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希伯來書》第四十二課

生命的探問:進化?還是創造?

(譯者:新民)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大綱:

(一)生命之本源:眾說紛紜

(二)生命之歷史:進化無門

(三)生命之奇妙:精美絕倫

(四)生命之搖籃:天亦有情

(五)生命之價值:奇異救恩


  
  English Abstract for“Origin of Life: Evolution versus Creation”:
  
  This essay begins the evidence-based inquiry about the origin of life by outlining the fundamental tenets of various forms of naturalistic evolutionism and supernatural creationism. In the main body of the essay text, three lines of evidence are offered to gauge the relative likelihood of possible mechanisms of life's origin. The comparative arguments are drawn from (1) archeological findings (fossil record), (2) modern biological understanding (genomics and bioinformatics, molecular and cell biology), and (3) astrophysical observations (Universe's beginning and physical laws and constants). The essay ends on the note about supernatural revelations through the written Word (the Bible) and the living Word (Jesus Christ).
  
  “起初,神創造天地。”這是『聖經』開篇《創世記》頭一句宣告,與我們從小接受的無神論和進化論的唯物觀念,截然相對。進化?還是創造?這個關乎宇宙與生命起源的基本問題,深刻影響我們人生觀和價值觀的取向。筆者也曾秉持無神論和進化論的唯物觀念,在大學畢業時寫下十六字畢業自勉留言:“生乎自然,順乎自然,歸乎自然,是自然也。”十多年前在攻讀生物化學博士學位期間有幸認識造物之神和救贖之主,觀念更新,生命重塑,美不勝言。筆者集點滴心得,謹以此文獻給凡追尋真理的朋友們。
  
  (一)生命之本源:眾說紛紜
  
  進化或創造理論均確信宇宙和生命在誕生后的演變有規可循,但對其誕生的本源或終極成因則看法相反。簡言之,進化論主張宇宙萬物之成因不在其外,乃在自身,生命不過是一件偶然的小概率事件。創造論則主張宇宙和生命的終極根源不在自然,乃在超自然之設計與創造,宇宙和生命的存在有造物主所賦予的特定目的。
  
  以進化論為前提的起源理論有很多,偏重不同層面。最為人所知的是關乎生物物種起源的達爾文進化論。達爾文年輕時在實地考查中觀察到生物物種內部個體間有差異的“種內進化”現象,又稱微觀進化或小進化。達爾文在同時代新地質理論和人口理論的影響下,提出生物變異經過物競天擇而導致適者生存的"自然選擇"學說。他大膽推測生物物種從一種進化到新物種的"跨種進化"(又稱宏觀進化或大進化)亦可能經過自然選擇而達成。達爾文將這一設想發表在他晚年(1859)出版的著作《物種起源》里。他并且預測日后當可發現許許多多過渡性祖先生物化石。達爾文并不了解生物變異的原因。
  
  與達爾文同時代但后為人知的奧地利神父孟德爾在研究豌豆雜交實驗中提出基因的觀念,奠定了遺傳學的基礎。隨著二十世紀上半葉細胞和微生物遺傳學以及五十年代開始的分子遺傳學的發展,人們逐步明白細胞內外環境多種因素所導致的基因突變乃是生物變異的基本原因。于是傳統的達爾文進化論發展成為新達爾文綜合學說。然而,地理隔離,基因突變與重組,自然或人工選擇能解釋“種內進化”即個體變異,并不能滿意解釋“跨種進化”即新物種的來源。在過去半個世紀中,一些非達爾文式或反達爾文式進化假說先后被提出來,比如中性選擇,非平衡態熱力學,成種滅種選擇及點斷平衡假說。對人類之起源也有非洲起源和多地域連續起源兩大模式。對第一原始生命細胞之源,出名的假說有原始生命肉湯,外空胚種,核酸世界,深海熱泉等等。這許多的假說并存,反映了進化論者看法各異,莫衷一是,在堅持進化論的共同前提下花樣翻新的不同嘗試。
  
  至于生命起源的大環境宇宙的起源,最流行的是宇宙大爆炸理論,主張現有宇宙(時空質能)從無到有,于一百多億年前從一至密至熱的極微小的奇點猛烈爆炸而膨脹中產生出來。值得提醒的是,宇宙大爆炸論并未回答宇宙始點之本源,它所描述的宇宙始點誕生之后的宇宙膨脹中的演化過程并不排斥創造論。近代天文發現提出許多令人深思的問題,是進化論難以回答的。
  
  以創造論為前提的假說比較少。最出名的是美國「創造研究社」發起人亨利.莫瑞士博士所倡導的“科學創造論”,相信六日短時創造,主張年輕宇宙和太陽系,提出用創世記大洪水來解釋地質年代中的化石記錄。几年前,美國知名律師W.R.Bird系統地研究和整理了“突然出現說”,并于1991年出版《物種起源再探》上下卷。書中旁証博引,資料詳實,說理清晰,博得進化與創造兩大陣營許多學者的佳評。還有一些假說是為調和創造與進化而提出的,例如主張神引導進化過程的“神導進化論”,主張創世記中一日相當一個漫長時代的“一日千年論”,主張神逐步創造的“漸進創造論”。近年來,“智慧設計理論”開始受到學朮界廣為關注。這一理論的聯合倡導者包括: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知名法學權威Phillip Johnson教授(91年出版《審判達爾文》),賓州Lehigh大學生物化學教授MichaelBehe博士(96年出版《達爾文的黑匣子》),以及「科學與文化更新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William Dembski博士(98至99年先后出版《設計推斷》及《智慧設計》)等學者。
  
  『聖經』創世記所記“六日創造”的描述中一日究竟是不是二十四小時的神學之爭,尚無定論。天文學者HughRoss博士1994年出版《創造與時間》一書,從聖經和科學的角度詳盡討論了六日短時創造觀念的來龍去脈與不可取,認為時間長并不代表進化,也無損神的創造大能。“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現有宇宙時間軸上的一瞬間、六日或二百億年在自有永有的神看來都是此時此刻。最要緊的是,自有永有的造物主按他的美意和在他的時間表中刻意創造了宇宙萬有,因為“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而且『聖經』告訴我們,耶穌基督不僅“創造諸世界”,還“常用他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表明造物主今天仍在維系宇宙萬有。
  
  起源問題雖然眾說紛紜,但基本觀念只有進化或創造。問題在于,我們如何公正地評判這兩個理念孰是孰非。這里牽涉到真理的認識論問題。誠然,在排除超自然啟示的預設下,進化和創造均有內在的不可証否性。即使能駁倒任一理念中的現有假說,也不足以完全証否該理念而証實對立之理念。那末,有沒有足夠的証據可以讓我們建立一個更加合理、不違反但又超越理性的信心選擇呢?下面主要從自然啟示的三大方面証據來探討進化或創造的相對合理性,即生命在地質年代中的歷史軌跡,生命本身在基因藍圖上的復雜丰富與生命活動中的精密協調,生命在宇宙大搖籃里的奇妙地位。
  
  (二)生命之歷史:進化無門
  
  生命在地質年代中的歷史軌跡是古生物學研究的課題。據推測,在四十五億年的地球歷史中,生命可能早在三十多億年前既已出現。據估計,絕大部分的生物物種在地球上出現后已經先后滅絕了。現存至少兩百多萬種生物亦有相當數目的“珍稀品種”正瀕臨絕種。所幸大部分屬于不同目和科的生物都留下了相當充分的化石為古生物學家所研究。過去一個半世紀的化石發掘與研究發現,化石所記錄下來地球上生命之歷史有三個相關聯的系統性特點,即突然出現,間隔與缺環,相似與恆穩。
  
  “突然出現”是指從時間上看,生物化石首次突然而完整地出現在地質年代中,缺乏假想過渡性的早期化石形態作先導。這種系統性突然出現最驚人的例子是“寒武紀生物大爆炸”現象。大約五億四千多萬年前,寒武紀早期有形形色色的多細胞水生無脊椎動物在相當于地質年代一瞬間的短短几百萬年間爆炸式地涌現出來。如今所發掘的化石絕大部分即屬于水生無脊椎動物的化石。近几年來中國澄江化石生物群的研究亦向達爾文進化論提出了挑戰。97年以來發現的前寒武紀末期某些多細胞生物的軟組織及胚胎細胞化石可能將這一奇特的“生物大爆炸”的時間表稍微推前,但漸進式的達爾文進化論對此仍然無法解釋。前述“突然出現學說”正是采用這一化石特征而命名的。
  
  “間隔與缺環"是指從生物界的關系上看,因假想過渡性生物化石的缺乏所造成的動植物不同的綱目間難以逾越的差別,以及假想進化序列上各大飛躍之間的缺失環節。這些假想進化序列上的飛躍包括原核生物到真核生物,再分支到植物界與無脊椎動物,后者進化到脊椎動物,魚類,兩棲類,爬行類,然后分支到鳥類和哺乳類,直到靈長類和人類。這些大缺環,加上更多的小缺環,至今仍未找到確鑿無誤而令進化論者都能共同信服的化石証據。例如,鳥類和人類的演化歷史便是至今未決的問題。
  
  曾經被奉為現代鳥類之祖先的“始祖鳥”據估計生活在一億五千萬年前,化石形態上似乎兼具鳥類和侏羅紀恐龍的部分特征。但1996年中美鳥類進化學者聯合報導在中國遼寧省發現的許多鳥類化石中有一種生活在几乎與始祖鳥同時代而更具現代鳥特征的類現代鳥。部分學者推測這種類現代鳥和始祖鳥可能有一更早但尚未找到的共同祖先,而始祖鳥則進入了鳥類進化的死胡同。鳥類起源于恐龍的進化假說最近因比較爪趾發育形態以及中國鳥類化石結構等方面的研究,亦受到強烈的質疑。總之,有沒有真正從爬行類飛躍到鳥類的祖先生物仍然不得而知。
  
  關于人類起源的研究近几年也有重要發展。非洲起源模式比之多地域性連續起源模式得到分子生物學証據的支持。父系遺傳的男性Y染色體基因,母系遺傳的線粒體的基因,以及人類常染色體基因的比較分子生物學研究都相當一致地推測現代人類之早期的共同父母族群在走向世界之前可能生活在二十萬年前左右的非洲東北部。請注意這并不表明人類的第一對始祖亞當和夏娃也生活在非洲,不過他們的部分后代則可能遷徙到那里。至于進化論所猜測的已經滅絕的種種“猿人”,天南猿人,巧能猿人,直立猿人(印尼爪哇猿人,北京猿人,歐洲尼安德人,非洲直立猿人)是否真正是現代“智慧人”的過渡性祖先,或是生活在遠古時代有所差異或病變畸形的部分早期人類群體,或是與人類起源無關的動物,可謂死無對証,無法從多方面來研究確認。然而97年科學十大發現之一令人玩味,歐洲尼安德人手骨化石DNA取樣分析証實它絕非現代人類的祖先。為甚么在猿猴猶在、人類興盛的今天,似猿似人的猿人就恰好趕在人類科技昌明有辦法研究他們之前就匆匆絕跡而留下一堆疑問?要能在森林公園或動物園觀賞到活生生的猿人,而非藝朮家根據殘缺不全的枯骨化石而描繪出來的假想模樣,該給今天的大人與孩子們增添多少閑暇游趣。
  
  “相似和恆穩”是化石記錄的第三大特征。生物化石從突然出現到后來滅絕的漫長地質年代中,其形態構造非常相似。有些化石所代表的生物至今仍存在,這些生物被稱為"活化石"。比如,總鰭魚曾被認為早在七千萬年前既已絕跡。但在1938年有人從印度洋中釣起同樣的活魚來。可見這種魚在漫長的歲月中并沒有實質的變化。而且總鰭魚作為魚類與兩棲類之間過渡生物的假說最近隨著線粒體基因比較研究而大受質疑。事實上,系統性相似與恆穩是生物化石的普遍特征。1970年代,進化論者Gould和Eldredge以化石的恆穩現象為依據提出了“點斷平衡理論”,借助成種滅種選擇而試圖說明千百萬年維持恆穩的生物物種在適當條件下可能會奇跡般地迅速進化成新種。這種把在生物個體水平上進行的長期緩慢的自然選擇提升變通成生物物種水平上的短時快速的成種滅種選擇理論并未真正解釋新種形成之機制,目前不為多數進化論者所接受。
  
  『聖經』開篇《創世記》由先知摩西寫于約三千五百年前。《創世記》第一章多次提及的生物被造而各從其類的描述,與上述三大化石特征不謀而合。而且其中所描述的早期地球變化和后來生物大類別被造而出現的次序也都與最近不到二百年來的地質學和古生物學的發現有神奇的吻合。相反,化石的研究不僅沒有証明達爾文進化論關于千千萬萬假想過渡性生物化石的預測,而且對進化論提出了許多不能回答的挑戰。首先,化石研究有一重要局限,歸因于所有死亡生物細胞的內外環境都不允許易于降解的遺傳信息完整地保存下來。而任何基于形態輪廓的關乎滅絕的所謂祖先生物化石的推斷都具有主觀臆測性,無法得到現代生物學各方面的任何驗証。那種象科幻電影《侏羅紀公園》中所描繪的故事-科學家從曾經叮咬恐龍的吸血蚊子的化石中提取、分析、合成恐龍的完整基因藍圖后讓恐龍再現,倒是進化研究所夢寐以求但望洋興嘆的。其次,找到形態輪廓似此似彼的結構中間性生物化石,也不能自動証明它們就是生物進化序列上的起源缺環。這就象看見一系列從簡陋到豪華的房屋或從古到今越來越高級的交通工具后,我們不能貿然斷言它們的來源當初沒有設計師和建造者,是一樣道理。進化論者正是試圖把這種設計師和建造者的作用歸功于偶然、隨機、不定向的、漫無目的、神秘莫測的進化機制。
  
  進化既然是偶然、隨機和不定向的,從哪里來的能持久三十多億年的神秘機制或力量一直把地球上生命的演化劇本推向一個又一個新高潮,并且直到有能力的觀察者人類出場為止?耐人尋味的是,單單人有特權來回顧、考証和研究地上生命與天上星星,有人并宣布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出于自然的一場偶然的小誤會。人類的自創文明,包括高樓大廈、信息通訊等等,在自然界未來某一次無情的扔骰子中可能輸得干干淨淨。究竟生命在浩瀚宇宙中、小小寰球上是屬于曇花一現的悲劇,還是出場在“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嘆息勞苦,直到如今"但"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神兒女自由的榮耀"的永恆喜劇的短暫悲劇序幕之中呢?人類回顧、考証和研究地上生命與天上星星究竟還得出甚么自然啟示呢?
  
  (三)生命之奇妙:精美絕倫
  
  現代生物學發展越來越揭示出生命現象的奇妙,表現在生命信息之驚人復雜丰富,生命活動之高度精密協調,嘆為觀止。
  
  生物基因藍圖的解序研究正在美歐日熱烈展開。1995年之前,分子生物學家已經解序了141個病毒,51個細胞器的基因密碼圖,含有數千至几十萬個鹼基對。1995年報導了兩種“真細菌”的基因藍圖,包含58萬和183萬鹼基對,分別編碼482個和1743個基因。1996年8月報導了一種海底“古細菌”的基因藍圖,包含170萬鹼基對,編碼1738個蛋白質基因。1996年10月首次報導了真核細胞(啤酒酵母)的基因藍圖,它分布在十六條染色體上,共有1207萬鹼基對,編碼共5885個蛋白質基因,455個核酸。
  
  最令人矚目的人類基因藍圖的解序工作至二???年六月已經完成逾八成半,目前正在最后排序確証階段,不日能完全解序。人類每個細胞含有31億個鹼基對,其中百分之三編碼至少三萬個蛋白質基因,其余參與負責基因表達在時空與關系方面的精密調控。如此丰富的生命信息量很難想象是隨機進化的偶然產物,就象說一盤多媒體光盤中所含有的大英百科全書的信息原來是沒有智慧而偶然堆積成的產物,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即使是一個簡單得不可思議到只有一個普通長度基因的活細胞,隨機產生該基因序列的几率是微乎其微。進化論者也承認最少需要數十個基因才能夠成一個最簡單的活細胞。要想經過隨機組合與進化產生成千上萬個有意義的基因序列并有條不紊地構筑成一個潛藏無限生命活力的基因藍圖,就好比期待雞窩里飛出金鳳凰那樣不可能。常識告訴我們,沒有工程師的精心設計和有序的生產流水線,零件不會偶然地形成然后自動組裝成一架飛機。有些進化論者試圖用"主要調控基因"與受其控制的一系列基因之整體復制與突變來說明某些相似功能快速獲得之可能。這固然有可能,但仍然沒有說明當初的系列基因與調控之來源,也沒有回答生物體許多非常不同的細胞組織器官與系統功能的獲得途徑。
  
  生物不僅生命信息極為復雜丰富,而且生命運動高度精密協調。細胞內部各部分之間,細胞之間,組織之間,器官之間,個體之間,個體與環境之間每時每刻都演奏出有條不紊的生命交響樂章。人類大腦器官就含有達一萬億個細胞,其間的通訊縱橫交織,又通過神經系統貫通全身,我們的感性、知性、理性均有賴其正常運作。單單一個普通人體活細胞就象是一個后現代的發達小王國。細胞核好比首都,其間的基因藍圖猶如大憲章,遺傳信息的復制與轉錄系統相當于微型復印機與傳真機。信使核酸的剪裁拼接與翻譯系統象一條裝配流水線。內質網和高爾基體是高速公路網,其中進出口運輸興旺繁忙,并有小集裝廂式的泡膜艇穿梭往來膜系統之間。線粒體屬于細胞動力廠。細胞內吸收與溶 體等于引進加工原材料。細胞膜是國境,其間的各種受體組成海關、外交部。細胞內外信息識別與傳遞構成郵電與通訊部。即使簡單的細菌細胞也有許多相似和對等的系統,正常行使活細胞的各種基本生命功能。癌變細胞正是從反面表明細胞生命活動的精密協調與平衡是何等重要。生命細胞如何能隨機而偶然地冒出來而無需生命的設計師與創造者呢?
  
  在了解生命信息之丰富的基礎上來看看第一細胞之源。“原始生命肉湯”、"外空胚種”、“核酸世界”和“深海熱泉”等花樣翻新的假說均不能圓滿解釋第一細胞之源。雖然在嚴格限定的實驗條件下,米勒博士曾轟動一時地証實部分消旋氨基酸、糖類和核酸鹼基可分別化學合成出來。但這些單元距離生物活性大分子的合成與活細胞的自我組裝,仍有千山萬水之遙。姑且不論地球早期大氣層的成分與環境條件多有爭議,單單是這些單元的消旋性(左右旋光分子并存),就對具有單一旋光性生物大分子的化學合成有百害而無一利。而且這些單元和生物大分子的迅速水解特性亦大大限制任何第一細胞之源進化模式的時間表。難怪米勒博士最近撰文指出,各種不穩定性化學因素的限制使得第一細胞出現的時間期限可能最多不得超過五百萬年。進化論者顯然認識到活細胞起源的艱巨困難。但這種不得不假定進化需要異乎尋常迅速的設想既缺乏有足夠說服力的証據,也與傳統的達爾文式的緩慢進化觀念南轅北轍。賓州Lehigh大學的生化教授Michael Behe在《達爾文的黑匣子》一書中,論証進化論既不能解釋簡單得不可再分割的復合細胞系統,也不能解釋生物物種間的重大差別。
  
  從低等到高等的生物都有基本相似的信息處理、傳遞、識別、反應的體系與能量和分子的代謝體系等一系列基本的生命活動方式。但這種同出一源的表象既不証明是進化所使然,也不與是背后同一造物主所為相矛盾。正如『聖經』宣稱,神從一本造出萬族。如果有一天科學家終于在實驗室創造了活細胞,是不是証明了進化論呢?恰恰相反,那樣更說明創造論的合理,因為該活細胞的發源乃是出于科學家根據現有生命的規律和材料而精心設計才有的,沒有半點進化的蛛絲馬跡。有趣的是,『聖經』創世記第二章講到神用塵土先造了男人亞當,后取骨再造女人夏娃。可見神創造人類也是使用早先造好的(地上元素等原材料甚至男人亞當的骨細胞)。用今天的生物學語言,男人象是從無生物變來的,女人則是個"轉基因"的亞當克隆(男人的Y性染色體被去除了而X性染色體則被復制為二,二十二條常染色體保留)。這種有造物主超自然介入的亞當被造和帶強烈克隆色彩的夏娃被造,遠勝于今天的動物克隆技朮與成果。然而人之所以是萬物之靈卻在于人類受造之日被賦予創造主的靈及其榮美,并受命管理宇宙萬有。
  
  (四)生命之搖籃:天亦有情
  
  近代天文學一系列重要的發現越來越向我們揭示出宇宙原來是個與生命息息相關的大搖籃。簡言之,沒有如此這般的宇宙就沒有如此這般的生命,宇宙就象是專門為生命所設置的。這是出名的“宇宙學的人類學原則”或“人擇原理”。
  
  當代天文學一個最流行的宇宙起源理論就是前已述及的"宇宙大爆炸學說"。可以用三點來概述這一理論:現有宇宙有一開始﹔宇宙年齡只有一百多億年而已﹔質能時空,爆炸而來。這種新的宇宙觀與聖經之外的人間三教九流主張宇宙無限的宗教和哲學體系都是背道而馳的。至于宇宙的前途,天文學家正積極尋找証據,試圖推斷三種可能前途中的某一種,是繼續加速膨脹而變成冷漠死寂的洪荒宇宙,是收縮回來,還是某一天膨脹減速而無限趨于停頓。不管宇宙前景如何,但因為太陽已到中年,日薄西山,指日可待。況且我們所在的銀河系正向另一遙遠星系(Andromeda)飛奔沖撞而去。人類遷徙移居宇宙他鄉談何容易。無論如何,正如《科學美國人》九九年十一月刊文正告,宇宙中的生命厄運難逃,終究會有一天風雨飄搖,毀于一旦。唯有『聖經』所默示的宇宙觀講到我們所生活的宇宙有一創造的開始,并且早已大膽預言現有宇宙有一結束。我們所生于斯長于斯的宇宙莫非真是出自刻意的創造?對此,『聖經』給予肯定的答復。
  
  天亦有情!宇宙創生的精妙對于生命的誕生有著千絲萬縷、休戚與共的關系。二十多個已知天文物理常數或特征剛好默契得適合生命在宇宙中年期誕生,若差之毫厘,則失之千里。例一,宇宙爆炸后的擴張速度不能有超過十的五十五次方(一后挂五十五個零)分之一的誤差。稍快則無星系形成﹔稍慢則成一超密腫塊。例二,核子與反核子的比例是一百億零一比一百億。稍少則缺乏足夠的正物質來形成星系、恆星和重元素﹔稍多則星系稠密到無法形成恆星和行星。例三,電子與質子數目必須相等到不出十的三十七次方分之一,否則電磁力會克服引力,以致無星系、恆星、行星可言。例四,電磁力常數與引力常數比值的誤差不能超出十的四十次方分之一。稍大則只有小恆星形成,重元素無法產生﹔稍小則只有大恆星形成,核子燃燒不象小恆星穩定而持久地支持生命的誕生。如此等等,不勝枚舉。
  
  宇宙大搖籃創生過程中這些精妙絕倫不越雷池一步的二十多種常數與特征,以及太陽系作為生命的小搖籃所必須具備的三十多種合宜的特征,無不向我們述說造物主的卓越智慧以及對生命的體貼入微。天文學者Hugh Ross博士曾經在1993年出版的《造物主和宇宙》一書中估計,隨機產生同時滿足可支持生命誕生的三十三個因素的行星之几率不足十的四十二次方分之一,比較全宇宙中可能有的最多行星數(十的二十二次方個),生命在宇宙中隨機進化的或然率不足十的二十次方分之一。1996年八月,美國《科學》周刊刊載了關于一顆源自火星的隕石因含有多環芳香碳氫化合物與碳酸鹽球狀物而可能有簡單火星生命存在的驚人報導。同年十二月底的美國《科學》周刊及97年五月22日英國《自然》雜志共刊登了四篇論文,指出該隕石証據均可用無生命機制來解釋。97年七月美國火星探測器抵達火星地面,向人類首次揭示了其紅天藍日、缺水缺氧、荒涼冷冰、天氣瞬息萬變的真面貌。相信人類未來探索外星生命存在可能的研究會更進一步揭示宇宙搖籃中和地球上生命的獨特性。
  
  『聖經』中《詩篇》第十九篇寫得何等的好:“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先知但以理記下神的默示:“但以理啊,你要隱藏這話,封閉這書,直到末時,必有多人來往奔跑(或作'切心研究'),知識就必增長。”我們豈不正生活在知識爆炸、信息日新的人類末世。造物主豈不正藉著當代生物學和天文物理學的一系列發現警示世紀末的人類:這是一個時空有限卻格外有情的宇宙,耶和華神是奇妙生命的偉大作者,請不要繼續彷徨在黑暗和迷失之中!
  
  (五)生命之價值:奇異救恩
  
  論到上述諸多自然啟示時,『聖經』宣稱:“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那末除此之外還有沒有超自然的啟示呢?"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的曉諭列祖,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可見神還有超自然的啟示從聖經和神的兒子耶穌基督而來。每個真誠慕道者都不應忽視這超自然的大啟示。無神論和進化論在造物主早已藉聖經和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而來的超自然啟示面前好像井底觀天,其論據顯得何等蒼白無力。有一天,“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與父神。”
  
  親愛的朋友,生命的價值不僅在神奇妙而有目的的創造中反映出來,更是在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救恩里表達得淋漓盡致。你我生命都價值連城,因為那位道成肉身、死而復活的創造和救贖之主耶穌基督為你我和全人類犯罪墮落后生命的贖回,付上了極重無比永遠的代價。這是何等偉大的救贖恩典!這是何等神聖的慈愛憐憫!“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因為神差他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誠愿您在生命的探問中,認識這位偉大的生命之作者從而找到您個人生命的永恆價值。愿您重生生命的內心也能早日發出象兩千年前使徒保羅的真誠頌贊:
  
  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識。他的判斷何其難測!他的蹤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他的謀士呢?誰是先給了他,使他后來償還呢?因為萬有都是本于他,依靠他,歸于他。愿榮耀歸給他,直到永遠。阿們!