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基督徒的愛與恨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基督徒的愛與恨》)

第三章 - “愛”的七個來源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愛產生合一,恨產生分裂

愛是犧牲自己成全別人,恨是毀滅自己拆毀別人

愛的報償

愛的七個來源

一、愛是從父的本性而來

二、愛是從“道”而來

三、愛是從基督的激勵而來

四、愛是從聖靈的澆灌而來

五、愛是從聖靈所結的果子而來

六、愛是從經歷十字架的異像而來

七、愛是從苦難中的得勝而來

 

●經文●

    我們已經用了兩堂時間談到基督徒的愛與恨之間的關連。我們的愛與恨應當與基督的愛與恨相同質、相同行,我們才會享受到神賜給我們的喜樂。

    聖父賞識聖子  --  「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所謂「喜樂油」也就是聖父以聖靈膏抹聖子,暗示三位一體同心同工,用最聖潔的感情在歷史過程中成全他們永世的計划。聖子的愛、聖子的恨,都是聖父所喜悅的,也是聖靈所喜樂接受的,所以聖父就用聖靈膏聖子,「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神(聖父),就用喜樂油(聖靈)膏你(聖子)」。耶穌基督受膏抹是無窮無盡的,約翰福音第三章最后提到:「神賜聖靈給他是沒有限量的。」(約三:34)父用無限的靈膏抹他,父用靈膏抹他是無限的。這也是使徒行傳十章38節所提到的:「神怎樣以聖靈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穌,這都是你們知道的。他周流四方,行善事,醫好凡被魔鬼壓制的人,因為神與他同在。」為什么聖子的事奉蒙悅納?因為他照著聖父的差遣、照著聖父的本性做了合神心意的事情,所以聖靈就把喜樂充滿在他身上。所以,今天我們的愛、我們的恨,要根據基督而聖化,要根據基督絕對聖潔的感情在我們的事奉中間彰顯出來。

愛產生合一,恨產生分裂


    遠在兩千多年前,希臘的哲學家安培多葛(Empedocles,493-433B.C.),也就是那位把世界的元素從「單元」變成「多元」的第一人。這句話我稍微解釋一下:宇宙萬有最初的狀態、最初的元質是什么呢?希臘哲學之父泰利斯(Thales,約625-546B.C.)說是「水」(water is the most ultimate element of the ultimate reality of the whole universe.)。泰利斯這種「單元論」的物質和宇宙之源頭的思想進到他的學生的觀念中、再進到他的學生的學生的觀念中,雖然內容有所不同,但都還是「單元」的觀念。泰利斯說:「萬有的原則就是一件事  --  水。」他的學生說:「不是,萬有的原則是氣。」以后他的學生的學生再說:「萬有的原則是無極、無限大。」這些都是沒有神啟示的人借著上帝所創造、所賦予的理性去探索宇宙奧秘時,想像出來的一種人的哲學思想﹔或者說是,人墮落的理性對普遍啟示的萬有所產生的回應、所產生的結果,也就是一種系統性的哲學。

    但是,到了安培多葛的時候,他說:「不!萬有最初的元質是四個元素,不是一個元素。第一是水,第二是土,第三是氣,第四是火﹔火、土、氣、水四樣東西構成了萬象的變化。」如果你是研究藝朮的,你就知道十九世紀有一位英國畫家泰納(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1775-1851),他整個的藝朮構圖就是根據安培多葛這四個元素作為基本思想。所以當你看他的圖畫時,你會發現有氣的存在、有火的存在、有土的存在、有水的存在,然后這四種東西彼此交合就變成宇宙的萬象﹔就是這個觀念構成了泰納藝朮的原始思想。這個變化萬千的宇宙就從這四件元素之間的交融、結合、解散、分離產生出來的。

    然后安培多葛又說:「這些千變萬化的宇宙現象只有兩個原則:第一是愛,第二是恨。」當愛產生的時候,和諧、合一、了解、和平就成為可能的﹔當恨產生的時候,懷疑、懼怕、分裂、隔閡、仇恨、猜忌就出現了。所以,安培多葛就把宇宙萬象和宇宙元素的離合原理總結合起來,以此建立他的哲學。

    當我們看見世界越來越混亂、分崩離析的時候,你知道是「恨」的因素組成今天社會的不合﹔當我們看見人與人之間協調、和諧、平衡、彼此了解、合而為一的時候,你知道這些都是因為「愛」才產生的。所以,愛與恨這兩件事對整個人類界中的個人、家庭、社會、國家、文化有絕對性的影響在里面。但問題是,「愛」從哪里來?「恨」又是從哪里來?所有的思想家都在思想這個問題,所有偉大的文化都沒有辦法離開這兩個問題去發展他們的思想體系,所以偉大的文化一定會提到「怎樣達到愛?」「怎樣達到和平?」「怎樣達到合一?」今天教會里面最喜歡談「合一」的人,根本不明白什么叫作「合一」,他們所講的「合一」是「離開你的教會,到我這里來」 。這個不是「合一」,這個是「合并」、這個是「并吞」!所以,令天最多談「合一」的人,最難和那些真正明白「合一」的人合一。耶穌基督所講的合一是在真道上的合一(參:弗四:13),而那些對真道忽略、對教義模糊、對信仰妥協的人,他們所談的不是合一,只是一種妥協的并吞,或者沒有原理的混雜,那是閑雜人在一起的大游行,那不是合一。合一不是單單用愛的精神,更是以真理的本質彼此認同、互相真正信服真道,這是聖經所談的合一、在真道上合一。有時候我對這個時代非常的難過,我很能體會耶穌從心中所說的一句話:「我在你們這里要到几時呢?我忍耐你們要到几時呢?」(參:太十七:17﹔可九:19﹔路九:41)「我多次愿意聚集你們,如同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下,只是你們不愿意。」(參:太廿三:37﹔路十三:34)我多次愿意用真理教導你們,你們聽卻聽不明白、看卻看不清楚。我們唱屬靈高調、說屬靈話語,我們講一些有很多聖經名詞的講論,但是里面的原理、里面的總原則我們卻都放棄了。

    所以,我相信愛使人合一,我也相信恨使人分開。國與國、民與民、外省與本省,甚至你自己同姓、同家、同血統的人,都可能因愛而合一、因恨而分開。這是一個普世、永世不會改變的原則。


愛是犧牲自己成全別人,恨是毀滅自己拆毀別人


    我們每一個人被造有神的形象樣式,而神是愛,我們就有愛的形像、我們就有愛的樣式,所以我們就在愛的存在中間成為一個能愛、也能被愛的人,我們就成為需要愛、也需要被愛的活物。一個人只有在愛的中間享受到他所愛的,他才可以去愛﹔如果他從來沒有享受過別人對他的愛,他的生命是不平衡的。但一個只有一直享受被人愛、卻從來沒有機會發揮自己的愛去愛他所愛的人,他的生命永遠不會滿足。愛與生命永遠不能滿足、不能成全,除非你的生命是分享與人的(Love can never be perfect until it is shared。)。

    小時候我們領受父母的愛,我們領受長輩的愛,我們領受年長兄姐的愛,我們領受師長的愛﹔當我們長大的時候,我們再產生一種同輩的相愛﹔更年長的時候,我們就又產生一種要愛晚輩的那種愛。這樣的愛和生命的成長有一個定律,就是愛因為從「受」到「施」的過程中間而成長、而成熟、而成全。如果一個人永遠是領受的,卻從來沒有從領受變成施予﹔如果一個人永遠是領受上面來的,卻從來沒有成為一個向下流出去的愛的感情,這個人的愛永遠不滿足。一些很有母性生命的女子,如果沒有作過母親她就不會滿足,為什么?因為在過去的年日她領受了許多,到現今的年日已經相當滿盈了,但是她沒有機會把已經滿盈的愛發揮到施予給別人的事情上,所以她不滿足。愛是「被動」加上「主動」的,愛是「承受」加上「施予」的,愛是「經歷」加上「繼續不斷犧牲自我」的。當我們經歷別人給我們的愛、享受別人給我們的愛的時候,我們是站在一個被動的、被愛的地位上﹔但當我們犧牲自己的愛、付出我們的愛、把我們的愛發抒在別人身上,叫他們領受我們對他們的感情的時候,我們是站在一個主動的愛的地位上。而這兩件事的平衡,就是使我們可以達到一個自我成全、自我滿足的可能。

    我們昨天提到所謂「自我兌現」(se1f-actualization),這是生命成長的一個記號。當一個生命的成長能夠兌現的時候,這個生命就越來越滿足、越來越享受到生命本身的丰滿。生命的丰滿不是因為外界不斷加進去、你一直領受才得到滿足的﹔生命的丰滿乃是在自我兌現的過程中間發展到最大的可能性,結果成全了你應當成全的自我潛在能,直到自我可以施予的那個過程。你享受了這個經歷,也就是你成長的經歷﹔你施予的份量,也就是你成長的份量﹔你施予的成功,也就是你生命的成全。我們都被造在這種愛的可能,我們都被造在這個愛的步驟的中間。

    相反的,當一個人在恨的過程中間的時候,他不是在成全自己的生命,他乃是在挖空、在混亂、在浪費自己的生命。因為愛的付出是很大的犧牲,但恨的付出卻是更大的自我犧牲,而且這個犧牲是無價值的犧牲。真正的犧牲是會產生對方的受造就,所以那個犧牲是有價值的﹔但犧牲自己產生對方的被破壞,那是可怕的、無價值的一個犧牲。所以,我們要把 constructive sacrifice 和 destructive sacrifice 完全分開來談﹔你不要忘記,有建造性的犧牲,也有破壞性的犧牲。

    我們昨天已經提到,愛是積極性的存在,但恨不是積極性的存在。正像神是積極的、是自有本有的本體,而撒但、邪惡不是積極性的自我存有的本體,否則我們就掉在「二元論」的混亂和「二元論」的矛盾里面去了。我們不能把「神」與「鬼」等量齊觀,我們不能把「善」與「惡」等量齊觀,照樣,我們也不能把「愛」與「恨」等量齊觀,因為恨不是永恆性的。這樣我們就看到,愛的力量比恨的力量更大。

    建造別人而自我犧牲是有價值的,但破壞別人而自我犧牲是沒有價值的。破壞性的犧牲是摧殘自己的生命,是一種使自己枯朽而最后滅亡的消滅性犧牲。當你恨一個人的時候,你不但正在毀壞別人,你也正在慢慢消磨自己﹔當你恨一個人的時候,你不但是在拆毀別人,你也實實在在是在拆毀自己。所以,當一個人沒有從恨的中間被解救出來、沒有在愛的里面被建立起來,他的生命就在撒但的手中成為破壞自己與破壞別人的工具。「嫉妒是骨中的朽爛」(箴十四:30),所以我們可以說,仇恨是朽爛自己也朽爛別人的毒氣。今天很多人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仇恨的毀壞力量太大了!

    真正偉大的、建造性的愛是犧牲自己成全別人,這是我對「愛」所能想到的最大可能性的一個定義。什么叫作愛?犧牲自己來建造別人!許多人每天把「愛」挂在口中,卻讓別人感到很肉麻。你說:「我很愛?。」她聽見這句話整個人都毛骨悚然,因為你越愛她、她越辛苦,她巴不得逃離開你的愛,免得被你折磨得半死。你說:「我不能沒有?,我愛?。」你那個愛是沒有價值的,因為你那個愛是犧牲別人,不是犧牲自己。犧牲別人來成全自己的欲念,那不是愛,那個愛是沒有價值的。犧牲自己去成全對方,那個愛才是有價值的。

    今天多少青年男女講「我愛你」,但他根本沒有資格講這句話,因為他連愛的定義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要占有對方、利用對方,用自己的情欲來羞辱對方,然后等到欲念得逞之后,就把對方丟掉,他說:「我的愛結束了,我有第二個愛人出來了。」我們應當何等認真地分辨聖經所講的「愛」到底是什么。

    當我在新加坡講這個主題時,有關基督徒的「恨」講了三次,「愛」講了四次,為什么呢?因為愛比恨更積極,所以多講一次。但今天沒有這么多時間,我們必須在這兩堂就要把愛講完,我相信會漏掉很多東西,但是我盼望在這兩堂中間能把一些很重要的原則提出來。今天我已經把定義提出來了:愛是犧牲自己、成全對方,愛不是欲念得逞、犧牲對方﹔愛愿意把自己犧牲掉,愿意為了別人的好處而不顧自己的益處、為了別人的滿足而不顧自己的付出、為了別人得著造就而不顧自己的犧牲。這種建造性的、利他性的、不自私的動機,愿意使自己的生命受虧損、使別人得益處的這個動機,是從純潔的愛產生出來的,這個世界所需要的就是這個東西!


    「基督徒的愛與恨」 ,這個題目太大了!我以恐懼戰兢的心來講這個題目,因為我不愿意在自己不明白的事情上故弄虛玄,我不愿意在自己沒有懇切誠實地遵行神旨意的生活中間,玩弄思想、、玩弄詞句,講一些空洞的理論。我愿意我們每一個從講的到聽的人,都經歷到神本質中間那種已經顯示出來給我們的愛的行動、愛的計划。「犧牲自我,成全別人」,這個叫作「愛」﹔「毀滅自己又拆毀別人」,這個叫作「恨」。

 

愛的報償


    我們的生命都會接受過某些人的建造,起先你并不知道他花了多少的代價、付了多少的犧牲,才使你可以被成全。直到有一天你真正被成全了,你發現那些人為了你竟然犧牲了他應當有的、犧牲了他曾經有的,但那個時候你要感恩已經來不及了。愛是甘心付出自己來建造別人的不完全,直到別人因我的付出而得以成全﹔但是我并不需要對方的報償,因為我的甘心已成為我的報償。在這個過程中間,你的喜樂是從聖靈的膏抹而來的,不是從人的明白來的。許多時候人不明白我們的愛心、不明白我們的付出、不明白我們的犧牲,他只要求更多、只為他還不夠滿足而哀怨。但是,我們的報償不是從人而來,而是神把喜樂油膏抹在我們身上而心滿意足﹔我們從神所給我們的滿足、從聖靈膏抹我們所得的喜樂,我們得到了報償,這就是愛。

    真正的愛是「在神的計划中間以神為樂」《韋敏斯德大要理問答》(Westminster Larger Catechism)里面有一句很重要、但卻很少人注意的話  --  「人最主要、最崇高的目的就是(一)榮耀神,(二)完全以他為樂,直到永遠。」我們要榮耀神,我們也可以享受神。我們人活在世界上最大的目的是什么?是榮耀神!我們人活在世界上最大的特權是什么?可以享受神!To glorify God and to enjoy God.為什么一定要有世界物質上的丰富我才覺得滿足呢?享受「物」、享受「人」、享受「罪」,這些都是很低級的。有的人因罪中的喜樂而享受,所以他就繼續不斷犯罪。有的人因為人對他的欣賞、對他的尊重而享受,這是在神所創造的世界中間領受滿足感的享受。有的人是因為他行義、行真理而享受,這是因為他和真理、義連在一起,生命得到最高超的地上的享受。但是,比這個更高的最高享受是,你享受創造者本身、享受神。

    上帝用什么報償耶穌基督呢?用聖靈所賜給他的喜樂。這個喜樂油的膏抹使他可以在最痛苦的時候歡樂起來,因為他的付出是建造性的、他的犧牲是使人成全的、他的愛是存到永遠的。感謝上帝!

    蘇聯共產黨的創辦人列寧(Vladimir Lenin,1870-1924)比孫中山先生早一年死,孫中山先生在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二日離開世界,而列寧是一九二四年離開世界的。這兩個人,一個把落后的蘇俄帶進共產主義社會里面,另一個把帝制中國改成民主中國。從政治的先進來看,列寧遠遠比不上孫中山,因為孫中山先生把帝制極權主義一下子改換成「以民為主」的社會,這是一個政治的大躍進。上個禮拜在香港的講座我講了兩句話:「毛澤東是民族的英雄,因為他使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不敢隨便輕看中華民族﹔但是他也是國家的罪人,因為他把孫中山所帶進來的民主盼望完全一筆勾銷,把中國又帶回到非常頑固的極權主義中間。」像我這樣的人,中國政府哪里會喜歡我去講道?但是,大陸政府的領導人是誰?共產黨的頭頭又是誰?他們不過是會死的人,而我是永生上帝的仆人。中國不是國民黨的,在沒有國民黨以前、在國民黨消滅以后,還有中國﹔中國不是共產黨的,在沒有共產黨以前、在共產黨消滅以后,還有中國。中國是中國人的,而中國人是上帝的(台灣人也是上帝的)!我是上帝的仆人,我要尊重所有的人、我要告訴所有的人:人應當走的方向是神旨意中間所定的,要尊重人權、尊重百姓。無論哪一個政府、無論哪一個政黨,都不可以把百姓視為芻狗,都應當尊重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樣式造的。當列寧死的那一天,他把他的同志叫來圍在他的四周,講了一段人類歷史一定要注意的話:「同志們,我要死了,但我一定要對你們講一些話:當時為了鞏固我所設立的共產黨,我必須要消滅黨里面與我不同意見的仇敵,我必須要消滅異己,這樣才能鞏固我們的黨。我沒有別的選擇,我一定要開除、消滅、對付那些反對我的人,我必須用恨把他們除掉。但我沒有想到,恨的種子就在我們蘇聯共產黨里面滋生,一發不可收拾!所以依我看,蘇聯前面的道路是很黑暗的。」他又繼續講下去:「除非以后有五十個聖人重新整頓我們的國家,否則共產蘇聯是沒有前途的。」講完這些話他就死了。

    這些話如果是從別人口中講出來,一定會被清算﹔這些話如果是別人的批評,一定會被抓進監牢﹔如果是別人公開提到共產黨和仇恨的關系,一定會被放在古拉格群島、一定會被鎖在西伯利亞。但是,這句話竟然是從世界第一個共產黨的創辦人口中講出來的。這些話要不要宣布?要不要公開?要不要教導全蘇聯的百姓?不能的!因為以后的日子証明,斯大林(Joseph Vissarionovich Stalin,1879-1953)走的是比列寧更殘暴、更凶狠、更無恥、更欺詐的獨裁手段。

    世界的政治與政黨的穩固,似乎跟耍手段的領袖、陰險獨裁的方法論是分不開的。這些人都是馬基維利(Niceolo Machiavelli,1469-1527)的學生!我到底在講什么,你們有識之士就知道了,無識之士請好好讀書。馬基維利提到:「要抓住政權,你就一定要耍手段、你就一定要陰險、你就一定要欺騙﹔不能善待你的仇敵,寬恕仇敵就是給他制造反對你的機會,所以你要殘忍地對付那些不同意見的人,這樣你的地位才能穩固。」我相信希特勒、墨索里尼、毛澤東、斯大林、海珊、蘇哈托都曾經很忠心地作過馬基維利的學生。

    馬基維利的《君主論》(The Prince)不是告訴人類「我們應當怎么做」,那是宗教家講的,那是耶穌基督的教訓﹔馬基維利的教訓是「我們現在到底正在做什么」。We are not talking what we should do,we are talking what we are doing now.所以政治是很骯臟的,政治家的誠實是非常可懷疑的。真正偉大的領袖只有一位  --  耶穌基督﹔其它還有一些稍微偉大的領袖,因為他們還算誠實,譬如林肯、丘吉爾。

    列寧死以前講的這些話很坦白地道出他心中的隱痛:「實在想不到,我用權力、用陰險的手段來制伏那些反對我政黨綱要的人、滅他們的口,結果呢?仇恨的根就在自己的黨里面滋生,以致無法挽回。所以我看蘇聯的前途是黑暗的,我看我們的黨的前途是沒有盼望的。除非蘇聯有五十個聖人來重新整頓我們國家民族的道德,否則我們是無藥可救了!」一九一七年蘇聯大革命,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倒下。我們看見這個曾經顯赫一時、管制萬心、統治世界三分之一人口的人類新盼望的共產主義,淒淒慘慘地下去了﹔我們也看見共產黨的統治記錄確實是一份上層社會鉤心斗角、彼此仇恨的記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是廿世紀真正使共產主義倒台的這個大工程的一個工程家,他的思想系統已經看清楚共產主義沒有辦法維持,因為他們是以恨作出發點,也就以恨作結束。今天的中國是外表還有共產黨、天安門還挂毛澤東的像,但真正走的路線是市場經濟、是資本主義,所以他從前是挂羊頭賣狗肉,現在是挂狗頭賣羊肉。他們嘗試做最后一個夢,就是政治體系不要改變,只改變經濟體系,但人溫飽之后就乖乖聽話,連這個夢也不可能達到!台灣人要忍耐,神以后怎么帶領我們,我們不知道,但極權不是人類內心中所共同愿意的事情。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列寧這段話是真的,因為恨不是永恆的,只有愛是永恆的。列寧殺了無數的人卻壽終正寢,甘地被殺卻不自衛,相比之下我們看見:一個很強大,另一個卻很偉大﹔偉大的人可能手無寸鐵,但全身披甲帶盔的強人卻可能不久就被遺忘,他不是永恆的偉人。耶穌基督死的時候是最淒慘、最痛苦、最卑下,因為他是赤身露體地被挂在木頭上,他是受盡人間最可怕的羞辱而離開的﹔但是他對世界的貢獻、對世人的啟發,以及受世人永恆的愛戴的程度絕對沒有人可以出其右,因為他是以愛建立他的一生,不是以恨建立他的一生。我們今天自稱是基督徒,但我們是用怎樣的本性來建造?是用神的本性或撒但的本性來建造自己的生命、建造別人的生命呢?


愛的七個來源


    安培多葛說:「『愛』是合一的基因,『恨』是分崩離析的基因。」聖經說:「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林前十三:13)那么,我們怎樣才能在這種愛里面過一個合神心意的生活?我們從哪里領受真正的愛?我們怎樣領受那真正的愛?這是我們要思想的。我今天要從七個方面談到基督徒的愛從哪里來。

一、愛是從父的本性而來


    第一,愛是從父的本性而來的,因為「上帝就是愛」(約壹四:8、16)。「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約壹二:15),所以我們一定要以父的事為念,我們要尊主為大,我們要明白父的心意。「世人哪,耶和華己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彌六:8),上帝要我們過一個有慈愛的生活、過一個有憐憫的生活。神就是愛的本體,在愛的本質、本性中間,你跟隨他、效法他,你遵行他的旨意、明白他的心意,你才可能得到愛。「神就是愛﹔住在愛里面的,就是住在神里面,神也住在他里面」(約壹四:16)這是第一個源頭。一個沒有敬畏上帝的人、一個沒有認識上帝的人、一個沒有明白上帝心意的人,是不可能活出上帝的形像。

    那么,神的性情是怎樣臨到我們身上的呢?是借著基督的救贖、借著新生命在我們里面的萌芽而產生出來的。我們從父母領受了生物性的生命、從父母領受了這世上肉體的生命,但我們只有借著聖靈的重生領受從父而來的、在基督里的生命。約翰福音一章13節告訴我們:「這等人不是從血氣生的,不是從情欲生的,也不是從人意生的,乃是從神生的。」我們既然領受了從神而來的生命,就帶來了神生命中間所有的本性。神就是愛,這樣,當我們在神的生命里面領受了神生命中的本性的時候,神的愛就應當充滿在我們心中。

    今天我們許多人都說自己是重生得救的,我很想知道的是,你怎么知道你是重生得救的?有些人認為「我是重生得救的」 ,因為「你們都抽煙喝酒,但我不抽煙不喝酒,所以我是重生得救的」他們把生活上某些細節所達到與別人不一樣的境界,當作、等同于他們是重生得救的。正像今天有些靈恩派的人說:「我是有聖靈充滿的、我是受聖靈洗的,我跟你們不一樣,因為我講過方言。」有這樣幼稚的思想嗎?有,幼兒園的學生教幼兒園的老師,幼稚園的老師教幼稚園的學生。有許多傳道人用很幼稚的聖經理解去推廣那幼稚的觀念,使許多的學生永遠停留在幼稚園階段。而最糟糕的是,幼稚園不想升小學、不想升中學、不想升大學,不但如此,他們還盼望教導大學教授,因為他認為自己的領受是最高的。

    光憑著生活中的某些成就,就當成是神生命的代表,這是很可怕的事。今天你到德國去,你几乎看不見喝水的基督徒,都是喝啤酒的,你就認為他們全部沒有重生得救嗎?今天你到荷蘭去,看見很多荷蘭的基督徒抽煙,你就認為他們沒有重生得救嗎?我一點也不贊成人抽煙,但是我認為神學不是這樣的作法,因為我們對神真理的了解不是從現象看。你看見一個人發脾氣,你就認為「他一定沒有聖靈」 ﹔然后你又看見一個人脾氣好得不得了,你就認為「他一定有被充滿聖靈」 。那我問你,耶穌基督發脾氣的那一天,聖靈離開他嗎?從「現象」定「本質」,是完全倒果為因,這是不對的。所以,我們今天有神的生命,就會有神生命本質的生活﹔但是,我們學了本質生活中間的某一些成就,不一定就代表我們有這個生命。

    耶穌基督是又愛又恨的本體,當我們提到「愛」的時候,常常會落到新派神學的窠里面  --  「因為上帝是愛,所以不可能有地獄的存在,因為愛的上帝是不會創造地獄的」。但當我們論到「義」的時候,又常常會落到那些極端份子的窠臼里面  --  「因為上帝是義,他絕對不會寬容那些有罪的人」。我不能用「上帝的義」來捆綁「上帝是愛」,我也不能用「上帝是愛」來捆綁「上帝有義」。我不能因為「上帝是愛」所以不准他創造地獄,我也不能因為「上帝是義」所以他一定不准人得到救贖。當我們把神的道捆綁到某一個范圍的時候,我們就放棄了、我們就丟失了這個平衡性、完整性、統一性中間的真理的兩面。

    基督徒是愛的嗎?是。基督徒是恨的嗎?是。基督徒是愛恨交織嗎?是。愛和恨是可以交織的嗎?可以。怎樣交織在一起呢?有很大的困難,我會在第四堂很詳細地談到這一點。所以,我們的愛從哪里來?從生命而來,而這個生命因為神的本性就是愛、神的本質就是愛,所以當神把這個生命放在我們里面的時候,我們就有了從這個生命而有的本質,愛就充滿在我們里面。但是這還不夠,愛還有第二方面的元素  --  愛是從道產生出來的。


二、愛是從「道」而來

    你說:「我從來沒聽過這句話,愛是從道產生出來的?」我們只聽過「信道是從聽道來的」(羅十:17),所以當你聽了上帝的道以后,道在你心中就產生了信仰。這絕對不像靈恩派那種以「自信心」代替「道信心」的錯誤  -- 「只要信,你的病一定會好,信不信?」「信!」「信不信?」 「信!」但如果你沒得醫治,他就說:「因為你信心不夠,所以上帝不醫治你。」竟然用這樣的辦法嚇人!一個人還沒有信主、還沒有聽道,你問他:「信不信?如果信,上帝就醫治你。你要信!」他是怎么信的呢?他說:「我是『自信心』,我相信上帝是全能的。」「上帝啊,你既然是全能的,怎么可以不醫我的病呢?你既然是全能的,你一定要信實地把你的全能顯給我看。現在我用你的全能來吩咐你醫好我的病,因為你是全能的。我相信你能醫好我的病!」這種信心是聖經所講的信心嗎?這種信心是因聽道而產生的信心嗎?這不是聽了道,咀嚼、明白之后所產生的信心,這是只聽了一句,之后就用那一句來「綁上帝」的信心。

    今天有很多基督徒,越聽道越變成假冒為善的人,越聽道越變成挑剔教會的人,越聽道越變成批評別的基督徒的人,因為他每聽一句就以為所聽到的就是他的靈性,而他所聽到的也就變成他批判、鑒察、咒詛、嫌隙別人的那些標准。這是很可憐的事情!為什么越聽道的人卻對別人越無情?為什么越聽道就以為自己很厲害,因此可以批評這個、批評那個?我很怕你聽我講道以后就專門批評你教會的牧師,因為他講得沒有我的多、講得沒有我的深,你就認為他膚淺。我很怕你聽了一些好的東西以后就發現世界上有很多不好的東西,你就變成自以為是的審判官。今天我們對神的態度也是如此:「上帝啊,你是全能的,如果你現在不醫我,你就不是全能的!」你就用那句話來追討上帝,用那句話來審判上帝,用那句話來苛求上帝。你苛求神、苛刻人要到几時呢?你會否以你所聽到的道苛求過你自己呢?

    「信道是從聽道來的」(羅十:17)、「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羅十:14)這兩句話的意義深到一個地步,也就是你要借著所聽的道產生信心,這才是真正的信仰。信道是從聽道來的,如果你不聽怎么能信呢?那么,你聽的時候注意聽嗎?你聽的時候聽明白了嗎?你聽的時候聽到重點沒有?接下去,如果你不信怎么能求呢?所以,禱告真正的權柄是因為你真正聽道后產生了純正的信仰,接著才會發出一個正確的禱告。《雅比斯的禱告》是照著曾經有過的一些章節,以為你只要這樣禱告也會這樣蒙福,然后又去教導人(特別是那些有野心、自私的人),盼望上帝成全他的心愿。但那不是信心!

    所以,信心是因為道產生出來的,而這個信心的種子以后就變成愛的源頭。你說:「聖經有這樣講嗎?」有。保羅在羅馬書第四章說:「他(亞伯拉罕)在無可指望的時候,因信仍有指望。」(羅四:18)所以信是盼望的源頭。在加拉太書又說:「唯獨使人生發仁愛的信心才有功效。」(加五:6)所以信是愛的源頭。雖然愛是信心的成全、是信心的實踐,而且愛最后比信心更大(參:林前十三:13),但是,愛是建立在信上,信不是建立在愛的上面。

    今天有很多人因為有愛心就請人信耶穌:「我多多照顧你,給你多一點東西,你就信耶穌吧!」信不是愛所產生的果效,但是愛是信心所產生的果效。所以因果倒過來的時候,你所建造的那些基督徒的果子常常是糠秕,受不了試煉也禁不起考驗,一下子就倒下去。大陸很多的知識分子都受過馬克斯思想、列寧哲學、毛澤東主義,還有唯物辯証法的影響與訓練,而且也看過很多仇恨、共產黨之間彼此鉤心斗角的事情。當這些人到美國的時候,看見基督徒這么有愛心地接待他們,他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些,所以就覺得:「這些基督徒這么好,用愛心接待我,那么信耶穌應該也不錯。」所以就用愛心來建立信心,但是沒有這個事!等到有一天他找到一份事業可以解決生活問題,他不必再等你請他吃飯就可以溫飽的時候,他謝謝你曾經幫助過他,但是他不需要你的基督教,因為信心不是建立在愛心的上面。你們懂這些原則嗎?你的好行為只能吸引他來聽道,然后「道」再把他思想里面那些抵擋上帝的營壘全部打破。所以是「道」建立信心,不是愛心建立信心,你明白了嗎?

    所以,信心產生愛心,信就成為愛的根基,而這個根基性的信是從道生出來的(這一連串的東西是歸正神學真正的精髓)。不是愛心建立信心,是信心建立愛心。你有真正的信仰,然后在信仰的中間你真正明白神的道,而在真正明白神的道的要求的時候,你不但要信道,你更要行道。所以從信心產生行道,一行道的時候,愛就流露出來了。


三、愛是從基督的激勵而來


    愛從基督的激勵來的。「基督的愛激勵我們」(林后五:14)是說我們既然領受了耶穌基督的救恩,每次思念他怎樣犧牲而死、怎樣為我們付出代價,我們就受激勵,以后我們的生活就充滿因基督的激勵而有的愛心。

    愛的激勵是很大的,當愛臨到一個人身上的時候,這個人的本性差不多都會被推翻掉。譬如,當一個吝嗇的人談戀愛的時候,那段時間他會變得非常慷慨(但結婚以后又變回吝嗇了),買多貴的東西給他的女朋友都甘愿。別人想:「奇怪,平常吝嗇得不得了,五毛、一塊錢都要計較的,現在几萬、几十萬就這樣給!」為什么?因為愛!愛可以使人產生很激烈的改變。愛可以使一個最懶惰、什么書都不讀的學生忽然間用功得不得了,因為他發現班上有一位很漂亮的女孩子,如果他不努力讀書,萬一留級就不能同班了嘛!就產生一個個性上很大的轉變,你看見了沒有?所以,愛可以產生一個很大的推動力。同樣的,一個人被基督的愛所激勵的時候,他的生活一定會改變。這就是變的第三個來源,是從基督的激勵來的。

    「激勵」在原文的意思、正像一個人沒有辦法不立即上廁所,因為里面已經急得不得了﹔本來這個人很懶惰走路,但現在急得不得了,一定要找到廁所把它解決。里面的推動力大得不得了,他一定要解決。一個人傳福音如果不是因為基督的愛激勵他,他不會盼望解決的。只要有機會我就向別人傳福音,今天坐出租車到會場,下車前我為司機禱告,求主賜福給他。起先我講耶穌基督、講人生是短暫的,他只是笑笑,但后來為他禱告時他就很嚴肅了,最后還謝謝我。為什么我要傳?因為基督的愛激勵我!我們蒙恩的人、本來不當得救的人,就因為有人傳?音給我們、有人勸我們、有人把上帝的道講給我們聽,我們才會信主,所以我們也應當這樣再去傳。愛從哪里來?從基督的激勵而來的。


四、愛是從聖靈的澆灌而來


    神的生命所帶來的本性改變了我們,使我們產生愛心﹔神的道所產生的信仰使我們產生愛心﹔基督的死和他的福音救贖激勵我們,使我們產生愛心﹔第四,聖靈的澆灌使我們產生愛。這一點特別發生在受苦的人身上,當一個人為了行神的旨意、為了福音的緣故而受逼迫患難的時候,聖靈會把上帝的愛厚厚澆灌在我們心里。

    羅馬書五章3-5節列了一連串靈性成長的過程:「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里。」「因為『知道』......」,所以當我們受患難的時候,你不要怕,因為患難中間需要的是理性,不是感受。很多人在患難中間因「感受」而失敗,卻不是因為「明白真理」而得釋放  -- 「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八:32)。你在感受痛苦的時候,「感受」會把你拖下地獄去,所以那個時候你要用「真理」去得勝﹔你要從感受的范圍中間起來,用真理的眼光去看見盼望。「因為『知道」......」,所以每次患難來的時候你們需要「知道」,患難來的時候你不是用「感受」,而是用「知道」﹔患難來的時候不是用心里的感受、自我受傷的感覺,乃是用理性對真理的降服、用頭腦里面對上帝的道的明白。為什么我們開講座要講這么長的東西,一講就講几十個鐘頭?我是要你明白、明白、明白、明白。我問你,你平常主日崇拜聽道二、三十分鐘,跟你聽几個鐘頭的講座后明白了一個大道理,是不是很不一樣?你感到明白道理以后給你一生的影響很大的,是不是啊?你是不是感覺:「啊,原來是這樣,神的道這么丰富,我心靈太喜樂了!我可以明白這些是神給我特別的恩典!」你感謝主嗎?

    你要「知道」,患難的時候你要知道患難生「忍耐」(參:羅五:3)。「啊,原來我還不夠忍耐,所以上帝給我操練、給我患難。」什么叫作「忍」?就是一把利刀放在心上,插在那邊,這個叫作「忍」 。中國字很有意思,你把利刀放在心上,這個就是「忍」。只要動一動,啪!就出血了﹔只要動一動,馬上心臟爆裂,所以只好忍著,不要亂動啊!

    「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為什么同樣受苦,有的人急得不得了,有的人受苦卻若無其事,完全不受攪擾,為什么呢?老練了!今天你一遇到患難就苦得不得了,只証明你「不老練」。我從一個人受苦時的反應就可以知道他的靈性到什么地步、他已走到哪里。有的人知識高得不得了,但是靈性的經歷還是很低﹔有的人學位大得不得了,但是他心靈的成熟還是很嫩。從受苦時你怎樣認識真理、怎樣得勝感受、怎樣順服聖靈的引導、怎樣忍耐,就看得出你的成熟度。「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里」,所以,愛從哪里來?從聖靈澆灌來的。


五、愛是從聖靈所結的果子而來


    愛從哪里來?愛是聖靈所結的果子,這是第五點。聖靈所結的第一個果子是什么?仁愛。不是我的果子,不是你的果子。你說:「這個人里面很有上帝的愛,這個人很有聖靈的果子。」對了。但如果你說:「這個人結了很多果子。」不對了,因為果子不是我們的,果子是聖靈的,只不過結在我們的枝子上。你看葡萄樹上面有果子的時候,你是說:「這棵樹的果子好吃。」或者你是說:「這根枝子的果子好吃。」如果你是說「這根枝子的果子好吃」,那么另一根枝子的果子呢?「也好吃啊!」所以,果子是樹的,只是結在枝子上。照樣,聖靈的果子是聖靈的,只是結在你我的生命上,就這樣簡單。不是你的,不是我的。一個很溫柔的人,你說:「這個人很厲害、很厲害,因為他很溫柔。」其實是聖靈很厲害地把溫柔結給他。你說:「這個人很有節制。」為什么?因為聖靈在他心中做工的時候,他順服聖靈的引導,聖靈就把節制的果子結在他身上。所以,所有的果子都是聖靈的,這個叫作「聖靈所結的果子」 ﹔不是你結的果子,不是我結的果子。

    我們所能結的果子都是遺傳的果子,不是聖靈的果子。你說「他很忍耐」,為什么很忍耐?他還沒有信主,怎么很忍耐?因為他父親很忍耐、母親很忍耐,就生出忍耐的孩子,所以他那個忍耐是遺傳的果子,不是聖靈的果子。如果一個人本來是很急的,后來因為聖靈充滿他就變成很忍耐,這和一個本來父母親就很忍耐所生下來很忍耐的孩子,哪一個有更多聖靈的果子呢?上帝的算法和人的算法很不一樣,你懂嗎?你因為繼承了父母好的個性,所以你天生就很好,但這并不會使你歸榮耀給上帝,你只會夸自己的功勞。但是,你本來是不可能忍耐的,后來因為聖靈的感動、你所付的代價,所以你變成能忍耐﹔雖然你的本性不像別人有好的家庭背景所產生遺傳的果子,但是因為你勝過的困難非常多,上帝認為你付的代價比那個人更大,所以上帝說:「你是得勝的!」「得勝」是這樣算的,不是從果效算。他不過是領受了遺傳的果子,但不是聖靈的果子。

    有的人賺三萬,有的人只賺兩千,為什么三萬的人會賺三萬?因為他投資兩百萬。而那個人只賺兩千,因為他本錢只有廿塊。哪個厲害?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很多基督徒用「現象」看人,所以把成功看成失敗﹔有的人不從現象看,所以他的失敗還是成功。我這些動性的觀念是非常反合性的、革命性的觀念,你們不容易接受,但我相信我死了以后很多人會更多思想我所講的話里面那些和現象論完全不同的東西。

    這個人奉獻十萬,哇!牧師、傳道就對他好得不得了。我們的教會最近開始動土興建禮拜堂(要建立一個三千萬美金的禮拜堂),前兩個禮拜有一個人奉獻五十五萬五千五百美金,但后來我看他講話的態度不大對,我就對他很不客氣。我不會因為你奉獻很多的錢就對你比較特別,如果只是要作那樣的傳道人,我早就成功了。我要問的是:「你的十分之一是不是交給上帝?」對唐崇榮來說錢是小事情,如果上帝要我做一件事,我會把全部的錢都放上去,十分之十奉獻﹔但如果上帝不要我做那件事,我一塊錢都不會拿出來。你奉獻五千、他奉獻一萬,但你是辛辛苦苦賺到一萬后奉獻五千,他卻是賺了一千萬只奉獻一萬,我認為你比他更愛主,所以不要從現象看。如果一個傳道人,他什么才干都沒有,跑到教會來混飯吃,雖然他一個月只拿三萬,但他是浪費上帝三萬!因為他根本沒有才干,他是亂來的。但如果一個人可以賺一百萬,他到教會服事拿五萬,他是奉獻了九十五萬。我是這樣算的,你明白嗎?

    一個很凶、常常喊打喊殺的回教徒信了耶穌,但信耶穌后不到一年,他兩歲的孩子沖過馬路被汽車撞死。哇!人家想他一定要殺人了,司機一定會被他揍死的。但就在這個時候,他跑去抱著已經死的孩子,流著滿臉的眼淚對那個司機說:「我知道是我孩子的錯,走吧!我不告你。」后來埋葬他的孩子時,全教會的人都看到聖靈充滿在他身上。那個時候的聖靈充滿是真的,和現在滾在地上哈哈大笑的「聖靈充滿」,完全是天壤之別。

    今天的教會因為做來做去都做到不成功,就把那些假的聖靈功用代替真的聖靈工作,然后自己欺騙自己,還派人去受訓練。今天有一個人在吃飯時對我說:「我受你影響很大,我的孩子作傳道也是受你的影響。」我說:「你的孩子現在在哪里?」「到新加坡受訓練。」「在哪一個教會訓練?」「康希那邊。」我說:「錯了!那是錯誤的訓練。」受我的影響、用我的名字,然后接受那種訓練,寧可沒有受我的影響!

    有多少來台灣講道的人比我更貼切、更露骨地把你們的錯誤指點出來?你們覺得不順耳,因為「良藥苦口利于疾,忠言逆耳利于行」。我今天告訴你:許多虛假的現象不是神的旨意、許多外表的復興不是神的旨意,只有在神的道里面扎實地建立根基、真正的順從,這才是神的旨意。阿們?你的得勝、你的忍耐、你靈性的成長,都要看你順服了聖靈多少,都要看你克服從遺傳、從文化而來的攔阻有多少。

    我們的愛從哪里來?我們的愛從神的生命的本質來的。我們的愛從哪里來?從神的道純淨的真理產生出來的。我們的愛從哪里來?從基督為我們死、為我們舍命,這個犧牲的大愛的激勵而來的。我們的愛從哪里來?從聖靈的澆灌而來。我們的愛從哪里來?從聖靈的果子而來的。


六、愛是從經歷十字架的異象而來


    我們的愛從哪里來?我們的愛從經歷十字架的異象而來。這一點和「基督的激勵」有一些不同。就像約翰走回各各他,在耶穌基督十字架的下面看見他的死﹔他看見基督流血舍命的時候,完全沒有為自己的利益關系掙扎、完全沒有為自己受的苦埋怨、完全沒有為自己一定要被咒詛到這個地步而申訴,基督的回應是完全甘心的忍受,他就明白什么叫作愛了。愛就這樣在約翰的心中產生。

    我很愛約翰,所以我很愿意思想、約翰是怎樣經歷上帝的恩典,但是約翰在十字架下一句話也沒有講,我相信他的眼淚是一直流、一直流,但他沒有話講。他還沒有信主以前被稱為「雷子」(參:可三:17),中國人是說「雷公」!因為他的脾氣最壞。但是約翰經歷十字架耶穌死的情形以后,他就變成愛的使徒,他年老的時候沒有別的道理,只一直講「你們要彼此相愛,你們要彼此相愛」(參:約壹三:11、23,四:7、11-12)。聖經里面最偉大、最簡短的愛的詞句都是從約翰口中講出來的。「上帝愛世人,甚至將她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約三:16),這句話不是從彼得、不是從保羅,而是從約翰的口里講出來的。為什么呢?因為他上過各各他。「上帝就是愛﹔住在愛里面的,就是住在上帝里面」(約壹四:16),這樣的話不是從彼得口中講的、不是從保羅口中講的、不是從巴多羅買或其他人口中講的,而是約翰講的。為什么?因為只有他上到各各他。「主為我們舍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為弟兄舍命」(約壹三:16)這句話不是雅各講的、不是彼得講的,是約翰講的。為什么?因為只有他上過各各他。

    十字架的異象也就是我們今天培靈會所能達到的最后果效。這三十五年來(一九七0年我第一次來台灣,到現在二OO五年),我親眼看見台灣教會一直搞花樣、搞花樣,可是,教會復興不是搞花樣搞起來的。你們請那些古哩古怪的傳道人來這里講一些不是很精煉的、也不是很扎賞的內容﹔他們只講復興現象的講章,以此來制造一些好像是運動、其實是花樣的節目。然后你們又派人出去受訓,但不是訓練怎樣在上帝的道上建立根基、不是訓練怎樣在受苦的事上倚靠上帝、不是訓練怎樣在反對神的環境中間勇敢傳道,而是訓練怎樣用一些新的型態來敬拜贊美、怎樣使人數更多、怎樣使你的講道和節目可以好像更吸引人,這種訓練可有可無,這種訓練弊多于利。台灣的教會沒有覺悟!台灣的教會一直在搞花樣,要搞到什么時候?讓我們痛心悔改吧!回到上帝的面前,重新扎根,在真理上透徹研究。只有向下扎根很深的樹,才有資格向上爬得高。阿們?只有地基打得很穩的工程,才可以在上面建造高大的房子。只做漂亮的外表、張燈結彩來引起眾人的注目,讓許多人喊叫、拍案叫絕,但那叫作「聖誕樹」,是沒有根的﹔雖然很漂亮,但一年只出現一次,每一次出現都是新的,因為舊的已經被丟掉了,因為沒有根,所以已經被燒了、已經枯干了。今天有很多的基督徒就像聖誕樹一樣,聖誕樹出現他就出現,聖誕樹收起來他也就不見了﹔明年聖誕樹出現他又再出現、唱聖誕歌,但以后又不見了。

    我們要跟隨主到底,不是跟到五餅二魚的地方而己,不是跟到行神跡醫病的地方而己,不是跟到那些享受世界奢華富貴、享受暫時的快樂而已經,乃是跟到十字架下、跟到各各他山、跟到看見耶穌基督的死真正的愛的表現,而流盡眼淚重新把自己奉獻給神,以后一生一世改變從雷公變成愛的使徒。

    今天有一位弟兄講了一些話我覺得很有意思,他說:「我們一直禱告大陸的門快快打開,但大陸有一位四十多歲的傳道人卻說:『不打開更好。』我覺得很奇怪:『為什么不打開?』這位大陸傳道人說:「你想,一顆汽球一直灌氣在里面,讓它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結果爆了,一爆就漏氣了、沒有了,這就像你們台灣教會。台灣教會不是開放很久了嗎?台灣教會不是自由做禮拜嗎?但到現在連百分之二的基督徒都沒有。大陸教會不是被壓得很厲害嗎?但為什么超過百分之五、超過百分之六?因為沒有開放。』」因為沒有開放,所以大家就在里面真正享受神的恩典,努力傳福音。凡是聖經越容易送、越免費送的地方,都是人不讀聖經的地方﹔凡是聖經被嚴嚴禁止不可印、不可發、不可讀的地方,都是人努力一個字一個字抄聖經、好好研究聖經的地方。我不是贊成極權主義,但是我告訴你,神的主權大到一個地步,沒有一個政府可以攔阻他自由行事。感謝上帝!我們如果領受的恩典是比別人多的,我們以后要交帳的時候,神的追討也是比別人多的時候。請問,我們預備好了沒有?

    我們需要愛!愛從哪里來?愛從十字架經歷的異象而來,愛從你看見基督受苦時的感動、使你愿意效法基督而來的。


七、愛是從苦難中的得勝而來


    最后,愛從哪里來?愛從上帝讓你受盡痛苦以后,你想起基督在苦難中間怎樣用愛得勝恨、用愛得勝自己的犧牲的那種順從而來的。沒有受過大患難的人,很難了解別人在患難中間的情形﹔沒有受過飢餓的人,很難愛那些在飢餓中間受痛苦的人﹔沒有受過逼迫的大,很難了解受逼迫的人心情的痛苦,以致無法真正體恤、憐憫、愛惜他們。今天有許多許多的人,他們永遠沒有辦法去體會別人,因為他們自己沒有經歷過。經歷過痛苦并不等于你就能產生對別人的體恤、不等于就能產生對別人的愛,因為同樣的經歷可能產生兩個極端的后果  -- 有的孤兄長大以后就變成流氓,因為沒有父母的管教,他就完全不受約束,如同沒有 、沒有約束的馬亂跑一樣﹔但有的孤兒長大后就充滿愛心,收留孤兒、喂養孤兒、開孤兒院。所以,同樣的經歷可能產生不同的后果,有的人常常生病后來決定作護士照顧病人,有的人常常生病索性就自殺算了。

    如果你在苦難中間能得勝痛苦,那你的愛就會倍增﹔如果你借著苦難、利用苦難來增加你靈性的長進,你對別人的關懷就會倍增。為這個緣故,我們求主給我們經歷,并在經歷中間又給我們得勝。經歷什么?經歷主旨意中間的苦難﹔得勝什么?得勝苦難所帶給我們的那些試探和撒但給我們的折磨,然后你受過折磨、受過苦難,得勝試探之后你就照聖經所講的因為經過患難就更體恤、了解那些在患難中間的人。因為你經過患難就得著更多的安慰,你得著更多的安慰,你就有更多的力量去安慰那些同樣在患難中間受苦的人(參:林后一:4)這是保羅清楚告訴我們的話語。

    愿主幫助我們,讓我們在這七個源頭、七個元素中間找到真正的愛:一、神生命的本性﹔二、道產生的信仰的動力﹔三、耶穌基督救贖我們愛的激勵﹔四、聖靈在我們受苦的中間澆灌在我們里面的上帝的愛﹔五、聖靈借著我們的順從所愿意信托給我們、在我們身上所結的果子﹔六、認識、看見基督受苦的十字架異象所產生的感動﹔七、我們從神旨意中間的苦難的得勝所得著的愛。我們用這樣的愛去愛別人,這樣的愛就一定是甘心犧牲自己、一定是造就別人、一定是效法基督,也享受上帝喜樂油膏抹的愛。愿主的愛充滿我們每一個人!

 

第二章 - “恨”的產生第四章 - 愛與恨的具體結合 -- 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