人得救是因為信或者是因為 受洗呢?一個人滅亡是因為不信呢?或是因為不受洗呢?不信的就必定罪,信而受洗就必得救。如果你轉 過來,變成我信而受洗就得救,所以你若不信不受洗 就不得救,因為你不受洗等于你不信,所以你若不受 洗就不得救,對不對?一轉過來的時候,很多漏洞就出來了。因為聖經的解釋必須注意「重點、次序和 關系」,這是很重要的三個原則 --

第一,整個聖經的重點在哪里?

第二,重點與重點之間的次序怎么排列?

第三,重點與其它的重點、次要點之間,除了主、次的關系之外,還有什么樣的關系?


    如果這三個原則沒有弄清楚的話,你可能把次要 當作重要、把重要當作次要,把先的當作后的、把后 的當作先的,把末的當作首的、把首的當作末的,你 就違背了孔子老早就明白的道理 -- 知所先后,則近 道矣。那些普遍啟示中間的智慧人士都比這些所謂基 督徒更聰明。今天教會許多人很喜歡拿這句「上帝揀 選了我們這些愚拙的」來自我安慰,所以就不再追 求。常常愚拙吧! 愚拙到底吧!將錯就錯吧!反正上 帝揀選愚拙的。不!這句話后面有另外一句 -- 「要叫智慧人羞愧」(參:林前一:27)!我們只說「上帝揀選愚拙的」,下面那一句卻不講究,結果就叫智慧的人輕看,而不是羞愧。

    今天你發現,外面有智慧的人都尊重聖經,卻輕 看基督徒﹔他們都知道聖經是偉大的書,卻看基督徒 是胡涂的人﹔都知道有一本聖經是應當感到很寶貝 的,卻看教會是渣滓。為什么呢?因為我們讀經的時 候,重點、次序和關系沒有抓到。神說:「我揀選愚 拙的」,可是你有沒有叫智慧的羞愧呢?神說:「我 揀選軟弱的」,可是你有沒有叫剛強的羞愧呢?若是 沒有,你自稱蒙揀選并以此驕傲,豈不是同猶太人一 樣嗎?自以為有律法卻不遵行律法,先知被差派來吩 咐他們、追討他們違背律法的罪時,反而被他們殺 死﹔有律法而不行律法,蒙先知責備卻殺死先知。把 外邦人當作狗,把自己當作比別人更高一等的那種傲 慢、無恥、自高自大,那種宗教絕對性、絕對化的狂 熱是多么的可怕。求主可憐我們、幫助我們,使我們謹慎地作一個真正的基督徒。

    我真是很不愿意、很不得己講出一些心里面很沉 重的話:我們正面對二十世紀快要結束的時候,基督 教在世界上的貢獻也已經慢慢被打入冷宮﹔基督教講 的話,已經被人當作是譏笑的話語﹔基督教所留下來 的,不過是歷史的古跡﹔基督教最偉大的建筑只不過 是游客必經之地,到里面去拍照片,而不是在里面敬 拜上帝。我們怎么可以讓這樣的情形下去呢?我發現 有一些人大發熱心,好像復興己來到,可是你深入研 究他們中間最高的思想家、他們中間最大影響力的頭 腦時,就會發現他們的悟性還沒有被聖靈光照,他們 對聖經真理的了解是膚淺又雜亂無章的,且充滿錯誤 的強解聖經。我們很可憐,我們真正需要復興,但不 是去跟隨那些所謂「復興」的復興,而是要回到聖經 要求的復興。

    我絕對不是想到世界各地去告訴人我也會講道、 我有影響力,我是因為從內心察覺、看到這世界和教 會的敗壞以及前面可怕的危機,不得不說一些警世之 言,要把人帶回到聖經的原則里面,這是我一生一世 的責任。除了布道以外,我的負擔是神學,因為神學 要往下扎根,布道要向上結果。我對這兩樣的負擔是 非常重的,所以港九培靈會那樣重要的聚會,我沒答 應去講,因為我的負擔不在培靈。許多人的靈越培越 胖,結果胖到一個地步,因為太重就不再去傳福音 了!就作一個自我享受、欣賞培靈講章的專家。許多 人的靈越培越胖,胖到一個地步就每天打瞌睡,只等 更好的培靈家來的時候,再醒過來聽。許多人的靈越 培越胖,胖到一個地步不能進窄門。我對這樣的培靈 沒有負擔,我認為真正的培靈,是借著對神真理悟性 的認識,加上對罪人靈魂的愛心,結合起來,自我在 神的道里面,繼續效法、繼續犧牲自己、繼續長進的 培靈,這樣的培靈才是真的。求主把這些富有革命性 的話語放在我們的心中,賜給我們愿意悔改的心,回到主的面前。


真理與經歷的關系


    我們提到了五旬節的重要性以外,請大家再注意經歷和真理之間的關系。請注意下面的几句話:「真 理超越經歷」,「真理要支配、管制經歷」 「真理要審判經歷」。這些重要的原則如果沒有抓 到的話,所有的復興都是以經驗為中心、向經驗低頭、出賣真理的復興,這是很可怕的事情。所以我們 要特別注意這三個原則:
 

第一,真理超越經歷


    為什么說真理是超越經歷的呢?因為神的道是神 自己以外最大的一件事,換句話說,上帝使他的話大 過萬有、大過諸天,上帝的道是永存的。而被造之物 -- 包括有神形像、樣式的人,也不過是一個應當遵 行上帝的道、遵行神的旨意才能進到永恆的位格。因此,耶穌說,不要以為凡稱呼主啊、主啊的人都可以進天國,唯獨那些遵行上帝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參:太七:21)。所以,我們理當服在神的旨意和所啟示的 道下面。道比我們更大!因為道比我們更大,所以沒有一個人有資格根據他的經歷來教導別人﹔而且當他的經歷和道的原則相違背的時候,人不可以順服人所 教導的經歷,因為神的道是超越經歷的。


第二,神的道要引導、支配、管理人的經歷


    當我們發現自己所做的、所經驗的東西與神的道 不一樣的時候,怎么辦呢?我們要讓主的道來管理、 引導我們。上帝的道高過我們。 在印度尼西亞有一些的教會,我不提它的名字,他們有 一個習慣,照使徒行傳第一章的例子:「要等候父所 應許的」﹔所以他們就在每一年聖靈降臨節以前都有十天的禁食禱告,禱告求什么呢?求聖靈降臨。過了几十年以后,去年我就問他們:

    「今年你求他來,他來了沒有?」
    「來了啊!聖靈降臨節的時候他來了」
    「那明年呢?」
    「他再來!」
    「今年來、明年來,中間是什么時候他跑掉了?」
    「我們怎么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他們以為這種作法是根據聖經的,所以每一年就 像當年的門徒們一樣,在五旬節前十天他們在那里禱 告求聖靈降臨大大充滿他們,每一年都這樣做。我問 他:「他今年來、明年再來,請問,他在你教會一共 來了几次?來了又走,他走的時候是不是請假了呢? 一次請假多久?是不是你請他來,聖靈降臨節他來 了,來了几個月之后,他說:對不起,我有事要離 開!等五旬節到了,你們再趕緊請他回來?」他們的 一個教會領袖對我說:「你這么一問,我才醒過來。 我做這件事已經几十年了,請你告訴我應當怎樣行?」

    五旬節是一次歷史性的、永不重復的事情。按照 上帝給教會的應許,聖靈從天上降下在一群人的身 上,這在歷史上到底有几次?只有一次!這就很像上 帝把他的兒子耶穌基督差到世界上來,為人的緣故,他道成肉身,在肉身中間定了罪案,以后親身挂在木 頭上,為我們的罪被釘死,被父上帝所棄絕,以至于他大聲呼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么離棄我?」被父棄絕,在十字架上為我們受咒詛,流血而 死,這個受難的經驗有几次?只有一次!為什么摩西 第一次擊打學石的時候,水流出來,第二次打的時候 上帝向他發脾氣?因為「磐石裂開」表明基督的受 難,就是義的代替不義的,這是不能重復的,只能一 次。所以當他第二次打的時候,在預表「基督一次受 難」的事情上,違背了神旨意的原則,所以摩西自己 就要受刑罰。基督一次賜下,一次道成肉身,一次釘十字架,一次就成全了神永遠的救贖計划,不可以重復。照樣,聖靈降下來建立教會也是一次,不能重復。

    奇怪的是:基督是在兩千年前死、兩千年前復活 的,但我們與基督同死、與基督同活,是在我生命里 面的某一個時刻發生的(也就是他再來與我同死一 次),或是我跑回二千年前那個時刻與他同死呢?到 底是我們都跑回去兩千年前與他同死同活呢?還是基 督再來與我們同死同活呢?

    這就是改教家馬丁路德和加爾文拒絕天主教行彌 撒的原因,因為當天主教行彌撒的時候,他們說: 「這是基督的身體、基督的寶血,這是基督為我們死,今天我們領受他的身體。」但,馬丁路德說: 「不是!基督的身體是“同在”,而不是“在那里”。」可是,耶穌基督自己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 們擘開。」一個愛爾蘭的神學家說,當耶穌說「這是 我的身體,為你們擘開」時,他的身體并沒有擘開, 被擘開的是餅,所以這個餅不等于是基督的身體。你 如果認為聖經凡是說「是」的地方就是「是」,那么, 耶穌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擘開」,難道 就真的把他的肉體擘開在我們眼前嗎?那一個神學家 對我說,若是這樣,當耶穌說「我“是”葡萄樹」時, 難道他就變成一棵葡萄樹?他說「我“是”門」時, 難道他就變成一個門了?所以,當耶穌基督說「這是 我的身體」的時候,他的身體并不在餅里,他的身體是在桌子的旁邊正在施行擘餅的儀式。

    談這些跟剛才講的聖靈論有什么關系呢?請你注 意,基督一次受害,是義的代替不義的、沒有罪的代 替有罪的,他為我們成為罪,使我們藉他成為義。這 件代替的工作是他一次在歷史上做成,是沒有重復 的。而在我身上的經歷,是有一位把我帶回到耶穌的死,與他同死、與他同活。那一位是超時間、超空間的,那一位是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那 一位是充滿愛的,是神賜下要建立教會、成為教會恩賜的賜恩者,那一位是誰呢?就是聖靈!只有超時間、超空間的聖靈才能把我們帶回耶穌基督的死與復活。

    是不是在我與主同死同活的那一天,基督再死再活一次呢?不是!馬丁路德說,天主教的彌撒認為基督在那里又再死一次、再活一次,這無形中就是褻瀆耶穌基督,因為基督的死只有一次,不重復的。而我與主同死同活乃是聖靈把我帶到超空間、超時間的功效里面,使我與歷史中基督的死聯合在一起,與基督的復活聯合在一塊兒,這是奧秘。所以我在上一講提到這種屬靈的聯合是一種奧秘的聯合,是極大的、敬虔的、屬靈的奧秘。

    今天,我們如果沒有穩固的、堅定的根基,深深扎根在真理上面,我們就沒有辦法把教會帶到真正健 全的地步。感謝上帝,他賜給我們的聖靈是真理的聖 靈。所以當我們看見神的真理超過經歷的時候,你要記得,我們要把我們的經歷帶回到神的真理之下來順服他。神的真理應當支配、管制經歷,你要說:「主啊,你不但是我生命的主,更是我所有生活經歷的主。所有我的經歷和你的主權相沖突的地方,求主赦免。」


第三,神的道審判經歷


    如果你說:「我昨天夢見耶穌基督,哇!真好! 我有這樣偉大的經歷。」有個人夢見耶穌嬉皮笑臉地 對他說:「你進到這個禮拜堂就會得救。」可是,那是一個異端的禮拜堂,他說:「是主叫我去的呀!」 我說:「不可能的!」他說:「明明我看見他有胡子, 很像那個圖畫里面的耶穌。」我說:「丟掉你的經歷 吧!」你的經歷如果與聖經原則相違背,我奉勸你丟掉你的經歷,免受神的審判。因為經歷的本身沒有寶 貴到一個地步,讓你因為持守你的經歷而可以違背神 的道理。當神的道光照你、超過你經歷的時候,你不 能堅持你的面子而忽略神的道,你應當丟掉你的經歷 而回到上帝的道的審判台前。如果這些人都聽見了這 些原則,台灣教會前面的道路會比較光明的。

    有人說:「上帝親自對我說,某年某月某日他必 要再來。」「一九九五年中共要來攻打台灣,所以應 該快搬到貝里斯去,因為大審判來到了。」這些所謂 「特殊的經歷」會震撼一時,但是你不要以為那與聖 經人物領受啟示是一樣的。他們引用聖經說:「挪亞的時候也是這樣啊!上帝感動挪亞,挪亞講的時候很 多人不聽,等到那日子來到時已經太遲了,所以現在 你要聽我的。」我告訴你,我才不聽你的,因為挪亞領受的是可以記載在聖經的啟示,但今天,聖經已完成了!

    如果今天每一個領受經歷的人都說他的經歷和聖 經先知、使徒所領受的是一樣的話,這是太大膽的一 件事情,求主可憐我們!如果你感到是神對你講的, 而你也怕那可能真的會發生的話,你就自己靜悄悄地 搬過去,不必張揚。但如果你說這是神的話,要對全 台灣講,我告訴你,你正在產生一個很大的危機,因 為你的經歷沒有經過批判,而你卻把它當作真理的權 威教導人﹔等到這個預言沒有按時發生、沒有真正成 就時,就會使外邦人輕看你的上帝。你說:「這事一 定要發生的。」真的嗎?你還沒有受教訓嗎?韓國那個牧師說一九九三年十月二十八日,耶穌要再來。 他一面教導人,使許多人賣店、賣屋,卻一面積攬錢 財﹔在那一天來臨時,他還存了几百萬美金在銀行里 面,拿許多利息。

    你不可用你的經歷代替上帝。人的經歷是低層次 的,神的道永遠高過任何人的經歷,神的道要高過任 何人對聖經的解釋和了解。我就是抓住這個原則來對 你們講道。今年是我第二十五年到台灣來,我三十歲 第一次到台灣來,現在我已經五十五歲,我敢告訴 你,我沒有一次來的時候是傳講我個人的經歷來超越 聖經。每一次都有重要的原則、聖經的原則,一次一 次在這里勸誡。台灣有一個非常愛聽不同道理的耳朵,台灣有一個喜歡跟隨不同道理的腳步,我愿你們回頭順服神的道、跟隨神的真理,生根建造在上帝至 聖的真道上面,只有這一條路是健全的。


聖靈的恩賜:方言


    當聖靈賜下來的時候有方言嗎?有!聖經記載方 言嗎?有!聖經記載的方言,我把它分成三種不同的 現象:

    第一種方言是人被聖靈充滿時,正面對福音的 需要,他就站起來勇敢傳道,結果聖靈就使聽道的人 聽見外國的話語。這種的方言是為著福音的需要,為 著講別的言語的聽眾的需要,這是為使普世的人聽見 福音而賜下來的方言。所以,使徒行傳第二章,門徒 們被聖靈充滿站起來講道的時候,旁邊的人就說: 「咦?為什么他們用我們家鄉的話傳講信息?我們豈 不是聽見阿拉伯語嗎?我們豈不是聽見腓尼基語、小 亞細亞語嗎?豈不是聽見米所波大米的語言嗎?豈不 是聽見埃及的語言嗎?」這十五種不同語言的猶太人 從天下各方聚集在耶路撒冷時,突然聽見他們僑居地 的語言 -- 這是巴別塔以后,返回神旨意的一個語言 的行動。蓋巴別塔時,上帝變亂人的口音﹔聖靈降臨 的時候,上帝使他的話可以對講不同口音的人傳講, 把人從不同口音的隔絕中間帶回聖靈里面的合一。這 個方言賜下來是為了福音的需要,是為了神旨意的普世性,是為了萬民得救的問題。

    今天我們聽到的方言是這樣的方言嗎?今天我們 聽到的方言有這個原則嗎?沒有!在這個方言里面很 重要的原理就是:使不懂的因為聽見了這種方言就變 成懂。而今天,已經懂的因為聽見方言變成不懂,所以這個原則是和聖經原則不一樣的,不是為了福音的 需要,不是為了普世萬民對真理認識,也不是為了聖 靈的主權要把福音擴散到更多的民族中間,所以這個是不一樣的。

    我們的布道團已經兩次去蘇俄的几個城市講道, 莫斯科、聖彼得堡、基輔。。這些地方傳道。當我們 去傳道的時候,我看見實際情形和從前為他們代禱時 的想象是不大一樣的。但是我們感謝主,親自經歷了 怎樣對不同的民族把同樣的福音傳開。我們需要很大的勇氣、能力、智慧、神的同在,我們每次去,不是去拿錢,而是連機票、住旅館、喝一杯水(要三塊美 金)都要自己付的,每天這樣。我們是自己花錢去幫 助他們。在蘇俄我聽見一件事,有個美國的牧師去傳道(那是在共產黨控制很厲害的時候),他在地下教 會一間一間傳道,有一個蘇聯人為他翻譯成蘇聯話,地 下教會就聽懂他講什么。有一天,那個翻譯的基督徒 給 KGB 抓去了,這個牧師等得半死,怎么這青年人 今天沒來呢?其它人不懂英文怎么替我翻譯呢?可 是,他仍然照著時間站起來,靠著主的恩典就講道 了:「主啊,我還是要講,因為是你差遣我來講。」 當他一講的時候,聽眾聽見他講蘇聯話,都聽懂,但 是等他下台的時候,他們又溝不通了。這就好像使徒 行傳第二章那種方言的重現。我個人不敢說現在沒有 方言,但是我敢說,現在很可能有許多假的方言。我 個人不敢限定聖靈的旨意,但我個人很敢說有許多人 正冒充聖靈來欺騙教會,因為背后有另外一個靈的力 量,所以聖經說:不可凡靈都信,總要試驗(參:約 壹四:1)

    第二種方言是個人在禱告中,神引導他講出一 種奧秘的言語,是他自己沒有想到也沒有求的,更不 是他自己逼自己講的﹔而他就在這種方言中間與主交 通,把一些奧秘借著方言講出來。這就是哥林多前書 十四章2節所記載的,「講說各樣的奧秘」。這種方 言不是常常發生的,也不是老練到一個地步能隨時 講出來的,更不是別人可以教導的,連自己什么時候 有也不知道。有的人曾經有這樣的方言,之后還有好 几次,但以后他雖然盼望還有這樣的方言卻沒有了。 很可能宋尚節博士有過這樣的方言恩賜的經驗,但是 他從來不在教會里面講。我講這句話的原因,是宋博 士的女兒剛剛在東南亞為主作見証提到的,她發現她 父親的日記里面曾經提到有几次講方言的經驗,但是 他不強調方言。在歷代聖徒和偉大的神的仆人和布道 家中間,很少有這一方面的記錄。有一些人有過這樣 的經驗,包括中國教會的几個領袖,但是當我問比這 几個領袖更重要的領袖時,他們并沒有這樣的經驗(有一些有,我不提名字)

    第三種方言,當他講出來時,并不是因為外面 不信的人需要福音,也不是因為他自己禱告中講奧 秘,而是在聚會中間神的靈感動他,他就講出一些聽 不明白的話語,而且,同一位聖靈就感動另外一些人 把他所講人不明白的話語翻譯成人能明白的話語。這 樣,就有兩種的恩賜在聚會中間同時出現:講方言的 恩賜,和翻方言的恩賜。兩種恩賜同時賜下來,隨聖 靈的意思要給誰就給誰。所以,一個人站起來講一些 人不明白的話,另外一個人就把這些翻出來,這是第 三種方言。

    第一種方言在全本新約中沒有再重復過,只在五 旬節的時候出現過一次。第二種的方言,我們沒有看 到很多的例子﹔保羅說,「我說方言比你們眾人還 多」(參:林前十四:18),可能他有這樣的經驗。第三種方言,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二和十四章提到有講方言的和翻方言的恩賜﹔但是,當保羅講這些恩賜的 時候,他有兩個原則:

    第一是主權的原則,第二是秩序的原則。什 么叫做主權的原則?就是聖靈隨己意賜給人的,所以 不是強求、不是補習、不是分享,也不是用影響力來勸人怎樣追求以至于講方言,這個原則是神主權的原則。

    第二,秩序的原則。在聖經里面,次序的原則 有兩種完全相反的重點:第一種是「前面的比后面的 更重要」,第二種反過來的原則就是「后面的比前面 的更重要」。比如在被造程序中,人是最后被造的, 但是人的地位是超過所有在人以前被造的活物的地位,所以這是「后面的比前面的更重要」。這個原則 也運用在漸進啟示的真理原則上面,以后所啟示的比 以前所啟示的更清楚准確、更重要、更具體,所以新約聖經使我們得到一個真正的鑰匙可以開啟、了解舊 約的啟示,這是「以后的比以前的更重要」。而另一 種「前面的比后面的更重要」,就用數序定出來了,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二章跟十四章就提到「第一,最 要緊的。。。」,耶穌說:「第一,要盡心、盡性、盡 力愛上帝。其次也是相仿。。。」,「其次」、「第二」 就表示是次要的,所以這個次序是前面的比后面的更 重要。

    當保羅用同樣的原則處理恩賜的時候,我們看見 他從來沒有把講方言和翻方言放在次序的前頭,而是 放在最后。所以,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其次是行異能的,再次是得恩賜醫病的、幫助 人的、治理的,最后才是講方言和翻方言的恩賜 (參:林前十二:28-30)。保羅在這里說第一、第二、 第三、其次、再次。。。這是什么意思?就是越來越不重要!

    為什么說使徒比先知重要?因為使徒在先知之 后。先知是使徒的預備,使徒是先知所預言的解釋, 而基督成全了使徒所解釋的道﹔所以使徒是教會最重 要的根基,使徒在前面。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 第三是教師,其次是行異能的,以后才是那些治理 的,在教會里面管理的。最不重要的是講方言和翻方 言的。

    但今天的靈恩運動剛好把這個次序的重要忽略 了,把重要和次要的次序顛倒過來,把講方言當作是 被聖靈充滿的記號。可是,聖經從來沒有將「証據」、「記號」這几個字放在方言的身上,再把方言這個「証據」接連到聖靈的洗和充滿。這種邏輯的推 論是許多邏輯分析力不夠的人常常強行的事情。

    所以請大家注意,聖經從來沒有把講方言當作聖 靈的洗或者聖靈充滿的証據﹔聖經從來沒有把「証 據」這兩個字放在方言這個地方,總是講那是「恩賜」。而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四章29-30節所講的「豈都是使徒嗎?」「豈都是先知嗎?」「豈都是行異能的嗎?」「豈都是講方言的嗎?」「豈都是翻方言的嗎?」 言下之意:不是的!不是都講方言,這個很清楚了。

    更奇妙的是,講方言恩賜和翻方言恩賜的前面有 一個很特別的恩賜,是「分辨諸靈的恩賜」(參:林前 十二:10)!請你注意:「分辨諸靈的恩賜」是先于講 方言的恩賜,更先于翻方言的恩賜,這表示:能知道 這方言是不是出于聖靈,這種分辨的能力是一定要有 的。在這些運動的中間有一個很可怕的現象,就是這 些運動很不喜歡別人給他們作分辨,很不喜歡人給他 們作試驗,他們要的就是相信,憑信接受,憑信接受 上帝的道、接受方言、接受聖靈,因為他們先肯定這 一定就是聖靈的工作,這一定就是聖靈充滿、聖靈的洗、聖靈的印証,然后他就用這個原則要求別人好像 接受福音一樣的心情去接受那些。


聖靈與禱告


    接著我們要提到聖靈與禱告之間的關系。 很多人在哥林多前書看到「用靈禱告以及用悟性 禱告」的問題,現在請大家很注意聽下面的話,保羅 說:「我要用靈禱告,也要用悟性禱告」(林前十四: 15),這里有一個程序,就是哪一個是次要的、哪一 個是主要的?保羅愿意他們用靈禱告,但更愿意他們用悟性禱告。

    哥林多前書十四章1節說:「你們要追求愛,也要切慕屬靈的恩賜,其中更要羨慕的,是作先知講道 〔原文作“是說預言”下同〕。」當「更」出來的 時候,次序是哪一個重要、哪一個次要?這里中文的翻譯是准確的。所謂的「先知」就是神的代言人,是 代表神說話的人,作先知的人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把神 的話講出來。接下去,第2節說:「那說方言的,原 不是對人說,乃是對上帝說,因為沒有人聽出來。然 而他在心靈里,卻是講說各樣的奧秘。」這是我剛才 提到的第二種方言。而第3節說:「但作先知講道 的,是對人說,要造就、安慰、勸勉人。說方言的, 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講道的,乃是造就教會。我愿意 你們都說方言,更愿意你們作先知講道。」「我愿意 你們說方言」表示保羅沒有攔阻他們,因為他們已經 說方言了,他不反對說方言﹔但,「我更愿意你們作 先知講道」,靈恩派的人對這個「更愿意你們作先知 講道」從來不提,只提「我愿意你們講方言」,你注 意到沒有?所以他們對聖經的重點和次要點、聖經的 前后次序,完全不注意﹔而把次要的點提高到一個絕 對化的地步,要將他們經驗中不一定對的事情、還沒 有試驗過的事情,叫所有人遵行。

    接著保羅說:「方言若不翻出來,使教會被造 就,那作先知講道的,就比他強了。」哪一個強?今天我不要你跟我,你跟聖經吧!如果你能說方言,卻 沒有人翻出來,那么作先知講道的就比講方言強!今 天我們教會到底是要人追求那更大的、更重要的、更強的,或者一直要拉人回那次要的、不強的、末后的 恩賜?

    接下去,我們注意看第6節:「弟兄們,我到你們那里去,若只說方言,不用啟示,或知識,或預 言,或教訓,給你們講解,我與你們有什么益處呢?」意思是方言若不翻出來,對教會是沒益處的﹔ 但是講解上帝的道,把屬靈的知識、把神的話語解釋出來,這預言的、知識的、講解出來的話就對教會大有益處了。

    第7節說:「就是那有聲無氣的物,或簫,或 琴,若發出來的聲音沒有分別,怎能知道所吹所彈的 是什么呢?」換句話說,講方言就像那沒有分別聲音的簫和笛,沒有人知道里面的意思﹔但是如果它有分 別的聲音,有曲調的高低,就可以使人從樂曲之中揣摩出一些意義來。如果沒有調的高低,沒有音的差別 的話,這個所吹所彈的到底是什么,沒人能知道。所 以保羅這里不是強調方言的重要性,而是提到方言的層次很低,沒有造就的力量。

    接下去第8-9節:「若吹無定的號聲,誰能預備打仗呢?你們也是如此,舌頭若不說容易明白的話, 怎能知道所說的是什么呢?這就是向空說話了。」什 么意思呢?如果你所講的,人不明白,即使你以為你 是在講各樣的奧秘,甚至你是講能造就自己的屬靈奧 秘,都只像是對空說話。第10節:「世上的聲音,或者甚多,卻沒有一樣是無意思的。」這「意思」就是 要說有意思的話語才能明白,「我若不明白那聲音的 意思,這說話的人必以我為化外之人,我也以他為化外之人」,那就沒有溝通的可能了。所以我剛才提到 第一種方言使不明白的變成明白,使福音傳于外邦, 使外邦明白救贖,使神的道擴展在這世界上,使眾人因聽道而信道,那不是哥林多前書十四章的這種方言。

用靈或用悟性禱告


    第12節:「你們也是如此,既是切慕屬靈的恩 賜,就當求多得造就教會的恩賜。」就當多多求講方 言是不是?「所以那說方言的,就當求著能翻出來。 我若用方言禱告,是我的靈禱告,但我的悟性沒有果 效。」這句話怎么解釋?很多的傳道人就解釋成「悟性沒有果效」、「悟性沒有用」!這是亂解聖經!這 節的意思是:「當你用方言禱告,悟性卻沒有果效在 其中的話,你的方言就像沒有定音的笛,是聽不懂 的,因為沒有悟性,沒有能夠解釋意義的靈在里面的 功用。」所以,「悟性沒有果效」絕非指悟性是沒有 用的。耶穌基督說:「肉身是無益的,叫人活的乃是 靈」,難道你就引用這句話來損壞或殺害自己的身體 嗎?「身體是無益的」乃是指「單單有身體,而沒有 叫人活著的靈的話,身體的本身是沒有效用的」!同樣的,保羅講「悟性沒有果效」,不是指悟性本身是 沒有功用的,乃是指「悟性的功用沒有與方言的靈的 這個功用結合在一起」。所以保羅接下去在15節不是 說:「我要用靈禱告」,夠了嗎?不夠!所以「也要 用悟性禱告」﹔「我要用靈歌唱」,這就夠了嗎?不夠!所以「也要用悟性歌唱」。所以保羅是說那學只講方言而沒有悟性的人是不夠的。

    只用方言禱告不是屬靈,而是不夠!要加上悟性才夠。從倪拆聲到現在,「悟性」都被解釋成是屬 「魂」的,所以現在整個中國教會就亂在這個話里面了。知識是魂的、讀神學是魂的、研究聖經都是 「魂」的功用,沒有屬靈的價值。因為悟性沒有果 效,那怎么辦呢?悟性就被擠在那里。我告訴你,這 里講的「悟性」才是真正屬靈而且為其它屬靈的功用定方向的重要關鍵。所以保羅說:「用靈禱告,也要用悟性禱告」,「用靈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所以你要照著對真理的知識來唱靈歌,不是用不知意義 的聲音隨便亂唱,然后說那是「聖靈充滿」。你要照 著悟性的了解、照著整個真理的知識來尊崇神,按照他該受的敬畏、該認識的真理,以真理和心靈來敬拜他。

    全本聖經是一致的,聖經所提到的「用心靈誠實敬拜」,其實就是在聖靈和真理里面敬拜他。如果你 只用心靈敬拜,卻不按真理敬拜,那么你所謂的「心靈敬拜」和那些神秘主義魂游象外、沒有真理知識的 人的崇拜和信仰是一樣的。這是很可怕的,所以保羅在這里不是提醒我們應當講方言而是說:那些會講 方言、以靈禱告卻沒有悟性的人,應當也用悟性禱 告。今天教會已經錯解聖經到這種地步,他們還說: 「這是出于聖經的,盼望上帝賜福!」上帝怎么會賜 福?你已經先把聖經的次序顛倒,重點丟掉,把聖經 中神要教會知道的遮蓋起來,斷章取義來曲解聖經, 這個罪要受審判。

    第16節:「不然,你用靈祝謝,那在座不通方言 的人,既然不明白你的話,怎能在你感謝的時候說“阿們”呢?」保羅在這里是責備、是審判、是正在定奪一個很重要的方向,保羅是在審判、批判那些使人 不能明白、不能引起悟性共鳴的人,他們的事奉和敬 拜是錯誤的。今天剛好相反,這些人認為平常有悟性的敬拜是不對的,而他們的敬拜才是對的。

    第17-18節:「你感謝的固然是好,無奈不能造 就別人。我感謝上帝,我說方言比你們眾人還多。」 保羅的意思是:「你不要以為只有你會說方言,我比 你說的更多。」但是保羅知道,方言雖然多,卻沒有 太大的用處。所以第19節說:「但在教會中,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哪一個 重要?悟性的話重要或是方言重要?

    注意,這是上帝的話,我不要只拿一、兩節來 講,我們要看每一節里面在講什么。這里不是告訴我 們都要像保羅要講很多方言,「雖然很多,但 是。。。」,「很多」以后的「但是」比「很多」更要 緊。「但在教會中,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 強如說萬句方言。」「五句」跟「萬句」,重要性差几 倍?兩千倍!講方言重要嗎?聖經從來沒有講它重 要,因為是最次要、最末后的恩賜,有很多人沒有講 也無妨。如果沒有講方言,你說:「我自卑,我沒有聖靈」,那你就受撒但欺騙了,因為保羅說:「豈都 是說方言的嗎?」不是的!保羅自己有講不等于叫我 們都講,也不等于叫別人不可以講﹔保羅沒有攔阻人講,也叫我們不必攔阻,有就有、沒有就沒有,聖靈 隨自己的意思給誰,那是聖靈的主權。講方言的不要 自以為很重要、很厲害,不要以為你比別人聖靈充滿,為什么呢?因為你在造就人的事情上恐怕沒有 份。不但如此,如果你在教會中間用悟性講五句造就人的話,就超過萬句的方言,那是兩千倍的重要性!

    請注意,聖靈是誰?聖靈是給人啟示和智慧的靈,是光照人悟性的靈,聖靈是要我們真正用充充足 足的悟性明白上帝旨意的靈。所以所謂悟性不像三元 論所提的是「屬魂」的東西,也不是理性或者知識層次低的功用﹔這里的悟性是照著聖靈的光照能了解神的真理、明白上帝整個旨意、引導我們經歷的的悟性,這悟性是非常重要的。

    歌羅西書一章9-10節:「因此,我們自從聽見的日子,也就為你們不住地禱告祈求,愿你們在一切屬靈的智慧悟性上,滿心知道上帝的旨意﹔好叫你們行事為人對得起主,凡事蒙他喜悅,在一切善事上結果子,漸漸地多知道上帝。」有了悟性還要漸漸地多知道上帝,誰說知識不要緊 ?不只保羅這樣講,彼得在彼得后書最后一章的最后一節也說:「要在基督耶穌的恩典和知識上有長進。」詩篇也說要「晝夜思想上帝的話語」,你要想起上帝的道,「聖靈來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講的一切話語」。思想很重要,思想上帝的話,明白上帝的話,聖靈光照、啟示悟性,就滿心知道上帝的旨意。誰說悟性不要緊 ?以為悟性不要緊,要講方言才要緊,這是完全顛倒聖經是非,非常可怕的教導。

    保羅在這里告訴我們:你講方言嗎?你更要用悟 性禱告!否則你根本沒有造就人,而且人根本不明白,就像沒有意義的聲音,像一直用同一個音吹簫吹笛一樣。保羅說:「要在悟性上滿心知道上帝的旨 意」,所以這個悟性的功用要加在單單所謂的屬靈經驗中。我們不但用靈來唱歌,保羅說:「更要用悟性唱,用悟性感謝」,不但要用心靈感謝,更要用悟性 感謝。我今天講道如果只有心靈來,我的悟性講不出 來,你就不會明白,那你怎么能夠在真理的基礎上長 進呢?所以復興是要靠聖靈來光照人、復興人的悟 性,使人滿心知道上帝的旨意,這樣的復興,不是現在那種虛假的、表面的、狂熱的、不健全的復興﹔那 些的復興正自稱他們才叫「全備的復興」、才是「聖靈的充滿」,那是危險中的危險。求主憐憫我們,走回聖經的真理,從頭打根基,否則不會有復興。

    我不會被現象蒙蔽,我已經在神的面前立志,要 按照神的道爭戰到底,在這時代 -- 二十世紀結束, 二十一世紀開始的時候 -- 有許多人當他醒悟時,可 能已經太遲了。今天神許可我們這么多人一起來聆聽 這些重要的信息,一定有神最美好的旨意,要預備我們這些人在以后的日子為神的道一同爭戰、一同事奉,挽回時代已經偏向、偏離真理的可怕大局,回到 主真理的根基上,從頭打好正統神學的根基,從頭得 回愛靈魂的心,從頭再建立信仰和廣傳福音,有聖靈 的火和智慧,在悟性和知道神旨意的行動中間,被動力的聖靈所充滿、所感動做神的工作。阿們!

第二章 - 聖靈的工作第四章 - 聖靈與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