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我必快來之基督耶穌

第四課 - 耶穌基督之異象

經文:啟一:9 - 20

主旨:從耶穌基督的異象,認識得勝的基督是教會的主。

1。啟示錄的啟示者是基督耶穌。他對當時在患難逼迫中的七個教會有許多話要說。這七個教會是實實在在的教會,她們既代表當時的眾教會,也代表歷世歷代的基督教會。可是她們絕對不是如時代論派所說的代表七個教會歷史時代,這是完全沒有聖經根據,只是出于人的猜度。有的人就因為耶穌在馬太福音第十三章說了七個比喻,就認為這七個比喻代表教會歷史的七個時期,他們將啟示錄里的七個教會當作佐証,來支持他們的論點。這樣的釋經是錯謬和不必要的。

2。在還沒有將啟示給使徒約翰之前,這位啟示者首先將自己啟示給約翰,讓他知道啟示者耶穌基督是教會的元首,是一個聖潔、榮耀、大能、和手握生死大權的耶穌基督。對正被放逐在拔摩島上的約翰和處于風雨飄搖的眾教會,他們認識啟示者耶穌基督固然是好,但現在看到這個異象卻更加添他們的信心和給他們極大的安慰。

我們都認識耶穌基督,我們是否也需要看到他的異象呢?_____________________

3。啟一:9  - 11  “我 - 約翰就是你們的弟兄,和你們在耶穌的患難、國度、忍耐里一同有分,為上帝的道,并為給耶穌作的見証,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島上。當主日,我被聖靈感動,聽見在我后面有大聲音如吹號,說:‘你所看見的當寫在書上,達于以弗所、士每拿、別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鐵非、老底嘉那七個教會。’”

使徒約翰是以什么身份傳遞這個啟示和異象的呢?他絕對不是像約伯的三個朋友那樣大談什么苦難神學,認為一切苦難皆是罪的懲罰。約翰自己當時也身陷囹圄,他不以和苦難中的信徒認同而覺得羞愧,所以他這樣自我介紹:

“我 - 約翰就是你們的弟兄,和你們在耶穌的患難、國度、忍耐里一同有分,為上帝的道,并為給耶穌作的見証,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島上。”(啟一:9)

我們又是以什么心態來讀《啟示錄》呢?把它當作是水晶球,透過它查看未來的時間表?我們處身在太平盛世、丰衣足食,有宗教自由的國家,是否體會到在被逼迫中的弟兄姐妹們的苦楚?對活在患難中的信徒,他們最需要的是什么?難道是一大堆未來的臆測?我們現在能做些什么?___________________

聽過這一則故事:在某一個沙灘上,海星在海水退潮后流落在沙灘上,隨處可見。如果它們不及時回歸到海中,恐怕它們都將成人們搜集的標本。這時,只見一個年輕人在沙灘上,很有耐心地把一只只的海星扔回海里,讓它們有機會生存下去。另一位長者見到年輕人的舉動,好奇地說:“沙灘上這么多海星,你不可能把它們全給救活,還是不要白費心機。”年輕人一邊把手中的海星扔回海中,一邊回答說:“我至少救活了手中的這一只海星。”

我再問一次:對活在患難中的弟兄姊妹們,我們又能做些什么?______________________

4。啟一:12 - 16   “我轉過身來,要看是誰發聲與我說話﹔既轉過來,就看見七個金燈台。燈台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衣,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他的頭與發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腳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他右手拿著七星,從他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面貌如同烈日放光。”

這是耶穌基督啟示給約翰的異象。對活在水深火熱,以為主把他們丟棄的信徒,這個異象猶如一股強心劑,叫他們重新振作起來。約翰用當時眾人皆知的象征性文字來描繪這個異象,有的也是舊約先知所用的字眼(但七:9,十:5)。

七個燈台:在下來的第二十節,約翰說這是七個教會。

人子:這是舊約給彌賽亞的另一代名詞,耶穌也這樣自稱。

衣著:_________________

頭發:_________________

眼目:_________________

腳:___________________

聲音:_________________

手:___________________

口:___________________

面貌:_________________

5。啟一:17 - 20   “我一看見,就仆倒在他腳前,像死了一樣。他用右手按著我,說:‘不要懼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并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所以你要把所看見的,和現在的事,并將來必成的事,都寫出來。論到你所看見、在我右手中的七星和七個金燈台的奧秘,那七星就是七個教會的使者,七燈台就是七個教會。’”

上一段是約翰給耶穌基督照了個相,這一段有如耶穌基督在相片背后給我們留下的片言只語,讓我們認識相中人。

A。我是首先的。。末后的。。存活的。

這跟上一課的啟一:8節“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和啟二十二:13節“。。我是初,我是終。。”意義相同。我已經說過,當耶穌基督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的時候,他乃是告訴我們:“不用再去別的地方找了,你們需要的一切,我都有。”其實這里有更深一層的神學意義。啟示錄所涵蓋的主題是:歷史將會走向一個榮耀的結局,而這結局是在起初就已經蒙上帝計划、定規好了。在歷史的開始、末了以及進行當中,有一位關鍵人物就是主耶穌基督。他在歷史之前就以存在﹔他是創造宇宙萬物的上帝﹔他曾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他被人釘死在十字架上﹔他死過又復活﹔他是那位將要回來征服一切、統治一切的全宇宙之主﹔有一天,他將閉上歷史的帘幕,把永遠的人類歷史告一結束。因此,當耶穌基督說他是“阿拉法、俄梅戛”又是“首先、末后”的時候,他等于向這個世界宣告,他就是歷史的架構,他不但站在歷史的開端與末了,他也在主導其間一切的過程。當我們問:“人從哪里來?往何處去?”時,聖經清楚告訴我們:“人類始于他,也將終于他。”

B。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并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

耶穌從死里復活是門徒所傳講的信息核心。保羅要曉得的就是耶穌復活的大能(腓三:10)耶穌基督借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魔鬼撒但。對當日在羅馬帝國和猶太人中間所面臨外患內憂的基督徒來說,他們最需要知道的也就是這個注定的事實,他們雖然活在死亡的邊緣,在基督的得勝里,他們也命定要得勝。

C。在我右手中的七星和七個金燈台。。七星就是七個教會的使者,七燈台就是七個教會。

得勝的耶穌基督是教會的主。他是站在金燈台中間(啟一:13),在金燈台中行走(啟二:1),手里又握著七星,就是教會的使者或領袖。這里告訴我們很多關于基督和教會的關系:金燈台是教會榮耀見証的預表,耶穌基督在金燈台的中間說明了他是控制著教會的一切。無論教會落到什么光景,他一直站在那里眷顧和保守他的教會。他在金燈台中行走,表明了他正在巡視、監督、察看、提醒、管教他的教會,目的是要潔淨教會,把她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從他手持七星,足見基督全權掌管教會的前途和命運,教會終必因他而得勝。

6。啟一:19  “所以你要把所看見的,和現在的事,并將來必成的事,都寫出來。”

這句話也可這樣翻譯:“所以你要把所看見的,就是現在的事,并將來必成的事都寫出來。”這是因為希臘文的kai 可以作“和”也可以作“就是”,但從啟一:2節的“凡自己所看見的都証明出來。”和啟四:1節的“我要將以后必成的事指示你”來看,比較好的翻譯應該是:

“所以你要把所看見的,就是現在的事,并將來必成的事都寫出來。”

“現在的事”指的是第二和三章有關當時七個教會的事。

“將來必成的事”指的是第四至最后一章的事。

耶穌基督讓使徒約翰看見這個異象是有目的的。什么目的?______________________(注意在第二和三章,每封信的開頭都有引用這個異象的象征詞語。還有呢?)

默想:

耶穌基督是啟示錄里的啟示者,這位啟示者將他的異象顯示在約翰和教會的面前,他是得勝的基督,教會之主。在那漫漫的黑夜里,當教會和信徒惶恐與悲哀,心寒膽怯的時候,得勝的基督像一顆明亮的晨星閃爍著,告訴眾人黑夜已盡,白晝將近,現在是將下垂的手和發酸的腿挺起來,等候基督的來臨!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