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及敘利亞伊斯蘭國組織(ISIS)宣稱其奴役女人的合法性

(ISIS states its justification for the enslavement of women)

(2014年 十月)

加三:26-28

26所以,你們因信基督耶穌,都是上帝的兒子。
27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帶基督了。
28并不分猶太人、希臘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里,都成為一了。

哀三:46-50

46我們的仇敵都向我們大大張口。
47恐懼和陷坑,殘害和毀滅,都臨近我們。
48因我眾民遭的毀滅,我就眼淚下流如河。
49我的眼多多流淚,總不止息,
50直等耶和華垂顧,從天觀看。

啟六:9-11

9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上帝的道并為作見証被殺之人的靈魂,
10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啊!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時呢?”
11于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又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仆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象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

詩一百零九:1-15

1我所贊美的上帝啊,求你不要閉口不言,
2因為惡人的咀和詭詐人的口,已經張開攻擊我,他們用撒謊的舌頭對我說話。
3他們圍繞我,說怨恨的話,又無故地攻打我。
4他們與我為敵以報我愛,但我專心祈禱。
5他們向我以惡報善,以恨報愛。
6愿你派一個惡人轄制他,派一個對頭站在他右邊。
7他受審判的時候,愿他出來擔當罪名,愿他的祈禱反成為罪。
8愿他的年日短少,愿別人得他的職分。
9愿他的兒女為孤兒,他的妻子為寡婦。
10愿他的兒女漂流討飯,從他們荒涼之處出來求食。
11愿強暴的債主牢籠他一切所有的,愿外人搶他勞碌得來的。
12愿無人向他延綿施恩,愿無人可憐他的孤兒。
13愿他的后人斷絕,名字被涂抹,不傳于下代。
14愿他祖宗的罪孽被耶和華紀念,愿他母親的罪過不被涂抹。
15愿這些罪常在耶和華面前,使他的名號斷絕于世!

啟十六:5-7

5我聽見掌管眾水的天使說:“昔在、今在的聖者啊,你這樣判斷是公義的!
6他們曾流聖徒與先知的血,現在你給他們血喝,這是他們所該受的。”
7我又聽見祭壇中有聲音說:“是的,主上帝,全能者啊!你的判斷義哉!誠哉!”

 

mobile html video by EasyHtml5Video.com v2.8

Dropbox 視頻全長 3分25秒(約180 MB)

(或從百度云下載,mp4 格式﹔或從《歸正學義網》下載,mp4 格式 ,或 Flash 格式

 

伊拉克及敘利亞伊斯蘭國組織(ISIS)宣稱其奴役女人的合法性
(By Salma Abdelaziz, CNN,October 12, 2014)

在一份新的網上雜志上,恐怖組織 ISIS 援引伊斯蘭神學,辯解其綁架婦女作為性奴隸的合法性。但整個穆斯林世界否定這樣的解釋,認為是曲解了伊斯蘭教。

“每個人都應該記得,奴役 kuffar(異教徒)的家庭,并以他們的女人為妾是牢固地建立在伊斯蘭教法(Shariah),或稱伊斯蘭法律”該組織在周日出版的網上雜志宣稱。

文章的標題總結了 ISIS 的觀點:“時候到來之前奴隸制的復興”,這時候指的是審判日(The Judgement Day)。

該組織的官方雜志“Dabiq”第四期中宣稱,伊拉克北部屬于庫爾德人(Kurdish)的亞茲迪(Yazidi)少數民族的婦女,可以合法地被捕獲并強制做妾或性奴隸。

恐怖組織 ISIS 宣稱奴役制度的合理性(為世界各地所否定的),恰逢人權組織(Human Rights Group)公布了關于 ISIS 對亞茲迪少數民族在伊拉克所犯下的罪行,這是根據人權組織訪談了76個在杜胡克(Dohuk)流離失所的人所作的報告。

“ISIS 組織對對亞茲迪少數民族一連串恐怖罪行只會有增無減,”人權組織特別顧問 Fred Abrahams 說。 “我們聽到許多震驚的事,如強迫人改信伊斯蘭教,強迫的婚姻,甚至是性侵犯和奴役 - 有些受害者還是兒童。”

一個名為 Adlee 17歲被綁架的女孩講述她怎樣被個大胡子男人強迫她進入 Fallluja 的家中,在那里遭到毆打,忍受著強暴的性侵犯,兩天后才得以逃脫,人權組織報告書說。

今年(2014年)八月,恐怖組織 ISIS 沖進伊拉克庫爾德斯坦(Kurdistan)許多城鎮,迫使數萬亞茲迪少數民族逃離家園。流離失所的家庭和人權組織監測小組報告說,那些聖戰分子綁架了亞茲迪少數民族數百婦女和女孩,把她們當作“戰利品”賞給或賣給極端分子戰士。

該恐怖組織的 56頁宣傳刊物還夸耀他們對庫爾德反叛組織(Kurdish PKK)的“大屠殺”(massacre),并附上慘絕人寰的砍殺照片。在接下來的頁面中,ISIS 還放上了他們照顧老人和兒童癌症患者治療中心的照片,以頌揚他們給穆斯林的服務(Services for Muslims)。

這雜志以“失敗的十字軍東征”( The Failed Crusade) 為標題,登載了據稱為被斬首的美國記者 Steven Sotloff 寫給母親的最后一封信的副本,并說受害者的猶太籍身份是 ISIS 將他斬首的理由。

另外一個 ISIS 俘虜,英國記者 John Cantlie ,據稱寫下這期雜志的最后一部分,他預計自己很快被殺,“我在等待。。除非有突如其來,很徹底的改變,下一回就輪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