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約書亞記 - 南征北伐在迦南

第三課 - 授命予民

經文:書一:10 - 18

主旨:約書亞給以色列軍發布第一個命令。

1。已經不記得是哪位德國哲學家說的話:“The only thing we learn from history is that we never learn from history”,意思是,我們從歷史所學的唯一功課是,我們沒有從歷史學到什么。保羅要我們把舊約以色列民所遭遇的許多事作為鑒戒,不要重蹈覆轍,(林前十:1 - 11)但很多時候,我們并沒有從舊約的歷史學到什么,仍然是一個“不信”。怪不得新約有這么樣一句話:“等到外邦人的數目添滿了。。”(羅十一:25,路二十一:24),因為像猶太人一樣,我們把上帝的恩典視為當然,毫不珍惜,一再地試探上帝,所以有一天,上帝的忍耐寬容也有完結的時候,那時,地上還有許多未得之民,教會要怎樣在主耶穌面前交帳呢?

2。書一:10  -11 “于是,約書亞吩咐百姓的官長說:‘你們要走遍營中,吩咐百姓說。。’”

我一再地說,作領袖的,在還沒有授命之前,先要做好受命的功課。很多人喜歡發號施令,但卻不懂得接受命令,遵從命令。你看摩西,他在山上四十天,從耶和華上帝領受誡命、律例典章,和建造會幕的整個藍圖,這是很不簡單的,他要懂得如何安靜地去聽,去記,不能漏掉一個細節,不能加上自己的意思。下山后,他要把所領受的,詳細地告訴眾民。所以我說,一個未曾學過接受命令和遵從命令的,是一個不懂得授命的人。

約書亞是一個真正的領袖。他把從耶和華上帝所領受的命令,理解消化后,現在向會眾發布命令,要他們遵從。把命令下達到兩百多萬會眾不是簡單的一回事,約書亞要感謝他的師傅摩西,因為摩西把以色列民組織的很完善,命令可以迅速地一層層從上到下傳達。教會也有這樣的組織嗎?

3。書一:11   “你們要走遍營中,吩咐百姓說:‘當預備食物﹔因為三日之內你們要過約旦河,進去得耶和華你們上帝賜你們為業之地。’”

約書亞發布的第一道命令很簡單:預備食物,三日之內要過約旦河了。有話說:空肚子不能行軍。以色列民還沒進迦南,他們每天早晨還照常收嗎哪充飢,現在要預備打戰,當然要預備額外的食物。

為什么要等三天才過約旦河?有解經家如F B Meyer (邁爾)認為這三天的等待有更深一層的屬靈意義。他說,聖經的三天被認為代表從死亡到復活的歷程。因此,在渡過象征死亡的約旦河以進入復活的境地之前,讓以色列民在河的這邊逗留三天,本是合宜的。我個人不想把聖經的預表拉扯到這個程度。像我們這些當過兵的人,知道渡河行軍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說過河就過,乃是要經過一番准備的功夫,如收拾一切營幕、家畜、應用品,并從摩押平原的田地里采集食物等等。三天的等待是必須的。

4。書一:12 - 18  “ 約書亞對流便人、迦得人,和瑪拿西半支派的人說:‘你們要追念耶和華的仆人摩西所吩咐你們的話說:<耶和華你們的上帝使你們得享平安,也必將這地賜給你們。>你們的妻子、孩子,和牲畜都可以留在約旦河東、摩西所給你們的地﹔但你們中間一切大能的勇士都要帶著兵器在你們的弟兄前面過去,幫助他們,等到耶和華使你們的弟兄像你們一樣得享平安,并且得著耶和華你們上帝所賜他們為業之地,那時才可以回你們所得之地,承受為業,就是耶和華的仆人摩西在約旦河東、向日出之地所給你們的。’他們回答約書亞說:‘你所吩咐我們行的,我們都必行﹔你所差遣我們去的,我們都必去。我們從前在一切事上怎樣聽從摩西,現在也必照樣聽從你﹔惟愿耶和華你的上帝與你同在,像與摩西同在一樣。無論什么人違背你的命令,不聽從你所吩咐他的一切話,就必治死他。你只要剛強壯膽!’”

這里的鑰字是“追念”。約書亞似乎不是命令流便人、迦得人和瑪拿西半支派的人也要過約旦河參戰,是他怕這兩個半支派的人不給他情面嗎?我們不知道。礙于摩西是個神人,這兩個半支派的人過去可能不敢說不過河參戰,(民三十二章)但現在摩西已死,約書亞剛就職,他們不守信約不是不可能的事。所以,約書亞在提醒他們這個承諾時,他用的是“追念”這詞。

兩個半支派的參戰人數有多少?從第二次普查的資料(民二十六章),大約是43,730 + 40,500 + 1/2 X 52,700 = 110,580人,等于18%的總兵數。不過,不是全部人數過河,因為按書四:13,只有四萬人過河,也許有的要留下來保護婦孺。總之,若少了這兩個半支派,是會大大削弱了以色列軍的實力。

兩個半支派的反應是怎樣的?感謝上帝,他們反應熱烈,鼎立支持,十分合作。對約書亞來說,簡直是打了一支強心針。你聽他們怎樣說:“。。你所吩咐我們行的,我們都必行﹔你所差遣我們去的,我們都必去。我們從前在一切事上怎樣聽從摩西,現在也必照樣聽從你﹔惟愿耶和華你的上帝與你同在,像與摩西同在一樣。無論什么人違背你的命令,不聽從你所吩咐他的一切話,就必治死他。你只要剛強壯膽。”他們不但以大局為重,還確立了約書亞的領導權。

兩個半支派寧愿要約旦河東的地土,放棄迦南地的產業,是否明智呢?我在民數記十九課有談到這點:

“他們這樣的選擇對嗎?是經過深思熟慮后才作的決定嗎?河東的地形適合防守嗎?為什么耶和華上帝事先不把河東也划定為以色列民的產業?由于聖經沒有給我們這方面的詳情,我們實在不知道。從王下十:33節的記載,約主前810年,以色列王耶戶年間,耶和華開始割裂以色列國的時候,首當其沖的就是“約但河東、基列全地,從靠近亞嫩谷邊亞羅珥起,就是基列和巴珊的迦得人、流便人、瑪拿西人之地”被亞蘭王哈薛所占領,我們可以推論約但河東絕對不是容易防守的地方。兩支派的決定不是智慧的決定。”

河東不錯是“可牧放牲畜之地”(民三十二:1),但在他們還沒有窺探上帝所應許之地的情況底下,就貿然作出這樣的決定,不單是不明智,其實是對上帝的不信。因為上帝說過,應許之地是“流奶與蜜之地。。”(民十三:27)他們不等進入迦南地,就要摩西把河東地區分給他們為業,是認為上帝的應許不足信,所以沒有耐心去等。他們放棄最佳的,選擇次等的,實在是愚蠢之舉。教會或基督徒也有像兩個半支派的,不愿等待耶和華上帝,放棄最佳的福氣,選擇次等的祝福嗎?________________

默想:

一直到現在,不管是約書亞,還是官長,或眾民,都沒有人發問:“怎樣渡過約旦河?”當兵的人都知道,要渡河行軍必須要有全副配備才行。以色列軍什么配備都沒有,怎么樣渡河?況且當時是三、四月(接下來他們有守逾越節,書五:10),正逢收割時節,從黑門山流下大量溶化的雪水,河水因此暴漲,沿岸泛濫。以色列軍站在河邊,一定看到滾滾濁流,挾帶著泥沙,樹干,往下急湍而去。約旦河從上游的高原下注低窪的死海,一瀉千里的水勢為它贏得了“瀑河”的別名。這正是當日約書亞和以色列軍所見到的景象。

教會做任何事工之前,擋在面前的很可能也是“瀑河”的巨大障礙。你有問:“怎樣挪移這個障礙”嗎?我們留待以后再來查考這個問題。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