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腓立比書》

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亦仆亦師亦友的生命與事奉

第二十三課 - 在主里同心

經文:腓四:1 - 3

主旨:

腓四:1  緊跟前面第三章談的防備猶太律法主義者,保羅在這里稱腓立比教會的弟兄為“我的喜樂,我的冠冕!”可見腓立比教會所受到異端的影響應當是新約教會中最少的。即使如此,保羅還是再次提醒他們:“應當靠主站立得穩。”

腓四:2-3  保羅在腓一:27 - 二:18 曾用很長的篇幅談教會同心的問題,現在我們看到教會的確有兩個姐妹友阿爹和循都基不同心。但這并不意味著教會有很嚴重不同心的問題﹔保羅求一個不知名的同工,幫助化解她們之間的不和。

我在談到如何處理和化解同工之間的沖突時,特別提到以宏觀的角度看保羅在《腓立比書》的“三足鼎立”導向的喜樂、平安、知足和事奉的人生。“三足”中的“一足”是腓一:9-10 “我所禱告的,就是要你們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見識上多而又多,使你們能分別是非。。”這是說基督徒要有敬畏神的智慧,融合愛心與知識/見識/真理,分別是非、真假和對錯。在教會同工有沖突和糾紛時,懂得怎樣在愛心和真理之間取得平衡,不會只想以理服人來化解沖突。“倘若這人與那人有嫌隙,總要彼此包容,彼此饒恕。。”(西三:13)以愛心包容是背十字架﹔饒恕則是修復破碎關系的粘合劑。這“一足”正是化解腓立比教會的弟兄,因站錯邊不能同心的一道藥方。

1。腓四:1 - 3  “1我所親愛、所想念的弟兄們,你們就是我的喜樂,我的冠冕!我親愛的弟兄,你們應當靠主站立得穩。2我勸友阿爹和循都基要在主里同心。3我也求你這真實同負一軛的,幫助這兩個女人,因為她們在福音上曾與我一同勞苦﹔還有革利免,并其余和我一同做工的,他們的名字都在生命冊上。”

《新譯本》:1我所想念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就是我的喜樂、我的冠冕。所以,親愛的,你們應當靠著主站立得穩。2我勸友阿嫡,也勸循都基,要在主里意念相同。3我真誠的同道啊,我也求你幫助她們。這兩個女人,還有革利免和其余的同工,都跟我在福音的事工上一同勞苦,他們的名字都在生命冊上。

KJV:1 Therefore, my brethren dearly beloved and longed for, my joy and crown, so stand fast in the Lord, my dearly beloved. 2 I beseech Euodias, and beseech Syntyche, that they be of the same mind in the Lord. 3 And I intreat thee also, true yokefellow, help those women which laboured with me in the gospel, with Clement also, and with other my fellowlabourers, whose names are in the book of life.

ESV:1Therefore, my brothers, whom I love and long for, my joy and crown, stand firm thus in the Lord, my beloved. 2 I entreat Euodia and I entreat Syntyche to agree in the Lord. 3 Yes, I ask you also, true companion, help these women, who have labored side by side with me in the gospel together with Clement and the rest of my fellow workers, whose names are in the book of life.

 

我所親愛、所想念的弟兄們,你們就是我的喜樂,我的冠冕!我親愛的弟兄,你們應當靠主站立得穩。” (《新譯本》:“我所想念親愛的弟兄們,你們就是我的喜樂、我的冠冕。所以,親愛的,你們應當靠著主站立得穩。”)--  原文:

這節經文是緊跟前面第三章談的防備猶太律法主義者,不要跟隨這些人,不然人生的結局就是沉淪(腓三:18-19)﹔保羅也勸勉教會的弟兄要效法他,視基督為至寶,竭力追求,要得著基督,這樣他們就有榮耀盼望的人生(腓三:20-21)。由于保羅只用了區區四節(腓三:2-3,18-19)談這些“基督十字架的仇敵”,我們實在難說腓立比教會被他們影響有多大。但比起《加拉太書》、《歌羅西書》、《提摩太前后書》、《彼得后書》、《約翰壹書》里提到的異端(如提前一:3-7 保羅提醒提摩太的第一要事,是對付教會的異端。)當時腓立比教會受到異端的影響,應該是最少的。難怪保羅每逢想念他們,為他們祈求都是歡歡喜喜的 (腓一:3-4),也怪不得他在這里稱他們為“。。我的喜樂,我的冠冕!”(腓四:1)

冠冕”的原文是 (crown),保羅指的是運動競技場上勝利者得到的月桂或松枝做的冠冕(提后二:5,林前九:24-25)),或樹葉配上花朵做的花環。羅馬士兵為了嘲笑基督的君王身份,可能也為了要增加耶穌的痛苦,就用荊棘編了個冠冕戴在他頭上。(太二十七:29,可十五:17,約十九:2)。新約書信很喜歡以“冠冕”作獎賞 和夸耀的代用詞,如“公義的冠冕”(提后四:8)、“生命的冠冕”(雅一:12)、“榮耀的冠冕”(彼前五:4)。。類似腓四:1 的用法也出現在帖前二:19-20,保羅稱帖撒羅尼迦教會的弟兄是“我們的榮耀,我們的喜樂。”

19我們的盼望和喜樂并所夸的冠冕是什么呢?豈不是我們主耶穌來的時候,你們在他面前站立得住嗎?
20因為你們就是我們的榮耀,我們的喜樂。

“你們應當靠主站立得穩。” --  這是保羅書信里時常提醒教會弟兄,因為他們是在患難逼迫中或受到異端邪說的誘惑,如:

林前十六:13  你們務要警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穩,要作大丈夫,要剛強。

加五:1  基督釋放了我們,叫我們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穩,不要再被奴仆的軛挾制。

腓一:27  只要你們行事為人與基督的福音相稱,叫我或來見你們,或不在你們那里,可以聽見你們的景況,知道你們同有一個心志,站立得穩,為所信的福音齊心努力。

西四:12  有你們那里的人,作基督耶穌仆人的以巴弗問你們安。他在禱告之間,常為你們竭力地祈求,愿你們在上帝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能站立得穩。

帖前三:8  你們若靠主站立得穩,我們就活了。

帖后二:15  所以弟兄們,你們要站立得穩,凡所領受的教訓,不拘是我們口傳的,是信上寫的,都要堅守。

彼前五:12  我略略地寫了這信,托我所看為忠心的兄弟西拉轉交你們,勸勉你們,又証明這恩是上帝的真恩。你們務要在這恩上站立得住。

彼后一:10  所以弟兄們,應當更加殷勤,使你們所蒙的恩召和揀選堅定不移。你們若行這几樣,就永不失腳(原文不同字)。

對腓立比教會的弟兄來說,這是保羅給他們的第二次提醒。


“我勸友阿爹(Euodias)和循都基(Syntyche)要在主里同心。我也求你這真實同負一軛的,幫助這兩個女人,因為她們在福音上曾與我一同勞苦﹔還有革利免(Clement),并其余和我一同做工的,他們的名字都在生命冊上。” --  保羅在腓一:27 至 二:18 對教會的勸勉里曾談到“同心”的問題。

腓一:27-30 保羅勸勉腓立比教會信徒要過一個與天上公民身份相配的生活,這樣教會就能有同一個心志,站立得穩,遵行主耶穌所頒布的大使命,齊心努力興旺福音,為主作美好見証。但這樣的生活將招來逼迫,他們打的是一場屬靈的爭戰。外在的敵人是魔鬼撒但和所有敵擋彌賽亞,如猶太律法主義者。

腓二:1 - 4 要謙卑同心,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

腓二:1 內在的敵人是紛爭結黨,不能合一同心。但保羅說,在他們信耶穌、歸向基督的時候,上帝已經在基督里為他們建立起合一同心的根基,要達到同心的所有的條件都具備了,它們是“在基督里若有什么勸勉,愛心有什么安慰,聖靈有什么交通,心中有什么慈悲憐憫。。”

腓二:2 既然同心的根基都已建立,他們就要(就應當)“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

腓二:3-4 不能同心的理由:驕傲自大(結黨,貪圖虛浮的榮耀﹔各人單顧自己的事)
 

腓二:5 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

腓二:6-11 耶穌基督是謙卑與順服的最高典范

 

腓二:12-18 要順服 ,活出生命的道)

腓二:12 - 13  順服主為了“做成你們得救的工夫/作成自己的救恩”

保羅要腓立比教會的信徒順服基督,敬畏上帝,操練信心,考驗這信心,繼續在信心中生活,并結出善果等。這些是信徒要努力做成的救恩(即身體得贖,與基督同得榮耀。)但他們不能自居什么功勞,因為這是上帝的恩典,是上帝的靈首先在他們心里作工,為要成就他救贖世人的美意。

腓二:14 - 16  順服主“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作上帝無瑕疵的兒女。。顯在這世代中,好象明光照耀,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

現在保羅把這種信心和順服生活的細節告訴我們。在許多細節中,他只挑出了兩樣“不要發怨言、起爭論”,因為教會有不同心的問題發生。不發怨言和不起爭論,將成為一個怎么樣的人?“使你們無可指摘,誠實無偽。。”目的是要“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有與眾不同的表現:

一、作上帝無瑕疵的兒女﹔

二、好象明光照耀,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

這樣在基督的日子,保羅在主面前交賬的時候,就不會空跑一場,也沒有徒勞一生。

腓二:17 - 18  保羅為他們的順服主而喜樂,也勸勉他們要喜樂,和他一同喜樂。。

腓二:19-30  對同工提摩太和以巴弗提行程的安排 上,保羅也提到自己在羅馬牢獄里,“因為我沒有別人與我同心,實在挂念你們的事。別人都求自己的事,并不求耶穌基督的事。”(腓二:20-21)


保羅用很長的篇幅談教會同心的問題 (腓一:27 - 二:18),并不意味著他自己在事奉上有很多不同心的同工,或腓立比教會有很嚴重的不同心的問題。對保羅來說,與他同心同行的同工很多。新約記載了許多保羅的同工,如巴拿巴(徒十三:2)、馬可(徒十三:13,十五:38)、西拉(徒十五:40)、提摩太(徒十六:l,十七:15)、亞居拉與百基拉(徒十八:2)、路加(徒十六:10)。。在眾多同工中,提摩太是保羅最愛的一個,保羅稱他為“真兒子”(提前一:2),“我所親愛,有忠心的兒子”(林前四:17)。當保羅分身乏朮的時候,常差派提摩太以使者的身份前去處理各地教會棘手的問題。在保羅的書信里,提摩太的名字几乎出現在每一封書信的問安語(羅十六:21,林后一:1,腓一:1,西一:1 等)。后來保羅還把牧養以弗所教會的重責交給提摩太(參第十六課)。 但新約也記載了一次保羅在開始第二次傳道旅程的時候,為了要不要帶馬可上路(因為馬可從前在旁非利亞離開他們,不和他們同去做工,徒十五:38),保羅和巴拿巴起了爭執,結果兩人分道揚鑣。

兩個“屬靈人”就因為一點“芝麻綠豆”的事爭論起來值得嗎?在教會的事工上,這樣的爭論時有所聞,我們不要因此就認定這不是“愛心”的行動。教會不是天堂,上帝不錯是時常把截然不同的同工放在一起,目的是要他們學習在愛心里的配搭,這樣比几個“克隆”同工放在一起更好。理由很簡單:前者的配搭是 1 + 1 = 3 ,后者的配搭是 1 + 1 = 1,請問你要選擇哪一種?如果真的不能配搭的時候,分手是不可避免,但分手并不表示成為陌生人,或成為敵人。保羅和彼得、保羅和巴拿巴、保羅和馬可雖然相繼分手,但他們之間的關系似乎還是“英雄惜英雄,好漢惜好漢”。西四:10 - 11,保羅就稱馬可是為上帝的國和他一同做工的。

其實,同工分手就算是因為教義真理的嚴重事項,也不表示從此關系就一刀兩斷。譬如,懷特腓(George Whitefield,1714 - 1770)和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1703 - 1791)就曾因教義的問題而分手,以致英國的循道宗(Methodist)分裂成兩派,一派是亞米紐斯派(Arminian),另一派是加爾文派(Calvinist)。前者以衛斯理弟兄為領袖,后者則擁戴懷特腓為首領。懷特腓因這次分手寫道:“這些在弟兄中的分裂,有時使我擔憂,但不足使我驚奇。教牧同工們不能想同樣的事,說同樣的話,結果當然是分裂。但愿上帝賜恩給我們,使我們能彼此保持著誠懇而且拆不散的愛,縱然我們各有自己的意見。哦!我何等渴慕天家!那里永無分裂,也沒有爭執,大家竭力歌頌那位坐在寶座上的高羊。我准備著愛的眼淚,我樂意為任何弟兄洗腳。真的,我愿意作眾人的仆人。。。”幸而懷特腓和約翰衛斯理兩人之間的感情破裂的情景并不長久,兩人很快重修和睦。懷特腓寫信給約翰衛斯理說:“我雖然執著于特別的揀選,但是我將耶穌白白地送給每個人。聽憑你把聖潔推往任何方面的極端觀念,我只是不能同意在人里面的罪是可以在今天消滅的。但愿所有的爭辯統統停止。讓我們不講別的,只傳耶穌基督并他釘十字架。這是我的決心。愿主與你同在。”

讓我們學習和自己完全不相同的人同工配搭,若要分手,也讓我們學習在愛中分手,在愛中重修和睦。

保羅有不同心的同工嗎?

“因為我沒有別人與我同心,實在挂念你們的事。別人都求自己的事,并不求耶穌基督的事。”(腓二:20-21)這些不同心的“別人”是他的同工嗎?我們不知道。

但在別的書信,我們看到的確有同工離棄保羅的,“凡在亞西亞的人都離棄我,這是你知道的,其中有腓吉路和黑摩其尼。”(提后一:15)“有人丟棄良心,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壞了一般。其中有許米乃和亞歷山大,我已經把他們交給撒但,使他們受責罰,就不再謗瀆了。”(提前一:19-20)過去許米乃可能是同工,后來偏離了真道,說復活的事已過,敗壞好些人的信心。(提后二:17-18)為了真理的純正,保羅與他們斷絕關系,把他們逐出教會。
 

腓立比教會有不同心的同工嗎?

書信里只在今天查考的兩節經文提到兩姐妹友阿爹和循都基不同心(腓四:2-3),她們過去是保羅的同工。現在保羅求教會一個不知名的同工幫助她們,謀求和解。除了她們,我們就看不到還有什么不同心的問題。

那么,為什么保羅又用那么長的篇幅談同心的問題,甚至還搬出要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的大道理呢?這應該是聖靈默示給世世代代教會的勸勉。

我在上文已經說過,教會不是天堂, 信徒來自四面八方,有不同家庭、教育、工作。。等背景,不同心的問題肯定會有的。但教會的同工就必定要同心才能帶領教會在福音戰場上與敵人爭戰。 當同工之間發生沖突的時候,我們要如何處理和化解呢?

保羅在《腓立比書》提供了一個解決的方案。大家還記得保羅是怎樣為腓立比教會的弟兄禱告的嗎?

腓一:9-10

9我所禱告的,就是要你們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見識上多而又多,
10使你們能分別是非,作誠實無過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

我在第五課解釋,說:“保羅為腓立比教會的弟兄姐妹和領袖們祈求上帝,他們滿有屬靈知識和道德判斷力的愛心,可以作正確的判斷和抉擇,在世作一個真誠無可指摘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并且靠著耶穌基督結滿了公義的果子,使上帝得著榮耀和贊美。”

很多聖經學者和解經家沒有特別重視這個禱告,一般上他們以喜樂的人生作為書信的主題。這也是可以的,因為保羅在書信里用了“喜樂”的名詞(joy)五次和動詞(rejoice)11 次,像打強心針地激勵那些教會的弟兄,他們與保羅同心合力在福音的戰場上與敵人爭戰,開始經歷患難和逼迫。

但我更喜歡用宏觀的角度把“喜樂人生”作為書信的“果”來看待,什么是“因”呢?保羅在書信里列出三條“支柱”作為“因”,有了它們,教會的弟兄就有一個“三足鼎立”導向的喜樂、平安、知足和事奉的人生。這“三條支柱”或“三足”是什么呢?就是:

“一足”是腓一:27 - 二:18 “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這是謙卑順服的心。當眾人都有這樣的心,教會就能合一同心,對外可以站立得穩,為所信的福音齊心努力,打一場美好的爭戰﹔對內彼此相愛、和睦和關懷,顯在這世代中,好象明光照耀,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讓這個失落的世界能看到耶穌,為主作美好的見証。

“二足”是腓三:1-21 “以耶穌基督為至寶”, 保羅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像挖寶藏一樣, 愈挖愈深,他一直問自己找到了嗎?找到了嗎?他不以有任何成就而滿足,他在乎的是自己與基督的關系,是否得著了基督?他專注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后,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 ,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里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

“三足”是腓一:9-10 “我所禱告的,就是要你們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見識上多而又多,使你們能分別是非。。”基督徒要有敬畏神的智慧融合愛心與知識/見識/真理,分別是非、真假和對錯,這樣在真理上,才不會落入異端邪說的圈套,跟隨那些假先知,“結局就是沉淪/毀滅”(腓三:19)﹔在人生的馬拉松征途上,也能作正確的選擇,不至于因錯誤的選擇,走許多冤枉路,如亞伯拉罕的兩次離開迦南(創十二:10-20,二十:1-18)。在教會同工有沖突和糾紛時,懂得怎樣在愛心和真理之間取得平衡,不會只想以理服人來化解沖突。“倘若這人與那人有嫌隙,總要彼此包容,彼此饒恕。。”(西三:13)以愛 心包容是背十字架﹔饒恕則是修復破碎關系的粘合劑。這“一足”正是化解腓立比教會的弟兄,因站錯邊不能同心的一道藥方。

保羅要腓立比教會的弟兄效法他(腓三:17):一、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二、以耶穌基督為至寶,作為人生的標杆﹔三、有敬畏神的智慧融合愛心和真理,可以分別是非和對錯,這樣他們就可以過一個喜樂、平安、知足和事奉的人生(第四章)。

我用以下兩個圖來解釋保羅的“三足鼎立”導向的喜樂、平安、知足和事奉的人生(“3-pillars”- driven  life) :

“三足鼎立”導向的喜樂、平安、知足和事奉的人生

“三足鼎立”里的“第三足”
腓一:9-10 “我所禱告的,就是要你們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見識上多而又多,使你們能分別是非。。” 


在這“三足”當中,“第三足”是保羅給教會的禱告(腓一:9-10),祈求上帝給他們敬畏神的智慧融合愛心與知識/見識/真理,可以分別是非、真假和對錯。我們從書信可以看到,教會里有不同心的問題(腓一:27-二:18,四:2-3),也有人因保羅的被監禁在羅馬說三道四,加增他捆鎖的苦楚(腓一:15-17,二:21),也有人被猶太律法主義者所傳講的歪道誤導的(腓三:2-3,18-19)。為什么要把愛心和知識/見識/真理連結在一起呢?知識越多不是夠了嗎?在判斷猶太律法主義者傳講的道是真是假,有知識的確是夠了。但與同工為著一些相對的真理或做事的方法和優先次序,各持己見的時候,那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有理也說不清,同工之間就要用愛心彼此接納,彼此包容和彼此饒恕(西三:13)。換句話說,其中一方要背起十字架,融合愛心和真理。保羅在生與死之間作選擇的時候,也是遵循這一個原則。對他來說,死了就有益處,“情愿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腓一:21-23)但為著福音的廣傳,為著幫助教會的弟兄在所信的道上有長進(腓一:25),他深信自己仍要住在世間。我們以后在第四章,當他處在兩難之間,要持守自己的信念,就是信靠主的供給,無論在什么景況都可以知足(腓四:11-13),還是接受腓立比教會的饋送,繼續支持他的宣教事工,看保羅怎樣應用這個原則作他的選擇。

對今天的信徒來說,這個道理還是一樣的。夫妻之間不是以理服人,乃是彼此相愛,彼此包容和饒恕,手牽手走一生的道路。

總之,教會的同工必定要同心。同行也要同心(摩三:3 “二人若不同心,豈能同行呢?”) 但同工不一定要同行。若有同心同行的同工,足矣!


“我勸友阿爹(Euodias)和循都基(Syntyche)要在主里同心 。我也求你這真實同負一軛的,幫助這兩個女人,因為她們在福音上曾與我一同勞苦﹔還有革利免(Clement),并其余和我一同做工的,他們的名字都在生命冊上。” --  我們只知道腓立比教會的兩姐妹友阿爹和循都基不能同心,究竟她們之間有什么沖突,聖經沒有告訴我們,我們就不要亂猜了。現在保羅請求教會另一個不知名的同工,幫助化解她們之間的不和,可見保羅是多么的關心腓立比教會的同工。“。。真實同負一軛的”(true yokefellow)-- 《新譯本》作“真誠的同道啊”,原文是, 這個字只出現在新約這里,雖然和下文的“一同做工”(《新譯本》作“同工”),原文是 (fellow-labourer,也用在腓二:25 “然而,我想必須打發以巴弗提到你們那里去。他是我的兄弟,與我一同做工、一同當兵,是你們所差遣的,也是供給我需用的。”)不同,但意思是一樣。保羅沒有說這個同工是誰,這是很少見的,因為在他的書信里,他時常都提到他們的名字。總之,他求這個不知名的同工,幫助化解兩個姐妹之間的不和。至于革利免(Clement),他的名字也只出現在這里。保羅說這些同工的名字“都在生命冊上”。“生命冊”(The Book of Life)上記錄的是凡是屬于主的人。我們在舊約里已經看到這本冊子,如:

詩六十九:28  愿他們從生命冊上被涂抹,不得記錄在義人之中。

賽四:4  主以公義的靈和焚燒的靈,將錫安女子的污穢洗去,又將耶路撒冷中殺人的血除淨。那時,剩在錫安、留在耶路撒冷的,就是一切住耶路撒冷、在生命冊上記名的,必稱為聖。

至于新約,除了在《腓立比書》這節經文,就只出現在《啟示錄》:

啟三:5  凡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我也必不從生命冊上涂抹他的名,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眾使者面前認他的名。

啟十三:8  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之羔羊生命冊上的人,都要拜它。

啟十七:8  你所看見的獸,先前有、如今沒有,將要從無底坑里上來,又要歸于沉淪。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見先前有,如今沒有、以后再有的獸,就必希奇。

啟二十:12,15  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并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

啟二十一:27  凡不潔淨的,并那行可憎與虛謊之事的,總不得進那城﹔只有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冊上的才得進去。


在《腓立比書》的開頭,我們看到教會里有“監督”,有“執事”:“基督耶穌的仆人保羅和提摩太,寫信給凡住腓立比,在基督耶穌里的眾聖徒和諸位監督、諸位執事。。”(腓一:1)究竟保羅在這兩節經文(腓四:2-3)所提到這些人是不是監督或執事,我們不知道。總之,他(她)們的名字都記在生命冊上。感謝主,我們的名字也都記在生命冊上。


2。小結:(腓四:1 - 3)

腓四:1  緊跟前面第三章談的防備猶太律法主義者,保羅在這里稱腓立比教會的弟兄為“我的喜樂,我的冠冕!”可見腓立比教會所受到異端的影響應當是新約教會中最少的。即使如此,保羅還是再次提醒他們:“應當靠主站立得穩。”

腓四:2-3  保羅在腓一:27 - 二:18 曾用很長的篇幅談教會同心的問題,現在我們看到教會的確有兩個姐妹友阿爹和循都基不同心。但這并不意味著教會有很嚴重不同心的問題,保羅求一個不知名的同工,幫助化解她們之間的不和。我在談到如何處理和化解同工之間的沖突時,特別提到以宏觀的角度看保羅在《腓立比書》的“三足鼎立”導向的喜樂、平安、知足和事奉的人生。“三足”中的“一足”是腓一:9-10 “我所禱告的,就是要你們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見識上多而又多,使你們能分別是非。。”這是說基督徒要有敬畏神的智慧,融合愛心與知識/見識/真理,分別是非、真假和對錯。在教會同工有沖突和糾紛時,懂得怎樣在愛心和真理之間取得平衡,不會只想以理服人來化解沖突。“倘若這人與那人有嫌隙,總要彼此包容,彼此饒恕。。”(西三:13)以愛心包容是背十字架﹔饒恕則是修復破碎關系的粘合劑。這“一足”正是化解腓立比教會的弟兄,因站錯邊不能同心的一道藥方。


默想:

解決沖突

 

腓四:2  “我勸友阿爹和循都基要在主里同心。”

    今日有許多國家仍紀念「國際沖突解決日」,它的目的在于鼓勵人民可以利用調停和仲裁,而不是透過法律途徑來解決人與人之間的歧見。身為基督的跟隨者,我們仍然必須面對沖突,我們必須學習以尊崇上帝的方式,來解決意見紛爭。

    有一句話說:「教會的紛爭是最糟糕的紛爭。」也許這是因為它是一群聲稱相信合一與愛的人之間的沖突。許多基督徒曾經因為受基督徒朋友的傷害,從此離開了教會。

    友阿蝶和循都基是在聖經里所提到的名字,并且急切地需要解決她們的歧見:「要在主里同心。」(腓立比書4章 2節)保羅并沒有對她們不聞不問,讓她們繼續爭吵,他反而呼吁一個值得信賴的同工去「幫助這兩個女人,因為她們在福音上曾與我一同勞苦。」(3節)在同一章里,保羅力勸腓立比人將他們的需要帶到上帝面前,仰望禱告帶來上帝所賜的平安(7節),以及他永恆的同在(9節)。

    對于基督徒團體中的沖突,每一個信徒都有責任。在傷害與差異之間,我們要相互鼓勵、傾聽并禱告。

仔細思想:

    聖經如何論到教會的合一?(以弗所書4章1-16節)

    假若你對主內弟兄有任何意見,該怎么做呢?

    (馬太福音5章23-24節﹔18章15-17節)

    饒恕是修復破碎關系的黏合劑。

(取自靈命日糧》2009年 10月15日,作者:David C McCasland)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