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基督的腳蹤行

第一百七十八課 - 道成肉身的基督耶穌(一)

經文:約一:1 - 18

主旨:使徒約翰告訴我們基督耶穌是誰。

1。感謝主,這三年來如此恩待我們,使我們可以一課又一課地,從耶穌的降生到耶穌的升天,把四本福音書查考完畢。若不是真理的聖靈引導,我們根本不可能明白上帝的話語(約十六:13)。愿一切的榮耀歸于天上的父神。

2。在整個課程里,我故意漏掉約一:1 - 18 和耶穌的家譜(太一:1- 17,路三:23 - 38)這兩段經文。這是從不同的角度來看耶穌的出處,也就是保羅說的:“論到他兒子 - 我主耶穌基督。按肉體說,是從大衛后裔生的﹔按聖善的靈說,因從死里復活,以大能顯明是上帝的兒子。”(羅一:3 - 4)今天,我先跟大家查考約一:1 - 18。

3。約一:1 - 18 是約翰福音書的序言,在短短的十八節里,使徒約翰就開門見山地把耶穌神人二性的身份勾畫出來。這個序言和書尾他寫書的主旨:“要叫你們信耶穌是基督,上帝的兒子,并且叫你們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是互相對應的。對使徒約翰來說,他之所以一開頭就能如此介紹耶穌,不怕讀者讀不懂,是因為他寫作此福音書時(約主后一世紀末),其他三本符類福音書早已流傳在基督教圈子里,大家對耶穌的生平事跡和言訓都很熟悉,但著重點都是在耶穌的人性。使徒約翰寫福音書時,則另有不同的特色,他強調的是耶穌的神人二性,通過耶穌所行的神跡(signs),樹立了許多“路標”,把人指向基督那里。約翰把這十八節作為序言,我卻要把這十八節作為結尾,理由是:對于那些初信的弟兄姐妹和慕道者,要他們一開始就查考這段序言,簡直難如登天。記得自己第一次打開約翰福音的時候,就完全不知所云,也不知第六節的約翰是否就是《約翰福音》的約翰。

在還沒有正式查考之前,若是我問你:既然你已經查考了這個課程的一百七十七課,你是否能夠用自己的話語把“耶穌是誰?”寫下來和大家分享?_________

4。約一:1 - 2  “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這道太初與上帝同在。”

A。 “太初有道”-- 使徒約翰所用的“道”字,原文是 Logos。他用這個希臘字可以說用的非常恰當。他把一個當時流行的希臘朮語轉化,以代表“基督”。當年那組中文聖經的翻譯前輩以“道”字來翻譯 Logos ,也可以說是神來之筆。為什么我這樣說呢?

先看希臘人對Logos 的認識。在希臘哲學中,Logos這字是常用字。按希臘哲學家們的看法,在一切事情的背后,必定有思想,但思想是抽象的。這個抽象的觀念或許可用“智慧”(Sophia)這個字來表達。他們認為“智慧”是在一切工作之先,而且是一切現象原先的本體。最初提出這個觀念的是主前五百六十年的哲學家,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你看他是怎樣發展這套哲學思想的?他的基本思想其實很簡單:每一樣東西都時刻在變動中。既然一切都在變動,何以這個世界和人生看來又是有條不紊的呢?何以人能思維和推理呢?照赫氏的說法,整個宇宙,自然世界里的一切事物,和人心中的思維運作都是由Logos,洛格斯,或上帝的理性來控制,所以才不會雜亂無章。當然,希臘哲學家們不是相信有個上帝,他們的Logos 只不過是一個抽象的觀念。我們也不要以為他們的“智慧”,就是箴言第八章的“智慧”。使徒約翰很巧妙的借用希臘哲學家的這個觀念,告訴他們Logos不是一個抽象的觀念,耶穌基督就是Logos,你們只要看看耶穌,就是見到了上帝的心思。

對希伯來人來說,他們不像希臘人的喜歡談抽象的東西。和Logos相對的希伯來文是memra (上帝的話),在用亞蘭文翻譯的舊約聖經《他爾根》(Targums)里,memra是用來表示耶和華上帝的彰顯,如上帝的使者,或上帝的“智慧”。(箴言八:22 - 23)對猶太人來說,宇宙萬物都是來自思想,思想的背后必然有一個思想者,就是上帝。上帝用話語創造了萬物,管理萬有,連人的心思意念都在他的掌管中,叫一切運行的井井有條。當使徒約翰用Logos這個字時,他必然心里也有這個希伯來人的觀念。

我還要強調一點。當使徒約翰寫這本福音書時,靈智派或諾斯底異端(Gnostics)已經大行其道。他們不是否認基督的人性,認為主耶穌的身體只是一種想象的幻影(如Docetic Gnostics),就是將從上帝發射出來的放射物 aeon 基督和在地上的耶穌分別開來(如Cerinthian Gnostics),因為他們視物質為邪惡,不能接受耶穌是從上帝來的基督。約翰聲稱的“道(基督)成肉身”,直接反駁了靈智派的謬論。

現在談到中文聖經用的“道”字。中國人一提到“道”,馬上就聯想到老子《道德經》第四十二章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這是老子講的宇宙生成論,里頭的“一”、“二”、“三”是指“道”創生萬物的過程。萬物由“道”而生,萬物消滅又都復歸于“道”﹔萬物的每一生一滅,都是遵循著“道”的循環規律。我們真的佩服老子這個偉大的思想家,在主前500年,憑空的作出這樣的構思。但由于他沒有上帝的特殊啟示,他不能進一步地看到“道”和上帝的關系,在《道德經》里,他否定了上帝的存在,否定了上帝對世間萬物的創造和主宰。中文聖經的翻譯者借用這個“道”字指向基督,實在是神來之筆。

B。“太初有道”-- “太初”的原文是en archei,英文是 in the beginning,有如創世紀的開頭所用的希伯來文be reshith(創一:1),但卻是指向比創世更早的“永恆”(eternity)。“有”的原文是 en,英文是 was,在第一節里,約翰竟然用了這個字三次那么多。在文法上,en 是 eimi (英文 is)的過去不完成式時態(imperfect),強調的不是上帝或“道”是否有源頭,而是他們永恆地存在。跟約一:14節的“道成了肉身”的“成了”(英文became,原文egeneto)完全不同。要明白這兩個字的區別,大家只要看約八:58 “還沒有亞伯拉罕就有了我。”((before Abraham came (原文genesthai,在某個時間) I am (原文 eimi,永恆地存在))

C。“道與上帝同在”-- “與上帝同在”的原文是 pros ton Theon,介詞 pros 的用法表示“道”和“上帝”是同等的。(腓二:6)在希臘文里,“與”的介詞還有 meta,sun,或 para。meta 是指“在。。中間”或“之后”﹔sun是指“緊密地聯系”﹔para是指“在。。之旁”。約翰用的“pros”字卻有親密,面對面,和聯合行動的意思。在約壹二:1,我們也看到相同的用法:“在父那里我們有一位中保,就是那義者耶穌基督。”(We have a Paraclete with the Father, 原文是 parakleton echomen pros ton Patera)

D。“道就是上帝”-- 原文是kai Theos en ho Logos,英文是 And the Word was God。 約翰在用字方面是非常謹慎,是一個一個字推敲,完全是在聖靈的默示下寫的。他不是說:kai ho theos en ho logos, 這樣就分不清誰是主詞了?(原文的ho 是等于英文的定冠詞 the,ho Logos 不是 ho Theos, 所以主詞是“道”,不是“上帝”。)約翰的用法正好反駁了后來的異端撒伯流主義(Sabellianism),他們反對三位一體的教義,傳講的是形態論(modalism)和形態神格唯一論(modalistic Monarchianism),認為神以不同形式顯示自己,有時顯示為父,有時顯示為子。雖然他們也講論三個位格,但卻相信只有一個神性本體(essence of deity),這神性本體以三個不同形態表現他自己。于是父曾降生為子,父曾死在十字架上,并且父曾自己從死里復活。約翰說:“道就是上帝”,不是“上帝就是道”。同樣的道理,約四:24 的“pneuma ho theos”,意思是“上帝是靈”,不是“靈是上帝。”約壹四:16的“ho theos agape”,意思是“上帝是愛”,不是“愛是上帝”。

在第一節,我們就清楚地看到基督的神性,和他有別于天父上帝的另一位格,但他們卻是一體,只有一個本質。

E。“這道太初與上帝同在。”-- 這一節不但重復了上一節的意思,也作為一個連接句,指向十四節的“這道(現在)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

5。約一:3  “萬物是借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借著他造的。”

 從永恆踏入了時空,約翰告訴我們基督就是那位創造者,但不是唯一的創造者,是“借著”他造的。“借著他”的原文是 di autou,英文是 through him 。林前八:6 保羅特別強調:“。。父 - 萬物都本于他。。并有一位主,就是耶穌基督 - 萬物都是借著他有的﹔我們也是借著他有的。”在西一:16,保羅也說:“因為萬有都是靠他造的。。。一概都是借著他造的,又是為他造的。。”來一:2也說:“。。也曾借著他創造諸世界。”所以,新約聖經在這方面的教導都是一致的。

約翰之所以如此強調,不是沒有理由的。原來,當時的靈智派聲稱:太初有兩樣東西存在 - 一是上帝,另一是物質。上帝是純潔的,物質是邪惡的。那么上帝和物質怎么能夠并存呢?他們說:這個上帝是舊約的上帝,從他那里發出許多發射體(aeon),這些發射體離開上帝愈來愈遠,不但不認識上帝,還敵對上帝。這個發射體就是后來創造世界的力量,它離開了上帝這么遠,所以可以接觸邪惡的物質。約翰反駁他們的論點,宇宙和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上帝,借著基督造的。物質不是邪惡的。耶穌基督“道成肉身”就是一個最好的明証。

6。約一:4 - 5 “生命在他里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卻不接受光。”

從時空的創造,我們來到創造者和創造的最高峰 - 被創造的人的關系。我們也開始接觸到約翰福音書里的一些常用字。

“生命”(原文是 zoe)-- 創造者是生命的源頭,被創造的人不是生存,活著而已。耶穌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約十一:25 - 26)人的生命不是動物的生命,動物死了就完了﹔人的生命是從上帝那里來的,是按著上帝的形象和樣式造的,人死了不是完了,他以后還要向賜他生命的創造主作個交待。約翰寫福音書的目的,是人們可以“信耶穌是基督,是上帝的兒子,并且叫你們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約二十:31)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約十四:6)所以人活著不代表就有生命,除非信耶穌基督,理由是:聖經說死是從罪來的﹔因此當罪不存在或被對付并除去時,生命就被恢復,再無死亡的地位。約翰用zoe 這個字代表無罪的生命,沒有死的生命,就是耶穌說的:“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的生命。

“這生命就是人的光”-- 在原文里,“生命”和“光”的前面都有一個定冠詞(英文 the)。我們也可以說:“這光就是人的生命。”“光”是約翰在福音書、書信和啟示錄里常用的字。“光”和“黑暗”相反,“光”表示聖潔,“黑暗”有污穢,罪惡的含義。當人信基督耶穌,得了生命,他就是在光中行﹔反之,他是活在黑暗里,是在罪中行,就是這么簡單。所以,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 黑暗里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八:12)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卻不接受光。”-- 人在伊甸園犯罪之后,就活在黑暗里。光照在黑暗里,是表示上帝自動地尋找失喪的人,不是在黑暗里的人尋找光。可悲的是,黑暗里的人不肯接受光。更為重要的是,“照”的原文是phainei,是現在式的動詞(linear present active indicative),光一直都照在黑暗里,從來沒有熄滅過。箴言二十:27說:“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鑒察人的心腹。”雖然人犯罪作惡,但在人的靈的本質中,仍存有分辨是非的良心。人是否順從良心的指引則是另一回事。

你能夠用自己的話把第四和第五節的意思寫下來嗎?__________________

7。約一:6  “有一個人。。。”

不是所有黑暗里的人都不就近光。現在有一個人,他是誰呢?我們還是留待下一課再來查考。

默想:

波斯的祆教(Zoroastrianism)和一些東方的外教相信宇宙間有兩大敵對的力量,就是黑暗的神阿利曼(Ahriman)和光明的神奧馬慈達(Ormuzd)。整個宇宙都是它們永遠沖突的戰場。在基督教的圈子里,也有人持相似的觀點,認為上帝和魔鬼撒旦在不停的爭戰中。

“光照在黑暗里。。”-- 黑暗是永遠不能消滅光的。這不是兩大敵對的力量在爭戰﹔光照在黑暗里,是在尋找失喪的人,這是愛的行動(Operation Love)。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