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國度、教會、事奉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國度、教會、事奉》)

第四章 - 事奉(一)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經文●

●大綱●

事奉的見証

「教會」在上帝國度中的功用

教會真正的根基  --  耶穌基督

教會的權柄

事奉者的權柄

基督賜予教會的重要職分

「使徒」與「先知」的職分超越其它三個職分

「使徒」先于「先知」

今日已無「使徒」、「先知」的職分

今日仍有「使徒」、「先知」的功用

「傳福音的」、「牧師」和「教師」

「長老」、「執事」、「平信徒的事奉者」

你愿意委身嗎?

 

    我們一起唱「教會唯一的根基」,你們唱得要有精神一點。我提議所有的教會在唱聖詩的時候,速度加快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四十,這樣就有精神了﹔免得人家說:「你們的教會死板板的,怪不得我要跑到靈恩派那邊才有精神。」就是因為你把聖詩唱得不像樣,所以人家才這樣看你。

教會獨一的基礎,是主基督耶穌,
主藉他聖水真道,施行他新創造,
來尋教會作新婦,拋開高天榮華,
為教會舍命受苦,流血親作贖償。
蒙選自天下萬族,信徒歸為一體,
顯救恩堅固基礎,一主一信一洗,
共享同一的天糧,皆稱頌一聖名,
共懷同一的盼望,共蒙恩同事奉。
教會受多方迫害,歷盡爭戰患難,
待耶穌基督再來,堅立天國平安,
直到期待的心靈,得瞻光榮景象,
主教會爭戰得勝,永遠安息無恙。


    阿們?當你唱得時候,你要思想,你就會發現寫這首歌的人對「教會」的觀念何等清楚,對「教會」的神學何等正確,對教會的鼓勵何等偉大。所以當受苦難的教會唱這些詩歌的時候,天國再來的盼望在她里面是那么真實﹔因為我們是基督自天拋棄榮華來尋找他新婦的人,他也為我們預備筵席,直到永遠。到那個時候,再回過頭來看世界的迫害、苦難、眼淚,又算什么呢?你在那里要享受永永遠遠的福樂。但我們現在還有爭戰要打,我們現在還有苦難要受,我們現在還有責任要盡,我們現在還有工作要做完,所以我們求主使我們看清永恆的榮耀,就能輕看現在許多的苦處﹔因為至暫至輕的苦難,比起那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參:羅八:18﹔林后四:17)。

    我聽許多的青年人唱詩,不像青年人,倒像老年人一樣,不可以的。我們唱詩的時候,要把基督教的信仰唱出來,所以好的聖詩一定有聖道的意義在里面,這個就叫做「聖詩」(sacred songs)﹔不是單單有音 樂然后再加上几句話,必須要有聖道的真正意義在里面。好的聖詩一定是表達信仰的,好的聖詩一定是提升事奉的,好的聖詩一定是振奮精神的。雖然有些詩歌的曲調很平淡、很平常,但是里面卻可以彰顯出深重的、真正的屬靈分量。你知道「普天之下萬國萬民」這首詩歌流傳了多久?五十年?這首詩歌差不多五百年了。為什么可以流傳到現在?每一個禮拜唱,但你從來不會唱厭它,雖然是很簡單的詩歌,卻有很重的分量在里面。

    我在上帝面前對主說:「每一次上台的時候,我都要有像第一次講道時的新鮮感。」每一次上台都像第一次上台那樣戰戰兢兢地依靠上帝﹔每一次上台,也好像是最后一次在台上,那樣珍惜上帝給我的機會。每一次上台,面對那些常常聽道的人,都要有新的東西供應給他們﹔每一次上台,面對那些第一次聽道的人,唯恐他聽不清楚、以后不來了,所以一定要讓他明白所講的道。這些東西就構成我的「宣道學」,成為我講道的心態。傳道的人最重要是從「人」開始,不是從「傳」開始﹔從這個「人」是不是上帝呼召、這個「人」是不是真正要傳道開始的,然后,學習上帝的「道」,再把道「傳」出去。所以不是「傳、道、人」 ,是「人、道、傳」﹔先「人」 ,然后「道」, 最后才「傳」。

    愿上帝幫助我們,使我們這一生不荒廢,這一生不交在撒但手里,不讓自己生鏽、朽壞,乃是在上帝的手中被主所使用。


事奉的見証


    我結婚到今年已經三十年了,這三十年是很長的時間,也是很短的時間,因為在上帝的永恆里面,三十年算不了什么。而這三十年,在家的時間到底有沒有十年,我不知道,我沒有好好算。上帝為我預備一位太太,在家里為我禱告、支持我的工作﹔沒有結婚以前,我的第一封信就講清楚了:「一年有八個月在外面你要不要?」這叫做「先小人后君子」,先講得清清楚楚,這是誠誠實實待人的第一步,對我們要結為夫妻的對象,我們要以誠實待她。她第一封回信就說:「這個很難。雖然如此,靠著主的恩典,我相信是可以的。」我們這才開始談戀愛。戀愛不到一、兩封信就結婚了,因為我們根本沒有時間戀愛。那個時候她在美國讀書,我在印度尼西亞,等到我們要結婚了,我才請她回來。結婚前一個半月,我才去訂要買的床、櫥子,訂完了我就又出門布道﹔結婚前三天我跑回來,她也趕回來,結了婚,三天以后兩個人一同出門去布道。我們的蜜月就是為主工作度蜜月,兩個月里面講了兩百六十二次道。哇!把她累死了!她是聽道累,我是講道累。我在其中一個城市,一天講道六次,一連十天,六十次的講道﹔最后一次講完道的時候,我整個頭仆在講台上不能動,一點都不能動。他們還一直等,后來發現我都不起來,他們就回去了,只剩下我的太太忠心地等候我。等我起來時,才知道我已經仆倒了四十五分鐘﹔起來后就回家里睡,睡到第二天天亮,中午再去講道、晚上再去講道。

    感謝上帝,我跑、跑、跑......跑得很遠,每次回家時太太都還在那邊,沒有跑掉。我再出去、再回來,她還在那邊。上帝為我預備一位忠心的太太,我為太太一直沒有跑掉感謝主。我盼望以后能帶她來給你們認識,讓她也在你們中間。

    今年年初一的時候,我在紐約帶領布道團所主辦的研討大會,那時候積雪差不多有一公尺那么深。當我一月一日醒來的時候,我驚訝我還能活到廿一世紀﹔因為一九八四年我得到肝病,后來又得心臟病以后,我就知道我不會活得太長。得到肝病以后,我去查很多書,讀了七百多頁關于肝病的書,對肝病的事情我研究了很多,所以我知道我的病情,大概十六年左右,最多廿一年,就會變成肝硬化、變成癌症,離開世界。一九八四年檢查到肝病,到二OO0年正好是十六年嘛,對不對?到二000年一月一日的時候,我醒來,唐崇榮還在這里,我說:「感謝主,還活在世界上。」不是為了我,是因為他的工作還沒有做完,我要好好的做上帝的工作。今天上帝既然又留我到二OO一年,可以進到廿一世紀,所以我再對主說:「主啊,我要好好計划這五年的事奉,不要松懈。」

    有人曾經對計志文牧師說:「你已經老了,不退休嗎?」他說:「what retire?Not retire,but refire。」(退什么休?不是退休,是重新挑旺)。不是 tired,是 fire ﹔不是累,是火熱的事奉。阿們?「那你要不要休息?」他說:「要。」「到哪里休息、?」 「以后在那邊有很大的床為我預備,我在那邊可以好好的休息,在主的懷里面休息,所以現在我還在世界的時候要努力做。」雖然我一直做、一直做,好像很疲倦,但是每一次在最累的時候,上帝就加給我特別的力量,因為我知道很多人為我禱告,每天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為我禱告。

    神學講座今年是第十六年了,我不知道在台北的神學講座還有几次,最少還有兩、三次。如果主許可的話,我們還是要辦下去。我要你們好好禱告,因為每一次的講座都需要很深的思想,每一次的講座都需要很大爭戰的力量﹔因為我們不是隨便上台分享知識的,我們是帶出信息來刺激事奉、燃起復興的火,要刺激你們、挑戰你們做上帝國度里面的工作。


「教會」在上帝國度中的功用


    我已經講了很多有關上帝國度的事情,我想你們一定也有一些概念了。是嗎?上帝國度里面的國民,是經過父神的揀選、基督的救贖、聖靈的重生﹔是上帝在萬古之先的預定,是基督在歷史中間的成全,是聖靈在每時每代里的運行,最后在我們生命中所兌現出來的救恩的果效,所以你可以進入上帝的國里面,成為上帝國度的國民。那么,「教會」不等于就是上帝的國嗎?不一定。因為教會分成「有形的教會」與「無形的教會」。在有形的教會里面,有一些閑雜的分子,他們有貪欲、他們醉酒、他們拜偶像、他們過假冒為善的生活,這些順從情欲的人斷不能進上帝的國,這是保羅清楚告訴我們的(參:加五:19-21),所以有形教會不等于是上帝的國度。

    在無形教會的中間,從萬邦、萬族、萬國、萬民,在歷世、歷代、歷朝、歷時,耶穌用寶血買贖回來歸向上帝的那些人,是上帝國度里面的子民,他們就在無形教會中間以聖而公的本質、聖而公的范圍,成為屬于上帝的人。這些屬于上帝的人,他們透過上帝的道,受到教育﹔他們透過上帝的靈,受到滋養。他們不斷接受到上帝的道和上帝的靈引導、光照、建立,直到更丰盛的生命長成在他們里面,這些人在上帝的國度里面有分了。

    這樣,教會在整個國度中間的功用是什么呢?教會就是上帝看不見的國度,在人看得見的國度中間,預備、教導一些上帝的子民怎樣事奉永生上帝的這個團體。所以,我們在有形教會中問事奉那看不見的上帝,我們在有形教會中間聯合所有的無形教會  --  也就是上帝國度所有的子民  --  一同事奉上帝。這樣,教會在地上的重要性是嚴肅到一個地步,她超過所有的政體,超過所有的國家,超過所有的君王。教會的尊嚴、教會的榮耀、教會已經得勝的事實和教會在世的責任,是嚴肅到一個地步,我們必須要全力以赴,我們必須要盡心盡力在上帝的家里面盡忠。

    「摩西在上帝的全家盡忠」(來三:2),這句話是我的座右銘,這句話給我心靈深處很大很大的沖擊、很大很大的感動、很大很大的鼓舞。「摩西在上帝的全家盡忠」 ,這就是我們事奉的心志和范圍。我們今天事奉的對象是上帝,我們事奉的對象是上帝所拯救的人,我們在上帝家里面服事上帝家里面的人,我們要像摩西一樣盡心對全家做服事的工作。

    祭司是怎樣被差派、被設立?希伯來書告訴我們,祭司是被設立來站在上帝與人的中間,為人辦理屬上帝的事情。照樣,教會在社會的存在也是如此。


教會真正的根基  --  耶穌基督


    「教會」這個詞第一次出現在聖經,是耶穌基督教導門徒一段時間以后,等他們對基督論的了解到一個地步時才講出來的。耶穌基督問門徒說:「人說我人子是誰?」他們就回答,根據某某人說你是誰、根據某某人說你是誰,有人說你是耶利米、有人說你是那先知、有人說你是施洗約翰復活過來了。當耶穌聽見這些對他的評論與認識的時候,耶穌基督相當不滿意,所以他再發一個問題:「你們說我是誰?」(參:太十六:13-16)這是正面的追討、這是個別的回應,這是門徒需要在上帝面前交帳的信仰  --  你們可以告訴我,「巴特說、卜仁納說、布特曼說、潘寧博說......」 ,這表示你讀過這些人的書、表示你的文章有注腳、表示你們夠學朮,但是我要問的是:「你說我是誰?」這表示信仰不是「抄」來的,信仰是自己在上帝面前要負責的。對基督的信仰、對基督的認識,是我們的主要我們自己個別交代的。每一個基督徒都要清清楚楚交代你所信的是誰,你要深深知道你所信的是誰,你要勇敢表明你所信的是誰,因為耶穌基督說:「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太十:32-33),所以一定是個別交代的。

    這個時候,彼得代表所有的使徒講了一句很重要的話:「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見子(You are the Christ,the Son of the Living God.)」(太十六:16)。當彼得講這一句話的時候,耶穌基督滿意了,他要我們認知基督論是怎么樣的一件事情,要認知他到底是誰。彼得在這里所講的,已經超越了整個猶太文化在四百年來所歸結的基督論最極限的了解,他知道:「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這就把「彌賽亞」跟一個在地上生出來的人連在一起,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開始﹔這也把「彌賽亞」跟「上帝的兒子」連在一起,這個宣布是很重要的事件。當他說:「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的時候,耶穌基督說:「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太十六:17),這就表示基督論是要根據上帝的啟示。我們對基督論的認識不是根據這里、那里,不是道聽途說所產生的言論,你要根據上帝的啟示,你才能建立你的基督論,這是耶穌基督很清楚講出來的話。

    然后耶穌基督繼續說下去:「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太十六:18)。「磐石」這個字是Petra ,是很大的石頭。所以耶穌的意思是,我給你取的名字叫彼得 Petros,是一個小的石頭,但「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究竟這個「磐石」是誰呢?這個「磐石」是不是就是彼得呢?不是。雖然天主教說:「這個磐石就是彼得,因為彼得的意思就是磐石。耶穌說,我把教會建造在彼得的基礎上,所以彼得就成為教會的根基。」但是彼得會說:「你不要亂說,我沒有那樣講」。彼得書信里面說的是:「基督是房角石、基督是房角的頭塊石頭」(參:彼前二:6-7)。所以那個「磐石」就是「基督」,這不是天主教教皇講的,不是教會歷史學家講的,是彼得自己講的。

    我們再回到馬太福音十六章,耶穌說:「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這是什么意思、?教會要建立在基督和對基督的信仰上。彼得這樣認信的結果,耶穌就可以把他的教會建在這種信仰的基礎上面。所以,真正的教會是以「基督」為磐石的,而基督是無形教會真正的根基。「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這個「磐石」是誰?就是耶穌基督。耶穌基督是誰?教會的根基。教會真正的根基是誰?就是耶穌基督。所以,對基督論正確的認識,就使我們這個教會有了被建立的可能,感謝上帝!

    教會是耶穌在地上所要建立的一個真正合乎上帝心意的團體。這個教會就像已經被分別為聖的上帝的家一樣,這個教會就是「永生上帝的家」,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參:提前三:15)。這個教會是上帝自己從天上呼召出來跟隨基督的,這個教會就是聖徒的團契,這個教會就是耶穌基督的羊,這個教會就是屬于上帝的人,這個教會也成為在永世中間聖父賜給聖子的那一批人。所以耶穌基督在結束他的工作的時候,在他還沒有上十字架以前,他說:「父啊,時候到了,愿你榮耀你的兒子,使兒子也榮耀你......叫他將永生賜給你所賜給他的人」(約十七:1-2)。

    請注意:父賜給聖子的那些人,聖子已經把永生賜給他們了。這樣,父將教會賜給基督,基督將永生賜給信徒。這和我們所讀過的詩篇第二篇是完全一致的,因為那里說:「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 (詩二:8)。耶穌基督求什么?「父啊,求你把列國、萬民賜給我。」這樣,列邦列國、萬民萬方,都可以屬于耶穌基督。基督就從萬國、萬方、萬邦、萬族的中間,用他的寶血買了人來,使他們歸向上帝。而這些從萬國萬民中間來歸向上帝的人,也就是父所賜給他的人。耶穌基督很清楚地交代說:「若不是差我來的父吸引人,就沒有能到我這里來的」(約六:44)。所以,今天如果有一個人歸向耶穌基督,他不是憑自己的自由意志決定他的信仰,也不是憑自己的自由意志來達到他被救贖的果效﹔他之所以能夠到耶穌面前來,是因為父把他吸引到耶穌面前來,所以耶穌說:「若不是差我來的父吸引人,就沒有能到我這里來的。」而且,耶穌也還說:「到我這里來的,我總不丟棄他」(約六:37)現在我問弟兄姊妹,這兩句話都是耶穌講的,對不對?44節說什么?「若不是差我來的父吸引人,就沒有能到我這里來的。」37節說什么?「到我這里來的,我總不丟棄他。」把這兩句分開來各寫一篇講章,哪一篇講章更吸引人呢?是第二句,「來啊!到主面前來的,一個也不丟棄。來啊!凡信的都得救,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這樣的講道容易不容易吸引人啊?容易。但是如果你講一篇道:「若不是父揀選、若不是父吸引,你不能來的!你來也沒有用的。」「如果父不吸引你,你不可能來的﹔如果不是上帝揀選,你不能信的。」這樣的道容易講嗎?不容易講!怪不得你在教會聽的道多數是第二句,怪不得許多傳福音的愛傳第二句,為什么呢?因為他們已經受市場導向(Market System Orientation )的影響  --  我要講一些容易吸引人聽的,我要唱一些大多數青年人愛唱的,我要講一些現代人比較愛聽的道理。我們根本不是在講聖經的道,結果呢?許多布道家就在聖經中找一些人比較愛聽的題目來講道,怪不得許多基督徒到死的時候,還有很多重要的聖經節從來不明白!

    耶穌基督很嚴謹地說:「若不是差我來的父吸引人,就沒有能到我這里來的。」「到我這里來的,我總不丟棄他。」你說:「我不贊成第一句,我贊成第二句,所以我是阿民念派的﹔你贊成第一句,你是加爾文派的。」聖經要你分門別派嗎?聖經是要你完全領受上帝的話。所以加爾文派的人相信是上帝的預定、是上帝的揀選、是上帝的吸引,所以人到主的面前來才有教會的存在。教會不是人選的,是上帝設立的﹔但是,加爾文派的人應當努力傳福音,把人帶到上帝面前,向他們宣布:「凡到我這里來的,我一個也不丟棄他。」只有講第二句、不講第一句的人,是遮蓋聖經一半的信息,然后用人比較容易吸收的來吸引人、討人的喜歡。

    親愛的弟兄姊妹,教會是怎么存在的?教會是因為「罪人愿意選擇耶穌」才存在的嗎?不是的。教會是怎樣存在的?教會是在上帝永恆的心意里面,在他心懷意念中間已經存在的﹔是永世的計划,在創世以前、在我們沒有被造以前,上帝已經決定要建立教會了。教會是上帝心意中的心意,教會是上帝計划中的計划﹔教會的存在需要付最大的代價,教會的存在是要流耶穌的寶血才能存在的,教會的成立需要賜下最大的恩賜。所以,最大的計划、最大的旨意、最大的犧牲、最大的代價、最大的痛苦、最大的咒詛、最大的刑罰,耶穌承當了,寶血流出了,生命賜下來了,才把我們挽救過來,使我們脫離上帝的審判、上帝的忿怒、律法的咒詛和罪惡的控訴,使我們成為屬上帝的人。感謝上帝!


教會的權柄


    「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這個教會的果效大到什么地步?我們來看「教會」這個詞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接連下去的那句話是什么?馬太福音十六章16-20節:「西門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耶穌對他說:『西門巴約拿,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她。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當下,耶穌囑咐門徒,不可對人說他是基督。」

    這里給我們看見,這個教會在地上有多大的權柄、有多大的價值、有多高的身分。教會的存在,是一個不能被任何勢力得勝的存在,因為陰間的權勢不能勝過她。什么意思呢?教會有生命在她的里面,這教會是勝過了陰間、勝過了死亡、勝過了永遠的審判、勝過了永世的刑罰、勝過了上帝的忿怒,教會是連陰間的權勢也都不能勝過她的地方。今天,你知道什么叫做「教會」了嗎?你明白這教會里面的生活是何等的尊貴嗎?你知道你成為教會里面的一分子有多大的榮耀嗎?陰間的權勢不能勝過的這群人,就是在教會里面的人。

    不但如此,「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這天國的鑰匙給了你,你就可以把人帶進天國。不是單單聖子把我們帶到父的面前,我們也可以把人帶到父面前,借著聖子一同進到天國里面,因為天國的鑰匙給了你。你說:「不是給我,是給彼得。」在馬太福音第十六章是給彼得,到了十八章是給門徒,但在廿八章的時候,就是給每一個傳福音到普天下、領受大使命的人。所以,我們不但可以勝過陰間的權勢,我們還有打開天國大門的鑰匙,這就是教會。你看教會在地上的地位多么尊貴?教會在全世界歸主的事上,是唯一有鑰匙能打開天門的一群人。

    接下去他說:「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這一句話到底是指什么呢?我們在地上到底要捆綁什么?我們在地上到底要釋放什么?我們今天要捆綁的就是撒但和它的作為,雖然我們沒有辦法像主自己最后所做的那樣  --  把撒但捆綁一千年,但是每一次我們要做上帝的工作、傳講上帝的信息的時候,當聖靈自由運行在人心中的時候,我們要捆綁撒但在聚會中間、在人心中所做的作為。

    有人不贊成基督徒可以捆綁撒但,我很想問這種人,如果不是捆綁撒但的作為,那你要捆綁什么?我們還有什么可以捆綁的?我們就是要捆綁黑暗的勢力,奉主的名捆綁!這樣,主借著我們捆綁黑暗的權勢,因為他把這個權柄賜給我們,是主自己有陰間的鑰匙,這記載在啟示錄一章18節。我們有什么權柄打開天門呢?除了耶穌基督以外,我們怎么能打開天門呢?我們有什么權柄把人帶進天國呢?除了基督以外,誰能把人帶進天國?上帝把這個鑰匙賜給傳福音的人,把這個鑰匙賜給聖徒,把這個鑰匙賜給天國的子民。真正事奉主的人都要知道,你手中的鑰匙,不但可以關閉陰間的權勢,你還可以打開天國的門﹔你可以封閉撒但的權勢,你也可以打開天上的恩典。這樣,我們的權柄是超過世界的權柄,我們的權柄是超過暫時的時限﹔我們的權柄是把人帶到永恆界里面,享受上帝國度的福樂,這是聖徒的權柄。你要知道,這些權柄不是恩賜,這些權柄是超過恩賜的﹔這些權柄不是能力,這些權柄是超過能力的。「權柄」跟「能力」是不一樣的,「權柄」比「能力」更大。

    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假設你是一個管理鐵路的人,如果今天有一部火車,帶著千萬馬力沖向你,你只要吹一聲哨子,它就一定要停下來。雖然你知道,這列火車可以把你撞成一團血肉模糊的肉醬,但是你更知道,在你里面的權柄有多大,只要你吹一聲哨子就可以叫這千萬馬力的火車停下來,因為它的「能力」是在你的「權柄」指揮之下。你明白了嗎?當几十輛汽車排在那里沖向街口的時候,警察「嗶!」一聲,這輛兩百馬力的汽車、那輛一百八十馬力的汽車、兩百三十五馬力的汽車......,全部加起來几千馬力﹔而這個人只不過是一個人的力量,但他只要「嗶!」一聲,所有的車子就全部停下來了。為什么呢?因為在這里不是靠「能力」,靠的是「權柄」。所以耶穌基督說:「我把天國的鑰匙賜給你,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你,你可以打開天國的門。」如果基督徒真正覺悟到這個就叫做「教會」的話,你事奉的心態一定會不一樣的。

事奉者的權柄


    我今天就用自己的見証告訴你,我之所以可以一直勇敢地講道,因為我很清楚什么叫做「教會」和上帝給教會的「權柄」。我第一次到台灣的時候,有一些人驚奇萬分,「一個不到三十歲的人,講道時膽子大到這個地步!每一個字講得斬釘截鐵,他憑著什么?」我沒回答,我不認為這有什么好驚奇的,因為這就是上帝的權柄在我們身上!這個權柄不是單單給彼得,這個權柄不是單單給使徒,這個權柄是賜給每一個靠著耶穌基督的實血得救、籍著聖靈重生在上帝國度里面的人,你、我都有分。

    十七歲的時候,我第一次清楚看到這個權柄在我的身上。雖然那個時候我還不是個傳道人,甚至還不是念神學院的學生,我不過是一個高中的學生,但我是奉獻給主用的。我問自己什么時候才開始算是傳道人?是不是從神學院拿到畢業文憑,我才作傳道?是不是教會請我,我才開始作傳道?我不管這些。我心里說:「我奉獻的時候,上帝呼召我的那一天開始,我就是個傳道人。不管你承認或不承認,我都是上帝所承認的傳道人。」我就是用這個心態開始對兒童講道、開始為他們開布道會,沒有人請我,我就在街頭講道。我也在課堂里面得到許可講道,我說:「我愿意講道,給我一段時間。」我就開始講道了。

    我開始傳道,半年以后就發生了一件事情。有一次我到醫院為一個病人禱告,我不知道之前在那個病房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只知道有一個人病了,他們盼望教會的人去禱告,我就去為他禱告﹔禱告完了,我就出來。第二天,我的母親對我說:「崇榮,你知道不知道,上帝大大用你了。」我說:「什么叫大大用我?他用我就是用我。」「你昨天到醫院去是嗎?」「是,我騎腳踏車去為人禱告。」「你知道你禱告以前發生什么事?」我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個病人躺在那邊,他的太太在旁邊愁眉苦臉的。」「你沒有進去以前,整個房間都是鬼。他那個時候很痛苦的對他太太說:『叫它們出去!叫它們出去!』有無頭鬼、有青面撩牙鬼、有長腳鬼圍著那個病人,他看了怕的不得了,他的太太也怕的不得了。她說:『在哪里?在哪里?』她看不到。」就在那個時刻我進去了,那時候我才十七歲,如果我知道我進去的時候有這個現象,我一定發咒起誓不進去,我就是不知道有這樣的事情才進去的。我進去禱告、禱告......,不知道主怎么引導,我禱告中有一句話:「父啊,我奉耶穌基督的名,你兒子得勝的名,吩咐撒但離開這個地方,求主的愛充滿他,求主醫治他的病。」禱告完,我就出去了。后來發生什么事情呢?等我禱告完出去了以后,他對他太太說:「剛才那個人在哪里?」她說:「已經回家了。」「他不知道念什么名,念到一半的時候鬼全部不見了,全部逃走了。」我都不知道這個事情,是他自己作見証告訴他太太,他太太告訴我媽媽,我媽媽告訴我,我再告訴你的。從那一天開始,我知道了,權柄是在上帝的國度里面,上帝的國度里面有一個權柄是勝過陰間的權勢。阿們?所以醫病是恩賜,趕鬼是權柄。

    如果有一個人被鬼附,請你為他禱告,你敢嗎?你說:「我去叫牧師。」不必!你就可以了,因為你是上帝的兒女,上帝在你里面,上帝與你同在,上帝已經把國度的權柄賜給你了。撒但陰間的權勢不能勝過教會,你明白嗎?我們要抓住這個權柄。

    剛才趙牧師對我說,我們應當有一個 Militray Church 「進行軍」那種精神的教會,因為我們現在是一群正在歸家的得勝者。我們以上帝是萬王之王、基督是萬主之主的眼光來看,世界的總統算什么?世界的共和國算什么?我告訴你,過五十年以后,可能沒有「美國」這個國家了,她在世界也沒有今天這樣的地位了。從前的蘇聯,現在也沒有了。羅馬帝國在哪里?希臘帝國哪里?馬其頓王國在哪里?亞述帝國在哪里?波斯帝國在哪里?拿破侖在哪里?希特勒在哪里?漢尼巴在哪里?查理曼在哪里?這些最偉大的、最有權勢的人都不過是暫時的,而我們的王是永遠的、我們的主是永遠的,教會應當有這樣的認識,你才能以上帝兒子的身分,看到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地卻永遠長存(參:傳一:4)﹔天地像衣服卷起,主的寶座卻永遠長存(參:詩一0二:26-27﹔來一:12)。你要用這樣的心態來事奉上帝,你懂嗎?

    「事奉者」是至高上帝的仆人,他是萬主之主、萬主之主,在他面前服事的人,你應當勇敢、你應當有上帝兒子的膽量站在這世界的面前,因為這世界的君王算不得什么!

    我今天有很多的思想要對你們講:但以理這位上帝的仆人,他是勇敢對世界君王講話的人﹔保羅勇敢地站在腓力斯面前講論關于上帝的公義、節制以及將來的審判(參:徒廿四:25)。今天有哪一個人敢對總統說:「有一天你要站在上帝面前受審判」?有哪一個人敢對總統說:「我們有一天都會死,你預備好了沒有」 ?今天事奉上帝的人,我們作上帝的仆人,應當有這種行軍面向最后凱旋、面向萬王之王預備獎賞正等候著我們的心志,以這種心志在地上服事上帝。

    有一次我在菲律賓講道,我說:「整個菲律賓要悔改,從總統到百姓都要悔改。」我講完的時候,那一天參加聚會的兩萬兩千個人中,有兩千六百四十二個人走到台前接受耶穌基督悔改認罪。我知道菲律賓總統馬可仕有許多許多敗壞的行為,所以在那一篇信息中間,我說:「從總統到百姓,你們都要悔改!」講完以后,籌備會的人到前面來:「唐牧師,你講得很好。但是,因為這篇信息要在復活節的時候用電視第四台播到全菲律賓,所以我們要把其中一句話剪掉。」我說:「哪一句話?」 「就是你說『總統要悔改』的那一句話,我們要剪掉。」我問他說:「我講錯了嗎?」沒有,你講得沒有錯。」我再追問下去:「如果我講得沒有錯,為什么要剪掉?」對我講這些話的是一個外國人,他是怎樣的基督徒我不知道,但我回答說:「對已經講出來的道,我的立場是不變的﹔你們要剪,就自己向上帝負責。我敢講的話,我就敢負責,你為什么要剪掉?」他說:「你要知道,你以后還要到菲律賓來。」我當然知道我會回到菲律賓來,但是我說:「我再來的時候,可能他已經不是總統了。」他聽我講這句話嚇了一跳。你知道他回答我什么話嗎?「他作總統已經廿年了。」你知道我怎么回答?「我的主已經在寶座上千萬年了!」馬可仕算什么?

    我很哀嘆這時代有許多人不但聽不明白我講的信息,還把我的信息故意打折扣。我告訴你,我再講一次,若不是耶和華吩咐我對你們講一些話,我是不會到你們中間來的。他說:「我們要剪掉那一句話。」我說:「任你剪吧,你自己對上帝負責!」我走了。兩年以后,我再到菲律賓的時候,馬可仕已經不是總統了,我的主還是萬王之王!感謝上帝!

    你明白上帝的國嗎?你明白教會嗎?你明白事奉嗎?當李登輝到廟里燒香的時候,台灣的哪一個牧師對他講過話?他以基督徒的身分作總統,但他卻以糊涂的生活過總統的生活時,你們有沒有講話?上帝的國、上帝的家、上帝的教會是一個正在行進面對最后榮耀凱旋的教會,主的得勝正等候我們。雖然我們是少數的,但是不要忘記耶穌說:「你們這小群,不要懼怕,因為你們的父樂意把國賜給你們」(路十二:32)。你聽過這些道嗎?你讀過這段聖經嗎?你讀經就只是為了跟人家比賽哪一個念得更多嗎?你像乳臭未干的主日學學生,你是為了人家稱贊你懂聖經、熟聖經,但聖經的每一句話要成為我們的血肉,聖經的每一句話要成為我們的信仰,聖經的每一句話要成為我們為人處世的原則。求主憐憫我們!

    我在台上講的每一句話,都是我真正力行過的﹔有的是我實實在在遵行了,有的是我正在遵行的,但每一句都是我所深信的,否則不會從我口中出來。我不喜歡從神學家的理論里搬一些東西來騙騙你,使你以為我懂這個、又懂那個,沒有用!我要像耶穌所說的:「你們說我是誰?」你自己告訴我,你的信仰是什么?你傳的是你所信的嗎?如果你真的信,我告訴你,這個天國的福音已經在你口中了,教會已經在你那里。而教會有天國的鑰匙,陰間的權勢不能勝過她,天國的門要為你而開  --  「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這是何等偉大的應許、何等偉大的約,是上帝所給我們的。

    我們今天對教會的觀念是不是已經擴展到一個無形教會、普世教會、聖潔永恆教會的觀念呢?我們今天對國度的觀念要擴展到一個地步,教會在這個國度里面,是連陰間的權勢都不能勝過她的,連天國的門也要為她打開的。我們地上捆綁的、天上也捆綁,我們地上釋放的、天上也釋放,這樣榮耀的、偉大的心態才叫做「教會復興」,可是今天教會的復興只不過是多一些人在里面唱唱跳跳就結束了。教會的復興必須是從信仰復興,從心志復興,從內心真正在上帝、人、鬼、天使的面前事奉永生上帝之勇氣的復興。


基督賜予教會的重要職分


    教會在地上有一些很重要的職分,是上帝所賜下的職分。我今天不是要講「聖靈的恩賜」,我要講的是「基督賜予教會的職分」。以弗所書四章8-12節:「所以經上說:他升上高天的時候,擄掠了仇敵,將各樣的恩賜賞給人。(既說升上,豈不是先降在地下嗎?那降下的,就是遠升諸天之上要充滿萬有的。)他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

    前面几節給我們看見,耶穌基督是升上高天的大祭司,耶穌基督是進到至聖所真正的大祭司,耶穌基督是成立教會并在天上為聖徒禱告、長遠活著的大祭司。他升天之后就把恩賜賜下來﹔他賜下的恩賜,是不是就是哥林多前書第十二章的「聖靈的恩賜」呢?請你注意,我們在這里提到的不是「事奉的恩賜」而是「職分的恩賜」﹔我們在這里提到的不是恩賜的「功用」問題,而是恩賜的「職分」﹔我們在這里提到的,不是聖靈按己意賜給教會一些人事奉的恩賜,而是基督自己創立教會的時候,賜給教會的職分。以弗所書四章11節就提到這五種職分,這五種職分的擺列是很特別的。基督自己賜下給教會的職分,全本聖經就提到這五種,但從聖徒中選出來的教會的職分又有好几種﹔這種「基督賜予教會的職分」跟教會里面「從聖徒中選出來的職分」一同配搭事奉,就把上帝的家所應當做的事情都成全了。

    教會得到基督所賜下的職分一共有五樣: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傳福音的,第四是牧師,第五是教師,這是以弗所書四章11節所記載的。這些不是「功用性」的,是「職分性」的﹔這些不是聖靈的恩賜,這些是聖子的恩賜、是基督自己賜給教會的。沒有一個職分是沒有功用的,所以「職分」包含「功用」,但「功用」不一定包含「職分」,這個原則你要先弄清楚了。基督賜給教會的有五大職分,就是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師和教師。

「使徒」與「先知」的職分超越其它三個職分

    使徒是誰?就是被基督親自差派的人,基督也揀選其中一些人來寫下新約聖經,這些人就是使徒。先知是誰?先知是主自己的靈從天感動、呼召的一群人,他們清楚上帝的選召,在以色列民族中間服事上帝的話語,作代言、傳言的人﹔他們中間也有一些人是被揀選來寫下聖經的。這樣,使徒與先知的職分都有上帝親自的呼召,其中有一些人還有寫下聖經的權柄。上帝賜給教會,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我先講這兩個職分,因為這兩個職分太重要了。為什么這兩個職分特別重要呢?因為這兩個職分是連系教會存在的真正基礎。

    上帝在教會中間賜下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但是這五大職分中間前兩個職分是最優越的、最特別的,是其它三個職分不能比的。為什么呢?因為其它三個職分所做的事奉和所有的功用,是要根據這兩個職分所寫下的記錄。所以傳福音的,要傳「使徒所寫下來的福音」﹔作牧養的,要遵守「使徒的教訓」來牧養羊群﹔作教導的,要根據「使徒、先知的教訓」去教導教會。后面這三樣職分的功用,是根據第一、第二職分所記載的聖經內容來產生功用的。這樣,你不能把使徒、先知和牧養、教師、傳福音的相提并論﹔這五大職分中間有兩個是特殊的,另外三個是每一個時代都有的。

    你說:「根據什么這樣分呢?為什么有這樣的分法呢?」我要請你注意,這兩個職分之所以是重要的,因為有另外一段聖經把他們的重要性提出來了,那就是以弗所書二章20節:「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我們從這一段的聖經看見這兩個職分是被突顯出來的,這兩個職分是超過其它三個職分的。這兩個職分的優越程度、這兩個職分的特別程度就在于他們是「根基」。你這個教會的根基是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上面,你看到了沒有呢?所以使徒和先知的重要性在哪里?是什么?他們是教會的根基。全本聖經沒有說教會的根基是傳福音的、教會的根基是牧師、教會的根基是教師。沒有一個神學老師的教導有資格建立教會的根基﹔沒有一個牧師可以說:「你們整個教會是建造在我上面,我作你們的根基」,沒有這樣的事情﹔沒有一個傳福音的布道家可以說:「教會是因為我作根基才建立起來的」,這是不可能的。教會的根基不是傳福音的,也不是牧師、不是教師。那教會的根基是什么?是使徒和先知。舊約的某些先知把上帝的話寫成聖經,新約的某些使徒把上帝的話寫成聖經,就是這些先知和使徒寫下的聖經,成為我們信仰的根基。所謂「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真正的意思就是:教會是建立在使徒與先知所傳講上帝的話語上面,才叫做「教會」 。你明白嗎?就因為這個根基性的位分、根基性的本質,所以這兩個職分超越其它三個職分。

    這兩個職分除了在以弗所書四章ll節和二章20節提出來之外,還有沒有別的地方提出來?有。哥林多前書十二章28節,這里提到的是父神在教會所設立的,也提到職分的問題,和哥林多前書十二章4-ll節所講的恩賜是不一樣的。28節說:「上帝在教會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其次是行異能的,再次是得恩賜醫病的,幫助人的,治理事的,說方言的。」在這里很清楚地給我們看見有位分的高低、有等次的先后。上帝在教會里面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接下去是行異能的,之后是醫病的,再其次是幫助人的、治理的,最后是說方言的。這個擺列告訴我們,使徒的重要性是第一,先知的重要性是第二,而說方言的重要性是最后。你不能把因果顛倒過來,認為講方言是最高的,講方言的好像是進到三層天的最頂峰,然后輕看使徒的教訓、輕看先知的預言、輕看牧師的教導、輕看長老的地位,正像是今天的教會所顯明出來的現象。許多人因為會講方言,就認為自己最屬靈、自己最高,連所有的牧師、長老、執事、信徒全都看不起,連聖經的話也看不起,「因為那是使徒講的、那是先知講的,都是過去的事了﹔我講方言,是聖靈現今個別對我傳講的,所以我的話比聖經更高!」這是很違背聖經的事情。


「使徒」先于「先知」


    現在再回到這几段聖經,請你注意,哥林多前書十二章28節、以弗所書二章20節和四章11節,擺列順序中最先的都是什么?使徒。第二是什么?先知。現在我有兩個很重大的問題要跟大家討論,就是使徒跟先知的重要性。我們已經從聖經中肯定了他們根基性的地位,但是我要問,同樣是作根基的,為什么總是使徒排在前面、先知在后面?如果我說:「教會的根基是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上面」,對不對?對。可是如果我說:「教會的根基是建立在先知和使徒的上面」,對不對?你們不敢回答。為什么?因為次序不一樣,所以第一件要解釋的問題就是「次序」的問題。為什么這三次出現的兩個職分,總是「使徒先、先知后」 ?為什么不可以有時候是「先知先、使徒后」 ,有時候是「使徒先、先知后」?為什么每一次出現同樣名詞的時候,一定是說:「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呢?「使徒和先知是教會的根基」,為什么是這個次序?

    「次序」重要不重要?重要。上帝是很注重次序的,對這一方面的普遍啟示有一點點了解的回應者是孔子,他也是很注重次序的,所以「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后則近道矣」(參:《大學章句》)。今天靈恩派最大的毛病就是次序的混亂,他們引用聖經:「凡事都要規規矩矩地按著次序行」(林前十四:40),但他們在解釋聖經的事情上是最不懂規矩的。所以他們把次要的當作重要的,重要的當作次要的﹔相對的當作絕對的,絕對的當作相對的﹔把上帝的啟示放在一邊,自己的感動當作上帝的新啟示。這個完全是次序的混亂、次序的顛倒。不但如此,聖經說:「我要用靈禱告,也要用悟性禱告」(林前十四:15)他們卻把這個次序轉過來說:「你們用悟性禱告算不得什么,要用靈禱告﹔所以你們不夠,你們要講方言。」完全顛倒次序的解經!但是這樣的派系正在占上風,正在開始除滅教會正統的根,你們竟還沒有發現撒但怎么在你們中間做工!我們要回到上帝的話。我再對你說,「次序」很重要。保羅講道的時候,「次序」很重要﹔所有的使徒們講話的時候,「次序」很重要。甚至是「你們要與上帝和好」、「我勸你們與上帝和好」(參:林后五:20),那個次序只有「人與上帝和好」,從來沒有說「上帝與人和好」,你看見了嗎?這是聖經的嚴謹性,「次序」的問題、「先后」的問題,還有「重要」、「次要」的問題。上帝的話本身就是有先有后的。

    那么我問你,舊約里面有先知,可是有沒有使徒?沒有。新約里面有使徒,有沒有先知?有。那么,先有先知,或者先有使徒?先有先知。先知原文的意思是「上帝的代言人」,使徒原文的意思是「上帝所差遣的人」,他們分別是舊約、新約最重要的兩批事奉的人。

    在舊約里面,上帝的話透過一些人傳講出來,這些人叫做「先知」,希伯來文的意思就是「上帝的代言人」,這些人把耶和華所啟示的話講出來。我們中國人每一次提到「先知」的時候,就受了時間觀念的影響,以為「優先知道」 、「先知道」、「預先知道」、「先講的」就叫做「先知」。原來并不是這個意思的,我們常常被中文的這個「先」字的意思誤導,把我們的觀念弄亂了。我們以為他如果比別人早知道發生什么事情,他就叫做「先知」。聖經不是這樣的,聖經所說的「先知」就是「上帝的代言人」﹔聖經講的「預言」就是替上帝說的話,這個叫做「上帝的話語」。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四章1節說:「要切慕......作先知講道」,這句話的真正意義是:「你們要羨慕傳講上帝的話」、「你們要羨慕作為上帝的代言人」 ,這個就是「先知」的意思。

    接下去,「使徒」這個字,希臘文是 apostolos (the messenger 就是「蒙差遣者」)。舊約里面有沒有使徒?你剛才說沒有。可是舊約里面有沒有蒙差遣的呢?有。誰在舊約里面是蒙差遣的呢?所有的天使。他們是上帝所差遣的,從天而來的,是「天所差來的使徒」,叫做「天使」。所以廣義來說,舊約里面有沒有使徒?有。舊約里面的使徒是不是人?不是。舊約里面的使徒是誰?是天使。因為他們是靈界里面的被差者,所以叫做「天使」。而新約里面被差遣的不是靈界的,而是人,是有血肉的人,與耶穌基督同住在一起的人,蒙基督揀選、蒙基督教導,與基督生活在一起,然后傳福音給萬民聽的人。所以,舊約所謂的 the messenger 是指靈界的,新約的 the messenger 、apostolos 是指基督親自呼召揀選的人。

    所以,舊約里面有沒有使徒的功用?有沒有被上帝差遣的?有。新約里面有沒有先知的功用?有沒有代上帝說話的?有。這樣,使徒與先知的名詞就有「廣義」和「狹義」的解釋了。先知跟使徒傳講上帝的話、記錄上帝的話,是蒙上帝自己的恩召、蒙上帝自己差派在舊約和新約的兩群事奉者,兩個大的職分。所以耶穌基督升天的時候,就把五大職分賜給教會,就把使徒、先知賜給教會。

    為什么這個次序是使徒在前、先知在后呢?你要透過新約,才能正解舊約﹔你要真正明白新約的意義,才能真正明白舊約的意義。新約是舊約的成全,舊約是新約的預備。在新約中間隱藏了所有舊約預言的成全,在舊約中間隱藏了將要被成全、將要來的新約的救贖。所以救贖的影子,在舊約里面已經投射進去了﹔但是救贖的成全,要到新約才展現出來。舊約隱藏著新約,新約成全了舊約﹔舊約包含了新約,而新約兌現了舊約。那么舊約所預言的、新約所成全的,最重要的重點不是其它宗教儀式的問題,乃是基督和他救贖的問題。

    這樣,把新約、舊約整個拉在一起,前后一致、彼此相輔相成的結果,我們看見最中心的思想和信仰的對象就是耶穌基督。你讀舊約的時候,你要讀出耶穌基督來﹔你讀新約的時候,你要讀出耶穌基督來。所以,舊約成為你信仰的基礎,新約也成為你信仰的基礎﹔而舊約跟新約中間那個中心信仰根基的真正房角石是誰?是耶穌基督。透過基督,我們看見全本新舊約已經為他作見証了﹔透過基督和他的靈,我們看出被啟示的先知和使徒的信息里面,中心點就是主和他的救贖、救恩,這就成為建立教會的基礎。所以,使徒和先知是教會的根基。

    那我要問,為什么是使徒先、先知后?這也要透過新約才能明白舊約。這是一把解經的鑰匙,這是聖經的總原則。在新約的成全里面,你發現原來舊約已經隱藏了這些所要成全的預言,所以我們就可以從新觀約清楚地看見舊約,這是基督徒與猶太人解釋舊約最大不同的地方。為什么猶太人沒有認出耶穌是救主呢?為什么猶太人所認知的彌賽亞不是那位生在伯利恆、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呢?因為他們沒有用新約的鑰匙去解釋舊約,他們只是透過他們狹窄的民族主義和對彌賽亞的錯誤觀念去解釋舊約,一直看到今天還沒有看出正確的基督論來。正像我所講的,那個十字架旁邊的強盜對基督論的了解,他的准確性超過了受耶穌訓練三年的門徒。雖然彼得在第一次公開承認耶穌基督的信仰里面已經講了:「你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但是追溯到內容的時候,還是被那種狹窄的民族主義所捆綁  --  「基督到世界上來,就是要完成、恢復大衛寶座的使命,復興以色列國」。所以當耶穌升天以前,他還是用這一句話來問耶穌﹔耶穌就否定他,叫他等候聖靈充滿,才有能力從耶路撒冷直到地極作主的見証。

    現在我們回頭再看,為什么猶太人解釋舊約跟我們不一樣呢?直到今天,猶太人看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的時候,是怎么解釋的呢?他們說,那是指以色列民族在希特勒時代受逼迫、代替全世界的人擔當罪惡。而基督徒的解釋又是什么?聖靈在使徒行傳第八章已經對我們說了:那一位受苦的上帝仆人,就是釘十字架的耶穌基督。從哪里知道呢?那時腓利被聖靈感動,向那個埃提阿伯的太監講解:這些都是指著耶穌基督講的。所以我們今天看見整個基督教教會對真理的認識,是透過新約的鑰匙去解開舊約的預言。這樣,使徒的重要性超越先知的重要性,你就明白這次序的問題了。


今日已無「使徒」、「先知」的職分


    倪柝聲說:「使徒是誰?到處周游建立教會的人,就叫做使徒。先知是誰?那些傳揚上帝話語的人,就是先知。」如果是這樣,倪柝聲所講的「教會的根基」就跟以弗所書二章20節講的配不上來了。教會的根基要建立在哪里?是建立在那些周游傳道、建立教會的人身上嗎?他說:「保羅周游各鄉各城,建立教會、設立長老,所以保羅叫做使徒。」不是的!保羅是耶穌基督差派,向外邦人傳道的使徒。保羅寫下的道才是教會的根基,保羅本身并不是教會的根基﹔保羅的職分是為了要把上帝的話奠定在世界上,傳揚信息是他的事奉。為這個緣故,我們看見倪柝聲對使徒、先知的解釋留下了一個禍患,日后就有一些人認為他們自己是使徒、是先知。

    現在我問你,使徒所傳講的信息,先知所記載的上帝的道完整了沒有?已經完整了。上帝的道啟示在人間齊備了沒有?已經齊備了。所以就不需要有新的使徒,不需要有新的先知﹔所以今天世界上沒有使徒、沒有先知了。我如果說:「我們這里有一個周功和使徒」,你接受嗎?你不可以接受。「有一個唐崇榮先知」,你接受嗎?你不可以接受。為什么呢?因為上帝所啟示的道齊備、成全了,這兩種職分己輕沒有了。

    你說:「使徒的職分沒有了,先知的職分沒有了,他們寫下的道也已經成為教會歷世歷代的根基,而且也都齊全了。那你又是怎么知道這些的?」有兩節的聖經:「上帝的神能已將一切關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賜給我們」(彼后一:3),「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地爭辯」(猶3)。這個「一次」是表示「成全」的一次,不是指「賜下」次數的一次。希伯來書說是「多方多次」(來一:1),為什么猶大書講只有一次呢?這個「一次」就是 once forever ,是一次成全直到永遠。這 once forever 的觀念在希伯來書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來,時態是用過去分詞,但又是能夠繼續下去的,所以是一次成全直到永遠有果效的﹔正像基督一次獻上他的寶血,洗淨的功能是永遠沒有停止的。為這個緣故,教會今天在地上是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就不需要再有使徒、不需再有先知了。因為如果有新的使徒、新的先知在每一個時代興起的話,就等于說每一個時代的教會可以重新有新的根基了。你明白這個危險性嗎?

    所以靈恩派的大問題,就是他們說:「上帝對我說、上帝啟示我......」,這些話不等于他們比一般的牧師、傳道更屬靈,這只表示他們正在冒犯一個原則。如果他們說自己領受的啟示,是與聖經使徒、先知領受的啟示等量齊觀的話,請問,他是否就是現在的使徒、現在的先知?如果他是現在的使徒、現在的先知,他所講的話就等于是上帝的話、上帝至聖的真道、活潑的聖言嗎?如果是的話,你就無形中一定要承認這本聖經還沒有完全。這個太嚴重了!如果這本聖經已經成全了,為什么還有新的啟示?你說:「是啊,聖靈比聖經更大。」這是靈恩派的通病,他們認為這本聖經是「過去的記錄」,而且現在聖靈還照樣工作,所以他們還照樣可以領受啟示﹔這樣,他們無形之中否定了聖經的全備性。如果你沒有防備這個副作用,如果你沒有注意到副作用破壞正作用的危機,你就會進到一個更可怕、更危險的地步中間。

    如果你說:「不不不......,聖經還是聖經,我領受的啟示沒那么重要。」若是這樣的話,我為什么要丟掉重要的來領受你次要的?我要回到上帝絕對的、完全的、齊備的、經過兩千年考驗的話語作我的根基,我不要次要的。如果你說:「我領受的啟示是更重要的」,那你把聖經放在什么地位上呢?所以不能另立根基。保羅說:我所傳的,就是上帝的話,是當日主吩咐我的,我對你們所講最要緊的,就是基督的死與復活,這些都是照著聖經所說的(參:林前十五:1-3)。所以他傳的新約是照著聖經說的,就是指舊約的預言。新約救贖的福音和舊約的彌賽亞預言是合而為一、前后一致的。使徒和先知的教訓已經成了教會的根基,就不需要再有新的使徒、新的先知為我們另立根基、另得上帝聖言的啟示了,因為上帝的話已經全備了。

    這個時代沒有使徒、沒有先知了,但是,這些靈恩派的人大膽到一個地步,竟重新按立使徒。去年美國富勒神學院的彼得﹒魏格納(Peter Wagner)飛到新加坡,替鄺健雄按立作使徒(你們許多小組教會如痴如狂地去吸收、模仿他的教會),那不是「使徒」,那是「糊涂」。他們把鄺健雄當作使徒來款待,把他按立成使徒,這是天大的笑話,是對聖經非常不尊敬的,是對教會根基的漠視,好像可以重新建立根基的冒犯行動。現在絕對沒有使徒,現在絕對沒有先知。自從聖經結束以后,就沒有使徒和先知了。
 

今日仍有「使徒」、「先知」的功用


    宣教士是不是蒙上帝差派的?是蒙上帝差派。既然蒙差派的叫做使徒,難道我們差派去南美洲傳道的宣教士就不是使徒嗎?不是!他們是「宣教士」,他們是「被差派的、傳福音的」。所以,第三個「職分」加上了使徒的「功用」,就變成「被差的宣教士」。被誰差?被教會差。差的時候有沒有上帝的主權?有上帝的主權。上帝透過教會差遣人去傳道的時候,這些人是宣教士,不是使徒。使徒的職分沒有了,但使徒的功用還在。若有人被教會差遣去作宣教士,從「功用」上他是「蒙差遣的」,好像使徒一樣﹔從「職分」上,他不是使徒,因為他不是構成教會信仰的根基,這個要弄清楚。

    照樣,先知的功用還存在,但先知的職分沒有了﹔沒有人可以直接代上帝講話,直接從上帝的啟示而來的這種職分已經沒有了,但是今天照著聖經已經啟示的道來傳道的人,他們是正運用先知的「功用」 ,但他們不能被稱為有先知的「職分」,你明白嗎?這樣?我們還有沒有說預言的呢?有。有一條最偉大的預言還沒有成全,那就是「耶穌再來」。當我講「耶穌再來」的時候,我是不是用先知功能講預言呢?這句話是上帝的話,而且是還沒有發生的。所以,從時間性來說,我是在說預言﹔從代上帝說話的權柄來說,我是在說預言。但是我和過去有先知職分的人,不同的地方在哪里?從前的先知是「直接領受上帝的話講出來」,我今天是「領受已經寫下的道傳出來」,不一樣的。所以我只有「間接的功用」,沒有「直接的功用」﹔我是間接執行先知功用,不是直接從上帝領受他的啟示。

    這樣,我們就可以區分開來了:先知、使徒的事奉是職分里面最重要的,在當代傳話給萬代﹔他們所寫下的上帝的話語,就成為教會的根基。所以使徒行傳第二章提到真教會的記號時說:這些人「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彼此交接,擘餅,祈禱」(徒二:42)。這樣,他們有從上帝而來的使徒教訓,他們有向上帝發出的禱告,他們彼此的交接是聖徒的相通,他們擘餅記念基督的愛,有聖靈的運行,這些都是真教會的記號。真教會是在教訓上建立起來的,就是先知和使徒的教訓。


「傳福音的」、「牧師」和「教師」


    把這兩個職分的事奉講完了以后,我們現在要講歷世歷代上帝賜下的三大職分。在每一個時代中間,上帝賜給教會的有什么?有「傳福音的」、「牧養的」和「教導的」。上帝賜下傳福音的,上帝賜下牧師,上帝賜下教師,請問這三樣哪一個最重要?哪一個最優先呢?是傳福音的傳道人最優先。今天為什么變成牧師很重要,傳福音的傳道人不太重要呢?「你是『小傳道』,還沒有按立牧師,等你以后做得成功才按牧師。」我們是什么時候開始把傳道當作低一級,把牧師當作高一級,會督更高一級,主教又更高一級,然后教皇是最高一級的?這都不是聖經的教訓。聖經說,上帝賜給教會的,有使徒、有先知,這兩樣過去了,然后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

    我再問,為什么傳福音的在前面?因為這是永世教會在過程中最重要的一個職分。教會之所以是教會,是因為繼續不斷有人傳福音領人歸主、加入教會,才成為教會。那些不懂這個原理的人,往往變成死守固有觀念而沒有發展能力的人。

    「我蒙召是作牧師的!」怎樣作呢?「就是某一個教會已經成功了,剛好牧師死掉請我去代替,我就去作牧師。現成的,我就坐享其成。」不是的!我要每一個事奉主的人知道,如果有一天你成為一個教會的牧師,那是因為你曾經傳福音領人歸主,所建立的一個信者的團契。他們都是你在聖靈的能力之下、在上帝的道的范圍之下,所生出來的孩子,是你為他們受生產之苦,生下來、牧養起來的。我不是說:「你沒有自己傳福音,你不可以建教會。」我是說:「牧養的人應當有生孩子的經歷。」你明白嗎?

    今天教會不清楚這個關聯,所以這三個職分就變成分隔的三元論  --  作牧師的從來不傳福音,教神學的從來不牧會,牧會的從來不研究神學,研究神學的從來不發單張給人。「因為我是神學教授嘛,傳福音與我無干!」你有罪了!「我是傳福音的嘛,神學研究與我無干!」你有罪了!因為上帝把這三大職分賜給歷世歷代的教會,他們是都有關聯的。關聯在哪里呢?如果沒有人傳福音、結果子、使人歸主,教會會友的源頭在哪里呢?你說:「基督徒生基督徒,越生越多,就叫做『教會增長』。」這個叫做生物性的傳殖,是錯誤的。基督徒會生基督徒嗎?不會!基督徒生出來的還是罪人,罪人是到后來接受主才成為基督徒的,基督徒不會生出一個基督徒來。他是不是一生出來就會說:「我們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為聖......」?他是不是一生出來就會「哈利路亞」?不會的,他還會經過一個階段,懷疑、抵擋、不接受、躊躇不前,到最后甚至可能變成抗拒基督教的。這就是歐洲基督教國家之所以會產生最多反基督教哲學家的原因,因為基督徒不是生基督徒,基督徒是生罪人。所以傳福音的工作不但是教會的一個工作,而且應當被列為最大的工作。

    上帝在這個時代興起的仆人中間,最榮耀、最尊貴、最有能力、最影響世界的是葛理翰(Billy Graham,1918-)。他比許多神學家更有影響力,因為他帶領許多人歸主,他是傳福音的,他一點也不在任何牧師的下面,一點也不在任何神學家的下面,因為他是傳福音的。

    葛理翰廿六歲的時候,他讀到這一段聖經,他就禱告求主給他答案,他發現,他不太會牧養也不太會教導,他比較適合傳福音。但是當他年老的時候,記者問他說:「如果你有機會從頭做起,你要怎么樣?你會不會再作傳道人?」他說:「是。如果我又回轉變成青年人,我再有一次選擇的機會,我還是選擇作傳道。」第三個問題:「如果你再來一次,從頭做起,你還要作這樣的傳道嗎?」他說:「如果我再來一次,從頭做起,我要多多研究神學。」這表示今天西方傳福音的傳道人已經跟神學脫節了﹔今天西方的神學教育里面,教神學的都不去傳福音了。這種毒素、這種三元分解,已經影響了台灣、印度尼西亞、......整個東方的教會。我們最好的青年讀書、讀書......,讀到最后,送到美國的神學院拿一個博士回來,才叫做「成功的傳道人」。但是你發現他拿了神學學位回來以后,他傳福音的火熱比當初更差了,這是聖經的教訓嗎?這是上帝家里面應當發生的事情嗎?或者這是西方現代主義模式(Paradigm of the Modernism)所流傳下來的毒素呢?

    我問你:「保羅是神學家嗎?」是。我再問你:「保羅是布道家嗎?」是。保羅會不會因為努力傳福音而不懂神學的奧秘呢?保羅會不會一天到晚搞神學而不去傳福音呢?沒有。這些都是上帝仆人的模樣,這些都是上帝心意里面的人。我再問:「保羅有沒有牧養?」有。你怎么知道?「你們愿意怎么樣呢?是愿意我帶著刑杖到你們那里去呢?還是要我存慈愛溫柔的心呢?」(林前四:21)這表示他有為父之心,也有為母之慈。他也有神學家的深思:「我深知基督的奧秘、」(弗三:4)。所以保羅是傳福音的,保羅是牧會的,保羅是教師﹔他是布道家,他是牧者,他是神學家。

    今天我要為全世界的教會哀哭:布道家的神學思想在哪里?神學家的布道工作在哪里?牧師除了牧養你的羊群之外,你對真理的認識有多深?你對真理的教導有多廣?你在福音的工作上有沒有分?求主憐憫我們。我現在談到事奉,不是告訴你要怎么樣事奉,或者帶几首詩歌去彈彈唱唱,我不是講那種事奉﹔我也不是講你在主日學、在團契里面怎么樣跟人家一起事奉。我是說基督為教會設立的三大職分  --  傳福音的、牧養的和教師。

    傳福音的人用眼淚把羊帶到教會里面,牧師用父母的心腸把他們撫養成人,教師用上帝的道一步一步建立他們的靈性。可是,為什么今天有廣大群眾的布道家會輕看神學,把神學家當作是只講高言大智的人呢?為什么今天所有的神學家會輕看布道家,認為他是不學無朮,只用故事、作夢騙騙會眾的人?我很難講出原因,但是我告訴你,有一些自以為只做布道工作就夠的人,用几篇講章走遍天下,自己不再追求,天天只傳講同樣的信息,沒有深入的研究、沒有系統的教導,只有用哭哭啼啼的聲音就盼望人受感染而悔改的,這是事奉嗎?這是上帝對教會的心意嗎?我告訴你,絕對不是!葛理翰說:「如果能再來一次,我要好好研究神學。」這一句話應當深印在每一個事奉主的人心里面。布道家應當對信仰有深入的了解﹔神學家應當對失喪的靈魂有深切火熱的愛﹔作牧師的人不單對內有牧養,對外也要有傳講,自己還要作榜樣。

    當我要從神學院畢業時,我的院長對我說:「我要把你派到某地方去傳道,但每一個禮拜,你要有四天回來教神學。」剛剛畢業就叫我教神學,我一方面受寵若驚,一方面卻很不愿意,因為我知道剛剛畢業就作老師,我會變成「不老師又不學生」  --  老師看不起我,學生也看不起我。老師說:「你剛剛畢業,怎么可以與我一同作老師?」學生說:「你在上學期還是我的同學,怎么現在就變成老師了?」兩面不討好的事,我絕對不喜歡。院長還說:「你被派到一個大教會去。」我知道那個教會很大,有一千多個會友。學校是因為尊重我才派我到那邊去,但是我不喜歡,因為我知道那個教會心目中并沒有我。我很喜歡被派到另外一個城市,那個城市非常尊重我,我去那邊會有一點像「奉耶和華的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那樣受歡迎。所以我對院長說:「我不要,你給我時間禱告好了。」「你要禱告多久?」「兩個月。」兩個月以后,院長叫我來,「你禱告了?怎樣?」「我還不知道上帝的旨意。」我不是不知道,而是根本就不要去嘛!所以「不知道上帝的旨意」。那怎么辦呢?「就這樣,不必再禱告了,就是去。」我氣死了,根本不想去,但他叫我去,要順服,我就去了。如果你問我:「唐牧師,那個時候你從神學院畢業,就這樣在兩個工場事奉,你知道不知道這是上帝的旨意呢?」我要誠實地回答你,我絕對不知道是上帝的旨意。但如果你問我另外一個問題:「唐牧師,你那個時候去兩個地方,一面教神學、一面牧會,那是不是你的旨意?」我告訴你,那絕絕對對不是我自己的旨意。所以很多青年人不知道怎樣明白上帝旨意的時候,我給你一個定律:「你不要遵行你的旨意的時候,就很靠近上帝的旨意了。」你明白嗎?不要笑,因為這會牽涉到以后的事奉。

    今天講事奉,我敢說,我這一生的事奉,最后就是從那里學了一個功課  --  「父啊,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廿六:39)。我是不愿意這么做的,又要牧會、又要教神學,還要出外布道。后來,每個禮拜要我去開布道會的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有一次曾經堆到差不多几年都做不完,我只好把三個月的假期,排到九十天沒有一天不講道的﹔甚至多到一個地步,有一個學期都不教課、不牧養,我對我的教會說:「讓我出去布道,我回來三個月,就拿三個月的薪水,其它的,我完全不拿。」多遠的路費,我都自己負責,直到今天我到處跑,沒有拿過教會一塊錢去買機票。

    開始的時候很困難,因為有時候上帝感動我到很遠的地方去,而那些人不知道路費多貴,睬都不睬我。有一次我在台北開布道會,主辦單位列出一長串的印刷費、場地費......,就是講員的機票費沒有列出來﹔所以趁著布道會,印刷廠賺錢、場地賺錢......,就是我沒有錢回家。后來有一個人交給我一千塊錢,我說:「謝謝你,給我一些我所需用的費用。雖然還有一些缺乏,但我依靠上帝。」又有一次在台中布道,一直到九年以后,有一個人對我說:「你在台中布道的時候,我們給你兩萬台幣。」我說:「對不起,我從來沒有收到那筆錢,我在台中收到的是兩千塊,不是兩萬塊。」意思是說,他們同工會預備了兩萬塊,但交給我的人自己拿了一萬八千塊去,然后把兩千塊交給我。另外一次,一個神學院請我到台北教書,教了五個禮拜,給我一百三十塊美金﹔他們把我當作台灣的人,算在台北教書一節多少錢,但是那一次還有我太太跟我的兩個孩子一起來,飛機票是兩千七百塊美金,我收到的是一百三十塊。我不講這些,都是小事情,因為事奉嘛!但是我告訴你,上帝就這樣千煉百磨,把我磨成今天這個傳道人。

    奉獻的青年人,你要服事嗎?你要事奉上帝的工作嗎?注意,上帝賜給教會的有傳福音的、有牧師、有教師。你說:「我的恩賜是其中一個。」可能的,但是你不要忽略追求其它兩個。阿們?如果你是傳福音的,你要使你的布道有分量,你的里面就應當有神學的教導,并且用牧養的心腸去布道。如果你是牧會的,你的講道要有神學的內容﹔你的講道要能鼓勵大家,你就要自己身體力行,作一個傳福音的榜樣給你的教會看。如果你是教神學的,你就要把你的學生當作牧會的羊群來看待,然后與他們一同去傳福音。這樣,若是每一個事奉的人都參與在上帝賜給教會的三大職分中間的話,教會的前途是很好的。

    不但如此,我要勸我們當中的青年人,你們一定要在這三樣中事奉,然后上帝給你專一在哪一件事情上的時候,你要用禱告支持其它兩樣,若時間許可,你還要做其它的兩樣。今天奉獻的青年人,最后無論搞神學也好,無論作牧師也好,都還要注重傳福音。如果今天傳福音的人,一面傳福音,一面注意神學的研究,一方面也注意怎樣牧養別人,上帝就賜福你。如果每一個事奉的人對上帝整個的計划,對整個教會這三方面恩賜的運用,都有平衡的發展、都好好去注意的話,那教會的前途是非常好的。

    有一個人曾對我講一件事,我聽了眼淚都要流下來。他說,范泰爾(Cornelius Van Ti1,1895-1987)八十多歲的時候,雖然作了世界第一把交椅的護教學家,是韋斯敏斯德(Westminster )神學院里偉大的神學思想家之一,但他還是每一個禮拜一天在紐約的街頭發單張,傳福音給別人,我很受感動。神學家傳福音的,有几個?布道家好好研究神學的,有几個?牧師還好好追求真理的,又有几個?「我牧會太忙了,牧來牧去誰牧我?」他神學院畢業、作了牧師以后,就把所有的神學書籍賣掉了,不再研究﹔以后你聽他講道,到死都沒有長進。今天教會的毛病在哪里?就是聽眾繼續長進,講員卻沒有長進。聽眾聽聽聽、學學學、讀讀讀......,再參加函授課、參加延伸課程,結果繼續不斷在真理上長進﹔而作牧師的人自以為「已經讀過神學」,當然什么都比別人更懂了,他就這樣不長進。所以我告訴你,大強盜可能比大使徒更有正確的基督論,就是這個原因。

    我心中有很多痛苦的話、有很多沉重的話,我知道我講出來會得罪許多的人。但是與其不講,不如好好講,我寧愿講了被人家棄絕,我也不能不講。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歡我,但我也知道更多人需要這些話,所以我講出來。你們知道的,這几年我對靈恩派有相當嚴厲的批判,有一些人甚至以聖經的話說:「你對我的規勸缺乏愛心。」有時候我實在不知道,我是應當讓教會一直走偏,或是應當趁早提醒大家回到上帝的面前?但我順從聖鐘的引導行事,照著聖靈給我的感動講話,我盼望我們的事奉會進到更蒙上帝悅納的地步。

    台灣教會的前途不是看到這里有人很復興,就派人去學習學習,把那套拿回來﹔聽說那邊更復興,再派人坐飛機去,把那一套拿回來。啊!這一套已經不再實用了,再派人到多倫多去、派人到韓國去、派人到泰國去、派人到新加坡去......。你要派,就派人到上帝聖經的根基里面去生根建造吧!

    怎樣事奉?怎樣帶教會?怎樣復興?無論神學家,無論牧師,無論傳福音的,都回到聖經的原則!今天要事奉主的人,你不要自己說:「我要作神學家、我要作布道家」 ,你要說:「主啊!你賜給教會的,有傳福音的、有牧師、有教師,幫助我在這三方面都發展,直到你的旨意成全在我身上,我這樣奉獻自己給你。」阿們?


「長老」、「執事」、「平信徒的事奉者」


    最后,我簡單地再講另外三種事奉,不是上帝賜給教會的,是上帝許可人在教會里面選出來的。第一是長老,第二是執事,第三是平信徒的事奉者。這三種人不是上帝賜給教會的,因為全本聖經沒有說:「上帝賜長老給教會,上帝賜執事給教會,上帝賜平信徒的事奉者給教會」,沒有這個事情。那么這三種人是怎樣產生的呢?先是使徒們沒有辦法顧及到周濟窮人、分配食物的工作,所以他們說:與其把我們的時間荒廢在這里,我們不如以祈禱、傳道為事,就從你們中間選出人來,做分配周濟食品給貧窮寡婦的事情吧!但是,有一個重要的原則,你們要選有信心的、被聖靈充滿的、在教會有好名聲的人(參:徒六:1-4)。所以執事的產生,像律法是「外添」的,不是上帝永恆的旨意所定的。不是上帝自己賜給教會的,是上帝許可教會在事奉的虧欠中間,為了教會的需要而選出來的。所以,作執事的,你就不要以為你是牧師、傳道的「老板」 ,你不過是幫助傳道人可以盡心盡力做聖工,為了分擔他們其它事物的責任而被選出來的。

    長老呢?長老是聖靈給他恩賜,但不是上帝親自賜給教會的一個職分,是「治理」的,把教會帶入正規,使教會有系統、有計划。長老的責任比執事的責任更高,長老的責任是「堅守所教真實的道理」(多一:9),也就是要監督整個教會信仰的問題。長老要像守望者一樣,看清楚仇敵從什么漏洞進來,要堵住破口、持守真理,使整個上帝的家有上帝的原則、上帝的義運行在其中。長老要用愛心說誠實話,使大家活在一個敬畏基督的團體、上帝看得見的家、看得見的教會里面。長老的產生,原先不是人選出來的,是使徒自己派定的。保羅在一個城市傳完了福音,第二次再去的時候,在這些信耶穌的人中間,看到有一些人對真理特別嚴格、特別追求、特別深入思考,可以護衛整個信仰的傳統,就立他們作長老,要他們牧養上帝的教會,要他們有牧養的心腸。所以,「牧養」的恩賜也可能在他們的身上。

    在日內瓦歸正教會開始的時期,我們看見那個地方有几個特別的名稱,第一個名稱就是叫做「執事會」。執事會的事奉是建立在兩個重要的層次上面:第一個叫做 Consistory (議會),就是牧師和長老所組成的策略定奪人﹔第二個叫做 Deacon (執事),就是執行工作、命令,使其適用在教會各樣服事中間的執事們。牧師跟長老訂定整個教會的策略,然后執事們把這些策略實行在每天的工作上。這樣,我們就看見有平信徒的事奉者、有執事的事奉者、有長老的事奉者。這三種并不是上帝賜給教會的使徒、先知,或是在每時代中間都有的傳福音的、牧養的以及教導的。

    我要提一個很影響歷史的問題:「為什么歸正宗的長老會很少出布道家?」這一句話你要深深思想。長老會是一個很好的教會,長老會起初是很嚴謹的教會。長老會與路德會都是以上帝的道作為教會基礎的,路德會從起初稱自己是「福音教會」,而長老會從起初稱自己是「歸正教會」(Reformed Church),到了蘇格蘭的時候就變成「長老會」 ,在瑞士跟荷蘭還是叫做「歸正教會」、「復原教會」。為什么歸正宗的長老教會很少出布道家?我深思很久,發現有一點點端倪。因為加爾文年輕的時候不相信現在還有傳福音的,他說,使徒沒有了,先知沒有了,傳福音的也沒有了,現在有的是牧師和教師。所以這個傳統繼續下去,許多長老會的人就在傳福音的事工上用「植堂」的辦法,不用布道、宣揚福音的辦法。當加爾文年長的時候,他發現自己不對了,在歷世歷代中間,除了牧師和教師,上帝賜給教會的還有傳福音的,最后他承認這三樣都有。可惜有一些人繼續持守以牧養與教導為主干的事奉,忽略了傳福音的工作。

    為什么葛理翰要離開長老會,加入浸信會?為什么宣信(A.B.Simpson 1843-1919)要離開長老會,建立宣道會?是不是他們很難在母會中間找到傳福音的職分和崗位?今天我發這些問題是要你們去思想,因為上帝的道要刺激你一生一世繼續不斷地晝夜思想上帝的話語,然后在你事奉中間更新你自己、改正你自己。所以當我設立教會的時候,就叫做「歸正福音教會」(Reformed Evangelical Church ),一方面承受歸正宗偉大的信仰傳統,一方面不忽略傳福音的工作。這樣結合起來,我們的教會、我們的事奉能把上帝國度的榮耀彰顯出來,擴張上帝永世、看不見的、不屬世界的國度﹔借著教會把上帝的真理傳開,把基督的身體擴張,把萬民帶到主的面前來。愿上帝賜福我們在這一次講座所聽到的一切,也從這些原則奠定他在我們身上的旨意,使我們的事奉合乎上帝教會的需要,合乎上帝國度的擴張。阿們?

你愿意委身嗎?


    今天,我奉主的名很嚴肅的問你三件事情,不要有人走動、不要有人講話,每一個人閉著眼睛,能回答這三個問題:

    第一,有哪一個人說:「主啊,我感謝你,借著今天和昨天所有講座的信息,使我清楚看到我的虧欠、我的需要,使我回到正確的觀念中間,堅固我的信仰、造就我的事奉,我要感謝主,我也立志愿意更愛主、更真心事奉主。」有這樣的人請把手舉起來。感謝上帝!感謝上帝!
 

    第二,有哪一個人說:「我是信主的人,我是信徒,我是上帝國里面的人,我是上帝家里面的人,我愿意尋找到上帝給我的恩賜,我愿意好好建立起我對上帝的家的事奉,無論哪一方面,我愿意投入在其中,直到上帝的旨意顯明在我心中。求主使用我,我愿以平信徒的身分事奉主,我愿意獻身討主喜悅,我要遵行上帝在我身上的帶領和他的旨意。」你愿意從今天開始火熱、殷勤,真心尋找上帝的旨意,事奉上帝的家、上帝的教會,請你把手舉起來。感謝上帝!感謝上帝!

    最后一個問題,有哪一個人,你說:「主啊!也許你要我做傳福音的工作,做牧養的工作,做教導的工作,我知道你的感動在我心中,我也愿意為這些事情懇切的禱告。今天晚上,我在眾人面前、在主的面前,我立志追求你的旨意,直到你顯明我一生的事奉,是應該怎樣在你家里面盡心竭力,我愿意奉獻自己作全職事奉主的工人、傳道人。」有這樣的人,請你把手舉起來?感謝上帝!感謝上帝!還有哪一個人?你在掙扎,你在猶豫不決的中間,你說:「主啊!若是你肯用我,我愿意做傳福音、牧養、教導的工作,愿你的旨意成全在我身上。」請你把手舉起來。還有哪一個人?感謝主!感謝主!還有哪一個人?舉起手來。

    現在我奉主的名吩咐最后這一批舉手愿意奉獻作全職工人的人,你們恭恭敬敬地走到前頭來。我們以很嚴肅的敬拜之心到主面前,請每一位跟著我禱告:

    「上帝啊,我感謝你,你是創造的主,你是保護的主,你是救贖的主,你是審判的主,你是統管萬有的君王,你是宇宙的大主宰﹔你的寶座永不動搖,你的國度存到永遠,有一天這世上的國都要成為我主和主基督的國,我以戰兢的心歡喜快樂贊美你。我今天成為何等人,都是你的恩才成的。愿你的國權運行在我身上,愿你的寶座設立在我心中,愿你義的原則治理我的身、心、魂、靈,愿你的愛透過我充滿這個世界。今天晚上,我思想你的國度,我思想你的教會,我思想我的事奉,我愿意把我自己完全奉獻給你,求主寶血洗淨我,求主聖靈充滿我,求主的手托住我﹔你的恩感動我,你的恩賜裝備我,使我在你聖而公的教會里面,在你看不見的教會里面,我可以盡心竭力服事你。主啊,我要為你傳福音﹔主啊,我要為你照顧羊群﹔主啊,我要為你防衛所有的假先知,不讓他侵犯你的家﹔主啊,給我學習你的話,好叫我可以教導你的子民,使我們都在真理里面長進。愿你成全你的心愿,復興你的教會,使用我這個卑微的人,我今日獻上,永不收回。你所感動、呼召的,我聽見了﹔我所獻上的,求你悅納﹔所悅納的,求你潔淨﹔所潔淨的,求你充滿﹔所充滿的,求你差派﹔所差派的,求你使用。不是我揀選你,是你揀選我,又分派我去結果子,使我的果子可以長存,我感謝你,我贊美你。我們仰望祈求,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的。阿們。」
 

第三章 - 教會與國度第五章 - 事奉(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