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時代危機與基督徒典范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時代危機與基督徒典范》)

第四章 - 基督徒的典范(二) - 聖靈的生命引導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基督救贖的必須

上帝的自我啟示

聖靈的生命引導是塑造我們的過程

耶穌在地上面對的七大危機

 

●經文●

 

    在過去的十七年(從1990到2007年),印尼有超過一百零五間禮拜堂被回教徒燒掉,他們以為這種方法可以消滅基督教。回教在印度尼西亞一共有七十八個支派、七十八個不同的神學立場、七十八種不同的政治觀念,其中一些極端分子就是采取燒毀禮拜堂、關閉禮拜堂的手段。這几天我教會的分堂正遇到很大的難處,當地回教徒要政府在兩個禮拜內關掉我們的聚會,不准我們作禮拜。但是,就在這種危機時期,我們還是得到政府正式的准許,可以建一個禮拜堂。這個禮拜堂,我故意把它建得大到一個地步,正堂容納四千七百人,副堂一千七百個人,一共是六千四百人,此外還有三十間教室。旁邊還要建一棟八層樓的神學院,可以收兩、三百個學生﹔另有一個圖書館,可以收藏五萬本書,并且能容納兩百多人在里面上課。我們也建了一個結婚禮堂,可以有三百人參加婚禮(所以如果你們有人要結婚,可以到印度尼西亞去)。還有一個音樂廳,可以坐一千二百O六人,當中的舞台可以容納一個五十人的樂團和一百人的詩班。樓上還有一個博物館,這個博物館是要帶出文化使命,所以我們把世界最偉大的藝朮品放在里面,雖然我們沒辦法買到真正的西洋油畫,那太貴了,所以我們就用復制品,米開朗基羅、達文西、莫內、梵谷等人的畫,共有五、六百幅作品﹔以及几千件中國的瓷器、珍品、書畫等等,這樣就可以使印度尼西亞的華人更明白全世界的文化。

    所以我們有崇拜中心、教育中心、神學中心、文化中心,也有藝朮、博物、音樂的中心。最后,教堂前面有個五千人的廣場,可以作露天布道會的用處。這個禮拜堂建好了以后,我盼望它可以成為全世界禮拜堂建筑的一個典范,這也是危機時代中的典范,許多禮拜堂被燒掉是一個危機,但又有一個新的典范鼓勵我們勇敢不要怕,因為上帝是又真又活的!

    那么,整個建堂的費用是多少呢?全部的建筑經費(不包含購地經費)是兩千五百萬美金(印度尼西亞的費用比台灣少七、八倍),現在我們已經差不多有一千萬美金,還需要一千五百萬美金,也就是從現在(2007年3月)到12月2日落成那一天,平均每天需要進款六萬美金。我一生不募捐、不求人,不帶著簿子到有錢人那里請他填奉獻單,我從來不做這些事,我就是跪在那里仰望主。

    你說:「唐牧師啊,教會這么忙、這么多工作、這么需要錢,你為何還一天到晚跑出去?」我跑出去做上帝的工,正像我顧念上帝的家,上帝也顧念我的家。我顧全世界的教會,上帝就賜福我印度尼西亞的教會,就是這樣。所以,這也變成印度尼西亞教會的一個典范。傳道人不要自私,不要單顧自己的堂會,上帝是又真又活的!

    12月22日早上,我們將舉行落成感恩禮拜,我要邀請全世界愿意來參加的弟兄姐妹與我們一同見証神的恩典。那天晚上還要舉辦一場音樂會,由林望杰指揮《以利亞》神劇。23日早上舉行新堂的首次主日崇拜,晚上有一場我服事主五十周年的感恩聚會。上帝賜福給我從十七歲開始講道,到今年是六十七歲了。台北飛到印度尼西亞只要五個鐘頭,歡迎你們與我們一同向神獻上感恩。這几十年,我來台北三百多次了,你們連一次都不去看我,是不是太沒良心了?

    現在我要念一段聖經,這段經文會讓我們看見,一個上帝的工人如何成為眾人的榜樣,一個上帝的工人是以怎樣的事奉心志活在世界上,哥林多后書四章五到十五節:「我們原不是傳自己,乃是傳基督耶穌為主,并且自己因耶穌作你們的仆人。那吩咐光從黑暗里照出來的神,已經照在我們心里,叫我們得知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里,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們。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里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因為我們這活著的人是常為耶穌被交于死地,使耶穌的生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這樣看來,死是在我們身上發動,生卻在你們身上發動。但我們既有信心,正如經上記著說:「我因信,所以如此說話。』我們也信,所以也說話。自己知道那叫主耶穌復活的,也必叫我們與耶穌一同復活,并且叫我們與你們一同站在他面前。凡事都是為你們,好叫恩惠因人多越發加增,感謝格外顯多,以至榮耀歸與神。」

    最后,十六到十八節是我很喜歡的經文,這也是我在年老的時候對自己一生的感受:「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


基督救贖的必須


    今天是神學講座的最后一堂,我們要繼續思想「時代危機與基督徒的典范」 。當基督徒談到典范時,就一定要談到品格,而基督徒品格的建立與普通人有相同的部份,就是遺傳、環境這些層次,此外還有教育、文化、宗教對我們的影響,特別是我們個人的經歷以及苦難帶給我們的影響。我們不要忘記,整個品格的建立一定要根據道德的標准,而道德的標准不是 照著世界的宗教、不是照著歷史的傳統、不是照著社會的風氣、不是照著文化的結晶、不是照著眾人的輿論,更不是用民主表決的方法把它建立起來的,因為民主已經越來越顯得糜爛,每一個人都使用自由的時候,也就是每一個人更可能用罪惡的層次來代替傳統價值觀的時候。人在被罪惡玷污的人性中以及在歷史文化過程中,已經濫用自由到一個很可怕的地步。

    我們現在講「民主」 、講「人權」、講「自由」,都是先假設這些東西還沒有被罪惡玷污,還是原先美好的那個情形。但事實不是如此!在我那本《墮落與文化》里面,我已經很清楚地指出,在原先被造的完美性和犯罪以后的墮落性中間,我們一定要承認一個歷史事實,就是亞當曾經離開了上帝。如果你要解釋今天的文化為什么沒有辦法把我們帶到理想中的完美,卻不把聖經指出的「墮落」這件歷史事實放進原因里面,那你就永遠沒有辦法解釋人類前面的道路為什么還是黑暗的?當科技越發達,人類的良心越黑暗﹔當我們的知識越普遍,我們的道德越淪落﹔當我們的經濟越有發展,我們的貪污、自私的心就越呈現出來。這些人性的弱點,不是法律能夠解決的,因為當那些精通法律的不義之子坐在法官高位上的時候,他也會因為個人的利益而踐踏法律。

    為這個緣故,「墮落的了解」和「救贖的必須」是基督教在文化界、宗教界最偉大的貢獻。如果我們不承認「墮落」、「救贖」這兩件事實,也就不能接受它的必須性,那我們就會繼續不斷在一個惡性循環中走一條自生自滅的道路。

    每一個時代都是用最高的理想作他們的招牌轟轟烈烈開始的,用「為人民服務」作他們的目標,用「良心的代表」這種偉大的口號來吸引選民。但是,當他們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以后,你就看見這些政客開始暴露他們的狼心狗肺,他們比之前被他們推翻的政權更壞。這種事在歷史上周而復始,我們整個人類前面的道路是黑暗的,我們整個人類前面的道路是沒有盼望的。所以,我們一定要從「救贖」與「基督」這兩件事來看見人類有盼望。

    因為基督的救贖是解決人性的敗壞,而不是彌補經濟的困難、不是彌補道德的低落,而是把人從罪惡的本性中重新建造成真正有神形象樣式價值的新生命。不但如此,基督自己在地上的生活就表達了那真正的聖潔、真正的公義、真正的誠實、真正的真理、真正的慈愛、真正的憐憫、真正的良善,這不是白日夢,不是神話,不是一個理想中的宗教觀念而已,而是在一個真正活生生的人里面用他偉大的人格表現出來的。

    如果我們把「救贖」與「基督」這兩件事當作可有可無、當作理論空談、當作只是宗教理性,而不承認這是活生生的事實,那么,就算有神浩大的恩典,我們還是自取沉淪的一群。所以,我們提到了道德的真正基礎應當建立在神的本性上,人類倫理學的發展不可能離開神性的道德這些價值的啟示。我們是從神的啟示里面認識這位神是誰,而不是從我們宗教性的推想去假設一位上帝的存在。神的存在絕對不是我們理性的產品,神的存在絕對不是我們証明神存在的結果﹔神的存在乃是我們之所以要尋找神、討論神、見証神,甚至也是辯論神、逃避神的原因,而不是結果。為這個緣故,我不能接受兩、三個禮拜前華理克(Rick Warren)跟几個無神論者登在“News Week”那篇文章上的論調。華理克最后引用巴斯卡(Blaise Pascal,1623-62)在兩百五十年前一種衛道的方法,他說:「你不相信上帝,我相信上帝。我因為相信上帝,所以我過一個有道德、有信仰的生活。當我死后,如果發現沒有上帝,我也沒有吃虧,至少我已經作了好人。而你不相信上帝,當你后來發現有上帝時,那個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所以,我信上帝比你不信上帝更好。」這種說法,很像是一個非常偉大的比較、非常有效的辯論,但是,這種辯論法其實是根據一個沒有信仰的肯定、沒有真正把握的觀念。「當我死后,如果發現沒有上帝......」你在講什么?一個牧師用這樣的態度向人傳道嗎?你所信的上帝可能有、可能沒有嗎?

    我的辯道方法不但不走靈恩派的路線,也不走膚淺的福音派路線,更不走現在所謂最大的教會、最大的牧師那種不負責任的巴斯卡路線。我說:「神不會因為你信他存在,而變得更存在﹔神也不會因為你不信他存在,而變成不存在。神的存在不是你信與不信的結果,神的存在更不是你証明他存在的產物。神的存在是你為什么要信他、不信他,為什么要贊成他、不贊成他,為什么會求告他、逃避他的原因。他的存在是一個真正的事實,不會因為你不信而有所改變,也不會因為你信就更增加他的可信,因為他是永恆存在的上帝!」


上帝的自我啟示


    上帝啟示我們,我們才知道上帝是誰,才明白他的道德本性是怎樣的。不是我們描寫他可能是慈愛的、可能是憐憫的、可能是聖潔的,而是因為他說:「我!你的上帝!是聖潔的上帝,所以你在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聖潔。」因為他是慈愛的上帝,所以他告訴你,要愛你的鄰舍如同愛你自己一樣。因為他是公義的上帝,所以他吩咐你在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有公義的原則。「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六:8)這樣,神的行為是我行為的基礎,神的道德本性是我倫理的基礎,神的聖潔是吩咐我過聖潔生活的基礎,神的公義是追討我要照著公義的原則來配合他的一個原因。神的愛、神的良善、神的聖潔、神的真實就成為對我的追討,最后對我審判的權威。

    你說:「為什么這位真實的神要追討我過真實的生活呢?為什么我過一個聖潔行為的生活?他憑著什么對我這樣要求呢?」因為你是按照他的形象樣式造的!有比這個更好的真理嗎?有比這個更好的宗教經典嗎?有哪一個文化巨子可以用他墮落的理性想出這一套有機的關連的整體真理呢?感謝上帝!因為神是聖潔的,因為神用他聖潔的形象創造你,使你有上帝聖潔的形象,所以神就追討你過聖潔的生活。這是何等偉大的真理,這是何等偉大的觀念!這就是為什么我們犯罪的時候,雖然沒有人知道,但我們的良心卻不平安﹔這就是為什么我們犯罪的時候,雖然還沒有任何法律指証我們的罪,我們也會過意不去。因為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樣式造的。

    最可怕的是,一些律師知法犯法,用他的詭詐逃避刑罰,這個就叫作「法律專家」?這些人要受加倍的審判!因為他們不是不懂法律,他們知道不對卻仍然犯罪,然后在法律的漏洞中間找出一條免進監牢的路。這不是我們應當做的事情。聖經清楚告訴我們,神的聖潔、神的良善、神的慈愛、神的真實,神的一切美德是我們倫理的基礎,神的這些本質就成為追討我們、審判我們的權威。「你責備我的時候顯為公義,判斷我的時候顯為清正。」(詩五一:4)當我第一次看詩人這句話時,覺得很奇怪,但是越看就越感到思想太偉大了:「主啊,當你責備人的時候,顯出你的公正﹔主啊,當你發怒的時候﹔顯出你的威嚴。主啊,你的清正、你的公理、你的聖潔、你的威嚴,在你生氣責備人的時候就顯明出來了。」

    我告訴你,許多作父母的以為孩子小,就可以隨便欺負,所以他們惹孩子的氣,他們用無理的權柄、權威,用不能被反抗的大人的體力來欺負孩子。等到他的孩子不能忍受的時候,就會突然忿怒地對他爸爸說真話了。他顯出了人性中有上帝的形象。這時,做錯事的長輩,面對講真理的幼童,他的內心就有虧欠。你遇過這些事嗎?你經歷過這樣的環境嗎?我告訴你,當聖潔的神用他的怒氣面對人的時候,按照上帝形象被造、有良心的人應當戰兢回到上帝面前,這就是在神人關系中「有神形象的被造物」與「形象的本體」之間,有機的相互關系。「當你責備人的時候,你顯為清正﹔當你發怒的時候,你顯出你的公義」,神就用他的公義來追討我們,用他聖潔本體的權威來審判我們。他為我們建造了一個這樣的基礎,他就按照他原有本體的資格來審判世界上的人。有誰站得住?有誰可以逃避上帝?你可以逃避監牢、逃避法官、逃避憲法,但你沒辦法逃避上帝聖潔的眼光對你的觀看、對你的追討、對你明察秋毫的能力。

    親愛的弟兄姐妹,這一位上帝不但用他的聖潔和道德本性作我們倫理價值的基礎,他又差遣獨生愛子來到世上,以道成肉身的榜樣成為我們所有人的典范。所以,基督教不是單單談論一個被架空的觀念,基督教乃是見証一位曾經實實在在活在世上的位格。這就是救主耶穌基督與別的教主不同的地方,這就是聖經與別的經典不同的地方。別的經典是用人的宗教性產生出來的,別的教主是罪人感覺應當追求真理、然后教導別人的產物﹔而聖經是神自我的啟示,聖經給我們看見耶穌基督是神自己沖破歷史的界線,活在人中間,是真神、真人的代表。所以我們看見,神的道德本性是人類的倫理基礎,神的道成肉身成為人格真正的典范。


聖靈的生命引導是塑造我們的過程


    我們除了看見聖父把自我啟示的真理、聖子把自我遵行的真理表達出來以外,我們也看見典范的第三樣:聖靈的引導。這是我們將來成為典范的一個必要步驟。這樣,神永恆的本性、基督在歷史中的顯現,以及聖靈在你我生命中的引導,三件合而為一時,就使我們可以真正效法耶穌基督了。感謝上帝!

    今天最后一堂我要把你們帶到一個不但有「神論」的認識、有基督的証明,更有神的靈怎么樣改造你、把你帶到像耶穌基督這條光明之道里。感謝上帝!我是誰?我是墮落的人所產生的墮落后裔。我是誰?我是原先有神形象樣式,并旦被造要作他見証的一個活物。我是誰?我是在神賜下基督以后,在歷史上被生下來的人。我是誰?我是可以借著基督回到神面前、借著聖經認識神本性的一個活物。我是誰?我是借著基督道成肉身的死與復活的典范,看見自己應當有怎樣的目標、怎樣的原則過生活的一個活物。我是誰?我是上帝借著聖靈引導我進入真理,一步一步走在跟隨耶穌的道路中,效法他、負他軛、有他的樣式,并且最后要成全上帝在我身上將要成就的樣式、將要成就的心意的那個活物。

    請你注意,這個過程(process)是很重要的事情。如果你看一個人,只看他成功以前、成功以后的兩個點,卻不去注意他中間的過程,那你就不知道什么叫作鍛煉的辛苦,什么叫作在苦難中受折磨的經歷,什么叫作在各樣訓練過程中的感受。所以,你一定要明白「程序」與「真理」之間的關系。

    有很多人不要程序、只要結局,特別一些有錢人請伙計做工時,他不管別人會怎么苦,他只管一個月給他几塊錢,別的都不必講。這是急功近利,不懂尊重人在患難中、在過程中的辛苦。很多做生意的人就只是為了錢,他沒有別的動機和目標。但是有些好的領袖,他知道你要達到什么目的,他不但給你很好的條件作為酬謝你的工作,還會注意到你在過程中間遇到的困難,他愿意照顧你。

    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印度尼西亞有很多排華事件,這不能單單歸咎于那些排華、嫉妒華人的印度尼西亞人,華人一定要省察自己。作為寄居別人地方的華人,你開比他們更好的車,你住比他們更好的房子,你吃比他們更好的山珍海味﹔他們卻在自己的祖國、土地上終生作你家的奴仆,為你從早到晚做工。你認為他排華?他們有些人為你做工是不得已、是很不甘愿的,所以他們用宗教理由、用種族理由、用膚色理由、用社會地位、用貧富懸殊的理由,來搗蛋、來破壞、來發泄他們心中痛苦的怒氣。

    印度尼西亞一間華人開設的最大香煙工廠,這間香煙工廠繳的稅是全國最高的。政府一面宣傳「吸煙不好」,一面想到能收這么多稅也不錯,很矛盾的。這間工廠有兩萬八千五百多個工人,有一天圍了几千個排華的印度尼西亞人民要燒掉這間工廠,但沒想到當他們要沖進工廠的時候,兩萬多個工人全部出來保護工廠,對那些要破壞工廠的人說:「你們要燒這間工廠,就先燒死我們吧!我們與你們一樣都是印度尼西亞人,與你們是一樣的膚色,與你們一樣是工人階級。你們先燒我們吧!」那些人沒辦法,排華排不成、燒廠燒不掉,就知難而退了。為什么呢?因為這間工廠的主人很照顧他的工人,不是壓榨、利用他們來牟利,而是好好地照顧他們的家庭和生活,給他們的薪資也是很合理的,對政府繳稅也非常慷慨。所以,這些工人就愛護這個工廠,把工廠當作自己生死之地,把工廠的命運當作自己命運的維系之本,所以他們就這樣拼命反對那些排華的人想要做的破壞行動。

    我講這個故事是要告訴你,我們要明白一個人從不成功到成功、從還沒做到已做成,這中間的勞苦過程,是需要人去照顧、去明白的。我們常常是坐享其成,別人一有不對就罵、一有不滿意就責備,但是別人的經歷、痛苦、心酸、犧牲,你完全置之不聞、理也不理,這是很不對的。我告訴你,我們的神卻不是如此!我們的神創造我們之后,他是盼望我們有一天要成功的。所以,神絕對不接受你的現狀,他會批評、攻擊、漫罵、四處宣揚讓眾人一同輕看你嗎?不會!他乃是為你預備救贖!他讓耶穌到世界上來為你死!他為你的緣故,犧牲他兒子,讓他兒子流血舍命、被釘在十字架上來成全你我。所以,你看見神一切的一切都成為我們的典范,而在整個建造我們成為世人的典范時,他所付上的代價也是我們的典范。在危機中,耶穌誕生﹔在危機中,耶穌長大﹔在危機中,耶穌教導﹔在危機中,耶穌教訓人,從不退縮。耶穌基督對那些危害他的人、對那些把苦難加在他身上的人,他仍然以愛心對待他們,用真實對待他們。這樣一位基督是我們的救主,是我們的典范、是我們的楷模。

    我們應該盡量了解別人的痛苦、明白罪人失敗的原因,而不是盡量挑剔別人的錯誤、看不起那些不好的事情。有哪一個牧師可以像耶穌坐在井旁,用愛心對一位有五個半丈夫的女人講道呢?今天教會做了許多不一定要做的事,卻沒有去做許多應當去做的事。如果有人跟一些不好的人在一起,我們就罵、就批評﹔有人看一些書,我們就隨便責怪他。我們并沒有去明白罪人的需要,思想怎么用愛心對人﹔我們沒有從過程中去了解別人的掙扎,而是從別人不好的表現去作出末日審判的預告,我們常常很苛刻、很殘忍。

    親愛的弟兄姐妹,我們的主是這樣的嗎?不是!我們今天的事奉是合乎神心意的嗎?不一定!我們沒有傳福音,卻盼望教會增長﹔我們沒有先憐憫罪人,卻盼望他自己先悔改﹔我們只是讓罵那些不象樣的人,卻盼望他們自己成聖,這是不可能的!

    從這里我們看見,神的聖潔是不妥協的,神的道德是從來不降低的,他永遠保持最聖潔、最公義、最良善、最憐憫、最絕對完美的標准﹔但是,他對那些墮落者是充滿憐憫的,他愿意同情、愿意了解,甚至愿意犧牲耶穌基督進到過程中去經歷痛苦,讓他的聖子耶穌基督生在馬槽里、死在十架上,經過一個非常可怕的經歷,是這樣的來體會、來了解罪人的經驗。

    聖經里面有許多非常非常偉大的事情,我們都沒有好好去明白。今天系統神學里面的神論,只是把這些詞句說出來,要你背、要你明白。基督進入歷史,基督突破物質和物理的限制、心理的限制、語言的限制、空間的限制、時間的限制,成為一個有肉身的人,他在血肉中過了三十三年半的步驟、路程,他明白什么叫作疲倦,他明白什么叫作飢餓,他明白什么叫作干渴,他明白什么叫作貧窮,他明白什么叫作被人厭棄,他明白什么叫作睡眠不足,他明白什么叫作「天上的飛鳥有窩,地上的狐狸有洞,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他與我們一同經歷世界的曠野路,與我們一同經過可怕的過程,所以他了解起點與終點之間的過程,這是一個必須。

    有一個年輕人很想作傳道,但是他的母親堅決反對,我對她說:「你不要這樣攔阻他,如果神引導他作傳道,你有什么權柄反對他呢?」想不到她講了一句讓我嚇死的話:「我不是攔阻他不要作傳道,而是因為很多傳道不像樣﹔如果他要作,我就要求上帝保証他作唐崇榮第二,這樣我才讓他作傳道。」我就板起臉孔對她說:「你有什么權柄命令上帝應許你,讓你的孩子作傳道一定要作得像唐崇榮?如果上帝要你的孩子作比唐崇榮更大的傳道人,難道不可以嗎?如果上帝要你的孩子作一個比唐崇榮低的傳道人,難道不可以嗎?是你命令上帝,或是上帝命令你呢?」她不能回答。今天很多人是這樣的,「我不是不要奉獻,但是你一定要把我奉獻的錢拿來做講台、不能做地板」,「我不是不要奉獻,我奉獻的錢一定要放在你的大堂,我才奉獻」,「我不是不奉獻,但是我奉獻的孩子一定要變成中國的葛理翰,我才甘愿奉獻。」你看見人的敗壞嗎?但是,主要問你:「你肯讓你的孩子經歷比別的傳道人更苦的訓練嗎?你肯讓你的孩子在奉獻以后,要經歷可怕的磨練步驟嗎?」

    你盼望他成功,那么,程序是什么?你盼望他有榮耀,那么,你肯讓他度過受苦的年日嗎?所以請你注意,上帝不但把他從不降低的道德標准來作為我們倫理的基礎,上帝不但犧牲他的聖子來跟我們經歷一條最可怕的道路,上帝也賜下他的聖靈成為引導者。因此,聖父、聖子、聖靈的同工合作給我們看見,神實在是非常偉大的。聖靈來了,是要叫你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聖靈來了,是要叫你看見基督的榮耀、見証基督的偉大,然后叫你回到他的面前﹔聖靈來了,是要叫你想起基督曾經對你講過什么話,要使你經歷基督在受苦中怎樣面向榮耀。

    全本聖經只有一次講聖靈是「榮耀的靈」(「真理的靈」、「聖潔的靈」講了好几次,「永遠的靈」、「聖善的靈」講了一次),這不是保羅講的,不是約翰講的,不是雅各講的,也不是馬太或馬可講的,而是彼得講出來的(彼前四:14),當彼得講聖靈是「榮耀的靈」,他是牽連在受苦、受逼迫的基督徒身上。所以,受苦、羞辱的事情,在神眼中是榮耀的靈同在的時刻。當榮耀的靈在一個人身上的時候,這個人就把為主受苦當作是一個特權,他把主帶領過程中受到的逼迫當作是他的榮耀,所以你能看見榮耀的靈在他身上。

    我讀到這段聖經時很受感動。我讀經跟別人很不一樣,我不是告訴別人我讀了多少,而是每讀到一句重要話語,我要思考、再思考,有時一句話思考几個月。等我講出來的時候就可以把里面的意義一步一步挖出來,給你看見你平常沒看見的,給你覺悟到你平常沒覺悟到的,這樣你才知道神的道何等偉大!

    「你們若為基督的名受辱罵,便是有福的﹔因為神榮耀的靈常住在你們身上。」(彼前四:14)親愛的弟兄姐妹,榮耀的靈是在誰的身上呢?是在經歷苦難、磨練、逼迫,受害的人身上。當他們為主甘心受逼迫、受羞辱時,他們就有神榮耀的光籠罩在他們身上,從他們的生命中彰顯出來,聖靈是這樣引導他的百姓。

    所以我告訴你,典范不是一個理想,典范乃是一個實體、一個啟示。典范、人格是從神的道德本性里發揮出來,是從基督道成肉身的生命彰顯出來,是從聖徒愿意效法基督為主受苦的經歷中、順從聖靈而達到的。我要奉主的名對你說:「神要的你不是現在這個你,神要的唐崇榮不是現在這個唐崇榮。」當上帝說:「彼得,跟隨我,我要使你成為不是現在這樣的彼得,來跟從我,我要使你成為那得人如魚的彼得。」(參:太四:19﹔可一:17﹔路五:10)是「那個」,不是「這個」。你現在還在過程中,但我的靈會引導你﹔我賜下聖靈,使凡被引導的都被稱為上帝的兒子。「因為凡被神的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羅八:14)

    我問你,你信耶穌這几十年有什么改變?你的靈性有沒有長進?你的生活有沒有典范?你的道德有沒有更像上帝?你的行為有沒有彰顯耶穌基督?你肯不肯在順服中被熬煉、被塑造、被引導到更榮耀的地步。所以,第一,神的道德本性﹔第二,基督道成肉身真正本體的生活﹔第三,聖靈引導我,從接受基督為救主,直到效法基督、能夠成全他在我身上塑造最后的形象。這樣,你就能像主那樣的榮耀。


耶穌在地上面對的七大危機


    今天我還要告訴你基督在地上所面對的危機、仇敵,他要面對的几個危機捆鎖,而他又是怎樣面對這些危機的。這些都是我們真正的典范、真正的榜樣。你要把這七件事關連到你自己身上,你要注意思考耶穌怎樣面對人,耶穌以怎樣的態度反應他們,然后重新思考你應當怎樣作人。

    耶穌基督死的時候,有七大仇敵,到底是誰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呢?第一,是腐敗的宗教﹔第二,是不義的律法﹔第三,是貪婪和沒有照原則處事的政府﹔第四,是與軍隊為伍的唯利政策﹔第五,是賄路的經濟﹔第六,是聲音大的群眾﹔第七,是自然不可抗拒的力量。就是這七樣東西把耶穌帶到死亡的地步。

    耶穌當時的仇敵是誰呢?是祭司長該亞法,是在政治上作王的希律和彼拉多,是用金錢收買兵丁講謊話的政策,是不公義的彼拉多讓義人被釘在十字架上,是群眾大聲呼喊「把他釘十字架!」是軍隊把守他的墳墓,用一塊大石頭堵住了墓口。就是這些軍、政、法、宗教、貪污敗壞的社會,一起對基督的公義、神聖、聖潔、慈愛、憐憫、良善的背叛﹔最后,以自然的力量把耶穌堵在墳墓里面。所以我告訴你,這個世界借著政治力量、經濟力量、宗教力量、軍事力量、財政力量、法律力量產生危機的時候,連最聖潔的人都要死,連上帝的獨生子都要被捆鎖在墳墓里面。但是,感謝上帝!基督不會因為人的不公,就永遠被捆鎖在陰間﹔基督不會因為法律的不正、經濟的貪污、軍隊的黷武、宗教的糜爛、政治的腐敗,就永遠被處死。

    如果耶穌基督死了卻沒有復活,那就表示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公理,歷史上所有玩弄權柄的人都可以把真理鎮壓置于死地。但是,感謝上帝!耶穌基督從死里復活,乃是証明神超自然的力量是遠遠超過自然界的力量,神天上的權柄是遠遠超過世上的政權,神公義的律法是遠遠超過世上不公的憲法,神的能力是遠遠超過人的能力。所以,耶穌基督從死里復活就成為真正解決危機的能力,真正不懼怕邪惡勢力、至死忠心的榜樣。而神至終要讓這些順服他、遵行他旨意的人,借著神的能力和榮耀去解除困難,使他們重新活過來!所以,基督的復活是整個人類的盼望,基督在死亡里不受拘禁,這就是告訴我們邪惡的勢力絕對不可能永遠得勝。

    當你看見社會敗壞、首長不像樣、有地位的人玩弄權柄,當你看見最高法院顛倒是非,當你看見軍隊只因錢就聽從某一方的話,當你看見群眾因為人多就用民主的力量消滅真理,大喊:「釘他十字架!釘他十字架!」聖經說:「他們大聲催逼彼拉多,求他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他們的聲音就得了勝。」(路廿三:23)這些話告訴我們,所謂的民主、所謂的法律都是很不可靠的事情。當你看見萬般皆黑暗、全世界都敗壞的時候,你心中以為已經完全沒有希望了,這時你不要忘記基督是至死不妥協的,而且是死后要復活的主。感謝上帝!因為這樣的信仰,所以我選擇在回教地區傳道﹔因為這樣的信仰,我選擇在最困難的地方高舉耶穌基督。我曾經被趕出,曾經被回教徒包圍,曾經几次被放在暗殺的名單上,但是,我絕對不妥協!因為我絕對要堅持、要証明我的上帝是活的,我的上帝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在危機的時代中,我們要效法基督﹔在諸多仇敵包圍的時候,我們要知道復活的大能在神那里,所以置我于死地的能力不能抵擋神使我復活的能力。這樣,我們就不必在強權之下妥協,不必在利誘之下順應潮流,不必在生死關頭中失去貞潔,不必在世界的敗壞里向人低頭,因為我們的主是我們的典范!

    感謝上帝!愿主賜福給我們,讓我們對主說:「主,我在這里!你既然在人類歷史中彰顯了這些偉大的典范,而我是誰?我是個必死的人,我愿意照著你這些原則奉獻我的生命,成為主自己的光,來照耀黑暗的大地!」

    你愿意嗎?你愿意嗎?你不是回答我,你是回答你的主!

 

第三章 - 基督徒的典范(一)- 聖父的道德本性﹔聖子的道成肉身第五章 - 二十一世紀的時代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