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時代危機與基督徒典范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時代危機與基督徒典范》)

第一章 - 「人格」的組成因素(一)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大綱●

「人格」的組成因素

「遺傳」的第一個層次:體質

「遺傳」的第二個層次:氣質、個性

「遺傳」的第三個層次:道德、靈性

思想本質的影響

動性、積極地發展你的人格

 

●經文●

 

 

    今年神學講座的主題是「時代危機與基督徒的典范」,我們要一起來思考「基督徒的人格怎樣影響整個世界的局勢、怎樣影響這個世代的人性」。所以,第一堂我們先從「人格」講起。

    「人格」不是「人生」,「人格」是人生命中的一種品質,它把個人的道德、靈性、精神的影響力,都在一個位格里面表現出來。所以,每一個 person 都有他的 personality ,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有他自己的人格。每個人的「人格」都是獨特的,而且這個獨特性不是為他個人,而是為了對別人產生光照、影響的作用而被建造起來的。上帝造人的時候是個別創造的,上帝造人的時候是獨特位格的創造,所以,沒有一個個人跟另外一個個人是完全一樣的。雖然我們都是照著上帝的 形像樣式造的,但是按著上帝那最丰盛、無所不包的旨意,他就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賜下不同的恩賜,許可我們有不同的經歷,准許我們有不同的經驗,也用不同的教育來組成我們的人格。

    所以,你一定要先有一個重要前提  --  尊重你自己,因為上帝賜在你身上的是獨特的愛、獨特的創造、獨特的引導、獨特的恩典。當一個人有這種觀念時,就不會把自己的生命糟蹋掉,就不會把上帝的恩典隨便玩弄掉﹔相反地,他會很嚴肅地在上帝面前過一個負責任的生活,他會更了解自己,會更了解上帝在他個別生命中所定的旨意、所給的引導、所存的盼望、所要他達到的目的。這樣,每一個人都要在神面前認識自己,尊重自己,尋求與神之間個別的關系。

    保羅要神的兒女「無可指摘,誠實無偽,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作神無瑕疵的兒女。你們顯在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腓二:15)。一個光照四方的人,乃是自己活在上帝的光里,又把上帝給我們的光發射出去,叫別人看見我們對整個社會引導的力量。所以,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你是如同明光照耀這個世界。當世人看見基督徒的光,就是教會實實在在遵行了神的旨意  --  對世人產生影響  --  的時候。當世人不能從我們身上、不能從教會每個基督徒的品德中看見光的時候,我們就是失職,就是沒有在地上成為神見証人的一個怠惰、因循、不負責任的時刻。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應當在「對社會的影響力」這方面很嚴肅地檢討自己、很認真地追討自己,使我們可以在神面前成為一個不但自己蒙恩、更可以對其他人產生光照作用、影響作用的負責任的基督徒。


「人格」的組成因素


    「人格」是怎么組成的?人是借著兩性的結合產生出來的一個生物,而這個生物之所以被稱為「人」,因為他與所有的生物不同,他是按照上帝的形像和樣式被造的。所以,上帝的 形像樣式就成為我們是「人」的最基本因素,成為人性的基礎。人之所以是人,因為人與動物是不一樣的,其它的動物不過是被造的活物,而人是被造有神形像樣式的活物。所以,「人」這個活物的本質就與所有活物的本質完全不一樣,我們絕對不能把人與動物等量齊觀。這也就是我們不能接受「進化論」的最基本原因,因為在所有的生物中,只有「生命」和「生活」而沒有「人格」和「永恆」﹔在所有的生物中間,只有生理的需要,而沒有信仰、道德、靈性的建立。為這個緣故,它們沒有宗教觀念,它們沒有理性功能,它們沒有道德的責任,它們沒有自由的果效,它們沒有永恆的價值。從這些方面來看,當我們要建立人格的時候,就不是單單喂養自己的身體成為一個體魄健美、各方面都達到滿分的人,那不是一個真正有人格的人。

    一個人「人格」的組成有生理因素、心理因素、屬靈方面的因素。通常我們把「遺傳」和「環境」當作建立人格的兩大要素,這是所有生理學家、優生學者、文化學者都同意的兩項要素。遺傳因素是內在的,是由父母、祖先遺傳下來﹔環境因素是外在的,是我們在環境中領受了社會的教育給我們的影響。這是普通人所注重的兩大因素,但是我個人還要加上兩個因素,就是「氣質的趨向」(the tendency of temperament )與「習性的養成」(solitary of your habits)所謂「氣質的趨向」,中國人早就明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個「近朱者」就表示他有一種趨向,但是趨向的起因為何,為什么他會喜歡在黑色的環境中過黑社會的生活?為什么他會喜歡在赤色的環境中受赤色的影響?我們很難給這個趨向一個解答。氣質的趨向究竟從哪里來的?我們今天暫且不給答案。而所謂「習性的養成」就是你怎樣在習慣的行為中建立你的人格。所以,如果我們只把「遺傳」和「環境」當作是建立人格的最基本因素,而忽略「氣質的趨向」和「習性的養成」這兩樣,我們就無法解釋為什么同樣環境、同樣遺傳、同樣家族、同樣教育之下的人,卻產生非常不同的果效?

    聖經讓我們看見,同樣是亞當、夏娃所生的人,一個是亞伯、一個是該隱,他們有同樣的父母、同樣的遺傳、同樣的環境、同樣的社會生活,結果兩個人產生了完全不同人格的表現。該隱成為一個殺人的人,而亞伯成為一個義人、一個到死都還敬畏上帝的人。這兩種不同人格的產生,是不是單單在遺傳和在環境兩大因素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不,一定還有其他的因素是一般心理學家、生理學家沒有看到的,所以我就加上了「氣質的趨向」和「習性的養成」這兩樣很重要的事情。


「遺傳」的第一個層次:體質


    第一堂我們暫且只提前面兩個因素:「遺傳」和「環境」。「遺傳」這第一個因素形成我們人格中很重要的成份,特別是基本物質層面,也就是我們身體的體質是承受了父母親的體質。如果我們的父母親身體很健康,很可能我們就很健康﹔如果我們的父母親身體有毛病,很可能他疾病的基因就遺傳到我們身上。如果我們的父母親是長壽的,很可能我們也會有長壽的趨向﹔如果我們的父母親都是短命的,很可能我們的壽命也不會太長。如果我們的父母親有癌症因子,很可能我們就承繼了癌症的可能性,這些都是體質方面的遺傳。過去保險公司在替你保險的時候,常要問你:「你祖父几歲死的?你祖母几歲死的?」然后再問:「你爸爸几歲死的?你媽媽几歲死的?」再問:「你媽媽那邊的外祖父几歲死的?你媽媽那邊的外祖母几歲死的?」然后把這六個人的年齡平均起來,大概就可以知道你能活到几歲。這就表示,我們祖先的體質跟他們的壽命,對我們以后體質的發展、壽命的長短都有一些影響。

    雖然在不同的時代,因著營養的發展、環境的改變、疾病的處理,對我們的體質都有所影響,但「遺傳」還是很基本的因素。今天的醫學已經到了基因工程的地步,干細胞的研發也可以減少很多過去預測要來的危機,這些都可以處理人類體質的問題﹔但是,人的體質跟他的祖先、父母給他的遺傳之間仍是有關系的。


「遺傳」的第二個層次:氣質、個性


    「遺傳」的第二個層次是氣質的遺傳、個性的影響。你父母的個性如何,也會影響你的個性。但這不是絕對的,因為有的人是受母親影響的成份多,有的人是受父親影響的成份多,每個人不一樣,但是基本上來自父母的這些因素是沒有辦法排除的。譬如說,父親的個性硬的不得了,而母親的個性也硬的不得了,那么硬的跟硬的結婚就比較容易生出一塊鐵﹔但如果母親柔的不得了,后來又嫁給一個柔的不得了的人,比較有可能生出一塊豆腐。所以,你的個性為什么這樣柔呢?什么事你都不反對、什么事你都不敢講,你總是逆來順受,后來查出,原來你父親就是這種個性,你母親也是這種個性,結果你就承受了這個后果,把這兩個人的特點都集中在一起,你的特點更加強了。

    但是,好在你父親的父親不是如此,好在你母親的母親不是如此,所以還有一些調和產生的改良作用,預防你走上極端。這樣,我們看見氣質也影響了下一代的人,我們是沒有辦法排除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氣質的影響,因為他們的存在是你存在的一些基礎,他們的存在是比你的存在更先存在的存在﹔他們的存在是一個歷史、是一個事實,不是你用你的自由可以去改變的,你只能接受事實。

    人最大的痛苦就是,知道是事實而不甘心情愿接受,結果就自討苦吃。在生活中挑了不當挑的十字架,背了不當背的重擔,吃了不當吃的苦。一個看得開的人,是一個接受事實的人,因為你一接受事實的時候,就更容易處理自己心里的反應。當你接受事實時,你就更甘心作人,這就變成一個喜樂的基礎,變成一個能逆來順受、能承擔的心靈回應,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所以,父母怎么樣,你不能改它﹔祖父母怎么樣,你也不能改它。你的祖父矮的不得了,娶了你的祖母又矮的不得了,結果生出你父親也是矮矮的,那你盼望比他高兩倍,這種進化是很難的事情,你只能接受這個事實。除非你能娶到一代「大」媳婦,或許就可以讓你的后裔代代得到「大」子孫,這個叫作「一本萬利」。所以,雖然你個子很矮,但如果你有愛情的藝朮,可以讓一個很高的女人嫁給你,那你的子子孫孫都會謝謝你的太太肯嫁給你了。這些都是體質對孩子的影響、氣質對后代的影響,我們一定要注意。

    蕭伯納(G.B.Shaw,1856-1950)是英國偉大的戲劇家、文學家,是文壇的巨人,但是他長得太丑,很難看,臉孔有點像猴子。但因為他的才氣大到一個地步,可以把他的丑遮蓋住,所以英國人還是很尊重他、歡迎他。當他年老時,有一天這位很難看的蕭伯納收到一封信,拆開來看后嚇了一跳,原來是英國最漂亮的一位年輕電影明星寫信給他,這位又美麗又年輕的電影明星竟然向他求婚!真是艷福送上門。這個明星求婚的理由是什么?她說:「我長得很美,你生得聰明,想來想去,我想我應該嫁給你,之后我們就會生出一個像你一樣聰明、像我一樣漂亮的孩子!我盼望我們的下一代從優生學的原理領受到你的智慧,也遺傳了我的美麗,盼望你答應我的求婚。」蕭伯納看了信,簡直是受寵若驚,但考慮了很久以后他終于回信了,他說:「我拒絕?的求婚。」理由是什么?「我很伯生出來的孩子像我這么丑、像?那么笨,所以我不要跟?結婚。」

    這個故事給我們看見,樂觀者與悲觀者對同樣一件事情的回應是那么不同﹔但無論是樂觀的、悲觀的,他們兩人都不約而同地承認遺傳因素對人的影響。


「遺傳」的第三個層次:道德、靈性


    接下去再來看「遺傳」的第三個層次:道德、品德、靈性品質的影響。保羅曾對提摩太說:「想到你心里無偽之信,這信是先在你外祖母羅以和你母親友尼基心里的,我深信也在你的心里。」(提后一:5)這是不是指生理方面的影響?我不敢肯定,不敢絕對地說,但它有可能是指在教導和示范作用中產生一個潛移默化的人格影響。所以,你盼望能教育下一代的不一定教得下去,但是你沒有盼望要教下去的可能就在無形中教下去了,這就是潛意識的靈性和道德、信仰和品格對下一代的影響。

    有許多父母以為,只要用話語就可以把教育傳下去,所以他看見孩子不對時,就大罵:「這個不對!那個不對!」他以為這樣就可以使孩子聽懂,而且越大聲、孩子越害怕,之后他們就可以從不對當中出來。但結果呢?你講的內容孩子沒聽見,而你大罵的態度他全學會了﹔他根本沒有聽見你在講什么,他只知道你正在發脾氣,所以他學的不是你講話的內容,而是你講話的態度。這種下意識、無意識的反作用教育,是很多家庭沒有注意到的事情。所以我們看見,人格的組成不像我們想象的那么簡單。為什么生在同一個家庭的孩子,別的孩子都很乖,唯獨一個孩子卻學壞?因為當他有一點毛病的時候,你對他嚴厲、凶惡的態度,你對他批評、消極的態度,使他產生了反感,這是其他兄弟姐妹沒有經歷的,因為你對別的孩子比較寬容。如果你用不公義的態度來對待他,即使他承受了同樣的體質遺傳,即使他承受了同樣環境的陶冶和影響,但是在某一些事情上,因為你不公平的態度對他產生刺激,導致他走向某一種極端可能性的后果,這是你起先沒有注意、提防的事情,以致最后來不及收拾。

    聖經對于子女教育最重要的一句話,就是以弗所書六章四節:「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這句話超越全世界所有家庭教育心理學的任何一句話!「惹兒女的氣」是違背自然次序、違背心理發展、違背對待孩子應當有的原理。有時父母有意或無意地說了一些話,惹動孩子的脾氣(我們要注意,講什么話會使對方發脾氣),把雙方感情弄不好時,你不能說:「為什么你發這么大脾氣?我不過是講了一、兩句話!」你沒有想到你所講的話是怎樣刺傷了他的心,因為他根本沒有辦法接受你這種評論,而且不能接受這個評論的原因是因為你自以為評論很合理,但他認為你的評論是很無禮的。沒有人能接受錯誤的定論所產生出來的侮辱。你說:「這個孩子對我不孝敬,他用這樣生氣的態度對待我,太沒有禮貌了!」那是你的結論。

    聖經提醒父母:「你惹兒女的氣了嗎?」你不謹慎的講話使他氣的不得了,所以你才是使他個性敗壞的原因,你才是使他以后學了不當學的、發展到不當發展的方向去的原因,你的責任是很大的!所以,「不要惹兒女的氣」這句話是對父母在兒女教育上最重要的一個提示。上帝對孩子說:「要孝敬父母。」但是上帝也對父母說:「不要惹兒女的氣。」這是一個命令!如果我們刺激人(無論是主動或被動,無論是故意或無意),使他氣的不得了,之后又說:「你這樣對我生氣是不對的!」這是雙重傷害。你要好好去思想聖經的話語,你會發現里面有超過世上一切教育原理的最高智慧。

    許多時候,父母不謹慎的言語、不公義的評論,以及沒有用愛心、忍耐而產生誤解的指責,是使孩子們越來越壞的原因。人與人的關系也是如此。


思想本質的影響


    這樣,有關人格的培養,在「遺傳」這個角 度就有從身體來的,有從氣質來的,有從靈性、道德來的。其中在思想、本質里面(the mental nature),父母親的影響有時也是相當強的。今天我沒有時間從每一個角度來分析,但是我稍微給一點提示。你們知道嗎?中國人、美國人撞車時,雖然都只撞壞了一邊的頭腦,但結果卻完全不一樣。我們的腦有左右兩邊,一邊是管理性、一邊是管藝朮。同父同母生的孩子,有的很愛音樂,有的卻對音樂一點也沒興趣,你不要罵他、不要怪他,因為他承受的思想本質是從左腦發展出來的。他在遺傳過程中沒有承受右腦這一方面的潛在力,所以你怎么逼他學音樂都沒有用,反而會使他變得反叛、敗壞、不尊敬你,這也是「惹孩子的氣」的一個原因。但如果他是懶惰而沒有去發揮他音樂的潛在能,你在最初的階段要用權威去強迫他,當有一天他明白、喜愛音樂的時候,他會大大地感謝你!

    我注意觀察了我的四個孩子,他們都很聰明,但是對于藝朮的敏感度卻很不一樣。有的從小學琴,但只學了一段時間就放棄了,后來我才發現他是理性特別強而藝朮感不強的人,所以我禱告求主幫助他發展他的理性。另外一個則是藝朮感特別強,從小喜歡畫圖,只要有時間、有紙張,他就一直畫,他對藝朮的要求很高、對音樂的敏感度很強,但是他對數學、對理性方面的東西不太敏感,所以我就讓他在另外一方面發展。

    作父母的要了解兒女,如果親生父母都不去真正了解他,你還希望誰去了解他?孩子就是你的影子,孩子代表你生命的某一些本質,上帝把他的生命交在你手里,如果你作父母的不肯花時間去了解你的兒女,又不用真正的愛去幫助他發揮、發展他整個生命的潛在能,你是得罪上帝,也是得罪你的后代。

    中國人很會做生意,所以數學不好的會吃虧,預算抓不對的也會吃虧,這些都是生意成功或失敗的原因。理解數學、計算的功能是在左腦,而藝朮、音樂、文化方面的潛在能則是在右腦。所以,如果一個人兩邊的腦都發展得很好,他在理性上就很有邏輯,在藝朮上也很有創造性,這個人就很特別了,但這種兩邊頭腦功能都具備的人,到底不是太多。美國人寫字時,全部是用理性數學的方式寫﹔中國人寫字,是用文學、藝朮的方式寫。所以,主管寫字的和主管數學的,在西洋人都是同一邊的腦,中國人則是分別用到兩邊的腦。一些醫生發現,同樣撞車以后,中國人還能照樣寫字,但美國人卻寫不出來。他們就以為中國人很厲害,中國人這個人種是超越別人的,跟美國人不一樣,怪不得中國文化這么悠久!但后來他們慢慢研究出來,并不是如此!原來中國人寫字是用藝朮這一邊的腦,而美國人寫字是用理性那一邊的腦。

    這樣,中國文化就構成中國人有左右兩邊腦的應用。當我們做生意的時候,我們用邏輯性、用利害關系的數算﹔但當我們寫字的時候,我們用藝朮性來寫字。其實,除了在寫字、圖畫這方面的藝朮性外,我發現中國人對音樂、對美朮的感覺跟西方人也很不一樣。我不是說中國人高過外國人,或者東方人比西方人更聰明,不能這么說﹔只能說在應用方面,中國人在這兩方面是比較平衡的,但也因此在每一方面好像都比較沒有專一,或者專業的特別人才產生出來。所以,雖然中國人個個會唱歌,但全世界唱得最好的不中國人,而是義大利人﹔雖然東方人很會做生意,但是做到最大公司的不是東方人,而是西方人。為什么呢?因為中國人很多通才,卻很少專才﹔而西方人很注重專才,卻很少通才。結果,有一個民族發現了這兩方面的毛病,他們就把它調和起來,這個民族就叫作「猶太人」。

    猶太人什么學問都要學,所以個個都是通才。但是,作了通才之后,他又一定要專注于一門學問、研究到底,結果每個通才都有一個專才的特征,所以猶太人就產生了世界最多天才的可能性(從比例上來看),這是因為他兩方面都在研究。那么,猶太人是不是創作力特別高呢?不一定!譬如,在作曲家中,真正達到最高峰的猶太人只有一個,那就是門德爾頌(Felix Mendelssohn,1809-1847),近代則是布洛赫(Ernest Bloch,1880-1959)。又譬如,猶太裔指揮家、演奏家多的不得了,霍洛維茲(Vladimir Horowitz,1904-1989)、魯賓斯坦(Arthur Rubinstein,1886-1982)都是猶太血統,但他們還不是達到最高創作力的作曲家、指揮家,所以不能說猶太人比別人更聰明。但是從統計數字來看,猶太民族是最少比例的百姓、卻有最多人得到諾貝爾獎的民族,這就是他們的成就。全球只有兩千多萬猶太人,但他們在全世界拿了那么多的諾貝爾獎﹔而中國人來來去去就是李政道、楊振寧、丁肇中,還有台灣的李遠哲,沒几個人,因為中國人通才很多,專才就不夠了。所以,左腦、右腦的運用很不一樣,能將兩方面都運用到是很不容易的。

    昨天我從菲律賓搭飛機來台北時,有位年輕女士坐在我旁邊,起先我們都在看自己的書,沒有談話。后來她要上廁所,我就幫她把小桌板上的東西放到我的桌板上,這樣她才能起身,可能是因為我這樣幫她,她覺得我是個善良的人,所以就開始跟我談話。她問:「為什么菲律賓現在這么落后?」你知道嗎?五十年前的菲律賓是很進步的,六十前的菲律賓是亞洲之冠,因為他們從西班牙領受了藝朮,又從美國領受了科技,所以菲律賓是全亞洲第一個有航空公司的國家。你不要以為日航、華航是領先的,不是!菲律賓航空公司才是全亞洲第一個航空公司。全亞洲第一個有電視台的國家是菲律賓,全亞洲第一個有彩色電視機的國家是菲律賓。那時候菲律賓先進到一個地步,很多國家都派人去菲律賓學習。他們的建筑有西班牙式、有美國式,很多國家都向他們看齊。但為什么菲律賓現在慘到這個地步?為什么菲律賓現在窮到這個地步?菲律賓八千兩百萬人口中,有八百多萬人在國外當菲勞、菲佣,這些人很多是大學畢業的,但是他們沒有辦法發揮所受的教育,只能賺一些血汗錢養家。為什么會變到這樣的地步?我給她分析說:「菲律賓人從西班牙的文化中領受了藝朮的那一部份,又從美國領受了科技跟新社會的一些學問﹔但很少的菲律賓人是兩樣都在用,所以當美國走了、西班牙走了,多數人就兩樣都不用了,就變成今天這個情形。」她說:「我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說法。」


動性、積極地發展你的人格


    你要注意人格的發展,要知道你里面有神給你的潛在能,如果你沒有發現、發掘、發展、發揮這個潛能,你就如一個活的死人,行尸走肉,几十年來總是自我限制在「今天吃什么、穿什么?最近有什么新款式的衣服、漂亮的皮包?我能不能跟上流行時尚?」這種人就是一個活的死人!我告訴你,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是活的死人,一種是死的活人。孔子死了嗎?死了!死了兩千五百多年,但他的人格還在繼續不斷影響、塑造、發揮、建立世世代代需要他智慧的人,這個是死了的活人。蘇格拉底(Socrates,469-399B.C.)死了嗎?死了!但他的精神、他的影響力在兩千多年以后還在繼續不斷刺激著、發揮著,成為人的挑戰、成為人的楷模。

    你是一個活的死人,或者你是一個死的活人?這兩句話你聽進去了,再聽下面所有的講座內容,你就明白為什么「基督徒的典范」是很重要的,因為神放在我們里面所有的潛在能,不是為了你個人的享受。上帝創造你不是一個可有可無、必生必死的東西,上帝創造你不是一個享受几十年生活后就塵埃落定,被埋葬剩下白骨一堆、黃土一堆,一共兩堆的東西。不是的!上帝創造你是按照他的 形像樣式而造的,所以你被稱為「人」。創造人的上帝是有位格的,被上帝創造的人也是有位格的,所以人不但可以領受神在物質界中為我們造的一切事物(就是對我們身體的供應),人還可以發揮里面被造有潛在能、有神 形像的人格。那么,你的人格是怎么發展起來的?你的人格是怎樣培養起來的?第二堂我就會提到人格的培養與發展。

    親愛的弟兄姐妹,如果我們是按照上帝的形像樣式造的人,那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可成之器、可雕之木。中國人有一句話說「朽木不可雕也」,一根已經朽壞的木頭,不管你找來一位多偉大的工匠,他再怎么雕都是浪費工藝、浪費精神、浪費時間、浪費創造力、浪費藝朮的價值,為什么?因為他把他最偉大的藝朮才能都放在一個已經朽壞的木頭上。我們是不是朽木呢?不是!我們是按照上帝 形像樣式被造的人,所以我們里面有几近無限的可能性。就因為我們有几近無限的可能性,所以沒有一個人可以切斷自己的路,沒有一個人可以為自己設定界限,限制自己發展的可能,我們應當用信心向上帝的應許來尋求、向上帝的命令來奔跑、向上帝的恩典來懇求。

    聖經說:「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神,主就必賜給他。」(雅一:5)這句話多么安慰我們!「主啊!我缺乏這個、我缺乏那個,我這個不夠、那個不夠。」上帝問:「那你如何面對自己的不夠呢?」「我就妒忌別人。」這是笨人!「我就覺得自卑。」你還是笨人!你說:「我自己不夠,所以我哀怨神為什么不把恩賜給我!」你還是笨人。那你再說:「主啊,你為什么造我這個笨人?」上帝說:「我沒有造笨人,是你自己甘愿作笨人,因為我會賜更多的恩典給你。」

    「賜更多的恩典」就是要你從現有的狀況中長進起來。所以你一定要用「動性」的哲學觀來處理你前面的道路,你一定要知道神在你身上所定的一切都是可改變、可爭取、可增長的,你一定要用這種積極觀念來看待自己,而不是用那種靜態的消極觀念來看待自己,這樣你就前途無量了!

    昨天我聽見我的一個同工對別人透露一句心里的痛苦話,我聽了以后很同情他,但是卻很不同意他。「同情」是基于人性的愛,「不同意」是基于他不肯改進、只消極接受現實的錯誤。這位同工對一個外國人說:「在唐牧師下面事奉主太艱難、太艱難了!」那個人問:「為什么?」「因為他的恩賜太大了,我覺得很痛苦。」他在有恩賜的人下面事奉,就感到很痛苦?我同情他,但我不同意他,為什么?因為如果你看到有恩賜的人在上面,你可以有兩種想法:第一,相形之下我沒有什么用處了,所以我就自卑、怨恨、嫉妒、反抗,我就不甘愿做工。第二,用積極的眼光來看:「我有在大師下面工作的機會,所以我可以吸收、學習,我可以謙卑領受他的經驗變成我的經驗。」你明白我的意思嗎?今天你一定要用積極的眼光、而不是用消極悲觀的眼光來看前面的可能性,你一定要用積極的眼光來看別人的才能所帶給你的威脅,這樣你就能長進了。

    我十八歲的時候在一所學校教書,那所學校有三位老師,分別是六十四歲、六十二歲、六十歲。他們大學畢業就從中國的上海、北京一同來到印度尼西亞創立一所學校,三個人都有四十年的教書經驗,再過十年就有半個世紀的經驗了。而我那個時候才十八歲,教學經驗是零。那么,我是用什么態度面對這件事呢?我就定下一個心志,我要仔細觀察這三個人是怎么教書?他們的長處在哪里?我盼望兩年以后自己教學的成績就像他們那么高。我就是這樣鞭策自己、聲討自己:「我要在這兩年中,學習這些教了几十年書的教育家,要達到他們的成就!」兩年以后,我超過他們了!為什么?因為他們所有教學的經驗都被我吸收了,之后我又把別的可能性再發揮出來,結果我教課的時候,學生更安靜﹔我考試的時候,學生的成績更高。當我教了三年半要離開那所學校時(我決定到神學院去念書),他們都不准我走,因為他們發現這所學校有一個后起之秀可以作教育家。但我說:「不!我的一生是要作傳道、不是作老師,我一定要走。」他們很難過,沒有辦法留住我。最后校長說:「我們還是要為他的前途著想,讓他去吧!」他們都承認我是全校教書教得最好的老師,我可以用很淺的話把很深的道理講出來,學生一下子就明白了﹔我可以用很簡單的字,把很難解的東西解出來,學生聽完馬上就理解了﹔我也把基督教的道理、把聖經的原則放在教育里面,所以孩子們的道德生活、信仰生命都改變了。很多來這所學校讀書的非基督教家庭的學生,在我的聚會里面一個一個信主、改變。

    這就是怎樣用最少的時間吸收最多的經驗,怎樣用最短的時間達到最高的果效﹔這是肯學、肯謙卑,而不是只站在妒忌他人的地步去處理自己不夠的地方,乃是站在可能發揮的樂觀思想去盡量吸收別人的智慧。就這樣,三位老師一共一百二十年的教學經驗,我兩年里全部吸收過來。所以,我會勸我那個同工:「在比你有恩賜的長輩面前、在比你更有才干的人面前,你怨嘆、悲觀都沒用,妒忌更沒用,你應當相信聖經的話  --  上帝賜福給謙卑的人,因為他為他們預備更多的恩典。」

    廿世紀的中國有一位最偉大的工程師,他的設計轟動東西方,香港的中國銀行、華盛頓的國家美朮館、羅浮宮金字塔廣場的入口都是他設計的,這個人是誰?貝聿銘。貝聿銘的公司有一個很奇怪、很奇怪的規定,在那個公司工作的人,只能拿一半薪水。我起先覺得很不公義,這么大的公司賺那么多錢,為什么只給人家一半的薪水?他的原則是什么?「你在這里只能拿一半的薪水,另外一半是你要付給我的學費,因為你在我這個公司做事,可以得到很多很多經驗是別的公司沒辦法給你的,所以你要付我學費,我才要收你。」

    這個觀念到底對不對呢?我思想了很久,后來發現這就是聖經里面的一個原則:「你要背起十字架來跟隨我。」很多人的觀念是:「你跟隨我,我就給你一大堆的薪水,因為我需要你。」但耶穌說:「不!如果你不背起十字架,你就不配作我的門徒﹔如果你不舍己,你就沒有資格跟隨我。」(參:太十:38)貝聿銘用出了這個原則。

    老實講,今天你們聽我的講座應當是要付錢的,但現在卻是你們要來就來、不來就不來,要不要聽變成你的自由。不是這樣的,應該是我決定要不要收你作我的學生。這樣,你才會尊重你付代價學到的東西,你才能從中得到好處。這是聖經的原則:「你的財寶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太六:21)我辦過几次很好的音樂會,起先都是免費給大家聽,但是發現,很多人聽到一半就跑走了﹔所以后來我要求付費,就沒有人聽一半先跑回去,而是從頭聽到完。為什么?「我付了這么多錢,如果沒聽完就走,多可惜!」

    我曾經為了幫助一問被燒掉的大禮拜堂的重建工作,指揮了一場音樂會。那一次音樂會我預備了廿張票,你知道多貴嗎?一張票八百美金,廿張票就一萬六千美金。因為我要奉獻兩萬美金來支持那個被燒掉的教會的重建工作。我說:「主啊,我沒有錢,但是我要奉獻,因為我曾經在那個教會講道超過兩百次。現在雅加達最大的禮拜堂被火燒了,主啊,我要怎么奉獻?我不能向有錢人要錢,我從來不募捐的,我也從來不從教會拿錢做我要做的工作。主啊,我要奉獻但沒有錢,怎么辦呢?」后來有一天,凌晨三點我就醒了,一直到五點半的時候,忽然間神很清楚地一個引導來了:你沒有錢嗎?你可以主領一場音樂會,然后把收入拿去奉獻。」印度尼西亞是很窮的國家,大多數音樂會的票就是一、兩塊錢,我卻突然間宣布:「有廿張票是每張八百塊美金,得到的錢完全奉獻做建堂的工作。」你知道嗎,這廿張票不到十分鐘就賣完了!所以我的票比紐約愛樂交響樂團、倫敦交響樂團更貴。

    他們說:「一個神的仆人有這樣的心志,我們就要支持這個音樂會。」你知道嗎?買票的那廿個人還不一定會來聽,因為他不要人知道是他奉獻的,所以他把票送給別人,然后自己再買便宜的票去坐在后面(但可能也是怕人家知道他有錢就把他綁票去了)。這樣你就看見,你的錢在哪里,你的心就在那里。

    許多時候因為我們沒有付出任何代價,所以就覺得所得的恩典太便宜了。便宜得來的,就隨便丟掉。我告訴我的學生、同工:「你們在波士頓、柏林、漢堡借用別人的禮拜堂布道時,如果對方免費借用,你不要接受,你應當付代價,照市價奉獻給他們。」這樣,一方面盡你當盡的責任,一方面也教導你的會友懂得盡當盡的責任。這樣,我們就不是用錢收買人,我們也不是用錢欺騙人,我們要教大家懂得盡責任。

    親愛的弟兄姐妹,如果我那位同工明白這些道理,他就不是妒忌比他有才干的長輩,他就不會因別人的才干、天份比他大而產生自卑感,他乃是學習:「主啊,我竟然可以在大師下面學到這些別人沒有的經驗,求主給我有謙卑受教的精神。」他的人格也就因此長成起來了。

    妒忌、輕看,從來不能建立自己的人格。比你好的人,你妒忌他,就是自己殺害自己﹔比你差的人,你輕看他,就是降卑自己的人格。所以,面對比你更聰明、更偉大的人,你要以真正謙卑受教的心羨慕他的成就,學習他已經達到的地步﹔面對比你差、比你沒有恩賜的人,你就提醒、啟發、影響他,把他帶到更高地步,你就是一個引導者的身份,一個偉大、關懷的父母。求主幫助我們!

    最后我要用一個簡單的故事來作結束。這個故事大約發生在五百年前,文藝復興三大巨匠的第二位  --  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1475-1564)。聽說有位雕刻家因為雕錯了一塊大理石,就把這塊大理石丟了。有許多人跑去看那塊大理石,也都覺得不能再用了。但是米開朗基羅一直看一直看,從左邊看到右邊,從前面看到后面,他想:「這樣一塊大理石可以做成什么呢?這塊大理石的品質是很高級的,是阿爾卑斯山卡拉拉(Carrara )最好的大理石。顏色美、質地清晰,我可以怎么雕琢它呢!」最后,米開朗基羅叫人把那塊大理石運到他的工作室,他一直思想,日以繼夜地雕刻。后來,那塊大理石就在他手中變成了歷史上最偉大的雕刻  --  《大衛像》,現在放在文藝復興的發源地佛羅倫斯(Florence )美朮學院的博物館里面。

    米開朗基羅一生有三大代表作:《最后的審判》,《我們的列祖》,《大衛像》。三大代表作中,最偉大的就是《大衛像》。他雕刻的是面對歌利亞挑戰的大衛,雕像中的大衛一只腳伸向前、一只腳頂住地面,一副非常悠閑的態度,表示他有絕對的把握去戰勝可怕的仇敵。另外,大衛一手放下去、一手放在旁邊,石頭跟機弦還沒有配合起來,但是他眼光銳利、表情鎮定,表示他堅定倚靠上帝的精神。這個大理石像,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一個雕像,不但有歷史價值,更有當代文化的啟發、政治的刺激。大衛代表手無寸鐵的百姓,歌利亞代表身經百戰的獨裁者,這些百姓什么力量都沒有,只有一塊小石頭,但靠著上帝的大能、靠著爭戰不懼怕強敵的勇氣、靠著神所賜的智慧,他用一塊石頭就把巨人打倒了。所以,這個雕像不但在藝朮界里有價值,也在政治界里有啟發的意義,這個雕像有激勵、振奮人類精神的偉大貢獻。

    《大衛像》現在還在佛羅倫斯,如果你們有機會到意大利去,千萬不能忘記到美朮學院博物館去看米開朗基羅的這個雕像。當你看《大衛像》的時候,不要忘記我對你說的這些話,這塊石頭原是沒有用的石頭,原是被人丟棄的石頭,原是被認為不可能成為偉大作品的石頭,原是根本不可能發揮體態優美的動態雕刻的石頭,但是,就在這不可能當中,隱藏著的可能性卻被一個人看出來了!

    今天我也要告訴你:你是怎樣的人?你是神所造的人,你是隱藏著、具備著偉大人格潛在功能的人!你是按照上帝的形像樣式被造,但直到今天你竟還沒發現自己的可能性!不要再用消極的眼光看自己,不要再沉迷于次要的事情團團轉!從你每天談話的內容就可以知道你會變成什么樣的人,你每天談的都是「在哪里吃?」「到哪里玩?」「穿什么衣服?」那些次等、三等、四等的事情嗎?或者,你談的是「我要為神的國成就什么大事?」「我要在神的國度中貢獻什么力量?」「我怎樣發揮我的恩賜?」「人家覺得不可能,但我感到這是可能的。」

    你要對主說:「主啊,我在這里,請差遣我、請使用我,使我可以做那莫大的事情是別人沒有看見的。主啊,雕塑我的人格,成全我的潛力所能發揮的最大功能。主啊,把我帶到迦南美地,使我將你的榮耀彰顯出來,我不愿意停留在現況中自以為滿足,以致不再追求。主啊,我愿意謙卑受教,仰望你的應許、支取你的能力,靠著主聖靈的引導,被雕塑成一個有偉大人格、有基督徒典范的人,在這個世界光照黑暗的社會。」你愿意嗎?你愿意嗎?我們低頭禱告:

    「親愛的主,我們感謝你,你向我們施恩,你對我們說話,你用你莫大的能力在我們生命的深處改變我們,使我們具備你形像樣式所有的一切潛在功能,我們今天成為何等樣的人都是你的恩典才成的。我們愿意在有生之年,靠著你的恩典活出有意義的生活,因為我們相信在活人之地必有你的恩惠,你沒有撇下我們。我們過去輕看自己、埋藏自己、糟蹋自己、自暴自棄地生活著,求主赦免我們!當芸芸眾生抵擋你、忘記你、糟蹋你所給他們的年日生命時,求主使我們成為一個仰望你、依靠你、討你喜悅的人。我們恭敬地把自己放在你的手中,求主施恩、求主賜福,感謝贊美,奉主耶穌基督得勝的名求的。阿們!」

 

第二章 - 「人格」的組成因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