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基督的腳蹤行

第一百六十八課 - 耶穌被釘十字架(二)

經文:太二十七:27 - 56,可十五:16 - 41,路二十三:26 - 49,約十九:16 - 30

主旨:十字架解決了第一個問題:上帝怎么可能自己為義,又稱罪人為義?

 

1。上一課,我已經把耶穌被釘十字架的整個過程講述了。今天,我要和大家一同思考耶穌被釘十字架受死的意義。

2。耶穌被釘十字架絕對不是偶然發生的事件。從他開始公開的事工,我們就時常聽到他說:“我的時候還沒有到。。”(約七:6)他用隱喻如“一粒麥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說明他的死是必要的,有目的的。當然我們不會忘記他三番四次預言自己要被釘十字架。(路十八:31 - 34)其實,整個救贖的計划是在創世之前已經籌划好了,我在第一百五十八課曾說,創造和救贖不是孤立的兩回事,都是為了榮耀三位一體的上帝。那些問為什么上帝不創造一個完全的人,或以為上帝創造人時出了差錯,以后才設法彌補,都是因為把創造和救贖兩件事孤立起來的緣故。

3。十字架究竟解決了什么問題?為什么這些問題不能用別的方法來解決?我們先看第一個問題:

A。上帝怎么可能自己為義,又稱罪人為義?

聖經說:“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羅三:23)上帝本身是聖潔和完全,我們卻是罪人,污穢不堪,聖潔和罪惡怎么能夠相容?再說,上帝是公義和公平:公義是他的標准,公平是說他處事公正,不偏袒任何一方。既然如此,罪人因為達不到上帝的標准,上帝怎么可能視有罪為無罪,接納我們,稱我們為義呢?有的人說,噢,上帝是慈愛的,他憐憫罪人,所以可以無條件的接納罪人,赦免他們的罪。果真如此,十字架根本是多余的。就因為上帝是公義的,他就必須為罪人獻上一件祭物,作為代罪羔羊,以滿足律法上的要求。這件祭物不可能是牲畜,因為它只能暫時頂替罪人,它必須是一個無罪的人才能成為永遠的贖罪祭。他是誰呢?就是神子耶穌,只有他才符合這個資格。

耶穌是人子,只有人才能在罪上頂替人﹔耶穌是神子,只有神子是聖潔,毫無瑕疵,能作代罪的羔羊。耶穌在十字架上最后說的几句話,清楚說明他的救贖罪人的工作:

(1)“我渴了”(約十九:28) -- 這是人子在肉身受苦的呼喊。耶穌在地上絕對不是一個幻影。聖經記載說,“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來四:15)

(2)“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么離棄我?”(太二十七:46) --神子耶穌向來沒有離開過上帝,就算是在地上,他也與上帝是合一的。如今,在十字架上,他之所以會如此呼喊,是因為他已經背負了我們的一切罪,作那代罪的羔羊,是罪把他和上帝暫時地隔離。這是他在地上所經歷的最深的愁苦。

(3)“成了”(約十九:30) -- 這是耶穌勝利的呼喊,表明他到地上做罪人的贖罪祭已經大功告成。

(4)“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里。”(路二十三:46) -- 耶穌是實實在在地斷氣死了,不是暈過去。

現在,公義的上帝可以接納罪人,稱他們為義。保羅說:“這就算為他的義。”(羅四:3,22)上帝不但赦免了罪人,他還視罪人好像從來沒有罪似的,所以保羅說:“我們既借著耶穌基督得與上帝和好,也就借著他以上帝為樂。”(羅五:11)

所以,十字架解決了第一個問題。

B。第二個問題:我們這些被罪所囚禁,又麻木不仁之人,怎么可能有義行,成為聖潔呢?

稱義是一回事,行義則是另一回事。被贖的人怎么可能突然改頭換面,行起義來?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要留待思考耶穌從死里復活后,再來討論。

 默想:

這里有個福音的故事:

蘇格蘭某村有一醫生,精通醫朮,信奉基督至為虔誠。當他去世之后,他的妻子翻閱他的帳簿,發現几個病人積欠醫藥費用未還。但是醫生卻在帳末親手用紅墨水寫了几個小字:“赦免了 -- 太窮不能還。”他的妻子性情與他不同,堅指病人非還不可,于是訴諸法庭。法官問說:“這些紅墨水寫的字是你丈夫的親筆嗎?”醫生的妻子答道:“是的。”法官于是判決說:“按著本地法律,債主若已寫上‘赦免了’,任何法官無法代他索還此債。”救主耶穌基督已經為了我們流出寶血,使罪得赦,凡是相信接受的人,上帝就不能再定他的罪了。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