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要重新搜索嗎?

耶穌會會士 (The Jesuits)

(資料取自陶理博士主編的《基督教二千年史》)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耶穌會(The Jesuits)是羅約拉的伊格那丟(Ignatius of Loyola1491 - 1556))創立的。1540年經教廷批准為完全靠慈惠存在的一個天主教神甫團體。

        1535年在巴黎,羅約拉和六個不同凡響的弟子立誓要過貧苦、聖潔的生活,并答應到巴勒斯坦傳布福音。那時威尼斯和土耳其人作戰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只得在意大利北部城市里工作。他們征集了一些新會員,尋求教宗保祿三世的指導和批准。羅約拉被選為他們的統帥。他用他的下半生在羅馬草擬耶穌會的組織法,并指揮這個迅速發展中的宗教團體。

        這個新宗教團體有几個與眾不同的特點。它實施高度中央集權﹔所有領袖均由統帥任命,統帥是選出的,終生任職。組織法規定成員不穿著特別的制服,也不須自苦己身或禁食,不用每天集體誦唱詩歌(祈禱時刻)。但羅約拉堅持新會員須經仔細選拔,刻苦訓練。后來長達十五年的訓練成了十分常見之事。他也強調服從并與教廷保持密切聯系。最重要的是耶穌會會士必須培養一種以默想和羅約拉的《靈性操練》為基礎的內心生活。要通過祈禱使他成為一個向他人傳福音的有力使徒。

        羅約拉要求貴精不貴多,但這個組織發展迅速。到了1556年,該會會士超過一千人 -- 多數在西班牙與葡萄牙,但法國、德國、低地國家、印度、巴西與非洲到處都有。到了1626年,有15,544個會士,其后130年間,耶穌會會士有緩慢但持續的增加。地球上几乎每個角落都有耶穌會會士工作。

        1773年, 法國和西班牙波旁王朝壓迫教廷鎮壓耶穌會,普魯士與俄羅斯有少數耶穌會會士幸存。教廷在1814年恢復耶穌會在全世界的活動。到了1964年,耶穌會會士到達了36,038人的高峰。梵蒂岡二次會議后的動蕩使會士人數在1988年降到24,924

        教育很快成為耶穌會的重點。耶穌會在成立后十年內就有了十二所學院。到1626年有400所學院﹔到了1749年,學院增加到800所,包括神學院。這些學校准許所有社會階層的人進入,通常不收學費。在十七世紀和十八世紀早期,天主教歐洲占人數比例很高的有教養的人,都是耶穌會學校造就出來的。

        耶穌會教育根據的是1599年的《學習計划》。它淨化也簡化了文藝復興人文主義。耶穌會會士堅持學生須上課,經過精心籌划的課程,學生按步就班進修。耶穌會會士使用和平的競爭而非教鞭,促使學生上進。學校里的哲學課程一般修習亞里斯多德,神學則率直地取自阿奎那,有若方濟會士蘇熱次(1548-1617)所發展的體系。耶穌會學校以戲劇著稱,學校使用可與早期歌劇相匹敵的露天歷史劇教導道德與宗教價值觀念。今天耶穌會會士主辦了大約4,000間學校,包括在美國的十九間大學。

        國外布道圈在耶穌會的活動之中永遠是最為人注意的。在印度、印尼和日本工作的沙勿略(1506-52)是第一個也是最偉大的耶穌會傳教士。利馬竇(Matteo Ricci, 1552~1610)在中國開創了現代傳教工作,編寫福音信息,使之適合中國傳統和思想方式。耶穌會會士利用他們的西方科學知識,打入北京的宮廷,但沒有一個中國統治者歸信。諾俾里(Robert De Nobi|i, 1577-1656)使用利馬竇的辦法編寫福音,使它適合印度的地方文化。約奎斯、馬奎特和許多的耶穌會會士在加拿大印第安人中工作,成敗參半。基諾(1644-1711)在墨西哥北部和美國西南部印第安人中間建立了傳教站,還引進了先進農業技朮。別的耶穌會會士組織起鄉鎮居民,使巴拉圭和巴西的印第女人歸信、受教化。

        羅約拉成立的耶穌會并非為了要反擊新教改革人士,但這在十六世紀越來越成為耶穌會的目標。几個耶穌會會士在復雜的交涉里出任教廷代表,使各國和教廷的聯系更加堅固 -- 如愛爾蘭、瑞典和俄羅斯。其他會士為皇帝、法國和波蘭國王以及巴伐利亞大公任宮廷講道員或聽認罪者。迦尼修和拜拉明寫神學上的信仰問答和反宗教改革著作,在此后几世紀內都影響深遠。許多耶穌會會士為他們的信仰犧牲了性命﹔總共犧牲者逾千人,主要在差傳的國家內。

(約翰.P.唐納利)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