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再搜索嗎?

基督論

(資料取自唐崇榮牧師的《基督論》)

第三章 - 基督 - 萬界之因


重復按鈕找關鍵字


●經文●

約一:1- 4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萬物是借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借著他造的。生命在他里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
 

約一:9

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
 

約一:14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
 

約一:18

從來沒有人看見神,只有在父懷里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來。

●大綱●

創造界的基督 - 他是創造之因

因信才能知真理

過一個萬理統一的生活

思想界的基督-- 他是萬理之源

生命與知識不可分割

發現不等于發明

道德界的基督 - 他是愛的本體

法律界的基督 - 他是義的本體

基督彰顯真理、公義和聖潔

宗教界的基督 -- 他是彌賽亞

回教的彌賽亞觀

儒家的彌賽亞觀

道家的彌賽亞觀

斯多亞派學派的彌賽亞觀

道成肉身的基督就是答案


 

    在前兩章我已經提到基督怎樣要求我們對他有個別的、正確的,而且實實在在的認識。“你們說我是誰?”“你從我身上所看到的,所領受的,是不是與那些沒有跟隨我的人看法是一樣的?”如果世人看基督不過是個道德家的話,你怎樣看他呢?如果世人看基督是個政治 家或是改革家的話,你的看法如何呢?如果世人看基督是眾聖者之中的一位,你對他的看法如何呢?如果世人看基督是許多宗教的創立人之一,你對他的看法又如何呢?“你們說我是誰?”

    前一章我特別提到猶太教對彌賽亞的觀念,而這些彌賽亞的觀念在猶太人領受神特別啟示的舊約中,因為受了許多錯誤的解經和錯誤的傳統所 影響,有了“選擇性的認知”(selective concept),產生對基督的認識不當有的過濾、玷污和彎曲,以致他們沒有辦法從耶穌的看見他是基督。因此,今天我們要從更大的范圍 來看這位基督到底是怎樣的一位?


創造界的基督 - 他是創造之因


    從自然界來看,耶穌基督是創造之因,耶穌基督是創造的主宰﹔或者說在被造界的基督,他是宇宙的因,是萬有的主。我們要能看見基督不只是在禮拜堂或教會事奉的祭壇中作主,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們看見他是天地的主宰,他是創造萬有的原因。所以約翰福音一章告訴我們,“道”是萬有之因,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萬有是因他而被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因此,基督在創造界中間有一個很特殊的地位,他不可被列在受造物的行列之中。

    耶穌基督是一切受造之物之所以能被造的 原因,也是創造主的本體。所以,我們對基督的認識,就進到了一個“宇宙性的基督”的地步。當一個人對基督的認識廣大到這個地步時,就沒有一個地方,他不該尊主為大,而且他會看見這 個世界是我主基督的世界。在這世界中,充滿我主基督的智慧﹔而這世界所有一切的原因和根基,乃是我所敬拜、所事奉的這一位主基督。這樣的信仰和認識,使你知道,當你以基督為主,與他同行的時候,你 就是在享受他為你所造的萬有。


因信才能知真理


    基督徒不是單單在教會里過著一種象牙塔式的屬靈生活,以致“耶穌是主”不過是我們在某一種宗教范圍里面的認識﹔而是當我們沖到禮拜堂外面,我們看見高山峻嶺、看見浩瀚大海時,我們內心深處知道,這是基督 所創造的世界。創造者以主宰的身分為我們預備了這一切,使我們的信仰不是逃避現實,不是痛恨世界,乃是存一顆積極的心認識到:主要藉著我們在這世界為他做見証,要去影響、 引領人歸向這位創造主。

    耶穌基督是創造的主,是創造界之因。聖經更清楚地讓我們看見的是什么呢?聖經讓我們看見一句很重要的話 :“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上帝話造成的”(來十一:3)。請你注意這句話里面所包含的偉大意義,其中所隱藏著一個很重要的原則:“信”是“知”之因,而“知”不是“信”之因。

    這里 讓我們看見一個很重要的護教學原理:我們在布道或接觸罪人的時候,會引起沖突,常常是因為對這個原則有不同的看法所產生出來的。罪人已經被罪玷污的思想所提出來的前提,盼望上帝贊 同他的是什么?是:“讓我想清楚,明白了、知道了,我才信。”神說:“這是一條不可能的道路!你要先信,才能知。”

    這里的“信”指的是普遍啟示中最基本的信仰。上帝在普遍啟示中,已經把一些最基本可信的知識放在你心靈里面,作為一個信的種子﹔如果你把這個最起初的種子壓制下去,那你就是一個壓制真理的人,你會因此受審判。所以千萬不要以為你跟無神論的人辯論,使他多 一些知識,他就會信上帝。其實,神并不在証據的范圍里面,神不在理性的限制里面,神是超理性、超証據、超經歷、超過眼見的。這樣,因“信”產生的知識,乃是聖經的原則 。“讓我多知道一些,我就能信!”那是另外一種與聖經的原則不相同的前提。


過一個萬理統一的生活


    希伯來書第十一章提到:“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借上帝話造成的。”這句話讓我們看見一切真理的總源頭,是真理本體 -- 神自己。有一本書叫作《All Truth is God's Truth》,就是“所有的真理都是神的真理。”今天的基督徒應當過一個宇宙中最和諧、最平衡的生活,為什么呢?因為我們知道我們的信仰與真理是結合在一起的!

    所謂“信仰”就是理性對真理的歸回,就是理性與真理的認同﹔所謂“信仰”,就是這條歸路﹔歸順神的理、神的道。使理性的功用歸回啟示的真理 ,就叫作“信仰”。因此,當你過一個有信心的生活時,你不是過一個支離破碎的生活,乃是過一個萬理統一的生活。這個“萬理統一”的生活使你可以擁有一個最正確、最有把握的人生,讓你把天地之間的總調和都放在你內心的深處。你的信仰就不會和物理學的真理違背,也不會與心理學的真理違背。如果心理學與神的道發生磨擦,一定是心 理學還沒有真正歸回真理﹔如果物理學、科學里面有一些與神的道產生磨擦,也一定是因為那些物理學、科學還沒有進到絕對的地步。

    另外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對上帝的道錯誤的解釋,也可能產生與已經是合乎真理的物理學之間的矛盾。你明白這兩點不同的地方嗎?當假的 釋經學或是對聖經的誤解產生了一些不合乎聖經原意的道理,因此與科學家所研究出來的正確的道理互相違背時,就產生了根本的沖突﹔有許多人就因此看不起基督教。其實不應當把對基督教錯誤的解釋,當作是基督教的本身。真正基督教信仰,乃是使人領受真理與在科學界、道德界、自然界的真理,完全融會貫通,合而為一﹔毫無瑕疵,毫無沖突,毫無矛盾的那種平衡、和諧的生活。這樣的生活,這樣的信仰是非常寶貴的!

思想界的基督-- 他是萬理之源


    我們可以從一個很重要的字看到有關這方面真理的一點端倪,這個字就是希臘文的 logos。希臘文的 logos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中文叫作“道”。中文的“太初有道”,這個“道”就是希臘文的 logos 。“太初”希臘文是archee, archee就是最原先的時刻,甚至是在沒有時間以前 。“道”是永恆的,是超時間的。這個 logos 一進到被造界,就變成一切原理的總原理。所以希伯來書第十一章所提到:“諸世界是上帝所造的”,即在音樂界、物理界、生物界 等等,這些“界”就是“諸世界”的意思。這個“諸世界”的意思,不是從地區性來划分的,乃是從原理性來划分的。物理世界是指物理的范圍,化學世界是指化學的范圍,心理世界是 指心理的范圍,生物世界是指生物的范圍,生態世界是指生態的范圍。萬“界”都是從上帝的話造成的,上帝“命立就立”,上帝“說有就有”,萬有是因為神的話而造的。上帝的話沒有一句不帶 著能力的。

    神的話表達神的意志,而神的能力就成全了神的意志,這個叫神旨意的彰顯。當神的話講出來時,就是意志,或是神心意的表達。當上帝說“要有!”“要造!”這個“造”的旨意一顯明出來時,“造”的事情就要成全了。神的言語 與神的權能并行﹔言語表達了他的旨意,權能成全了他的旨意。所以在創造界中間,“話”成為創造之因,這個“話”就是“道”。這樣,你就明白約翰福音第一章所說的:“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這道太初與上帝同在。萬物是藉著他造的”(約 一:1-3)。所以這個造的因就是神的“話”﹔而神的話就是 logos, logos 在英文就變成 logy。 logy 就是追溯萬界中的因,去明白其中的理, 就如:biology(生物學),physiology(生理學),psychology(心理學),philosophy(哲學),theology(神學),pathology(病理學),geology(地質學)。 。。等等。

    你研究一個東西,一定要明白它里面的道,里面的理,在研究的對對象里面有它的“道里”。這個道理就是 logy。而運行在萬理中間的總原理,就是耶穌基督的話 ,也就是“基督”。所以當約翰提到 logos 是萬有之因時,希臘人很容易可以聯想到他要講的到底是什么?但很可惜,中國人并在沒有好好注意這一方面。

    我們把 psychology 翻譯成“心理學”﹔psycho 是“心理”,logy 是“學”。原來 logy 應當是 logos 才對。所以應該說是“生理之道”、“物理之道”、“化學之道”、“地質之道”。你要懂得 道才叫作“知”,知就是“知道”,這個“道”是萬理之因。我在此是要把你對基督的認識,擴大到有宇宙性的了解,他是宇宙的創造者,基督是萬理之因。

    因此,花里面也有了道理。植物中的葉綠素怎樣把日光吸收了,且在里面運行產生營養﹔并且吸收水分、氧氣,使它可以繼續生存下去。這些理是誰定的?誰決定讓水份違背物理熱脹冷縮的定律, 在4℃時,一反常態,開始變成越冷越脹呢?是神!是他把這些定律定下來的,他是定律的創造者。而創造萬有定律的上帝就是道的本身,而這道就是后來歷史上顯現的耶穌基督。
 

生命與知識不可分割


    當我們明白這個道成為肉身,來到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真理時,我們就知道生命與知識不可分割。我的生命是為了明白真理,而生命本身的真理和我所要明白 在知識界、科學中的真理,應當是合一不可分割的。這樣,我以神的理的基礎,來研究神放在大自然、被造界各范圍之間的理,兩者的結合,使我過一個很正確、很勇敢、頂天立地,偉大心志的生活。基督教的信仰可以深到這個地步,可以了解到這個地步。

    我在這几十年中繼續不斷要找出知識分子信仰的攔阻在那里?文化與神的道接連的攔阻在那里?所以我提供給你們很多東西,是傳統的系統神學所沒有提到的﹔這乃是要為你們預備一座橋梁,讓你們把神的道 構進文化那里去,幫助你們從文化里面看見神普遍啟示的原理,使這種溝通的可能性可以盡早在中國的知識分子中間產生出來。

    一切 logy 的總核心就是 logos。因為“道”就是神的話,神的話就是神真理的表達﹔而神的話所表達的就是他永遠不改變的旨意,這叫作神永恆的旨意。神 永恆的真理當中,第一個向我們表達出來的,就是他的創造之工。被造之物的“被造”,是因為創造者的心意和他創造之能的表達。“道”表達了他的心意,“靈”與“道”合而為一,就成全了 道。所謂“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表示神的道一出來,神的靈便使它成就,神的創造之工就成全了。神的道與能力成就了創造之工。

    耶穌基督不但是創造界的宇宙之因和天地的主宰,他也是思想界中真理的總歸納,他是人的理性對真理探索的總源頭。請大家不要把“因”和“果”倒置,因為“因果倒置”的結果,就會犯 了一個把自己當作神,侵犯神權的褻瀆行動。

    所謂“因果不倒置”,在我的護教學里面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無論多么有智慧、多么聰明,你只不過是受造有理性的人中當中比較特別的分子而已﹔你再厲害、再聰明、智商 再高,也只不過是同類中比較高超的人。人就是人,是受造者,人的理性也是被造的。把被造的理性當作真理的本身,就是冒犯上帝。因為你想通了一些道理、發現了一些真理,你就以為你是真理的發 明者,你正在褻瀆、冒犯神的主權。你只不過是站在被動的地位,把已經有的真理想通了、看清楚了、發明出來了而已!


發現不等于發明


    發現不等於發明。今天許多人崇拜科學家到一種偶像化的地步,只因為科學家竟然能夠找出一些真理出來。真理在沒有找出來以前,是不是真理? 是找出真理以后,真理就變得更大嗎?沒有!改變的是什么?是人!人發現了真理之后,就從“不知”真理,變成“知”真理。而人能夠從“不明白”變成“明白”,連這個可能性也是 根據神放在人里面的潛能。理性被造來,使人能發現真理,這原是神給人的一個特權。

    當你發現某一些已經存在的真理時,你沒有改變過真理,你只有改變自己,從不大清楚變成清楚,從沒有發現變成發現,從不明白變成明白﹔你正在享受 這種的過程中所帶來的福氣和喜樂。沒有一個人有資格有資格因為發現真理,就藉此抵擋真理的源頭 -- 上帝。你說:“因為我發現真理了,所以我可以抵擋你了。”上帝說:“這是最不合真理的!這是最豈有此理的!”你說:“上帝啊,我發現了真理,所以我 作你的仇敵。”上帝會說:“你所發現的真理是我所造的,而我是真理的源頭。當你真正接近真理的時候,也就是你歸回我的時候!”這是“信仰的路程”。“信仰”就是對真理的歸回。

    思想界中一切道理的總歸納,那個總統一的原則、萬理之因、萬理之理、萬道之道,是什么呢?就是基督的本體!所以在這里我們看到第二個界。第一界就是創造界的萬界,在創造界、 物質界里面的各范圍,生物的、物理的、化學的、天文的、地質的,所有萬界之理,都是從基督創造所產生出來的。第二界是思想、明白那些道路和原則,無論是歸納的、演繹的、三段論法的,各樣理性思考的道路 ,道理本身的歸納,還是從基督而來的,他是萬理之理。因此,基督是思想界真理的根和思想界真理的因,就是那在思想界中間所能發現一切真理的原本,就是神在萬有中所顯出他自己的真理的本體。


道德界的基督 - 他是愛的本體


    第三界,基督是道德界里面那個真正的愛的本體。 當我們談到道德的時候,我們盼望自己有愛心、有良心、有憐憫、有關懷﹔當我們談到道德最高峰的這些本質時,我們要知道這個本質的本身、本體,也就是道肉身的基督曾經顯明出來的。德國的 歌德講過一句話:“任憑人間的道德和文化繼續不斷演進下去,且達到最高峰的地步,也沒有辦法超越在四福音中所記載的耶穌基督所顯明過的品格。”他怎么能發現、能講出這樣的論調?產生這樣偉大的結論?我不大知道他的過程,但他提供了一個非常正確的答案給我們:“沒有人超越耶穌所 曾經顯明的人性的溫柔、真實、良善、愛,生命力、關懷,以及真正的付出和犧牲。”

    我們看見佛教講慈悲,卻把人帶到一個比較悲觀和逃避自己,甚至逃避人際關系的結果里。而在基督里面讓我們看見的,乃是那拯救的能力怎樣 推衍出去,怎樣犧牲自己,怎樣帶著積極的精神和樂觀的能力,真正以自己的生命投入來解決別人的問題。這一種程序和方向的不同,應當使中國人醒悟過來。

    釋迦牟尼沒有替人死,耶穌基督為人死﹔耶穌基督流出他的血,舍去他的命,耶穌基督為了遵行上帝的旨意,照著上帝的旨意為我們舍已,為我們死。人的死不是上帝的旨意,乃是罪的工價。有時候也許你會禱告:“主啊,如果你的旨意要他活下去,就 讓他活下去﹔如果他應當死,就照你的旨意讓他死吧!”沒有這回事!上帝的旨意從來不跟死連在一起!全本聖經只有一個死是與神的旨意接連的,就是記載在加拉太書一章4節:“基督照我們父上帝的旨意,為我們的罪舍已,要救我們脫離這罪惡的世代。”這是唯一把“旨意”和“死”連在一起的 一節經文。其他所有人的死都不是上帝的旨意,而是罪的工價。神的旨意是要救贖我們脫離罪的捆綁。基督投入世界、犧牲、舍已,這是道成肉身的目的﹔ 他來作人,和我們一樣有身體,因為如果沒有肉身,就沒有辦法流血、為我們死,而基督的舍命正是愛的最高表現。

    基督為什么來作人?因為他要來死,來舍命!這個犧牲付上的代價,是要投入在罪人中間,了解我們的痛苦,為我們擔當我們應當受的刑罰和神的忿怒,這個愛乃是最高道德的表現。你把所有宗教的教主與基督的犧牲相比的話,你會發現耶穌基督講的話實在太感動人了 。他說:“人為朋友舍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他說:“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舍命!”他舉起杯說:“這杯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約,是為你們流出來的。”他擘開餅說:“這是 我的身體,為你們舍的。”

    基督在創造界,是創造的主宰和被造之因﹔基督在思想界,是萬理的源頭,是知識的根本,是智慧的基礎﹔基督在道德界,是愛的本體,是愛在人間道德界最高形式的表達。 在他之前,從來沒有第二個人在被人殺死的時刻,還能說:“父啊!赦免他們。”如果是你,你可能會說:“父啊!降下火來燒死他們吧!”在基督以前,從來沒有人說過這樣的話﹔在基督以后,有 些人說過這樣的話,為什么?因為受他的影響!教父坡旅甲(Polycarp,主后70-155年)被燒死的時候,講過與基督相同的話語﹔許多偉大的聖徒受逼迫時,也曾講過同樣的話語。但是,那些革命黨員,那些反基督教的人,沒有辦法從他們生命的深處講出 這樣有價值的話。為什么?因為他們沒有基督的生命。

    愛的本體、愛的根源、愛的本身、愛的自我表彰在人間的時候,曾經產生過這些偉大的言論記錄。你還能在哪里找到這樣的理?你還能在哪里找到這樣的德?你還能在哪里找到這樣的心?這是神的心意在各各他向人顯明出來的記錄。耶穌基督在道德界是“愛”的根源﹔在思想界、科學界是“理”的根源﹔在被造的自然界是“造”的根源﹔耶穌基督在法律界是“義”的根源。


法律界的基督 - 他是義的本體


    沒有一個國家沒有法律、沒有監牢、沒有審判。審判官、法庭的存在,是有人類文化存在以來,沒有間斷過的一個事實。但是,最敢犯法的人,就是在法院里面的人﹔最不照法律行的人,就是那些讀法律的書最多的人。這些現象告訴我們,法律界中,只有影子,沒有實體﹔只有理論,沒有實踐﹔只有理想, 并沒有真實的達到那個境界。理念界和實體界,是完全不同的兩樣東西。基督不是法律界里面最高的理念,基督是那個最高理念的本體,他是最高理念的本身來到人間的表現。所以在基督的生命里面, 我們看到真正的法律和真正的公義,在他的身上是與他的生命合而為一的。所以聖經用了一句很重要的話來形容:“他就是那義者。”

    我很盼望我的讀者不要因為耶穌痛苦而死,而產生同情的眼淚,而可憐他﹔你不要因為耶穌基督的死、耶穌的痛苦來同情他,變成他需要你的施恩,其實是你需要他的施恩。今天對基督偉大的認識,不是他博愛的精神、自我的犧牲感動你﹔乃是“他到底是誰 ?”竟然愿意這樣犧牲他自己?他是義的本體,不應當受不義者的審判。他是聖者的本體,不應當受罪人的刑罰。他是愛的本體,不應當受仇恨的攻擊。

    愛竟然犧牲在恨的下面嗎?義者竟然失敗在不義之人的手中嗎?聖者竟然在罪人中間受審判,就這樣死嗎?他的犧牲誠然偉大!但是,如果他只有最偉大的犧牲 ,并不能構成他成為你我的救主的資格。耶穌基督之所以是我們今天所敬拜的救主,乃是因為他是以義者、聖者、愛的本體的身分來主動犧牲﹔而主動犧牲的結果,乃是他的得勝,不是他的失敗。

    如果你敬拜一個偉大的自我犧牲者、一個博愛精神最高峰的表達者,而結果你發現這個世界終究沒有盼望 -- 既然義者敗在罪人手下,愛者是被仇恨所消滅,這世界還有盼望嗎? 但,感謝主!基督的復活,証明義是勝過不義的,愛是勝過仇恨的,聖潔是勝過罪惡的。這樣,罪要被消滅,仇恨要被解除,不公義的事情有一天要被解決﹔這就成了我們信仰中間一定要產生的盼望, 這也是從第四個范圍可看到的。

    第一個范圍,被造的自然界中,他是因。第二個范圍,在理性界,他是萬理的總原理。第三個范圍,在道德界,他是道德的最高峰,是愛的本體。第四個范圍,在法律界 ,基督是義的本體,所以在他毫無不義,而他的替代,好像違背了義的原則,為什么呢?因為義的就是義的,不義的就是不義的。上帝自己說:“我 萬不以有罪的當無罪﹔也不將無罪的當作有罪的。”(民十四:18,太十二:7)但是,基督為你為我死的時候,是“義”的代替“不義”的﹔這好像很不義,而神的義就在這里顯明出來。因為“義”與“愛”結合時,不義者就可以得到義的一個代替了 ﹔神的智慧是超越理性的。
 

基督彰顯真理、公義和聖潔

    我特別把第二、第三、第四界這三個范圍,這三個不同的境界擺列出來﹔因為這三個境界已經隱含著人性有神形像的三個最重要的范圍,就是耶穌基督以完全者的身分來到人間,把人所失去 的,神的形象當中,三樣很重要的東西彰顯出來了。

    我們被造有理性、法性、德性,按照上帝形像造的人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弗四:24)。有真理、仁義、聖潔,所以我們才會追求真理﹔但是我如果追求真理,就証明真理不是我﹔我不是真理,我才追求它。“我追求真理”,我就不是真理,所以我需要真理。這是基督與所有宗教家不同的地方。所有的宗教家 都是真理地尋求者,而基督竟然宣布“我就是真理”。兩者怎么可以相提并論呢!你追求真理,你就需要用理性去追求,理性是被造的,而創造理性的那一位是真理的本體,那是基督。

    你追求公正、公義、正直、聖潔,這些義本體里面的內容,你在法院里面找不到,在法官的家里找不到﹔在法律的書里面可能找到一些理念,但 不能找到實體。這一切在基督的身上統一了,他是義者。你追求義,你就不是義,而基督就是義的本體。所以聖經上說:“他就是那義者。”

    第三個形像的層次是什么?就是德性。你追求愛、追求聖潔、追求道德里面最高峰的東西。這些在哪里呢?你看不到!但在基督的身上看到了,在十字架上你看到了。當那個強盜說:“耶穌啊,當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念我。”耶穌有沒有說:“你還好意思這樣講?你殺人放火 無數,我沒有罵你就好了!”如果是你一定會這樣講。耶穌對他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里了。”“你要等我得國降臨?我告訴你,不 必等來日,今天你就要得著了!”“你叫我記念你?我告訴你,我與你同在,不是單單記念你而已。”如果你的丈夫每天寫信說:“我記念你。”但是從來不回家,好不好?耶穌不是說:“我很記念你。”而是說:“我與你同在!”什么時候?今日已經與你同在。這樣偉大的答案,這 種道德最高的境界,這種“愛徹底勝過“恨”,“聖人”徹底勝過“罪人”的情形,你能在那一位宗教家里面看見呢?只有在基督的身上看見。

    這一段已經不只是神學講座而已,已經是布道的信息了。我不相信我們可以截然地把培靈與布道分開﹔如果可以把培靈和布道截然地分開,那么你不能送聖經給不信主的人,因為里面有很多培靈的東西。難道你要先切掉一半,把布道的 部分給他,培靈的部分留下來?我在培靈會講布道的信息,在布道會講培靈的信息﹔結果講培靈信息時,很多人信主,講布道信息時,很多人靈性得栽培﹔因為神的道如同兩刃的利劍,這邊 和那邊都會得到你。


宗教界的基督 -- 他是彌賽亞


    在創造界,他是宇宙之因﹔在思想界,他是真理的源頭﹔在道德界,他是愛的本體﹔在法律界,他是義的本體。現在我們看到第五個很重要的方向、很重要的層次 -- 宗教界的基督。在前一章我已經隱隱約約 地提到,在一般宗教里面有一個比較模糊的彌賽亞觀。


回教的彌賽亞觀


    回教徒稱耶穌為“伊撒”,他們說伊撒是神的使者,末世的時候要到世界上來。 回教的彌賽亞觀是很奇怪的,他們相信耶穌基督只不過是先知,在世界末日時要來結束、收拾這世界。他們可以接受耶穌是先知、是聖人,但不能接受耶穌是神的兒子、是神, 所以他們只能把耶穌列在六大聖人、六大先知之中,卻不能把耶穌視為神的兒子,或視為上帝,所以他們說不可以敬拜耶穌,只能把他當作先知來記念,來尊重而已。

    回教徒說:“有一天世界要到末日,末日的時候耶穌會再來,不是穆罕默德來。”奇怪了,他也許寫錯了,怎么會對我們這么客氣?所有宗教中間特別恩待基督教,因為那一天世界 末日要來的是耶穌。所以我認為,宗教中間隱藏著很特別的彌賽亞觀,是沒有辦法逃脫的。根據回教的看法,耶穌再來時,他要使萬教歸回回教。而耶穌來的時候,要做一件他從前來到世界三十三年時所忘記,或者沒有做到的事 -- 娶一個老婆,而耶穌要娶一個回教的女人做他的太太,然后萬教要歸于回教。這種說法與神那真實不可動搖的啟示,是完全不符合的。

    接著我們要看文化界和宗教界對“道”的觀念是什么?單單這一點,應當有一個小時來討論。這次講座的時間不夠,但是我要把一個重點告訴你們﹔就是當所有文化在思想宇宙之因時,他們就不約而同把這種簡單的、基本的彌賽亞觀提出來 。換言之,所有偉大的宗教、偉大的文化都不約而同把他們隱隱約約不太清楚、模糊的彌賽亞觀提出來。在這些宗教中,可以分成兩個不同的類別:第一類是不敢宣稱領受啟示的宗教﹔第二類就是勇敢宣稱領受啟示的宗教。亞洲東方的宗教 就是不敢宣稱領受啟示的宗教,﹔而亞洲西方的宗教,就是宣稱領受了神啟示的宗教。


儒家的彌賽亞觀


    亞洲東方的宗教,第一,是中國的儒家思想,可以說是“半宗教”思想、“非純正宗教”思想。第二、就是中國道教的思想,這也是“半宗教”的思想,不是“全宗教”的思想。

    儒家缺乏了構成宗教最重要的几點因素:儒家沒有永恆的觀念,也沒有清楚的救贖觀念,孔子思想中缺乏“中保性”,怎么知道呢?孔子偉大的話語中 ,有一句提到“敬畏神”,他一面講對神的敬畏,一面講人沒有辦法。哪一句呢?就是“獲罪于天,無可禱也”。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你得罪上帝,就沒有辦法替你解決了、沒有辦法替你代禱了。”可見他沒有“中保”的觀念 ,他對彌賽亞的觀念并不清楚。

    但是,孔子明白那些比較屬于非救贖性的彌賽亞觀。所以他說:“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道是存在的基礎,道是萬有的倚靠,道是生命的基礎﹔如果人離開道,就完了。正像耶穌在約翰福音十五章5節所講的 :“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什么。”孔子竟然在他偉大的思想架構里,發現了一句很重要的生命與道之間的關系 -- “生命”與“道”不可片刻分開。我前面提到一句話,就是知識與生命不可分割。如果把知識與生命分割, 那么你可以讀書得了第一名,晚上卻專門去卻搞女人,因為你的知識和你的道德生命是分開的。但是如果你真正知道什么是中國固有的文化,知道“學生”就是要學怎么樣“作人”,那么你的知識和你的人格應當是合一的。

    “道”是不能與生命分開的。孔子說:“如果有一天我能夠找到道,那一天晚上死,我也甘愿(朝聞道,夕死可矣!”。這句話表示孔子還沒有真正找到道 ,又知道不可離開道,又知道還沒有找到,你看苦不苦?孔子很誠實,他實在應驗他自己的話:“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關於人倫關系的道,我知﹔關於天道,我不知。所以我只講我知 的,不講我不知,不等於我不要知。如果你以為我不要知,那你就是無知。“未知生,焉知死?”此句的意思不是說:死的事情不必知道,而是要知道“生”,已經花了他几十年。 孔子從十五歲立志于學,直到七十歲可以隨心所欲不逾矩,卻還沒有辦法知道天道。為什么?因為他發現他自己很有限!

    孔子發現他的有限,他只在人與人的關系中,找到五倫之間的那些原理,只找到人倫之間道德的原理,這叫作“人道”。但是“天道”呢?“夫子 之言信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在這方面他是模糊的,那個彌賽亞觀是模糊的。他只找到“道是萬有之因”,而這句話,創世記一開始,已經隱隱約約藏在里面了。到了約翰福音一章3節,“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上帝用他的道創造了萬有, 這個宣告就比孔子整個學說里面的自然和宇宙論,更清楚而正確的把答案告訴我們。

    新儒家的哲學家和學者,拼死命要為儒家的正統維持最尊嚴的面子﹔他們卻不知道,神不單是中國人的神,也不單是猶太人的神,他也是宇宙萬有的上帝。他已經把答案給 他們,孔子所沒有找到的,孔子所盼望知道的,已經給了他們。孔子想知道,還沒有機會知道﹔他們號稱是孔子的傳人,卻偏偏不要知道,這樣怎能算是孔子的子孫呢!孔子說:“朝聞道 ,夕死可矣!”他是多么的慕道啊!今天在這里所聽見的道,你以為是簡單的嗎?今天所傳講的道理面,有一些就是孔子生前想找而還來不及找到的東西。文化與神的道之間的關系,需要一個結連﹔而真正的結連只有從神的啟示而來。你閉著眼睛不看太陽, 卻一直証明你的臘燭比太陽更亮,那叫作“夜朗自大”,那是神話臘燭,上帝的道已經顯明出來,已經光照出來了,你竟然說:“因為那是猶太人的,我不要,我只要中國人的。”

    我跑几十個世界最大的博物館,而台灣的故宮博物館我至少去過十次。我的觀感是什么?中國人只存中國的東西,然后夸自己的文化。你可以在 大英博物館看到埃及的木乃伊,在紐約大都會藝朮館看到埃及的東西、阿拉伯的東西,但是你在中國只看到中國的東西。當然,當研究中國的文化,全世界都要到中國來﹔但是中國人看中國的東西 之外,想要看別的東西,就一定要到外國去看得到,這個叫作“替航空公司賺錢”。當然我不贊成有人把敦煌千佛洞的東西用騙的辦法帶到在英國,但是我至少很佩服外國人為了保存中國 古物的價值,他們花了許多空調、櫥窗、防盜的錢,使這些東西在西方保存得比中國好。

    我講每一個題目時,要透過神啟示的原則去講,不是透過自己的嗜好去講。當看見我們的文化寶貴的觀念時,要知道這是出于神的普遍啟示,讓我們中國人有智慧去發現這些真理﹔而發現真理不能代替神,因為真理在你沒有發現以前,已經是真理了。當我們看見神把我們沒有辦法發現,我們盼望知道而沒有辦法知道的啟示下來時,你不能限制那個東西,認為那是西方文化,所以 就不接受。

    共產黨反對耶穌最厲害,因為他是猶太人﹔但共產黨最佩服的馬克思就是猶太人。 為什么馬克思的理論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帶到天安門?為什么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就可以堂堂正正帶到台大?但是耶穌基督的道理卻不可以成為中國人的信仰,為什么?因為撒但正在弄瞎 我們的心眼。

    我今天談“基督論”,絕對不是要把一些理論,輕描淡寫地說說就算了,僅供你參考而已﹔我最終的目的是要告訴你:我們是怎樣得罪基督,我們要怎樣在基督面前悔改?因為他是萬有的根源,是我們理性之因,是我們道德本體里面已經失去的那個原本 。他是一切法律的源頭,我們有立法委員、有司法委員,我們有行政、立法、司法等部門﹔但是如果沒有回到基督的愛、基督的義中間,我們就還是在文化里面瞎子摸象。


道家的彌賽亞觀


    道家對道和彌賽亞的觀念都是比較屬于自然層次的。老子看到另外一些比孔子更深的地方。所以道德經第二十五章第一節,突然講了一句非常偉大的話:“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這個道是什么?“獨立而不改”,它是不改的、是獨立的。所以老子就把這個道,這個 logos 觀念 ,思想到一個已經超過時間、空間的境界。道是什么?是不能改變的。

    在《易經》里面我們看見,萬有是改變的﹔但是在老子認為“道”是完全不改變的。這樣一個不改變的東西,在老子的思想叫作“道”,在亞里斯多德的觀念里面是“自已不變而變化萬有”的﹔ 是“不動的發動者,不改變的改變者”。他自己永不改變,但他是改變一切的原因﹔他自己不動,但他移動一切。正像太陽好像不動,卻讓每一朵向日葵朝向它。“不動的發動者”(unmvoing mover)正像一個美麗的女孩子,靜靜的不動,但是所有的男人都動了、都看她了。

    神是那位“不勸的發動者”,而老子講,道的本體和變化的世界是不一樣的,因為道是不變的。這樣就產生一個相對:變動與不變動之間的相對。 這個相對也是所有宇宙唯物論者所不能明白的。

    在聖經里面我們看見,在變動世界中有一個不變的中心,那就是神。他創造了這個會變動、朽壞的世界之后,就以他不變的原則來統治,管治、并且要刑罰、審判這個變動的世界。你在哪里看到這樣偉大的真理?你在哪里看到這樣奇妙的啟示呢?老子看到 某些方面,但是老子沒有進到“救贖性的道”中間。這個道理在東方、老子、孔子的思想里面閃爍過,也在印度的思想中閃爍過。所以印度宗教里面提到了兩個“道”:第一個“道”是“宇宙的大道”(布拉瑪)﹔第二個“道”,是人“心里面的小道”(阿德瑪)。為什么不在萬有中間,只有在人心中呢?因為人是很特殊,很高超的,這個超越的人性里面有對道的認識 。當人性中間的小道與宇宙的大道連合在一起的時候,人就會明白萬物的事理。這還是提到“歸回”和“合一”。


斯多亞派學派的彌賽亞觀


    現在我們從東方轉到西方去。在西方希臘哲學里面,有兩派的人很注意這方面的思想。其中很重要的一派就是斯多亞學派。斯多亞派的思想在主前的和主后有些地方不同,但是他們這兩派還有 一條線串聯在期間,那就是對 logos 的思想。斯多亞派發展到最高峰時,就提到了人里面和宇宙之間的理有一個關聯。宇宙之間的理叫作 cosmic reason , 就是萬有的理﹔萬有的理叫什么?就叫 logos 。原來在耶穌基督以前四百年,希臘哲學有了斯多亞學派。在斯多亞派的思想里面,logos 是理性,是萬有的原因,所以這是人性能思想真理的根源。

    另外,有一個受斯多亞派思想影響,很重要的思想家就是第二世紀的羅馬皇帝馬可奧利流(Marcus Aurelius,121-180),他認同“理性和萬有之理結合”的理論。如果你今天到羅馬去,在市政廳門口,有位騎在馬上,胡子相當多的皇帝,就是馬可奧利流。在他寫給他朋友的信中,有這樣的一段話,他說:“我要死了,你們不要太難過,因為死不過是支離破碎的自我小理性歸回宇宙普世大理性的一個結合 ﹔就好像流散在各處的小水滴,它們怎么能歸回母體呢?當你死的時候,你對真理的那種渴慕,和你那個思想真理的理性就可以回到 普世的大理性那里去了!”所以他說:“你不必太悲傷,因為我要歸回理性的本體。”

    所以這個能夠思想萬有之理的人,與萬有之理需要有一個結合,這就是把萬有之理和人的生命結合起來。你把斯多亞派的思想和印度婆羅門教的思相稍微作一比較時,就可看見 彼此有雷同之處。


道成肉身的基督就是答案


    但是這些都沒有辦法提供真正的答案,大道、小道之間的接連點在哪里呢?答案就在約翰福音第一章里面 --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單單這句話,東、西文化沒有一個 人可以講出來。你看到了嗎?我很怕你做了基督徒,每一節聖經都背了,卻越背越不懂。你說:“感謝主,沒有一個字需要查字典。”你就以為懂了。這不是有沒有查字典,而是把所有的文化做一個總結合、總比較時,你 發覺人的頭腦沒有辦法想到的境界,就是神特殊啟示的范圍。

    人所沒有辦法想到的,孔子、老子、婆羅門、斯多亞派、以彼古羅派、律法主義、存在主義。。等等,所有這些派別沒有辦法進入的那個范圍,就是神特殊啟示的范圍,感謝上帝!道不在東方,道不在西方,道是 在超過東、西方的上方。這道不是在你腦子里面而已,道是理念的本體和根源﹔這道不是遠在天邊,讓你我望塵莫及﹔這道不是遠在天涯,使你我望之興嘆!這個道就來到我們中間,成了和你、我一樣的人,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當他來到我們中間時,“原來和我們一樣!那有什么特別?”特別在他是“道”!為什么他來做人?因為他要經歷和你我一樣的痛苦,了解你我的眼淚,背負你 我的重擔,住在人的中間。

    基督的教導里面包含著超人的真理。 當你在基督的言論中發現那不是人可以講的話時,你要感謝上帝,神就在那里。沒有人像耶穌可以講這樣的話:“你們在地上”,那么,他是在哪里呢?我去參加克林頓就職典禮時,我們 受邀的人坐在下面,美國新任總統坐在很高的台上,葛里翰也在那里,我們就坐在他們的下面。他站起來時,是站在一個平常人不能站的地方﹔他可以說:“美國同胞!”但是他不能說:“你們在地上的人。”如果他這樣說,那他們會問說:“你在哪里?”他只能說:“你們在台下,我在台上。”但是你說 :“你們在地上”時,就只能說:“我在天。”當耶穌講這句話時,已經有一個語言的突破,已經把來源的不同提出來了。這不是所有宗教可以講的話,因為他是神,所以他可以講:“你們在地上,我是從天上來。”因此,對這個本質 非常敏感的約翰講了彼得、雅各還有其他的門徒沒有講的話。他提到什么?他提到耶穌的話:“我對你們說地上的事,你們尚且不信,若說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而最后他說:“基督是 從天上降下的糧”,基督是“從天降下,仍舊在天的人子”(約三:12-13)。

    耶穌基督是神來到人間的實體,你認識他嗎?你接受他嗎?你與他發生關系嗎?
 

禱告:


    主啊,感謝你,你太偉大了。主啊,感謝你,因為你到世界上來,主啊,感謝你,因為你如此甘心愿意降卑自己。主啊,我們感謝你,你是萬有的源頭,是萬理和萬知識的的基本。主啊,感謝你,你是愛的本體,你是義者,你是永恆的上帝。感謝你,你曾經在人間,在我們的思想中、我們的語言中顯示過你自己,也把你自己藉著聖靈的啟示記載在聖經里面,使我們可以思想明白。我們更感謝你披戴了有罪人形狀的身體,卻沒有犯罪,以聖子的身分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愿 你的大恩大愛感動我們,愿你的義和聖潔提升我們,愿你的靈重生我們每一個人,使我們對“基督論”的認識,超越文化的了解、超越宗教的了解,是啟示中間那救贖性的基督的認識。主啊,感謝你,你是超過所講所求的,丰丰富富把你恩典和真理放在我們中間,感謝你,給我們這樣的機會領受這樣的信息,感謝你,今天與我們同在,感謝贊美,奉主耶穌的聖名。阿門。

第二章 - 基督論的正解與誤解第四章 - 基督的三重職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