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記第十章 - 列國表

問:(轉載自簡體版留言簿)

鐘老師,

我在網上下載了《科學與聖經》。在第16章《上帝與萬國-聖經人種學》談到創世紀十章的列國表,作者說這里提供了列國起源的資料,還說"西尼人創10:17被列為迦南的后裔,可能這個名字,與中國有字源上的關聯,中國的古名為Cathay,有証據顯明,這個名字出自 Khetae, Khetae 又可能出自赫人,赫則是迦南的兒子。"請問這說法有根據嗎?

國內有民間歷史學者蘇三的著作《中華民族與古猶太人血緣關系的破解》
http: //book.sina.com.cn/nzt/1084011965_sanxingdui/index.shtml,她從歷史的角度分析得出結論說中國人同以色列人同根同源,并大膽猜想三星堆人就是5000年前古閃人自上帝變亂了世人的口音后不遠萬里遷徙到四川廣漢而逐漸演化成現在的中國人。中國人究竟是閃人的后代,還是迦南人的后代?

謝謝您百忙之中的辛勞,神記念您!

答:

經文:

創十:2-31 

2雅弗(Japheth)的兒子是歌篾(Gomer)、瑪各(Magog)、瑪代(Madai)、雅完(Javan)、土巴(Tubal)、米設(Meshech)、提拉(Tiras)。
3歌篾(Gomer)的兒子是亞實基拿(Ashkenaz)、利法(Riphath)、陀迦瑪(Togarmah)﹔
4雅完(Javan)的兒子是以利沙(Elishah)、他施(Tarshish)、基提(Kittim)、多單(Dodanim)。
5這些人的后裔將各國的地土、海島分開居住,各隨各的方言、宗族立國。
6含(Ham)的兒子是古實(Cush)、麥西(Mizraim)(《新譯本》作埃及)、弗(Phut)、迦南(Canaan)。
7古實(Cush)的兒子是西巴(Seba)、哈腓拉(Havilah)、撒弗他(Sabtah)、拉瑪(Raamah)、撒弗提迦(Sabtecha)。拉瑪的兒子是示巴(Sheba)、底但(Dedan)。
8古實(Cush)又生寧錄(Nimrod),他為世上英雄之首。
9他在耶和華面前是個英勇的獵戶,所以俗語說:"像寧錄(Nimrod)在耶和華面前是個英勇的獵戶。"
10他國的起頭是巴別(Babel)、以力(Erech)、亞甲(Accad)、甲尼(Calneh),都在示拿(Shinar)地。
11他從那地出來往亞述(Asshur)去,建造尼尼微(Nineveh)、利河伯(Rehoboth)、迦拉(Calah),
12和尼尼微(Nineveh)、迦拉(Calah)中間的利鮮(Resen),這就是那大城。
13麥西(Mizraim)生路低人(Ludim)、亞拿米人(Anamim)、利哈比人(Lehabim)、拿弗土希人(Naphtuhim)、
14帕斯魯細人(Pathrusim)、迦斯路希人(Casluhim)、迦斐托人(Caphtorim),從迦斐托(Caphtorim)出來的有非利士人(Philistim)。
15迦南(Canaan)生長子西頓(Sidon),又生赫(Heth),
16和耶布斯人(Jebusite)、亞摩利人(Amorite)、革迦撒人(Girgasite)、
17希未人(Hivite)、亞基人(Arkite)、西尼人(Sinite)、
18亞瓦底人(Arvadite)、洗瑪利人(Zemarite)、哈馬人(Hamathite),后來迦南(Canaanites)的諸族分散了。
19迦南(Canaanites)的境界是從西頓(Sidon)向基拉耳(Gerar)的路上,直到迦薩(Gaza)﹔又向所多瑪(Sodom)、蛾摩拉(Gomorrah)、押瑪(Admah)、洗扁(Zeboim)的路上,直到拉沙(Lasha)。
20這就是含(Ham)的后裔,各隨他們的宗族、方言,所住的地土、邦國。
21雅弗(Japheth))的哥哥閃(Shem),是希伯(Eber)子孫之祖,他也生了兒子。
22閃(Shem)的兒子是以攔(Elam)、亞述(Asshur)、亞法撒(Arphaxad)、路德(Lud)、亞蘭(Aram)。
23亞蘭(Aram)的兒子是烏斯(Uz)、戶勒(Hul)、基帖(Gether)、瑪施(Mash)。
24亞法撒(Arphaxad)生沙拉(Salah)﹔沙拉(Salah)生希伯(Eber)。
25希伯(Eber)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名叫法勒(Peleg)(注:就是"分"的意思),因為那時人就分地居住。法勒(Peleg)的兄弟名叫約坍(Joktan)。
26約坍(Joktan)生亞摩答(Almodad)、沙列(Sheleph)、哈薩瑪非(Hazamaveth)、耶拉(Jerah)、
27哈多蘭(Hadoram)、烏薩(Uzal)、德拉(Diklah)、
28俄巴路(Obal)、亞比瑪利(Abimael)、示巴(Sheba)、
29阿斐(Ophir)、哈腓拉(Havilah)、約巴(Jobab),這都是約坍(Joktan)的兒子。
30他們所住的地方是從米沙(Mesha)直到西發(Sephar)東邊的山。
31這就是閃(Shem)的子孫,各隨他們的宗族、方言,所住的地土、邦國。

I。《創世記》第十章 2-31節記載了挪亞三個兒子閃、含、雅弗的家族 ,共七十人,其中十四個出于雅弗,三十個(?)出于含,二十六個出于閃(代上一:5-23 節也有相同的記載)。這些人的后裔各隨他們的宗族、方言立國,所以學者稱之為列國表。有的人想從這個表“尋根”,看自己的國人源自何宗何族。有根據這個表以及挪亞給三個孩子的預言(創九:25-27),說非洲人是含的后裔,亞洲人是閃的后裔,歐洲人是雅弗的后裔 ﹔迦南人先是作閃的奴仆,在舊約里應驗了﹔后來又作雅弗的奴仆,在近代史上也應驗了。他們說,近代史就是歐洲人的歷史,歐洲征服迦南,征服非洲,征服亞洲,這是因為上帝使迦南作雅弗的奴仆,并使雅弗擴張,住在閃的帳篷里。這樣的說法 有經過考証嗎?

II。我把挪亞三個兒子閃、含、雅弗的家族列成一個表,讓大家一目了然(請看表),也方便大家的查考。相信大家看了這個表,第一個印象是: 很多閃、含、雅弗的孩子沒有后裔,譬如,在雅弗的兒子中,只有歌篾和雅完有孩子,瑪各、瑪代、土巴、米設和提拉都沒有孩子。還有,含的四個兒子中,三個(古實、麥西、迦南)的孩子都被列出﹔閃的孩子中,亞法撒的后裔也詳細地被列出。這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是有選擇性和有目的,就很可能是因為家庭族譜在傳遞過程中遺失了(請參看《石頭還在呼喊》舊約篇 - Gilgamesh 史詩的殘片)。我覺得兩者皆有可能,理由是:

選擇性是因為那些與希伯來人有較密切關系的,如迦南、麥西(《新譯本》作埃及)和亞法撒/希伯/法勒。。亞伯蘭。。都特別的被提及 ,甚至連上帝應許給以色列人的迦南,其地界也有說明(創十:19)﹔以色列人的死敵非利士從那里來也記載了下來(創十:14)。。后來興起的帝國,如亞述和巴比倫的大城都一一被點名(創十:10-11)。

家庭族譜遺失是屬于與希伯來人的關系較疏遠,如土巴、米設。。它們都沒有特意被保留,這是我們可以理解的。

換句話說,這個所謂“列國表”記載的都是與以色列人有關系的“人”與“國”。除了摩西當時手上的族譜資料,我們不知道他是否有參考別的資料。但我相信有的資料極有可能在王國時期或以后的編撰過程中被修訂或填補,如加上非利士人的來自何處。

在這個表里,作者已經清楚指明“這些人的后裔將各國的地土、海島分開居住,各隨各的方言、宗族立國”(創十:5,20,31),我們當然不用懷疑它的真實性。但既然表的記載有選擇性和一些資料有遺失的可能性,我們也不要以為單靠這個表就能夠“尋根”。

III。像這樣的表(族譜)不是希伯來人獨有的。在主前三千年米所波大米(Mesopotamia)的巴比倫文獻,敘利亞北部的Ebla 泥板和古埃及的咒詛文(Execration Texts)。。都有類似的表。在《有關舊約的可靠性》(On The Reliability of The Old Testament,2003)一書,作者Prof K A Kitchen(他是英國利物浦大學的古埃及學教授)把創十章的人名、地名開始出現在現存的經外文獻的年代,以及一些名字的演變,作成下表方便大家參考:

(表里的數字代表創十章的節數)

 A. Japhet(雅弗)(創十:2-5)

3rd Millennium
(主前三千年)
Early 2nd Millennium
(主前二千年初)
Late 2nd Millennium
(主前二千年尾)
Early 1st Millennium
(主前一千年初)
Later in 1st Millennium
(主前一千年尾)
Zero(= no date)
(主前一千年尾之后)
           
    Yawan(2:Javan雅完)
 
     
      Gomer(歌篾), Madai(瑪代)(2) Gomer(歌篾), Madai(瑪代) Japhet(雅弗)(1-2)
Tibar(2:Tubal土巴)   Tipalu(2:Tubal土巴) Tubal土巴 Tubal土巴 Magog(瑪各)(2)
    Mushki(2:Meshech米設) Muksas    
      Ishkuza(3:Ashkenaz亞實基拿) Ashkenaz亞實基拿(Scyths) Riphath(利法)(3)
    Tursha(2:Tiras提拉)   Rhodes(4:Rodanim多單) Tarshish(他施)(4)
  Tegarama Tegarama(3:Togarmah陀迦瑪)      
  Alasia Alasia(4:Elishah以利沙)      
    Kition(4:Kittim基提)      

B. Ham (含)(創十:6-20)

3rd Millennium(主前三千年) Early 2nd Millennium(主前二千年初) Late 2nd Millennium(主前二千年尾) Early 1st Millennium(主前一千年初) Later in 1st Millennium(主前一千年尾) Zero(= no date)(主前一千年尾之后)
Kush(6:Cush A古實) Kush(6:Cush A古實)
Kashshu(8:Cush B古實)
Kush/Kashshu(Cush) Kush(Cush A)
(Cush C:7 古實)
   
    Musr(6,13:Mizraim麥西) Musr(Mizraim麥西)    
Putu(6:Put弗) Put(弗)(6) Ham(含)(6)
  Canaan(迦南)(6,15-20) Canaan(迦南) Canaan(迦南)    
      Hawlan(7:Havilah哈腓拉)    
      Ragmatu(7:Raamah拉瑪)    
      Saba(7:Sheba示巴) Sabta/Sabteca?(撒弗提迦)(7),Raamah(拉瑪) Seba(西巴)(7)
Tidnum? Ditanu?   Dedan(7:Dedan底但)    
Babylon(10:Babylon巴別) Babylon(巴別) Babylon(巴別) Babylon(巴別)    
Uruk(10:Erech以力) Uruk Uruk Uruk
Akkad(10:Akkad亞甲) Akkad(亞甲) Akkad(亞甲) Akkad(亞甲)    
    Shankhara(10:Shinar示拿)      
Ashur/Assyria(11亞述) Ashur/Assyria(亞述) Ashur/Assyria(亞述) Ashur/Assyria(亞述)    
(Nineveh尼尼微) Nineveh(11尼尼微) Nineveh(尼尼微) Nineveh(尼尼微)
(Kalhu) (kalhu) Kalhu(11:Calah迦拉) Kalhu(Calah迦拉)   Calneh(甲尼)(10)Rehoboth-Ir(利河伯)(11)
Resen(利鮮)(12)
    Libu(13:Lehabim利哈比) Libu Lydia(13:Lud路低) Anam(亞拿米)(13)Casluhim(迦斯路希)(14)
    *Naphtuhim(拿弗土希)(13)      
    *Pathros(帕斯魯細)(14)      
    Philistines(非利士)(14) Philistines(非利士)    
  Kaptara(14:Caphtor迦斐托) Kaptara(迦斐托)      
Sidon(西頓)(15) Sidon(西頓)
Hittites(赫)(15) Hittites(赫)
  Amurru(16:Amorites亞摩利) Amurru(亞摩利)      
    Girgish(16:Girgash革迦撒)      
          Jebus(耶布斯)(16)Hivites(希未)(17)
  Irqata(17:Arkites亞基) Irqata Irqata    
    Siyannu(17:Sinites西尼)      
Arvad(亞瓦底)(18) Arvad(亞瓦底)
    Sumur(18:Zemarites洗瑪利) Sumur    
Hamath(哈馬)(18) Hamath(哈馬) Hamath(哈馬) Hamath(哈馬)
Gaza(迦薩)(19) Gaza(迦薩)
          Gerar(基拉耳)(19)Sodom-Lasha(所多瑪-拉沙)(19)

C. Shem (閃)(創十:21-31)

3rd Millennium(主前三千年) Early 2nd Millennium(主前二千年初) Late 2nd Millennium(主前二千年尾) Early 1st Millennium(主前一千年初) Later in 1st Millennium(主前一千年尾) Zero(= no date)(主前一千年尾之后)
           
Elam(以攔)(22) Elam(以攔) Elam(以攔) Elam(以攔)    
Ashur/Assyria(亞述)(22) Ashur/Assyria(亞述) Ashur/Assyria(亞述) Ashur/Assyria(亞述)    
      Lydia(22:Lud路德) Lydia/Lud(路德) Lud/Lydia(路德)
Arphaxad(亞法撒)(22)Uz(烏斯),Hul(戶勒),Gether(基帖),Meshech(瑪施)(23)
(?Aram)(亞蘭) (?Aram)(亞蘭) Aram(亞蘭)(22-23) Aram(亞蘭)    
          Shelah(沙拉),Eber(希伯)(24-25)
          Peleg(法勒),Joktan(約坍)(25-26)
  Jerah(耶拉)(26)   Hadramaut(26:Hazer-maveth 哈薩瑪非)    
          Almodad(亞摩答),Sheleph(沙列)(26)
          Hadoram-Abimael(哈多蘭-亞比瑪利)(26-28)
Jobab(約巴)(29)
      Saba(28:Sheba示巴)    
          Hawlan(29:Havilah哈腓拉)
          Ophir(29:Ophir阿斐)
          Mesha(米沙),Sephar(西發)(30)

從下面兩個地圖,所有地名都一目了然。(紅色 - 屬于雅弗﹔藍色 - 屬于含﹔綠色 - 屬于閃)

IV。從 Prof K A Kitchen的表,出現在主前三千年的名字有11個(一兩個不肯定),如尼尼微,以后一直沿用下去。主前兩千年尾,有35個名﹔主前一千年初,有37個名。。這些名字大部分都可考証。至于Zero(= no date)欄,
那些在主前一千年尾之后的 39個名字,Prof K A Kitchen把它們放在那里,很多都沒有經外文獻的支持,如希伯來人的祖先 Eber(希伯)和Peleg(法勒),但我們不會懷疑他們的真實性。

    從地圖上,我們約略可分辨閃、含、雅弗的家族所住的地土:

A。雅弗(紅色)- 從希伯來人的觀點,雅弗的家族住在北方、東北和西北,也就是小亞細亞(Anatolia)/伊郎西北,愛琴/地中海以東的地區。雅完 涵蓋希臘﹔土巴、陀迦瑪、米設(弗呂家)在小亞細亞﹔歌篾代表森美里人(Cimmerians)與亞實基拿所代表的西古提人(Scythians)同出于一系﹔瑪代在亞述以東、里海西南的伊朗﹔瑪各在亞美尼亞(Armenia)與加帕多之間的歌革地(結三十八:2,三十九:6),屬于西古提游牧民族﹔以利沙和基提大概在居比路(Cyprus)﹔提拉可能指愛琴海岸的航海民族。

B。含(藍色) - 涵蓋面最廣,包括非洲東北、亞拉伯、地中海東部諸地區(Levant)、米所波大米亞(Mesopotamia)。 古實人在亞拉伯以南居住,現在的埃及南部,蘇丹以及埃塞俄比亞的北部(Prof K A Kitchen 的表把古實分成 A,B 和 C 三部分:A 是努比亞 Nubia ,蘇丹﹔B 是伊朗西部的 Kashshu/Kassites,他們與主前兩千年后半期的巴比倫有關聯﹔C 是亞拉伯與非洲之間的紅海地帶)﹔麥西(阿拉伯語)是埃及,包括北部三角洲拿弗土希和南部的帕斯魯細﹔利哈比和弗在利比亞東面。迦南的地區廣闊,看以上放大圖﹔迦斐托在克里特(Crete),從那里出來的有非利士(表示他們是移民)﹔革迦撒和希未人來自北方﹔要注意的還是東方的米所波大米亞,又名示拿,在這里有巴比倫、亞甲、以力、亞述(尼尼微,迦拉)﹔在南部的亞拉伯地區,哈腓拉包括亞拉伯西部和北部的米甸、以東和西奈﹔ 示巴是著名的古也門帝國。有的含的家族已經與閃族人混合,如示巴也出現在閃族人約坍的譜系。

C。閃(綠色)- 以攔住在巴比倫以東的高原﹔亞述,本來是含族的寧錄在那里建立城市,有蘇默人(Sumerians),后在主前兩千年初被說閃語的亞甲人 Akkadians(后來的巴比倫人和亞述人)所代替﹔亞拉伯半島上有哈腓拉、哈薩瑪非﹔亞蘭在主前十四世紀開始出現在敘利亞﹔路德大概是現在土耳其西部的呂底亞(Lydia )﹔最值得注意的當然是亞法撒的譜系,希伯來人的祖先是出自法勒(創十一:12-26),他們和約坍后裔在亞拉伯半島的十三個支派有血統關系。

要想從這些家族所在的地土,找出他們后來遷徙到何處,成為什么民族,什么國。。是很不容易,要有很大的想象力,所以我們最好不要胡亂猜測。譬如,你問:

在網上下載了《科學與聖經》。在第16章《上帝與萬國-聖經人種學》談到創世紀十章的列國表,作者說這里提供了列國起源的資料,還說‘西尼人創10:17被列為迦南的后裔,可能這個名字,與中國有字源上的關聯,中國的古名為Cathay,有証據顯明,這個名字出自 Khetae, Khetae 又可能出自赫人,赫則是迦南的兒子。’請問這說法有根據嗎?

從Prof K A Kitchen的上表,“西尼”(Siyannu/Sinites)只出現在主前兩千年尾,靠近地中海東岸的烏加列(Ugarit) (看上圖 A)。這個名字與中國有字源上的關聯嗎?中國的古名 Cathay ,是源自十世紀蒙古地區的“契丹”民族。“契丹”的原始發音是 kitai 。雖然這族只是蒙古族的一個分支,也不是元朝創始者,但由于他們統治中國塞北地區達兩個世紀,因此 kitai 這個詞在北亞、中亞乃至西方流傳。即使到了元代,蒙古地區仍有許多人講 “ kitai ”語,中原民族也叫蒙古居民為“kitai”人。當今俄語與土耳其語仍稱中國為 kitai。Cathay 是 kitai 的衍生字。(節錄自《從地名看歷史》,Yasuo Tsujihara 著,蕭志強譯,世潮出版有限公司,2001年)我不知道“西尼”與中國或迦南的赫族有什么關聯。

同樣的道理,我也不知道中國人是不是 5000年前古閃人自上帝變亂了世人的口音后不遠萬里遷徙到四川廣漢而逐漸演化成現在的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