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基督徒的愛與恨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基督徒的愛與恨》)

第一章 - 以基督的心為心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一場不同于以往的講座

神的本質就是「愛」

愛罪人、恨罪惡

以基督的心為心

 

●經文●


    全世界沒有一個宗教,歷史上也沒有一群有信仰的人,可以像基督徒這樣唱詩!基督教的音樂,基督徒所唱的詩歌,實在是因為心靈深處受到神的愛的啟發、感動,然后借著音樂的才干、恩賜所寫出來的。在基督信仰和心靈感受所共同產生的音樂里面,有很特別的溫暖、很特別的盼望和愛的成份在里面。這不是任何政治團體、學說主義、社會動力所能帶來的果效,也不是其它一些沒有神的啟示、沒有救恩的喜樂、沒有赦罪的平安、沒有來生絕對盼望的宗教系統,所能產生的藝朮果效。感謝上帝!愿上帝賜福使我們作一個常常感恩、常常贊美的基督徒,因為上帝的寶座是用以色列的贊美為根基的(參:詩廿二:3)

    「但你是......用以色列的贊美為寶座的」,單單這句話就非常非常感動人。「以色列」的意思是「上帝的王子」 (the prince of God ),真正重生得救的人都是神的兒女,他們經歷了救贖、經歷了赦罪、領受了新的生命,因此贊美上帝。上帝的寶座是用以色列的贊美為根基,也就是「神在蒙救贖之人的歌聲中作王」的意思﹔上帝在他兒女(神的王子們)的贊美稱頌氣氛中、敬拜中作王。

    今天許多教會很喜歡所謂「敬拜贊美」的聚會,但是他們所講的贊美、所用的詩歌,不過是模仿韓國最近一、二十年一種不同于傳統價值觀的潮流,以至于他們所選詩歌的音樂價值、詩詞的嚴謹性,都只是二、三流的,而不是最嚴謹的。

    如果你們好好研究聖樂,而且很嚴肅地去追討、去探討、去明白、去分析那些最偉大的作曲者(特別是從文藝復興到巴洛克時代、浪漫主義時期)是怎樣存著敬畏上帝的心寫下詩歌,你會驚嘆萬分!其中所隱藏的美麗、隱藏的復雜性、隱藏的音樂價值,絕對不是人的思想、絕對不是人的才干可以寫出來的。有人認為古代的音樂沒有價值,但是也有一些很偉大的音樂家承認,雖然文藝復興時代的音樂聽起來似乎沒什么受刺激的感受,但是他們音樂格式的嚴謹几乎是無懈可擊。巴洛克最偉大的音樂家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1685-1750)所寫的音樂,可以說沒有一個音、沒有一個拍子是你可以再修改一點點的,那已經是近乎絕對完美的音樂,你稍微再改一下,巴哈的味道、完美的架構就受虧損了。

    繼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1703-1791)之后,十九世紀是美國、英國很重要的一個奮興布道時期,那個時候創作出許多福音布道詩歌,彌補了中世紀只重崇拜詩歌的不足。中古時期是很嚴謹的敬拜詩歌,布道、見証的詩歌則是到了十八、九世紀大大興旺起來的,而廿世紀又產生另一種音樂時尚  --  團契性的短歌,只有一兩句話一直重復、一直重復(可惜的是,廿世紀音樂的嚴謹性、價值、深度等等都松懈得多了)。

    「和眾聖徒一向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弗三:18),把這句話應用在詩歌上,就是「與眾世代、眾民族的聖而公之教會的全體基督徒,一同明白他們怎樣明白神的愛,并回應他們明白神的愛之后所產生的詩歌」。用這些歷世歷代眾聖徒所明白的真理、所體會的救恩、所反應的感謝、所創作出來的詩歌來敬拜上帝的時候,那是非常非常喜樂的事情。有一次一位牧師對我說:「我教會的詩歌都是我自己寫的,每一首都是我親自領受神的恩典后的感觸、感恩而寫出來的,所以我的教會與我一起同心敬拜上帝,因為每一首詩詞都是我自己寫的。」我說:「這樣不好。」「為什么不好?」 「你的教會會產生一個毛病,你的教會不會與眾聖徒一同明白,而是只跟你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的不長、不闊、不高、不深。」你們聽得懂我的意思嗎?我們不能夠只跟一個人走。我們不能夠只跟一個人同行,因為上帝的靈是在眾時代、各世紀、不同民族蒙恩得救的人中間運行做工,以至于一位靈在聖而公之教會中間做工的時候,我們就要與所有的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的長、何等的闊、何等的高、何等的深。

    你要特別謹慎那些說「上帝親自啟示我」的人,因為他們在一些好像很特殊的經歷中間,無意地高舉自己過于所有的人、無意地把自己和使徒們等量齊觀,結果就建立了一個在歷史中間几乎是別人沒有、只有他才有的特殊權威,那么,許多的邪教就從這里開始了。所以奧古斯丁(St Augustine,354-430)說:「如果你發現我所講的東西不合聖經的時候,請你離開我回到聖經去。」這是神的真仆人!但那些說:「我講的就是神的話,我所講的一切都是特別啟示。」那你就要謹慎了,因為我們不是與一個個人,乃是與歷世歷代的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阿們?

    愿上帝賜福我們,無論有多少創意的思想、無論有多少新的亮光,都沒有脫離聖經的總原則、沒有偏離聖經全本的總意、沒有偏離聖靈在這二千多年繼續不斷感動引導聖徒所賜給全人類的光照,乃是使人回到聖經,不是使我們抽離聖經去跟著個人。所以,那些自以為自己可以代替聖靈辦學校的人,那些自以為自己可以領受啟示去教導別人、而且他講的話與聖靈有同樣權威的人,都是教會里面很危險的份子,都是帶信徒走偏的領導人,都是很可怕的人!愿主幫助我們。

一場不同于以往的講座


    這次神學講座的主題是「基督徒的愛與恨」,這個題目的性質和過去廿年神學講座的題目是不一樣的。我們的神學講座從起初就是以「教義」為主,每一年的主題都是根據聖經里面的道來傳講,都是照著《使徒信經》所發揚出來的主題來造就信徒。所以我們講過神論、三一論、救恩論、聖靈論,這些都是教義性的講座。「教義」和「神學」是同義詞,真正明白神學就明白到底基督徒所信的教義是什么﹔如果離開教義,神學就變成一個自以為明白神卻與教義脫離關系的名詞。所以,巴特(Karl Barth,1886-1968)不把他所寫的神學書籍叫作「系統神學」,而叫作《教會教義學》(Church's Dogmatic )﹔加爾文(John Calvin,1509-1564)也不把他寫的神學書籍叫作「神學」而是《基督教要義》(Institutes of Christian Religion )﹔奧古斯丁所寫的著作也不叫作「神學」,它的名稱是《上帝之城》(The City of God )。這几位歷史上最偉大、最有影響力的神學家,都避免用「神學」這兩個字,因為在古希臘文中,「神學」的意思就是「神話學」。古希臘人不認識真神,所以他們使用theology這個字的時候,都是指對他們神明的研究,而這些神明都是在「神話」系統里面。古希臘的theology等于就是study of the gods in the mythology ,是有關神話里面的神的知識論。所以一些早期的教父,甚至一直到中世紀的加爾文,都不用 theology 這個字作為他們著作的題目。

    但到了十九世紀時,開始流行一股時尚  --  「系統化」,也就是把聖經真理按不同主題予以系統地歸類,以一個題目、一個題目的方式討論聖經。但是,將聖經內容按主題來「系統化」,有沒有可能在題目與題目之間一些關連性的東西就在分題的過程中被漏掉、疏忽了呢?有這個可能。所以我們就看見一種情形,我們談了神論、基督論、三一論、聖靈論......什么都談了,卻沒有談「受苦論」、沒有談「文化論」、沒有談「價值論」這些內容有沒有出現在上帝的啟示里面呢?有。但是因為系統神學的「系統」是理性主義的一種思想架構、方法論,結果系統神學被几個最大的題目占定以后,其它的題目几乎就沒有特別的地位了。

    我們也發現另一種現象,許多讀了系統神學的人雖然都很有系統,但卻缺乏感情。所以很多人讀神學,讀到腦子里面去,思想架構也很有系統,但是他并不一定因著對神真理的系統認知而產生一個更愛主、更熱心事奉、更想傳?音、更火熱的基督徒生活。所以,「系統神學」這種方法論、「系統神學」這種架構以及「系統神學」這種教育的結果,就產生許許多多我們在正作用中沒有注意到、也沒有預防到的副作用。因此,除了從神學教義來建立信仰外,我們還需要培靈、還需要團契、還需要一些其它主題的講座等等。

    今天在教會中,凡是對冷冰冰的「系統」不滿意的人,就熱騰騰地講一些不系統的事情﹔而這些講熱騰騰、不系統的道的講員,都是對系統神學有負面印象或者有反感的人。所以,你們就以為這些注重經驗、注重感性的培靈家講的內容很適合人的口味,這些培靈家講的內容很滋潤人的靈性,這些培靈家講的內容很能建立所謂的「信仰」。可是,這些人輕看系統神學,信仰系統不堅固,所以當你問他一些嚴肅的問題的時候,他就亂答一場。他說:「我注重的是『實際』,我不注重那些『理論』!」這些只注重「實際」、只注重「感情」、只注重與「個人」有關連的屬靈教導的人,就慢慢、慢慢地把教會帶成一種走在潮流中間、不再過問偉大信仰、只找與自己靈性需要有關的內容的地步。所以教會就走在兩個極端中間:一個極端是有系統、有神學,卻冷冰冰的學者﹔一個是很熱心、很溫暖、非常能關懷別人,但對系統教義不大清楚的人。

    為這個緣故,一個在很多培靈、團契、友善的交往中間但卻忽略系統栽培的基督徒,就需要有系統信仰的神學講座﹔而那些只在神學中間冷冰冰地過理性生活的基督徒,就需要常常被聖靈充滿,并有真正的愛在他的生命中間,藉以調劑他片面的知識生活。所有的神學生不要讀成法利賽人,而所有看重培靈、團契的人不要變成毫無智慧的人。我們不愿看見凡是有神學背景的人輕看布道家的熱心,而愛團契的人不學無朮卻自以為不錯,就看那些神學家都是高言大智,以致教會分裂成兩個極端。

    最近我在几個城市的查經都是以「感情的聖化」為總題目。雖然我講的內容很有系統,但是這個題目在傳統的系統神學中根本沒有人提過  -- 至少在我個人的經驗中,我活到六十五歲還沒有聽見一個傳道人一系列地講到「感情的聖化」這個題目。我剛才說,前面這十多年的講座都是教義性的,但我也略為講過一些不是教義性的題目,譬如,我在新加坡講過一場很重要的神學講座「理性、信仰與真理」,還有一次在台北講「罪、義、神的審判」。「理性、信仰與真理」「罪、義、神的審判」這兩個題目都是提到「方法論」的問題,也就是從理性去思想「為什么信」,從法性去思想「為什么定罪」,而最近所講的「感情的聖化」系列,應當歸入「德性」的講座。理性、德性、法性是人之所以為人、人有上帝形象樣式的基本三大支柱。人能明白真理、人能注重聖潔、人能談公義,因為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樣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弗四:24)所以理性、法性和德性就成為人與動物的分界。這個觀念超越了亞里士多德(Aristotle,384-322B.C.)的狹窄,因為亞里士多德只以「理性」為人與畜之間的分別。這個觀念也超越了孟子的狹窄,因為孟子只以「良心」為人的特殊點,人有是非之心、人有側隱之心、人有羞惡之心,這些都是人與動物分別的地方。而以弗所書四章24節提出這三大本性,作為人之稱為「有上帝形像」的三大支柱:理性、法性、德性。有關于這一點我已經在過去的講座常常提出來,所以今天就不再講了。
 

    「感情的聖化」也是一種方法論的闡述,所以,「理性、信仰與真理」是理性的方法論講座,「罪、義、神的審判」是法性的方法論講座,而今天「基督徒的愛與恨」則是超越了德性的動機和內心世界的一種感情的講座,所以這個講座和所有的講座是不一樣的。

    「基督徒的愛與恨」這個題自我沒有在香港講、也沒有在新加坡講,只在台灣講。當這個題目確定后,沒想到有些人回應說:「這個題目正是台灣社會所需要的!」我問:「為什么這個題目是台灣社會所需要的?」「因為台灣社會這几年正在愛恨交織!」我說:「難道台灣從前沒有愛、沒有恨在交織嗎?」「有,但這几年特別厲害!」「為什么?」「因為國民黨、親民黨和民進黨恨來愛去、愛來恨去的,亂七八糟!所以台灣社會特別需要這個題目。」我不住在台灣,我也不太明了你們的政治,我更不是一個愿意把我的一生跟政治挂勾的傳道人。雖然我有我的政治意識、我的政治立場、我的政治使命感,但是我只能從聖經的總原則談。所以今天我所談的是愛與恨的總原則,你們自己要把這些原則應用在生活里面,包括你們的信仰、靈性、道德、政治、社會、交誼的生活層次,愿主的靈引導你們。我不會在這里告訴你,你應當愛哪個黨、恨哪個黨,因為這不是聖經的教訓,聖經告訴我們的是:「所愛的是每一個人,所恨的是每一種罪。」抓住了這個總原則,你就不會因為方法錯誤以致整個生活完全跟著錯了。你能愛每一個人、恨每一種罪,那你的生活就進到一種聖化的感情的地步里面去了。

    把這些都弄清楚后,我們才能繼續講下去。我常常會用相當長的時間談到總論、緒論的問題,因為這是我特別的負擔﹔換句話說,我要把一個題目的正意講出來之后才講里面的內容,要把每一個名詞的定義搞清楚之后才繼續發揮里面所有的細節。


神的本質就是「愛」


    「上帝就是愛」(約壹四:8、16),這句話只有在基督教的聖經中出現過。除了這本聖經以外,沒有任何一個宗教曾經講過這句話。有一些宗教連上帝是存在的位格都不相信,譬如佛教,「上帝是存在的一個最高的位格」并不在他們的觀念中,更別說會談到「上帝是愛」的問題。有一些宗教會提到「上帝充滿憐憫,顧惜世人﹔上帝大有慈愛,向人施恩、向人賜福﹔上帝是恩典的源頭,是愛的表現者,是赦罪的源頭」,但是他們從來不敢說「上帝是愛」,回教就是如此。回教論到上帝的慈悲、上帝的愛時,所能表現最高的兩句話就是Al-rahim 和 Al-rahman,阿拉伯文的意思就是憐憫、恩惠。他是滿有憐憫、滿有恩惠者,他是施恩、賜憐憫者,但他不是愛的本體。「上帝就是愛」這句話只出現在聖經,而且這句話只從一個人的口里面講出來,就是使徒約翰。是 God is love ,不是 God has love ﹔「上帝有愛」、「上帝充滿著愛」「上帝有很丰富的愛」,和「上帝就是愛」是很不一樣的。

    「上帝就是愛」,神與愛是一體的。從這里我們就可以看見,神的本質不在神的屬性范圍里面,而是神的屬性在神的本質范圍里面。神的本質就是愛,所以這位愛的上帝就充滿憐憫、充滿赦罪、充滿恩典、充滿賜福、充滿寬容、充滿忍耐、充滿對人的救贖的諭令。這樣,「本質」里面隱藏著他一切的「屬性」,但不等于說「屬性」就與他的「本質」是一樣的。

    基督教的神論超越所有其它宗教的觀念,因為這種神論的認識,不是我們的推想、不是我們的推理、不是我們的想象里面的產品,這種神論的觀念是出于他自己的啟示,我們才得以明白。

    那么,聖經里面有沒有講「上帝就是恨」呢?沒有。聖經只講「上帝就是愛」,聖經從來沒有講「上帝就是恨」。從這里可以看見,我們對上帝的了解,永遠是正面的﹔我們對神的本質的認識,永遠是積極的、永遠是優越的、永遠是正面的認識。聖經提到「上帝就是光」、「上帝就是生命」、「上帝就是真理」、「上帝是聖者」......,這些在道德觀念里面最頂端、最高超的字眼,就是神的本質,不僅只是神的屬性而已。God is the highest supreme holy one,so He has holiness.上帝是聖者、上帝是光、上帝是真理、上帝是愛、上帝是生命,所以,當我們把這些再拼起來時,他就是真愛、真善、真聖、真光。他的「真」的本質與他的「愛」的本質是統一的,他的「真」的本質與他「聖潔」的本質是統一的,他的「真」的本質與他「良善」的本質是統一的。他又是獨一的永恆者,所以他是獨一的、永恆的、真正的「愛」的本體,他是獨一的、永恆的、真正的「真理」的本體,他是獨一的、永恆的、真正的「良善」的本體,他是獨一的、永恆的、真正的「生命」的本體,他是獨一的、永恆的、真正的「光」的本體。

    然后,這位創造者因為「創造的諭令」(the decree of His creation)或者他永恆的旨意,照著他的形像創造了人,因此這被造的人有聖潔的可能、有良善的可能、有認知真理的可能、有生命的可能,這些都是因為創造者在他「造的旨意」中間使人可以分享他的道德本質。所以聖經說:「我們......就得與神的性情有份。」(彼后一:4﹔to be the participator of the divine nature of God )這是何等偉大的觀念、何等偉大的享受、何等偉大的應許,而且是何等偉大的實際(reality )!(什么叫作「實際」?你不要從這個犯罪以后的社會生活中間找到一些比較切合你的需要的,就說:「這個才叫作實用,這個才比較合我的實際、比較現實。」我們不這樣看!歸正神學(Reformed Theology )所講的「實際」是「因著基督的救贖,神應許所要達到的那些可能性,在你的生活中都成為實際的、都成為現實的」。我可以過聖潔的生活嗎?可以。我可以有丰盛的生命嗎?可以。「唉呀!那些都不現實、不實際,我們要聽現實、實際的東西。」不!所有歸正觀念中間的「實際」就在神的應許中,所有可以因著救贖而達到的境界、而提升到的那種真正高超的超越,就叫作「實際」。)

    聖經提到,神「吩咐光從黑暗里照出來」(林后四:6),但你不要以為黑暗是「光明之母」,因為光是從黑暗里出來的﹔你不要以為黑暗是本體,「啪」一聲,光就跑出來,不是這樣的。這句話是表示神使黑暗沒有能力攔阻光的存在,因為他是光的本體。所以,上帝能使人在仇恨的心境中間產生愛出來,因為他是愛的本體。愛可以吞滅掉恨,光可以吞滅掉暗,善可以吞滅掉惡,這個叫作「神的得勝在人間」。你說:「我不能愛這個人。」上帝說:「能!」他能夠使你在黑暗的社會中間發出一個愛的、光的生命果效出來,因為他是愛的本體、光的本體。這樣,上帝的愛就被分享到人的身上,上帝的愛就變成人的生命可以擁有的一部份﹔然后我們就住在這種愛里面,我們也就住在上帝的里面。

    「神就是愛﹔住在愛里面的,就是住在神里面」(約壹四:16),這是約翰說的話。我相信約翰可能是全人類歷史中間最聰明的十個人之一(奧古斯丁大概是全世界最聰明的廿個人之一,而約翰可能是前十個甚至前五個最聰明的人之一),雖然他沒有受過希臘哲學訓練,但他所講的東西已經超越了柏拉圖(Plato ,427-347B.C.),他所講的東西已經超過歷史上任何一位倫理學家。這個人聰明到一個地步,神用他把啟示賜給世界上的人,其深度、高度、長度、闊度超過所有的人。剛才我們已經講過,全本聖經只有一個人提到「上帝就是愛」,全本聖經只有一個人提到「住在愛里面的,就是住在神里面」,全本聖經只有一個人提到這個愛高超到一個地步,它就是神的本質。為什么全本聖經只有約翰一個人提到這些真理?我想真正最大的原因是,當耶穌上十字架的時候,所有的門徒中只有約翰回到各各他,所以他真正看到這位上帝是愛的本體。這位上帝在人間受苦的時候,他里面的回應是把天上才有、地上沒有的那個「愛」表現到最完全、無懈可擊的最高地步,所以約翰說:「主為我們舍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約壹三:16)第二、三堂時我可能會再分析這一點,就是約翰的十架經歷和他對愛的認識是怎樣結合起來的。

    我們繼續講下去。上帝是愛、上帝是聖、上帝是善、上帝是永恆、上帝是真理,這些都是神的本體,所以,在神的本體之外的相對物(或與這些相對的、敵對的東西)都不可能比神的本體更積極。愛若是積極的,恨就是消極的﹔聖潔若是積極的,污穢就是消極的﹔良善若是積極的,邪惡就是消極的。正像奧古斯了所講:「我們不能肯定『惡』是一種具體的、積極性的存在,『惡」乃是『善』沒有到的地方,『暗』乃是『光』沒有到的地方,『污穢』乃是『聖潔』沒有到的地方。」當你面對光體擺放一個對象的時候,背著光體的地方就產生黑影,那個黑影就是光沒有照到的地方。所以,光的存在是事實,而黑暗的存在是「光的缺乏」﹔愛的存在是事實,而恨是「愛的缺乏」﹔良善的存在是事實,而邪惡是「善的缺乏」 ﹔生命是一個真正的事實,而死亡是「生命的缺乏」。生命不見的時候,就叫作死﹔善消失的地方,就叫作「惡」﹔聖潔沒有到個地方,就叫作「污穢」。所以你不能把邪惡的、不善的、不聖的、恨的,當作與愛、善、聖潔等量齊觀的永存者﹔因為獨一的永存者是上帝,而那些與上帝敵對的都不是永存者。

    所以,撒但不是永在的、撒但不是創造者,撒但只是被造者。患者不能與善的本體同樣永恆,恨不能與愛的本體同樣永恆,因為愛的本體是永恆者、愛的本體就是神,因為上帝就是愛。當你從這樣的了解去切入這次講座的主題時,你就知道,如果沒有回到神面前,你是不可能消除心中的恨。

    人學乖不是因為讀了很多書,人變好也不是因為懼怕刑罰而產生良善。恨不能用恨制止,恨只能用愛去吞滅。以「報仇」的方式去解除別人對你的仇恨,是一個永遠沒有辦法兌現的夢﹔只有用赦罪的寬容、用偉大的包容、用愛去得勝你的仇敵,才能在地上減少仇恨的存在。所以聖經說「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羅十二:21)、「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太五:44)。從漢摩拉比(Hammurabi,1792-1750B.C.)到巴比倫、希臘,一直到現在,世人的倫理、社交關系,常常是站在「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這種所謂「公義」報仇方式傳下來的。這也不是沒有道理在里面,「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証明公義是需要的。但是,如果「以牙還牙,以眼還跟」是用恨作基礎,我們就會誤把恨代替公義,在恨中間自認為自己是行公義的人,那么,許多時候我們就擅自奪取上帝的審判權,使自己永遠沒有脫離仇恨,而無法進到愛的可能性中間。


愛罪人、恨罪惡


    我們一起讀希伯來書一章8-9節:「論到子卻說:上帝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的國權是正直的。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上帝,就是你的上帝,用喜樂油膏你,勝過膏你的同伴。」請注意,「論到子卻說:上帝啊......」所以,「子」是不是「上帝」呢?是。其次,「所以上帝,就是你的上帝......」這表示還有一位「上帝的上帝」 。「上帝啊,你這么好,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怪不得你的上帝喜歡你。」聖子上帝的好在哪里呢?好在愛恨清楚,「你又有愛、又有恨,所以你的上帝很喜歡你這么愛、這么恨。」這里提到感情重套、神觀重套、位格重套   --  上帝的上帝、愛的被愛、感情上的感情。

    聖父愛聖子,「你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我很愛你。」為什么呢?「因為你很愛,你的愛使我愛你﹔因為你很恨,你的恨使我很喜歡你。既然你這么愛、這么恨,而我又很喜歡你這么愛、這么恨,所以我就給你報償、給你喜樂。」一面愛、愛得很喜樂,一面恨、恨得很喜樂,這些都是反心理學的話語。一個人在愛中會很喜樂,但在恨中會很苦,對不對?有哪一個人會很快樂地說:「啊!我很快樂,因為我恨人。」上帝說:「我的兒子啊,你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我現在要賞賜你,我要把喜樂賜給你。」為什么?「因為你愛,因為你恨。我喜歡你,因為你愛的是我所愛的、你恨的是我所恨的,所以我把我的喜樂充滿你,使你一面愛、一面恨,又一面享受我的喜樂。」很奇怪哦!

    耶穌基督愛什么?耶穌基督恨什么?這里是說「你愛公義,你恨罪惡」,這里沒有說「你愛國民黨,你恨親民黨,你討厭那些早上、晚上不同立場的人」,所以,你愛的、你恨的,不是人﹔你喜愛的是公義,你恨惡的是罪惡。把這兩個原則加在一起去處理,把「愛」與「恨」的原則放在人身上的時候,耶穌基督竟然變成一個愛罪人、恨罪惡的人。所以他對人不是用恨、是用愛,對罪惡不是用愛、是用恨。這樣,基督徒的愛與恨就從基督的感情中間得到了最高的榜樣。你明白了嗎?

    我的主怎樣愛?我的主怎樣恨?當我跟隨他時,我就明白他的愛、他的恨的性質,我就明白他的愛、他的恨的對象。天父喜愛我的主這種愛、這種恨,所以就用喜樂來報償他,給他一面愛、一面恨,又經常享受、有份于天父所賞賜的喜樂。這種感情多美!如果我的感情中間有苦得不得了的事情,許多時候是因為我不能赦免人、許多時候是因為我恨人,所以我里面感到恨、感到我不能喜樂。許多時候我的感情不能超越、我的感情不能掙脫我的困苦,是因為我的里面充滿仇恨。所以,我就因為仇恨對我的捆綁,使我產生對別人繼續不斷不寬恕的心,那我怎么會喜樂呢?

    「論到子卻說......你喜愛公義,恨惡罪惡﹔所以上帝,就是你的上帝......」 ,這位「上帝的上帝」用他的喜樂來充滿他所喜愛的上帝,使這位蒙「上帝的上帝」喜愛的上帝、這位蒙聖父喜愛的聖子,可以享受喜樂,過一個喜樂的生活。基督在地上的時候原來是過著很貧窮的生活,他窮到一個地步,沒有枕頭的地方(參:太八:20﹔路九:58)但是他可以充滿喜樂地事奉上帝,甚至在最痛苦、最孤單、最被拒絕的時刻,他卻歡樂起來說:「父啊,你的美意原是如此!」(參:太十一:26﹔路十:21)這個喜樂是真正最大的享受、最大的賞賜!

    今天我們多少人是在發財那一天才快樂一下﹔今天我們多少人是在結婚娶到所愛的人那一段時間才快樂一下(但過了兩個月就吵大架,喜樂不見了)。許多時候我們的喜樂、我們的愛、我們的感情,是系于、是限于、是受捆綁于世界物質的多寡與自己心愿的得償,而不是建立在因為我們有了聖化感情的愛與恨,然后享受上帝分享給我們的那種生命的、超然的、得勝的喜樂。你看見了沒有呢?


以基督的心為心


    現在你應該已經慢慢體會、了解,原來耶穌生活的秘訣在這里,他的愛與恨是照著聖父的標准,不是照著世人的標准﹔他的愛與恨是照著總原則的愛、總原則的恨,不是照著世上人際之間的利害關系所產生的影響。這位基督就永遠成為人類最高的表率,成為歷史最完美的典范,成為良善具體表現的最高峰,成為我們學習的永遠標竿。怪不得保羅說:「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里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三:8-14)甚至到有一天,他在世界上眾叛親離,被人帶到不愿意去的地方被處死刑時,他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后四:7)這樣一個至死忠心的人,到最后是越來越艱難、越來越受苦、越來越狹窄的路,到最后是要被帶到被殺、被砍頭的地步,但是他的喜樂沒有減少,因為他已經在基督的愛與恨中間找到自己真正永恆的地位了﹔他已經在基督感情的榜樣中間找到自己真正喜樂的基礎了﹔他已經在遵行上帝旨意的道路中間看出自己為什么爭戰、為什么奔跑、為什么持守,因為這是真道,基督是真正的榜樣、是神應許要給我真正的獎賞,所以他的愛與恨就在基督的愛與恨中間同心合意了。這樣的人才可以說:「你們當以基督的心為心。」(腓二:5)

    你們當以基督的心為心,這樣你與主同心、與主同性情、與主同愛、與主同恨、與主同有這種聖化的感情的時候,你才能像基督一樣,當人辱罵我、毀謗我、審判我、定我罪,當人用不公義的態度、不公義的法律來制裁我,當人把我釘十字架的時候,我被罵不還口、被釘不咒詛,從我口中出來的只有一句話:「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路廿三:34)你知道我們基督徒的信仰寶貴到這個地步嗎?你知道我們的主所給我們的榜樣深入到這樣的地步嗎?你知道基督教的愛與恨是沒有一個宗教可相比的嗎?

    今年的復活節的時候,印度尼西亞基督教會要在印度尼西亞最大的廣場(那個廣場是全世界最大的廣場,是天安門廣場的三倍大,就在雅加達)開一場全國性的崇拜會,印度尼西亞總統已經批准了,這是從來沒有的事。會中由三位傳道人講道,第三個就是我,盼望有上萬人來參加。這次的聯合崇拜是在復活節四月十六日下午舉行,我要講的信息是:「如果基督沒有復活,那么彼拉多、希律王、羅馬帝國是得勝的,上帝的兒子是失敗的﹔如果基督沒有復活,暴力、恐怖份子一定在世界得勝。但是,基督復活就叫那些不義的份子一定要顯出他們是被吞滅的,是善、是愛、是聖潔在地上得勝。」請為我禱告,四月十六日我會在几萬人面前代表基督教的最高峰,把復活的信息向全國講出來,到時很可能會播到全印度尼西亞,有超過一億的人會聽到這篇信息。

    就在我們討論這次聚會時,印度尼西亞政府一位部長也知道這件事,他講了一句話:「最近我一看到基督徒就感到很羞愧,一看到基督徒我就很不好意思。」有人問他說:「部長先生,為什么你會有這個感覺呢?」他說:「最近亞齊的海嘯、地震死了十多萬人,這是一個人類性的災害、是全球性的災害。但后來幫助我們亞齊受難同胞的,几乎都是基督徒,沒有多少回教徒,我不明白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回教徒不幫助回教徒呢?」回教徒中間不是沒有有錢人,基督徒也不是都是有錢人,但是一看到有人類受苦,全世界的基督徒都到印度尼西亞來幫忙。英國、美國、澳洲來幫忙,印度尼西亞各地的教會也都出錢幫忙(我們教會與所有下屬堂會一共三十多間,一月份所有的奉獻完全寄去幫助他們)。這個部長不明白,而我們給他的答案是什么呢?「因為上帝就是愛」,基督徒領受了上帝的赦罪、基督徒有了永生的盼望、基督徒有得救的平安,所以當有人受苦的時候,我們不是要建立功德,我們乃是要把愛傳出去,在地上為主作見証。

    我的教會組織了一群人(有醫生、傳道人、長老、執事)去救助,我們替那些已經沒有漁船的人重新買漁船,替那些已經沒有干淨水可以喝的人買機器挖井,把地下水抽出來,當他們喝到很干淨的白水時,眼淚都流出來,他們說:「我們是從來不接受基督教的,現在我們也不會接受基督教,不過我們很感謝你們基督徒來幫助我們。」這個世界因為愛會變得更美麗,這個世界因為你的微笑會變得更溫暖。但是,今天這個世界充滿的是猜忌、懷疑、仇恨、狹窄、嫉妒,這個世界充滿的是不肯讓別人在我們身上有任何的取利、在我們身上有任何的欺壓。我們太容易受傷,我們太多計較。當然,我們的善行不能被人毀謗(參:羅十四:16),這是聖經的教訓,但是,當我們沒有辦法在正確的渠道中間取得公義的對待、在我們有生之年沒有辦法翻案時,至少你的心靈深處要知道「伸冤在上帝,他必報應」(參:羅十二:19),不是你代表上帝執行審判定人的罪,不是你以狹窄不寬容的心隨便把人列入罪犯之中然后定他們的錯、審判他們。我們應當學習用愛來包容,用愛來寬容,用愛來吞滅恨。

    你問:「我不可以恨嗎?」可以!你恨惡罪惡,不是恨惡罪人。你問:「我可以愛嗎?」可以!你愛罪人,不是愛罪惡。我們不能因為愛得過份,以致姑息罪惡的增長﹔我們也不能因為恨得過份,以致妨礙罪人得見上帝的恩光。在愛與恨的事情上,需要神給我們智慧﹔在愛與恨的生活經歷中間,我們需要有一個對神本性認知的聖經總原則﹔在愛與恨的實行中間,我們需要調劑人與物質、人與罪惡、罪惡與物質、物質與人之間的分界。

    有關這一點我在第二堂會更清楚地提到,什么是「人與物」、「物與惡」、「惡與人」這三大范圍清楚的分界以及輕重的安排。如果我們在這些事情上沒有搞清楚,我們很可能一生一世自以為見義勇為、自以為持守正道、自以為非常有正義感,結果卻是以恨代替公義,以妥協代替慈愛,以寬容姑息罪的增長代替對人真正的愛、對罪的責備、對罪的仇恨、對罪的排擠。最后,因為我們錯誤的感情以及我們錯誤的對待人的方法,我們惹動神的忿怒,使人受攔阻不到神面前,至終社會敗壞、自己滅亡。

    求主幫助我們,讓我們在愛與恨的原則上先認清聖經要我們做的是什么、先認清神的本性是什么?再認清基督的榜樣是怎樣的?最后,認清我們應當照著這種神本性的認知、照著神在道德上的要求、照著聖經啟示真理的原則,以及基督的榜樣來學習、遵行神的旨意,來修正自己的生活,來聖化自己的感情,來討上帝的喜悅!

   

第二章 - “恨”的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