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基督徒的愛與恨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基督徒的愛與恨》)

第二章 - “恨”的產生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事奉中的喜樂油

大衛的愛與恨

“愛”是神的本質,“恨”是神的屬性

“恨”的產生

一、自身受到不公義的對待

二、所愛的人受到傷害

三、自尊受到侮辱

四、物質與利益被剝奪

五、所愿的未能達成

六、達不到果效的愛

意志與理智的聖化

●經文●

    上一堂我們提到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的感情里面有愛又有恨,然而,這兩樣可能并存嗎?可能,而且應當并存。一個只懂愛、不懂恨的人,是很可怕的﹔一個只懂恨、不懂愛的人,更可怕。但一個能夠用愛也用恨去正確處理應當愛與應當恨的人,是神所喜悅的。所以,如果你什么都只有愛,卻從來不知道什么叫作恨,你很可能落入「妥協」而出賣自己,因為你沒有界線、沒有原則,結果,把真理與邪惡一并犧牲掉,這是很可惜的事情。但如果你只有恨而沒有愛,你可能會陷入自我毀滅,危害社會、全人類的命運,甚至把整個世界帶到盡頭。所以,如果我們懂得怎樣愛又懂得怎樣恨,在愛里知道愛所不能接受的應當怎樣去恨,在恨里接受恨的界線在哪里,其它的就用愛去處理,那我們就是一個真正有智慧的人。

    「愛恨交織」不但是可能的,而且是應該的﹔「愛恨并存」不但是可能的,而且是需要的。「愛恨并存」不但存在人間,連神的本性也有這兩樣的并存,所以,上帝有愛,上帝也有恨。上帝的兒子耶穌到地上來的時候,他有愛也有恨,所以,「論到子卻說......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上帝,就是你的上帝,用喜樂油膏你」(來一8-9)。


事奉中的喜樂油


    耶穌就在愛與恨并存的這種生命中間,領受了上帝對他的贊賞。為什么呢?因為聖父欣賞聖子這種愛憎分明的感情,聖父欣賞聖子愛恨有清楚對象和有嚴謹原則的感情  --  成熟到一個地步,是聖化又完全的感情。不但蒙父所悅納、蒙父所贊賞,父甚至給他一個禮物來使他得到應當有的稱贊,就是使他繼續享受在這種感情里的生活。「因為你愛真理、你愛公義,因為你恨邪惡、你恨黑暗的勢力,所以我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

    事奉主應當有喜樂,在勞苦中間應當有甘甜。如果我們的事奉是充滿痛苦、哀怨、咒詛、辱罵,就顯出我們里面沒有事奉的喜樂。一個人可以喜樂到一個地步,多少的勞苦都沒有妨礙在他心中所洋溢出來神的膏抹﹔一個人可以勞苦到一個地步,甚至體力透支,但沒有減少他里面的喜樂。這就是膏抹,是聖靈的工作。

    聖靈在一個人的事奉中給他的膏抹,乃是叫他在勞苦里有喜樂,因為他的感情聖化到一個地步,使他不因自己受到傷害而哭泣、感到煩心,不會因自己受傷害而咒詛別人、輕看別人。相反的,他能夠在各樣的苦難中感謝上帝:「我竟然有這樣的特權可以經歷這樣的苦難,我竟然可以和眾聖徒、先知、使徒們一樣,承受他們曾經所受過的苦。」那么,苦算什么?向苦夸勝的人,是因為他的喜樂充滿﹔向勞苦夸勝的人,是因為世界物質所帶來的困難,不能消磨也不能損害他里面已經領受的膏抹。為這個緣故,上帝的聖子在地上受到最大的苦,但是上帝的聖子在地上得到最大的喜樂。感謝上帝!「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上帝,就是你的上帝,用喜樂油膏你」,這樣,耶穌基督在世界上知道應當愛什么、恨什么,他就過了一個喜樂、甘心、忠心至死的生活。

    親愛的弟兄姐妹,這種事奉正是今天教會需要的!為什么今天在教會中一旦有一點點人事問題,我們就馬上跳起來為自己伸冤,甚至開始制造紛爭、結黨,去對付那些討厭的人呢?為什么今天有一點點的困難,我們就馬上埋怨、責怪上帝呢?在舊約里,約伯咒詛他的生日(參:伯三:1),耶利米也咒詛他的生日(參:耶廿:14),他們面對困難時的反應是耶穌基督在他的生命里從未出現過的。事實上,在基督的生命中間,他所受的痛苦、傷害、毀謗、攻擊、排斥......,遠超過舊約里的任何一位先知,遠超過新約里的任何一個使徒,但耶穌從未口出威嚇的話(參:彼前二:23)。耶穌為何能這樣呢?因為他是靠著喜樂油的膏抹來渡過痛苦日子的人子。耶穌所愛的,正是父所愛的﹔他所恨的,正是父所恨的。耶穌的榜樣,在先知中是無人出其右,在使徒中是無人超其限,因基督以無限的喜樂得勝了他在事奉里所有的痛苦。


大衛的愛與恨


    大衛被稱為是「合神心意的人」,因為他最明白基督,他最認識基督,他最了解基督。就我個人的評論,歷史上最偉大的神學家是大衛,不是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不是奧古斯丁(St.Augustine of Hippo,354-430),也不是使徒保羅、彼得。因為在還沒有新約、在耶穌還沒有道成肉身以前,大衛已經了解基督是一位怎樣的救贖主。他早就說基督「要以三十塊錢被賣」(參:亞十一:12),基督「一根骨頭也不折斷」(參:詩三十四:20),基督要「與財主同葬」(參:賽五十三:9),基督的「手腳要被扎被刺」(參:詩廿二:16),基督要「坐在父上帝的右邊」(參:詩一百一十:1)。

    大衛這樣一位神學家,不是根據已經有的聖經去發揮出一個系統神學﹔不是因為聽了別人講關于基督的事情,經過默想、思念之后,就慢慢明白其中奧秘而寫出一篇論文的神學家﹔他乃是在所有的先知還沒有論到基督到世上來以前,就已經從神領受了關于基督奧秘的事。這是亞伯拉罕從來不知道、摩西也不明白的事,大衛卻完全知道了。大衛對基督論的預言超過所有先知預言的總合,耶穌基督的降生、受難、釘十字架、埋葬、復活、升天,大衛都摸到上帝的心意、知道上帝的心意,而大衛也就成了一個在最大的苦難里卻不報仇的人。

    他是君主,他對示每沒有報復(參:撒下十六:5-13,十九:16-23)﹔他是君王,他對自己的孩子沒有用報應去責罰他(參:撒下十三:37-39,十八:32-十九:1)﹔他是君王,他可以像當時各國、各邦的君王一樣,任意發動戰爭、為所欲為,大衛卻從來沒有這樣做。因為他懂得像基督一樣,怎樣愛仇敵﹔他懂得像基督一樣,怎么恨罪惡。然而,基督是神,他是人,他在愛恨的事情上走錯的時候,上帝讓他跌得比別人更可憐,因為他殺了不該殺的人,娶了不該娶的人。這是大衛一生中愛恨顛倒的一個例子,所以神要刑罰、審判他。

    大衛年老的時候,把所羅門叫到面前,仔細地對他說:「這個人曾經做過這件不好的事,那個人曾經做過那件不好的事......。」這是不是表示他記恨而從來不忘呢?這是不是表示他將死之前仍沒有赦免人呢?不是的!他是一國之君,從來沒有報復,從來不對他的敵人施行應當有的審判,因為他愛他們,所以讓這些人可以平安無事地活到他死的時候。然而,這些人可能看不起他的孩子,給他的孩子在繼承國位時帶來很多麻煩,所以大衛身為一位長者,一定要告訴他的孩子:「你要謹慎那個人,你要謹慎那種手段,你要讓慎那種仇敵......,因為這些人是這樣行事。」然后讓智慧的所羅門自己尋找上帝的旨意,應該怎樣去對付、怎樣去統治這個很難治理的百姓。

    親愛的弟兄姐妹,大衛一生中的愛與恨,給我們學習的榜樣,因為他的愛與恨是很合神心意的愛與恨。


「愛」是神的本質,「恨」是神的屬性


    我們在之前已經提過,「恨」不是積極性的存在,「愛」才是積極性的存在。「愛」是上帝的本質,「恨」只是上帝生命里的一些本性、性情,因為「上帝就是愛」。但是,「愛里面的恨」和「愛的本體」是不一樣的,因為「愛」是上帝的本質,「恨」不過是上帝的屬性。在上帝的愛里面,他的愛和他的生命是永恆并存的,因為「上帝就是愛」。

    但這個「愛」并不是胡涂、囫圇吞棗的,不是無論什么對象都可以成為上帝所愛的。聖經告訴我們,上帝恨惡罪惡,恨惡那些抵擋他、故意犯罪、邪惡的事情。善的存在是自存永存的存在,惡的存在不是積極的、永恆的存在,是從被造者的墮落產生出來的。所以,惡的存在是「偶然性」存在,善的存在是「永恆性」存在。同樣的,「愛」是神的本質,而「恨」是神屬性里的一部份。

    墮落者在邪惡的范圍里,與愛的本體隔絕,因此沒有愛的同在,就產生對愛的虧欠,就變成恨的存在。這種「墮落者的恨」和「上帝的恨」是不一樣的,因為上帝的恨是從他的聖潔產生出來的,他的恨是與罪惡完全沒有關系,而人的恨卻是在罪惡中間產生出來的。所以,人的恨、人罪惡里的恨,是神所不喜愛的事情,聖經說:「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殺人的。」(約壹三:15)


「恨」的產生


    那么,「人的恨」是怎樣產生出來的?聖經里面第一個恨人的人是該隱,該隱恨的結果,就是殺了人,他殺了自己最親近的人。同命運、同家庭、同地位、同有一個生命之根源的兄弟,應當彼此相愛的狀況失去了,該隱就殺了自己的弟弟。這給我們一個很大的啟發,整個人類所有恨的開始可以從這個例子里面找到原則。這個原則是什么呢?就是當你的「己」和「己的利益關系」受到另外一個「己」威脅的時候,「己」就與「恨」連結在一起了。我再講一次,「己」與「己的利益關系」,跟別人的「己」發生威脅、損害時,就從「己」里面產生仇恨,然而,這個「恨」與「恨罪惡」是完全不同的。

    為什么該隱會產生仇恨?你不要以為這個仇恨是主義與主義之間才有,譬如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有仇恨的可能﹔你不要以為是外省人和本省人才有仇恨的可能,台灣人跟台灣人之間也可能有仇恨。以前對陳水扁很好的人,現在對陳水扁不好,包括民進黨的人,對不對呢?這是事實。該隱和亞伯是同屬一個家、同屬一對父母,同一對兄弟都有將原來的愛變成恨的可能,還有哪一個國家、哪一個民族、哪一種社會,有可能是永遠和平、永遠以愛相待的?沒有可能!所以我們不要以為「我們的仇敵可能在對岸」、「我們的仇敵可能是白種人」,因為我們的仇敵可能就是同父同母生的手足。

    「恨」為什么產生呢?在該隱的個案里,「恨」的產生是出于嫉妒。而嫉妒是怎么產生的呢?嫉妒是從自我不應當有的野心產生出來的。我盼望我是全世界第一,結果卻發現有人比我更好,我因為無法達到自己野心里面所盼望達到的地步,就開始恨那些對我有所威脅、取代我應當有的地位的人。

    所謂「我應當有的地位」、「我應當是第一」,這完全是沒有道理的。為什么一定要是全世界最漂亮的人,你才能活在世界上?為什么一定要是全世界最聰明的人,你才甘愿作人?為什么一定要比別人的房子更大,你才覺得可以安居樂業?為什么一定要比別人有更多的享受,你才感覺到上帝對你好?為什么有人比你好、比你英俊、比你美麗、比你成功、比你順利,你就向天發怨言?你憑著什么資格把你自己想象中間應當達到的那個目標,作為絕對化自我、作為嫉妒別人的原因?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聖經是一本太偉大的書,每一個個案里面所教導人的功課,不是任何一本哲學書能夠相比的。該隱看見弟弟所獻的祭物蒙神悅納,就嫉妒弟弟、就恨他,所以殺了他。為什么呢?因為別人比我更好。相反的,如果你比別人更好,你就認為「這是應該的,這才對!」這個「對」是什么「對」?這個「對」是絕對不對的「對」 ﹔這個「對」是自以為對的「對」﹔這個「對」是相對的「對」。相對的「對」可能就是絕對的「不對」。譬如,「我應當比他好,否則我就殺他」、「我應當比她美,否則我就自殺」。這種人的精神已經病到無可救藥的地步了!

    所以,這個世界只有四種人,一種是You are 0.K,I am OK.,we are all 0.K.第二種是You are no 0.K,I am also no OK.,no one is good,we are all no 0.K. 第三種人是I am OK.,you are no OK. 第四種人You are OK.,I am no O.K. 當一個人看別人「好」、看自己「絕對不好」的時候,走到極端就是自殺﹔當一個人看見自己應當比別人好,而別人一定要比他不好的時候,走到極端就是殺人。

    我們怎么樣過一個和平共處的生活?你是你,我是我,他是他﹔我尊重你,你尊重我﹔我不是你,你不是我﹔這樣我們就和平了。我們怎么樣過一個更美好的生活?我愛你,你愛我﹔我關心你,你關心我﹔我尊重你,你尊重我﹔這樣我們就過一個彼此相愛的生活了。我們怎么樣過一個彼此毀滅的生活呢?我殺你,你殺我﹔我恨你,你恨我﹔我嫉妒你,你嫉妒我﹔我們就同歸于盡,一同滅亡。事情就這么簡單!這是邏輯里面的四個可能性:第一,「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第二,「你不好,我也不好,這世界太不好」﹔第三,「我可以好,你不可以好,只有我可以好」﹔第四,「你這么好,我這么不好,作人沒有意思,死算了」。就是這樣簡單的事,你把多少復雜的事情歸類起來,就是這四件事。

    而基督教所提出的社交生活或團體生活,是所有里面可能性最大、最好的一個  --  彼此相愛。你去哪里找到一個更高更高的哲學、更偉大更偉大的道理呢?問題是:「彼此相愛很好,但愛是從哪里來的呢?」你說:「愛從我自己來的。」你真的能愛嗎?你是愛的源頭嗎?你能夠從自己產生愛嗎?這就是非基督徒的婚姻與基督徒的婚姻不同之處。「我愛你,因為你很美麗﹔你愛我,因為我有才氣」,「我愛你,因為你很有錢﹔你愛我,因為我很能干」。但是,當有一天失去美麗的時候,愛就不見了﹔當有一天不再有才氣的時候,就不能愛了﹔當有一天不再富有的時候,對方就嫁別人了﹔當有一天你病了,身體不能再像過去一樣服事對方的時候,他就找別人去了。前面這些愛都是從「我」作為愛的出發點所產生出來的勉強結合,這是非基督徒的婚姻。

    非基督徒的婚姻在文化里領受了普遍啟示,所以就產生三種約束:第一,家庭約束﹔第二,社會約束﹔第三,宗教約束。因為這些約束,他們不敢離婚,就勉強白頭偕老,其實心里對婚姻早就厭煩得半死!為什么還繼續維持下去呢?為什么不離婚呢?「如果離婚,不是給人家笑嗎?」既然怕人家笑,就勉強做出個樣子維持下去。那是真的愛嗎?為什么怕人家笑呢?這是社會輿論給我們的約束。為什么不離婚的另一個理由是:「因為我是個有宗教信仰的人,一旦離婚,上帝會刑罰我。」于是,為了逃避上帝的刑罰,就勉強維持婚姻、勉強愛下去,然而那不是真正的愛。第三個理由:「如果離婚,我怎么向父母、兒女交待呢?」所以,今天許多社會上的愛在非基督徒、在沒有真正明白聖經的基督徒中間,他們是勉強結合、維持,不過是做做外表而已。

    但你不要用消極的眼光聽這几句話,在這個講座之后,神會提升你、使你明白:愛不是從自己作為源頭來解決一切的問題,愛應當用神作為源頭來分給眾人,然后,被分給的愛再彼此結合歸一、歸回神自己的「一」。

    當我用我的愛來愛你、你用你的愛來愛我的時候,因為我們都是一個會變的人、是一個暫存的人、是一個沒有辦法保証自己的應許可以維持到永恆的人,所以,我只是以暫時的愛愛你、你以暫時的愛愛我,結果不能保証維持到永恆。而基督徒的愛是從一個源頭分給兩個人,然后這兩者結合為「一」的時候,那個「一」就可以克服不同的因素﹔那個「一」是神,不是你。

    親愛的弟兄姐妹,當罪臨到人的時候,人脫離了神,人就以為自己是愛的源頭。但人還是有愛的可能,因為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樣式造的。人像上帝,卻不是上帝﹔因為上帝才是上帝,他是從古至今直到永遠的上帝,是自有永有、自是永是的上帝,是昔在、今在、永在的上帝,是昨日、今日、直到永遠不改變的上帝。你不要忘記:神才是愛的本體,你不過是一個有限的本體、一個受造的本體、一個偶在的本體、一個有缺憾的本體,如果你以自己這個與神隔絕的本體作為愛的源頭,你的愛是不能維持到永恆的。

    我不是說「身為基督徒的人都很好」,也不是說「非基督徒不可能有比基督徒更好的家庭感情」﹔我是說,若一個人在神的恩典中不覺悟,也不結連于愛的本體  -- 神,這個人是非常非常可憐的。相反的,如果一個人在基督徒的范圍之外享受了普遍恩惠,在這一方面有神特別的保守,即使面對家庭、社會、宗教等壓力,他們也比較能過一個克服困難、維持繼續相愛的家庭生活﹔這是有可能的,雖然這還不是真正最完美的愛。

    「愛」與「恨」之間應當如何調和呢?我們的愛是怎樣變成恨的?我們的恨是怎樣產生出來的?從該隱的例子可以很清楚地看見,兄弟在「親」的中間沒有「愛」。該隱和亞伯是兄弟之情,他們有同父同母之親,但是親情不能保証他們的相愛。他們是親,卻不能愛。我們常常說「親愛的」、「親愛的」,是不是表示有成親才能愛呢?其實,夫妻之問是先愛后親,一旦有了孩子以后才先親后愛。你愛你的孩子,因為他是你的親。你愛你的未婚夫,是不是因為他是你的親呢?不是的。羅密歐的家庭輿茱莉葉的家庭是世仇,但仇能產生愛﹔該隱殺死亞伯,卻是親人生恨。

    這樣,愛的突發和恨的產生,都是邏輯很難解釋的問題。到底愛是主動的,或者愛是被動的?愛的來源是我們計划的,或者它突然造訪?恨的來到是自發在我們生命里面,沒有預告地像火山爆發一樣?或者恨的產生是可以慢慢計划、培養起來的?我很難回答你。

    有些人決定并向眾人宣布這輩子不結婚,因為他沒辦法愛人。但几十年過了,突然間就在五、六十歲的時候結婚,你問他:「為什么改變主意呢?」他回答說:「我不知道,就這樣愛了。」從「不能夠愛」變成「能夠愛」,這個叫作 ex nihilo,「無中生有,從沒有變成有」。這是不是創造功能在他里面產生出來的呢?我不明白!

    有一些夫妻,日子平平淡淡,彼此也沒有特別感情,等到太太死了以后,這位先生也不想再婚了,因為他發現結婚是麻煩的,而且沒有太太也是某種自由,既然人生過了大半輩子,過了就過了,他也不再娶了。但几年后,他突然愛上一個人,感情甚至比對元配的愛更深,好像第二春,返老還童,比年輕人更浪漫。全世界的華人都曉得楊振寧吧?楊振寧的太太過世后,娶了一個很年輕的女子,雙方年紀差很大,有些人批評、譏笑他,但是他相信他們的感情是聖潔的。

    愛的來源是一個恩典嗎?愛的來源是一個突發嗎?我不明白。我只明白,我們應當敬畏上帝,我們的感情需要聖靈,否則我們就只是隨著生命中許多未知數的突然來臨,變成一個沒有人格的人。那種愛是真的嗎?如果那愛雖然是真的,卻是不合理的、是不合聖經真理的,那個愛應當大打折扣。

    為什么我們會恨人?為什么會恨那些與我們有親密關系的人?為什么會對某某人產生仇恨?這可以從該隱的例子看到。針對上述疑問,上帝的答案是不同于該隱的答案。該隱的答案是以自我為中心:「為什么我不蒙悅納,你蒙悅納?如果上帝悅納你的、不悅納我的,我就有怪責上帝的權柄,也有殺你的可能。」這種以自我為法官,自己定法律、自己扮演審判者的角色,動機是很可怕的!今天有許多人未經合理手段,就做出誣告人、殺人、藐視人的舉動,這些人是在扮演審判官的角色,這是神所不喜悅的事。上帝說:「你不要為自己伸冤,因為伸冤在我,我必報應。」(參:羅十二:19-20)那些對不起你的人、你不喜歡的人,你并沒有資格用你被造者的身份去結束他的生命,你并沒有資格也沒有權柄用你受造者的權利來決定善惡、生死和他人的命運。

    但上帝的答案和該隱的答案不一樣:「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它必戀慕你,你卻要制伏它。」(創四:7)這是全本聖經第一次把罪講成「人格化」的名詞。上帝對該隱說:「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而希伯來書十一章4-6節說:「亞伯因著信,獻祭與神,比該隱所獻的更美......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悅。」這樣說來,亞伯是因信獻祭而蒙上帝悅納,該隱則因為行為不好所以不蒙上帝悅納。

    請你注意,這里面隱藏的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層次:悅納是因著「信」,不悅納是因著「行為」。「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意思不是「如果你的行為很好,你會得救﹔如果你的行為很好,我會悅納你」 。事實上,得救需要加上信心,因為「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悅」,而這個「悅納」和「因為你的行為不好,所以上帝不悅納」的「悅納」,是兩個不同的層次。

    我不會因為我的行為夠好所以我得救,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話,基督根本不必到世界上為我死。但是,我也不能因為只要我有信,所以不需要基督也會得救﹔因為他的死是代替我,所以我對他的信,就是領受他為我死,接受他為我擔當罪過。所以馬丁路德說,信心就是對「接受」的「接受」(the acceptance of the acceptance )。what is the meaning of believing in God ?I accept the fact that God has accepted me in Jesus Christ. 「我相信」就等于「我接受」。接受什么呢?接受一個事實。什么事實呢?就是基督已經接受、拯救我這個不應當得救的罪人,我接受這個事實。這樣,我們受審判和信心沒有關系。

    有一次我搭飛機,一位女士知道我是傳道人,就過來和我討論一些事情。她說:「我今天還不能信主。」我問:「為什么?」她說:「信心是從上帝來的,對不對?」我說:「是。」她又說:「上帝沒有給我信心,我怎么信?所以,我如果不信,不是我的錯,是上帝的錯!」你看,有人口才好到這個地步,頭腦精明到這個地步。上帝絕對不會因為沒有給你信心而要求你信她,上帝絕對不會因為沒有給你信心以致你不信而審判你﹔但是,上帝會因為你的行為來審判你。我們受審判是按照各人所行的,或惡或善受報(參:林后五:10)。所以,你已經是一個按行為應當受審判的人,而當基督被賜下來時,你再侮辱他、再不信他的時候,「不信的必被定罪」(參:可十六:16﹔約三:18)。而且定罪之前,除了你不信基督以外,你已經因為行為的邪惡而被定罪。

    所以上帝對該隱說:「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現在請你們把這個對罪「人格化」的描寫,作深入的思考研究:當你犯罪之前,先受到罪的誘惑,罪像一只老虎伏在門前,當它還沒有跳起來咬你之前,它一定是先伏下去的(就像貓還沒有跳過去抓老鼠以前,它是先伏下來)。所以,上帝這句話把「罪」位格化,罪像一只獅子伏在你面前,你想,它在等什么呢?就是把你吞下去。一旦面對時,你要制伏它,否則,它就盼望可以抓住你,因為你是它的胃口。「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你看到了沒有呢?它在那里伏著,在找誰是它口中的食物,可以滿足它的胃口﹔但你要制伏它。這個罪論從創世記第四章后就沒有繼續記載,一直到雅各書第一章才提到:「但各人被試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牽引誘惑的。私欲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雅一:14-15)我在自己教會講雅各書時,這一節經文我差不多花一個月時間來講,提到罪的產生、人對罪的抗拒應當有的角色與如何回應。

    上帝看到該隱有不應當有的物質性的要求:他不應當有的,就是他自我理想的絕對化﹔他不應當有的,就是他盼望一方面犯罪作惡,一方面上帝一定要喜悅他。這種過份要求超過了基督的教訓、違背了聖經的總原則,是以罪人夜郎自大、自我絕對化的心態來對神有所無禮追討。但神絕對不妥協!所以,該隱的結果就是生發錯誤之心,以嫉妒變成仇恨、以仇恨變成殺機、以殺機產生行動,進而結束他弟弟的生命。

    神會把人的生命交在另一個人手里,讓他人隨意生殺嗎?有可能。是不是表示神沒有掌管生命的力量,在一時之間敗給犯罪作惡的人呢?當我們看見很良善的人被殺的時候,我們問:「上帝啊,你在哪里?你是不是跑去shopping?是不是沉睡了?是不是忘記了你應當保護你所揀選的人?連聖徒都這樣受害,你怎么向我們訴說你是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神呢?」

    亞當、該隱犯罪后,上帝分別問了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你在哪里?」〈創三:9)第二個是:「你兄弟亞伯在哪里?」(創四:9)這都是「位份」的問題。where are you ?人位份的失去,是直到廿一世紀還沒有辦法用哲學解決的問題﹔人際關系的失落,也是到廿一世紀人類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這是人類生存的兩大要素:一是找到自己的位份﹔二是找到與人之間的關系。當人破壞了與神之間的關系時,他的生存就失落了﹔當人破壞了與人之間的關系時,人際之間的社會就失落了。這兩個比環保更基要的人性問題,也就是上帝問人的兩個問題:「亞當,你在哪里?」「該隱,你的兄弟在哪里?」

    一個人犯罪作惡,抵擋上帝,因嫉妒、仇恨而殺了自己的親弟弟,他卻感到自己是很有理的。一個感到自己很有理的人,是不會悔改的﹔一個感到自己所做所為是應該的人,是不會后悔的。當上帝問:「該隱,你的兄弟在哪里?」該隱應當無臉見人、應當很痛苦地說,「上帝啊,我做錯事了!」相反的,他卻說:「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你什么時候交保管費給我,叫我要保護他安全?我如果殺了他,就証明你不能照顧﹔如果他能死,表示命運注定﹔我今天殺得成功,表示我的勇氣得逞。至于他在哪里?那是你的事情。他如果得救,在你那里﹔不得救,我也不知道在哪里。我把他殺死以后,你問我他在哪里?你有沒有搞錯?」

    你看,一個犯罪的人怎么會悔改呢?他對罪沒有覺悟,對自己做錯事也沒有覺悟,他總以為自己永遠是合理的。恨人的人很難知道自己的恨是不合理的,因為他所受的苦是從別人的好處對他產生的威脅而來的,所以他就以為自己在受威脅中「替天行道」,保存自我存在的權柄,免受更大的傷害。這種自保、自負,使人自以為合理地行使殺人權柄。你看看那些坐監牢的人,有多少人是懊悔、傷心、痛苦、慚愧?人不在痛苦里學習應當怎樣回到良善,就只能在痛苦中恨上帝、怨命運,甚至在痛苦中學習以后有機會要犯更大的罪,好使別人也可以嘗到他現在所嘗的痛苦。坐過監牢的人,很容易成為世界上最殘忍可怕的人。在監牢里的人,因為沒有見過女人,由于情欲作祟,他很容易成為同性戀、雜交,過著像狗一樣的生活。今天許多強奸犯,他們不會因為被判刑坐監而悔改,反而在監牢里再嘗試與同性相奸。人敗壞的時候,就從仇恨產生凶殺,以自己的理由來護衛自己,進而勇敢犯罪﹔卻不是產生悔改。

    「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用這種態度對上帝講話的人只有兩個,一個是不得救、敗壞的該隱,另一個是不順服、逃走的先知約拿。上帝對約拿說:「你這樣做對嗎?你向我這樣發怒合理嗎?」約拿說:「我就是發怒到死也合理!」(參:拿四:4、9)好像上帝沒有道理,只有他有道理似的。一個人在恨的罪惡里的時候,他是絕對不理性的。有時候我很怕用理性的工具、用理性的方法討論感情,結果人的感情完全沒有得到升華、聖化,僅是在感情的理論上增加一些知識。請問,這几個月你們聽我講「感情的聖化」 ,有哪一個人的感情比過去更聖潔呢?最糟糕的是,我們變成用理性去處理感情的問題,正像有一些人是用感情去處理理性的事情。「你讀不及格嗎?不要緊,只要花一點錢,老師對你特別疼愛,就免了你的考試。」試圖用錢來解決你在理性的失敗,試圖用人際關系來處理你在學問的不盡責,和解決你心中痛苦的問題,這種人太可怕了!這個社會太危險了!這種人際關系太脆弱了!我們的靈性太幼稚了!

    「恨」產生「殺」,聖經的觀念是「恨人就是殺人」。人類文化進到廿世紀結束、廿一世紀來臨的時候,突然變成比野蠻人更野蠻的社會。今天借著引爆炸彈自殺來殺仇敵的風氣,在回教世界里面時常發生。今天訓練人怎么制造炸彈、殺敵、作恐怖份子的人,他們不是無神論或進化論者,而是最有宗教情操的人。人可以一面說:「主啊,我愛你。」又一面說:「所有的人,我恨你!」人可以一面殺害別人,一面以為他用這個辦法是在服事上帝。聖經的例子是還沒歸主前的保羅,今天的例子則是許多極端的回教徒﹔他們一面殺人,一面盼望可以上天堂享受最大的?樂。這種宗教情操令人發指,但這是事實。他們發展的速度,超過今日基督徒傳福音的速度﹔他們發展的可能性,超過今日所有的基督徒勸人歸主所達到的果效的可能性。


一、自身受到不公義的對待


    恨從哪里來的?我要從几方面來說。我們在怎樣的狀況下可能會變成一個恨人的人?我們恨人,因為從小受到不公義的對待,所以當我們長大以后,就認為受虐待是一種常情,別人被我虐待也是一種常情。父母親對孩子的毒打,可以在他們心里種下仇恨的根﹔父母親對孩子的苛刻,是使孩子痛恨自己、日后痛恨別人的原因,因為孩子從小被打,被辱罵,被毀謗,被輕視,沒有被愛。你的長輩或者老師、你的后母或者朋友,拳打腳踢地打著你,使你恨惡自己的存在,痛定思痛以后,你就認為:「要生存下去,我就要用同樣的辦法去對付其他人。他們哭也沒有用,因為我曾經比他們哭得更厲害,比他們受過更大的痛苦,比他們更多經歷沒有眼淚可以再流的地步。」所有恨的產生,與人本身受到不公義的對待有關系。你今天成為一個鐵石心腸、有仇必報的人,對人絕對不寬恕,這可能跟你從小受到不夠溫暖的家庭背景、社會背景,或是教育背景、人際關系有關。

    有可能脫離過去背景的轄制嗎?有的。使人自由的是律法、是聖靈、是真理,使人自由的是上帝的兒子。聖經提到這四樣,但律法和真理是連在一起的,所以真正使人釋放的有三大范圍:一是神的道﹔二是上帝的兒子﹔三是聖靈的工作。「主的靈在哪里,那里就有自由」(林后三:17),「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約八:36),「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八:32),雅各書加上另外一句話,「使人自由之律法」(雅一:25),這是聖經的教訓。

    我們為什么恨?第一樣,因為我們受過不公義的對待,然后堆積起來就變成一個恨人的人。有許多人在作媳婦的時候,被婆婆欺負得半死,我想這些人體會過作人媳婦的難處,日后熬成婆時一定會是好婆婆,事實卻完全不是如此。許多受過虐待的媳婦,以后會再虐待別人的女兒,因為她的心里想:「從前是我,現在輪到你!」她沒有因為從前受過苦而體恤別人。然而,有沒有從前受過苦現在卻懂得體恤別人的人?有,那是得勝自己的人。很多人是要自己得利,不是要自己得勝。在「得利」與「得勝」之間,只想求利而不愿意得勝的人太多了。所以,受過危害、受過虐待、受過不公義對待的人,常常產生仇恨,這是第一樣。


二、所愛的人受到傷害


    第二樣,當我們親愛的人受損傷的時候,我們會有替天行道、見義勇為的心志,但常常是用恨代替公義去傷害別人。當我們最親愛的人被苦待的時候,我們就對那些苦待他們的人產生仇恨。這就是中國歷史和武俠小說的情節:「你殺我爸爸,我殺你﹔我殺你,你孩子殺我﹔你孩子殺我,我孫子殺你的孩子......。」就這樣,章回小說永遠不停:「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而「下回分解」的故事,不外几個字  --  你殺我家人,我家人殺你﹔然后你的子孫殺我的家人,我的子孫再殺你的家人﹔有仇必報,循環不停,代代不息。這就是沒有基督的社會,以暴制暴,以恨制恨。連佛教的創辦人都講一句話:「以暴制暴,暴不能止。」這是相當有理的言論。我們用基督教的思想來看,恨不能以恨去解除,愛只能用愛去爭取。你盼望別人愛你嗎?你要先愛他,然后爭取到他有一天受感動,懂得怎樣照你的樣式來愛你。「愛只能以愛去爭取,恨不能用恨去解除」,這是很重要的至理名言,是生命中可以親身體會的金科玉律,求主幫助我們。


三、自尊受到侮辱


    第三,當我們的自尊受人公開的損害、侮辱時,我們會產生恨出來。有人在眾人面前侮辱你,你很可能立刻就在那個地方產生對別人的仇恨。當我們的自尊受傷的時候,發現自己原本所處的那個完美的地位因此失去某一部份,就覺悟到自己的完美受了虧損。所以當有人傷害我們的自尊、損害我們的利益、刷洗我們的面子的時候,我們很可能就變成突然地恨他。你要很謹慎,因為這些經驗基督都受過了,而他竟然沒有像我們以普通罪人的性情所回應的那些定律去彰顯自己的愚昧,他是「受辱不還口,被罵不說凶嚇的話,被殺不報應,被審判不申訴,被同情不接受」。耶穌基督說:「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為我哭,當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女哭。」(路廿三:28)耶穌沒有拒絕那給他醋喝的人,他很禮貌地嘗了一下,但是他也沒有繼續喝下去。耶穌基督的每一舉每一動,都是人類歷史最偉大的生活啟示﹔耶穌基督每一句有關于真理的話,都是人類歷史中間對上帝的真理最高超的啟示。耶穌基督的死和復活,乃是對人在生命墮落以后的最大應許,因為就在他真正實際地經歷出死入生的得勝后,我們才得到了真正的盼望。感謝上帝!耶穌基督成為我們最好的榜樣,成為我們永恆的楷模。


四、物質與利益被剝奪


    我們再溫習一下,為什么在生命中會產生仇恨呢?第一,因為我們受了不義的對待﹔第二,我們所親愛的人被他人侮辱蒙受虧損﹔第三,我們的自尊心受損、基本人權受侵犯,我們對自己完美的覺悟受到動搖,就恨那些損害我們完美的人﹔第四,因為物質與利益被剝奪,所以我們就恨那些剝削或侵占我們便宜的人。有一段時間,中國人很恨日本,但是也有一些台灣人很愛日本。有一段時間,整個韓國(無論是共產的北韓或自由的南韓)都恨死日本人,他們很堅定地、有骨氣地發展韓國的工業,所以現在日本最大的威脅不是來自歐洲,而是來自韓國,甚至日本新力公司(Sony)生產的電子器材里面有很多東西都要向韓國三星(Samsung)購買。這是韓國人對日本人的痛恨產生的奮斗意志所結出的果子,因為他們會受過傷害。

    這樣說來,因受過傷害而產生更有骨氣的結構,豈不是「塞翁失馬,焉知非?」嗎?若是這樣,我們何必要恨那些傷害我們的人呢?我們可以不必恨那些討厭我們的人,不過,這是一件很難、很難、很難、很難的事情!我故意講四次「很難」,因為本來就太難了。

    我們怎么愛那些對我們不好的人?我們怎么愛那些傷害我們的人?其實很多人對你的傷害不過是他自然的流露,他并沒有真正動機要來傷害你,只不過是他的個性使然。只有作母親的人才了解、明白,她的孩子從他古怪的父親那邊承受了哪一種脾氣,所以當這個孩子用與丈夫差不多的口氣傷害母親時,母親可以忍氣吞聲地說:「有其父必有其子,而其子就是我子。我就寬容忍耐他吧!」


五、所愿的未能達成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恨是怎么產生出來的?第五,你達不到的愿望使你不甘愿生活,你就恨神、恨人。「我這一生一定要拿到博士學位!」結果呢?因為工作、時間、經濟等條件,你讀到高中畢業就沒有辦法升學了。于是你開始存著一個恨的態度走下半生的道路,只因你達不到自己的目標。你要恨誰?為什么一定要拿到博士,為什么沒有到外國留學你就不能活下去?你可以講出一大堆理由,但是,在世界上沒有辦法到外國留學的人多到一個地步,是占絕大多數的。然而,為什么有些人就因為沒有到外國留學、沒有達到他的求學愿望,他就恨東恨西,以一個非常不愉快的態度過后半生呢?為什么?因為他認為:「這是我應該的,是理所當然的,我要的就一定要得到!」這種強求,不但是逼人,更是逼天,最后受痛苦的是自己。因為你的記恨、你對上帝的埋怨,就使你落在地獄般的生活里,過一個沒有辦法自救,永遠自我咒詛、自我怨恨的生活。

    小時候我有一個親戚就是這樣子,每次和他談話,他的回答總是負面的。「最近好嗎?」「很不好。」 「你身體看起來比較健康了,現在沒有咳嗽。」「但是腰酸背痛!」無論你講什么,他一定把更不好的講出一大堆﹔無論你再怎么稱贊他的好處,他總有一大堆壞處可以講,最后你根本不想再和他交談,因為每次談話都變得自討沒趣。這樣的人永遠消極、永遠埋怨,生命充滿苦毒、不滿,怨天尤人,沒有喜樂,為什么?有一些太高的愿望。


六、達不到果效的愛


    最后一樣,恨是從什么地方產生出來的呢?從不相稱的、太過的愛,結果達不到果效而來的。有人愛一個人愛到甚至替他死也甘愿,結果,對方一點也不愛她,她就變成恨死他了。為什么呢?「因為你的存在,我才變成這樣可憐的人,如果世界上從來沒有你這個人存在,我今天就不必這樣痛苦。」所以他的恨是因為別人的存在與他沒有發生愛的關系,而他的愛是一突發,就永遠不能再收回的,所以愛就生恨,這是很可憐的。

    所以,親愛的年輕人,如果有一個人苦苦求你嫁給他,你卻不太想嫁給他,最后他跪下來非娶你不可,這時你千萬不能嫁給他。你以為他這么愛你,愛到跪在你面前,這人一定是忠于你嗎?不是的!等到你嫁給他一起生活后,如果有一次你對他有所反抗,他就認為你是在羞辱他,因為在他的生命中曾經像個奴才般地跪在你面前,你就因此輕看他,所以他就要報復你。愛與恨之間只有一線之隔,而那條線是沒有面積的﹔愛與恨之間是可以彼此替換、交往,因為沒有神的聖靈引導的感情是可怕的。

    我們的感情如果不聖化,就會像火山爆發般突然來到,一夜之間同歸于盡。我們的感情若沒有聖靈的引導,就沒有節制的力量,可能鬧出命案,一發不可收拾。今天你到監牢里看到很多被關在里面的人,他們不過是一念之差、一時之錯,不過是有一個愿望沒有達到,就動起不當動的手,做了不當做的事,一生就完蛋了!

    愛與恨,除非回到愛的本體  --  上帝面前,照著他聖潔的原則去痛恨罪惡,然后歸回聖潔,否則對我們來說,永遠是災害、永遠是危機、永遠是陷阱,是可怕而不可測的災難。

    人是有感情的活物(我不講「動物」,雖然人會動,但人是最富感情的活物),就算是一個冷冰冰的人,在他心靈的深處仍是有某些火熱的感情,那是外人摸不到、看不見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何等火熱,甚至何等狂熱。人是很富感情的活物,所以當一些好像非常英勇有為、理性的大男人崩潰的時候,就沒有人可以幫助他。他就像河口突然間崩潰,洪水泛濫,一下子大水就淹沒了許多的農田、房子,淹死了許多生命。人是很富感情的,所以除非你回到上帝面前,回到愛的源頭,回到真理的模范,回到聖靈節制的果子里面,你的感情才可以走在正路,在正當的程度中發展、受約束。否則感情會把你帶到理性不能解釋、意志不能禁止的地步,甚至毀掉你的一生。誰能真正使我們回頭呢?只有順服聖靈的引導,在基督的榜樣里面,讓上帝的真理約束我們、光照我們。


意志與理智的聖化


    有人問我:「講完感情的聖化,你會不會再講意志的聖化、理智的聖化?」每一個題自我都想講,但我就是再活十次也沒有辦法應付每個人的需要。我告訴你,你信主以后,一生都要繼續聽道,這就是理智的聖化了。那么,在理智的聖化中,特別用理性的方法論、用理性的范圍和解釋來告訴你要怎么聖化感情,這是我們這几年要做的工作,特別是在這一年里面。

    關于意志的聖化,只有一個重點 --  順從聖靈的引導。無論任何一個時刻,你不讓自己居首位,不讓自己為所欲為,不讓自己的欲念帶領你受過真理教導的理性,和你受過上帝的愛、基督的聖手摸過的良心。你說:「主啊,引導我!引導我!」而聖經應許,當你不倚靠自己的聰明,專心仰賴耶和華時,他必指引你的路。

    我們平常熱愛的東西,為什么會偏離上帝的旨意?我們不是愛人,我們是愛人的某些東西﹔我們不是愛人,我們是愛自己所定的某些原則,和自己在墮落后的某些需要、要求,所以我們的愛就發生問題。我們不是愛「人」,我們是愛「物」 。你喜歡一個人,因為那個人很有錢,你是喜歡他的錢﹔你喜歡一個人,因為那個人很英俊,你是喜歡那個可能老的時候完全失去的外表。這就表示這個愛被那暫時的條件所影響。你喜歡的不是人,你喜歡的是那個人所擁有的物、擁有的型、擁有的外表、擁有的健康、擁有的資產。這樣,你的愛就需要聖化。相反的,你恨惡的那個人,其實你不是恨惡他的罪、不是恨惡他的缺陷,你是恨惡「他」。我們的罪是大到這個地步!為什么我們的愛是人以外的其它條件,而我們的恨是那個人的本身?所以,當你恨一個人的時候,表示你有問題了﹔但當你愛一個人的時候,你可能也有問題。你為什么愛一個人?母親的愛之所以偉大,因為她真正知道自己孩子的缺點,她還愛他﹔她真正知道自己孩子的脾氣,她還愛他﹔她真正知道自己孩子不完全的地方,她還愛他。因為其中有一個與自己的利害有關系的原因:「他是我生的,他是我經歷痛苦生下來的,他是我的!」所以這個愛還是有條件的。

    求主幫助我們,領我們回到基督所給我們設立的榜樣:恨惡的是罪惡,喜愛的是真理。基督恨惡的是罪惡,但他愛的是罪人。當你愛的是人,不是物﹔恨的是罪,不是人,你的感情就聖化了。你能不能對主說:「主啊,教導我愛不可愛的人﹔教導我愛可愛的人一切有毛病以后的人性﹔教導我愛的是人,恨的是罪。這樣,我就脫離『所愛的是物,所恨的是人」那種幼稚的感情,那種很可怕的感情。主啊,幫助我,使我成熟,使我成長,使我成全,使我成就你在我身上所定的旨意,好叫我愛你要我愛的、恨你要我恨的,直到我見你面的日子。」

    我們就談到這里,下一堂我會繼續思想愛恨交織這些偉大的道理。我相信如果你把這四堂的內容聽清楚了,你一生在社會中會變得更穩定、更有助于人類,甚至有助于世界和平的運動。愿上帝賜福我們!

    我們安靜在主的面前,思想今天所聽的話語﹔我們省察自己的生命,禱告祈求上帝憐憫我們。我盼望每一次的講座不是徒然返回,因為每一次對你們講的東西都是經過非常深入的思考,然后分享與你們。我深深地在神面前立志,凡我所講的都要盡力去行。求上帝幫助我們!我們一同低頭禱告:

    「主啊,我們感謝贊美你,因為你的恩、你的愛,你對我們說話。你向我們施恩,你用你的光照耀我們的心,你用你的真理提醒我們,你用你的靈感動我們。主啊,你今天對我們傳講的話,使我們在心中反復思想,使我們繼續不斷懷念、不斷分析、不斷省察自己。你沒有撇下我們,沒有丟棄我們。主啊,你聽我們的禱告,我們恭敬把自己放在你的手中,求主憐憫。主啊,你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主啊,求主開通我們的心,使我們回到你面前。仰望祈求,是奉我們主耶穌得勝的尊名求的。阿們。」
   

第一章 - 以基督的心為心第三章 - “愛”的七個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