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信仰、試煉與得勝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信仰、試煉與得勝》)

第四章 - 得勝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痛苦是實際存在的嗎?

得勝是什么?

忠于真理是得勝

如何區別試煉與試探

第一,來源不同。

第二,動機與本質不同。

第三,目的和果效不同。

舍己歸向基督是得勝的起點

上帝可以把惡意的試探化為善意的試煉

試煉可以潔淨我們

痛苦的種類和來源

第一、痛苦是因亞當夏娃的失敗,引起神對大自然 的咒詛,所產生出來的。

第二、痛苦是因為我們犯罪而來的。

第三、撒但在試探中間攻擊人,特別攻擊屬于主的聖徒,給人帶來了各樣的痛苦。

第四樣、痛苦從神自己的試煉而來。

如何面對苦難

苦難來到時要先省察自己

苦難來臨時要加倍依靠神

要分辨我們的幫助從何而來

基督如何面對苦難

苦難 → 順從 → 完全

自我 → 自由 → 自殺

用苦難中所得到的安慰去安慰受苦的人

 

●經文●


痛苦是實際存在的嗎?


    「信仰、試煉與得勝」這個題自我相信每一個人都需要,每一個人都有過一些受試煉的的經歷,其中有一些試煉你明白為什么,有一些你不明白﹔有一些試煉你覺得受得了,很容易度過,有一些你感到很難很難度過。

    我常常問自己:痛苦是不是一個實際的存在,或者那只是一種「缺乏享受」的感覺?如果痛苦是一個實際的存在的話,那這個存在跟我的存在發生關系的時候,是借著怎樣的方式來影響我的存在呢?如果痛苦的本身不是一個存在,而是存在的一個缺陷,而這個缺陷是因為這個存在感受到它自我的價值受威脅,那么它為什么會感到受威脅呢?論到罪的存在,奧古斯丁不認為罪是一個實體,而認為罪是一個實體的虧欠。我們應當也可以用這樣的了解去認識痛苦的存在。

    如果罪的存在是與義的存在同等。如果罪的存在的實體,和善的存在的實體是等量齊觀的話,那我們就很難不掉在二元論的宇宙觀里面。如果善與惡都是永遠存在的話,我們就很難不掉在「神與撒但是同時永存的」這個觀念中了。而基督教的觀念過不是如此,所以基督教認為善的存在是「善自體」的存在,而「善自體」就是神。

    我們昨天提到「現象和本質不同」的問題,而康德的哲學就把我們所認識的現象和物自體做了一個很嚴格的划分。所以許多時候我們所知道的只是現象界的東西,而康德哲學的毛病是他歸納了一個結論說:「物自體是在本質界里面,那是沒有辦法去了解的」,所以他就給哲學開了一個「不可知論」的先河,就肯定了一些人不能肯定的事物。所以「不可知論」的本身是先把「不可知論」當作是可知的,這是自相矛盾的一個體系。

    我個人認為所有違背聖經的哲學思想,所有與神的道之源頭不相同的思想、形態、意識型態都是自我矛盾,都是等到適當時機會自我爆炸的﹔這樣就使我們不需要懼怕有「非真理勝過真理的可能」,或是有「人本主體想象出來的一些事物和真理本體相沖突的可能」,或是有「有限吞吃無限的可能」,因為我們相信只有神是自存永存的,只有神是善自體,聖自體,真理的本體,這位有位格之真理的本體是上帝,而除此以外其它的都不能與他相比,這就是「我是獨一的上帝,除了我以外沒有上帝」的意義。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以有別的上帝,我是獨一的上帝」這一句話不是單單提到我們不可拜偶像而已,也是提到他是「宇宙中間唯一在自己里面有永存之本性而沒有任何其他之物可以與他相比」的這個本質的描寫。所以,我們應當不可以把任何的東西與神相比。神是真理的本體,是真理的本身,神也是幸福的本身,神是真正喜樂的源頭,神是義的本身,聖潔的本身,神是良善的本身,神是生命的本身。那么,其它被造之物與他之間就有本質性的差異(qualitative difference)。

    雖然神創造人的時候,把神的形像放在人里面,人像神,但是,「像」就不是「是」 ,「是」就不必「像」﹔所以「人像神」這句話就表示人不是神。所以一切與神的本性相背的東西,都不可能與神本性里面的東西相抗衡,我們也不應當把它當做等量齊觀。

    如果神所賜給我們的是生命,死亡與生命是不能相等的﹔既然神賜給我們的是永生,那么永生與希望的破滅是不能相等的﹔既然神賜給我們的是應許,神賜給我們的是喜樂,那么,痛苦與無定向的生活是不能與神的應許相等或相比擬的。這樣,對痛苦的認識應當透過「神是唯一良善的本體、幸福的本體、真理的本體」的確知和確信,去否定「痛苦和試煉本身是與神本體所有的價值等量齊觀的」。因此,基督徒應當過得勝的生活,而得勝的生活乃是一個「以生命吞滅死亡,以永恆吞滅暫時,以良善吞滅邪惡」的生活,而「吞滅」這個字的出現就在耶穌的復活這件事情上被啟示出來了。所以以賽亞書二十五章8節告訴我們,「他己吞滅死亡直到永遠」,這是最好的,最偉大的描寫。


得勝是什么?


    得勝的本身乃是一種「永恆者之本質的存留」,得勝的本身是神自己能夠給人的,而當一個人沒有把自己與神合而為一的時候,他就沒有辦法過一個得勝的生活。「與神合而為一」就是我在第一堂聚會所講的「連于真理,連于上帝」的信仰,我們和永恆者聯合,就可以享受在神生命中與神同在直到永遠的喜樂。像這樣,真理吞滅非真理,良善吞滅邪惡,就是「得勝」。

    我們在第三堂的時候已經很嚴肅地提到了關于我們的 位分,人被造在神與撒但的中間,所以這是一種危機性的位分地位(crucial identity, crucial position)。我們被造在這個很有危機性的位分中間,神卻告訴我們,我們是尊貴榮耀的,所以凡是有尊貴的都有危機,凡是有榮耀的都有危險。人在宇宙中間的地位是什么呢?今天哲學界搞來搞去,沒有辦法找到真正的答案,這是今天知識分子的悲哀。人是屬物質的(physical)還是形而上的(metaphysical)呢?是自然還是超自然的呢?人在宇宙中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呢?

    很多人很注重自己在家庭中身份,做長子就覺得有一點驕傲﹔人們很注重自己的社會地位,當經理的就覺得自己有點了不起。人們很注重政治身份,希望自己能夠當總統,統管全國。但是社會身份、家庭身份.....等等,這些都不是很重要的,「歷史身份」才是超時代的身份。有很多人當代做了總統,卻世世代代被人家罵死了,像蘇哈托,他雖找到了當代曾經有過的最高政治身份,卻沒有找到民族自尊和歷史中間榮耀的身份,這有什么用呢!

    無論在空間或在時間中,我們所能找到的最大的身份,還不如我們去得因神創造之初所賜給人類的身份﹔在神原定的宇宙身份里面找到我們自己,那才是更重要的。(If you discover your own identity in the universe according to the original planning of God you discover yourself.)自從現象學之后,到了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1889-1976)的存在主義,人一直試著要發現自己,兌現自己,發展自己,成全自己,實現自己,但是聖經給我們最大的奧秘卻是借著舍己來重新發現自己,當我們為基督和他的的福音放棄自己的時候,反而就是在永恆中保守了自己。這樣的奧秘超過所有的宗教,也超過所有的哲學思想。而很多人做了几十年的基督徒,聽了几十年的道,沒有發現這樣的原則。


忠于真理就是得勝


    我們既然有這種危機性的地位,就應當知道,我們必須本著純正誠實的心態去面對我們對真理的責任。忠于真理就叫做歸于信仰,歸回真理就是信仰真正的方向。所以當我們找到自己宇宙性屬靈的身份,又知道這危機的存在和榮耀尊貴有關系的時候,我們就應當看重自己的位分。看重自己的位分的人就不隨便妥協,金錢不能收買你,邪情私欲不能打動你,利害關系不能左右你,生死關頭不能讓你失節或向罪惡低頭。找到你自己的危機性身份中所包含的尊貴榮耀,又持守你這個身份在永恆中當盡的責任和反應,那么你就容易過得勝的生活了。

    神造人,按照自己的形象樣式造他,盼望他管理萬物、大自然、天上的鳥、地上的獸、海里的魚,神為人戴上榮耀尊貴的冠冕。人是尊貴的,當一個人活出一種神真正要他達到的尊貴榮耀的身份的時候,這個人的生命是很有價值的。當一個人失去他榮耀尊貴的冠冕,只保持他政治地位的冠冕時,他是很羞辱的,像今天的柯林頓總統,雖然他保住總統的身份,卻是在歷史上要常常被人家拿出來責罵的一個總統。

    人的尊貴、榮耀、靈性是神所定的一種危機性的身份。因為我們是尊貴的、榮耀的,又是危機性的,所以我們很容易在不謹慎的中間自我出賣而不自覺﹔我們很容易在不知不覺的中間讓自己的身份降低,讓自己的道德糊涂。有一個共產國家的牧師在他的辦公室里挂了鄭板橋寫的四個字「難得糊涂」。因為他知道自己有一點糊涂,他一方面想忠于基督,一方面又怕得罪政府,很糊涂,他感到很難不這樣糊涂,又感到可能就是這樣的才是不糊涂,所以就挂一個牌子自己安慰自己  --  「難得糊涂」。

    「危機性的存在」就是說你有自主權,但是你很難自主。危機性的存在是說你原是榮耀的,但是你很容易受羞辱。危機性的存在就是說你是尊貴的但你很難持守尊貴,你很容易進到卑賤的試探中間。我剛才跟大家提到了被造原有的完全(the created original perfection)和被試驗、被成全過的完全(the perfection after the confirmation and consummation)是不一樣的,原有被造的完全和被肯定、被成全之后的完全,這兩者之間有一個過程,這個過渡性的階段是必須的。所以危機性的存在到了被成全以后就變成一種肯定無危機,得勝危機的存在。

    我們年少的時候怕東怕西,憂慮東憂慮西。身經百戰之后,我們屹立不動如同不倒翁,北風吹來,南風括起,只把我里面的香氣吹出去。「仇敵啊,進攻吧,我是攻不倒的﹔譏笑吧!我是不會被人笑倒的﹔試探吧!我是忠于主的。」經過試煉到這種得勝的地步就是被成全之完全,被成全之完全和原先被造的完全是不一樣的。我們做基督徒不是信主了,得救了,等著上天堂的。我們是要經過各樣的患難,凡敬虔度日都要受逼迫。我們要受大的苦難,要補滿基督患難的虧欠。要在基督的患難、國度、忍耐里面有分,要與基督一同受苦以致于最后與基督一同得榮耀。我們在基督死的里面與他連合,為要叫我們也在基督的復活里面與他連合。這些話并不是打空氣的,這些話都是很實際的。改革宗神學的一個很重要的,有關方法論的觀念  --  什么是「實際的事情」?不是芝麻綠豆大的事情,每天只談關于戀愛、婚姻、健康......這一類的主題,這種主題太過膚淺,真正所謂「實際的事情」乃是神所應許的、在永恆中間、神旨意中間凡是靠著聖靈的能力能夠印証,能夠經歷的那些事情。

    以中國大陸為例,五十年前基督徒想為主受苦,可能并不實際。但是,現在中國大陸很多經歷過磨煉的痛苦而得勝的基督徒,他們所知道的「與主同受苦」很實際的。現在海外教會所講的「實際的」、很賣座的講座大都是受資本主義市場導向(market orientation)的經濟觀念所影響。如果我來開一個「基督徒怎樣談戀愛」的講座,一定會很多的人來聽的,我不是說那種講座不可以開,其實那種講座我也可以講得很不錯。但是我告訴你,我們如果搞不清楚自己的位份,整天只談那些東西,那是舍本逐末。

    危機性的存在是神定的,伊甸園一定要有一棵「分別善惡的樹」,這是神安排的。在伊甸園里面,蛇可以跑進去試探人,這也是神定的﹔所以,在靈界里面到底應該怎么面對神和面對撒但呢?這危機性的存在,在水平的位份(神  --  人  --  撒但)中間,人無可避免地會遇見試煉與試探。


如何區別試煉與試探


    現在我要與大家思想的試煉與試探不同的地方。試煉不是試探,試探不是試煉。神不試探人也不受試探,所以試探不是出于神(雅一:13)。試煉不等于試探,而撒但被稱為「那試探人的」,這是它三大工作之一,所以試探不是出于神,而是從撒但而來的。「撒但」,聖經里面給它描寫三大工作:第一它名為「撒但」,顧名思義,在希伯來文里面,其意思是「抵擋上帝的」,它是那抵擋者。對神來說,它是抵擋者,對人來說它是試探者。對已經得救的人來說,它是控告者。這是撒但的三大工作  --   抵擋神的旨意,試探人的品德,控告聖徒的地位。

    「那試探人的」在當耶穌到世上來的時候照樣也試探耶穌。另外一方面,因為神不試探人也不受試探,所以神是試煉人者,他考驗亞伯拉罕,他使世人受經練,受磨練。他讓我們經過水火,要把我們帶進丰富之地,所以神是試煉者。你把這個原則分清楚以后,那么你現在就從這個總原則看整個聖經所帶出來的信息。

    試煉與試探有何不同?主要有三點:第一、來源不同。第二、動機與本質不同。第三、目的與果效不同。動機與本質還可以再分開談,目的和果效在心理學里面是不一樣的,不過,我把它合并起來談。

    第一,來源不同。因為撒但是試探者,神絕對不是試探者。試探的來源是撒但,試煉的來源是上帝。

    第二,動機與本質不同。試探的本質是惡的,所以試探的動機也是邪惡的。試煉的本身是善意的,所以試煉的本身也是良善的。上帝說:「我對你們所存的意念是良善的意念」,他是眾光之父,賜下各樣美善恩賜的上帝﹔他是聖善的神,他是一切恩典的源頭。從聖潔、良善的、一切美善恩典源頭的上帝所發出來對聖徒定的一切的目的都是良善的。所以從本質來說,試煉是善的,試煉的動機也是良善的。但是從撒但而來的試探,從那惡者所產生出來的是惡的,是敗壞的,所以其本質也是不善的。

    第三,目的和果效不同。試探的動機乃是為了抵擋神,然后要毀滅,要毀壞神的見証人。人的危機性存在,人的危機性的尊貴、榮耀的地位可以成為神的見証,而撒但要敗壞這件事,他要抵擋神,要毀滅神的見証人,這是撒但試探的動機﹔而試煉的動機,乃是神要借著磨練、熬煉、試煉、試驗使人更親近他,所以他借著試驗要成全他的見証人。結果呢?試探的結果是盼望受試探的人失敗、毀滅、墮落,能成為惡者的差使,與撒但聯合來反對上帝,而試煉的結果乃是叫人連于神,成為神的見証人與神同心合意指証撒但的罪惡。人存在于這個危機性中間,人的這個特殊的身份使人感到做人很難。

    做人難、人難做、難做人﹔這一點不要只從現象界  --  也就是社會、經濟或生活上的困難  --  這個層次去看,而是要從超自然的靈界的層面,從人的這個危機性的困難去看,我們處于善惡之間,雖然如此,我們并不能以「惡與善等量齊觀」來看待這個事情,因為善是神的本性,神是善的本體,而惡是不順服神,因著不順服神,就產生了善的虧欠。所以惡不能與善等量齊觀,善是一種自體性的、永恆的存在,善的本體就是神﹔而惡乃是對善的不順從、不合一產生出來的受造者的缺陷。撒但是一個受造者,撒但不能與神成為一樣的永恆者。神把永恆放在有位格的靈界的受造者里面,這是一個事實,撒但和人都同樣擁有被造的永恆。但是,神的永恆是創造者的永恆,人和撒但的永恆是被造的永恆。神的永恆是無始無終的永恆,人和撒但的永恆是有始無終的永恆﹔神的永恆是絕對的永恆,人和撒但的永恆是相對的永恆。所以我們的永恆是要向神負責的,不是與神一樣,可以憑自己的意思行事,絕對享受自由的。、


舍己歸向基督是得勝的起點


    我們繼續講下去,人被造在神與撒但的中間,而在我們被造的意念之外有靈界的兩個意念在我們身上打主意。所以我們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就是連于撒但與它一同抵擋上帝﹔另外一條就是舍己歸向基督,在神和他的聖者基督里面得著力量,靠著聖靈抵擋撒但。

    關于試探和試煉,聖經記載得很清楚。人受試煉是絕對必須的,而人受試探卻是神許可撒但來參與的,這兩件事的本質是不相同的。在神永恆的旨意里面有試煉,在神的許可中間有試探。

    試探是從撒但而來,為了要毀滅神的見証人﹔試煉是從神而來,為了要肯定、成全他的見証人。當你從聖經這些總原則找到了自己困難的地方,找到自己價值的所在﹔當你發現自己尊貴榮耀的地位是何等可能掉到一個羞辱卑賤的地位時,你就應當更戰兢,更謹慎自守,以聖潔敬虔度日,靠主,認定他,來度你在地上的年日。

    彼得說:「我們照他的應許,盼望新天新地,有義居在其中。親愛的弟兄阿,你們既盼望這些事,就當殷勤,使自己沒有玷污,無可指摘,安然見主。」為什么我們盼望「有義居在其中」呢?因為這是神政治的奧秘,世上的政權,和世上一切的事,其總原則就是「在撒但惡者統治之下,人隨從運行在心中的邪靈,隨著在空中掌權的惡魔的意念,憑肉體的私欲行事。」所以,惡者的政權是以罪做統治的權柄,來管理所有屬它的人。而神的國度不一樣,神的國度是以義做為統治原則來管理所有屬于他的人。而這種義是賜給那些真正在基督里面領受他的救贖而改變生命的人,他們因信領受這個生命,他們也是因信過屬靈的生活,因信領受稱義的地位,因信行出義人的生活。這就是貫徹始終從舊約到新約一條連線  --  「義人必因信得生」的意義。所以我們在這個危機性的生活中間,我們存著信所產生的盼望,再加上上帝的愛澆灌在我們的心中,我們等候新天新地的日子來到有義居在其中,而我們今天所求的不像那些成功神學、丰富神學只求得發財、順利、健康、上帝的賜福。我們從總原則看到了禱告的精意是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因為其它你需要的一切他都加給你了。不是賜給你,是「加」給你,給了還要再給。

    我們從禱告的總原則看到意志的歸向和舍己的關系是  --  我們求了以后說:「不是照我的意思,乃是照你的意思。」這樣,我們的生命雖然在危機性的存在中間,我們借著永恆者給我們的應許產生對他的盼望,借著永恆者對我們真理的啟示產生對他的歸回,理性歸回真理,而我們盼望的永恆是歸回神永遠的寶座,這樣,我們就忍受這至暫至輕的苦處,為什么呢?因為與將來那將要顯現賜給我們的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一相比就不足介意了,這是我們能得勝的原因。


上帝可以把惡意的試探化為善意的試煉


    聖徒怎么樣得勝試煉?我也許不能詳細講,因為太多要講的東西。雖然每一句都是很濃縮的,而時間還是不夠。我盼望你把這些總原則抓緊了以后,你一生就改變了,你基督徒的喜樂就不容易失去了:你基督徒的盼望就不容易動搖了。撒但給你的攻擊就不能達到它的果效了,因為你已經抓到整個存在的總原則,危機性存在必須有試煉,而許可有試探是神為人性所定的旨意。這就是伊甸園里面必須有分別善惡樹,而撒但對亞當的試探之所以被許可的原因。

    當神許可試探存在的時候,是不是等于神許可人(包括被救贖的聖徒)失敗呢?是!神許可人墮落,神許可聖徒失敗,為什么?因為有一些人除非失敗,否則就從來不會看見自己的有限。有一些人,除非經歷過冒犯神旨意或失敗,否則就沒有辦法謙卑下來。所以神許可人墮落,神許可聖徒失敗。

    我們中間有一些人,沒有人可以教你,爸爸管不了你,媽媽管不了你,只有上帝把你交給撒但,讓它試探你,你在試探中失敗的時候,你才開始覺悟原來你只不過是一個會錯的人。但,那不是最好的辦法,最好的辦法寧愿落在神的手中受熬煉、受管教、受責打、受雕塑、受磨煉,好過于落在撒但的手中。就像大衛,當神對他說:「我有三樣災,隨你選擇其中一樣」的時候,他不是從哪一種比較好或哪一種比較輕來衡量,他從總原則來處理事情  --  我寧愿落在你的手中,不要落在仇敵的手中(撒下廿四:10-14)。

    一個人輕看上帝的熬煉,藐視至聖者的刑罰和鞭打、管教,那么他很可能就落在撒但手中受毀滅,受摧殘,或者受贊揚,以致于沾沾自喜,洋洋得意而忘記自己在危機性身份中間有可能會出賣真理。

    我盼望我們每一位聖徒對主說:「主啊,試煉我!」。這句話我敢說,但是我几乎沒有禱告過,我不太敢禱告說:「主啊,試煉我!」我敢禱告:「主啊,鑒察我」。鑒察我,表示我已經搞清楚了,讓你看,讓你察。像一個財政部長,讓人家查他的脹,鑒察吧!他不怕﹔至于「試煉我」,我就不大敢講了,因為一次試煉,約伯的十個孩子在一天里面都死光了。所以我誠實說,我很怕禱告:「主啊,試煉我!」所以當我讀到詩篇一百三十九篇:「你鑒察我,你試煉我」的時候,我知道做詩的人靈性已經高到一個連試煉都不怕的地步了,不要說試探,早就得勝了,連試煉他都預備好了。這樣的基督徒在哪里呢?今天的基督徒大部份沒有預備受試煉,只是等上帝大大開恩,賜給他丰富的物質生活,除此以外他與神好像沒有關系,這樣的教會多得不得了。我根本沒有興趣看教會是不是很大、人很多,我要看的是本質如何  --  你對神的信仰,你對真理的忠誠,你對聖經奧秘啟示的了解到什么地步?

    我二十多歲已經對几萬人講道,我要改變一下講道的方法,來吸引更多聽眾很容易。我相信我講台上的恩賜不在任何一個傳道人之下,包括西方、歐美各國最大的布道家﹔我也知道我如果使用各樣辦法來讓更多人奉獻金錢支持我們的工作,也很簡單﹔但是我絕對不做那些事,除非神清楚叫我改變方法,但是我一直沒有感到需要改變方法。我要忠于真理,順從真理,一生一世在神手中。

    今天有很多有錢人,耳朵太輕,眼睛太浮,看到一些假的復興,馬上支持,支持那些錯誤的復興運動。真正辛苦做工,真正遵行神旨意的人卻從來不去支持。那些在你支持以后,就給你載高帽子,稱贊你几句,你就飄飄然,洋洋得意,再把一大堆錢送給他去做錯誤的工作,這樣的基督徒大有人在,我看得很清楚。我也知道有一些人等到他老的時候,發現自己支持錯了,他的錢已經被用在不對的地方,但是時間已經過了,神不一定再給他機會了。所以你應當趁著還有今日,很謹慎地重新省察自己在危機性的中間,在「熱心愛主、殷勤事奉」這一類好名聲下面,有多少在試探中間失敗的事奉?有多少在不謹慎時已經落在魔鬼陷阱中間的熱心?愿主保守我們!

    試煉是從神而來的,試探是從撒但而來的。那么會不會在試煉中有人掉到試探里面呢?會!會不會在試探中間后來接受神的試煉呢?也會!上帝放一棵善惡果樹在伊甸園中,就是必然要有的試煉。撒但就趁機會把那個改成試探,你明白嗎?神要試煉人,因為人只有經過試煉才從原有被造的完全進到被肯定、被成全的完全。但是,就在原有被造的完全中間,加上虛假的理想,虛假的諾言,撒但就引起你對神的懷疑和對錯誤目標的追求,把你拉下來,從危機性的中立階段進到與它同心抵擋上帝的墮落的地步。在我的《墮落與文化》那本書里提到,當文化學者不承認有墮落的事實的時候,他就把文化使命和文化的成就混為一談,然后他們就飄飄然的奪取神的榮耀。這本書你們可以仔細去讀。

    神磨煉一個人,撒但趁機把磨煉化成試探,叫人墮落。結果神要達到的  --  你的成功、你的完美  --  還沒有達到之前,原有的完美卻都破壞掉了,弄巧成拙了。相反地,當撒但試探聖徒的時候,神可能把這個試探化成神對聖徒的磨練,而使聖徒勝過試探又經歷磨練,忍受一切的痛苦,結果完全成功,這個例子是《約伯記》里面告訴我們的。約伯所受的苦是撒但的試探、攻擊呢?或者神給他的試煉、成全呢?新約聖經說,他是受試煉。所以,撒但的試探和神的試煉中間好像有一個很微妙的關系,不是神鬼互相彼此利用,不是的。上帝可以用他的主權,把整個撒但的詭計變化過來,然后使他自己的美意成全。如果沒有撒但的試探神會試煉人嗎?會的!不需要利用魔鬼可以嗎?可以的。但是魔鬼要達到的意念,在神的許可之下可能達成,但是在神許可之外,神可以扭轉整個大局,因為他是憑己意行事的上帝。

    為這個緣故,神賜下耶穌基督,神也許可其它的宗教存在。神賜下先知、使徒,神也准許假先知、假使徒存在。神許可無神論者或抵擋教會的人掌權,但是那在政權之上的神權,透過使那些反對教會最厲害的人,帶給教會受折磨的機會,神把那些化為一個大的磨練,煉淨教會使教會大復興。這些都是奧秘的,這些都是事實,而這些都和教會的興衰以及個人的生死有關的、很重要的認知。如果教會對這些總原則不明白,如果基督徒對神和鬼要做的事情糊涂的話,我們很可能把邪靈當做聖靈,把假復興當做真復興。而假復興的記號就是「現象和分量眾多起來的時候,神的道的分量就減少了」,這是假復興。

    凡是一個教會看起來很熱鬧很熱心,但是對真理越來越不明白,對神的啟示越來越不尊重,對聖經不尊重,只尊重個人所做的夢,個人所經歷的一些芝麻綠豆大的事情,把那些當做見証的題目,這就是假復興。一個真正的復興是神的寶座重新建立在教會上,神的真理重新成為信仰的根基,神的靈成為引導我們過聖潔生活的動力,這個是真復興。


試煉可以潔淨我們


    神的試煉、磨練的終極目標是要把我們所有的污穢除淨,讓我們變成合神心意的聖徒。在復興運動里面你看見聖潔生活的表現嗎?在復興運動的結果你看見道德的改進嗎?在復興運動里你看見聖潔的生活所產生的傳福音的動力嗎?你看見因為聖徒的聖潔生活使外邦人看見神的榮耀嗎?你看見外邦人因為我們的善行就把榮耀歸給主,以致于福音更容易進到他們的心中嗎?如果復興的結果并沒有表現出聖潔的動力,聖潔的品德,聖潔的行為來,那種復興還是假的。求主赦免我們,光照我們,提醒我們,建立我們,我們已經到了一個不能再妥協的地步,我們應當向污穢,邪惡,錯誤宣戰,奪回人的心歸向上帝。

    既然試煉不是試探,試探不是試煉,而人在這種危機的地位中間一定要受試煉,有時神也許可有試探臨到,那我們就應當照著聖經所講的,不要做糊涂人,要明白神的旨意如何。上個禮拜我的一本書印出來,是印尼文的《明白神的旨意》,兩百六十多頁,印尼文的,我還沒有機會用中文講。當人問「怎么明白上帝的旨意?」的時候,多數是問:「我要找哪一種太太?我要找哪一種職業?」總是從這些膚淺現象論里面去解決靈性的問題,而我總是從神的寶座和永恆的旨意去抓住神道理的總原則,去看我們怎么樣透視世界的現象中那些不對的地方。

    你還記得保羅怎么樣寫以弗所書嗎?在第一章他先寫:「神從創世以前,在基督里揀選了我們......預定我們借著耶穌基督得兒子的名份......」到了第五章、第六章才開始講生活層面,父母、夫妻、兒女......等等。為什么呢?因為他是從神的寶座來把道傳講,而不是以人的需要為出發點,再隨便拿神的道去配合實際生活的。如果今天的教會不肯走這條路,那你是從現象去解決本體,結果你會失去本質,會失去神的寶座。

    感謝上帝,上帝借著試煉要達到的,是聖徒的成全,是被造與創造之間的合一,是使我們進到最后榮耀的那種成全。這樣,聖徒的受苦就變成了試煉中間常常經歷的事情。但是,基督徒對苦難的認識應當與其它宗教的看法不一樣。佛教徒認為「欲念不能達到叫做苦難」,我很尊重這個看法,因為它抓到了普遍啟示中間一些很重要的原則,你的欲望越多,結果你不能達到,你就變成越苦,那叫做什么?那叫做「本來沒有苦,但是自討一大堆苦來吃」。今天如果你好好分析,很多基督徒說:「主啊,我很苦啊,很苦啊......」,其實有許多根本是不需要背的十字架,那是自己找的、不順服神的結果,那些痛苦嚴格地說,是不需要存在的痛苦。所以我們現在要分辨痛苦的種類和來源。


痛苦的種類和來源


    什么叫做「痛苦」?我先用否定式與大家分享,痛苦就是「失去與神連合,產生一些缺陷,所帶來的后果」。痛苦是從哪里來的?它有四大來源:

    第一、痛苦是因亞當夏娃的失敗,引起神對大自然的咒詛,所產生出來的。天災人禍的存在,許許多多自然界的苦難是因為神咒詛了大地而產生的。土地生了荊棘和蒺藜,使我們行走不方便,使我們處處受刺,這地變成一個不是很好居住的地方是因為罪存在,這是因大自然受咒詛產生的痛苦。

    第二、痛苦是因為我們犯罪而來的。我們接受試探,陷入試探,在試探中間出賣真理,干犯神的聖潔、公義、良善,在罪惡中間,結果一定要受刑罰和審判,這個叫做罪的報應。自然受咒詛,我們受苦,因為罪產生的報應,我們也受苦,這是第二個原因。

    第三、撒但在試探中間攻擊人,特別攻擊屬于主的聖徒,給人帶來了各樣的痛苦。這個是因撒但的試探、攻擊而來的痛苦。撒但對神說:「許可我用我的自由來傷害你的兒子約伯」,耶和華說:「我把他交在你的手中,任憑你怎樣對付他,只要你不奪取他的生命。」(伯一)好!撒但就從頭頂到腳底使他生毒瘡,痛苦萬分。這種痛苦從哪里來的?從撒但來的,但是有神的許可。

    神怎么這么愿意把他的孩子交給撒但呢?怎么這樣的忍心讓他的聖徒受這許多的困難呢?因為當撒但每一次攻擊聖徒或試探人的時候,神就用他的主權把試探轉成試煉的一部份,然后讓他的聖徒得勝之后成為神更堅固的見証人。「看哪,我的仆人,交在你手里,無論你怎樣待他,他的信心都沒有改變。」神就得著榮耀。

    第四樣、痛苦從神自己的試煉而來。神自己加痛苦給你,讓你受苦。神自己將各樣的磨練放在你身上,為了要使你借著這些阻力產生穩步前行的經驗。神不給你一條滑路,神不給你一條太順利的路途,因為神給你的一條路是向上走的,所以你一面走一面感到很辛苦。撒但給你走的一條路是向下滑的所以很順利。

    聽說,季辛吉見周恩來的時候,問他一句很難堪的話語,當時一般中國老百姓走路都是一副很辛苦的樣子,因為每一個人一天要工作十多個小時,人權被剝奪,但剝奪者并不是帝國主義,而是共產主義。所以,季辛吉問周恩來說,「為什么你們跟美國人不一樣?我們在美國,每一個人走路都是挺身昂首的,你們中國人都是彎腰駝背的?」周恩來雖然是一個相當奸滑的人,到底他有愛國心,也很聰明。他說:「你們美國在走下坡,所以個個挺身昂首走路﹔我們中國人在上山,所以個個彎腰駝背走路。」上山的人總是彎腰,下山的人就直挺挺的。

    今天很多基督徒沒有覺悟到靈性應該走一條更成全,更向上的路,那就不是一條滑路,順利的路。撒但所給你的應許是一個沒有真正目的甘甜,沒有真正造就性的諾言,那些都是假的。你把這些原則推廣到很多層次,你就發現這是真理。撒但應許說:「你吃了眼睛就會明亮」,他吃了真的就明亮了,撒但說的預言應驗了,撒但給你的應許兌現了。但是怎樣呢?眼睛一張開,結果看不見神也看不見鬼,只看見自己赤身露體,你發現了沒有?

    「來吧!你父母對你的管教太嚴格了,跟我走,我給你自由。」結果是什么自由呢?不是因明白真理而得的自由,而是放縱情欲跟女人亂搞的自由。這種自由的結果,是永遠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所以這是一個把你帶到更不自由的假自由里面去。所以虛假的應許,以及沒有真正的目的甘甜是一種虛假的自由。所以,向下走的路你是很容易挺身昂首的,向上走是不容易的。神所試煉的人不是如此。神給你困難,給你阻力,但是在阻力的中間,使你的腳步穩健。

    為什么你到比較滑的地方,在冰天雪地里走路要穿膠底鞋呢?那是為了增加阻力,這是很重要的。今天很多人要順利、順利、順利,最好吃兩粒黃豆馬上變成神仙,最好是天使抬我的轎子直上天堂,最好是一次禱告所求的就都得到答應。神說:「不是的!」 ,連耶穌基督在客西馬尼園三次禱告:「若是可能,求你把這個杯挪去。」神都沒有把杯挪去,神是加給耶穌力量好動他把杯喝下去。你是誰?你的神學是什么神學?你教會的復興是什么復興?保羅禱告再禱告:「把這根刺挪開吧!」,上帝說:「我不挪去,我的恩典夠你用」。你說:「保羅沒有信心,凡是有信心的,禱告一定成全﹔不要怕,只要信!」  --  這是撒但的話!你說:「這是聖經的話」,其實聖經所講的「信」不像你講的那么膚淺,「只要你信會成就,必定成就」,那么,豈不是連上帝都因為你的信受你捆綁了?

    你記得在第一堂我講的兩種的信嗎  --  相信「信」或相信神(faith in faith or faith in God)?真正的信是建立在神所啟示的真理上,明白他的總原則,順服在他的主權之下的歸回,這叫做信。不是建立在你很有自信的念頭上,那個不是真的信。


如何面對苦難


    苦難有以上這四大來源,求主幫助我們分辨。當苦難臨到的時候,我們該怎么辨呢?第一,不要叫苦連天﹔第二,不要怨天尤人,責怪同工、同事。苦難來到的時候,我們的第一件事是省察自己,「我為什么受苦?」當省察自己的時候,就用上述的總原則去分辨苦難的來源:是因為世界受了咒詛,大家受難,我也是其中一個嗎?如果是的話,不必責備上帝,不必怨恨別人。那么應該怎樣呢?應當有超過別人的信心和勇氣去對付苦難,也有超過普通人的愛心去幫助別人,對他們表示同情,站在患難的前頭,以得勝者的身份去拯救、幫助別人。在同受患難的人當中,基督徒應當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所以「患難來到的時候,我們要走在前頭,福利來的時候,我們要躲在后頭。」這是王明道的道德、倫理格言。

    同行的人有困難,就快快跑掉,有福利就搶先去拿的人,你不要和他做長久的朋友。同樣在痛苦中間,水災來到的時候,基督徒應該比解放軍更勇敢地站在水中泡几十個鐘頭才會贏得民心。基督徒如果有困難就跑掉,沒有困難就跑回來,容易賺錢的地方他就去,被人家搶光就快快逃走,這樣的基督徒我實在有一點瞧不起,印度尼西亞就有很多這樣的基督徒。他們為什么留在印度尼西亞?因為在印度尼西亞賺錢容易﹔為什么容易?因為印度尼西亞人比較笨嘛。等到有一天印度尼西亞人發現錢都被他們賺去了,就去搶他們的錢,燒他們的房子,他們就全都跑掉了!這樣的中國人在印度尼西亞會對印度尼西亞的民族有什么貢獻呢?

    我相信你們很多人是為印度尼西亞華僑被搶打抱不平,我很明白你的心,但我也很知道中國人到世界各地去,大多除了盡量賺、爭、發財,然后有了錢不知道怎么樣用,就亂花錢,用來犯罪之外,對人生的意義與價值,沒有任何概念。有很多的人是賺了錢,就把錢寄出去,人也跑掉了﹔有很多人在困難的時候,自身難保,哪里還能顧別人?我不跑掉,我就定居在那里,并且勸我的教會好好為印度尼西亞的窮人預備一些錢財去幫助他們。

    去年二月我們有一個大聚會,召集很多的教會一同來,我每一句話都用眼淚講,講完了以后收一次的奉獻,用沒有跌價以前匯率來算,差不多等于六十萬美金﹔如果真的去換美金,換不到十萬,因為印度尼西亞幣已經掉了七倍了。那一次的講道,每一句,每一字,我的眼淚一直流。大家的錢因為貶值,已經少了很多,但是卻都慷慨解囊﹔我們就用那些錢買米幫助窮人,不是免費的,免費的是浪費恩典,而是便宜賣給他們,几個弟兄組織救濟團,在差不多兩百多個貧窮的地區賣廉價米。


苦難來到時要先省察自己


    基督徒不能老是說:「主啊,我要恩典,給我福氣,給我發財!」神要問你:「你為我做什么?」你以為你苦嗎?基督徒受苦的時候,回教徒也受苦﹔基督徒受苦的時候,無神論者也受苦,同樣是人類,同在苦難中,你因為信耶穌,就先逃避苦難,或者你因為信耶穌,就用舍己的心效法基督,去幫助在苦難中間的人?所以當你受苦時,要先省察自己,分辨苦難的來源,如果發現是第一種,這種苦難是眾人都受的時候,你應當站在前頭幫助別人,不是逃走,因為你是基督徒。

    如果省察的結果,發現是第二種  --  是因為我犯罪,受責打。那么你現在不要為痛苦哭,要為你所犯的罪哭,這是很不同的兩件事情。這是我從神的話語,耶和華的啟示中間得到的教訓。當摩西的兩個兒子被按立做祭司的那一天,他們以為「我是祭司了,今天按立了,就可以隨便了。」像今天許多被按立為牧師,卻沒有好好去牧養的人一樣﹔像今天許多神學院畢業出來,卻沒有好好去傳道的人一樣﹔像今天明明知道神要你講的是什么道,卻為了討好會眾,隨便降低標准,隨便和世界同流合污,隨便迎合「市場需要」去講一些合人心意動聽的話的那些傳道人一樣。

    亞倫的兩個兒子,他被按立就職成為祭司的當天,用凡火放在聖祭壇的上面,他的事奉不是用聖靈的火,他的事奉是用肉體的火,他的事奉是世俗的火,像今天教會有一些音樂唱的好像夜總會那種的火熱。為什么呢?因為這樣比較適合現代青年人的口味。如果你一味去適合他們,過几十年之后,他們就把教會變成和社會一樣,挂教會招牌,里面是整個社會的混亂。基督教有基督教的音樂,基督教有基督教聖潔的本質,基督教有基督教的體統,誰傳下去?有好多人不但不傳,反而出賣,卻以為自己是在事奉上帝。有耳可聽的,聽吧!如果台灣要有真的復興,就會從愿意聽神道的人開始。

    亞倫的兩個兒子被按立了,是祭司了,有聖職,卻沒有聖生活﹔有聖職,卻沒有聖心事奉,所以用凡火獻祭,哇!很熱心,牧師袍很漂亮,事奉多么象樣,而且是大祭司的孩子,一代一代傳下來的。上帝說:「你講什么?你以為你這樣的現象就可以收買我的心嗎?降火,燒掉這兩個人。」當場燒死,不管他有沒有被按立牧師,也不管他是不是神學畢業,因為你用凡火上聖祭壇,就得燒死,這是我們的神。我今天在台上講道,我憑什么敢講?憑我的學問嗎?我沒有很大的學問﹔憑我的學位嗎?我沒有什么高的學位。我憑什么在這里講?憑著聖經的原則對你們講話。

    亞倫兩個兒子被燒之后,全家痛哭,亞倫難過,又很害羞,「我這個大主教的孩子死了,我亞倫是這么出名的屬靈的長輩,我是全國屬靈的領袖,兒子卻被上帝用火燒死,不是撒但燒的,上帝燒的。」如果半路被汽車撞死,那可能是魔鬼的工作﹔在獻祭的時候被燒死,一定是上帝燒死的。他羞恥得不得了,一直哭......。上帝的靈指示摩西,要吩咐亞倫和他的家人,不要為所受的苦哭,要為所犯的罪哭。(利十:6)哇!當我看到那一段,我心靈的深處大受感動。我們今天哭是為了什么?你的丈夫有外遇,你就哭?但是,等他真的悔改以后,你又怕他被上帝使用做傳道,你的哭,你的笑都是為自己,都是沒有舍己,都是肉體,所以神常常不聽你的禱告,因為上帝知道你的祈求是為你自己。


苦難來臨時要加倍依靠神


    如果省察之后,發現苦難是來自于撒但的攻擊,那么你就要記得,你是為神活,所以你不可以與它合作。撒但越攻擊你,你就越跑到神的面前來。撒但越試探你,你越抗拒它,你不是不知道那惡者的計謀。聖經上說:「務要抵擋魔鬼,魔鬼就必離開你們逃跑了!」(雅四:7)又說:「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你們要用堅固的信心敵擋它。」(彼前五:8-9)魔鬼到處尋找什么?尋找可吞吃的人!那你就說:「主啊,把我變成一個不可吃的人吧!太硬了,讓魔鬼咬不動,吃不下﹔主啊!求你使我變成不可吞吃的那種聖徒,感謝主!」這樣的人不怕魔鬼。

    當人把但以理丟到獅子洞的時候,但以理仰望上帝,他的臉上一點都沒有比獅子更害怕的表情,他比獅子可能更凶,所以獅子看看他,就說:「他和我一樣凶猛,不必吃他。」你有你的骨頭,你不能在撒但面前隨便妥協,你不向它絲毫動心。它用各樣的辦法攻擊你,甚至給你痛苦,那時,你要像約伯一樣的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樣,對恩典神學的了解,就是建立真正勇氣的基礎﹔對恩典源頭的了解,就是在困難中受磨煉時能得勝的秘訣。對恩典內容真正的了解,就使你的信心有真正的內容、有真正的對象。「我信神,又信他賞賜一切尋求他的人,我尋求的是他,他所賜的是這些,在這些之外不是我所求的。耶和華所賜給我的恩典座落在佳美之處。除他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他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我的好處不在他以外。」這些話語,使我們對恩典能有充份的了解與享受。從撒但來的有什么用?我要的是錫安的福氣,不是撒但的應許。當撒但說:「你只要向我拜一下,我就把萬國的榮華都給你。」你就說:「撒但,退我后面去吧!我不要從你來的恩,因為你所講的都是假的,因為萬國不是你的,我主,我父在天上,他有真正的產權,不是你的,你不要搞錯了。」今天如果有人出于虛假的屬靈觀念,把一些不應當有的錢交給你,你不要以為那是上帝賜福給你,可能你正在受很大的試探,你要很謹慎。

    我很盼望,每一次交到我們手中的奉獻都是清潔的。我很盼望每一次支持我們聖工的都是敬愛上帝的人,不是不知來源的奉獻。美國 Oral Roberts 鬧了一個很大的一個奉獻的笑話,他做電視傳道做了几十年,觀眾這么多,慢慢變節而不自知。有一天他說我需要八百多萬美金的錢,「你們要奉獻,你們要奉獻,奉獻......」,他講奉獻的道理比講耶穌基督更熱心。

    你有災禍了!如果你今天募捐的火熱超過你傳福音的火熱,你有災禍了!你找那些人給你錢比找失喪的靈魂更有興趣,你有災禍了!我一生要知道神要做的是什么,我要認定神要我做的工作,一偏的時候就很危險了。感謝上帝,我沒有募捐,現在我印度尼西亞辦了兩個學院。華盛頓辦了一個學院,我們要建一個教會比這個禮堂還更大,因為六年了,政府還沒發許可証下來,但是地下停車場兩百六十二個已經建好了,以后什么時候建上去,不知道。人家說:「為什么上帝不聽你的禱告?」我說「聽了,蓋的時候還沒有到。」「為什么不早几年蓋成?」如果早几年建好可能現在也被燒掉了!」


要分辨我們的幫助從何而來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Oral Roberts 說他需要八百五十萬美金,等了几個月,錢還沒有來,他再喊,借著電視呼喊,快快給,如果你們不給我,那就表示有很危險的事要發生,什么危險他不講。過不久,他講出來了:「几月几日以前,如果沒有得到這筆錢,神會把我的生命拿去。」哇!他竟然用這種手段,用這種要挾的方法!想不到真的達到了預期的果效,后來就在他所定的那個期限以前,很多人認為,「唉呀!這么好的牧師如果神把他拿去,怎么可以,快快寄錢給他。」但是,到了最后几天還是差几百萬,忽然間,在最后一、兩天里面,他拿到一張六百二十萬的支票。「感謝上帝,他真是垂聽禱告的主!」那六百二十萬是真的嗎?真的。空頭支票嗎?不是。真的支票,哇!他感謝主。后來卻發現,那是一個反對基督教的人寄給他的錢。他正在玩弄自己,玩弄上帝,玩弄講台,為了湊足錢的數目,竟然說上帝要把他的命拿去,做假先知,亂講一通。后來查出那個奉獻者是一個非基督徒,有一個記者就問他說:「你為什么要支持他六百二十萬,你又不是基督徒?為什么你要在他期限快要結束的時候寄錢過去?」那個人說:「哼!像 Roberts 這種神經病,我們要可憐他。」就是因為這一句話,上帝就不再像過去一樣用他,因為這一位站講台的聖徒用不聖的火來事奉上帝。神需要這樣的錢嗎?不!不需要。耶穌基督很清楚分別哪一個是真的奉獻,真的支持,是真的為了榮耀神。

    我們受苦的時候就埋怨嗎?信心就冷淡嗎?前兩個月我在飛機場碰到一個人,他喊我:「Stephen 唐!」我說:「是的,你是誰?」他看起來好像很有錢的人,他回答說:「我曾經聽過你兩次的道!」 。我說:「你現在在哪里做禮拜?」 「我不去做禮拜了,從前在某一個教會,現在不去了。」「為什么?」你知道他怎么回答?他說:「太失望了!」我說:「你對誰失望?」他回答:「對上帝失望。」對上帝失望?他講完了,馬上掉頭就走了,不跟我講了。我就一直問:「對上帝失望?對上帝失望?」馬上我轉過來對上帝說:「上帝啊!你有沒有對我失望?」

    你問你自己有沒有令上帝失望?不要一直說上帝令你失望,上帝從來沒有令人失望。人之所以感覺上帝令他失望,因為他從前對上帝有太無理的奢求沒有達到才失望。后來我就在神學院講了一個很簡短的道:「你對神失望嗎?」我叫他們要把它整理出來,登在印度尼西亞文的刊物里面。「對神失望」那種痛苦是不必要的。現在我給你一個功課  --  「哪一種痛苦是神的旨意?哪一種痛苦不是的?」你說:「已經講過了嘛,從魔鬼來的,或從犯罪來的就不是神的旨意。」旦我要問你更清楚,為什么有一些好像不是出于犯罪的,結果卻帶來一大堆的痛苦?你自己去找答案,這是很大的功課。


基督如何面對苦難


    親愛的弟兄姐妹,最后我要與大家講,基督做人的時候怎樣處理這個事情?當基督做人的時候,神怎樣引導他經過這個事情,秘訣在哪里?請看希伯來書第五章,我們從七節一直念到第九節:「基督在肉體的時候,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他免死的主,就因他的虔誠,蒙了應允。他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他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他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

    聖經沒有別的地方記載耶穌禱告要求免死,這是唯一的記載,聖經沒有別的地方記載他需要學習順從,聖經沒有別的地方記載他成為得救永遠的根源是因為順從他的人在他的順從里面有分。這三節聖經是很獨特的,我清楚知道這三節聖經在回教的解釋里面變成完全歪曲事實。他們說耶穌真的沒有死,因為上帝真的聽他的禱告,他的禱告蒙應允,他就免死,所以結果他沒有死。

    回教根據什么說耶穌沒死呢?是根據《巴拿巴福音》,不是《巴拿巴書信》。在教會歷史里面有《巴拿巴書信》,但是到了十六、十七世紀以后才有一本叫做《巴拿巴福音》,而《巴拿巴福音》這本書是從哪里找出來的呢?那是一個假基督徒冒著巴拿巴的名寫的,后來被梵諦崗天主教總部發現以后,把它存在梵諦崗的一個秘密的圖書館里面,后來有一個人讀到這一段,就抄出來交給回教徒,因為那本書對回教大有幫助。那本書說,耶穌在地上的時候,因為是聖人,是聖徒,是先知。(原來回教不相信耶穌是上帝的兒子,只說他是六大先知之一,六大聖人之一。)既然是聖人,不能交給仇敵隨便陷害他,所以耶穌就禱告求上帝讓他免死,好像這節聖經所說的,結果呢?神就聽他的禱告。怎么聽法呢?神就在猶大帶仇敵來抓耶穌的時候,施行他的神跡和大能,把耶穌的臉變成猶大的臉,把猶大的臉變成耶穌的臉。所以最后當這些人把「耶穌」抓去釘十字架時,所釘死的不是耶穌,而是猶大,耶穌就溜走了。

    《巴拿巴福音》里面的這一段的話是能夠使基督教與回教和好的一個橋梁。我二十歲就知道這個事,但是我在查考、研究時發現《巴拿巴福音》破綻百出,漏洞太多了。其中有一個最顯明的漏洞,它寫了一句話:「耶穌就坐船到拿撒勒去」。拿撒勒是在山上,怎么會坐船去呢?你說「我就坐船到溪頭去」 、「我坐船到阿里山去」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神講話,神負責,神沒有講的話,神不負責。《巴拿巴福音》那一段話好像很有道理,因為成全了耶穌的祈求,好像符合在希伯來書第五章的這一段話,是嗎?不是!那一節經文該怎么解呢?請注意,能救耶穌免死的是上帝,所以耶穌禱告是向這位上帝禱告。耶穌的虔誠蒙垂聽,不表示他后來免死,是表示他后來得勝死亡而復活。所以這個能使他免死的是上帝,不是叫耶穌不必死,而是讓他經過死的試煉之后,勝過死亡而復活。這樣就吻合了四福音的記載  --  「求你叫這杯離開我,不是照我的意思,是照你的意思。」神的意思是他要喝完那個杯,那杯是神對列國的忿怒,是神的公義在地上的彰顯,是一切罪的代價,基督為我們已經喝盡了神的忿怒,所以他才把救恩的杯交給我們,讓我們喝了可以領受神的永生,感謝上帝!

    那么,第八節說:「基督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得以完全。」這一節是我最愛的經節之一。如果我可以從聖經里面找二十節最愛的經節,這一節一定在其中。我們從被造之初原有的完全,進到被成全之后的完全,中間必須有試煉的過程。這里說「耶穌是兒子」,雖然是神兒子,并沒有享特權。今天政治界里面最大的敗壞,就是長官把特權給他的孩子,所以政治就開始腐爛,民心就開始不安,民權被剝奪,社會就越來越不平等。

    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以后,被揭發出來有四百多家大的企業落在中國共產黨最高領袖們的子女手中。這些大官員先自肥,然后說:「我們是走無產階級的道路」。在印度尼西亞,總統的孩子開航空公司,連續十多年,飛機所用的油都是由「國家」供應,航空公司不必付一毛錢,這樣揩油,揩了國庫千千萬萬億印度尼西亞盾,為什么?「因為我爸爸是總統!」三年前我在一個神學講座里面很嚴格的說,總統、君王要聽上帝的話,連上帝的兒子都沒特權,你們憑什么享特權?如果那一天有人寄我的錄音帶給蘇哈托總統聽,他好好悔改,今天他可能還在當總統。如果中國、台灣、美國的政治領袖好好的聽,好好的讀這一節的聖經,他們的百姓一定更平安。

    耶穌基督雖然是兒子,沒有特權﹔耶穌到世上來的時候,生在最貧窮的地方。耶穌生下來的時候,嗅到的是動物最臭的味道。他是人而無人權,他來到世界卻被世人拒絕。他是至高上帝的兒子,降下來的時候是何等的卑微,沒有基本的人權。我們從小的時候得到聖誕卡很開心,因為聖誕的圖畫漂亮得不得了,我們每一次看耶穌在馬槽,畫得美極了,連馬也變成有一點人性了。每一次你看這個馬槽、耶穌、聖誕卡,你就感到很想到那邊去抱一下可愛的小耶穌,直到有一天有個人對我說:「唐牧師,在雅加達很好的地區有一塊很大的地皮要賣,你要不要用?只要一百六十萬美金。」「我連一千六百塊美金都沒有」「看看吧,可能上帝會供應。」我就去看,我知道我不可能買的,我也不會募捐的。我知道神托付給我的工作很大,但是,神不要我開口講錢,要我開口講耶穌。我去看,在那里走走走,走了好久,大的不得了的地皮,而且在最大的街道,最好的地區。唉呀!如果有錢我就可以買了,但是沒有,我就沒有買。但是經過那個地區中間一個地方的時候,哇!我這個鼻子感到很難受,我趕快把鼻子捂起來,原來那就是馬廄。几匹馬,旁邊几匹牛,那是個臭到根本不是人可以嗅的地方,當我快步離開馬廄的時候,聖靈說:「這就是上帝的兒子降生的地方。」我的眼淚流下來了,我對主說:「主啊,赦免我,我從來不明白你的愛是這么深,我總以為馬廄很美麗。」那一天我受了很大的感動,基督雖然為見子,沒有特權,還是照樣受苦,從其中學習順從,他生而為人,誕生在動物住的地方,生活在連基本生活的需要都不足的地方,他連吃飯的時問都沒有,死后還要埋葬在別人的墳墓里。這里把一個總原則提出來了,神試煉人嗎?你在磨練中間感到受苦嗎?效法耶穌吧!他受了苦難,學習了順從,直到完全,這是總原則。


苦難 → 順從 → 完全


    受試煉受苦難是必須的嗎?是!沒有別條路,連神的獨生子都要走這條路,如果你不要走,你就不配做神的兒子。你說:「我沒有犯罪,為什么要受苦?」就因為你沒有犯罪,所以你受的苦是神的試煉﹔如果你不是因為犯罪而受苦,你不是受報應,你不是受刑罰,而是因為神鍛煉你,要使你向撒但夸勝,所以要忍受。你說:「主啊,我沒有錯。」神說:「你要思想我的兒子耶穌基督在地上的時候有什么錯?他還不是受了苦難,學了順從,得以完全?」苦難、順從、完全就是靈性步驟的三個奧秘階段。

    為什么我要受苦?主啊,若是你的旨意,愿你的旨意成全吧。那么你叫我受苦做什么?要你學習順從,因為在詩篇一百一十九篇中間有一段出現三個受苦的事情。第一句是說,「我未受苦以前,走迷了路」(67節)﹔第二句說:「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的」(71節)﹔第三句說:「你使我受苦,是以誠實待我。」(75節)。基督當然不是因為走迷了路才需要受苦的,但是每一個在罪惡中生下的人,被救贖的聖徒,都需要在苦難中學習離開走錯的路線,借著苦難認識神的動機是愛你,他以誠實待你,而每一樣的苦難是對你有好處的,因為如果那不是你犯罪的結果,不是報應,而是神的試煉,受苦之后,會有很好的結果。


自我 → 自由 → 自殺


    詩篇一百一十九篇和受苦有關的這几節經文提出了從受苦到成全的路線﹔相反的,違背后有另外一路線  --  就是「逃避神的磨煉,以自我代替神來解決一切的事情,然后放縱自己的自由,結果落在撒但的試探中,而毀滅自己」。基督與撒但的對比就是真屬靈人和假屬靈人的對比﹔基督與撒但的對比就是真事奉者和抵擋神者的對比。浪子說,「把我應有的產業給我。」接著就「照我的自由去放縱自己」然后「他就在豬群里面,盼望吃豬所吃剩的東西。」所以我從那個浪子失敗的路線找到另外三個原則:自我→自由→自殺。這是人失敗的路線的三大原則。

    自我是「神哪,我不要你,我要用我自己的主權決定我一生的事情,用我自己的權利來建立我自己絕對化的價值觀。」存在主義的無神論者沙特就走了這條路,「讓我自己決定我的存在,我決定我的價值,一個人不能決定自我的價值,這個人的存在是假的。」所以當他得到諾貝爾獎的時候,他不去。因為他說:「我若去就變成我不能決定自己的價值,是由別人定我的價值。」我相信他是個很負責任,是一個貫徹始終的思想家,雖然如此,他走的還是浪子的路  --  「讓我自己發現我自己,我自己信我自己,我自己成全我自己,我自己定自己的目標和方向,神哪,不要干涉我,你離開我去吧!」。有了自我以后,神說「好,你去吧。」他就自由了,那個自由,不是真自由,因為那是離開神以后的自由,這個叫做「罪惡的放縱」,這個叫做「情欲的放肆」,這個叫做「沒有神本身的義在身上的自我摧殘、隨意發泄」,結果呢?變成自殺了。


用苦難中所得到的安慰去安慰受苦的人


    神愛你,神給你痛苦,神給你試煉,為什么呢?因為他知道你可以被雕塑成為得勝的器血,可以被磨煉成為耶穌的樣式,經歷苦難之后,你可以被裝備成為一個特別的人  --  能幫助那些在苦難中間受折磨的人,你可以用因苦難所得到的安慰去安慰那些在苦難中的人。

    我們念哥林多后書一章3-6節作為這次講座的結束。「愿頌贊歸與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就是發慈悲的父,賜各樣安慰的上帝﹔我們在一切患難中,他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上帝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我們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我們受患難呢,是為叫你們得安慰得拯救﹔我們得安慰呢,也是為叫你們得安慰﹔這安慰能叫你們忍受我們所受的那樣苦楚。」

    感謝上帝,基督所受的苦比我們更多,基督說:「學生不能高過先生」,而保羅說:「我們與主一同受苦,就要與主一同得榮耀。」你愿意得勝嗎?你對主說:「主啊,我在這里,你所走過的路我要走,你所留下的榜樣我要學,你所給我的力量我要領受。你澆灌在我心中的愛,我要感謝你,因為我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恥,因為聖靈把上帝的愛澆灌在我們心里面。」

    我常對我媽媽說:「媽媽,我發現你安慰別人的力量比別人大,因為那些做寡婦的人聽你的話,她很容易接受,因為你比她們更先做寡婦。」 「媽媽你布道人家很容易接受,因為你怎樣敬虔度日,怎樣教訓你的孩子,他們都看見了。你受過的苦成為你見証的力量,你受到的安慰成為安慰別人的武器。」 「上帝給你許多的苦煉,你可以幫助許多在苦煉中間的人。」感謝上帝,愿賜安慰的上帝加力量給你,保守你,使你效法基督,領受苦難,學習順從,直到被成全的日子。我們站起來禱告。

    「主啊,我們感謝你,我們贊美你,因為你的恩,你的愛,你給我們聽到這些寶貴的話語,你把這些重要的原則向我們顯明。求你用自己的聖手托住我們,求你捆綁撒但的做為,求主你叫它敗退,叫它離開我們,求你給我們有堅固的信心來仰望你,使我們愿意學習耶穌基督怎樣經歷苦難學習順從,效法基督進到完全的地步。主啊,你聽我們的禱告,你與我們同在,我們把一切榮耀歸給你,愿主你施恩。主啊,我們中間有受苦的,你與我們同在。我們有人在眼淚中間,求你保守我們,你安慰我們,使我們經過水火進到丰盛之地。求你使我們經過各樣的熬煉、痛苦之后,進到主你的得勝里面,主啊,我們愿意與你同受苦,同得榮耀,我們愿意與你在死的事上聯合,在你的復活上也聯合。主啊,你聽我們的禱告,我們感謝你,我們贊美你。奉主耶穌的聖名求的。阿們。」

第三章 - 試煉與試探第五章 - 教牧講座 - 苦難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