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跟隨基督的腳蹤行

第一百六十六課 - 耶穌受審(二)

經文:太二十七:1 - 2,11 - 26,可十五:1 - 15,路二十三:1 - 25,約十八:28 - 十九:16

主旨:耶穌在巡撫彼拉多面前受審。

 

1。太二十七:1 - 2 “到了早晨,眾祭司長和民間的長老大家商議要治死耶穌,就把他捆綁,解去,交給巡撫彼拉多。”

第一百六十四課,我們看到耶穌在祭司長該亞法面前的受審。那是凌晨時分,猶太公會倉促地在該亞法府上聚集,為的是盡快審訊耶穌,要把他治死。現在天亮了,大概公會的全體會員都到齊了,他們決定把耶穌捆綁,解去,交給當時的羅馬巡撫彼拉多。

彼拉多(Pilate)是誰?羅馬本來]有委派巡撫駐守巴勒斯坦的,但自從大希律王在主前四年去世后,巴勒斯坦就被他的三個兒子瓜分:安提帕(Antipas)管加利利﹔腓力(Philip)管約旦河東北邊的地區﹔亞基老管以土買、猶大和撒瑪利亞。后來問題出在亞基老,百姓因為他是個邪惡的暴君,遂向羅馬皇帝投訴,不久,猶大改由亞古士都(Augustus)皇帝在主后六年親自管轄,彼拉多則在主后二十六年接任,直到三十五年。照常理,既然彼拉多能被委任管轄這個動蕩不安的地區,他應該不會是個昏庸無能之輩。但奇怪的是,上任不久,就發生了三件重大而不名譽的事:一是在他首次巡視耶路撒冷的時候(當時的省都是在該撒利亞),他的部隊不顧猶太人的禁忌,高舉著有皇帝的雕像的軍旗,進入聖城,由于猶太人不顧生死的頑抗,彼拉多終于妥協﹔二是因為他想動用聖殿里的奉獻,興建新水道,還用武力壓制暴動的猶太人﹔三是他在希律王的舊宮里,安放了許多刻有皇帝提庇留(Tiberius)名字的盾牌,猶太人把它們當作是外邦的神明,要彼拉多拆除,但他拒絕,最后猶太人向皇帝投訴,彼拉多被迫拿下它們,顏面全失。

換句話說,彼拉多的政績記錄非常不好,隨時有丟烏沙帽的可能。猶太人就是抓住他的這個弱點,迫使他就范。

2。約十八:28 - 38 “眾人將耶穌從該亞法那里往衙門內解去,那時天還早。他們自己卻不進衙門,恐怕染了污穢,不能吃逾越節的筵席。彼拉多就出來,到他們那里,說:‘你們告這人是為什么事呢?’他們回答說:‘這人若不是作惡的,我們就不把他交給你。’彼拉多說:‘你們自己帶他去,按著你們的律法審問他吧。’猶太人說:‘我們沒有殺人的權柄。’這要應驗耶穌所說自己將要怎樣死的話了。彼拉多又進了衙門,叫耶穌來,對他說:‘你是猶太人的王嗎?’耶穌回答說:‘這話是你自己說的,還是別人論我對你說的呢?’彼拉多說:‘我豈是猶太人呢?你本國的人和祭司長把你交給我。你做了什么事呢?’耶穌回答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我的國若屬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爭戰,使我不至于被交給猶太人。只是我的國不屬這世界。’彼拉多就對他說:‘這樣,你是王嗎?’耶穌回答說:‘你說我是王。我為此而生,也為此來到世間,特為給真理作見証。凡屬真理的人就聽我的話。’彼拉多說:‘真理是什么呢?’說了這話,又出來到猶太人那里,對他們說:‘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來。’ ”

現在是星期五的早上(5 - 6 am)。“衙門”(praitorion)是大希律王為自己所建的宏偉皇宮。“逾越節的筵席”(pascha)指的不是吃羔羊的筵席(約十三:2),約翰在福音書里通常是指逾越節(共七日)。猶太人清楚知道,要致耶穌于死地,控狀絕對不能是有關宗教方面的事,如耶穌自稱是上帝的兒子,不守安息日為聖。。因為羅馬政權是不會過問這些事。他們一定要控告耶穌,說他自稱是猶太人的王,要煽動民眾造反。這樣,彼拉多就不會置之不理,因為巴勒斯坦是一個動蕩不安的地方,不時都會發生暴動事件,殺一儆百是羅馬政權對付意圖叛亂所采用的策略。所以,在路二十三:2,5,猶太人告耶穌,說他“誘惑國民,禁止納稅給該撒。。他煽惑百姓。。從加利利起,直到這里。”

耶穌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又說:“我為此(耶穌是王)而生,也為此來到世間,特為給真理作見証。凡屬真理的人就聽我的話。”短短几句話,就把自己的身份和使命說得一清二楚。

“真理是什么呢?”-- 彼拉多問。今天,世人還在問。你找到答案了嗎?___________________

4。路二十三:4 - 12 “彼拉多對祭司長和眾人說:‘我查不出這人有什么罪來。’但他們越發極力的說:‘他煽惑百姓,在猶太遍地傳道,從加利利起,直到這里了。’彼拉多一聽見,就問:‘這人是加利利人嗎?’既曉得耶穌屬希律所管,就把他送到希律那里去。那時希律正在耶路撒冷。希律看見耶穌,就很歡喜﹔因為聽見過他的事,久已想要見他,并且指望看他行一件神跡,于是問他許多的話,耶穌卻一言不答。祭司長和文士都站著,極力的告他。希律和他的兵丁就藐視耶穌,戲弄他,給他穿上華麗衣服,把他送回彼拉多那里去。從前希律和彼拉多彼此有仇,在那一天就成了朋友。”

彼拉多查不出耶穌有什么罪。他不是一個傻瓜,明白猶太人的來意,是要借用他的名致耶穌于死地。他既不愿滿足他們的心愿,也不想得罪他們,正在進退兩難之下,聽見猶太人說耶穌是加利利人,就馬上想到一個金蟬脫殼的辦法,將案件轉手,把耶穌解送到管轄加利利地區的希律安提帕。

希律安提帕(Antipas)正在耶路撒冷過逾越節。你來判斷一下,希律是以什么眼光來看待耶穌的?今天還有這種人嗎?________

5。約十八:39 - 十九:16 “‘但你們有個規矩,在逾越節要我給你們釋放一個人,你們要我給你們釋放猶太人的王嗎?’他們又喊著說:‘不要這人,要巴拉巴!’這巴拉巴是個強盜。當下彼拉多將耶穌鞭打了。兵丁用荊棘編作冠冕戴在他頭上,給他穿上紫袍,又挨近他說:‘恭喜猶太人的王啊!’他們就用手掌打他。彼拉多又出來對眾人說:‘我帶他出來見你們,叫你們知道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來。’耶穌出來,戴著荊棘冠冕,穿著紫袍。彼拉多對他們說:‘你們看這個人!’祭司長和差役看見他,就喊著說:‘釘他十字架!釘他十字架!’彼拉多說:‘你們自己把他釘十字架吧!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來。’猶太人回答說:‘我們有律法,按那律法,他是該死的,因他以自己為上帝的兒子。’彼拉多聽見這話,越發害怕,又進衙門,對耶穌說:‘你是那里來的?’耶穌卻不回答。彼拉多說:‘你不對我說話嗎?你豈不知我有權柄釋放你,也有權柄把你釘十字架嗎?’耶穌回答說:‘若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你就毫無權柄辦我。所以,把我交給你的那人罪更重了。’從此彼拉多想要釋放耶穌,無奈猶太人喊著說:‘你若釋放這個人,就不是該撒的忠臣。(原文作朋友)凡以自己為王的,就是背叛該撒了。’彼拉多聽見這話,就帶耶穌出來,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鋪華石處,希伯來話叫厄巴大,就在那里坐堂。那日是預備逾越節的日子,約有午正。彼拉多對猶太人說:‘看哪,這是你們的王!’他們喊著說:‘除掉他!除掉他!釘他在十字架上!’彼拉多說:‘我可以把你們的王釘十字架嗎?’祭司長回答說:‘除了該撒,我們沒有王。’于是彼拉多將耶穌交給他們去釘十字架。”

耶穌被押回彼拉多面前。彼拉多本想釋放他,無奈猶太人用“你若釋放這個人,就不是該撒的忠臣。凡以自己為王的,就是背叛該撒了。”來要挾他。當猶太人說耶穌是上帝的兒子,而自己的夫人又打發人對他說,她在夢中為耶穌這個義人受了許多的苦(太二十七:19),彼拉多又心虛,怕冒犯了神靈。在瘋狂的猶太人一聲聲“把他釘十字架!”的吶喊下,堂堂一個在巴勒斯坦,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獨攬大權的巡撫,卻落得如此窘境,真是嗚呼哀哉!

“就在那里坐席”(原文 bema) -- 這是皇宮外面高出來的平台,巡撫坐在那里宣告判詞。

“那日是預備逾越節的日子,約有正午。”-- 這是逾越節的星期五,是安息日的前一天。“正午”的原文是 hos hekte (about sixth),羅馬時間早上 6 點。可十五:25 說是在巳初(猶太時間 3rd hour,即羅馬時間 9 am),耶穌被釘十字架。

“彼拉多見說也無濟于事,反要生亂,就拿水在眾人面前洗手,說,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當吧。”(太二十七:24) -- 彼拉多以為洗手就可把一切的責任推得一干二淨。他的一聲令下,將耶穌交給猶太人去釘十字架,叫他的名字遺臭萬年。許多教會在主日有誦讀使徒信經的習慣,信經有“。。(耶穌)在本丟彼拉多手下受難,被釘于十字架。。”的字句,比起賣主的猶大,彼拉多的名更是人人唾罵。

“眾人都回答說,他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太二十七:25) -- 這句話成為世世代代猶太人的咒詛,兩千年來他們飽受國破家亡,受盡欺壓,流盡血淚之苦。就算1948年復國之后,他們還是不能過一日安寧的生活。

默想:

子曰:“好學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恥近乎勇。。。”

此“勇”非血氣之勇,非一夫當關抵擋萬人之勇﹔此“勇”乃morale courage,have the courage of one's conviction,有勇氣去
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是道義上之勇。

彼拉多是個不“知恥”的懦夫。但愿世人有“知恥”之勇接受耶穌為救主。

有問題要提出來討論嗎?歡迎您和我聯絡。電郵地址是:

pcchong18221@gmail.com

 

ag00089_.gif (335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