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我必快來之耶穌基督

第十六課 - 號角響起了!

經文:啟八:1 - 13

主旨:第七印揭開,前四號吹響了,上帝用大自然的災害為工具審判世人。

1。我們是以什么態度來讀啟示錄?記得在第十一課《給老底嘉教會的信》,我曾這樣說:

我一直在想,今天的教會究竟在乎不在乎基督是怎樣評估他們嗎?做工的每年都被上司評估一次或兩次,有的甚至三個月一次。現在的教會是自己評估自己,很多時候是自欺欺人。作信徒的,你又在乎自己的教會是怎樣被評估嗎?我時常看到信徒一有什么不快就“跳槽”,從東教會跳到西教會。我也時常看到信徒呆在一間教會多年,卻不愿意加入教會為會友。基督對一間教會的評估是否跟信徒無關痛痒?

同樣的,當我們看到上帝要降災禍給地上的人時,替教會和殉道的人伸冤,我們是否幸災樂禍,拍手稱快呢?____________

2。上一課,我已跟大家解釋,啟示錄其實就是一本新出埃及記。這一次,上帝在還沒有帶領地上受迫害的教會進入美地之前,他要降新十災給地上的人。跟埃及法老不同的是,地上的強權政治、異教邪說和魔鬼撒但不會輕言罷休,他們要聯手反擊,與上帝的教會爭戰。但上帝的大怒要在最后的七災中發盡,殲滅敵人。基督將以大能力,有大榮耀駕云降臨,建立新天新地。

3。啟八:1 - 5   “羔羊揭開第七印的時候,天上寂靜約有二刻。我看見那站在上帝面前的七位天使,有七枝號賜給他們。另有一位天使,拿著金香爐來,站在祭壇旁邊。有許多香賜給他,要和眾聖徒的祈禱一同獻在寶座前的金壇上。那香的煙和眾聖徒的祈禱從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上帝面前。天使拿著香爐,盛滿了壇上的火,倒在地上﹔隨有雷轟、大聲、閃電、地震。”

過去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他們連耶和華上帝是誰都不知道。上帝的仆人摩西也不懂得禱告,因為他是跟耶和華上帝面對面說話。老實說,他們只知道報仇雪恨,其他什么都不管。

現在可不同了,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已經把父神上帝啟示給世人。我們都知道慈愛的上帝是不愿有一人沉淪,乃愿人人得救。(彼后三:9)教會和基督徒不要因為公義的上帝要為他們伸冤就幸災樂禍,反而應該屈膝迫切禱告,希望更多的世人知罪悔改,歸向主耶穌。

這段經文談到第七印還未揭開時,地上聖徒的祈禱升到上帝面前。這個祈禱起著什么作用呢?有人說這是為了促進上帝國度的來臨,推動末世七號的吹響。換句話說,聖徒的禱告是等于落井下石。由于經文沒有提供更多的資料,我就留給讀者自己決定了。

4。啟七:6 - 12   “拿著七枝號的七位天使就預備要吹。第一位天使吹號,就有雹子與火攙著血丟在地上﹔地的三分之一和樹的三分之一被燒了,一切的青草也被燒了。第二位天使吹號,就有仿佛火燒著的大山扔在海中﹔海的三分之一變成血,海中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船只也壞了三分之一。第三位天使吹號,就有燒著的大星,好像火把從天上落下來,落在江河的三分之一和眾水的泉源上。(這星名叫茵陳。)眾水的三分之一變為茵陳,因水變苦,就死了許多人。第四位天使吹號,日頭的三分之一、月亮的三分之一、星辰的三分之一都被擊打,以致日月星的三分之一黑暗了,白晝的三分之一沒有光,黑暗也是這樣。”

第七印揭開時,七號就吹響了。這段經文記載的是前面的四號,說的都是大自然的災害(細節不用理會)。上帝要用這些天災作為審判世人的工具。三分之一的死傷表示上帝的憐憫,他是一位給人機會悔改的上帝。跟出埃及的十災相比,你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嗎?

像七印的前四印,這四號可以同時發生的。從約翰用的七印、七號、七碗的結構,有的解經家認為它們是希伯來文詩歌的平行體,而不是三個七按時間先后發生。我沒有獨得天機,不敢斷言那一種說法是正確的。畢竟我們離開第一世紀相隔很遠,解讀時最好還是保留一點伸縮性。不過,從啟示文學的特征來看,我個人比較傾向三個七的平行漸進式的結構。換句話說,對正在歷史舞台上搬演的戲,七印的焦點是對准在教會所受到的患難逼迫,但七號和七碗的焦點卻是對准上帝如何降災禍懲罰地上不信的人。

當前四號吹響時,有的人說,由于地上教會已經受印,他們將奇跡般的平安渡過,好像當年的以色列人在歌珊地。這是按字義來解讀。若是真的如此,這將是世界上所有報章的頭條新聞!雖然我說約翰是采用出埃及的表達方式,但我并不是說出埃及的每個細節預表啟示錄里上帝的拯救教會。所以,前四號的大自然災害,焦點是集中在不信的人身上,但教會和信徒也必然會受到影響,只是他們不用驚懼,因為他們已經受了印記,是屬于上帝的。

5。啟七:13   “我又看見一個飛鷹飛在空中,并聽見它大聲說:‘三位天使要吹那其余的號。你們住在地上的民,禍哉!禍哉!禍哉!’”

其余三號(又叫三禍),不久就要吹響了!上帝的忿怒將要傾倒在地上。

默想:

時候不多了,在號筒還沒有吹響之前,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徒六:4)我們所傳的道之所以沒有動力、不能感動世人、不能推動上帝的國,最大的原因,是我們沒有在膝蓋上下功夫。戴德生在中國的事奉之所以能那么深遠,不是因他的傳道,在他的傳記中,他透露了秘訣:

“在中國的四十年中,沒有一天,太陽沒有出來之前,上帝沒有聽到我在膝蓋上為中國所獻上的禱告!”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