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腓立比書》

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亦仆亦師亦友的生命與事奉

第八課 - 保羅對自己近況的說明(三)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經文:腓一:12 - 26

主旨:

腓一:21-26  保羅的人生觀是“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腓一:20)那么,保羅怎樣看“生”?保羅怎樣看“死”呢?保羅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處。若為自己的益處,保羅情愿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但為著基督,為著基督的教會,為著福音的傳揚/辨明/証實,能夠使他的工作有成果,他珍惜自己在世之日,亦仆亦師亦友地事奉眾教會的弟兄姐妹,使他們在所信的道上有長進,有喜樂。

1。腓一:12 -26  “12弟兄們,我愿意你們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興旺,13以致我受的捆鎖,在御營全軍和其余的人中,已經顯明是為基督的緣故。14并且那在主里的弟兄,多半因我受的捆鎖,就篤信不疑,越發放膽傳上帝的道,無所懼怕。15有的傳基督是出于嫉妒紛爭,也有的是出于好意。16這一等是出于愛心,知道我是為辯明福音設立的﹔17那一等傳基督是出于結黨,并不誠實,意思要加增我捆鎖的苦楚。18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無論怎樣,基督究竟被傳開了。為此,我就歡喜,并且還要歡喜。19因為我知道,這事借著你們的祈禱和耶穌基督之靈的幫助,終必叫我得救。20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21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22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什么。23我正在兩難之間,情愿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24然而,我在肉身活著,為你們更是要緊的。25我既然這樣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間,且與你們眾人同住,使你們在所信的道上又長進、又喜樂。26叫你們在基督耶穌里的歡樂,因我再到你們那里去,就越發加增。”

《新譯本》:12弟兄們,我愿意你們知道,我所遭遇的反而使福音更加興旺了,13以致宮里的衛隊和其余的人,都知道我是為了基督才受捆鎖的﹔14而且大多數主內的弟兄,因我所受的捆鎖,就篤信不疑,毫無畏懼,更勇敢地傳講上帝的道。15有些人傳揚基督是出于嫉妒和紛爭,但也有些人是出于好意。16這些人是出于愛心,知道我是派來為福音辯護的。17那些人傳講基督卻是出于自私,動機并不純正,只想加重我在捆鎖中的煩惱。18那有甚么關系呢?真心也好,假意也好,無論怎么樣,基督總被傳開了,為此我就歡喜﹔并且我還要歡喜,19因為我知道,藉著你們的祈求和耶穌基督的靈的幫助,我一定會得到釋放。20我所熱切期待和盼望的,就是在凡事上我都不會羞愧,只要滿有膽量,不論生死,總要讓基督在我身上照常被尊為大。21因為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22但如果我仍在世上活著,能夠使我的工作有成果,我就不知道應該怎樣選擇了!23我處于兩難之間,情愿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那是好得無比的。24可是為了你們,我更需要活在世上。25我既然這樣深信,就知道還要活下去,并且要繼續和你們大家在一起,使你們在信心上有長進,有喜樂,26以致你們因為我要再到你們那里去,就在基督耶穌里更加以我為榮。

KJV:12 But I would ye should understand, brethren, that the things which happened unto me have fallen out rather unto the furtherance of the gospel; 13 So that my bonds in Christ are manifest in all the palace, and in all other places;  14 And many of the brethren in the Lord, waxing confident by my bonds, are much more bold to speak the word without fear. 15 Some indeed preach Christ even of envy and strife; and some also of good will: 16 The one preach Christ of contention, not sincerely, supposing to add affliction to my bonds: 17 But the other of love, knowing that I am set for the defence of the gospel. 18 What then? notwithstanding, every way, whether in pretence, or in truth, Christ is preached; and I therein do rejoice, yea, and will rejoice. 19 For I know that this shall turn to my salvation through your prayer, and the supply of the Spirit of Jesus Christ, 20 According to my earnest expectation and my hope, that in nothing I shall be ashamed, but that with all boldness, as always, so now also Christ shall be magnified in my body, whether it be by life, or by death. 21 For to me to live is Christ, and to die is gain. 22 But if I live in the flesh, this is the fruit of my labour: yet what I shall choose I wot not. 23 For I am in a strait betwixt two, having a desire to depart, and to be with Christ; which is far better: 24 Nevertheless to abide in the flesh is more needful for you. 25 And having this confidence, I know that I shall abide and continue with you all for your furtherance and joy of faith; 26 That your rejoicing may be more abundant in Jesus Christ for me by my coming to you again.


我們在上一課已經查考了腓一:18-20節。

腓一:18-19 對保羅來說,重要的是基督被傳開,即使有一等人傳福音的動機不正,甚至要加增他捆鎖的苦楚,他不但不在意,反而滿心喜樂,并且還要繼續地喜樂。為什么他這么肯定說自己要繼續喜樂呢?因為他知道,他的捆鎖不會是長久的,借著腓立比教會信徒和領袖的祈禱和耶穌基督之靈的幫助,終必會叫他從監牢里得釋放。

腓一:20 保羅是怕死才這么說嗎?不是。 保羅期待的不只是從監牢里得釋放,他是滿懷希望的熱切期待基督的再臨,身體得贖,受造之物脫離敗壞的轄制,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面同歸于一(弗一:10)。在 期待的過程中,即使為主受苦,或生或死, 保羅都不覺得羞愧。他不羞愧不是因為自己的使徒身份和權柄(林后十:8),或他的敢做敢為,而是“他不以福音為恥,因為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一:16)保羅一生傳揚/辨明/証實福音,無論是生是死,為的就是叫基督在他身上照常顯大(或“被尊為大”)。

從腓一:21 節開始,我們要查考保羅的“生”怎樣叫基督在他身上顯大﹔他的“死”又怎樣叫基督在他身上顯大。


“不論生死,總要讓基督在我身上照常被尊為大。”既然談到保羅的“生”和“死”,他不是一個虛構的人物,他是怎么個樣子呢?歷史沒有給我們留下任何他的圖像。聖經只有一處地方“蜻蜓點水”似的提到他的外貌,“因為有人說:‘他的信又沉重、又厲害,及至見面,卻是氣貌不揚、言語粗俗的。’”(林后十:10,KIV “For his letters, say they, are weighty and powerful﹔but his bodily presence is weak, and his speech contemptible.”NIV “For some say, ‘His letters are weighty and forceful, but in person he is unimpressive and his speaking amounts to nothing.’”)“氣貌不揚/其貌不揚”是形容人容貌難看,近義詞可以是“賊眉鼠眼、獐頭鼠目”。保羅真的這么難看嗎?第二世紀出現過一部“小說/偽經”《保羅和蒂可拉行傳》(The Acts of Paul and Thecla),其作者已經不可考,其中有對保羅的描寫,大意是:“這個人身材矮小,眉毛結在一起,鼻子有點大,禿頭,兩腿向外彎曲,身體結實,態度優雅。他有時看去像人,有時看去像天使。”(引自《基督教二千年史》,陶理博士主編,海天書樓出版,1997年)這樣的描寫應該是虛構的吧。至于歷世歷代的藝朮家,他們都是憑借自己的藝朮想象力為保羅畫像或 雕像。我把其中一些著名的保羅畫像和雕像放在這里供大家參考:

 

Statue of the apostle Paul in front of Saint Peter's Basilica, Rome.
羅馬聖彼得廣場前的保羅雕像

   

2010年六月,梵蒂岡官員展示了從羅馬一個地下墓穴出土,在天花板上的保羅畫像。畫像可追溯至四世紀末。修復畫作的專門人員表示,他們利用激光技朮,燒去覆蓋在圖畫上、長達數十世紀的白色鈣沈澱物,卻不致傷害到原畫。(美聯社2010年6月22日報道)

17世紀荷蘭畫家倫勃朗(Rembrandt)的“保羅在獄中”(1627年)

   

保羅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他會氣貌不揚嗎?所謂“人不可貌相”,我們不能只根據相貌、外表判斷一個人。林后十一:13-15 “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詭詐,裝作基督使徒的模樣。這也不足為怪,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若裝作仁義的差役,也不算希奇。他們的結局必然照著他們的行為。”所以,保羅也許氣貌不揚,但內心如基督“柔和謙卑”(太十一:29)是絕對有可能的。

好了,現在言歸正傳。

“。。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21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 --  原文是:

因我活著就是基督”(腓一:21),在加二:20 是以另一種方式來表達,但意思是一樣:“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著﹔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上帝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舍己。”

不管是腓一:21 的 ,還是加二:20的 ,它們都是動詞 (活著)的不同形態。 對保羅來說,活著就是基督,意思是“活著的不再是他,乃是基督在他里面活著”。再用保羅自己的話,他是一個全新的人:

(弗四:17-24)

17所以我說,且在主里確實地說,你們行事,不要再象外邦人存虛妄的心行事。
18他們心地昏昧,與上帝所賜的生命隔絕了,都因自己無知,心里剛硬﹔
19良心既然喪盡,就放縱私欲,貪行種種的污穢。
20你們學了基督,卻不是這樣。
21如果你們聽過他的道,領了他的教,學了他的真理,
22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欲的迷惑漸漸變壞的。
23又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
24并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著上帝的形象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

西三:4-10

4基督是我們的生命,他顯現的時候,你們也要與他一同顯現在榮耀里。
5所以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就如淫亂、污穢、邪情、惡欲和貪婪,貪婪就與拜偶象一樣。
6因這些事,上帝的忿怒必臨到那悖逆之子。
7當你們在這些事中活著的時候,也曾這樣行過。
8但現在你們要棄絕這一切的事,以及惱恨、忿怒、惡毒(注:或作"陰毒")、毀謗,并口中污穢的言語。
9不要彼此說謊,因你們已經脫去舊人和舊人的行為,
10穿上了新人。這新人在知識上漸漸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象。


我死了就有益處。”(腓一:21)--  “益處”(),也用在腓三:7 “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多一:11 “11他們為了可恥的利益,教訓一些不應該教導的事,敗壞人的全家,你務要堵住他們的嘴。”(《新譯本》)對人來說,死了還有什么益處可言呢?有的人甚至說:“人死如燈滅”。所以人都是在生的時候為自己尋找利益,物質上或非物質上,用正當手法賺來的或以可恥的手段奪取的利益。保羅認識基督后, 他不再為自己活,而是為基督活,並且把先前以爲與他有益的都當作有損,何以現在又說“我死了就有益處”?死了有什么益處呢?這是他下文要解釋的。我把腓一:21-26 的生與死列成一個表方便大家的閱讀與查考。

 

經文

活著

生死之間

經文

死了

         

腓一:21

因我活著就是基督

 

腓一:21

我死了就有益處

         

22

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和合本)

但如果我仍在世上活著,能夠使我的工作有成果,(新譯本)

我就不知道該挑選什么。(和合本)

我就不知道應該怎樣選擇了!(新譯本)

   
         
   

我正在兩難之間,

23

情愿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

         

24

然而,我在肉身活著,為你們更是要緊的。

     
         

25,26

25我既然這樣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間,且與你們眾人同住,使你們在所信的道上又長進、又喜樂。
26叫你們在基督耶穌里的歡樂,因我再到你們那里去,就越發加增。

     


還沒有查考保羅的生與死怎樣叫基督在他身上顯大之前,不妨看看世人是怎樣看生與死。還有誰比“專家”庄子更懂得生與死?你看他在《南華經》怎么說?

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方可方不可,方不可方可。”(《南華經﹒齊物論》第二)


    在生存的時候就是在死,在死的時候就是在生﹔在正確的時候就是在不正確,在不正確的時候就是在正確。

    庄子在這里為我們提出了相對的辯証命題﹔沒有此便沒有彼,沒有彼也沒有此,彼此對立,相輔相成。

    所以,在我們生存的時候,也就是在走向死亡。一旦進入了生與死、可與不可的矛盾范疇,任何人都無法逃出辯証法的約束。人們總希望得到生與可,而不愿意得到死與不可,但是自然的規律不會依照我們自己的意志轉移,所以我們會感到痛苦與煩惱。

    不過,老子和庄子為我們提供了解決這個問題的途徑,就是不要執著于矛盾中的任何方面,一切順其自然。佛教也說,要拋棄分別心。一旦去掉了分別心念,生也就是死,死也就是生 ﹔可就是不可,不可就是可。人生觀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感受也就變了。(取自《三教妙語話人生》,李安綱/趙曉鵬編著,21世紀文化出版,2001年)


夫大塊載我以形,勞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南華經•大宗師》第六)

    天地自然給我一個形體,用生存使我勞苦,用衰老使我清閑,用死亡使我休息。因此,如果珍惜我們的生命,那也應該珍惜我們的死亡。

    人類最難過的是生死關。人生最大的悲劇,在于我們生來就知道自己將會死去,所以我們一生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防止死亡的到來。可是沒有人能掌握死神,于是便把死亡稱做無常。無常就是沒有永恆、沒有定准、沒有把握。

    所有的宗教或哲學思想,都在嘗試解決生死的問題,讓人們消除不必要的憂慮和痛苦。但最好的辦法,還是換一個角度看待這個問題。我們通常只是從自我個體的角度來看,人死了的確是無法再生,可說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但是如果我們的后代或我們的思想能夠留在人間,或者說我們本身就是永恆的生命,人生只不過是一個驛站,也許我們的痛苦或煩惱會少得多了。

    庄子要我們采取的角度,即是站在更高或更長遠的觀點上來看待生死。生與死既然是一個過程,那么有生也就一定有死,只要能夠在生與死之間盡到一己之力,我們也就沒有白來這世上一遭了。(取自《三教妙語話人生》,李安綱/趙曉鵬編著,21世紀文化出版,2001年)

當然還有許多哲學家、宗教大師,名人、學者。。也談生與死,這里不再多說。我們回到保羅怎樣看生與死。

 

A。保羅怎樣看“死”

保羅怎樣看“生”與“死”,其實是不能分割開來。在“生死之間”,保羅“就不知道該挑選什么。”(腓一:22。《新譯本》作:“我就不知道應該怎樣選擇了!”)但不管怎樣,要知道保羅怎樣看“生”,首先要知道保羅怎樣看“死”。他說:“我死了就有益處。”(腓一:21),并且還說:“情愿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腓一:23)為什么“死”會好得無比呢?因為他離世就能與基督同在!(腓一:23)他以認識主基督耶穌為至寶(腓三:8)。這是他滿懷希望的熱切期待(hope-filled eager expectation )的一刻。《希伯來書》的“牧者”用另一種方式來表達:信徒(包括保羅)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因為在那里有基督與他們同在!(來十一:13-16)保羅既然不怕“死”,難道他整天想“死”,為主殉道嗎?這就來到他怎樣看“生”了。


B。保羅怎樣看“生”

上文已經說了,保羅活著就是基督(腓一:21),意思是“活著的不再是他,乃是基督在他里面活著”。保羅活著不是為自己,他是活著為基督,活著就是基督。 世人就不同。他們不認識基督,生來就知道自己將會死去,人死如燈滅。那些珍惜有生之年,以積極心態面對人生的,為家、為國、為世界、為社會人群,他們會在自己的能力范圍內,獻上一切,留下一個美名。那些以消極心態面對人生的,可能只為自己而活,可以不擇手段干盡一切惡事,留下一個臭名。保羅呢?雖然他認為“死”好得無比,“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 ,我就不知道該挑選什么。”(腓一:22,《新譯本》作:“但如果我仍在世上活著,能夠使我的工作有成果,我就不知道應該怎樣選擇了!”)

什么叫作“工夫的果子” 

“果子”在《腓立比書》出現了三次:

腓一:11  并靠著耶穌基督結滿了仁義的果子,叫榮耀稱贊歸與上帝。

腓一:22  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什么。

腓四:17  我并不求什么饋送,所求的就是你們的果子漸漸增多,歸在你們的賬上。

果樹結果子是正常的現象,不結果子的樹是白占地土,本應被砍。信徒的生命也是如此,所以在聖經里結果子是象征生命的成熟,譬如:

詩一:1-3 “1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2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他(義人)要象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干。凡他所做的盡都順利。”

約十五:1-8 “1我是真葡萄樹,我父是栽培的人。2凡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凡結果子的,他就修理干淨,使枝子結果子更多。3現在你們因我講給你們的道,已經干淨了。4你們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們里面。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樹上,自己就不能結果子﹔你們若不常在我里面,也是這樣。5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什么。6人若不常在我里面,就象枝子丟在外面枯干,人拾起來扔在火里燒了。7你們若常在我里面,我的話也常在你們里面﹔凡你們所愿意的,祈求就給你們成就。8你們多結果子,我父就因此得榮耀,你們也就是我的門徒了。”

路十三:6-9 “6。。一個人有一棵無花果樹栽在葡萄園里。他來到樹前找果子,卻找不著。7就對管園的說:‘看哪,我這三年來到這無花果樹前找果子,竟找不著。把它砍了吧,何必白占地土呢!'8管園的說:‘主啊,今年且留著,等我周圍掘開土,加上糞,9以后若結果子便罷,不然再把它砍了。'”

加五:22-23 “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這樣的事,沒有律法禁止。”

弗五:9 “光明所結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公義、誠實。”

西一:10  “好叫你們行事為人對得起主,凡事蒙他喜悅,在一切善事上結果子,漸漸地多知道神﹔”

多三:14 “并且我們的人要學習正經事業(注:或作"要學習行善"),預備所需用的,免得不結果子。”

彼后一:5-11 “5正因這緣故,你們要分外地殷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識﹔6有了知識,又要加上節制﹔有了節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7有了虔敬,又要加上愛弟兄的心﹔有了愛弟兄的心,又要加上愛眾人的心。8你們若充充足足地有這几樣,就必使你們在認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上,不至于閑懶不結果子了。9人若沒有這几樣,就是眼瞎,只看見近處的,忘了他舊日的罪已經得了潔淨。10所以弟兄們,應當更加殷勤,使你們所蒙的恩召和揀選堅定不移。你們若行這几樣,就永不失腳。11這樣,必叫你們丰丰富富地得以進入我們主救主耶穌基督永遠的國。”

注:當樹向下扎根,向上結果,這是樹有生命的記號。教會也是如此,當教會向下扎根在基督里(歸正),向上又多結果子(遵行基督的大使命,傳揚福音,領人歸主),這個教會就是有生命的教會。

除了果子是有生命的記號,它也是品種的記號和丰盛程度的記號。

所謂品種的記號,意思是蘋果樹結的是蘋果,香蕉樹結的是香蕉,它們不會結別的品種。所以,基督徒結基督的果子﹔歸正基督徒結歸正的果子﹔好樹結好的果子﹔壞樹結壞的果子。。主耶穌說:“15你們要防備假先知。他們到你們這里來,外面披著羊皮,里面卻是殘暴的狼。16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荊棘上豈能摘葡萄呢?蒺藜里豈能摘無花果呢?17這樣,凡好樹都結好果子﹔惟獨壞樹結壞果子。18好樹不能結壞果子,壞樹不能結好果子。19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里。20所以,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太七:15-20)

所謂丰盛程度的記號,意思是結果子的多少與樹的大小不成比例。大樹有可能結數量少的果子﹔小樹可能結數量多的果子。在眾多果樹里,葡萄樹的外表顯得很柔弱,沒有自我形象,但結果累累。樹的品種不能改,但生命 豐盛程度可以改。基督徒的結果子也是如此。主耶穌說:“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這人就多結果子。”(約十五:5)我們能結多少果子不是自己的功勞,因為栽培的是主耶穌,他給我們恩典多結果子,耶穌自己也如此說:“我是真葡萄樹,我父是栽培的人。”(約十五:1)。
 

聖地葡萄園

葡萄樹結果



總之,詩人說:“1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2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他(義人)要象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干。凡他所做的盡都順利。”(詩一:1-3)這是基督徒結果子的秘訣。

“工夫”()在《腓立比書》也用了三次:

腓一:6 “我深信那在你們心里動了善的,必成全這工,直到耶穌基督的日子。”

腓一:22 “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什么。”

腓二:30 “因他為作基督的工夫,几乎至死,不顧性命,要補足你們供給我的不及之處。”

腓二:12 “這樣看來,我親愛的弟兄,你們既是常順服的,不但我在你們那里,就是我如今不在你們那里,更是順服的,就當恐懼戰兢,做成你們得救的工夫)。”

在別的書信也有這個字,如:

林前三:8 “栽種的和澆灌的,都是一樣。但將來各人要照自己的工夫得自己的賞賜。”

加四:11 “我為你們害怕,惟恐我在你們身上是枉費了工夫。”

帖前一:3 “在上帝我們的父面前,不住地記念你們因信心所做的工夫,因愛心所受的勞苦,因盼望我們主耶穌基督所存的忍耐。”

帖后一:11 “因此,我們常為你們禱告,愿我們的上帝看你們配得過所蒙的召,又用大能成就你們一切所羨慕的良善和一切因信心所做的工夫﹔”

提后四:5 “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苦難,做傳道的工夫,盡你的職分。”

多一:3 “到了日期,借著傳揚的工夫,把他的道顯明了﹔這傳揚的責任是按著神我們救主的命令交托了我。”
 

這是什么“工夫/工作”?保羅用這個字的時候不是指一般的工作,而是與福音有關的工作,如傳揚/辨明/証實福音,教會的事奉,“因信心所做的工夫,因愛心所受的勞苦,因盼望我們主耶穌基督所存的忍耐。”(帖前一:3)。。。這些工作不是徒然的,“所以,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務要堅固,不可搖動,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為知道你們的勞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林前十五:58)“你們受苦如此之多,都是徒然的嗎?難道果真是徒然的嗎?”(加三:4)這些工作是會結出果子,是有果效,如啟十四:13 說:“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做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保羅在林前三:7-15 還用了耕種和建筑的圖畫來說明/提醒信徒不應當以屬世的智慧作主的工作,不然工作的果效就失去了。

7可見栽種的算不得什么,澆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長的上帝。
8栽種的和澆灌的,都是一樣。但將來各人要照自己的工夫得自己的賞賜。
9因為我們是與上帝同工的﹔你們是上帝所耕種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
10我照上帝所給我的恩,好象一個聰明的工頭,立好了根基,有別人在上面建造,只是各人要謹慎怎樣在上面建造。
11因為那已經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穌基督,此外沒有人能立別的根基。
12若有人用金、銀、寶石、草木、禾秸在這根基上建造,
13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它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
14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他就要得賞賜﹔
15人的工程若被燒了,他就要受虧損,自己卻要得救﹔雖然得救,乃象從火里經過的一樣。


“22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什么。23我正在兩難之間,情愿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24然而,我在肉身活著,為你們更是要緊的。” (《新譯本》24節:“可是為了你們,我更需要活在世上。”)--  原文的 23 節和 24節是相對的:

23節  (離世與基督同在)

24節 (為了你們我更需要活在世上)

現在我們明白了,保羅若為自己的益處,他情愿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但為著基督,為著基督的教會,為著福音的傳揚/辨明/証實,他珍惜自己在世之日,因為知道“你將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們中間几個人下在監里,叫你們被試煉,你們必受患難十日。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啟二:10)

“離世”(,英文 depart)-- 不只是“離開”(depart),而是一個圖畫文字,形容松開系船纜,准備開航的意思,也有說拔除營寨,准備遷離原駐地,或解除被束縛的動物。保羅也曾在林后五:1-10 用類似的圖畫形容“生”與“死”之間該挑選什么的困境:

1我們原知道,我們這地上的帳棚若拆毀了,必得上帝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
2我們在這帳棚里嘆息,深想得那從天上來的房屋,好象穿上衣服。
3倘若穿上,被遇見的時候就不至于赤身了。
4我們在這帳棚里嘆息勞苦,并非愿意脫下這個,乃是愿意穿上那個,好叫這必死的被生命吞滅了。
5為此培植我們的就是上帝,他又賜給我們聖靈作憑據。
6所以,我們時常坦然無懼,并且曉得我們住在身內,便與主相離。
7因我們行事為人是憑著信心,不是憑著眼見。
8我們坦然無懼,是更愿意離開身體與主同住。
9所以,無論是住在身內,離開身外,我們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悅。
10因為我們眾人必要在基督台前顯露出來,叫各人按著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惡受報。


“25我既然這樣深信,就知道仍要住在世間,且與你們眾人同住,使你們在所信的道上又長進、又喜樂。26叫你們在基督耶穌里的歡樂,因我再到你們那里去,就越發加增。” (《新譯本》作:“25我既然這樣深信,就知道還要活下去,并且要繼續和你們大家在一起,使你們在信心上有長進,有喜樂,26以致你們因為我要再到你們那里去,就在基督耶穌里更加以我為榮。”)--  原文:

保羅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在生與死之間作了取舍,為了基督和他的教會,以及為了福音的傳揚/辨明/証實,他深信自己要住在世間,亦仆亦師亦友地事奉眾教會的弟兄姐妹,使他們在所信的道上有長進,有喜樂。 還記得“深信”這個字怎樣用在腓一:6 和一:14兩節嗎?我在第四課解釋腓一:6 “我深信那在你們中間開始了美好工作的,到了基督耶穌的日子,必成全這工作。” 說:“深信”的原文是 ),英文 confident,這是表示保羅對腓立比教會有信心,相信他們會在傳福音事工上堅持不懈嗎?有可能,但他對主耶穌更有信心,知道主所開始的美好工作,最終必要成就。在腓一:14,這個字是翻譯作“篤信不疑”。所以,保羅的“深信”自己要住在世間,是因為清楚知道上帝給他的呼召和交托于他的使命。 (徒二十:24)

使你們在所信的道上又長進、又喜樂。。”(《新譯本》作“使你們在信心上有長進,有喜樂。。”) --  “長進”()就是腓一:12 的福音“興旺”,也用在提前四:15 “這些事你要殷勤去做,并要在此專心,使眾人看出你的長進來。”基督徒的長進應該是全方位的,在信心、愛心、行善、“。。你們卻要在我們主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有長進。”(彼后三:18)。。“凡事長進,連于元首基督。”(弗四:15)。。還有上文我引用的彼后一:5-11,更清楚地說明基督徒要分外殷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什么。。所以我比較喜歡《和合本》的翻譯,“在所信的道上又長進。。”而不是《新譯本》的“在信心上有長進。。”

在所信的道上又“喜樂”,保羅在世上過的是喜樂的一生,他也勸勉信徒效法他在各種境況里過“喜樂的人生”(參第七課)。


叫你們在基督耶穌里的歡樂,因我再到你們那里去,就越發加增。”(《新譯本》作“以致你們因為我要再到你們那里去,就在基督耶穌里更加以我為榮。”) --  我在上一課說:“對保羅來說,重要的是基督被傳開,即使有一等人傳福音的動機不正,甚至要加增他捆鎖的苦楚,他不但不在意,反而滿心喜樂,并且還要繼續地喜樂。為什么他這么肯定說自己要繼續喜樂呢?因為他知道,他的捆鎖不會是長久的,借著腓立比教會信徒和領袖的祈禱和耶穌基督之靈的幫助,終必會叫他從監牢里得釋放。”(腓一:18-19)當保羅 再到腓立比的時候,教會看到他們信心的祈禱沒有落空﹔從保羅身上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都一一見証了上帝的真實、大能和丰盛的恩典,他們要為此開感恩和喜樂的“慶祝會”!因他們“就在基督耶穌里更加以保羅為榮。”(“歡樂” 也可以翻譯作“引以為榮”或“夸耀”,如林后九:3 “但我打發那几位弟兄去,要叫你們照我的話預備妥當,免得我們在這事上夸獎你們的話落了空。”)


2。小結:(腓一:21-26)

保羅的人生觀是“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腓一:20)那么,保羅怎樣看“生”?保羅怎樣看“死”呢?保羅活著就是基督,死了就有益處。若為自己的益處,保羅情愿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但為著基督,為著基督的教會,為著福音的傳揚/辨明/証實,能夠使他的工作有成果,他珍惜自己在世之日,亦仆亦師亦友地事奉眾教會的弟兄姐妹,使他們在所信的道上有長進,有喜樂。


默想:

更棒的結局


“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一:21)


    法蘭西斯公爵曾說過:「我不相信有人會怕死,人們怕的只是死亡的鐘聲。」美國名導演伍迪•艾倫也曾說:「我不怕死,只是不想親身經歷它。」

    死亡本身并不可怕,而是死的過程讓我們感到懼怕。被囚的保羅預料到自己可能會死在獄中,他談論生死說:「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立比書1章21節)。這個看法是多么不同尋常啊!

    死是我們的仇敵(哥林多前書15章25-28節)但它掌管不了眾人所懼怕的「結局」。對于基督徒而言,此生之后另有期待,要比今生更美好。

    有人曾說:「毛毛虫生命的結果,正是蝴蝶生命的開始。」喬治﹒麥當勞也曾寫道:「害怕死亡是多么奇怪的事呀!我們對于日落卻從不畏懼。」

    我個人非常喜歡英文現代譯本中對腓立比書1章21節的解說:「對我來說,活著就是有機會服事基督﹔死了呢,更棒!」我們在肉身活著,就有機會服事耶穌,但將來有一天,我們要真正與他面對面,那時,我們的恐懼將會消逝得無影無蹤。

這就是保羅所說的「更棒的結局」!

    死亡?

    耶穌說:不是死了,乃是睡了,

    醒來無窮美好、開啟嶄新一天,

    光明大道開通,皆在睡了之后。

    對基督徒而言,沒有死的懼怕,只有生命的完全。

(取自《靈命日糧》2007年11月6日,作者:Cindy Hess Kasper)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