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信仰、試煉與得勝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信仰、試煉與得勝》)

第五章 - 教牧講座 - 苦難的價值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前言:時間就是生命

漸進式成聖的過程

領袖是熬煉出來的

墮落的步驟

知道苦難 → 經歷苦難 → 勝過苦難

試煉的價值

1。神借著試煉使你覺悟到自己的存在

2。神借苦難提醒我們原有的完全

3。苦難使我們覺悟到神真實存在

4。苦難使我們覺悟到自己的有限

5。苦難使我們發現自己的錯誤

6。苦難使我們發現自己的潛能

7。苦難使你產生對人性的共鳴

8。苦難使我們明白先賢先聖所付的代價

9。苦難使我們深深體會基督受苦的榜樣

10。苦難使我們發現神照自己的應許與我們同在

●經文●

前言:時間就是生命


    每次的講座都提醒我,一年又過去了,我們都老一歲了,一年過一年,忽然有一天,我們就可以在天上見保羅、彼得了,所以在世的每一天,我們就應當靠恩典活著、殷勤事奉主并且服務別人。而我們在世的一天也可能是浪費恩典,不成為眾人祝福且羞辱主名的一天。所以我愿意大家先很清楚的覺悟「時間并不是金錢」,只有很笨的人才說:「時間就是金錢」,凡是相信這句話的人都拼命用他永恆的價值來換取暫時的金錢,結果即使得了一大堆,卻一塊也不能帶去,因為他相信時間就是金錢,所以他的時間只用來賺錢。我們并不是如此,我們應當認為「時間就是生命」,你的生命不會比你所有的時間長一點,所以如果一個人能夠在永恆中得著智慧,來決定他在暫時中該如何利用時間的話,這個人是一本萬利,因為他在暫時中間所做的要存到永永遠遠。這種覺悟就使他擁有超人一等、有智慧的人生。

    主耶穌講「不義的管家」(路十六)不是要我們學他的不義,而是要我們學習他的智慧,因為今世的人比許多光明的子女更有智慧,換一句話說,不信主的人有一些的智慧是在普遍恩典中間領受的,我們不要以為我們是屬神的兒女就特別有主的恩典,我們一定比別人更有智慧。耶穌藉不義之官給我們的教導和啟發,就是他能用暫時預備永恆,這是一本萬利,他知道以后的價值,是定在不改變的永恆里面,而不是定在能衰退的暫時里。時間就是生命,所以求主讓我們在有生之年,善用時間,盡心竭力、全然順服,被主的愛所激勵,做神要我們做的工作。

    每一次講座結束,我會問自己:我交代清楚了嗎?我還能供應比這更多的東西嗎?答案是當然的,因為我們還有許多可以發揮而還沒有發揮的內容,神會繼續施恩的。昨天講完了神學講座的時候,我也是覺得關于苦難的試煉,還有一些應該繼續交代的。

    神借著試煉使我們走過一段路程,而路程的終點是得勝,是一種超越自我的信心的成全,使我們更成熟,可以成為合神使用的工人。我相信在思想界里面,有一些哲學家已經看到了人性的需要,是許多信主多年的基督徒所沒有看到的。一個主張丰富神學、成功神學路線的人,一定會回避一些試煉過程,然而經過試煉,是跟隨主的一個最必要、最基本的條件。耶穌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可八:34〉舍己不是輕看自己,不是放棄自己,不是厭棄自己,不是苦待自己,舍己是將被造的己,歸回創造的神那里。「舍己」就是把我們的意念放下,而順服神的意念。「舍己」最高峰最簡潔的表達,就是基督耶穌上十字架前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他是生命的本體、光的本體,他是我們一切智慧的源頭,我們歸回神的本體就叫做「舍己」

    我們要背十字架跟隨主,但十字架是什么?十字架的定義,就是按照神為我們所定的計划,在神旨意中為主、為真理受苦,擔起我們該擔當的責任叫做十字架。每個人按照神的計划,在遇到磨煉的時候,盡當盡的責任,受當受的煎熬,你甘心承擔下來,這個就是「十字架」。這樣,舍己背十字架跟隨主,就成為一個必然的,絕對需要的過程。在這個過程的中間,神的美意就是要把我們從原先被造的完全,在我們得救贖之后,借著神所給的磨練,要帶入被成全的完全,被成全之后,一個真正像神樣式的生命就將出現。這樣,我們一方面要順從聖靈歸向神,靠著神的真理過合乎神心意的生活,一方面也知道我們沒有辦法靠自己的能力成全,所以希伯來書第十二章告訴我們,在那天上的耶路撒冷有「名錄在天上諸長子之會所共聚的總會,有審判眾人的人和被成全之義人的靈魂。」「被成全之義人」這句話,把人帶到一個完全被動的狀態而達到成全了,這樣,那些以為靠自己的力量可以完全的人,是不合聖經的,我們不能夠靠自己的力量達到完全的聖潔,但是靠著主的恩典。在我們歸主的時候,我們已經得到了地位上的完全,但是在份量上的完全,必須借著順從聖靈來經歷漸進式的成聖生活,也必須就借著真理,也就是神的話,繼續不斷來潔淨我們。


漸進式成聖的過程


    保羅說:「要用水借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可以獻給自己,做個榮耀的教會,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疾病,乃是聖潔沒有瑕疵的。」(弗五:26-27)這個潔淨的過程,神學上叫做漸進式的成聖(progressive sanctification)。沒有一個人是靠自己可以完全的,你要回到神的恩典,因為他是阿拉法,他是俄梅嘎,他是起初的,也是末后的,他既然動了善工,必成全這工,我們將要被成全。

    所謂「義人必因信得生」 ,是指我們以信領受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義,領受他給我們的這個新的地位、新的生命。稱義乃是在判斷善惡和定是非的神面前,我們被宣判無罪,這是地位上的稱義,然而我們要繼續順服,獻上所有的肢體做義的工具和器血,仰望基督已經成全的救恩,把我們帶到全然成義的地步。所以按地位來說,我們一歸主就稱為聖徒,但是還要經過「漸進式的成聖」的過程,一直到基督再來的時候,我們將會全然成聖,這就是基督成全工作的終點。

    從奧古斯丁的神學思想我們看見:亞當犯罪以前的情形是「可能犯罪也可能不犯罪」﹔亞當犯罪以后的人性是「不可能不犯罪」﹔基督拯救我們,使我回到亞當犯罪以前的情形,就是「可能不犯罪也可能犯罪」﹔請注意,「可能不犯罪」已經移到「可能犯罪」之前了!但是,等到基督再來,成全他救贖的大工,使我們全然成聖之后,我們將達到「不可能犯罪」的地步。奧古斯丁提到這四個時期,這是所有的哲學家沒有辦法想通的,這是神的道高過所有的思想家的一個很清楚的啟示。

    成全是被動的,在被成全的過程中間,神要求我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體貼聖靈,順從聖靈,在他的引導柔順地跟隨他。一方面柔順地領受所栽種的道,一方面不消滅聖靈的感動,也不讓聖靈擔憂﹔這是我們唯一能做的。順從不是功勞,順從是理所當然的﹔你越順從,他更可能把他的大能運行在你的生活、事奉中間,所以我們藉著順從他、體貼他,表示我們無功,不過盡責任而已。

    聖經啟示:救贖之恩從頭到尾全然是從神而來,人在其中無功﹔而我們的責任就是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順從他、體會他的心意。行為不是我們稱義的原因,也不是我們得勝的條件,不過是我們當盡的責任,我們對神當有的反應而已。而在這個成全的過程中,上帝的試煉既然是必需的,那么我們從信主的那一天,就應當預備心接受神給我們的試煉。今天有許多人信主之后,把一切重擔交給耶穌,然后就等候坐轎上天堂,有很多人信主之后什么都不做了,不盡責任了,這是錯誤的。因此,我們領受神的恩典之后,就應當用戰兢恐懼的心,來擔負與此恩典相當的責任,來付上相當的代價﹔這樣我們就不會誤以為:「因為我懂得背十字架跟隨主,我才得救。」也不會誤以為:「我的蒙恩是因著我的努力」。神既然給你恩典,你就要盡心竭力按照所領受的恩典去生活,以合乎「行事為人與蒙召的恩相稱」這樣的教訓。


領袖是熬煉出來的


    做領袖的人應當有力量承擔更多試煉,經歷過更多痛苦,有勝過各樣試煉的實際經歷,然后用靠神而得的安慰去安慰別人。今天,我們看見基督教界有一個很大的毛病,就是以為神學院畢業,就可以上台做牧師,這是西方教會慢慢衰敗下去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因為他們所注重的,是把基督教屬靈的生命和信仰,簡化成知識上的經歷,這是不對的。所以有知識卻沒有靈性的人,他不但自高自大,而且沒有辦法造就別人,而那些真正經歷痛苦,經歷神的引導,在試煉中間得勝的人,卻在教會中不受許多人的尊重。

    我們看見當西方正在研究教會增長的方法論時,神在中國卻興起了一些從來沒有研究過教會增長的人,帶領教會大大發展,為什么呢?因為他們是經歷過試煉,經歷十字架大能的人。這樣,神在末世給我們看見那不可忽略的原則乃是:「經過苦難,學習順從,直到完全,以致于成為使別人蒙恩的根據。」

    耶穌基督雖然為神的兒子,卻沒有特權,他還是藉著所受的苦難學習順從,直到完全的地步,既然完全,就為凡順從他的人成為永遠得救的根源。(來五:8)換句話說,基督的順從已成為千萬人順從之本﹔神悅納誰,神接受誰呢?他接受「因基督之順從而順從基督的人」。這樣,基督的順從,代表人對神當有的信,而神也接受所有因信順從耶穌基督的人。而基督能成為群羊的大牧人,成為教會的元首,成為信徒的領袖,乃是因為他受了最多的苦,所以他坐上最高的位子,因為他經歷了最痛苦的試煉,所以他可以安慰最多的人。

    連神的兒子都絕對必須經歷受苦的過程,所以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不必受苦就能夠隨便做領袖。你們做長老、做執事的人,不要用人的辦法,躲避神定下必須受試煉的過程。做牧師、傳道的,也不要以為你讀了神學高人一等,可以上台隨便做別人的領袖,求主給我們看見這些總原則,就是全本聖經啟示給我們看到的那個真正的根基。我們要以完整的了解所產生的概念,去處理其它的細節,這是很重要的。

    加爾文在寫聖經注釋以前,他先寫了《基督教要義》,而《基督教要義》里面引用了六千多處的聖經,這表示他的立論不是憑自己的猜想,不是根據當時的哲學。加爾文這個名字在哲學史上沒有很大的地位,哲學家差不多不引用他、記念他,為什么?因他起初就決定專以聖經為重,而不是靠人的智慧。而阿奎納和加爾文不同的地方,是他勉強把亞里士多德的邏輯套在聖經上面,然后以理性為根基,來發揮聖經里面他所想像的道理,所以他走的是一個文藝復興知識分子的路線,就是把亞里士多德重新從九泉之下帶到知識界的寶座之上,來統管知識分子,甚至用他的方法論來認識聖經,加爾文不走這條路,加爾文則是很偉大的改革家,符合了馬丁路德 sola scripture(唯獨聖經)的路線,就是完全根據聖經。

    加爾文的解經有一個對聖經全面了解的總原則做基礎。如果是一個字一個字來解經的話,他可能在片斷中盡量發揮,而忽略了聖經論相同題目的那些段落之間協調性、統一性、平衡性。。等等,忽略了那個和全本聖經貫徹始終的總原則。所以,解經當用聖經全然的意念來解釋部份的經文,這個總原則一定要抓到,否則的話是很危險的。

    根據聖經的總原則,我們看見人原初的完全是被造的、有限的完全,人必須經過苦難進到被成全的完全,這不但 是每個人必須經歷的過程,連基督也不能夠脫離這個總原則,他在神為人所定的旨意中間,經過苦難以致于順從。所以教會里沒有一個人有特權省去這個步驟。我不是說我們那些沒有受苦的人就不得救,但是那些沒有受太多苦的人,他們很難做別人的領袖或安慰別人的導師,因為他們自己在這方面的經歷是膚淺的,所以他們屬靈能力也就很貧窮了,這是一個定律。基督到世界上來的時候,他照樣必須經過苦難,學習順從,進入完全,中間最難解的就是「學習」這兩個字。耶穌基督是神,來世界上還要學習嗎?這個「學習」不是指借著學習從不懂變成懂,而是指親身經歷的意思。基督的順服成為我們的榜樣,經過這些過程之后,他的成就就變成我們的依靠,他借著順從蒙神悅納,就成為我們順從基督蒙神悅納的根據,成為那些順從他的人永遠得救的根基。

    當我們把第一個亞當和第二個亞當相提并列的時候,你發現第一個亞當是因為悖逆,毀壞了人性被神逐出的,第二個亞當是因為順從,成全了人性,而成為神接納全人類的代表。基督對神的順從因一人的順從,就把生命帶給凡順從他的人。


墮落的步驟


    我前一堂提到了墮落的三個步驟和領受新生命的三個步驟。墮落的步驟是:自我 → 自由 → 自殺﹔反之,得救贖的三個步驟就是:舍己 → 順從 → 領受神的生命,這是義人的生活。當苦難來到時,到底在義人身上發生了什么?在罪人身上又發生了什么?我們用十字架上兩位強盜來做比喻,這兩位都誤用了自由把自己的生命毀壞了,最后受了公義當受的制裁,他們因為違背世上的法律被抓了,被釘在十字架上。但是當他們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一個人在苦難中間就咒詛上帝,另外一個在苦難中間就發現自我應當歸回上帝。你看見沒有?同樣的經歷可能產生不同的果效,同樣的的苦難可能產生不同的結局,靈性經過試煉之后,可能產生對神不同的回應,我們應當很謹慎、戰兢地看自己在試煉中間對神的態度如何?

    當試煉臨到時,有人可能借著試煉進到更完全的地步里去,但坦白可能那個人就在苦難中,變成與撒但合作來抵擋神,埋怨神,來出賣神,來羞辱神。約伯和他的太太就是兩個很顯然對照的例子。同樣經歷十個孩子在一天里面都死掉了,一個是母親,一個是父親,這兩個人所受的試煉是一樣的,痛苦是一樣的,但是一提到與神關系的時候,約伯的太太就非常膚淺地回應,她以人為本,來與神的本體相對抗,這可能使自己永遠失喪,從神的恩典中間墮落。相反地,約伯歸因神的自己,體會神的心意,肯定神給我們苦難的價值的時候,他的回應使他更認識神,更經歷神,更享受神給他的那超乎想像,出人意外的平安和喜樂。我盼望我們做領袖的人,不論做教牧,做青年或做會友領袖的,我們可以從這些重要的功課里面,明白我們當盡的責任是什么。


知道苦難 → 經歷苦難 → 勝過苦難


    我先把苦難前、中、后的感覺做一個簡單的剖析。多數人在苦難沒有來到前,他對苦難有理性上的認知(cognitive knowledge),就是知道苦難大概是這樣是那樣,而那種「知道」是理性猜想的知道。等到苦難來到的時候,人就有一個親身經歷非常切身,非常痛心的認識,那種知識是和生命結連的,這是經歷過的認知(empirical understanding),是經歷以后的一個了解。

    苦難之后我們得到的經驗是什么呢?就是透過苦難,我們領受了生命中對苦難的解釋,這里就變成很積極的,有突破功能,有戰勝力量,有凱旋經歷的認識,所以我們不要因為苦難來到而埋怨神。

    現在我做一個很簡單的比喻,使你更容易明白這三者之間的不同。小孩子做壞事時,做父母親的總是想盡辦法把孩子教好。第一次做母親的人,遇到孩子調皮的時候,就變成天然的老師,她馬上自己想辦法,有時想的辦法很好,有時很不好,所以每一個做母親的何其勇敢,而且常常很主觀,很有把握,不聽人勸,也不接受別人的經驗。當你對孩子說:「你壞蛋,晚上不讓你回家,把你關在門外。」哇!這個孩子嚇死了,為什么呢?因為他從來沒有整個晚上被關在門外,跟野狗在一起的經驗,所以他就有受苦的想象的知識,「等一下狗咬我怎么辦?等一下被人抓去怎么辦?」他那個懼怕就是「未苦先怕」,等到有一天,他真的壞,做父親的又不想、失去做父親的權威,就真的把他關在門外,那個時候他大哭大叫,大叫「爸爸我要進去......」 ,等到半個鐘頭、一個鐘頭以后,他哭到沒力氣了,就開始停下來看來看去﹔發現并沒有野狗,也沒有人來抓他。他在這個過程中,開始學習從想象中的知識變成實際的經歷過的了解﹔于是他就開始面對現實,想一想:我該怎么辦呢?后來,等他的心慢慢堅強起來了,覺得被關在外面兩個鐘頭也不要緊,因為房子里面很熱,外面很涼爽,而且隔壁也有一個孩子被關,兩個孩子打交道,變成患難中的朋友。他面對現實的苦難,會慢慢養成了一個習慣:你把我關在門外,我也不怕,怎么嚇我,我也不怕。這是在勝過苦難之后的了解。

    你們教孩子,不要太快出王牌,要留一些可以讓他害怕的東西,等到長大要離家的時候,仍然對你覺得敬畏,那你就成功了﹔如果你有什么王牌他五歲就全都知道了,一定不怕你,那你就很難再教他了,所以要保持權威越久越好,最好等到他到外國去留學的時候,你在電話中一句:「你好嗎?」馬上他就認出權威來了。我用這種「遙控」的辦法教我的孩子。

    我的孩子現在二十四歲,他要出國留學前,我對他說:「你要我盡量賣掉我所有的家當支持你去讀書,或是只支持你一部份,不足的你自己去奮斗,你自己打工?如果我支持全部,你讀畢業了,沒什么了不起﹔如果你自己做苦工,讀完了,你會感到很榮耀,因為有份于自己學業的完成。」我說:「后天告訴我,你不必太早回答。」兩天后,他說:「爸爸,我不要你支持我全部的錢,我要自己奮門,當我讀完書的時候,會更珍惜我所讀的學位。」我說:「好,你講的啊,說話要算數的。」所以我只給他一半的費用,其它的要他自己拚命去做工,所以有時大考來到時,一個禮拜他還要打工二十個鐘頭。但是我沒想到,去年他對我說:「爸爸,明年我畢業的時候要拿的是四個主修的文憑。」「那四個主修?」「哲學,數學,物理學,計算機科學。」今年五月份,他同時完成了四個主修的學位,在他的學校里面這是破記錄的成就。他畢業時,我不去參加他的畢業典禮,我說:「學士我不參加,等你拿博士學位時我再來參加。」我是這樣嚴格訓練孩子的。

    有一天我同他談話,我說:「我問你一件事情,你誠實告訴我,當你要做決定,卻不知怎么決定的時候,你會不會先想:如果爸爸在,他會怎么決定?」他說:「你怎么知道?我當然知道,因為我用遙控教學法。這個就變成一種權威,已經在他身上引導他了。如果你的孩子敬畏神,又聽從你給他的指導的話,你的教導是成功的,但是,這需要很長的鍛煉。

    做父親的如果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權威與影響力,以及「遙控」的可能性,那么你在的時候他就乖乖的,你不在的時候他就走樣了﹔在家里唯命是從,出去時,他馬上就「感謝上帝,我自由了!」這個是錯誤的教導。我母親曾對我說:「我看見你已經有敬畏上帝的心了,如今把你放到什么地方,我都不挂慮了,因為你自己會順從上帝。」在我母親的教導中有一種必須經過試煉才能成全的總原則。如果這個總原則在你教導兒女的事情上也應用出來的話,那你的后代是很蒙恩的。今天我們不能說:「主啊,給我好孩子!讓他很聽話!」不是這么簡單的,孩子要聽話,他要先看見神權威的影子在你生活的榜樣中顯明出來,你的存在可以証明神存不存在。今天許多敗壞的基督徒,是無神論最好的見証人﹔許多在口頭上最會做見証,卻沒有生活榜樣的基督徒,是魔鬼最好的工具。相反的,你嚴正的生活,你良善的動機,你嚴謹的教導,你真正的榜樣,就成為神的代言人,無聲卻有聲,你的存在就是神存在的代表。神要透過試煉產生這樣的見証人。接下來,我們要談試煉的價值。


試煉的價值


1.神借著苦難使你覺悟到自己的存在


    義人受試煉的經歷和步驟是很奧妙的事情。第一樣、神借著苦難使你覺悟到自己是存在的。我們在順利的日子就像機器人一樣生活著,跟社會的人一樣的生活,只覺得我們是群眾中間的一個。但是一受苦的時候就喊:「我很苦!」這個「我」就跑出來了!所以苦難首先會使你覺悟到自己的存在。許多存在主義者都是在痛苦中間走上這條路的。依我個人看,歷史上第一個存在主義者是約伯,不是祁克果(Soren Kiekegaard),約伯覺悟到自己的存在和痛苦連結在一起,他有限的頭腦不能了解:我為什么必須受苦?他省察自己的時候,發現自己并沒有什么罪,而他的朋友卻用一個普通的定律來看約伯:「凡是有罪的都應當受報應,惡有惡報、善有善報,既然惡報到了,就証明你是犯罪的。」他們用膚淺的、普通宗教的因果論來攻擊這個受苦的人,而他正是歷史中間一個特別被揀選來受苦的榜樣,約伯自己并不了解,但是當他的朋友用普通的、通俗的宗教公理來攻擊他的時候,他就產生了更孤苦的存在感。

    所以痛苦的價值,第一是使你覺悟到自己是存在的。一個人如果覺悟到自己的存在,就是奮斗的開始﹔一個人如果沒有覺悟到自己的存在,就會沈溺在群眾的洪流中間,隨波逐流,喪失自己的價值。所以你要先肯定,我本身是一個存在的活物,是天下獨一無二的,所以你要尊重你自己。有的人很羨慕別人有什么學位,我就想、有什么學位﹔別人去美國,我也要去美國。我不是如此,我認為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不必追求要如何跟別人一樣。馬丁路德這個名字跟 Ph.D. 這個頭銜哪個大?當然是馬丁路德?博士一大堆,馬丁路德只有一個。所以你自己的名字,就是你可以達到的最高的學位。

    當我們講中國教會歷史的時候,你提到王明道就肅然起敬,你提到宋尚節就非常佩服他,為什么呢?因為他們留下榜樣,他們達到個別存在最高的價值,是別人不能相比的,也是什么學位都比不上的,為什么你不尊重自己呢?為什么你不覺悟到自己的重要性呢?為什么你要跟著潮流,跟著別人走,就因此自己安慰自己呢?你有一個比別人更尊貴的,自己存在的價值潛能,為什么你不覺悟?神讓你受苦,使你覺悟到自己是存在的,你是獨一無二的。

    我們有一個很特殊的,心理學不了解的東西,我叫他為「屬靈矛盾律」,就是「當人受苦的時候,一定會產生孤獨感﹔當人犯罪的時候,一定產生合群感」。所以當你犯罪的時候,你馬上會說:「不要緊,大家都是一樣的。」你就合群了。一犯罪就合群,這個什么心理?這是弗洛伊德(Signund Freud ,1856-1963)沒有辦法解釋的。你一犯罪就想:「感謝主,不但我,某某牧師也這樣,某某執事也這樣......。」你盼望別人有跟你一樣的罪,你就在群眾中卸下了自己的責任,這個是「犯罪合群感」。相反地,受苦的時候,馬上有一個感覺出來了  -- 「我最苦,從來沒有人像我這么苦」,連受苦都要拿世界冠軍,你明白嗎?當人受苦的時候,一定會產生孤獨感。甚至會說:「既然這樣,不如死掉算了。」自殺前的人常常自己對自己講錯話,而那個聽錯話的自己就答應說:「好啦,我就與你向去死吧。」我定意要死,那么對誰說?對自己說!若把自己分成主體和客體,那么,客體聽見這句話,就說:「我同意你要我死,我就去死。」那么他就去死,這個叫做「自殺」。

    孤獨感一來,撒但就加強你的孤獨感,食鴽A說:「神忘記你、丟掉你了,不然怎么會讓你這樣苦?現在你是被神所棄絕的一個人,你太可憐了,你太孤獨了,沒有人了解你。」所以在苦難來到的時候,撒但常常趁機把試煉化成試探,來毀壞你的生命和信仰,來毀壞你的靈性和你的事奉,你要謹慎。傳道、牧師應當要特別勝過這一點,因為傳道、牧師常常有一種病是平信徒沒有的  -- 「傳道病」﹔傳道、牧師常常自艾自憐,好像一做傳道就是背十字架受苦,就覺這個人對我不好,那個人對我不好,我告訴你,你以為做傳道有苦,你去做別的就不苦嗎?你去外面做經理、做生意就沒有苦嗎?你去做看看,可能是加倍的苦。所以不要自艾自憐,那是「傳道病」。

    許多傳道人吃飯從來不付錢的,他吃完飯就走了,因為他認為應當是人家請他的,但是常常請他吃飯的人,有可能薪水比他少,他患了一個病  --  我是傳道,我被人招待是理所當然的!吳勇長老在新加坡華福大會說:「做牧師的常常吃人家的,不給人家吃。」也講完了以后,三千人哄堂大笑,這証明什么?很多基督徒早就輕看傳道人,但是傳道人還以為自己是教會的領袖,他講話人都要聽他。自艾自憐是傳道病、只要恩典不負責任是傳道病,所以你們做牧師的,找機會請別人吃飯吧!補回一些過去給人的不好印象。

    不少傳道人有點「妄想症」,就是人家如果對他有所勸告,就說:「你看,不尊重神的仆人。」以為人家不把你當做耶和華的受膏者,不尊重你,就是得罪神。很多人靈性上不能長進,事奉不能突破,為什么?因為他先假設:既然大衛說:「我不可傷害耶和華的受膏者」,人家怎么可以害我呢?于是像掃羅一樣,以為人家不尊重他,以為人家想要害他。把自己假設是掃羅、是耶和華的受膏者,要人家來尊重你的人,就把自己的事奉變成掃羅式的事奉,那是很不對的。保羅式的事奉是完全不一樣的,他受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牢獄的危險,各樣的危險,卻站立起來,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因為他知道自己不需要自艾自憐,他知道自己蒙召就是為了要受苦難,為了要承擔更重的責任,可以去領導別人、教導別人。


2.神藉苦難提醒我們原有的完全


    第二樣、苦難會提醒我們原是有完全身份的人,對這一點我有很深的覺悟。苦難會使你覺悟到自己原有的潛在的完全。當你受苦的時候,你會覺悟到你有一個完全正在破損。當人罵你的時候,你永遠記得﹔人稱贊你,你也會記得很久,為什么呢?因為一受稱贊的時候,你的老我就得意了﹔相反的,人家一罵你,你的老我就發脾氣了。當遇到那些超乎平常的一些刺激的時候,你總是很敏感的,你的自我就跑出來了,特別是在受苦難的時候,彷佛你的手被砍斷,你馬上就發現自己不完全了,為什么呢?因為苦難提醒你,你應當是完全的。當人家罵你一句,你心里覺得很受傷,因為你的完全受了虧損了,所以這是從反面來看,苦難使你覺悟到你自己的完全正在受傷,正在受虧缺,當這個虧缺一來時,你就越覺悟到自己原有的完全。當你生病不舒服的時候,你馬上會察覺﹔但是病好了以后,你卻往往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時候好的﹔為什么會這樣?因為你認為自己應該是健康的,而不是生病的,所以一有病來,一有困難來,你就跳起來,你根本沒有預備心接受苦難。當你從苦難的苦境中間解脫出來的時候,你說:「這是理所當然的嘛!」所以,你是在受虧損的時候才產生新的覺悟,才覺悟到自己應當是完全的。

    人受侮辱的時候,為什么會覺得很痛苦?因為他發現他的完全已經不完全了,換句話說,痛苦使他覺悟到自己原有一個內在的完全,不可隨便受人輕慢,痛苦使他覺悟自己的完全已經受虧損,慢慢失去原有的完全。這樣的苦難就使一些人產生奮斗的毅力,這一點是好的。許多人就因為受侮辱才振作起來,許多人就是因為受人家很大的妨礙,才發奮圖強的。

    戰國時的張儀有過斷炊的經驗、韓信曾遭胯下之辱,他們年輕時曾經困頓、貧窮,結果使他們兩位都變成偉大的宰相。人侮辱、輕看你,人對你不公義、不夠尊重的時候,你要想:這是因為我窮,所以你看不起我嗎?因為我有殘缺你看不起我嗎?因為我學問低你看不起我?若是這樣的話,我要奮斗,這就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原因。許多奮斗成功的偉人,都是在年輕時受過侮辱,愛迪生如此,許多偉大的音樂家也是如此。歷史上最有名的音樂家,除了門德爾頌(Felix Mendelssohn Barthody,1809-1847)﹔以外,都是在困苦的環境中長大的。巴哈不到十歲父親就死了,他被寄養在哥哥家里,他很愛音樂﹔哥哥有一些樂譜愛惜得不得了,那時候沒有復印機,也不能在書店買到這些樂譜,于是他就等哥哥睡覺的時候,把樂譜從櫥子里偷偷拿出來,一個字一個字地抄﹔當時沒有電燈,又沒有錢買蠟燭,所以晚上,他就月光之下,一個字一個字抄,抄完的時候眼睛就開始壞了,年老的時候眼睛完全失明,開刀又失敗,所以他是瞎眼離開世界的。

    有一次當巴哈抄完樂譜時,被哥哥發現了,把他抄了半年的東西全部撕毀。那么他就永遠失望了嗎?不是!這就是他成為偉大音樂家的開始,他有毅力要追求長進,是不會受苦難折磨而停止的。有一次,巴哈為了聽一場風琴演奏,走了兩百里的路去參加,歷史上,我們看見許多這樣的例子,受攔阻,他就越奮斗﹔受輕看,他就越奮發。

    偉大的人格和低劣的人格不同的地方在哪里呢?那些比較低劣的人格就像一粒雞蛋,一丟就破了,偉大的人格則像一粒皮球,越摔它反彈得越高。教會中是這樣,人生的原則也是這樣。苦難使你跌倒嗎?苦難使你破損、毀滅嗎?不是!苦難使你覺悟你是存在的,苦難使你追求完全,這是在神的旨意中,要把人煉成完全的很重要的一個方法。


3.苦難使我們覺悟到神真實存在


    苦難會使你覺悟到神的存在是真實,但他是偉大而遙遠的。在苦難中問你呼喊:「神哪,你在哪里?為什么丟棄我!」在這里你有一個很矛盾的心理,就是相信神是存在的,但是又覺的他是遙遠的。這是很痛苦的,苦上加苦。「痛極呼娘,窮極呼天」這句話是可以在無神論者身上也是一樣有效的。

    在英國羅徹斯特有一個中國大陸學者,他遇到很大的痛苦,不知道應該怎么解決。他英文不夠好,功課不能做下去,他的經濟又很拮據,有一天早上他起來大聲喊叫說:「My God ,where are you !」(我的神啊!你在那里?)住在隔壁的人聽見了,心想:「咦,怎么隔壁這個無神論者會喊「我的神啊!』?」那天中午就問他:「你信神嗎?」「不,我不信!」那你今天早上為什么會喊「我的神啊!』?」「我也不知道我為什么會那樣叫?」他不知道自己里面在本能上是知道有一位神的,只是無神論的教育,把他變成一個以為沒有神的人。但是這沒有辦法壓制神造人的潛能,苦難來到的時候,你一定會呼神、呼天,正像你在痛苦的時候會叫「媽」一樣。有一次我車禍住院三十天,在病房中有另外一個老人跟我住在一起。有一天晚上我不能入睡,因為他一直叫「媽媽!媽媽!」他已經六十多歲了,后來我對他太太說:「為什么你不叫他的媽媽來?」他說「唉呀!他十六歲就沒有媽媽了,我哪里去找媽媽?」連老人家都會叫「媽媽」,為什么會叫她?如果她不在了,你叫她有什么用?如果叫她是因為她曾經在,現在好像不在,那就是人在痛苦中,對神存在的一個覺悟。你如果看沙特的書,會以為這個存在主義者沒有神的觀念,但在他的書里面,常常有「神」這個字出現,令人莫明其妙。

    約伯受苦的時候說:「我真想對全能者說話,我愿與神理論。」(伯十三:3)這代表全人類在苦難中的覺悟。每一個人在苦難中有一種反應,就是神的存在是遙遠的,我很需要他,卻不知道怎么去找他,于是就生一種揮之不去的孤獨感。


4.苦難使我們覺悟到自己的有限


    苦難會使你覺悟到自己的有限。你受苦的時候,想要把你的苦難告訴你太太,如果她很年輕,她不太容易了解。如果你想要娶一個很了解你的,可能要娶一個像你媽媽那樣老的,那么,她會說﹔「啊,你走過的路我都走過了。」那么她就不只是「老婆」,而是「老老婆」了。太年輕或太老都不理想,很難的,是不是?誰可以了解你呢?何況你的妻子自己的苦楚也一大堆,怎么去分擔你的苦楚呢?所以,有一個人做見証說:「我原以為結婚以后,很多問題就解決了,因為還沒有結婚以前,感到自己獨居不好,很多煩惱都得自己承擔﹔但我結婚以后,發現他有他的麻煩,我有我的麻煩,所以更麻煩,而過兩年生了雙胞胎,麻煩更大了!」

    就是你最親近的朋友,或是立志相愛到死的配偶也沒有辦法完全了解你。所以詩篇二十三篇說:「我行過死蔭幽谷的時候,不是太太與我同在,而是神與我同在」,為什么呢?因為最愛你的人,你死的時候他雖然哭得很傷心,他哭完了就回去,不能與你同在了,以后可能又跟別人結婚。所以當你遇到大難臨頭、經歷痛苦的時候,你會發現人的幫助很有限,自己也很有限,能力有限,這個是所有悲劇最重要的總原則。

    悲劇似乎比喜劇更偉大,悲劇對人性的啟發比喜劇更深入,我不知道你愛不愛看戲?你愛看的是那些捧腹大笑的喜劇,或者你愛看深入啟發人性的悲劇?無論是歌劇、戲劇、小說,所有悲哀的故事的結果要表達的一點,就是當時間進到永恆去的時候,我們沒有辦法從永恆抓回時間,在時間的玩弄之下,發現自己是有極限的,對時間無可奈何,這是悲劇的一個總結,你沒有辦法!

    像朱麗葉,她本來已經秘密地嫁給羅密歐,后來卻被逼迫要去另嫁巴利斯﹔為了逃避與巴利斯結婚的典禮,她接受勞倫斯修士的安排,吃了一種安眠藥裝死,可是因為陰錯陽差,羅密歐卻誤以為朱麗葉已經殉情而死,因此,他就喝下毒藥死于朱麗葉的身旁﹔而當朱麗葉醒來,發現羅密歐為她殉情時,就用歐密歐的短刀自刎而死。朱麗葉為什么要自殺?因為她發現自己不能挽回羅密歐了,他已經從暫時界到永恆里去了!

    當苦難來到的時候,你會感到自己很有限,你要珍惜自己這個發現,當你真正發現自己的有限的時候,并不是要讓苦難來打倒你,而是要思想:「神藉此要向我施的恩典是什么?」很少人注意到這一點。其實覺悟到自己的有限,正是要你真正實行、運用你信仰力量的時候。當一個人覺悟到自己有限的時候,也就是神讓他去兌現自己的信仰之潛力的機會。所以,你不要因為自己在有限之中而痛哭,就放棄盼望。當你發現自己有限的時候,另外一個覺悟來了  --  我需要的是恩典,我不能再靠自己了!很多人在患難之前把自己絕對化,把自己當做是上帝,靠自己、信自己,不要神的恩典。當大難臨頭,發現自己的限制之后,才開始覺悟到自己需要恩典。


5.苦難使我們發現自己的錯誤


    苦難不一定是因為我們自己犯了什么錯。但是當困難和試煉來到的時候,如果你仔細思想,你會發現自己是個有錯的人。所以上帝借著苦難,使一些人開始覺悟自己的錯誤,所以苦難是我們最寶貴的老師﹔苦難是最寶貴的啟發者﹔苦難也是我們自己最寶貴的一面鏡子。神給我們最好的鏡子是他自己的道,所以聽道如同照鏡子,見到自己的污穢就要去除它、悔改,否則照了鏡子不潔淨自己的人,就像那些愚蠢的人一樣。神除了用他自己的道來光照人,在普通恩惠中間,神也借著苦難使人覺悟到自己的錯誤,所以有一句話說:「經歷是最昂貴的老師」(Experience is the most expensive teacher)。無論你是誰,如果不謙卑順從智慧者的教導,你都會吃大虧的。凡是自以為有足夠判斷力來解決一切,就這樣膚淺地定奪一切的人,必然會失敗的。

    昨天有一個人對我說:「在台灣有一些人做假勞力士手表,做得好得不得了,連當鋪的人都不能分辨出來。」結果有一些買假勞力士手表,拿去當的時候,當得的錢比買的錢貴几倍。有一些當鋪被人騙,所以現在有些當鋪開始聯合請專家來鑒定。有些人真的很厲害,能夠以假亂真到了一個非常難以分辨的地步。而如果我們面對苦難的時候,以為自己一定是對的,就會下很多錯誤的判斷,做很多錯誤的決定,進到很多的網羅里面去受陷害,直到借著苦難這面鏡子,才看見自己并不像從前所想象的那么聰明,才發現原來自己是一個會犯錯的人﹔有這種發現,那就還有救藥。所以神常常借著苦難使你覺悟到自己的錯失,自己的毛病在哪里。


6.苦難使我們發現自己的潛能


    苦難可以使你安靜下來,使你發現自己里面有一些潛能還沒有運用,因而靜下來想,產生「從懼怕痛苦變成面對痛苦」的新經驗,當面對痛苦的時候,就開始想:「我有什么辦法可以脫離這痛苦?」也就開始發現自己里面的潛能,發現自己里面有一些神給你的恩典被自己埋藏太久了,上帝借著苦難,叫你奮斗,叫你把這些潛能開發出來。

    我在神學院教「教會歷史」的時候,我向學生發出一個大問題:「逼迫給教會帶來的祝福是什么?」當神許可逼迫來到,許可困境來到,許可教會面臨「外有哲學,內有異端」之夾攻的時候,這些困難、逼迫、異端、邪說、哲學、政治、壓力......等等,給教會帶來的祝福是什么?我要學生們絞盡腦汁去做功課。如果教會沒有受過苦難,就以為讀讀經、講講道,一個禮拜過一個禮拜,「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鐘」,盡機械化的生活責任就算了。但是,當教會遇到苦難,遇到強敵,遇到逼迫的時候,他不得不深深思想,到底我里面的信仰有多少的力量可以應付這些苦難?他就開始向內發掘,向外發掘,發現神隱藏的恩典。所以一個沒有受過苦的人,我很怕他高言大志,怕他輕看別人,怕他膚淺的解經,怕他躲避痛苦,怕他以數量而不是品質來代表成功,這是美國文化最大的毛病。

    我在一個美國教會用英文講道:「你們美國人很「貧窮』,你們沒有經歷過飢餓、貧困、戰爭,你們物質很丰富,政治上很強勢,而且已經十分自由、民主﹔美國人唯一背的十字架,就是家庭怎么樣和睦,夫妻怎么樣同心,但是連這個十字架你們也想丟棄,所以離婚率非常高。你們這樣的國家只能產生很膚淺的文化,是逃避苦難,只求安樂的文化。」

    當神試煉一個民族的時候,這個民族會在大難中深思,就產生了偉大的思想家。偉大的思想家只產生在那些有很多患難的地區,而不產生在那些生活很舒適的地區。像熱帶地區生活太容易了,兩件衣服可以過一生,種子隨便丟,就會長出食物來,所以他們不需要去思想該怎么奮斗,怎么強國,怎樣克服自然,怎樣發明新的工具﹔所以熱帶的發明最少,熱帶的奮斗精神最差﹔越舒服的地方,人就越懶散﹔越順利的地方,人就越不追求。人在恩典中就變成更墮落,在享受更多的恩典同時就變成一個無用、無能的人。

    反過來說,最好的機器在瑞典、在德國制造,為什么?有兩個原因,一是在那么困難的地區,冬夏溫差極大,機器要克服熱漲泠縮的問題,要保持其准確性比較困難。因此機器要設計得很精密才行,否則在嚴冬或酷暑的時候它就無法運轉了。第二個原因是這些國家受了改教運動的影響。因著改教那種嚴正的精神,對神負責的管家心態,和做事是給神而不是給人看的嚴格要求,所以抗議宗(Protestant)國家生產出許多世界第一的產品,像瑞士手表、德國機械......等等。德國人在馬丁路德以前所產生的東西,沒有一樣是世界出名的。改教以后,就產生很杰出的成果﹔這是神借著改教帶出來的一種普遍恩惠(common grace)。但是很可惜,現在這種精神已經漸漸消失了。你把意大利的產品和德國的產品一比,藝朮性是意大利高,機械准確性是德國高。你把荷蘭和比利時的產品相比,你就發現荷蘭的產品更可靠,創新性更強。你把法國的產品跟德國的產品相比,你發現天主教的國家(法國)的工業產品比基督教國家弱,因為神學影響工業。

    神學不但影響工業,影響文化,其實西方的神學影響一切,而東方不要神學,所以一切都亂七八糟。中國的大學里面沒有神學系,因為中國人認為西方的哲學中有一個丟不掉的包袱叫做「神」,認為他們把神學當作必修的學問,就浪費很多時間搞迷信的事情。中國不要西方的神,是不是就沒有神呢?不!中國有神,這個神叫做孔子、毛澤東、唐君毅、牟宗三......。我們不要真神,用假神代替真神,然后認為自己沒有包袱,其實這是包袱中最大的包袱。只有正統的信仰,正統的神學,對真理誠實,才會產生對一切事物不隨便的態度。

    你聽一個人講道,他的原則抓不住,隨便發表言論,用感情來引起人沖動的時候,你就知道這個人不行,因為這個人里面沒有真理做他的主導性思想。如果我要批評講台,要一個一個分析的話,你會看到我們有太多得罪上帝的事情。很多牧師、傳道很怕他講道的時候我坐在下面,最近有一個將軍的太太離開世界,我參加那個追思禮拜,坐在下面。有一個牧師講道,內容真是不敢恭維,后來講完了,跟喪家握手,我也跟他握手,他才發現我在那里。后來他對他的朋友說:「好在,我講完了才看見他!」「啊,如果沒講之前看見他,我就不知道怎么講了。」我想,這樣的牧師平常豈不是騙人嗎?為什么唐崇榮在下面他就不敢講了,他不知道每一次講道上帝都在嗎?「啊,上帝是慈愛的,唐牧師是愛罵人的。」上帝也是威嚴、公義的啊!你看見我們今天多么糊涂嗎?

    所以當你發現這個潛能的時候,你就知道神有一些恩典是平常被你埋沒、被你輕看、忽略沒有好好應用的。只有當苦難來到的時候,才提醒你,使你覺悟到你應當發揮神已經給你的恩賜。


7.苦難使你產生對人性的共鳴


    神借著苦難試煉要教你的一個功課,是使你認識別人的痛苦,體會別人的憂傷,產生人性的共鳴,這是很寶貴的。一個沒有藉苦難產生對人性共鳴的人,很難成為別人的幫助﹔一個沒有借著苦難體會別人痛苦的感受的人,很難成為別人的祝福。這就是很多人有才干、有恩賜、有學位,卻到處不能與人同工的原因,這也就是處于「后現代」的現代人大大重視 EQ (Emotion Quotient,情緒商數)的原因。

    為什么過去常常只講IQ (Intelligence Quotient,智商),突然這几年很多人講 EQ 呢?因為過去很多人以為有了IQ 就什么都有了(這些人真是「阿Q」)。現在除了IQ 與 EQ 之外,又出現了一大堆的 Q ,但是,我認為四個Q 就夠了:IQ(智商),EQ(情緒商數),WQ(will Quotient ,意志商數),SQ(Spirituality Quotient ,靈性商數)。

    人里面有理智、感情、意志,然后懂得怎樣順服神,用神的道和倚靠聖靈引導,去好好過生活,那叫做 SQ。上帝讓你受苦,是要你體恤別人的痛苦﹔上帝給你受苦,是要你從受苦中間領受安慰,然后懂得怎么去安慰別人的苦難,這個我叫做「人性的共鳴」﹔人性的共鳴是和平的原因,人性的了解是建立社會架構的因素﹔人性的共鳴是人際關系建立起來的營養劑。我們很需要了解、認識人,真正的輔導不是從學位的高低去定資格的。真正的輔導是會尊重、真了解、能體會別人的遭遇,又有真實從患難中得勝的經歷,可以把別人帶出痛苦的人。這是輔導真正的基礎,除了這些要素之外,都不是真正有用的。

    你真的愛人嗎?你真誠對待人嗎?你真愿意了解人嗎?你真能准確判斷和了解人嗎?你真有能力帶領別人出來嗎?這是真的「輔導」,「真」就是基督教的本質,如果沒有真實,沒有真理的公義和慈愛,都不是神的本性和形像。我們是按照神的形像、樣式造的,是按真理的公義和聖潔造的﹔這樣,所有的法性、德性都建立在真理上面,借著神的道和誠實的順服所產生出來的感情、了解、公義的對待、對別人的尊重、對聖潔的體會......等等,這些就是真正人性的共鳴。

    每一次我看事情的時候,我不先看誰錯誰對,有什么好看的戲,有什么對我有利益的東西,這不是我的責任﹔我的責任是從每一件痛苦的經驗去感覺人性的弱點在哪里?去了解我應當體會的是什么?上帝用什么辦法來造就人?撒但用什么辦法來毀壞人。每一次困難臨頭,我第一個要問的問題就是:「主啊,你借著這件事情要對我說什么?」「主啊,這些人事的困難,讓我看見同工的弱點,我們本性共同的弱點在哪里?」這是經由人性的共鳴,產生對同工真正的了解,這是以后事奉神更好的基礎。所以,每一次困難來到總是恩典,每一次苦煉都是神給我們進一步的成長,每一次神許可我們受試煉,就是叫我們以后怎樣做得更好,更美好地事奉上帝。當你這些都經歷了,你就進到得勝了。


8.苦難使我們明自先聖先賢所付的代價


    借著苦難和試煉,我們就發現先聖先賢所付的代價是何等寶貴。才知道原來別人得勝是不容易的,你就更謙卑的吸收別人的得勝經歷。有個做媽媽的告訴我:「我的大女兒很愛清潔,有一天她妹妹在床上換尿布的時候,剛擦完她的屁股,馬上「咕嚕』一聲,又有一堆東西噴出來,碰到我的臉上,我這做媽媽的人就忍受臟的東西,趕快清理好。但是,那個姐姐過來的時候說:「臟死了!」做母親的說:「我告訴?,對別人的孩子那叫做臟死了,臭死了,對自己的孩子,那就像螃蟹膏一樣的可愛!」她說:「什么螃蟹的膏?才不是呢!」后來她就跑走了。十几年之后,那個大女兒結婚了,遇到同樣的情形,我在旁邊說:「什么事?」她說:「螃蟹膏來了!」她終于能體會了,自己做媽媽才知道三更半給一個很可愛的野蠻人吵得不能睡是什么情形。每一個嬰孩都是最軟弱的野蠻人,最可愛的無知天使,是不是?你沒有辦法的!你白天抱他,他睡的很好,晚上卻不睡覺,也害得你不能睡,這個叫做以惡報善。所以我對許多第一次做父母的說:「白天吵醒他,免得晚上他吵醒你!」如果你沒有做過母親,你就不知道那有多難,如果你沒有受過苦,你不能明白先聖先賢的痛苦和經歷。

    當你經歷過苦難再讀聖經的時候,每一個聖人、偉人就活生生地在你面前把他們的榜樣帶出來了,你看到了嗎?為什么有些人讀聖經讀出很多的心得,有的人讀來讀去卻只有那些?每一次我講完道,有一些人對我說:「唐牧師,為什么我讀那一段,讀了几十次就是讀不出東西來?為什么你一讀,就讀出一大堆東西出來?」不是我讀出一大堆東西出來,是一大堆東西被我讀出來,是那聖人的偉大品格啟發我,是字里行間那些總原則發光照耀我,我不過是領受,「有什么不是領受的呢?」但是我告訴你,神要給誰領受多呢?就是給那些肯順服,遇到苦難經歷的人,他能體會「原來是這樣的」。

    如果你平常很喜歡中國瓷器,我一提到這方面,你馬上會注意聽,看電視的時候,節目背景中有几個瓷器,你馬上會發現﹔如果你平常很注意哲學,當我提到哲學家的時候,你馬上豎起耳朵聽,為什么呢?因為你有過那個經歷,我一提的時候,馬上與你共鳴。同樣的道理,你如果受過一些苦難,順服神在試煉中的帶領,你一讀聖經就會馬上發現聖經人物經歷試煉的經驗,發現他們超常人的智慧﹔因此你講解的時候就能講得更透徹,就是這樣。你不是多讀几本解經書、原文就懂得解經。解經有兩種,一種只解字意,一種能解出神要帶出來的信息  --  透過神的引導,在人的生命中間帶出的啟發。


9.苦難使我們深深體會基督受苦的榜樣


    接下去談,我們在苦煉中,可以深深體會基督的榜樣。聖經說:「同蒙天召的聖潔弟兄啊!你們應當思想我們所認為使者、為大祭司的耶穌。」(來三:1)又說:「那忍受罪人這樣頂撞的,你們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來十二:3)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當我們在苦難中,要思想保羅所說的:「現在我為你們受苦,倒覺歡樂,并且為基督的身體,就是為教會,要在我肉身上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西一:24)文說:「我們若在他死的形狀上與他連合,也要在他復活的形狀上與他連合。」(羅六:5)我們在他的患難中有份,與基督一同受苦,這些都是必經的過程,藉過苦難,我們與基督的連結就越來越結實,也越來越清楚,越來越親密,到最后「連于基督」的時候,我們的生命就從而也給我們的光耀中,反照出天上的榮光﹔一個人常常思念基督,常常連于基督,他的言語、生活,他榮耀的返照就是基督在人間的顯現。

    有一個小孩在船上看到一個人,他回去說:「爸爸!爸爸!出來看。耶穌和我們坐同一條船。」「真的嗎?耶穌怎么會買票跟我們搭同一條船。」 「你來看!」原來這個小孩子看到一位宣教士,當他在船上禱告完,望著遙遠的地方,想要到那里去傳福音,他整個神情就像耶穌基督一樣。所以那個孩子看見的不是宣教士本人,而是看見了耶穌的形像在他身上。

    今天從你的生活、事奉、言語、對人的態度,人家與你同工的時候,可以看見耶穌嗎?按神旨意受過試煉的人,很容易表彰耶穌﹔沒有順從神引導,只在自己私欲中間生活的人,很難表彰耶穌。上帝借著苦難,使我們思想那位曾經為我們受苦的基督,在他的模范、他的言論、他靈性的光照中,我們可以返照出神的形像,這是不能強求的,這是學問、學位不能給你的,這是跟隨基督者自然的果效,這是基督的靈在你身上得榮耀的一個自然表現。

    彼得說:「你們若為基督的名受辱罵便是有福的,因為神榮耀的靈常住在你們身上。」(彼前四:14)這是很奇妙的,彼得把榮耀跟苦難連在一起。世人的榮耀是珠光寶氣,是金銀財寶,但是神的榮耀是苦難中所彰顯出來得勝的美德。耶穌基督講過一句話:「人所尊重的,卻是神看為可憎惡的。」(路十六:15)在教會里一些有錢人珠光寶氣,搖搖擺擺來做禮拜,以為大家看她很厲害,說某某老板娘來了!其實人所看重的,神看為可憎惡,那種榮耀是世界的榮耀,那種榮耀是會過去的榮耀,那種榮耀是在物欲上產生錯誤的追求。而神的榮耀是在受苦順從的聖徒身上彰顯出來,反照出神榮耀的靈在他們身上。借著默想,效法基督,我們在苦難中間彰顯神的榮耀。


10.苦難使我們發現神照自己的應許與我們同在


    最后一樣,神借著苦難,使我們發現他的應許是實在的,神就在旁邊與我們同行。聖經告訴我們,上帝借著苦難開通人的耳朵,在苦難中與人同行、同在。舊約里面談到神的同在,最重要的一句話是在詩篇二十三篇中:「我雖然經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這是在苦難中發現神的同在。另外,新約里談到神的同在,最重要的一句話是在馬太福音二十八章耶穌基督在大使命里說:「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這是什么樣的同在呢?是在傳福音的實際行動中,受到痛苦的時候感受到他的同在。

    我們都很愛在信的末了寫「以馬內利」  --  主與你同在,與我同在。怎么同在呢?你賭博他跟你去嗎?你走私、漏稅他與你同在嗎?你犯罪時他與你同在嗎?不!你為了神和神的旨意,為神的義和神的國受苦,進入死蔭幽谷時,他與你同在﹔你為了傳福音,把人的靈魂搶救回來,受逼迫、受抗拒在痛苦中時,主與你同在。

    在大陸那些越為主的旨意而受苦的人,越感到主的同在,因為這個同在變成非常實際。當苦難剛臨到的時候,你會覺得神很遙遠﹔但是等到你有越多的默想,越在他的話語中見到神的引導時,你會發現那本來好像很遙遠的上帝,就來到你的身邊與你同行。在我們玩樂、奢華、忘記神恩典的時候,我們看不見神的影子﹔只有為主受苦的時候,你屬靈的眼睛才打開了,看見他就在你的旁邊,感謝上帝!當你經歷這些以后,你就變成一個得勝的人了。「得勝」是什么?得勝就是,現在基督的榮耀從你身上照射出來﹔「得勝」是什么?就是你活生生地靠著與你同在的神做見証﹔「得勝」是什么?就在聖潔的生活中間沒有妥協﹔「得勝」是什么?就是你絕對不與魔鬼同走一條道路﹔「得勝」是什么?就是你站在神那一邊,成為真理活生生的見証人﹔「得勝」是什么?就是在暫時的痛苦中,看見永遠的榮耀。以下,我們來讀几段的聖經。是很重要有關苦難的經文。

    「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現在卻遵守你的話。」 (詩一百一十九:67)

    「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耶和華阿,我知道你的判語是公義的﹔你使我受苦,是以誠實待我。」(詩一百一十九:71﹔75)

    「你們因信蒙上帝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著所預備到末世要顯現的救恩。因此,你們是大有喜樂﹔但如今,在百般的試煉中暫時憂愁﹔叫你們的信心既被試驗,就比那被火試驗,仍然能壞的金子,更顯寶貴﹔可以在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得著稱贊、榮耀、尊貴。你們雖然沒有見過他,卻是愛他﹔如今雖不得看見,卻因信他就有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彼前一:5-8)

    「我們既有這許多見証人如同云彩圍繞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或作仰望那將真道創始成終的耶穌)﹔他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上帝寶座的右邊。那忍受罪人這樣頂撞的你們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你們與罪惡相爭還沒有抵擋到流血的地步。」(來十二: 1-4)

    愿上帝把這些的話放在我們心里,使我們可以像約伯一樣說:「我經過試驗之后,必如同精金。」「雖然他殺死我,我仍舊要依靠他。」這就是以信心向苦難夸勝

第四章 - 得勝第六章 - 教牧講座 - 得勝的秘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