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我必快來之耶穌基督

第二十四課 - 啟示錄之外三章 - 啟示文學

經文:啟十三:1 - 18

主旨:介紹新約的啟示文學體裁。

1。論到未來的事,聖經有三種不同的文學體裁,就是先知的文學(Prophetic literature),如以賽亞書、耶利米書﹔啟示文學(Apocalyptic literature),如但以理書、撒加利亞書、啟示錄﹔未來論文學(Eschatological literature),如部分耶穌、保羅的言論。在這里,我們只談啟示文學。

    “啟示”(Apolcalypse)一詞,指的是打開幔子,使人看見原本是隱藏的東西。當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和在主前二世紀安提阿哥伊皮法紐四世(Antiochus IV Epiphanes)的殘酷暴政底下,他們遭到極大的羞辱和迫害,許多人因堅守信仰而殉道或遭受凌辱,這時巴勒斯坦就興起了這種“啟示文學”,借著許多象征符號、異象、異夢、數字、天象。。作者以寓意的手法來傳遞思想,解釋歷史、苦難、罪惡等問題,安慰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熱,被強權暴政欺凌的國人,要他們忍耐到底,因為上帝必然施展大能擊敗魔鬼撒但和它的使者,勝利一定是屬于猶太人的。以這種題材寫作的書卷,可以在苦難中的猶太人之間傳送閱讀,又不怕落在當權者的手中,所以特別受歡迎。對當時的讀者,那些寓意故事和象征符號都是他們所熟悉的,但對后世的人,這些都變成封閉的東西,誰也不敢斗膽說他知道作者寫的原意。難怪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就干脆不給啟示錄寫注解,這實在是很明智的作法。

    有人問我,啟示文學真的那么難讀嗎?多說沒有用,以下這篇《現代啟示錄》- 《基督教的獵人頭族》,就是模仿啟示文體寫成的,要解讀可不簡單。

現代啟示錄 - 基督教的獵人頭族

獵人頭族

引言:

    最近香港接二連三地有電台主持人,如名嘴李鵬飛,因受不了“政治壓力”而封咪。有人問,像我們這些基督教文字工作者,在魔鬼不斷施加壓力下,我們是否也會萌生“封咪”和“閉關修道”的念頭?我說:斷乎不可!保羅不是這樣教導提摩太嗎?他說:“你要以宣讀、勸勉、教導為念。。你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要在這些事上恆心。因為這樣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聽你的人。”(提前四:13,16)其實,經過這么多年的事奉,我更深深地體會主耶穌苦口婆心地給門徒的教導,他說:“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靈巧象蛇,馴良象鴿子。你們要防備人,因為他們要把你們交給公會。。。不要怕他們。因為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我在暗中告訴你們的,你們要在明處說出來﹔你們耳中所聽的,要在房上宣揚出來。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太十:16,17,26 - 28)既然如此,我們還怕這些狼干嗎?

    在第一世紀末期,由于基督徒被暴君多米田(Domitian 81 - 96)逼迫,聖靈的默示也改用啟示文學體裁,以各種異象、象征的符號,或數字,向為福音受苦的門徒啟示真理。 不久之前,我在論壇上看到有人用“獵人頭族”比喻那些逼迫基督教的人或政權,我覺得這個象征符號用的很貼切,遂以此為題與大家分享。

本論:

“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


    很久以前,在一些文明落后的地區,我們還聽說有獵人頭一族。亞馬遜流域的獵人頭族是眾所周知﹔婆羅洲島曾經被稱為“獵人頭之鄉”,那里不只伊班族有獵人頭的習俗,其他原住民如加央族、比達友族等也有獵人頭的習俗﹔1960年以前,緬北山區的侗族、佤族仍盛行獵頭祭鬼神、祭谷子﹔不久之前,因台灣的呂秀蓮惹怒了原住民,他們在總統府前進行抗議時,使用最多的一個詞就是“出草”。“出草”,泰雅族語的意思是“獵人頭”,即在族群、土地和權益受損時,若對方沒有任何響應,原住民的勇士們將全體出動,奮不顧身地砍下敵人的頭顱。

    他們獵人頭顱的目的何在?印度東北部的獵人頭族 Nagaland 把人頭挂在屋外,認為頭顱有靈可以保護一家人出入平安﹔婆羅洲的伊班年輕男子必須獵取過敵人的頭顱,才能算成人、才讓人看得起﹔同時砍過人頭的男子他們將被部族認為是英雄 Bujang Berani,在部落中他們將享有較高的地位和榮譽﹔尤其在各個慶典或佳節里,他們是族群引以為榮和羨慕的人物。另一個致使原住民獵人頭的原因,據說當時部落長屋里的女性,喜歡獵過人頭的男子,因為她們認為她們的長發,要沾過敵人鮮血的手來撫摩,她們的頭發才會長得更黑、更柔、更美。所以在當時,沒有獵過人頭的男子會被部族的女性視為懦夫。至于緬甸的佤族,他們相信砍了一臉大胡子的人頭回去祭谷子,來年谷子就會長得跟人臉上茂密的胡須一樣丰盛。

    是誰把文明帶給獵人頭族的呢?十之八九都要歸功于基督教的傳教士。像印度的 Nagaland 山區的獵人頭族,是因為美國浸信會宣教士在1872年的進入而放下屠刀﹔婆羅洲的伊班族也是一樣,現在大部分都是基督教徒,已隨著社會的變遷,步上時代的列車,摒棄了一切舊的習俗。

    獵人頭是原始落后、殘忍野蠻的行為,原已成為歷史名詞,卻在上個世紀的八、九十年代,改頭換面,成了人力資源公司羅致人才的一個新名詞。“獵人頭公司”如雨后春筍紛紛建立,代客戶招聘高級職員。被獵人頭公司看中的人不但不以為意,有的還沾沾自喜,覺得自己身價不菲,才有被“狩獵”的價值。

    料想不到的是,隨著恐怖活動的猖獗,文明社會里又再出現獵人頭一族。

    今年二月發生在印度尼西亞婆羅洲加里曼丹島的種族沖突,慘死者達數百人。據報章的記載,這場發生在達雅克人和馬都拉人之間種族沖突血腥異常,目睹者說:“几百名穿著傳統‘獵人頭’服裝,拿著‘專取人頭’的‘曼道’利劍、毒箭吹管和鐮刀等五花八門凶器的達雅克人,一下子涌上街頭,把桑皮特鎮土地辦公室團團包圍起來。。。達雅克人群中有人高呼:‘殺光馬都拉人!’情緒失控的達雅克人一下子全都沖上了大街,他們有的頭上包著紅色的頭巾,有的手腕上纏著紅色和黃色的布條子,三五成群在街頭四處游蕩,只要遇到馬都拉人就拳打腳踢一頓暴打,臨了一刀扎死,然后用‘曼道’利劍砍下馬都拉人的頭,提著人頭在街上大搖大擺地亂闖,以至于街頭巷尾隨處可見令人恐怖的無頭尸體,就連桑皮特旅館里也有數十具沒有頭還被挖出了心臟的恐怖尸體。。。” 

    最諷刺的是,過去是基督教的宣教士以福音真道把獵人頭族感化,從原始落后歸向文明。現在的基督教圈子也有“獵人頭”族,他們以“尼尼微”為大本營,四出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 。像印度東北部山區 Nagaland 的獵人頭族把人頭挂在屋外,他們也把狩獵來的人頭在家門前一一挂起,大肆炫耀自己的“義”和抬高自己的身價。“獵人頭”族的酋長(它的數目是四一九,凡有聰明的可以算計這數目) 冒稱先知,傳講神的話語,誤導了許多無知的信眾。有人曾在鴻門宴上一睹酋長的“風采”,所得的印象是:其人氣焰囂張,如楚霸王。我們要小心提防,慎思明辨,不要落入“獵人頭”一族的圈套。

    楚霸王的結局是怎樣的呢?他來到垓下這個地方,被漢軍重重包圍,四面楚歌,跟隨的騎兵只剩下几十個,他知道氣數已盡,就仰天長嘯:“我從起兵到現在,已經十多年,身經百戰,今日落此下場,是上天要滅亡我啊!”說罷自刎而死。漢軍中郎騎王翳砍下他的頭顱,其余的騎兵便互相殘殺爭奪他的尸體,最后由楊喜、呂馬童等人各奪得他的一部分肢體,再把它們并合在一起,獻給漢王劉邦。禍哉!獵人頭者,其下場也是如此。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