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石頭還在呼喊(舊約篇)

石頭還在呼喊!(舊約篇)

烏加列(Ugarit)的發現跟詩篇有什么關系?

烏加列皇宮遺址 (76974 bytes)

(圖一)烏加列皇宮遺址

烏加列的位置圖 (94305 bytes) 烏加列的銅制女神像 (45310 bytes)
(圖二)烏加列的位置圖 (圖三)烏加列的銅制女神像

烏加列的字母泥板 (23481 bytes)

(圖四)烏加列的字母泥版

在聖經里是沒有烏加列”(Ugarit)這個名稱。它是一個在地中海東岸,離開大馬色不遠的敘利亞古城(圖二)。但它的被發現,卻對舊約的研究起著非常巨大的影響。大家都知道,舊約是用希伯來文寫的,一路來我們都找不到同時期相近的文字跟它作比較,所以有許多字詞和用語都不能完全明白。一些懷疑派的專家學者,因為詩篇里的詞匯只能在馬加比時期才找到,他們就把《詩篇》的寫作挪后八百年。幸虧石頭還會說話,不然我們對這樣的說法真的無言以對。

1928年的春天,一個農場工人在地中海東岸的Minet el-Beida 犁地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一個墓穴,里面藏有許多陶器。就這樣,開始了一段長時間的考古挖掘工作。在 Claude Schaeffler , Charles Virolleaud 等人的率領下,離開Minet el-Beida 一千公尺的Ras Shamra土丘上,他們找到了烏加列古城。此城最光榮的時期是主前1200年,但不久就在歷史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從烏加列城發掘出來最珍貴的東西,不是皇宮遺址,也不是陶器之類的東西,而是1500 多塊刻有字母的土版(cuneiform),如圖四。這是比楔形文字更進一步的文字,從主前1600 - 1200年逐漸形成。聖經里的希伯來文跟烏加列文字極度相似,研究烏加列的土版記錄,對學習舊約的字詞和用語非常有幫助。《詩篇》里有許多詞匯,過去被人認為是馬加比時代才有的,現在卻出現在烏加列的土版上。希伯來人詩歌的平行對句體裁,也出現在烏加列的詩歌里。被世人公認為考古學前輩的Prof William Foxwell Albright 說:那些認為《詩篇》的寫作日期是在馬加比時代的(主前二百年),簡直是荒謬(absurd)

除了對學習詞匯有幫助外,土版還記錄了許多他們的宗教習俗,使我們對迦南人的文化宗教習俗有更深一層的了解。聖經里的神El 也是他們對主神(the chief god)的稱呼。

好了,我不要多說了,讓石頭繼續說話吧。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