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要重新搜索嗎?

史觀神學 - 救恩歷史,復活神學

(資料取自殷保羅著的《慕迪神學手冊》)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有兩派現代的神學都強調,要以聖經的歷史,作為神啟示的著重點。

救恩歷史:科爾曼(Oscar Cullmann)

科爾曼神學的歷史發展

         科爾曼(Oscar Cullmann,生于1902)的名字與救恩史(Heilsgeschichte)一詞,兒乎被人等同。救恩史(Heilsgeschichte)是「救恩歷史」(salvation history)或「神聖歷史」(holy history)的意思。荷夫曼(J. C K von Hofmann)是最初提出這名詞的人,而科爾曼則進一步,發展這個名詞的用法。救恩史(Heilsgeschichte)重視神在歷史拯救行動中的歷史事件,而不是著重于宗教哲學。救恩歷史接受對聖經的批判方法,那是以前的自由派及近代的新正統主義作者倡議使用的。雖然汰救恩史派認為,聖經是神在歷史中拯救作為的記錄,他們卻不接受聖經是真確無誤的﹔他們也沒有從聖經中,建立起一種有系統的神學。聖經之所以重要,因為聖經是記錄神在歷史中的作為。救恩歷史學派與新正統主義相近,強調神拯救行動的重要性,是個人可以借著在基督里的信心獲得的。

        科爾曼曾在斯特拉斯堡大學攻讀,后來他在該校教授希臘文及古代教會歷史。后又受聘于巴色大學,教授教會歷史及新約,使該校名聲大噪。此時,他受到巴特(Karl Barth)的影響,以基督論作為研究新約的方法。科爾曼的立場較為保守,這可從他反對布特曼(Rudolf Bultmann)極端的形式批評學,及去除神話理論中看到。科爾曼也較少依賴存在主義,反而較為強調釋經。

科爾曼神學的教義觀點

        救恩歷史大概可根據以下几點加以說明:著重神在歷史事件中關于自己的啟示。科爾曼反對布特曼所持,隱蔽于教會的神話觀念﹔根據科爾曼,聖經的事件都是歷史性的,是在時間領域里發生的。然而,聖經本身不是真確無誤的﹔但聖經是唯一能解釋神聖歷史中神的事件的工具。重要的是「神聖的歷史」(holy history),而不是聖經的話語。救恩歷史的高峰點是耶穌以彌賽亞的身分降臨。末世是從基督道成肉身開始的,但末世的完結則要等到將來。科爾曼重新定義末世論,所有新約事件及教會歷史的事件,按定義都是屬末世的。救恩歷史派與新正統是沒有沖突的,救恩歷史派強調,若要獲得啟示含意的知識,主觀的相遇(subjective encounter)是必須的。

科爾曼神學的評價

         科爾曼的理論有頗多值得商榷的地方,他強調聖經事件的歷史性,是基督教信息的核心關鍵。科爾曼確認「只有當個人相信耶穌自己為彌賽亞這個歷史事實,他才確實擁有真確的基督教信仰」-- 這是基督教的中心真理。科爾曼也強調,耶穌基督的核心性及歷史性,但他只接受可証實的記載為歷史性,而諸如亞當的故事及末世的事件等,他都視為神話。在此,科爾曼繼續依循布特曼的批判方法,任隨己意將聖經加以害割裂。救恩歷史學派也跟隨巴特,將啟示當作主觀經驗,他們將屬靈的相遇,作為啟示的焦點。

復活神學:潘能伯克(Wolfhart Pannenberg)

潘能伯克神學的歷史發展

        潘能伯克(Wolfhart Pannenberg, 生于1928)是慕尼克大學的系統神學教授,他代表了德國神學的新舊著重點的分野。潘能伯克欲與布特曼的存在主義著重點分離,將神學值根于歷史,特別是耶穌基督的復活,這個他視之為基督教的中心真理。基于這理由,潘能伯克的神學,可以說是「歷史的神學」或「復活的神學」。

潘能伯克神學的教義觀點

        潘能伯克為建立有效的信心,強調重視聖經事件的歷史性,是必需的。在此,他反對巴特的二分法(historie geschichte)。他說,宣講福音卻不把福音值根于歷史,是不可能的。潘能伯克說,所有歷史都是啟示﹔啟示是來自橫面(horizontal level)的歷史事件,而不是從縱面(vertical level)的來自神。潘能伯克用歷史的方法,研究基督的生平,而不是利用從神而來的直接啟示。透過歷史,啟示是來自全部的歷史事件,而不單是來自聖經或神。自然啟示與特殊啟示是沒有分別的。透過歷史,啟示是可以被任何憑著信心的人所理解的。靈性上的瞎眼不成問題,可見潘能伯克是忽略了原罪的問題。啟示的高峰點在過去 -- 那是基督的復活。相對于布特曼來說,潘能伯克沒有將復活當作神話,而當作是一個歷史事件。

潘能伯克神學的評價

         雖然潘能伯克強調基督復活的歷史必須性,但他的神學觀也有若干不容忽視的缺點。潘能伯克沒有認定在墮落中的人,是需要神聖的恩典,他認為「一般人」(natural man)也能明白歷史的啟示。潘能伯克是否定了巴特所宣稱的:「基督教的真理是只有透過恩典的神跡,才能進入基督徒的心里。」潘能伯克不把聖經與啟示看齊,他跟從歷史批判學,認為基督由童女所生是神話。潘能伯克認為聖經是有錯誤的,他提出,復活事件的記載是不准確的。耶穌對自已復活的看法是錯誤的,他誤以為「這事與世界的終結,及所有信徒的復活是相合的」。潘能伯克將權威建立在歷史上,而不是聖經之上﹔個人應依從歷史的詮釋者,而非聖經的詮釋者。

        盡管潘能伯克重視歷史,他并沒有跟從歷史的正統方向,因為他反對將聖經作為神對人類的啟示。事實上,他以歷史取代了聖經,作為權威。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