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課程綱要

毛誕辰120周年挺毛貶毛激戰

(作者:江迅)

《亞洲周刊》2014年1月4日 第28卷 1期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毛澤東誕辰一百二十周年(2013年12月26日),中國各界各地評毛之爭論日趨激烈,一方將毛澤東打造成神,而另一方則視毛澤東為罪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試圖顯示不崇毛,但又關心毛紀念活動的籌備﹔似乎在平衡左右,也顯示知曉毛問題的敏感。

==========================================

毛澤東,是一種政治符號。說起這一天,是中國人一年中最難于梳理情感的日子:十二月二十六日,毛澤東誕辰日,對毛澤東,是褒?是貶?二零一三年的這一天,是毛誕辰一百二十周年,輿論場顯得不同尋常。毛澤東離開這個世界已經三十七年了,對他的功過評說,依然是迥然不同且針鋒相對。在神州大地,從年初就開始「挺毛」和「去毛」、「崇毛」與「貶毛」的論戰,群情激奮,眾聲喧嘩。越接近這一日子,口水辯論也隨之越來越激烈,一方將毛澤東打造成神,而另一方則視毛澤東為罪人。論戰雙方都看著總書記習近平對此反應的一舉一動,特別是聚焦毛誕辰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官方紀念活動,習近平是否講話,講什么話。毛澤東誕辰,既考驗著習近平如何處置的智能,也成了中國政治風向標,審讀習近平執政下中國未來十年走向和路徑的窗口。

這几天,紀念毛澤東誕辰舉辦活動,最震撼的首數山西太原市。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嚴冬寒風。山西大學毛澤東像前,數千民眾聚集。山西大學主辦「中國出了個毛澤東.紀念毛主席誕辰一百二十周年」主題紀念活動,各界群眾和學生參與。由山西大學、太原理工大學等高校學生組織的旗幟方陣游行,成為是日活動主場。旗幟方陣由中共黨旗、國旗各六十面,共一百二十面組成,寓意毛澤東誕辰一百二十周年。四十一幅毛畫像表示毛澤東思想主導政壇四十一年。黨旗國旗和畫像,在大學生手持下,擺成了「120」大字。現場有學生高喊「誓死效忠毛澤東」。有大學生舉著大牌,上書:「永恆的毛澤東日12. 26,人民的節日,人民節」。太原小店區塢城路街頭出現大批「紅衛兵」,一邊游行一邊高喊「毛澤東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他們是太原理工大學的學生和教授。

現場有中國政治思想工作網、晉之韻公益創業俱樂部、山西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陽泉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長治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呂梁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靈石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運城毛澤東思想學習小組......各大學社團等數十個群眾組織和手持黨旗、國旗、紅旗的數千人歡呼:「毛澤東萬歲、共產黨萬歲。」

紀念活動透過歌唱紅歌紀念毛,朗誦《想念毛澤東》、《七旬老太夢見毛主席》,高舉毛頭像跳集體舞,活動伴隨紀念毛澤東誕辰青年學生集體宣讀主題為「愛國愛黨,薪火相傳」的愛國誓詞結束。毛澤東特型演員張瑞奇還在山西大學的主題紀念活動上現身,模仿毛澤東開國大典上的演講,與民眾互動,令場上氛圍熱烈,學生與小區民眾一同高唱紅歌孟「中國出了個毛澤東,他是人民大救星!」活動持續五個小時。這讓很多經歷過文革痛苦的人驚呼:「文革回來了。」


合唱紅歌緬懷舊時


紀念毛的活動,十二月二十二日在內地几十個城市延續,江西省南昌市有大批人在公園紀念毛主席冥壽﹔北京天壇公園有人派發二百本毛澤東思想的小冊子和二百枚毛澤東像章,眾人合唱紅歌,緬懷舊時﹔廣州黃花劇院五百多湖南人紀念毛誕辰一百二十周年......

其實,這几個月來,各地的紀念毛誕辰一百二十周年活動可謂此起彼伏。九月二十二日,山西太原舉辦書畫展,毛澤東之孫毛新宇出席。十月十八日,由中國延安精神研究會、北京延安兒女聯誼會等舉辦聯誼會,三百多名紅后代相聚,其中有毛澤東親屬李敏、李訥、王景清、周恩來總理侄女周秉德等人。十月二十八日,由延安精神研究會主辦、天津市延安精神研究會協辦的紀念毛誕辰理論研討會在天津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天津市委書記孫春蘭出席,中國延安精神研究會會長李鐵映作主題報告,一百四十多名專家學者、老干部和現任官員出席會議。

十一月十六日,由中國書畫藝朮產業聯盟、中國名家書畫研究院和華圖教育聯合舉辦的紀念毛誕辰的百余名部長、將軍、書畫名家筆會在北京舉行。十二月八日,江西省井崗山舉行紀念毛誕辰一百二十周年座談會。毛澤東女兒李敏、外孫女孔東梅、外孫女婿陳東升、陳毅之子陳昊蘇、朱德外孫劉康、粟裕之子粟戎生、黃克誠之女黃楠、譚震林之子譚曉光等紅軍后代百余人參加座談。江西省委副書記尚勇在座談會上表示,要深切緬懷毛為開辟井崗山革命根據地,追思、學習毛澤東「矢志不渝的革命精神」。許多人倡議當局,十二月二十六日這一天命名為「毛誕節」。

不過,更多人卻對民間和官方出現的這種「過度懷念是否會重演文革」表示擔憂。人們注意到,其實在各地組織舉行毛的大型紀念活動,大多「經上級指示」,需延遲或取消。原定于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紀念毛誕辰一百二十周年大型交響音樂會《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因突然被要求審批報批而被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歌唱祖國傳誦經典》大型新年文藝晚會,曲目中歌頌毛澤東的歌曲不見蹤影,宣傳海報中與毛相關的內容也被刪改。

隨后又傳出消息,中央電視台原定在毛誕辰日前后的黃金時段,播出百集史詩電視劇《毛澤東》上部六十集,被中南海高層要求改播《聶榮臻》。這部《毛澤東》由香港亞洲聯合衛視特別策划,攜手中央電視台和湖南衛視聯合制作推出,亞洲聯合衛視在海外獨家首播。不過,十二月二十五日,央視黃金時段最終仍開播了這部大片。

日前,毛澤東之女李敏在江西省井崗山出席毛澤東誕辰一百二十周年座談會,但官方媒體對此僅僅作了小篇幅百字報道。前不久,南開大學教授艾躍進在前往河南省鄭州參加毛澤東誕辰紀念活動途中,遭當地警方攔下,警方告知活動不能舉辦,并稱「這是上級指示」,鄭州市公安局還查驗陪同的烏有之鄉工作人員身份証,填寫返回天津的申請......這類消息時有所聞。忽左忽右,時而令「擁毛派」興奮,時而讓「去毛派」叫好。

十一月三日至五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湖南省湘西、長沙的農村、企業考察,特別關注扶貧開發和少數民族貧困地區發展,人們注意到,在距離毛澤東誕辰一百二十周年僅僅一個多月的此際,他卻繞開了毛澤東家鄉韶山,故意避開敏感的「毛澤東」,五日新華社發出的習近平考察湖南的新聞稿,沒有一字涉及毛澤東。

不過,中共湖南省委機關報《湖南日報》六日發出消息,省委是日召開常委擴大會,傳達學習貫徹習近平在湖南考察時的重要講話精神。省委書記徐守盛為此提出六點要求:第五點是要扎實做好紀念毛澤東誕辰一百二十周年各項工作,「認真貫徹落實總書記關于隆重、簡朴、務實辦紀念活動的指示精神」,扎實做好籌備工作。原來,習近平在考察湖南期間,還是對毛誕辰一百二十周年紀念活動作了指令:隆重、簡朴、務實。但在五日的新華社新聞稿中卻沒有提及。

早在二零一三年年初,毛澤東故鄉湖南省韶山市便將紀念毛誕辰作為「壓倒一切的最大政治任務」。十月,湖南湘潭市委披露,五大群眾性紀念活動的籌備,正按時間節點和質量要求有序開展﹔十二個重點紀念項目建設進展順利,完成固定資產投資十九億元人民幣(約合三億二千美元)。

省委書記徐守盛要求懷著「高度的政治責任感和對毛主席的深厚感情」,組織好紀念活動和紀念設施建設。十月,大陸各省市都收到中央要求各地不得擅自舉辦紀念活動,不得大操大辦,各地舉辦紀念活動須經中央批准,按中央統一安排部署。

習近平留下的「隆重、簡朴、務實」六個字,被視為給熱情紀念毛誕的湖南當局套上「緊箍咒」。有學者認為,「從習近平的角度,也許這種『互不否定』,就是不左不右的『中立』態勢,習近平過毛家鄉而不入,試圖顯示他沒有崇毛﹔但是在省委的會議上,他又關心毛紀念活動籌備情況,顯然,這是在玩左右平衡把戲。不過,至少習近平了解到毛問題的敏感性」。

十一月初,正緊張籌備紀念毛誕的湖南官場,卻迎來「煞神」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巡視組。十二月十八日,距離毛誕辰尚有一周,中紀委官方網站發布消息,湖南省政協副主席童名謙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他成了中共十八大后中紀委反腐整風拿下的第十五位省部級高官。同一天,湖南省紀委也發布通報稱,該省衡陽市原人大常委會主任胡國初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組織調查。童名謙在湖南為官三十年,胡國初在衡陽為官四十余年,地道「地方官」下台引發政壇人事地震。湖南近年發生的「李旺陽被自殺」事件、「唐慧勞教案」、「瓜農被打死官方搶尸」等事件而聲名遠揚,民間對官場的不滿積怨頗深。在湖南,畢竟紀念毛誕的主流活動都由官方主導,中紀委的反腐舉措已對毛誕紀念帶來沖擊。有京城學者認為,在此前一個多月派駐中紀委巡視組,正是中央的一種有意為之。

當下,人們聚焦毛誕辰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官方紀念活動,習近平是否講話,講什么話。早先,習近平已明確提出「兩個不能否定」:「不能用改革開放后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后的歷史時期」。要「理直氣壯地肯定毛澤東同志的歷史地位和毛澤東思想」,「不能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那是從整體上說的,并不意味著要忽視甚至掩蓋文化大革命的錯誤」。

當下,不少人對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后政治空間越來越緊,對新聞出版網絡言論控制越來越嚴,各地抓捕異議人士成風,官方媒體「批判憲政」而重樹「毛澤東思想」的輿論也越來越有市場,令人坐臥不安。不少人認為未來習近平就是一個毛澤東式的人物,他的一招一式都在摹仿毛澤東,諸如群眾路線教育活動?整黨整風的批評與自我批評,都是毛澤東政治路線的回歸再現。不過,客居京城的當年右派、知名學者鐵流卻堅信習近平「是習仲勛的兒子,絕不是毛澤東的孫子」。

鐵流認為,習近平不會回歸毛澤東封建獨裁統治的專橫時代,更不會重啟階級斗爭整人、害人、殺人的歷史,他定會帶領人民走堅持改革開放?發展經濟?關注民生的民主法治之路。

鐵流說,習近平父親習仲勛曾身處中國權力高位,是延安紅色革命根據地的開創者。他勤儉仆實,敬民如父,從不整人害人,從不玩權朮說假話。這么一個好干部、好領導人,仍被毛澤東先后殘害三次,整整關押十六年,直到毛死,四人幫倒台,才獲徹底「平反」,后主政廣東,開發創辦深圳特區。習仲勛光明磊落,一身正氣,是黨內堅定民主改革派。鐵流與他近距接觸過,受益不少,對他十分敬重。


有其父,必有其子


鐵流說,俗話說「有其父,必有其子」。由于習仲勛被整的原因,習近平自小就是「狗崽子」,受凌受辱,還被「勞教」過,年僅十五歲就發配到陝西延川縣文安驛鎮的梁家河插隊落戶,吃不飽穿不暖,過著孤獨生活。因家庭原因多次申請入團、入黨被拒。習近平一生所敬仰和崇拜的,不是毛澤東,而是他老爸習仲勛。零一年習近平寫給父親的信中說:「在社會上喊我們是『狗崽子』的年代,我就堅信我的父親是一個大英雄,是我們最值得自豪的父親。」鐵流繼續說,習仲勛頂天立地,大公無私,在暴君毛澤東的重壓打擊下,也不求饒低頭,仍嚴管兒女,告訴他們要正直做人。

除了早先的烏有之鄉網站,中國社會科學院已是「崇毛褒毛」、「挺毛擁毛」的大本營。被視為替毛辯護的「專業戶」、社科院副院長李慎明,他的《正確評價改革開放前后兩個時期》、《否定毛澤東是別有用心》、《說毛澤東只會搞階級斗爭是誤解》等,不厭其煩向人販賣他的尊毛崇毛觀,公開否認「大躍進」期間餓死人,否認「反右」和「文革」期間中共當局踐踏人權。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李捷發表《毛澤東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成績不容抹殺》、《毛澤東對中華民族至少有五大貢獻》、《駁<晚年周恩來>對毛澤東的丑化》等文章,批判「非毛化」思潮。在北京學者司馬南、韓德強等毛粉眼中,那些批評毛澤東、呼吁「批判文革」?「反思文革」的群體都是在搞歷史虛無主義,在透過丑化毛進而顛覆中共。烏有之鄉創始人之一的韓德強更認為,毛澤東「本來就是神」。

毛澤東去世后至今,國人對毛的功過評說,迥然不同而針鋒相對。早先有北京知名經濟學家茅于軾和知名學者辛子陵要把毛還原成人,被一些擁毛派認為「罪大惡極」而遭提議公訴。不過,《炎黃春秋》雜志副社長楊繼繩認為,評價毛澤東早已不需要問號,一個嘆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