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神與人之間

唐崇榮牧師聖誕布道會 2005年(文字稿)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人之


今天晚上我們在這里與大家思想一個很重要的題目,就是「神與人之間」。人與人之間是什么,我知道。人與人之間是什么,你也經歷過。因為我們都是人,我們都被生為人,雖然我們從來不知道什么叫做「被生為人」。我們從來沒有選擇被生為人。感謝上帝,你沒有被生成雞。我們被生為人絕對不是我們的選擇,而我們被生為人以后,我們看上有父母,我看平,有兄弟,有朋友。而我們懂得什么叫做朋友之間的感情,我們懂得什么叫做父子之間的感情,我們懂得什么叫做同學之間的感情,我們已經經歷了什么叫做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慢慢慢,我們就從師生到同學,到親人,到社會,到上司與下屬之間的關系,慢慢建立起一種人生的經驗起來。人與人的關系是什么,我們是非常明白的,但是呢,神與人之間的關系,這是件什么事情呢?我相信每一個人講這個事情的時候一定跟另外一個人講的不同的意義。這樣呢,每一個不同的人如果他們肯講什么叫做「神與人之間的關系」的時候,他們一定用不同的感受,不同的宗教情操去了解,去講求。但是,這個關系是真正存在嗎?神與人之間是有關系的嗎?如果是有關系的,是根據怎樣來建立這個關系的呢?神與人之間的關系是肯定是需要的嗎?

達爾文 (Charles Darwin, 1809-1882) 進化論最重要的思想家, 他兩個最靠近的朋友,一個叫作史賓塞 (Herbert Spencer,1820-1903), 另外一個就是赫胥黎 (Thomas Henry Huxley,1825-95),他們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講一句話,就是「從來沒有發現過任何一個民族沒有上帝的觀念。」「沒有任何一個文化沒有宗教的因子,沒有任何一種人的思想里面沒有關于神的印象。」那這些印象,這些觀念,這些種子,這些基因,就是宗教基因到底是怎樣在人里面萌芽出來的?為什么動物里面你沒有看見一只貓禱告,沒有看見一只狗敬拜的呢?為什么你們沒有看見動物界里面有宗教情操呢?但是你看見,只要是人,無論多野蠻,他有「神」的觀念。無論多進步,他沒有辦法丟掉「神」的這個概念。為這個緣故,這個宗教觀念,連進化論的學者都一定要異口同聲的贊同它是存在的。但是神是誰呢?你說「我不知道神是誰,我也不想知道神是誰,我更不認為與神之間需要有什么關系的建立,所以,忘掉他吧!」但是,事實証明你在最困難的時候,你自然而然會拾回這個丟失的觀念。「窮極呼天,痛極呼娘」,這是我們中國人從古到今都知道的兩個觀念。為什么?因為這個最基本的,內在的宗教情操原是神創造人的時候已經放在人里面。正像需要吃東西的時候,里面有一個會吃東西消化的胃,外面有一個供應東西,給你可吃的東西。你里面有一個消化東西的這個東西,跟外面給你吃的東西,是相對的「東西」。所以呢,我們看見呢,人的宗教性也是如此,宗教的因子在人的里面,而宗教這個對象在人的外面。對神的觀念在人的本質,在人的動機的深處,而神的存在是在人外面的一個客觀的存在。所以呢我們沒有辦法除掉「神」這個事情。

有許多中國人譏笑西方的大學,一方面譏笑,一方面承受西方大學的傳統,而且把他們 教授送到西方讀大學才有資格回來教大學。一面譏笑,一面承受﹔一面譏笑,一面承傳這個 大學的規矩。他們譏笑什么?---- 西方的大學沒有辦法脫去上帝的包袱。這是中國人的傲慢, 所以呢,在整個西方的大學里面,「神學」是整個大學最重要的基礎,而東方的大學里面「神 學院」是不存在的,沒有存在的可能。這就是整個中國文化跟西方文化不同的地方。

那么,你說「為什么中國人沒有神的余地呢?中國人內心中間沒有神的需要呢?因為根 據我們所領受的孔子的思想,「子不語怪力亂神」(參:《論語》述而第七),所以呢,「怪」的 東西不必談,「力」的東西不必談,「亂」的東西不必談,「神」的東西不必談。」那么,你說 呢,「孔子不講神,不講鬼,敬鬼神而遠之。」孔子對神是這個態度嗎?我告訴你,連你這么 解釋已經是一個錯誤了,因為孔子用「神」這個字的時候,跟用「天」這個字的時候是完全 不同的意義。「非其神而敬之著,諂也。」這里所講的「神」,「敬鬼神而遠之」,這里講的神, 根本不是今天基督教或者是宗教里面所講的天上的那位主宰,神。孔子不是不講神,孔子很 清楚的提到了所謂「郊社之禮是祭上帝也」(參《中庸》第十九章)怎么不講神呢?孔子清楚 提到「予所否者,天厭之,天厭之」(《論語》雍也第六)怎么不講神呢?而他不是用「神」 這個字來表示天上的主宰,他是用「天」,用「上帝」這種很敬畏的名詞來表達他。那么呢, 這樣呢,在宋朝的程子(伊川)就告訴我們,「按其形體而言謂之天,按其主宰而言,謂之帝」 (參:《程氏遺書》卷二十二)。這里不是地球的「地」,是上帝的「帝」。所以「上天」,「上 帝」,意思是指形體,意思是指那個有位格的主體性的主宰。所以,這樣呢,我們不能把孔子 講「子不語怪力亂神」的「神」就當做他不講上帝,他沒有宗教觀念。我們不能把孔子所講 的神,敬鬼神而遠之當做鬼也不管,神也不管。

其實孔子特別渴慕很深深的盼望,有一天能明白那個在天上的道,那個管理萬有的規則, 那個真正的原理。所以他說呢,「朝聞道,夕死可也」(《論語》里仁第四)。「夫子之性與天道, 不可得而聞也」(參:《論語》公冶長第五)。所以他只能講人道,沒有辦法講天道,他因為沒 有得到啟示,不明白,所以他甚至提到生都很難明白意義,怎么能夠知道死后的事情呢?「未 知生,焉知死」(參:《論語》先進第十一),不等于孔子不知道,或者他不要知道什么叫做死。

其實孔子對死是非常敬畏的,所以呢,對一個死人,死了以后要厚葬他,因為這是很尊重的 事情。一個不尊重死的民族是一個文化不夠深入的民族。庄子的逍遙自在,死了就變成風, 變成土,變成完全一場夢初醒一樣的那種觀念不能在甚至中國文化里面深根建造。為什么呢? 因為那對死的意義不了解,所以孔子傳下來的道統,中國人對父親、母親離開世界以后要很 重的,厚厚的來葬他。「生則養之以禮,死則葬之以禮,葬畢則祭之以禮」(參:《論語》為政 第二)這里所講的就是「禮」、「禮」、「禮」,死人用禮去葬他,葬完了還要再繼續祭他,表示 什么呢?這是尊重死,不是輕看死。膚淺的儒家學者,或者這些亂解釋的人,就用這一句話 當做擋箭牌,不談生死的問題,「未知生,焉知死」六個字就把真理拒諸大門之外了,你是何 等的膚淺!

親愛的朋友們,親愛的同胞,讓我們回到這些愿意知而不知如何去知,卻沒有辦法拒絕 有不知怎么樣去了解的奧秘中間去明白關于神的問題。神與人之間,我這里講的「神」跟孔 子觀念中間的「神」意義是不一樣的,因為孔子所講的鬼神,所講的神有一些「陰魂」的意 義在里面。死了的人叫做「神」,「敬鬼神而遠之」,是那死人的陰魂的問題。我這里所講的「神」 是創造天地萬物的獨一的主,那位掌管人的生命的永恆者,上帝。

神與人之間。有神嗎?如果沒有神,有什么好怕的?如果有神,有什么困難?如果沒有 神,最少有一個好處,就是我亂做也沒有問題。如果沒有神,我犯罪也沒有人審判。所以無 神論真正的動機就是不負責任的動機。無神論真正的動機就是要自由卻不要負起自由當盡的 責任跟當受的約束這個刑罰的問題,這是今天道德泛濫真正的原因。今天凡是有敬畏上帝的 地方,一定有美好的道德基礎。而敬畏上帝不等于說就是宗教,因為很多人用宗教的外衣來遮蓋犯罪的行為。用宗教的敬虔的外貌來遮蓋邪惡的良心。今天最有宗教的地方,而誤解宗 教的地方就是最敢犯罪的地方。我這几天已經講了几次了,那些飲彈自殺,爆炸的恐怖份子 他們常常以為死了以后就上天堂,還有很多美女等著他。有這個事嗎?有一些的回教徒相信 是的,他們是為了他們的信仰,他們死,所以天使報應的時候就給他很多的酬謝,給他們很 多的美女。我告訴你,這些人不是上天堂,一定下地獄的。為什么?因為聖經說,「殺人的沒 有永生在他里面」(參:約翰壹書:3 章 15 節)。我們不能自欺欺人,神就是生命的源頭, 神就是愛,神是真理,神是光,神是永恆的本質的,義的本體,神是聖潔的。這位神是我們 真正的道德的源頭,神的本性是人類倫理學真正的根基。神是看不見的,但是他看見一切, 我們看不見他。

在新加坡的飛機場場,有一個地方,你快要進關以前,有一個角落,這邊是玻璃,那邊 是玻璃。而且你到那邊的時候,你不知道這個玻璃是什么,因為那是鏡子做的兩片牆,所以 很多人就在那里整理頭發,看看自己穿得整齊不整齊。在那里東弄,東弄。那是里面的警察 監看外面的玻璃,那是單面玻璃。你看不見里面,里面看見你。所以每次我經過那個地方, 看見有人在照鏡子,在看看,我心里想,「這些人真是不自知呀,他正在看人嗎?看他自己嗎? 他是被人看他自己。」很多的人就是這樣,「如果沒有上帝,我就可以隨便了。」如果沒有上帝 鑒察,我就可以絕對自由了。正像蘇俄一位偉大的文學家,杜斯妥也夫斯基 (Dostoyvsky, 1821-1881),這個人寫了一本很著名的書, 叫作《 The Brother Karamazov 》(卡拉馬佐夫兄 弟們),我到列寧格勒的時候,我特別到他的墳墓去看看他,站在那邊思想他一生偉大的思想 影響了多少人。 而我再去看格林卡 (Mikail Glinka,1804-1857) ,再去看托爾斯泰(Tolstoy, AlekseyKonstantinovich, Graf, 1817-1875), 再去看其它音樂家跟蘇俄偉大的這 些文學家的墳墓,然后我才慢慢的離開。這個國家經過了痛苦,經過了許多許多大自然給人 的捆綁,人與自然之間的惡斗產生了最深入的文學家是我們應當佩服的。

中國几千年來音樂的進步沒有深入到什么地步,蘇俄從格林卡以后,一直到柴可夫斯基(Pete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1893),就在這短短的十年的中間,他們音樂的程度已經拼過了 英國,已經超過了許多荷蘭,比利時等等。雖然他們的深度跟他們偉大的地方不能與更古老 的几個國家相比,至少他們已經在那一個時代中間達到了最高峰的成就,因為苦難造就了人 的品德。在《卡拉馬佐夫兄弟們》里面,杜斯妥也夫斯基就用一句話表達那個愛犯罪的人的 心情,那個做為伊凡的弟弟講了一句話,If there is no God, I can do everything.「如果沒有上帝, 我凡事都可以做。」這就是無神論的開始,這就是今天人盼望神不存在的原因。但是,我告訴 你,上帝的存在不會因為你不相信他存在就變成不存在。上帝的存在也不會因為你相信他存 在變成更存在。他的存在就是存在,他的存在不因為你的信他存在,或者信他不存在有任何 的改變,任何的動搖。他的存在不會因為你不信他的存在就變成自己消滅掉了。所以當一個 人說,「信則有,不信則無」的時候,這個人已經是一個妥協的相對主義者,是一個沒有真正 絕對真理任務的那種不負責任的人。


親愛的朋友,上帝的存在不是人信不信他存在的結果。上帝的存在不是人証明他存在不 存在的結果。上帝的存在,是人信他存在,或者不信他存在的原因。因為他存在,所以你信 他存在。因為他存在,所以你可以反對,不相信他存在,但是你的回應沒有辦法左右他的本 質。所以神的存在是人信與不信的原因,不是結果。神的存在不是人証明與不証明他存在的 一個結果,而是一個原因。所以,這樣,因為當上帝造人的時候,就把對他存在的信念放在人內心的深處,所以呢,許多最可怕的無神論的人,當他們在生命最重要的關頭里面,他們也不得不說,「上帝是存在的。」毛澤東講過這句話兩次,蘇聯的赫魯曉夫 (Nikita Khrushchev, 1894-1971) 講過這句話兩次,布利茲涅夫(Leonid Ilyich Brezhnev, 1906-82) 講過一次。布利茲 涅夫在談論「戰略武器限制談判」 (SALT: Strategic Arms Limitation Talks) 的事情 的時候, 對美國的總統說,「這次談論如果不成功,上帝一定不高興。 」毛澤東兩次對埃 德加斯諾 (Edgar Snow,1905-1972) so called the friend of Mao Zedong 說,soon I will go to see Him. 我不久要去見他了。 而這個蘇聯很著名的赫魯曉夫在聯合國演講的那一次,他下飛機的時候,美國的記者很調皮的問他說,Mr. Krushchev, are you an atheist? 你是無神論的嗎?Yes,I am an athesist. 是的, 我是無神論者。 Are you truly anathesisit or simply you are a communist party member so you say there is no God, who knows if you believe in your heart God's exist. 只因為你是共產黨員,所以你說上帝不存在, 誰知道你內心里面相信上帝存在? 他回答說 God knows I am anatheist. 上帝知道我是無神論者。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今天當你花天酒地,邪惡淫亂,到處放縱,隨便做惡的時候,你盼 望上帝不存在。但是上帝今天派我對你說,你所信的,不能決定真理,是真理要審判你的信。 所以上帝的存在不是用我們蠻橫無理的理由可以否定的。所以許多人到生命最痛苦,最將近 結束的一刻的時候,忽然間領悟到神與人之間的關系,但是神已經不把時間給你,不把機會 給你了。

世界歷史可能一個最高 IQ 的人可能是約翰斯圖亞特穆勒 (John Stuart Mill, 1805-1873) 根據二十世紀有人評論,他的思想的轉彎,拐彎抹角,在最困難的時候怎么解決 思路問題的時候,給他評定的IQ 分數是兩百一十五。 他生前寫過几篇文章,否定宗教,否 定信仰,否定上帝,否定教會。他說「我什么都不信,只信老婆。」直到他寫以前,他寫三篇 文章完全肯定上帝的存在。你今天對上帝否定的這些強辭奪理并不能真正代表你內心的深處 的真正的宗教生活。有許多人只要到快要死以前才良心發現,但是神的時間已經不給你了。

英國一個很重要的人,叫作 Thomas Scott,他死以前講一句話,I never believe heaven and hell。「我不信天堂,我不信地獄。」他快要斷氣以前最后一句話, but now I believe both, that is too late. 然后就把眼睛蓋上了,「我現在兩樣都相信,但是太遲了。」

神與人之間問題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但是被人認為是很小的問題。凡是真正敬畏上帝的 人,他們的生命一定不一樣。凡是真正以神的旨意做他人生指標的人,他一定與人的關系不 一樣。這個問題絕對可以用千千萬萬的事實去找出來,有証據,有見証人在其中。一個牧師 接到一封信在倫敦,他說,「我要跟你在兩千個人面前辯論,你可以說你有上帝,我可以說我 沒有上帝。讓我們在眾人面前辯論看看人對我們的評論到底是什么?」這位牧師接到這封信 以后,他不知道怎么應付這件事情,他是不愛跟這種人辯論的,他也不愛因勝而使人羞辱的 人,也不要因為敗而使上帝羞辱的人,所以結果他把這封信放在上帝面前,「主啊,你看這個 壞蛋!寫這封信給我要怎么辦呢?」結果上帝給他智慧他回寫了一封信,他說「我要辯論不 要辯論不成問題,只要你能告訴我,有哪一個人本來是吸毒殺人,后來因為相信無神論,壞 人變成好人,你找出十個人,我就可以找出兩百個本來是壞人因為信上帝變成好人,兩百個 帶來給你看。」那封信發出去,沒有回信,直到今天下午,直到今天晚上,直到永永遠遠。

如果沒有上帝,我可以更自由犯罪。如果沒有上帝,我沒有辦法解決我以后看見他實在 存在的時候怎樣應付他的審判。我從十五歲開始做老師,到今天還在做老師,我知道一件事 情,就是當考試的時候一直看我的學生,就是想作弊的學生。因為學生要偷看以前,他一定 先看老師,他不會就大方就偷看了。他先看老師眼睛看哪里,最好老師不在。如果老師不在, 我就自由自在了,老師一在我就不知道怎么樣應付這個很難的考題。你們一講就笑起來了, 因為你們都有經驗。 所以一個老師到了他學期結束發成績單的時候,很多人就很生氣,為什么成績單里面寫 我偷看几次,偷看几次。所以他們就跑到老師面前,「老師啊,你有沒有弄錯?我們每次考試 的時候都沒有看見你,你都在看報紙,你的報紙那么大,你看報紙怎么知道誰偷看,誰沒有 偷看?老師說,「你們都以為我很笨是嗎?你們以為我不知道你偷看是嗎?你以為我在看報紙 嗎?我的報紙是有洞的,所以我每次看報紙就從洞里面看見誰偷看,誰偷看。」天網恢恢疏而 不漏,自以為聰明的人就以為神比他更笨,自以為聰明的人自以為他比什么人都聰明,比神 更聰明。我告訴你,神如果比你更笨,他怎么會創造你這么聰明的人?而自以為聰明的人, 以為自己比上帝更聰明的人,你是笨到要死了還不知道。今天晚上這些自以為聰明的人都要 悔改!都要謙卑下來,免得神的審判臨到的時候,你沒有辦法應付。

「神與人之間」是我沒有辦法明白的,因為我不是神,我沒有經歷過神,我沒有看過他, 但是我心靈的深處知道他一定是存在的。如果沒有神的存在,那我看見大自然這么美麗的時 候,我要感謝誰呢?無神論的人很可憐,「哇!這么漂亮....。」不知道感謝誰。如果神不存在, 你痛苦的時候,你要怪誰?至少為了你可以怪也需要一位神存在。「上帝不好!上帝造的地球 不好,我反對他!」你反對一位不存在的上帝嗎?不存在的東西你怎么反對?為什么你平常不 信他存在,到你受苦的時候就盼望他存在?好讓他可以給你罵一頓你才甘愿。為什么你不信 他存在?你不信神的存在,你又對基督徒說「請你証明神的存在」,既然神不存在,而你信他 根本不存在。「不存在」的事情是不需要去証明的。你知道你矛盾,你邏輯中間的錯誤矛盾大 到什么地步嗎?真是可憐!

約伯記里的約伯是第一個存在主義者。約伯是一個真正存在主義者,在沙特(Jean Paul Sartre, 1905-1980)、 祁克果 (Soren Aabye Kierkegaard, 1813-1855)、 雅斯培 (Karl Jaspers, 1883-1969)、海德格 (Martin Heidegger,1889-1976)、...., 這些存在主義哲學家開始寫作他們 的存在觀念以前三千多年,約伯已經用存在主義的身份寫了一個很痛苦,但是不能抗拒的事實,就是存在。I am here, I exist, but my existence is fill of sorrow, full of suffering, full of unfair happiness in my life. 「我的存在是事實,我的存在是一個活生生的事實, 我的存在是一個我不能了解的事實,我的存在充滿了許多痛苦,眼淚是跟我的倫理思想,我 的良心功用不平衡的東西。我沒有犯什么大錯,甚至需要在一天里面受這么大的刑罰,十個 孩子一天里面都死光了。上帝啊,你在哪里?如果你老天有眼睛的,你看看吧!我千瘡百孔, 全身生瘡,到底你的意思在哪里?」當人受苦的時候, 「上帝啊, 你躲到哪里去了? 」 When people suffer where are you God? Are you sleeping, are you awake? Why are you escaping from all our prayer here? 「我 向你祈禱你聽見沒有?上帝啊,為什么你讓我受苦?」為什么我們在苦難的中間的時候產生 了一個對神追討的觀念?為什么當我們在世界上遇到不公義的事情的時候,我們良心的深處 盼望有一位上帝出來解決這些困難呢?為什么你盼望做上帝的上帝?他還沒有審判世界以前 你先審判他?因為你自以為聰明,你沒有辦法解決的事,你就盼望他存在,讓你來折磨,讓 你來怪責,讓你來指責,讓你來控告。而這位上帝就隱藏在那里,所以覺悟存在卻沒有辦法 逃脫苦難的約伯就講了一句很可怕的存在主義的話,「唯愿我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上帝,我就 在他的面前把我的事情陳明,告訴他真相是這樣,難道你不知道嗎?」(參:約伯記:23 章 3-4 節)。「但是他在哪里?我不知道。我卻知道當我在右邊走,在左邊跑的時候,他就在我的身 邊,他在我身前,他在我背后,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參:約伯記:23 章 8-9 節)。這種 存在,卻沒有發現與神之間關系的存在的存在是一個很孤獨,很無望,非常可憐,非常令人 咒詛的一個存在,而這就是約伯記偉大的地方。

中國文學為什么不能列入全世界最高峰的地方?我不是輕看中國文學,我是告訴你今天 我們中國人翻譯了多少偉大的西方名著,但是很少西方人看中國名著,除了《紅樓夢》。為什 么?因為我們沒有辦法解決罪惡、痛苦、神人之間、永世、今生的關系,所以這些的漏洞使 我們不得不要派唐玄奘到印度去取經。因為我們的文學、我們的哲學,我們的文化,我們的 思想,我們的宗教里面缺乏了這個「直線」的關系,神與人之間的關系。我們有什么叫「白 發三千丈」,我們有什么叫大自然的描寫,但是我們沒有人與神之間的最嚴肅,最永恆的,最 不朽的這個關系的建立那些偉大的思考。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約伯記之所成為世界最高的文學,因為他把這些最重要的難題跟人 與神之間的關系講出來。而神與人之間的關系到底怎么樣建立起來呢? 我們用兩個人做 代表, 如果用蘇格拉底(Socrates, 469-399 B.C.) 做代表,那么代表西方哲學的鼻祖,代 表西方的哲學最高峰的古典希臘,那么,他講的話實在沒有帶來真正的內容。我用東方的孔子 做代表,他講了一句話也沒有給我們帶來真正的方向。

蘇格拉底本來是信神的,甚至年輕的時候他答應在廟里面要把一只公雞獻給一位神,但 是呢后來他慢慢慢沖淡了對神明的相信,慢慢慢慢輕看了神明的道德,慢慢慢感到這些神明 根本沒有資格做為神明,因為他們連做普通人的倫理的標准都不懂,有什么資格做我的神呢? 如果你說孔子是我們為人師表,萬世良師,至少他所做的事,他所講的話標准方面超過我們 今天這個世紀,上個世紀所有的總統才可以做我們的師表。今天很多總統除了會吃飯沒有做 什么偉大的事!講的話不可靠,做的事不公義,用的手段不光明正大,爭取的位子不知羞恥。 今天很多的總統跟飯桶差不多一樣!但是我告訴你,孔子連做偉大的政界的人他都不要。老 子是如此,孔子也是如此,他不要,但是他要持守良心道德的基礎,所以可以為人師。

但是當你論到神人關系的時候,你問蘇格拉底,蘇格拉底說不知道,「我只知道這些神不 是神」,為什么呢?「因為這些神可以把人家的妻子搶來,怎么可以?這些神可以犯奸淫的, 偷情的,不象樣,所以如果這種神可以做我的神,我寧可不要神。」所以,蘇格拉底后來就慢 慢從,我相信是從希伯來文化中間知道有一位最高的神,那一位神是聖潔的,是公義的,是 良善的,是慈愛的,是信實的,是可靠的,是永恆的。「啊!這才是神。」所以呢,蘇格拉底慢慢否定了這些奧林帕斯山上所有的神明,他就宣布一句話,That there is only one God the highest. 然后他就忘記了他曾經對一位神明許愿要送一只雞去做祭品的這件事情。所以蘇格 拉底死的時候他講的最后一句話是什么?「 Crito, please pay for me. 替我償還一個愿, 我許 了但是沒有去償,就是我欠某某神明一只公雞。」他叫人替他還債,因為他欠債,然后他就死 了,他是欠債而死。耶穌基督是替人付債而死,他是欠債要人賠而死,很不一樣的。 我教哲學几十年,我把所有哲學家最偉大的話一個一個來比較,我就知道誰是人,誰是 神。然后呢,他就因為不信這些神明,只信一位最高的上帝,所以他被雅典的法庭判定死罪。 其中兩個理由,第一、煽動青年反對現代政府。第二、你是無神論者,褻瀆宗教的神明,他 因為這樣而死。死的時候,他沒有后悔,他沒有畏縮,他沒有妥協。一個正人君子大難臨頭 的時候視死如歸,一個小人一點困難來到馬上跪下求情。蘇格拉底就這樣死了,死的很偉大, 死的很漂亮,死的做了人類導師,我們的表樣。但是他沒有解決神與人之間的關系是什么。 孔子也死的很偉大,孔子死的時候是正人君子的死,是壽終正寢的死。他知道他快要死 了,泰山快要倒了,樹枯干了,他知道他的年日不多了。他的學生看他偉大,圍繞在他墳墓 旁邊一年不要走,結果過了一年他們離開了,還有一個子貢一直在那里三年不肯走,就成為 中國人對偉大的人,對先父,先母厚葬的開始。但是孔子論到神與人之間他怎么講呢?「獲 罪于天,無所禱也」(參:《論語》八佾第三)。他在這里不用神,因為孔子用神的意義不是今 天講的這個神。孔子用神的意義是比較低級的「陰魂」,是死人的那種靈界里面的東西,但是 他敬畏最高的主宰的時候,他是用「天」這個字。「獲罪于天無所禱也!」如果你犯罪是得罪 人,還可以請人幫你解決。如果你犯罪是得罪天上的上帝,那沒有人可以為你禱告了,也沒 有什么可以禱告了,也沒有什么話好講了,因為你是得罪上帝,還有救嗎?所以呢,神與人 之間的關系在西方的哲學里面是沒有答案的,神與人之間的關系在中國的哲學里面也是沒有 答案的。答案在哪里?答案就在約翰福音第一章里面,「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 帝。」所以這位與神同在的道,到第十四節,「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有恩典,有 真理」,成為人。道就是神,道成為人,神與人之間,中間的這個道就成了獨一的中保。

這個答案你以為很簡單嗎?這是全世界所有的書籍里面沒有一個宗教能夠寫出來的話。 我可惜今天中國人把這本聖經跟所有宗教的經書等量齊觀。我有時候差不多把我的肺腑剖開 來,把我的心腸把它整個的打開給你看,我告訴你不是的!這本書里面單單一、兩句話,你 注意聽,深深思想真正明白的時候,你會痛哭流淚,因為這是人間的宗教文化、哲學、歷史 沒有辦法寫出來的話!


「太初有道」,這個「太初」是起初,是原初,是什么初呢?是「太初」。我們中國人講 「無極」又講「太極」,「太極」、「無極」那是最原先最原先的, 這個就是在希臘的 arche, 這就是 ultimate reality, the most most ancient, the most ancient, most beginning,而這 里所講的不是一個有開始的開始。而是一個無開始的開始。所以「無極」是太極,無開始的 開始,是自有永有,是自我本有存在,自我存有的那一位叫做「太初」,「太初有道」。老子稍 微知道一點,所以老子說,「這個道呢,是什么東西呢,是在創造世界以前先天地生,為天下 之母」(參:《道德經》第二十五章)。「先天地生」,無天無地之前就有,就存,就生。「為天 下之母」,天下的一切有一個母,這個「母」不是天,不是地。你說「天是我的父,地是我的 母。」老子說「不!天地還有母。」天地之母,比天,比地還更原先的那一位是什么呢?那一 位叫做「道」而這個道是什么呢?這個道我不知道。所以老子一面講「道」一面說他不哪。 這就是《道德經》二十五章所講的,「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結果呢,他雖然是獨立而不改, 周行而不殆,吾不知其名,名之曰道,強之曰大。所以他只用一個字來表現,那個字就是「道」。

道是存在的,「道」比「理」更原先。正像「音樂」比「樂理」更基本,正像文字、文學、文 化、文語是比文法更基本一樣的。你用文法去了解文體,你用樂理去溫習音樂,你可以把 整個貝多芬 (Ludwing van Beethoven, 1770-1827) 的交響樂把它分開來, 分析到頭頭 是道,樂理清清楚楚証明出來。你這么懂樂理的人,你用同樣的樂理你就寫不出一首貝多 芬交響樂同程度的東西出來,因為「音樂」是比「樂理」更大的,「文字」是比「文法」更大的,「語言」是比「語法」更大的。照樣,「真理」是比「理性」更大的,「道」是比「理」更 大的。這個「太初有道」,老子明白,孔子不講,約翰福音上帝啟示說,「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約翰福音:1 章 1 節)。 那這一句話點出來了, the Word is God, the Truth is God Himself. 道就是上帝,所以這一位與上帝同在,又是上帝的道的這一位呢,后來 變成肉身,變成世界上的人,生到世界上來,這個就是眾宗教不能講的。所以呢,他又是上 帝,他做人的時候又是人。

這樣,神與人之間就有了關連了!這個很偉大,這個很寶貴,這個很特殊,這個很親切。 因為那遠遠在天邊的上帝跟我有什么關系?我看不見他,我摸不著他。但是這一位來到世界 上做人的是不是普通人?不是!普通人我摸得到他,我看得見他,我聽得見他,但是他跟我 一樣同層次是人。人與人之間我早就明白了,人與人之間我有經驗了,但是這一位又是神又 是人的,當我接觸他的時候,你產生了信就把你跟永恆連在一起了。所以呢,約翰壹書第一 章說,「論到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們親眼看見,我們親耳聽見,我們親手摸過的, 這個道我現在傳給你們」(參:約翰壹書:1 章 1-3 節)。 你可以進到國父記念館几百次聽 音樂,看電影,或者研討會,但是當你聽見今天這個信息的時候,這是真正人類歷史中間唯 一的一段提到「神與人之間成為可能」的最嚴肅的經文,也就是國父自己所相信的。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如果他是神不是人,那他可以代表神,我看看他,不錯。我因為他 認識神,但是,完了。如果他是人不是神,他做一個人間的模范,人間之最,人里面最完美, 最高超的道德家,但是呢,他可以代表人,但是也完了。耶穌基督不單是神,他又是人。不 但是道,又是肉身。不單在永恆界進入暫時界,不但是創造者進到受造界,他是絕對者進入 相對界,他是永恆的主宰進到歷史界,他是超自然的進到自然界,他是超時間的進到時間界 里面,他是超空間的進到空間界里面。所以,這一位,基督論里面,這些又超,但是又低, 又是超越, 又內在,又在神那里,又成為肉身的這一位, 就成為 contacting point between God and man. 神與人之間的交接點。

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 1475-1564) 在西斯汀禮拜堂 (Sistine Chapel) 里面畫了上帝 創造亞當的那一幅畫。他用擬人法的畫面,把上帝的形像用一個老人的形像代表出來。而這 幅畫跟他所有畫不同的地方,他不是照聖經的描述,他就用藝朮家的想象跟創作力去描繪出 來。他要描寫的不是上帝用什么辦法造的,他要描寫的是神人之間的接觸是可能的。而當他 畫這個畫以前他不見了好几天,教皇急得不得了!在全意大利叫人找他,誰可以把這個老人 抓回來的,就給他很貴的懸賞。結果他們不是看他躲在什么地方躲避教皇,也不是看他逃到 什么地方放棄責任,乃是他在山上一直眼睛看著云的變化,云彩之間的移動。結果他忽然間 好像看見有兩個形像結合在一起,一個大的形像代表上帝,手指出來,一個已經被造成功的 人,但是他呢,還沒有生命,他就在那里領受從生命的源頭傳遞到他身上的那個生命的種子,他眼睛一亮看見創造者,這樣,神與人之間建立關系。這是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 1475-1564) 西斯汀禮拜堂 the creation of Adam 那一副畫中間要表達的事情。

親愛的弟兄姐妹,聖經把這件事描寫在聖經歌羅西書第一章,「他藉著基督創造了我們。」 「萬有是借著他造的,因他造的,靠他造的,也為他造的」(參: 歌羅西書: 1 章 16 節)。created by Him, through Him, for Him. 因為借著他,靠著他,為著他,所以神人之間不是沒有 關連。天、人之間不是不能合一。中國文化最偉大的一句話就是「天人合一」的這個最崇高 的理想,而這個理想要用什么辦法達到呢?沒有一個哲學家給我們答案,因為答案在耶穌基 督里面。道成肉身。「大哉敬虔的奧秘!」(參:提摩太前書:3 章 16 節)保羅說的,就是上 帝在肉身顯現。而這一位在歷史上顯現,這一位道成了肉身的這位基督呢,他曾經講一句話 語,「你們看見我,不是看見我,是看見那差我來的父上帝。」「你們信我,不是信我,你們信 那差我來的上帝」(參:約翰福音: 12 章 44 節)這叫做「聖誕禮物」,這叫做「道成肉身」, 這叫做 Christmas day。

所以我再一次對你們說,我不是以慶祝聖誕的心情站在這里,我年紀不小了,我要這個 城那個城跑,日以繼夜,夜以繼日。今天早上我四點就起來了,五點就預備好了,六點就到 了飛機場,然后我預備到這里。明天一早我六點半要起來,我九點飛機飛印度尼西亞,然后 在那邊還有聚會,就天天這樣,為什么?把這些真理傳給你們。今天你要的不是這些東西, 你要的是韓國的名星,那些賣臉孔的青年人。你要的是那些歌星,你要的是一夜情,你要的 是夜總會,你要的是汽車旅館,你要的是喝酒醉,你要的是 車,你要的是那些在永世中間 沒有價值的東西,而我傳的不是這個。我告訴你,你是人,你是神按照他的形像樣式創造的 尊貴榮耀的人。你是一個犯罪有一天要受上帝審判的人。你也是上帝愛你,差遣他的兒子耶 穌到世界上來為你死,為你釘十字架,為你流血,使你與神之間產生和好,恢復合一為一的 那個人。請問,神與人之間的道理,你今天聽見了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