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我必快來之耶穌基督

第六課 - 給士每拿教會的信

經文:啟二:8 - 11

主旨:為要得到生命的冠冕,我們務要至死忠心!

1。使徒約翰奉命寫信給小亞細亞的七個教會。除了上一課的以弗所教會是使徒約翰所認識外,我們沒有資料顯示他也到過其他六間教會。無任如何,這是基督耶穌在異象中要他寫的,就算他對這些教會認識不深,并不表示他寫的是憑空捏造。基督的啟示是絕對無謬誤,是確實可靠,讓我們虛心地查考。

2。啟二:8   “你要寫信給士每拿教會的使者,說:‘那首先的、末后的、死過又活的,說:。。。”

士每拿在哪里?她在以弗所以北約五十里,赫馬斯河之南,被稱作“亞洲之冠”,景色怡人,叫人著迷的一個城市。這個城市向來與苦難相連,連名字“士每拿”(Smyyrna)也是出自希臘文的“沒藥”myyrra。沒藥是古人用來涂抹尸體,預備埋葬用的東西。城的背面是帕哥斯山(Mount Pagos),山上是一列列排置整齊的建筑物,從海灣向上望,恰似一個皇冠,所有才有“亞洲之冠”的美名。由于處于地震帶,時常遭受地震的破壞,但市民從牆垣斷瓦的廢墟中又重建家園,苦難對他們來說一點也不陌生。但對士每拿的教會來說,有比這種苦難更甚的,是當局的逼迫。原來這里是羅馬帝國敬拜該撒的中心。每年小市民都要在皇帝神廟里宣誓效忠該撒。在初期一些比較開明的皇帝,如提庇留,他們不是很在乎人民在廟里敬拜的儀式,但來到啟示錄書寫時的豆米田這樣的暴君,基督徒就很悲慘了。他們若不敬拜豆米田,承認他是主,簽下一紙証書,他們就被令下獄或被殺,所以殉道的人不計其數。士每拿教會的監督,坡旅甲(Polycarp)在殉道前說的一句名言:“我服事他(主耶穌)八十六年,他從未虧待過我,現今我怎能褻瀆那拯救我的主呢?”是眾所皆知的。

耶穌基督命約翰寫信給士每拿教會時所用的身份是:“那首先的、末后的、死過又活的”。對這個在苦難中的教會來說,他們知道教會的主并沒有棄他們不顧,主耶穌以他的名字與他們所遭受的苦難認同。

3。啟二:9 - 10   “我知道你的患難,你的貧窮(你卻是富足的),也知道那自稱是猶太人所說的毀謗話,其實他們不是猶太人,乃是撒但一會的人。你將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們中間几個人下在監里,叫你們被試煉,你們必受患難十日。。。”

但主耶穌評估士每拿這個教會時,他沒有提到教會的工作。他們身處在那樣一個受逼迫的環境里,可能什么工作都沒有。作個基督徒,最好的當然是能事奉主,又能在惡劣的環境底下替主耶穌作見証。但若兩者只能選其一,你選哪一樣?我想在逼迫中持守要道,見証主名,就算一生被關在監牢里,什么也不能做,絕不比那些日夜在教會事奉主的人來得差。像士每拿教會,有主耶穌知道他們在受患難,說他們外表雖是貧窮,但在他眼里卻是富足的,有這樣出自主耶穌口中的評語,再苦也是值得的,你說是嗎?________________

士每拿教會的敵人是誰?是猶太教的人。在教會初期,羅馬政權無法分辨基督教和猶太教的差異,他們把猶太教對基督教的爭執當作是弟兄之間的鬧別扭,所以只要他們對地方治安不造成威脅,羅馬政權向來都不插手兩者之間的紛爭。但時過境遷,自從暴君尼羅火燒羅馬,基督徒成了代罪羔羊之后,又加上基督徒對該撒宣誓效忠的不妥協,猶太教時常在羅馬政權前攻擊基督教,不斷地挑撥離間,以致教會深受逼迫。基督在信中竟然把猶太教人等同撒但一會的人,由此可見,他對逼迫教會的人是何等的痛恨。這里也再次提醒我們,我們不是與血氣的爭戰,乃是與惡魔爭戰。教會當用屬靈的武器來打這場爭戰,不要將屬世的什么節目、方法、計划搬到教會里。

士每拿教會要受苦,但他們不用怕。當中有的要下在監里,甚至殉道,他們不要以為奇怪。仆人不能大過主人,既然主耶穌自己也被他們釘十字架,作他門徒的又怎能逃過此劫?主說:“。。你們必受患難十日。”解經家對此經文有不同的解釋,有的說十日代表很短的日子,有的說十代表完全,意思是漫長的時間。不管試煉的日子是長還是短,既然是主命定的,就一定有他的美意。信徒最要緊的是忍耐等候!上帝一定會替他們伸冤。這正是啟示錄下文長篇累贅所要告訴收信人的話。

4。啟二:10 -11   “。。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

務要至死忠心!像士每拿教會的監督坡旅甲,就是一個最好的榜樣。歷世歷代我們也看到不少人像他一樣,寧死不屈。今天,仍然有人走著同樣的道路。

主耶穌說:“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路的盡頭是加冕典禮!一切的等都是值得的。

得勝的,必不受第二次的死。上至皇親國戚,下至平民乞丐,誰也免不了第一次的死,但只有在基督里的人,一生忠心于主,他們才能免去被扔在火湖里的第二次的死。這是主耶穌基督對世世代代的人說的。

士每拿教會是啟示錄七個教會中至今猶存的惟一教會。當年逼迫他們的羅馬帝國已經不在。像火鳳凰一樣,他們死過又活,愈煉愈精。士每拿城不錯是有“亞洲之冠”的稱號,但士每拿教會因得到“生命的冠冕”,更是“冠中之冠”了!

默想:

當海上風浪越大時,在深水中藏身的魚兒反得安穩。教會身處水深火熱的逼迫和患難時,耶穌基督就是永恆的避風港。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